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持有者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四章 持有者

  “你说那个卖地图的人叫什么?”

  “玛莫斯。怎么了?”

  我赶紧拿出了哈里特给的那块水晶石,澳门赌博网站:稍微想了一下当初看到玛莫斯的形象,水晶石上方立刻出现了玛莫斯的立体投影。“是这个人吗?”

  “对,是他。怎么了?你在找这个人吗?”

  “当然。你不是奇怪我到埃及来什么也不干吗?我的目的就是他。”

  “原来你是来找人的啊?难怪你对这里的环境一无所知。”

  “可以告诉我在哪能找到这个人吗?”

  女法师摇摇头。“要是你早点来还差不多,现在恐怕有些苦难了!”

  “为什么?”

  “一开始他就站在我们刚刚出来的那个传送阵外面,然后只要谁伏了钱,他就会给你一张地图,然后告诉你一个练级区坐标送你过去。但是后来有人知道了地点,有些去过的人又回来了,还把地点告诉了别人。随着知道的人增多,他的地图就不好卖了,所以他就离开了。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那个地方的消息,而且就算不知道,只要你跟着人群走就绝对没问题。”

  “也就是说玛莫斯已经离开了是吗?”

  “是的。”

  我点点头站起来对女法师道:“既然这样,那我必须马上去寻找线索,时间拖的越久越难找。”说着我拿出两枚圣魔之血放在了桌子上。“谢谢你的消息,再见。”

  “需要我帮你一起找吗?”女法师也不客气,直接收起了丹药。

  我拒绝了她的提议,反正带着她也没什么用。既然玛莫斯在传送殿卖过那么长时间的地图,那么至少有一种人肯定是见过玛莫斯的,而这种人是不会到处乱跑的。

  在拥挤地道路上行动真的很不方便。而且敢于飞行靠近传送殿的人都会遭到地面人员的攻击,所以我也只能放弃翅膀的优势在地上跟着人流一起向前挤。不过虽然大家都排斥在天上飞的人,却没有人说不可以想别的办法。谁也没说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向前挤不是?道路上有不少人就是靠自己地魔宠带着自己向前挤,而那些有大型魔宠的人明显就是占便宜。我的大型魔宠体积大的过了头,不适合在这里用,不过我还有别的东西。

  打开凤龙空间随便弄了一台魔偶出来,这种钢铁制造的大家伙力量不逊于推土机,在人群中开路根本没人挡的住。我直接骑在魔偶的肩膀上。然后向着传送殿大门口移动,不管人群多么密集对我都没有任何影响。到达传送殿大门口之后物品四下搜寻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我地目标。

  “那边,快点过去。”我用力敲了敲魔偶的大铁头。

  “明白。”魔偶迅速转身向着传送殿门外的一座雕塑走了过去。

  这座雕塑只是一个装饰性的东西,我的目标并不是它,而是它上面站着地四个人。雕塑的底座并不大,不过四个人紧贴着雕塑勉强还可以站的下。这四个人全都穿着典型的埃及式样地武士盔甲,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太急于从上面下来。所以我迅速的判定他们四个就是传送殿的npc守卫。

  按照系统城市的规定,守卫是不可以擅离职守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传送殿的守卫都必须在附近。不过这里人这么多,我想他们也是站不住的。所以这个离门不远,又不会被人流冲走地雕塑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魔偶驮着我走到雕塑旁边,以魔偶的高度我刚好和上面的四个守卫持平。“请问一下你们是这里的守卫吗?”

  “是的。你有什么事情吗?”守卫中的一个应答道。

  我把玛莫斯的影象拿了出来。“你们见过这个人吗?”

  守卫仅仅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玛莫斯是吗?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卖地图地那个人。”

  “对。就是他。你们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另外一个守卫道:“他昨天下午开始就没出现过了,不过你可以去祭坛那里找找看。”

  “祭坛?”

