|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全过关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全过关

  我和公主一来一往的配合非常成功,主要是因为公主的吸引战术非常成功。这个小丫头总是能一边装可爱一边搞的惊天动地,周围的神灵都怕她碰东西了,几乎她拿起什么都能搞出一堆麻烦来。

  那边摔的乒呤乓啷的,我这边偷的热火朝天,反正是东西就装,我也不看什么属性了,想来神器都是好东西,管他能不能用拿了再说。阿奴比斯傻了吧唧的跟着我一路看过来一点都没察觉我拿了起码三十多件首饰。

  虽然开始拿的很爽,但是到后来就开始出问题了。公主的惹事能力虽然有看长的趋势,但这些监察人员的神经增长速度更快,管她搞的惊天地泣鬼神,反正就是不看一眼。公主失去吸引效果,我只好自己想办法。

  我正看中了一枚闪着紫色光彩的戒指,可是阿奴比斯在旁边盯着我眼睛都不眨,任那边公主搞多大动静他连头都不回一下。没办法之下开始开始用第二招——交叉遮挡法。

  “小龙女,你看看这个戒指,怎么样?”我故意用左手拿起旁边一枚戒指递给小龙女看。

  “什么戒指,让我看看。”艾美尼斯故意挤上来看戒指,其实却是把阿奴比斯的视线遮挡了一秒。就是在这一秒的时间内,我右手闪电般拿起那枚早就看好的戒指向后一送,凤龙尾巴一卷把戒指送入了凤龙空间,艾美尼斯迅速补上了一枚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当阿奴比斯移动了一步再次恢复视线时一切已经结束,台上放着的只是个赝品,但阿奴比斯并不知道,还以为什么都没发生呢。

  这个阻挡视线的方法的优点是不会使人产生适应性,而且就算对方适应了那反而更有利,所以可以无限使用下去。但是这个方法的缺点也很明显。主要是一次只能对一个目标下手,而且必须配合好时机,万一失手很容易被抓到。

  连续下手偷了不少手势之后我也转移到了盾牌类别的展示架前面,首饰虽然多,但也不能总在那里转悠,看阿奴比斯地样子我要是再不走他就要发飙了。

  盾牌架数量不多,但是占地面积非常大,主要是盾牌体积比较大。相对首饰而言。这种大家伙的偷窃难度可就大多了。考虑到盾牌不好下手,且实际用处不是很明显,所以我没打算拿多少,但也绝不是一件都不拿。

  一眼扫过来,盾牌架上的盾牌奇形怪状什么类型都有,而且花纹和样式也是五花八门的,不过有一面盾牌几乎瞬间就吸引了我的目光。那面盾牌的形状很正规,就是标准的盾形。不过它黝黑的颜色和盾牌中心处那个奇特地标志却非常吸引我。这盾牌的正面有着一个和戒律之环一模一样的浮雕。而且在其中心处也有一块红色大宝石。查看属性时只显示名称为戒律之盾,其他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不过小龙女说这个上面有着强烈的力量痕迹,只是力量形式无法判断,不象魔力也不象神力。更和仙力佛力无关。

  阿奴比斯每次看到我拿起什么东西必然猛烈推荐一把,希望我快点拿东西走人,但出奇的是这次他却完全没动静。可正当我我以为他不会有反应的时候,阿奴比斯却突然再次凑了上来。不过和前几次不同,这次他不是推荐,而是贬低起了装备。“你看上这块盾牌了?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选的好。”

  “为什么呢?看起来很有个性的样子啊!”

  阿奴比斯把盾牌连拿带抢地接过去放回了架子上。“这是件已经损坏的神器,还放在这里只是为了纪念使用他的神而已。想要盾牌的话我来帮你介绍。”

