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内有隐情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内有隐情

  规则确实很简单,科荷普拉说和第一关一样,那就是说不能穿自己的盔甲,不能使用召唤生物,总之一切靠自己。不过这次稍微有些不同,这一局不是不能穿盔甲,而是不允许使用自己的盔甲,科荷普拉说过会提供比赛专用盔甲给我们,但是至今为止我们都没看到。

  在场的二十人互相看了看,然后有一个家伙突然开始脱自己的盔甲,其他人也明白过来,纷纷开始脱自己的盔甲。在我们附近的沙丘上忽然出现了一大群人,看样子只是普通玩家,估计就是参加测试失败后转为观众的那部分人。

  除了那些观众之外,我的召唤生物们也都在附近,毕竟这里是我的主场,上个关卡过后我并没有回收他们。观众席和我的召唤生物中间就是我们二十人的群殴区域,至于能不能离开这个区域暂时还不清楚。

  第一个脱掉盔甲的人并没有马上开始攻击,而是向着一个女玩家跑了过去,然后护在了她的身前,这两个人之前肯定是认识的。

  另外十七个人迅速脱掉盔甲后分别拉开了距离,我也和他们一样选择了暂时拉开距离。以我的个人属性来看,就算没有装备和召唤生物,我也应该比他们强很多,但没有装备就意味着大家的实力被拉近了,万一这些人合伙对付我,那就完蛋了。没有召唤生物和装备的情况下我自认为最多能对付五到七人,再多可能就有问题了。

  连我在内的二十人现在是十九组,那一男一女肯定会共同进退,而且他们两个人明显比别人占便宜,所以他们也是底气最足的。那个动作最快的男子大声道:“既然大家要互相战斗了,我们公平的互相报一下自身情况如何?反正这样互相看着也不是办法。”

  看大家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那个人自己先开口道:“那么从我开始。我现在七百九十九级,职业是憎恶武士。”

  他背后地女玩家跟着道:“冥神祭司,七百九十九级。”

  他们两个说完之后第三个玩家还没开口,阿奴比斯的声音先出现了。“各位在比赛中建立什么约定我不管,但我的监管之下是不允许说谎的,刚才那位小姐请重新介绍一下吧。”

  女玩家非常尴尬的重新开口道:“冥神祭司,八百零三级。”

  真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等级这么高,目前的主流等级好象是700级到780级。超过780的基本都属于比较强悍的玩家,而过800地一般都是顶尖人物了。

  有了这个女孩子的先例,其他人也不敢乱报了,纷纷说出了自己的实际等级和职业,最后就只剩我了。大家的目光很自然的对准了我。

  “我是三职业者,第一个职业是混乱骑士类别中的裁决骑士,第二个职业是秩序法师类别中的引导师,第三个职业是特种职业类别中的控灵法师。目前等级898。”

  我说完之后这些人先是疑惑。然后是惊讶。疑惑是因为他们从没有听说过三职业者,而且我地三个职业他们也完全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特性。至于惊讶则是因为我的等级实在有点高的吓人。

  那个冥神祭司职业的女孩子忽然问道:“这三个职业我们都没听过,你说了不是和没说一样吗?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特性吧?”

  “我拒绝。”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想说而已。”

  “这不公平,我们都说了。你却用我们完全不知道的职业糊弄我们。”

  “不知道是你们地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那个女孩子立刻气愤的对着天上喊着:“裁判阁下,这个家伙不履行协议,您是不是可以制裁他?”

  阿奴比斯的声音再次响起:“协议是你们之间地协议。我又不是公证人,没有义务帮你们维护协议,再说按照你们的口头协议,只要说出职业名称和等级就可以了,他又没有说谎,我为什么要制裁他?”

  那个女孩子一下就被堵的没话说了,只能气愤的看着我。

  现在二十人的职业和等级都出来了,其中只有我和另外四个玩家以及那个女孩子六个人超过了八百级。大部分人都停留在七百八到七百九十九之间。我们这些人能这么快的通过前三关,说明实力都不俗,所以二十人中就出现了六个过八百的。

  那个女孩子忽然道:“看来问题很简单了。”我们一起看向她,而她却笑着道:“听说之后还会有几次玩家间的混合战斗,到时候淘汰率会很高,而如果敌人太强,我们就很吃亏。这里连我在内六个人过了八百级,但是我只有803。那么另外五个都比我高。也就是都很厉害。你们五个人也就是我们大家将来共同地威胁,如果不在这局内淘汰掉你们五个。只有的比赛中肯定是你们五个通过,淘汰掉我们十五人。”

  “你什么意思啊?”另外一个超过八百级的玩家立刻叫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趁着人多提前消灭最强的对手,这是比赛中最简单的战术。大家都是为了竞赛,比的是综合实力,各位也没什么好怨恨的。那么,我们开始吧?”

