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怜的祭司们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怜的祭司们

  展开的大门口并没有什么怪物,也没有任何的机关,但它比那些东西更麻烦。大门后面居然是一个大堂,而且更糟糕的是这里此时正聚集着很多人,他们好象是正在进行某种祭祀活动。对于我们的突然出现,这些人也一样感到很意外,全都傻愣愣的看着我和白浪。我小心的走出了已经被打穿的石门,然后回头一看,立刻就知道要倒大霉了!

  我们打穿的地方从这边看就是一面墙壁,而墙壁上有大量的壁画和文字,其中比较引人注意的是壁画正上方那个黄金打造的巨大太阳标志。

  “老天啊!这是太阳神的神庙!”白浪看到那个标志后也吓了一跳。

  在白浪说出来的同时我也感到了背后一阵发凉,缓慢的转过头来却看到了几千双愤怒的眼睛。一个身披黄金挂饰的光头突然指着我大声叫了起来:“卫兵,抓住这个闯入者。”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迅速的从大殿外面冲了进来,看这架势他们大概是打算把我们先分尸了再慢慢研究我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等一下!这是误会。”虽然我知道这大概不会有用,但我还是尝试了一下。

  对面的卫兵果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大殿内地人则迅速分开,一部分退了出去。另外一部分则拿起了法杖。这里明显有好几个高级祭司,太阳神的祭司可是会攻击魔法的!

  “往回跑。”我一边转身跑一边提醒白浪。

  刚出通道不到十米就被好几千军队赶回了通道里,我们今天还真是够倒霉的。

  我边跑边问:“白浪,你确定玛莫斯的气味是从那里离开的吗?”

  “不知道,出口处的气味很乱,不过我想那里又没有岔道,应该不会错的吧?”

  “可外面那些人明明正在举行祭祀活动,要是玛莫斯先从那里跑出去。没道理那些人还在平静地举行祭祀啊?”

  “难道附近还有秘密岔道?”白浪不愧是陵墓守卫专用魔兽,对地道之类的东西感悟相当高。

  “不知道,反正得回才行。不过我们得先甩掉后面这帮家伙再说。”

  “那里怎么样?”白浪用鼻子指了下前面。在那边的转角处,由于通道内发光石的安装问题留下了一小片阴影,而我们只要那一小片阴影就足够了。

  我翻身骑到了白浪的背上,然后白浪纵身一跃,跳进了那片黑影之中。追在我们后面的守卫还以为我们想不开要撞墙,谁知道我们扑过去之后就突然消失了。守卫们先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有个守卫喊道:“那里肯定有传送门,过去找。”

  大群守卫冲到我们消失的地方寻找起来,不过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因为那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白浪的种类就是影兽,特殊技能中包括一项影子移动。只要是能够看见地范围内,或者刚刚到达过的地方,只要有阴影白浪就可以拿它当传送点用。

  此时在通道的入口处,几个祭司正站在通道口议论着这个通道。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个秘密通道。通道内虽然后照明魔法石,但和太阳比起来它们还是太暗了,所以这几个站在通道口的人还是在通道内留下了一片清晰的阴影。我和白浪突然从这些人地影子里冒了出来,把这些祭司吓了一跳。

  太阳神的祭司再厉害也不是近战职业,这么近的距离,他们根本来不及念咒,我和白浪三两下就放倒了这几个祭司。白浪迅速把耳朵贴到了侧面的墙壁上,并用爪子敲了敲墙面。我则在另外一侧做着同样地事。

  “在这边。”白浪那边果然发现了问题。

  我赶紧贴过去用手在两边敲了敲。声音的确有比较大的区别,这边肯定还有岔道。“退快点,我来把它砸开。”

  “用不到。注意到我们头顶上的那块照明魔法石了吗?按下去。”

  我跳起来把它按了下去,正面的墙壁突然无声的向内退了一节,然后开始向下沉入了地面。一条仅能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这个该死地地道设计者真够狡猾的。一条十几米长的通道被一道大门封闭,任什么人都会认为通道是继续向前延伸的,谁也不会想到在真正的通道实际上是拐向了左手方向。

  我们进入通道后岩石闸门自动封闭住整个通道,狭窄的通道内变的一片黑暗。我和白浪不需要光线也能看的见东西。所以黑暗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顺着通道快速向前。走了没多远就突然遇到一个弯角,之后就是一个向下地旋梯。

