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六章第二只母虫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二只母虫

  “噗……!”我一口喷掉了嘴里的脏水。“一点水而已,我没那么弱。”我从地上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四周的地面上可以说是哀鸿遍野。突然的洪水把外面的人全都给冲倒了,摔伤了不少人。而那几个和我一起飞出来的祭司也都躺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只不过他们又摔晕了。法力再强也是祭司,比不得我们满身盔甲的经摔。

  白浪想象邋遢的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哇,白浪你怎么成这样啦?”作为影兽的白浪有着一身蓬松的白毛,样子非常威武,也非常漂亮。不过现在这些毛全是湿的,没有平时蓬松的感觉,全都贴在身上,感觉白浪好象突然瘦了一圈一样。

  白浪没有回答我,而是像狗一样猛的抖动起身体把身上的水全给甩了出去。“现在呢?”

  “好多了。”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道:“快点闪吧,等这些人起来就该我们倒霉了。”

  我直接召唤出瘟疫,然后收起白浪,和夜月一起爬到瘟疫的背上,由瘟疫带着我们飞了起来。离开地面很高之后我才发现这个绿洲的面积并不大,除了中央有个湖之外就是一座宗教建筑群和大片的森林,刚才那些参加祭祀的应该也是从别的地方赶过来的人。当然,那些都是npc,玩家可不会参加这种活动。

  在空中盘旋了一下很快找到了作为标志性地形的尼罗河,让瘟疫顺着河流向北飞,我则叫过夜月。“把神力之石拿给我吧。”

  夜月拿出神力之石递到我手里。这块宝石在外形上可以说和一般的宝石没有多大区别,甚至于除了包裹着一层比较明显的光圈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透明的宝石中央似乎还燃烧着一团白色的火焰。查看属性除了名称是神力宝石之外没有任何提示。

  “奇怪了,澳门赌博网站:明明宝石已经到手,为什么没有听到任务结束地提示呢?”

  “会不会是假的啊?”夜月大胆的假设着。

  “不会啊!鉴定结果就是叫神力之石啊!”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夜月显然也不擅长动脑筋,只好把凌和小纯。还有辣椒、艾美尼斯、小龙女、阿嫡娜、小凤,甚至是斑侬枷兰和红翎也都叫了出来。凌、小纯、艾美尼斯还有小龙女的智力都不错,分析问题都很厉害。辣椒、阿嫡娜和小凤则经常会知道一些比较特殊的事情,偶尔可以提供些情报什么的。至于班侬枷兰和红翎,一个是古董级的邪恶巨龙,一个是祖宗级的老妖怪,应该也是比较厉害地情报中心。

  把情况告诉他们之后让他们一起帮忙想,结果果然还是人多力量大。辣椒立刻表示知道一些情况。

  “我成为主人的魔宠之前就是海魔族的女王。埃及也连接着大海,我到是了解一些情况。如果我想的没错,这块宝石很可能没有被启动。”

  阿嫡娜也道:“我们人鱼族在埃及这边也听说过一些。好象太阳神有抢夺力量的习惯,凡是进入他神庙的力量都会一定程度的受到限制,只有在离开后才能恢复。不过有时个别生物或者物品在离开后依然无法恢复力量,虽然这种情况很少,不过我想这块宝石应该就碰巧遇到了这个情况。”

  “不是碰巧,是任务的强制规定。”凌非常肯定地道:“对抗神力的宝石。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你们不觉得之前的任务过于简单了吗?没道理奖品这么好,任务却这么容易啊?”

  “那该不会是还要继续完成任务吧?”

  “那是肯定的。”

  “恐怕是这样地。”凌点点头道:“我想我甚至已经猜到下个任务是什么了。”

  “是什么啊?”

  凌一指远方。“看到了吗?”

  我们此时正好飞过一段拐弯的河道,为了超近路,瘟疫没有沿着河流飞,而是直接向上游飞。此时河道就在我们右侧,而在我们左侧很远的地方能看到一队蜿蜒的长龙。我瞬间就认出来了,那些是正准备去参加神选者考核地人玩家。

  “难道你是说接下来的任务是去参加神选者考核?”

