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原来如此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原来如此

  凌冷着脸对小丫头道:“好了,之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现在开始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先告诉我们你是不是能够开启冰封王座的钥匙?”

  “当然不是了。”小丫头跳到桌子上转了一圈。“美丽姐姐你看我能蹦又能跳,哪里长的像钥匙啊?再说了,我连冰封王座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那个什么王座的钥匙呢?”

  凌板着脸问道:“你可要想清楚再回答,不然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当然。”小丫头胆怯的边揉着屁股边后退。“我哪舍得骗这么美丽善良的大姐姐啊?”

  凌半生气半好笑的道:“你是舍不得你的屁股吧?”

  小丫头尴尬的笑了笑:“嘿嘿,澳门赌博网站:都一样,都一样。反正我是不会骗大姐姐的。”

  战斧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答案,激动的问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桌子上的字明明说这个地球仪里放着的就是钥匙啊!”

  “地球仪?”小丫头听完之后四下看了看,结果发现了那个地球仪。“啊!谁把我的戒律之环弄成这样啦?”小丫头蹦达着跳到了地球仪旁边,然后围着那个已经打开的地球仪转了好几圈。

  “你刚才说这个是什么?”凌走过去把地球仪拿了起来。

  小丫头心疼的道:“这是我的戒律之环,呜呜,哪个混蛋胆敢动我的戒律之环,被我发现一定把他活活玩死!”

  听小丫头说这个东西叫戒律之环,我感觉似乎在哪听说过。捏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了。“等一下,戒律之环,你说这个是戒律之环?难道戒律之环有两个吗?”艾辛格的超级藏宝库里可是放着一枚戒律之石和一件戒律之环的主要零件的。这里居然又冒出一个戒律之环来。这种比神器还要神器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很多个呢?

  “当然。”小丫头一口就****了我地猜测。“戒律之环一共两个,一大一小。大的戒律之环实际上应该叫立律之环,或者叫法则之轮都可以。不过说这么多你们也未必知道,但要是说出第三个名字你们就知道了。他的第三个名字叫创世之星,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创建者。世界建立之初,一切的法则均由他设立,之后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遵循着这些戒律而存在。而另外一个小的戒律之环则应该叫修正之环。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法则是不存在的。按照大戒律之环地戒律运行的话。这个世界就会累积出大量的错误,当错误累积到一定程度世界就崩溃了。而我的这个小戒律之环就是为了消除这些错误而存在的,它可以通过暂时打破戒律来阻止错误的发生。”

  我有些惊讶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小东西地作用就是破坏规则?”

  小丫头想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凌疑惑的看着小丫头问道:“既然这个东西能破坏规则,那你应该具备超强的实力才对啊?只要破坏掉不利的规则,那几乎就没有东西能伤到你了不是吗?”

  小纯也道:“是啊!比如说把空间连续性这个规则暂时破坏掉,那敌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攻击到你了。或者你把时间规则打破,敌人的行为和可能根本就无法实施。”

  小丫头很无奈地道:“要真是那样就好了。我只是器灵。负责操作神器的功能而已,我自己是不能使用这些能力的。就好象那个在你们人界比较著名的祈愿神灯,那里面地魔神只能听从主人的命令办事,他自己也却无法使用那些能力为自己办事。我也一样,没有别人的命令。我启动不了戒律之环。还有,最糟糕的是戒律之环现在似乎被破坏了!”

  “破坏了?”

  下丫头很伤心的道:“听名字就知道了,它叫戒律之环,不是戒律之球。你们看看这都变成什么样了?”

  我转头问艾美尼斯。“这个东西被加了幻象吗?”

  艾美尼斯摇摇头:“不,没有。这东西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凌跟着道:“这个东西上面残留着少量的神力,我想那不是幻术,而是确实的改变了形状。法师力量有限,变形也只是幻术地一种高级形态,神力却强大的多,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变形。就像艾美尼斯的真实镜象技能一样,复制出一个完全真实的个体。”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这么可恶,居然把我的戒律之环弄成这个样子!”

  战斧很小声的道:“这恐怕是哈里特大人地手笔。”

  “哈里特?”下丫头一下跳了起来。“你认识我地上一任主人?”

  “你是锻造之神的神器?”凌很惊讶地问小丫头。

  “只是前任主人。”小丫头回忆了一下才道:“我的上一任主人哈里特也是无意间发现我的,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把我的戒律之石给拿走了。然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过来就看到你们了。还有我可怜的戒律之环,怎么变成这个丑样子啦?”

  “等等等等。”我发现了问题。“你说你被拿走了戒律之石然后就昏迷了,再醒来之后就看到我们了。那哈里特是怎么被冰封王座封印的呢?”

  小丫头一脸不明白的反问我:“这有什么矛盾的吗?”

  “当然矛盾。你先昏迷了,那那些神是怎么启动冰封王座的呢?”

  “这当然不矛盾。我都不知道那什么王座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它启不启动关我什么事?”

  “你真的不是冰封王座的钥匙?”

  “拜托。我都说了八百遍了!我不是那什么王座的钥匙!我也根本就不是钥匙。我是器灵。是神器的灵魂!”