  顺着旋梯向下绕了不知道多少圈。感觉脑袋都转晕了才终于到底。出了旋梯井居然是一座地牢,而且还非常巨大。看这大小,劳改农场也没它能装。地牢分几层,上面两层是监房,下面一层是审讯处。一般人找到这里肯定接别想继续下去了,不过白浪地鼻子却不是谁都可以骗过去的。在审讯室那一层中有个很平常地位置并排放了三架锁床,这东西是一种很残酷的刑具。甚至可以直接在上面执行死刑。本来这个东西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白浪的鼻子告诉我们玛莫斯到过它地旁边。

  白浪非常肯定的对我道:“那家伙肯定到过这里,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张锁床一定有机关。”

  我看着锁床道:“我相信你说的没错,不过这机关可就不好找了。”

  白浪拨了一下床头的绞盘,那东西控制着锁床上的锁具,转动绞盘可以把锁在床上的人向五个方向拉伸,或者直接撕裂。“这个应该就是机关。这里就这个东西上面的气味最重。他肯定摸过这个东西。在通道口我也是这样找到那个机关地。”

  我抓着绞盘来回转了半天,除了锁床上的铁锁链跟着绞盘运动外根本没有别的反应。“看起来这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不过这也只是一张床而已。召唤,金刚。”缩小到正常大猩猩大小的金刚被再次召唤了出来。放着现成的起重机不用是傻瓜。“帮忙把这个东西弄开。”

  金刚扑到床边抱住了铁锁床的床头,然后大吼一声,只听吱的一声金属扭曲声,全金属打造地铁锁床硬是被抬起了一半。这床不但自身是金属打造,而且还是铆在地上的。但是金刚的力量实在太大,硬是把他抓的这头给掀了起来。但是另外一头却还固定在地面上,所以他实际上是把这一半给拧弯了。从打开的那半张床里立刻射出了明亮地光线,证明了我们的猜测没有错误。

  金刚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抓着弯曲的那半张床用力向两边一推,在一阵金属扭曲声中裂口被掀的更大了。金刚绕到那头抓着已经打开地部分不断的向后拉。整张床终于被完全拽了下来。收起金刚之后我和白浪一起跳了下去。

  这下面是个封闭的房间,而不是新的密道。房间内光线很明亮,显然不是用来关人的地方。整个房间一共只有不到二十平方,一眼就能看过来。房间里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外就只有一个柜子立在墙边。根本没有其他通道了。而此时,那个破烂的柜子居然还在那里震动着。傻瓜也知道有人躲在里面了,而且这个人还吓的直发抖,搞地连柜子都在一起震动。

  我没有急着去打开柜子,而是先召唤出了晶晶和玲玲让她们两个守住出口,然后把夜月、小纯和凌一起放了出来防止他反抗。全部布置好之后我才走到柜子旁边突然一把拉开了柜子门。

  “啊!……不要杀我……我不知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都给你们……我什么都给你们……!”玛莫斯惊恐的缩在柜子一角,还不断变化手臂的位置希望阻挡可能的攻击。

  “我不是来杀你的。快点出来。”

  “不可能,你们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我真的不是!”

  “我不会相信的。”玛莫斯依然不肯出来。

  看来对这家伙正面劝说是没用地。“那好吧。就算我是来杀你地,你躲在柜子里也没有任何效果吧?”

  玛莫斯愣了一下,然后真的从柜子里爬了出来,不过这次他却是抱着我地推拼命企求我放过他。不管我怎么解释他始终认定我是来杀他的,完全说不通。这家伙一定有被害妄想症,老是幻想有人要杀他。

  “好了好了,我们就是来杀你的,我们承认了。”凌突然打断我的解释。直接承认了我们是来杀他的。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知道我们是来杀他的之后。玛莫斯反而安静了下来。他呆呆的坐在地板上自言自语着:“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吗?哎!算了。同伴都不在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你们想杀就杀吧。不过我在死前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我刚想解释,凌就先一步说道:“只要不太过分。”

  玛莫斯沮丧的问我:“我只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离开那个通道的。”

  “你指哪一段?”

  “就是你们被封闭起来那段,我在那里说你们抓不到我的那段通道。”

  “哦,你说那段啊!也没什么。我的控灵中有个力气特别大的,我们只不过用蛮力把墙给推开了而已。”

  “不可能啊!”玛莫斯疑惑的问道:“你们在里面难道没有感觉到任何地不舒服?”

  “不舒服?我们为什么要不舒服?”

  玛莫斯又开始自言自语道:“没道理啊!我明明把神力宝石放在了那段通道中央,你们的神力应该被完全压制才对啊!”

  “你刚刚说什么?”我一把把玛莫斯从地上提了起来。“你说神力宝石在我们刚刚被困住的那段通道里?”