  另外四个超过八百级的玩家立刻退向了我这边,明显是要和我同仇敌忾了。对面十五人把我们五个设定为消灭对象,我们五个自然要互相帮助,不然就真地要被全部淘汰了。

  一个837级地战士类玩家道:“我们五个人等级高,就算没有装备应该也比他们要厉害一些,大家只要一人干掉一个我们就安全了。”

  另外一个821级的美女法师气愤地道:“我要先干掉那个贱女人。反正是互相竞争,大乱斗输了也是应该的,这样的安排太不道德了。”

  我走到那个女法师和那个战士中间。“她还是交给我吧。毕竟她也过八百了。你们和她打纠缠时间可能会比较长。我和她等级差距比较大。应该不费什么事。”

  女法师笑着道:“那就拜托你了。狠狠地打,最好把她打成猪头。”

  “我可不是拳击手。”我说完突然猛的一蹲,一枚魔法弹从我头顶飞了过去,要不是我反应快就正中我的胸口了。那个女人果然是很无耻,居然偷袭我。

  看到我气愤的看着她,她还嚣张的叫了起来:“哈哈,你看我也没用。十五对五,没有装备你们的实力也不会比我们强多少。乖乖等着被淘汰吧。”

  “一般人没有装备确实无法体现出战斗力,但我不是一般人。”说完我就向前迈了一步。“兽化。”

  我身边的女法师看着我的身体突然长高到两米多,拍着手在后面又跳又叫:“哈哈,太棒了,没想到你会狼人变身。”

  玩家没有装备无法体现战斗力最大地原因就在于没有武器,空有属性点,没有武器的人,攻击力低的难以想象。但是狼人是不使用武器的,爪子就是武器。比赛规则不允许使用装备,但狼人的爪子不算装备,而且利爪确实具备武器的效果,可以把属性中的力量转化为攻击力。

  对面十五个人的脸色全都变地很难看。大家都知道狼人形态实际上规避了比赛规则。没有武器和装备对狼人几乎是没有影响的,而那些手无寸铁的人面对我只会变的更加危险。

  我对那边的人道:“你们都别捣乱,我要先干掉那个女人和他身边地战士,剩余三个名额你们十三个人自己想办法分。但是别再惹我们五个人。”

  那十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乖乖的退开了。他们都知道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是无法和狼人形态的玩家战斗地。

  那个女人惊慌的不断向后退。“嘿嘿,大哥别生气,这是比赛而已,我们也是想获得胜利吗!”

  “我也想获得胜利,所以你们两个要成为我通向胜利的垫脚石。”我一边说着一边向他们走了过去,那十三个人都远远的退到了一边,生怕我突然攻击他们。

  女人忽然一伸手:“光雷。”

  一个白色的光球飞了过来。但是那东西速度太慢,飘飘悠悠的。狼人形态相对于攻击力之外更注重强化速度,要是被这样的东西打中我也不用混了。一个闪步就晃过了雷球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他愣愣的看着我,先是吞了口唾沫,然后才大叫着一拳打了上来。我右手一扬,那个家伙惨叫着被打飞了出去。

  女人看看我又看看那个男人,然后转身就跑,可惜没跑几步就摔了一个大跟头。我纵身一跃跳到了她地身前。右手手指并拢。然后猛的向着那个女人插了下去。女人慌乱中居然在沙子里摸到了什么东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翻了出来挡在身前。只听吱呀一声金属撕裂声。我的手穿透了那件金属物体,停在距离那女人胸口紧一厘米的地方。

  我直起腰,看看套在了我手臂上的东西。“盾牌?”

  这个玩意已经被我打穿了,看样子之前应该是块盾牌,而且属于级别很低的那种。这大概就是科荷普拉提到的比赛用装备,刚刚我还奇怪为什么没看见这装备,没想到居然是埋在沙子下面的。这些东西本来是为了适应比赛而安排地装备,所以级别都很低,狼人化之后我地攻击力实际上没下降多少,这样一块盾牌相对我的正常攻击力也就和纸片差不多,打穿了也是正常情况。

  那个女人好象看到救星一样拼命在沙子下面挖了起来,结果果然挖出了一个头盔。她想也不想扔掉头盔继续挖,突然又拽出一根法杖,她狂笑着转身站了起来。“以死神地名义驱逐你的灵魂,受死吧。”

  一个黑色光球突然从法杖尖端飞了出来,距离太近我没来及闪开。黑球命中我之后我的身上立刻闪烁了几道黑色的电弧。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是场外,我新收的魔宠二世却兴奋地叫了起来。

  看来这光球属于黑暗能量,按照二世的能力,命中我的黑暗能量会被传输到他的身上以保证我的光明属性,所以这攻击完全无效。

  女人惊讶的看了看我又看看自己的法杖。“不可能啊!”