  “就是神选日使用地那个选拔祭坛。那家伙就知道钱。什么地方能赚钱你就一定能在那里找到他。昨天他离开的时候好象是说要去祭坛那边卖药品。”

  晕,这个玛莫斯还真是会赚钱。先卖去祭坛地地图大捞一笔,等消息泄露地图卖不动了就改行到祭坛附近卖药。大量玩家不可能在祭坛边硬等着神选日,所以大家肯定会先找附近的怪物练练级什么的,这样就自然会有药品等补给品的消耗。来回城市与祭坛之间使用传送阵非常不划算,玩家又带不了太多东西,玛莫斯自然就可以从那些懒得来回跑和为了节约费用的玩家那里赚到差价,果然是个精明的商人。

  既然知道地点就好办了。谢过npc守卫之后直接指挥魔偶走进传送殿。结果立刻引来了周围一片咒骂声。虽然没有像飞在天上的人一样遭到攻击,不过周围的人也显然很不满我骑着魔偶的这种赖皮行为。不过抗议归抗议,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最终我还是很顺利的到达了传送阵中央,按照刚才从守卫那里问到的有关祭坛位置的信息,直接选择传送到沙海练级区的地泉沙洲分站。

  这边的传送阵是露天的,人虽然一样多,却不象城市里那么拥挤。从传送阵里出来的人几乎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不用问也能猜到那边就是祭坛所在地了。换上夜影。顺着人流一路向前。很快就看到了那个祭坛。

  这地方比想象中要奇怪的多。祭坛并非通常意义上高出地面的平台,反而是个凹陷下去的大坑。整个祭坛就像一个倒过来的金字塔。尖端在地下。底部朝天并和地面其平。祭坛面积很大,中央是一块方形地沙地,大概是测试用的区域。外圈阶梯壮下陷的部分刚好像体育场的看台一样。不过此时这个祭坛里一个人都没有,它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完全遮蔽了起来。

  骑着夜影在天上转了几圈。附近能看到的范围内几乎到处都是玩家,数量差不多有上千万。他们一群群的聚集在一起,或者分散在附近杀怪,看起来真是相当的多。不过人群中有个地方人员流动性很大,估计那就是玛莫斯在卖东西地地方。大量玩家跑到那里。又很快的离开,明显是在买卖补给品和练级时搞到的装备。

  夜影在我的指挥下一头扎了下去,然后用非常夸张的速度直挺挺的站在了玛莫斯的身边,把一些正打算买药的人和玛莫斯都吓了一跳。

  我刚落下来就有人开始抗议了。“喂,想买东西去后面排队,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玛莫斯不愧是奸商,反应都和一般人不一样。他没有赶我,而是直接问了起来:“你要买多少钱地东西?”

  “那得看你怎么卖了。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太便宜。”

  “超过五千水晶币我就允许你插队。”玛莫斯用闪着道。

  “应该绝对超过这个数。”

  “那好。我允许你插队。告诉我你要买什么?药品还是其他补给品?或者你全都要?”

  “喂,太不象话了,到后面排队去。”玛莫斯虽然同意了我插队,不过后面那些玩家明显是不同意的。

  玛莫斯理直气壮的道:“你们谁要是打算买五千水晶币以上的物资,我也允许他插队。这个叫大户通道你们懂不懂?”

  “我不管你什么通道不通道地。反正你小子给我到后面排队去。”本来应该轮到的那个战士生气的向我走来。

  “不好意思,我买的东西比较贵重,麻烦你稍微等一下吧。”

  “我不管贵不贵重,反正你得排队。”战士地话引起了后面人的共鸣。大家一起叫了起来。

  玛莫斯看情况有些失控,连忙对我道:“你到底要买什么?快一点,交易完马上走。”

  “我要买你的神力宝石。”

  沙的一声,那个本来拿在玛莫斯手里的精致小算盘掉到了沙地上。玛莫斯的眼睛几乎都快瞪了出来,嘴巴张的大大的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突然叫了起来。“我没有,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一边叫还一边跑了出去,仿佛我是瘟神一样。

  “喂。”我刚要过去追,刚刚那个战士却一把拉住了夜影地缰绳。

  “你想走也得先赔偿了我们站这么长时间的等待费才能走。”

  “我没工夫和你玩敲诈游戏。夜影,追上去。”