  “对。”玛莫斯有些惊恐的点点头:“所以我才奇怪你们被剥夺了神力为什么还能出的来。”

  听完玛莫斯的话我一伸手把他扔了出去,转身就往外跑。玛莫斯被摔的唉呦一声。爬起来之后发现我和我的魔宠都已经出去了。他从地下室里爬出来,对着已经跑出很远地我们大喊道:“你们不杀我了吗?”

  “没空!”

  这个妄想狂,老惦记着有人要杀他,我可没那时间。神力之石,可以压制神力的宝石,没想到我居然从他下面走过去而没有发现。不过想来玛莫斯要用那东西做陷阱对付追杀他的众神,所以那个东西一定是做了伪装。

  顺着原路返回,一直跑到那个狭窄的通道口。从这边回去的机关比较明显。直接就是一个吊环,一拉就完事。通道缓慢的开启之后我迅速的跳了出去,结果正看到地上那几个刚刚被我们打晕祭司正哼哼着要爬起来,显然是刚恢复意识。不过还没等他们起来,我就又给了他们一人一下,几个祭司还没爬起来就又躺下了。

  拐入通道后凌和小纯主动说他们在通道里不方便高速移动,让我先把她们收回去,等需要时候再放出来。我只留下了夜月和白浪帮忙。其他人都收了回去。我直恢复人类形态,骑着白浪向前跑。白浪非常习惯这种地下密道,跟本不碰地面,而是完全依靠蹬墙壁的反作用力在通道中弹跳前进,速度快地像旋风一样。这种移动方式可以在通道内全速前进。别的生物就算直线速度比白浪快,在这样的通道里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夜月虽然不会那种反弹移动,但她的大尾巴确实很方便,移动速度仅仅只比白浪慢了一点。

  我们很快就冲回了刚刚被困地通道。墙壁上金刚留下的掌印还清晰可见。玛莫斯说神力之石在这里的通道顶上,可是我忘记问具体在哪了!“夜月,先把那些照明石取下来,要是有也应该在那些东西中藏着。”

  夜月平时虽然只把头部保持在一米七左右的高度,可她毕竟有着一条十多米长地大尾巴,只要把上身挺起来,理论上他是可以够到十多米高的地方的。通道顶也才两米多,夜月稍微伸直身体就能够到顶了。她先启动战斗形态将手臂幻化成三对。然后开始挖那些照明宝石。六只手就是方便,两只手拿着一把剑当鞘棍,另外两只手去抠宝石的缝隙,还有两只手可以在下面接着宝石防止它突然掉出来摔碎掉。

  夜月在上面挖宝石,搞的顶上灰尘往下直掉,我和白浪站在下面都被迷了眼睛。夜月因为有护目镜,加上本身就不睁眼睛,反而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这段通道中一共有七枚照明宝石。全都被挖了下来。但是没有一个是神力宝石。无奈之下只好加大搜索力度,澳门赌博网站:把整个通道的顶部都给撬了下来。虽然这里的地层都是整块的岩石居多。但还是会掉下大量地碎石。翻了半天顶上什么都没有,我们根本找不到神力宝石。

  夜月一边撬石板一边问:“我们不会被那个老家伙给骗了吧?”

  “应该不会吧?他骗我们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那怎么到现在都找不到呢?那个家伙看起来神经就不大正常,该不会……是……这……”夜月一边说着一边气愤的用力把剑刺入上面的岩石层发泄愤怒,但是就在剑快要完全进入岩石中的时候它却突然卡住了。那不是力量衰竭而停下的感觉,而是撞到了什么切不动的东西突然停了下来。夜月使用的蛇剑是她自己锻造地,材料据说来自最初女娲神族使用地兵器。虽然锋利程度不如我地永恒,但削金断玉是绝不含糊,可现在居然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

  我正蹲在地上一块块的检查碎石中有没有神力之石。忽然感觉夜月地话怎么说到一半就没有了。“你怎么了?”

  “我好象找到了。”夜月用很轻的声音说着。

  “找到了?找到什么了?”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但是两秒之后立刻意识到了夜月说的是神力宝石。“什么?你找到了?在哪?”