  阿奴比斯硬拉着我走出很远才拿了一面几乎完全由宝石堆砌而成的盾牌塞到我地手里。

  “这面怎么样?看到这些宝石了吗?这可是法师梦幻防具。这上面一共镶嵌了一千零七十块宝石,它们的用处非常全面。你可以用它蓄积魔力,只要你的魔力是满的,它就会自动吸收你地魔力帮你储存起来,当战斗时就可以再次释放出来。相当于为你提供后备魔力。以你的魔力来看,这盾牌基本上可以储存相当于三个你的全部魔力值,等于让你的魔力上限一次提高到原来的四倍。而且除了魔力储存,它还有转化伤害为魔力的作用。只要盾牌里有魔力,伤害值将以魔力来抵消,如果这盾牌的魔力是满的,就算是我也要打三四下才能破开它伤到持盾者。还有这里,看这块宝石。它是极为罕见地极品还原石。你知道还原石吧?它可以把攻击魔法中的魔力抽离出来还原到魔力状态补充到盾牌中。也就是说,敌人对着你释放魔法等于在帮你补充魔力。因为这块是罕见的极品还原石。转化效率高达40%,怎么样?很厉害吧?敌人40%的魔力都不会发挥攻击力,反而为你补充了魔力。再加上盾牌有转化伤害由盾牌内的魔力承担的特性,两者配合下你几乎可以抵抗任何中低级魔法攻击,就算是高级魔法乃至禁咒,最多也就是承担一点小伤害而已。怎么样?我推荐的可是最好的盾牌,想要吗?”

  我左手一抬指向了我们背后那排展示架上地一面盾牌。“听着是不错。但我觉得那块盾牌好象更强一些。”

  我这么一指,阿奴比斯理所当然地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转头去找我说地那面盾牌。我身体不动,右手一松,手里满是宝石的盾牌立刻掉向地面。凤龙空间迅速在地面上方一点点的地方展开,盾牌直接掉进了凤龙空间,然后凤龙空间又迅速的关闭。一面伪造的盾牌已经出现在我的右手上,和刚才那面毫无区别。

  阿奴比斯转回过头道:“其实那面盾牌也还可以,只是没这面好。”

  我摇摇头:“这盾牌属性是还可以,就是宝石太多,看起来花里胡哨的不好看。我们还是那面盾牌吧。”说着我把手里的盾牌放回了原位,然后带头向那边跑了过去,阿奴比斯无奈地跟着我也跑了过去。

  其实我指的这面盾牌也不是随便指的,这是小龙女刚刚推荐的一面盾牌,想来属性不会差。我拿下那面盾牌装做和阿奴比斯研究,小龙女却取下了另外一面盾牌站到了阿奴比斯背后拍拍他。“阿奴比斯殿下,这面盾牌看起来很别致,不知道以前是谁用的啊?”

  阿奴比斯一转身。我手里这面盾牌立刻又进了凤龙空间,艾美尼斯迅速补上了一个仿冒品。我拿着冒牌的盾牌走到阿奴比斯和小龙女中间抢下了那面盾牌。“小龙女,不要看些没用的东西,我要的是最实用地,不是最漂亮的东西。”说着我就拿着盾牌放回了架子上,然后把手里的假盾牌也放回了盾牌架上。“我们还是别的东西吧,盾牌对我没多大用。”

  阿奴比斯巴不得我快点看完,立刻跟着我向其他物品区走了过去。要去那边必须原路返回。这边的盾牌架前面就是墙了。我们快要走到刚才那面阿奴比斯极力贬低的盾牌前时,小龙女突然被展示架挂到了裙角。哗啦一下整个架子都被拉倒了,盾牌掉了一地。

  “怎么搞的?”

  “我的裙子被挂到了!”小龙女委屈地说道。

  阿奴比斯立刻道:“没关系没关系,扶起来就是了。”

  远处的人都已经习惯公主搞出的噪音了,对这次小碰撞也没什么兴趣。阿奴比斯转身去捡地上的盾牌。我则装做和艾美尼斯一起扶架子,然后顺手一托旁边架子上那面看似普通的盾牌。盾牌掉下固定槽落进凤龙空间,同时假盾牌也出现在了架子上。阿奴比斯站起来地时候盗窃工作已经完成,我们把打翻的盾牌全都放好。然后继续向前走。路过那面盾牌时阿奴比斯转头看了一下那已经被掉包的盾牌,又看看前面的我,发现我完全没有注意这面盾牌也就放心地跟着我走了出去,实际上盾牌已经在我这里了。

  穿过盾牌展示区回到主通道,再向前就是消耗品区。这边的东西用途颇为复杂,从暂时性强化药物到永久性强化药物都能找到,此外还有大量的卷轴和宝石之类的消耗品。不过相对于其效果,我更在意的是这些东西的体积。毕竟体积太大透不出来的话就不是我的。那么属性再强对我也没有意义。