  “一切都有可能。”我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脑袋。狼人形态身体巨大化,捏着她地头就像抓一只小皮球一样。我身后一个带着血腥味的人正迅速靠近,我想也不想抓着女人的脑袋把她甩起来当成武器用力扫向后面的人。嘭的一声**相撞的声音。背后那个男人被我再次打飞,而我直接追了上去,用这个女人当鞭子高举过头顶用力向下砸在他的身上。啪的一声那个拿人喷出了一大口血,同时那个女人也从脖子那里断成了两截。

  “该你们了。”我随手扔掉那个已经变形地脑袋,抬头看向那十三个人。

  十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突然发生了混战。很快有三个实力比较差的先挂掉了。阿奴比斯的声音适时的出现在我们头顶。“很好,五个淘汰者已经足够了,那么各位可以进入下一关卡了。”

  周围一闪。环境发生了变化,但是我们周围的人全都还在,只是刚刚被杀地五个人的尸体不见了,而他们五个居然复活出现在了观众系上。我看到那个女人向着我比着中指还在喊着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听不到。他们和我们是被隔离开的,看起来在一起,实际上并不属于一个空间。我感觉到比较奇怪的是观众席似乎变地很宽广,本来看我们比赛的人并不太多。这会却突然变多了好几十倍,满满的都是人。

  阿奴比斯和科荷普拉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接着在我们左边离我们不远处光线一闪,智慧神特图和他的妻子真理女神玛阿特一起出现在那里。阿奴比斯向那边打了个招呼。“情况怎么样?”

  玛阿特摇了摇头:“都是废物,只有这么几个合格的。”她说完,在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七个玩家,而这些人都在东张西望的观察着这里地环境。

  阿奴比斯听完之后又把头转向另一边,我们这才发现那边已经出现了另外两位神灵和另外一群玩家。随后我们附近不断出现这样的闪光。一队队的玩家队伍出现在附近,每一队都有两名神灵带队。

  当我们周围聚集的队伍超过几百队之后阿奴比斯才对我们道:“好了,从这里开始需要等待别的人员到达,所以明天中午之后我们才会开始下面的测试,至于现在,你们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想离开的,那边有传送阵。不想离开的就随便你们玩了。这里叫做冥河,想回来时你们可以用任何一个传送站传送过来。但是只有你们这些通过测试地人可以回来。别人是无法传送过来地。还有,不想被淘汰就最好不迟到。明日正午之前你们一定要到,我可没有等人的习惯。现在解散。”

  周围队伍地带队神灵都发出了类似的通知,不同的是他们说话比阿奴比斯客气多了。

  队伍散开之后我先打开空间门把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都收了回去,然后把魔宠们也塞回了凤龙空间。本来我打算先去找个地方练会级,但是科荷普拉突然把我叫住了。

  “你是叫紫日是吗?”科荷普拉比阿奴比斯和蔼的多,不过看着这个人形甲虫我总觉得怪怪的。

  “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科荷普拉好歹是爷爷级大神,必须要客气一点。

  科荷普拉温和的道:“按照规定,每个队伍中四关测试表现最优秀的人可以在这里向主导的两位神灵各要求一项奖励,而我们这队你明显超出别人很多,所以你可以提要求了。”

  哇哈哈,尊老爱幼果然有好处,科荷普拉居然是来送奖励的。但是要什么好呢?我先试探性的问道:“是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阿奴比斯非常凶狠的道:“当然不是。你当我们是什么了?简单一点地,别过分。你先向我提吧。”

  我想了一下道:“我刚才召唤那些骑兵的空间门你们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一天只能打开三次,所有很受限制,可能的话,帮我修改成无限次可以吗?”想来想去就这个比较实在。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都是很强的战斗力,但碍于大地之门每天只能开三次,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敢召唤他们。如果可以无限次召唤,那就爽了,很多任务都会变的很简单的。

  阿奴比斯听我说完之后立刻不耐烦的道:“你的要求我拒绝。好了,你去向圣甲虫大人提要求吧。”

  “啊?”我被搞愣住了。“你不是要帮我完成一个愿望吗?”