  夜影突然人立而起,那个战士一时没注意,被拽了起来在空中甩了半圈才脱手飞了出去。不过地下都是沙子,摔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战士被扔飞出去之后还有几个人想上来抓我,但是夜影速度太快。他们连夜影的尾巴都没碰到。

  玛莫斯一路跌跌撞撞的向前跑。也不知道撞倒了多少人。别看他长的像干尸,跑起来还挺快。夜影愣是追不上他。能认识哈里特这种上位神族,而且还活到现在的存在,即使不是神,应该也差不远了。这个玛莫斯跑的快点到没什么好奇怪地,他要是像个普通人一样那才叫奇怪呢。

  刚开始玛莫斯可能是是被吓到了,只记得跑,可是等我们追出人群之后他好象突然想起来了。奔跑中地玛莫斯下半身突然化为了一团黄色的云雾,然后整个人飞了起来。他飞起来之后还回头看了下,想确认我们没有追上来,可是他一回头却看到夜影也踏着虚空飞了起来,结果吓地他埋头狂飞。

  说实话,他飞起来是个错误。在地面上有人挡路。夜影还跑不快,飞到空中夜影的速度明显就上来了。虽然玛莫斯肯定不简单,但夜影毕竟是纯粹的坐骑类魔宠,自身能力几乎都集中到了速度上,虽然不如飞鸟快,但是一般人肯定是跑不过他的。

  眼看着距离迅速拉近,玛莫斯突然从身上拿出一个大口袋。本来我还以为他要从口袋里拿东西出来对付我,谁知道他居然把口袋一翻。往自己脑袋上罩了上去。看着那口袋到是不大,但是玛莫斯居然真就钻了进去。当玛莫斯完全进入口袋中之后那个口袋立刻失去了支撑向地面飘落下去,夜影向下一沉,我顺手接住了那个口袋。张开口袋居然发现里面连接着另外一个地方。我也学着玛莫斯地样子把口袋套到了自己头上,同时把夜影收了起来。

  夜影不在我自然会向下落,不过在我落地之前我终于完全钻了过去。这个口袋就是个空间通道,爬过来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边是一片热带森林,不过植物种类却长的乱七八糟。用这里的天色和系统时间对比一下。如果这里还是正常的游戏空间的话,那我应该还在埃及,至少和埃及距离不远。

  口袋这边的情况让我非常郁闷。森林可不比沙漠,玛莫斯的去向完全被树木阻挡了起来,至少我是没办法看见他了。

  “玫瑰藤、白浪。出来帮忙。”放了两个魔宠出来之后我指了下那个口袋形成的通道。“白浪,闻一下这里地气味,帮我找一个人。玫瑰藤,感觉一下地面的震动。对方也许会有脚步声。”虽然玛莫斯会飞,但是在丛林中飞行显然不方便,所以玫瑰藤应该能捕捉到一些信息。

  白浪闻了一下之后立刻转过来在地上闻了闻。“我找到了,在这个方向。”

  玫瑰藤通过心灵接触也传回了发现目标的信息。魔宠多就是好,什么人也别想从我面前跑掉。

  先进行了一下狼人变身,然后借助狼人的速度加成在林木间飞快的跳跃前进。白浪和我的速度都很快,玫瑰藤已经收了回去。仅仅追出五百米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建筑,看起来好象是某种少数部落的宗教建筑。这个用粗糙地石板组成的。面前可以算是房子的东西总共也就一座公共厕所那么大,里面有一些用石头雕刻的奇怪的类人雕塑,在我看来创造这些雕塑地人肯定是毕加索的学生。

  玛莫斯的气息就带这座建筑就消失不见了,白浪围着建筑转了几圈确认气味只到这里为止。按照以往的经验,遇到这种情况多办是有地下密道之类地东西。再次放出玫瑰藤在地面下搜索了一下,结果很容易就发现了下面有个通道。我也懒得找入口,直接让玫瑰藤把通道掀翻了一个大洞。