  阿奴比斯依然是殷勤地介绍着各种物品的特殊功效,我在远处的公主和身边的艾美尼斯及小龙女配合下把大批药物和宝石扫入空间戒指。相对别的区域,这边我比较敢放心大胆的偷。别的区域一会还有别的玩家会去选东西,万一他们拿了被我掉包地东西搞不好会叫出来,那就不好办了。至于这些一次性地消耗品可就不一样了,每个人一次机会是不可能有人用来拿这些消耗品的。

  大量窃取消耗品之后我们进入最后地武器区,而别的玩家基本都逛到别的区去了。对于那些已经被掉包的东西我到并不担心,一来是我偷的东西并不太多。而且分散在那么多东西中不一定别的玩家就刚好选中我掉包的东西。二来。所有复制品上都被艾美尼斯加了魔法印记,拿到东西的玩家只会看到“认主后显示属性”的字样。这几个字对熟悉这些神器的神灵来说肯定是没用的。但玩家们并不认识这些神器,他们会以为那就是这些东西原来的属性而放弃它去找别的装备。毕竟这里神器这么多,他们不会为了一两件没有属性显示的装备而细心研究。

  现在我进入的兵器陈列区是最大的区域,这里的兵器种类绝对是非常庞杂,不过能偷的还真的不多。就像我一开始说的那样,兵器是分职业的。这里是埃及神灵地装备库,这里的东西自然也是以埃及的兵器最多。像那样奇怪的弯刀什么的都要求一些本土职业才能用,我拿回去也只能当装饰品,根本没有用。不过还算比较幸运。这里的武器也不是全都是本土职业使用的。一些通用类装备这里也能找到,比如像各类的剑、枪、戟、斧什么地。长戟和枪之类的长兵器都是可以直接排除在外的物品,长兵器太招摇,根本没办法偷。反正我也不大可能更换掉永恒,所以长兵器短兵器都一样,反正是拿回去送人或者卖的。

  我的主要目标是刀、剑和弓之类体积合适又适用范围广的物品。不过我最先看中的却是六片血红色的无柄利刃。这些利刃上每间隔一段就有一节倒刺,而且所有地边缘都锋利无比。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东西的用途,它们是刃爪用的刀片。刃爪的弹出和收回机构和刀片是分开的。前面地活动机构不带属性,真正的战斗力取决于刀片的属性。魔龙盔甲上自带的刃爪还算可以,但也仅仅是还可以,并不带什么强力属性,而且缺少几种关键属性。这六柄刀刃绝对是极品中地极品,光看那表面的光泽就知道一定非同凡响。

  “阿奴比斯殿下,这刀刃是什么来历?”

  阿奴比斯看我主动问他,立刻上前解释道:“这是血石打磨而成的刀片。专门用在刃爪上的。你知道血石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

  “血石其实是一种石头,但是非常罕见。虽然在外面偶尔也有发现,但主要产地却是冥河的河底。这种血石的阴毒属性非常之强,用它们磨制的兵刃戾气很重,不但可以大幅度压制对手的各种力量。甚至对使用者也有比较严重地伤害效果。怎么说呢!单论杀伤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它比,但前提是你打算拿着它和别人同归于尽。只要你使用它,你的敌人哪怕比你强一些,也十有**会被你干掉。但之后你自己恐怕也得完蛋。”

  “完蛋?那具体怎么个完蛋法?它是会吸收主人的生命值,还是伤害主人的身体?”

  “这个不大好说,总之它是一个刺球,拿着它去扎人,自己的手也肯定会被扎到。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你要是有胆量可以拿回去试试。”

  我点点头:“我对这东西确实很感兴趣,暂时先算做后选之一吧,回头没有好的。我就选它了。”说着我转身要做,阿奴比斯习惯性的跟着转身,我经过那六柄个刀刃前之时手指一带,刀刃全都飞了出去,凤龙空间瞬间张开,接住刀刃立刻再次消失,六柄替代品迅速补上。