  夜月小心的把挡事地石块掀掉,然后用剑把外围的岩层弄开,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闪着美丽光芒的棱状拐角。

  “慢点慢点。”我生怕夜月动作太大把宝石弄坏了。

  夜月到是无所谓的回答道:“刚才那剑用了不少力气,真要容易碎大概已经碎了,如果没碎那就一定很坚固。”说着夜月收起自己的蛇剑,向我伸出一支手:“把永恒给我。”

  我赶紧把永恒递了上去,夜月把他变成了一把****。然后用它轻轻的削着外围的岩石。虽然埃及看起来都是沙漠,但黄沙不是它的全部,在黄沙之下还有少量地泥土和坚硬的岩石层,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它们的交界处,所以剥离工作非常麻烦。

  夜月小心的把周围地岩石都清楚了出来,然后用手抓住宝石的边角晃了几下,试试松动了之后又把反面也弄开了一点点又试了一次。这次效果很好,轻轻一拉宝石整个就掉了下来。不过跟着宝石一起下来的还有一大块泥土。夜月毫不在意的把泥土甩掉,然后放低身体把宝石拿到我地面前。“看来就是这个了。”

  “哈哈,这下以后就不用担心被那些神灵们欺负了。”

  我正得意的大笑着,洞顶又掉了块土下来,而且是那种非常潮湿的。近似与泥浆和泥土之间的软泥。这块泥正好落在我的胳膊上,我奇怪的看了一眼,然后抬头看了下洞口。刚刚为了挖出这个宝石,我们开挖的范围似乎深了点。通道顶上很明显的缺了一大块。随着我抬头向上看,顶上又掉了一块软泥下来,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随着这块泥落地,又是接二连三的几声啪啪声,几大块软泥掉下来摔在地上。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情况不对了。上面掉下来的泥土越来越稀,而且频率在加快,最后几乎是在向下流淌着黄色的泥浆水。

  夜月苦笑着看着我:“我们上面该不会是条河吧?”

  我们的头顶上确实不是一条河,不过和那也差不了多少。我们头顶上的是一个湖泊。而且是那种面积很大的类型。一开始钻过那个口袋后进入的是森林地带其实就是一个提示了,在沙漠里能有森林地地方只能是绿洲,而绿洲一般都会有个比较大地深水湖。我们现在显然是正好在那个湖的正下方,貌似还打漏了通道。

  “他们在这。”通道深处突然出现了几个垂头丧气地士兵,显然就是刚才去追我们的卫兵。他们肯定是发现我和白浪消失后继续向前搜索的,现在应该是因为没有发现我们而无奈的返回中,没想到会半路碰上我们。

  “快跑。”我拉着夜月就向那个太阳神的神殿方向跑了过去。到不是我怕那些卫兵,只是因为这头离出口更近一些。而通道的顶好象也撑不了多久了。

  神力宝石我也来不及看了。夜月直接把它放入了自己的随身储物戒指。白浪迅速跑过来把我驮到背上,然后带头向出口跑了过去。夜月使用起她的大尾巴灵活的跟了上来。

  后面的卫兵们没有去关心那些泥土。他们只是向我们追了过来。本就摇摇欲坠的通道内,这么多人高速奔跑的震动使上面的泥土变的更加松动起来。黄色的泥水越来越稀,最后变成了一道浑浊的水流,而且洞口边缘的泥土开始大块大块的脱落,水流的速度在不断的加快。那些卫兵大约通过了一半的时候水流已经变成一道高压水柱了,但是士兵们显然没注意它。

  突然轰的一声,那段通道顶上的岩石彻底坍塌了。细小的洞口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穿孔,湖水大量涌入了地下通道。

  通道出口处的那几个祭司第二次从地上爬了起来,刚刚揉着脖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就看到前面的通道里,我骑着白浪飞奔而来。其中一个似乎是主祭的人恶狠狠的道:“哈哈,你居然还敢回来,这次我要你好……看。”他的最后一个字小的几乎听不到了,因为通道内的巨大声响已经让他产生了危机感。

  我和白浪转过那个转角之后夜月紧跟着转了过来,然后一团白色的水花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变成了无数碎片,但是更多的水却拐向了这边,顺着通道向出口这边冲了过来。

  那几个祭司刚来及转过身,就被洪水和我们追上了。轰的一声巨大的水柱带着我们和那些祭司以及一些卫兵一起从通道口喷射而出,直接跃过一百多米宽的大厅飞向了神殿外面。

  一些npc正在神殿外面准备祭祀活动,没想到他们伟大的祭司大人却跟着几个来历不明的人一起坐着水柱从大殿里飞了出来。神殿外面广场上的人被洪水瞬间冲倒了一大片,各种祭祀用的器具洒了一地。幸运的是水柱喷过之后就停止了。那个湖的水平面并不比神殿高,所以湖水不会全都从这边喷出来,刚才只不过是因为通道刚刚坍塌,一些湖水借着冲击力喷了出来而已,所以只有一道水柱就停止了。

  “呸!呸!”夜月一边吐着水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主人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