  进入通道之后白浪再次发现玛莫斯的气味,而且由于通道里空气不流通。气味变的非常浓烈。我们一路追过去才发现这个通道根本就是个大迷宫。不过这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因为玛莫斯的气味会始终指引着我们拐到正确的岔道上。

  我们的速度可不慢。跑了一会终于看到了玛莫斯的身影。“喂,停下,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只有愚蠢地人类才会相信你们这些神的话。”玛莫斯喊叫着再次加速逃向前方。

  “我真的不是神派来的。我是哈里特的朋友,是他告诉我你有我要的东西的。”

  “哼,上一次当就够了,我不会再被你们骗的。”玛莫斯突然在一个弯道转交处停了下来,然后他跳起来按了一下通道顶上地一块石板。

  咔哒一声,通道突然震动了起来。在我们和玛莫斯之间地这段通道两侧的墙壁居然开始向中间移动了起来,以这个速度,在我跑过去之前通道就会完全闭和。玛莫斯笑着向我挥挥手。“那些家伙居然会派你这么个实力平平地人来,不过就算他们亲自来也照样找不到我。哈哈,永别了,可怜的神使大人。”

  “你居然敢说我的主人实力平平?”白浪气愤的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就在白浪说完,通道终于在我们面前轰然闭和。

  我无奈的敲了敲墙壁,回声表明它的厚度不是简单的用蛮力就可以砸开的。回头看看还非常气愤的白浪,顺手拍拍他的脑袋。“别生气了,他说我们实力平平,其实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为什么?”

  “因为他的标准以那些上位神为基础制定的。就好象如果一个泰坦巨人说你身高很一般,那你至少也是个巨人,因为按他们的标准,身高不足五十米的都属于个子不高的范畴。如果以神的水平来说,我们只是实力平平,那至少说明我们已经基本神的基础力量了。”

  “这到是。不过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既然过不去就只能先回去了。”

  白浪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你没听到吗?”

  “听到什么?”

  “我们后面的通道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我们应该是被困死在这段通道里了。”

  “不是吧?”我赶紧向后跑到通道转角。这边有个t型岔道,结果另外两条路全都封闭了,我们这里成了唯一的一段空间。“真是倒霉!”

  “至少他没有把中间这段也合起来把我们压扁。”

  白浪刚说完,两侧的通道忽然轰的一声响,巨大的墙壁居然开始向我们压了过来。我无奈的看了下白浪。“你还真有做乌鸦的潜质啊!”

  “与其说我,你不如先想个办法解决这两面墙再说。”

  “这需要想吗?”我一伸手。“召唤,控灵金刚。”控灵的超灵体形式虽然除了和体之外不可以改变外形,但却能自由控制大小,至少进入通道是不成问题的。我指了下两面年正在避近的墙壁。“挡的住吗?”

  “我试试。”金刚双臂一伸顶在了两边的墙壁上。“啊……!”

  金刚一声巨吼,两边的墙壁立刻停了下来,不过机械运转的声音还在想着,能明显听到一些不协调的喀嚓声。两边的墙壁和金刚较了几秒的力量,然后突然通道轰的一声闷响,然后金刚把支撑着的双臂放了下来。“好象已经停了。”

  “那试试把前面那道墙壁打开行吗?”

  “我试试。”金刚走到前面那闭合的通道边上,先是用手在缝隙上敲了几块石头下来,从出一个可以用力的位置,然后把手插进去用力向两边拉。随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两边的岩石墙壁居然真的向两边退开了一段距离,虽然缝隙很小,但是我们过去是足够了。

  收回金刚,我们迅速的穿了过去。这边的通道并没有关闭,白浪根据地上的气味再次轻易的找到了玛莫斯的去向,我跟着白浪一起追了上去。但是这段通道明显不象开始的那段那么好走了。玛莫斯启动的那个开关可能连带启动了通道内其他的机关系统,后面这段通道出现了大量的陷阱和暗道。要不是白浪的鼻子和耳朵都很灵敏,加上他本身就是专门针对墓穴通道作战的魔兽,我们大概就过不了那些陷阱了。不过最后总算是过来了。

  砸开最后一道大门之后外面的东西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不过我到宁可自己没打开那道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