  再向前我发现了不少很不错的长矛,可惜实在太长不好下手。不得已只有放弃。剑地柜台东西到不少。我边和阿奴比斯说着边玩鬼,七转八转就有好几把剑进了凤龙空间。

  剑之后就是弓。这里地弓、弩都有,型号还挺全。我一样是边逛边偷,绕的阿奴比斯头昏眼花之间几把弓也进了凤龙空间。

  弓地展示区后面还有些异形兵器,我顺手弄了几根鞭子和一些拳套,还有几样古怪兵器。这些东西我都是看好了不带特殊要求才敢拿的,拿个限制特定职业使用的废物可就浪费了。

  最后武器区全部转完,前面就是最后一块展示区,而这里整整齐齐的放着的全是整套的神器套装。这些东西都被穿在石雕人像上,组装出完整的结构,连武器带防具什么东西都有。我看着那一排神光闪耀的套装,眼睛连全是金币在飞舞,真要能弄到手就好了。可惜套装太大,动手很麻烦,不可能遮挡住阿奴比斯那么长时间。

  阿奴比斯看我对着那些装备发呆,出言提醒道:“你已经都看完一遍了,去选一样我们出去吧。”

  “恩,好的,我……!”

  “阿奴比斯殿下。”一名穿着长袍的光头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殿下!”光头用眼神指了下我。阿奴比斯立刻明白过来,和他一起走开了一段距离,但是眼睛还是死盯着我不放。光头凑到他的耳朵旁边开始说了起来,阿奴比斯越听眉毛皱的越紧。

  听完之后阿奴比斯稍微犹豫了一下,顿了几秒似乎下定决心一般对光头道:“你留下来帮我招待一下。”说完他又对我道:“我有些急事,先告辞了,有什么不清楚的问他就可以了。”说完阿奴比斯又和光头交代了几句。然后转身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光头走到我面前道:“神选者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我赶紧谦虚的摇手:“不敢不敢。我只是参加筛选后地选手,怎么敢让神灵大人称我为大人呢?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是负责什么的神灵?”

  那个光头连忙紧张的解释:“大人误会了。我不是神灵,只是这里的侍从。”

  “啊?侍从?”

  小龙女故意装的很高傲的问道:“就算阿奴比斯有事情,为什么不换个神灵过来,怎么只派了个侍从?”

  那个光头连忙解释:“这位美丽的小姐误会了。这里是神器储藏区,有着强力封锁。您不了解我们这里的神灵等级特点,可能不知道。陪同各位进来地都是有身份的大神,那些地位不够的神是不允许进入这里的。刚才那位叫公主的小姐连续弄伤了七位大神。已经没有能进入这里的神灵安排了,所以只好由我代劳了。”

  “胡说,难道你比那些神等级还要高吗?”

  “当然不是。”光头道:“我们这些侍从只是些低等生命,是太阳神殿下以神力催生成现在的样子,专门在这里做些清洁打扫的工作。我们终生不能离开这个神灵庇护所,而且我们没有任何地力量,没有法力,也没有**力量。甚至智力也被限制了。就是因为我们级别低,对太阳神殿下来说我们像蝼蚁一样低微,所以任何设施对我们都是不做限制的。”

  我算是明白了。这些家伙是彻头彻尾的仆人,被看做最低级的工具,所以没有防着他们。就好象人类的保险库不会在乎有细菌进入一样。这些侍从在太阳神面前连细菌都不如。起码细菌还能让人生病,这些家伙却不能让太阳神有任何地不适。他们的**力量、法力、智力都被限制在能参加打扫工作的最低标准上,连个普通人类都比他们厉害。

  哇哈哈,这样一个废物跑来监视我。那不是等于没有人监视吗?我正得意的想要开始大肆席卷这个宝库,但是光头却突然开口道:“神选者大人,阿奴比斯殿下刚才离开时说要您在三分钟内挑选好您要地东西然后出去等其他人,时间快到了,您是不是快一点。还有阿奴比斯殿下说他回来前请不要收回任何一只生物。”

  阿奴比斯你小子跟我玩阴的。刚才和我嬉皮笑脸,走了之后让个傻子来做得罪人的工作。虽然这个家伙什么力量都没有,而且智力还不高,很好骗的样子。但三分钟的直接命令我一旦违反,他报告给阿奴比斯就不好了。虽然不能把这里都搬空,马上走也不可能。

  “还有多长时间。”

  “一分零三秒。”

  “好的,我明白了。”赶紧再次发信号给飞镖,飞镖立刻传给公主。果然,房间那边淅沥哗啦的响成一片。“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对光头道:“你跟我过吧?”