  “不但要参加,而且必须通过。”凌非常决然的道:“我敢肯定。任务被交叉了。”

  所谓的任务穿插是《零》的一种任务设置方式。因为《零》的主系统拥有强大的单人任务定制功能,每一个玩家所做的任务实际上都是主系统专门为这个玩家个人量身定做地。这个任务会根据你在游戏内的社会关系、自身实力等一切因素为你随机设置任务,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任务是完全公众化的。以前的网游中同一个npc会向几乎所有玩家发布一样的任务,只要你和他交流就会得到任务,甚至可以重复的做。顶多有些游戏会根据玩家职业不同稍微区分一下,但是绝对没有按人定的情况。但是《零》具备这种能力,任务全都是特制的。不同地玩家和同一个npc说话肯定得到地是不同的任务,也可能有人得到任务有人没有任务。甚至同一个玩家在不同时间接触同一个npc都可能导致任务变化。

  就是基于这种强大地任务系统,《零》中经常会出现交叉任务。交叉任务指的是两个互不相关的任务发生了交叉点的情况。比如某队玩家接到了一个任务要保护某个npc到达某个地点,另一队玩家却接到了阻止这个npc到达那里的任务。这两队玩家在任务中必然的会发生冲突,除非其中一方主动放弃任务。这种情况就被称为任务交叉。

  主系统的强大人工智能会根据两队玩家的特点制定任务,即使是双方实力有差距,系统也会通过为弱的一队增加帮手或者为强的一队制造麻烦等方法来保证双方地任务难度按照当初接任务时得到的难度标准进行下去。

  事实上任务交叉的形式并不只有两队人任务对抗这一种。有时候也可能是多组玩家接到多个不同的任务,并在途中或对抗或互相帮助最后完成任务。甚至有的任务交叉会把一整个行会都牵连进来,也可能是把一种经常发生的npc行为穿进来。而我现在好象就是遇到了最后这种情况。一些npc事件被牵连了进来。

  一般来说任务交叉不一定就是坏事。有时候任务目标是送某件物品到某个地方,但去那里的路非常危险。而偏偏任务难度是简单级的。这个时候经常会穿插一个比较强地组合进来,这个组合的任务可能是清理一条到那个地点的通道之类的任务,两者任务目标虽然不一样,但要做的事情却差不多,正好可以互相帮助。直接把任务难度降了下来。

  不过这次我接的获得破除神力压制的任务明显是超级难度的,所以一旦发生交叉,肯定就是我地任务和别人的任务或者和npc的行为相抵触。这样我在任务中就不得不把这些人干掉,或者把某些npc干掉,这就是难度的提升。

  凌说出了这次是任务交叉,显然不会那么简单结束了。要是单纯的把npc牵连进来还好说一点,毕竟npc虽然是人工智能,他们却有着自己地生活。所以行为可以预测。要是不幸的把玩家交叉到任务中,那才叫麻烦。玩家经常会干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虽然不一定会让他们取得胜利,但把任务搅黄是经常事。

  小纯道:“我的分析和凌地结果一样,应该是必须完成那个神选者资格筛选任务。不是说每次的奖励都不一样吗?你要是通过了。根据任务交叉的一贯特点,奖励肯定是恢复神力宝石的功能。”

  斑侬枷兰笑着道:“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既然曾经有人通过,说明肯定还是能完成的。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在全世界的冒险者中你的实力就算不是第一第二也至少在前十之内,所以如果有两个人曾经完成,那么你也肯定能完成。”

  我苦恼地道:“问题是参加比赛对我很吃亏你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我是驯兽师。冒险者之间的pk战中我的确是无敌的,但是很多竞技性比赛和关卡中都限制参加人数,甚至是不给带帮手。要是和一个人pk,不管他多么强,以我近九千邪灵骑士加上二十一名铃音骑士,再配合你们这么多魔宠和控灵。还有四大宝石的召唤生物,一般人少点的行会都挡不住我,别说一个玩家了。可竞技不同,我不可能拉着九千邪灵骑士上场和人对战,就算是召唤生物也肯定会被限制数量和能力,或者干脆就不让用。虽然没有你们,我的单人战斗力在玩家中也算的上很强了,但我毕竟是驯兽师。不要指望我地单人战斗力就可以解决一切。就像不要指望一个法师在摔交比赛中拿到什么名次一样。”

  “我知道这有点困难,但你总得试试吧?”凌询问着我。

  瘟疫也回过头来对我们道:“会议开地怎么样了?要是真的参加我就飞过去了?”