  “按规定每位带队神必须听一个愿望,但没有规定一定要完成这个愿望。你地愿望我听到了,然后我不帮你完成,就这么简单。”

  晕!阿奴比斯果然是很恶魔。

  科荷普拉很宽容的道:“就这个愿望吗?我可以帮你实现。”

  “是的,就这个愿望。”

  科荷普拉点点头,然后问道:“你原来是怎么打开那里的通道的?”

  我赶紧召唤凤龙,然后把传送戒指拿了出来。“依靠这上面的宝石。只要戒指属于我。不管我有没有带在身边,都可以随时开启这个空间门,但是每天只有三次。”

  科荷普拉接过去看了看。“这很简单,次数限制仅仅是因为能量问题。我来帮你搞定。”科荷普拉拿出了一些黑色粉末,然后像滚面团一样把戒指在里面揉了几下。之后又递还给我。“这样就没问题了。虽然不是无限次召唤,但每天可以开启一万次。我想你不会无聊到每个小时都打开四五百次吧?”

  “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了。”坚决了这个问题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科荷普拉道:“那么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记得明天准时到就可以了。”

  “明白了。”

  离开这个所谓的冥河之后我也只能去练级。现在还是凌晨。所谓的明天中午实际上是三十多个小时之后地事情,抓紧这个时间练级说不定还能再升一级,反正经验也快满了。

  还别说,一天多的练级下来我真的升了一级。尽管现在等级高了,升级比较困难,但是我带着近九千邪灵骑士以扫街的方式清理怪物区,效率还是很不错的。

  再次回到冥河旁边地时候大家也差不多到其了,而且人多了好多。神选日的测试不一定要开场就参加。我们这一天多的等待实际上就是等后来的人参加完测试。到现在位置测试已经封闭了,新来地人不可以再参加了,也就是说所有通过四关的人都在这了。

  我左右看了下,参加测试的玩家差不多有一千人,比我预计的要多的多,看起来大家素质都不错。

  科荷普拉飞到了半空中对所有参加测试的人道:“现在我们开始第五项测试,如果能够通过这一关的话,那么就可以参加最后的两样测试了。”科荷普拉地声音引起了一阵骚动。而他则默不做声的等到大家安静了才接着道:“我知道你们中有人以前参加过测试。也知道测试的回合相当的多,但这次情况特殊。所以我们合并了一些项目,提高了单项测试的难度,以期选择出最合适的人来。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经过的前四个测试实际上都是海选,唯一的目地只是把不适合参加真正测试地人筛选掉。从现在开始你们还有三个关卡需要度过,而这三关才是真正的测试。”

  下面又是一阵议论,大家安静下来之后科荷普拉又接着道:“我也不想隐瞒你们,我们这些神灵也不是闲地无聊才搞这么个测试,我们是在挑选合适的人选完成之后的任务,而在你们没有通过之前我是不能告诉你们任务内容的。不过我可以保证,任务的酬劳是非常丰厚的。现在我将带大家开始真正的测试了,观众们可以离开了,接下来的测试不对外开放。”

  科荷普拉的话立刻引起了骂声一片,因为观众和参测人员可不一样。参加测试的选手从昨天凌晨到现在都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观众却是一旦被传送走就回不来了,所以好多人硬等到现在,结果得到了一句不准观看,不骂才怪呢!

  科荷普拉的话说完,观众们就消失在了我们背后,而我们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直到刚才为止,澳门赌博网站:所谓的冥河一直都像一条普通的河流一样在我们前面流淌着,周围则是埃及最常见的沙漠,两岸有少量植物,如此而已。但是观众消失后环境却突然变化。明亮的太阳突然消失了,我们竟然是置身在一个巨大的洞穴中。这个地方相当黑,但还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我们的头顶是岩石组成的洞顶,背后是一面石壁,上面还有个入口。在我们前面是一条黑色的河流,其中流淌着黑色的液体。这水我不是第一次见,上次把我拉进十八层地狱的那个寂静之海也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本身通道很黑,而且河流相当宽阔,所以我们看不到对岸有什么。阿奴比斯走到了河边打了个响指,然后我们就看到五个小亮点从远方的黑暗中显现出来,那些亮点正在逐渐向我们靠近。

  随着那些亮点逐渐靠近,它们的本体也终于出现了。那些东西居然是——飞船?

  从远方过来的东西是船,而且造型和埃及的古代战船很像。船身中间是平直的,两头却很尖。船上没有桨,也没有舵,只有两面风帆,而且造型还很奇怪。这两面帆不是在船的上方,而是在船的侧面,像两对翅膀一样展开着。看上去就像在一艘船的两弦各插了一把巨大的折扇。但是最奇怪的莫过于这船的航行方式,它根本就没碰水面,而是在水面上方三四米的高度悬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