  光头果然是智力受限,立刻点头跟我跑了过去,完全不知道应该让小龙女和艾美尼斯跑在他前面以便于监视。

  凤龙已经转移到小龙女肩膀上。我和光头一起向着公主那边走。这边等于完全没人了。艾美尼斯、小龙女加上凤龙一起站在没人监视的宝库中,其后果就是……

  “快搬。”小龙女一声轻呼。他们几个立刻开始动起来。

  凤龙空间突然出现在地面上,但小龙女和艾美尼斯一个也没动手。不是她们偷懒,而是这样效率太低。刚才为了吸引视线又耽误了二十几秒,时间只剩四十秒左右了,时间紧迫。只见凤龙空间里伸出了大量蔓藤,不用说也知道是玫瑰藤地触手。这个时候只有他这个藤条特多的魔宠速度最快。七根蔓藤向侧面伸展开,分别卷起墙边立着的七套神器套装。然后连底座一起全给卷进了凤龙空间。不过玫瑰藤动作太快,结果有套套装的头盔居然滚了下来。还好艾美尼斯一个飞身接住了头盔,要不然搞出一个大动静把别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可就麻烦了。把那头盔扔进凤龙空间,艾美尼斯又迅速复制出七个一模一样的赝品套装放回原位,等那些神发现丢东西地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趁玫瑰藤卷套装,小龙女则迅速的从旁边架子上一下抱起一排武器扔向凤龙空间,玫瑰藤用其他地触手接住这些东西往凤龙空间里面塞,艾美尼斯赶紧也过来补上缺少地东西。

  这一把东西扔进去。加上套装收纳完成,一共只用了十秒。剩余三十秒不可以继续下手了。不舍得黄金而被埋葬在即将倒塌的陵墓中地故事我们可是听了不止一次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太贪心。小龙女一招手:“差不多了,闪。”

  玫瑰藤瞬间收回凤龙空间内,小龙女抱着凤龙和艾美尼斯迅速追上来跟在了光头的身后。我们此时刚好停下,光头这才想起来回头,结果只看到两个美女正跟在他后面,心里也没有什么疑惑。又继续看着我的动作。估计阿奴比斯当时只说要他盯着我,导致这个家伙完全忽视了小龙女和艾美尼斯。但是弱智也有弱智地好处,起码这个家伙超级固执。他再次提醒我道:“神选者大人,还有二十秒了。”

  “知道了。”我跑到武器区抽了一柄两米多长的重型刺枪出来。“就他了。”长兵器太大实在没办法偷,但是既然进来一趟。要是一件不拿,有损我超级大盗的名声,所以最后我拿件长的。而且这杆枪也不是乱挑的,那东西我早就瞄好了。属性绝对没话说。

  扛着那根超长的拉风刺枪,我大摇大摆的向大门口走去,结果还没到那个拐弯就被拦住了。我还以为哪里出问题被发现了呢,谁知道我还没开口,那个把门的神就先开口了。“请在这里等一下,核对之后大家再一起离开。”

  “哦,好地。”吓死我了,还以为被发现了呢!

  等了一会。最先回来的却是公主。她很自然的靠到了我身边,装做很亲密的靠着我,实际上嘴里却在问着:“怎么样了?”

  “大丰收。出去再细说。”

  公主脸上微微一笑,然后把一根蛇头法杖递到我面前。“看看我挑的。”

  我把那杆刺枪往地上一杵,咣地一声响。“也看看我拿的。”

  这话实际上是说给别人听的,这样才显得我们表现比较正常。一般玩家拿了神器应当会急于展示炫耀,我们要是因为偷了太多神器而对手里的这件表现地平淡,那就很容易暴露。

  我们互相看装备。其他人也陆续回来了。七个人到齐之后我们被带到了最靠宝库的那道黄金大门里面一点的位置。在这里还看不到外面等候的众神。科荷普拉和阿奴比斯正好及时赶了回来,看来他们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阿奴比斯对我们道:“现在请各位先把自己挑选的神器交给辅助自己的神灵。”

  虽然觉得很奇怪。我们却都照做了。阿奴比斯亲自过来接过我选的刺枪。“很有眼光吗?”