  “转向。我们去参加神选者筛选。”我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反正这种筛选竞赛一般是不会承担死亡后果地,不试白不试。神力宝石的诱惑太大,为了它付出再说也值得。

  我们飞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了,大群的玩家聚集到了神选者考核场地的附近。瘟疫突然的从天而降把周围不少人都吓到了。虽然我有好几条巨龙魔宠,但在大部分玩家连可怜的一两个魔宠携带量都填不满的大环境下,我能骑着巨龙出现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实力的体现了。艾辛格巨龙比较多,我们行会的人都麻木了,可对外面的人来说,巨龙依然是稀罕东西。五大龙岛聚集了全游戏百分之九十五的巨龙,剩余地广大空间一共才百分之五。可以想象巨龙是多么罕见的东西。幸好今天小龙女是人形状态,不然肯定能吓死几个。比起巨龙的数量,中国神龙绝对和大熊猫一样宝贵。

  天黑下来之后这里聚集的人开始增多,我让瘟疫变化了人类形态,免得被周围的目光杀死,其他人形魔宠和能变成人类的魔宠都出来放风,连白浪和飞镖这样体形不太大的也一起出来感受一下沙漠的气息。当然,别人不知道。其实沙子下面还有两只魔宠,只是他们看不到而已。

  玫瑰藤在沙子之下把触须伸地老长,借助他的帮助我们从周围人的谈话中窃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首先我知道真正的筛选开始时间就是今天晚上深夜开始,而测试的过程完全不用排队。那个像竞技场一样的地方并不是测试的场地,真正地场地是在一个为筛选特设的空间内,而且一开始不会有观众,所有参加的玩家将同时进入第一级别的筛选。通过的人马上进入第二级别,没过地人可以选择被传送出来或者留下看别人的测试情况。所以刚开始不会有观众。之后反而观众会越来越多。还有,就算晚上迟到也没关系,到埃及时间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到达的人都可以马上开始测试,达标就晋级,不过就刷掉。

  本来我还在担心这次有这么多人参加测试。万一像运动会一样搞淘汰赛,那不是要打好几个月才能结束吗?不过听他们说的这个情况,看来是不用那么长时间了。所有人都是同时开始测试,速度肯定非常快。

  感觉玫瑰藤地触手不够长。这里人太多,很多情报收集不到,我干脆把幽灵虫都放了出去。这些小家伙分散到场地周围很快就可以把各种信息都传回我这里来。

  果然,小东西们很快又帮我搞到一些情报。有些参加筛选的人在两个月之前曾经来过一次,他们知道一些大概的规则。首先就是第一阶段测试的对站目标好象是神仆,据说只是普通生物,但比赛时不许穿盔甲不许拿武器,更不许找帮手。所以虽然对手不强,想通过却不容易。

  还有几个人居然曾经通过过不少关,他们连后面的情况都知道。根据这些人的说法,筛选不完全是战斗内容,好象连人品都要考核,至于方式则是五花八门。而且我听到了最关键的信息,筛选过程中确实存在玩家对战的情况,而且还是大乱斗。据说在通过一定层次地筛选后所有通过者将被送到一个地方。然后进行大乱斗。并执行末位淘汰制,刷掉最先挂掉的几个人。然后进下一阶段测试。

  很可惜这里没有一个人到过最后的测试,显然那两个曾经拿到奖励的人并不在这里,或者没有被小甲虫们窃听到。不过有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至少我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情报。

  我正窃听的得意,一个年轻的白种人战士忽然带着一大群人走到了我们身边。“请问这是你的东西吗?”那家伙手里正捏着一只幽灵虫,而幽灵虫正左右挣扎着试图咬他一口。

  我尴尬地笑了笑:“小东西们不大安分,喜欢到处乱跑。你不用在意,没有我地命令他们是不会无故袭击人的。”

  “我想没有你地命令他们也不会不安分的到处跑的吧?”年轻人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只是让他们自由活动,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盯着那个青年的眼睛道:“再说我让我的虫子们在沙漠上跑一跑应该也不算什么吧?难道说他们咬了你?”

  “那到没有。”

  “既然没有,说明我没得罪你。我让自己养的虫子们出来在无主的沙漠中活动,应该不算侵犯你的权益吧?”

  “你放虫子我不管,你用它偷听我们说话还说没得罪我们?”

  真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发现我在窃听他们谈话,我还以为没有人能发现幽灵虫呢!再说就算发现了,也不该知道这些小东西可以当******用啊!

  “你凭什么说我在窃听?”我反正是死不承认。抓住个虫子也不算证据,我不承认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青年突然道:“我当然知道你在用这些小东西窃听我们的谈话,因为……!”他突然把头盔拿掉,并转过身把头发掀了起来。在他的脖颈根部居然有一个和我之前一模一样的甲虫形突起。“因为我也是被寄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