  “怎么越搞越糊涂啊?”我在旁边想了半天,觉得很多东西都对不上。

  “什么糊涂啊?”战斧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解释道:“你们想想。众神想铲除威胁自己存在的锻造之神。那么杀掉他就是了。神地不死之神我已经向维娜和大地母神证实过是不存在的事情。之所以说不死,是因为人力太微小,伤不到这些上位神而已。所以说当时众神是可以杀死哈里特的,这样说来他们大费周章的把哈里特封印起来就完全不和情理。不但留了个后患,还非常的麻烦。退一步说。就算众神脑子进水要封印哈里特,那这把开锁的钥匙为什么要保留下来?难道他们还打算有朝一日再把哈里特放出来?再退一步说。就算因为特殊原因把钥匙保留了下来,那还在这个桌子上留句话干什么?众神自己知道钥匙在哪不就行了?干什么还留提示给后来的人?还有,你们不觉得哈里特被封印的姿势很奇怪吗?就算真地要封印。哈里特也该有反抗才对啊?可下面那个样子,哈里特明显气定神闲,嘴角还带着一抹得意的微笑。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那你的意思是……?”战斧问我。

  “哈里特不是被众神所封印,他是为了躲避众神的追杀自己把自己封印了起来。只要打不开那个凝固的时间区域,众神就拿他没办法。至于桌子上的字,我看也不是众神留下的,而是哈里特自己留的。这个地方可能压根就不是众神建造地,而是哈里特的地盘。作为锻造之神。住在这种矿物集中的地方非常正常。哈里特在桌子上留下这些字,无非就是希望将来能有人能把他解救出来。虽然也可能是众神先找到钥匙放他出来杀掉他,但好歹他可以赌一把,总比当时就被干掉的好。他被封印后带着微笑很可能就是因为他在被封印的最后一刻看到了外面众神无可奈何地样子,所以得意的笑了起来。还有。桌上留言中说钥匙在地核之中也是为了对付众神的伎俩之一。只有说钥匙在那种地方才能骗过众神,因为众神盲目相信自身的实力。他们在知道钥匙被放在了一个他们都拿不到地地方后,自然就会放心的离开,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拿不到别人肯定也拿不到。至于为什么地球模型里是这个小丫头我就不清楚了。”

  凌接着我的话道:“我想我能猜到一个大概。哈里特的意思可能有两个。首先。把戒律之环弄成地球仪这肯定是哈里特做的。而目的我想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让众神得到戒律之环。伪装成地球仪之后众神就不会去关心这么个普通玩意,所以戒律之环就相对安全的多。至于深远一些的含义,也许小丫头就是钥匙,或者她能找到钥匙,反正她不可能是无用地摆设。”

  “我都说了我不是钥匙。”小丫头抗议着。

  凌很强硬的道:“你的确不是钥匙,但你也许具备钥匙的特性。不管怎么说先去看一下那个封印,或许你会有办法。”

  “那好吧!”被凌教训过之后小丫头就特别怕她。

  我们带着小丫头来到楼下之后她居然比我们先叫了起来。“这不是戒律之石吗?”

  “你说什么?”我看了下那封印又看了看小丫头。“你怎么知道那是戒律之石?我也见过那东西。和这个应该不一样吧?”

  小丫头非常肯定的道:“我没看到戒律之石,不过这个完全凝固的空间确实是由戒律之石破坏世界规则所形成的空间。至于那把椅子,它确实很像神器冰封王座,不过它不是。真正的冰封王座我也见过,并不是这个样子地。”

  “那么你可以破坏这个空间吗?”

  “小意思。”小丫头一招手,前方地空间突然消失,同时,哈里特的手里飞出了一枚无色地透明宝石。但是那石头刚到小丫头的手里就突然碎掉了。“咦?怎么是块次品啊?”

  “那是因为我怕万一解救我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要杀我的众神。”这个声音并非来自我们。而是那个被封印的巨型矮人。

  战斧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哈里特身前跪了下去。“伟大的铸造之神,我是这里的矮人王战斧。欢迎您的回归。”

  哈里特爽朗的大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忠诚的矮人部落会把我救出来的。起来吧,我的子民。”

  战斧激动的全身都在哆嗦,不过勉强还能行动。被凌握在手里的小丫头却一点见到主人的高兴劲也没有,反而很不客气的道:“哈里特,你把我的戒律之石弄到哪去了?”

  “全都被我毁了。”哈里特无所谓的道:“我不能让众神得到你的力量,所以我毁掉了戒律之石。我想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戒律之环的形状也被我改变了。就算众神找到你,他们没有戒律之石也无法使用你的力量。”

  “那你不如直接毁掉我!”小丫头有发飙的趋势。戒律之环就是她的本体,戒律之环失去力量等于是她变成了废人,不生气才叫奇怪呢!

  哈里特笑着道:“我能改变戒律之环的外貌就可以再改回来,至于戒律之石,那东西是毁不掉的。只要摧毁了一块,根据正戒律之环制定的规则,立刻就会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再生成一块戒律之石,你只要去重新收集就可以了。”

  “你能恢复我的能力?”小丫头听说还能恢复,立刻就兴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