  “那当然,我地魔法顾问又不是白召的。”我拍拍身边的小龙女和艾美尼斯。

  阿奴比斯和那些神拿着我们挑选的神器走到了拐角处站好,然后科荷普拉走到墙边按下了一个魔法符号,接着拿了我们七个人神器的其中一个神向自己负责的那个玩完招招手。“看到上面那道黄金大门了吗?地面上和它对应的位置有一段黄金区域,你站到这个区域内来。”

  那个玩家看了看头顶升上去的黄金大门又看了看地上地黄金区域,最后还是走了上去。他站好之后看向那边地神灵。“这样就可以了吗?”

  “稍等一下。”那个神向科荷普拉点点头,然后科荷普拉按下了另外一个符号,但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个神向那个玩家招招手。“好了,到我身边来吧。这是你挑选的神器,现在开始它正式属于你了。”那个神把刚刚拿走地神器给了这个玩家。

  我们都被搞地莫名其妙。难道这就是那所谓的魔法检测屏障?貌似没什么效果吗?难道这只是一种神器的授予仪式?

  阿奴比斯忽然对我招手。“紫日,像刚才一样站到那个位置上。”

  “让我先把魔宠收回去。”

  “等等。”阿奴比斯叫停。“侍从应该转告你了吧?”

  “对,不过不是说你回来前不要收回吗?你现在已经回来了,应该没问题吧?”

  “暂时不行。先让其中一个站到这里来。”

  我无奈的让小龙女先站了上去。科荷普拉又再次按下那个符号开关,但是依然没反应。“好的,过来吧。下一个魔宠,也是站到这里。”

  艾美尼斯走上去,结果依然是一样的。然后飞镖和凤龙也被分别测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没反应。最后到我了。我刚站到那里科荷普拉就再次按下开关,头顶的大门突然一松,轰然砸下,所有玩家都被吓了一跳,但那些神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可是黄金大门,而且有两米都厚,重量可想而知。这么重的东西从头顶五六米高地地方砸下来,那力量该有多大?要是直接砸到身上不死才怪呢!

  当的一声带着震颤音的巨响。震的几个玩家一起去捂耳朵,而那些神灵依然没有任何动作,明显早就做了准备。他们显然早知道这个东西有掉下来的可能,所以才不会被吓到,也不会被震到。不过当初期的震动结束之后这些神灵反而一个个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只见我猫着腰。半蹲半站的立在大门中央,头抬着惊慌地看着头顶的大门。而在我的周围则有着一道淡淡的透明防护罩包围着我,那道黄金大门中间却硬是被砸的整个变了形,生生被防护罩挤出了一个圆形地豁口。

  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神“幻影。干的不错。”

  “多谢夸奖。”保护我的是绝对屏障,除了它也没东西能顶的住神灵设计地防御机关了。但是启动绝对屏障的却是幻影,看我那样子也该知道我也吓到了。这门毫无征兆的突然砸下来,所有的理性思维都来不及反应,只剩本能的蹲身躲避和手臂上扬做好了托的准备。当然,要是真砸下来,我是肯定托不住的。

  收回绝对屏障我怒视着阿奴比斯,一只手指着头顶。“这是怎么回事?”

  阿奴比斯先开始还在发呆。被我质问之后才反应过来凶狠的道:“大胆地小贼还好意思说?”

  阿奴比斯一句话就把我给说的没底气了。这就叫做贼心虚,我是真的偷了神器,被这么一说自然就软了,不过我还没傻到马上承认。“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偷神器了?”

  阿奴比斯立刻道:“我虽然没看见,但你以为我们就没办法了吗?进去的时候就和你们说过,这门上带有魔力侦测屏障。你们只要带着神器从这下面经过,大门就会掉下来把小偷砸成肉泥。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送你一件就是破例了。你居然还要偷!”

  本来我还担心偷神器的时候被发现了。可是听阿奴比斯一说我立刻意识到可能不是这个原因。我迅速的伸手制止了阿奴比斯说下去。“你先闭嘴,科荷普拉殿下麻烦把大门升起来。我要做个实验,想骂我等实验完再骂不迟。”

  “偷窃贼还做什么实验?”阿奴比斯很不屑的道:“准备接受制裁吧!”

  科荷普拉打断道:“他想实验就让他做,让他彻底地心服口服。”说着对我道:“你要怎么做。”

  “先把门升起来。”

  大门在科荷普拉地操纵下迅速的升了起来,不过因为下面变形地实在太厉害,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完全回到顶上的卡槽里了。科荷普拉问道:“这样行了吗?”

  我退后到门里一段距离站好。“好的,现在启动你那个检测魔法屏障。”

  科荷普拉又按了一个开关。“好了。”

  “现在看看我地实验。”我从左手手背上摘下了变成球体的永恒,它现在看起来只是个红色的小球。我拿着永恒球向周围展示了一番。“这是我的武器永恒,你们都该看到很多次了。”说完我蹲下身。把永恒顺着地面向前滚了出去。我用力不大,永恒很平缓的向着大门滚了过去。当它进入黄金地面标示出的大门范围后,黄金大门突然再次闪电般砸了下来。当然这次不会有任何伤害,因为大门中间已经有个大豁口了,永恒球那么点大根本不会被碰到。

  我故意很高傲的看了眼目瞪口呆的阿奴比斯。“这就是你们地检测方式?这东西***探测到神器就会启动。老子一身都是神器,你们想谋杀是吧?”我的声音越说越大,完全表现出一副盛怒的状态。

  大门重新升了起来。科荷普拉走过来很客气的问道:“你一身都是神器?”

  我没回答,而是反问:“你有不用这么麻烦的检测设备吗?”

  “有。”科荷普拉向后一招手。叫来一个小神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就有一个奇怪的东西被抬了进来。乍看起来这东西的结构类似哑铃,不过两头地部分是两个正方体,边长在一点五米左右。物体表面是石头的,上面还有不少雕刻的魔法符号。科荷普拉对我道:“站到左边那块上面。”

  “不会再有危险了吗?”

  “不会,放心吧。”

  我爬上了坐边那块石头站了上去,科荷普拉在两个正方体中间的连接点上一按,在对面的石头上立刻又呈现出一个以绿色光团组成地人形。虽然看不清楚五官,但是大致能看出来应该是我的样子。

  忽然那个绿色人体的两肩部分变成了红色闪烁了起来。然后两个红色区块突然分离了出来,但是绿人肩膀上的部分并没有任何变化。分离出来地红色部分分明就是我的肩甲的构造,魔龙盔甲的零件我还是认的出来的。

  这两块分离出来的红色区域在空中缓慢的转动着,同时一个声音出现了。“魔龙之负担,魔龙盔甲零部件之一。神器。”接着着:“魔龙之挣扎,魔龙盔甲零部件之一。神器。”

  我身上的装备就这样一件件的被分解分析了一遍,结果周围的玩家和神灵的嘴都是越张越大。等全部分析完之后那些神灵全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盯着我,仿佛打算把我吃了一样。

  就在他们地目光中,阿奴比斯突然道:“把你地武器收回去,别忘在这里说是我们反过来偷你的东西。”

  我瞪了他一样,然后一伸手,永恒直接飞入我地手里。但是旁边的石头上立刻出现新的显示,一个红色的球显示了出来。明显是刚进入的永恒。“超级神器,高度危险性。详细属性无法探测,超出魔法阵容量上限。”

  阿奴比斯的目光瞬间移动到我的永恒上,我无所谓的把永恒装回原位,然后跳了下来。“可以让我出去了吗?”

  “可以了。”科荷普拉点点头:“看来刚才是个误会。没有在你身上检测到属于我们的神器。阿奴比斯,把紫日挑选的神器给他。另外,多补偿一枚神力精华给他。”

  “为什么?”阿奴比斯很不服气。

  “这是命令。”

  阿奴比斯无奈的点点头递了一枚神力精华给我,我也不和他客气。笑着接过来在他面前晃晃。然后用慢动作放进嘴里,故意气他。

  一枚神力精华下去。我立刻听到了升级提示。紫日这个帐号升到了九百二十七级,银月这个小号却没动静。神力精华毕竟属于药物。虽然两个号现在可以共用了,但两个身体依然是分开的。另外两枚普通神力精华和那枚特种精华我还没吃,因为有可能需要用它们补充神力之石,确认之前我不会乱吃的。

  测试经过我这么一闹,后面的人检测更严格了。还别说,想偷东西的人可不止我一个。现时中偷东西是犯法的,就算游戏内,大家也因为道德问题也很少有人喜欢当贼地。不过偷高级npc可没有玩家会手软,这些家伙根本就是不偷白不偷。一个玩家撕藏了一枚戒指,结果被发现了,不过也只是随便的口头教训了两句而已,并没有实际处罚。毕竟他们还指望我们帮忙去找太阳神拉,也不敢真得罪我们。

  除了那个玩家之外还有人藏了把剑,那小子居然把剑放在裤子里藏着,真实够勇敢的。那可是神器。吹毛立断的东西。他也不怕不小心把自己给阉了,或者他认为自己那东西比神器还结实不成?

  这两个人,加上我和公主,我们七个人实际上有四个参与了偷窃,已经明显过半了。大家还真是经不住诱惑啊!但实际上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这次真正偷东西的可不止我们四个。确切的说是七个人全都偷了东西。但是为什么那三个人没被检测法阵发现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到不是他们和我一样用空间装备骗过了检测器。实际上一般的空间袋空间戒指什么地根本就没用。这些神灵那么相信他们的那个检测法阵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个东西就连一般的空间物品中的东西也能搜查出来。

  这三个人自以为幸运骗过了那个魔法阵,实际上是他们倒霉才对。没被发现的原因就是他们拿的根本就不是神器,而是艾美尼斯制作的赝品神器。

  我一开始确实是想不太可能那么巧有人拿到我偷地东西。而且看到那个需要认主才出属性的假冒提示后他们应该会放弃这个东西,可是偏偏就这个提示搞出了麻烦。这些玩家看装备的眼光都不错,我们拿的都是极品装备,那些人来了之后看到赝品后也判断这是好东西。看到那个属性之后他们认为这些肯定是好东西,本来就应该和一般的神器有所区别,所以才必须要认主之后才会出属性。就是这种思想,导致他们以为这些赝品才是好东西,于是到处找带这个属性地东西。不过由于时间限制。加上不好下手,他们每个人也只拿到了一两件而已。

  正当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科荷普拉又把我们挡住了。阿奴比斯带着几个神启动了墙上的几个机关,然后里面的宝库突然黑了下来,接着那些武器架上突然亮起了一些红色地火焰。

  阿奴比斯只不过看了一眼就喊道:“谁拿了玄法神戒?不要藏了,出现火焰就是丢失物品的位置,每个展示架都有重量感应法阵,神器被拿走或者重量不对都会有反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躲过魔法侦测的。但不要再隐瞒了。快点拿出来。”

  我心里一紧。这个名字我看到过,因为就是我拿的。不过我是不打算主动承认的。这种范围搜查又不能确定具体谁拿了东西。不过相对我这个老强盗的沉稳,那几位新手就不行了。一个玩家乖乖的把赝品戒指摸了出来。

  我的心脏跳地厉害,那戒指实际上在我这里,那么这个玩家现在拿出来的就肯定是艾美尼斯复制出来的赝品。要是阿奴比斯拿过去检查,那还得了。发现一个赝品就可能顺藤摸瓜的发现好多赝品。要是这些神发现宝库里少了近五十件神器还不发狂啊?

  还好,我的担心没有成真。接过戒指的是个侍从,而复制品属性没有,重量和外形可不会有差别。侍从没有力量不会发现属性问题,放回展示台上后重量感觉法阵确认重量正确也自动熄灭了红色的火焰。

  阿奴比斯报出了其他几个燃烧着火焰的位置对应地装备名称,那几个人很乖地把剩余的东西都交了出来,侍从全部放回原位之后大厅里剩余地只有七个火焰位置了,刚好就是我们七个人选的神器。阿奴比斯满意的点点头。后面一个神灵过来念了段咒语,那道被我弄坏的黄金大门又恢复的原样,然后科荷普拉亲手关闭了黄金大门。

  看来这帮笨蛋已经确认没有丢东西了,实际上他们丢的可不是一件两件那么简单。光首饰我就拿了二三十件,只是下次打开宝库之前他们大概是不会发现少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