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 冰封王座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章 冰封王座

  刚刚冲进通道的三男两女都很谨慎,他们一进入洞穴就立刻拿着武器围成一个半圆形的防御线。在他们后面是已经崩塌的洞口,而前面则是大群长着灰色大胡子的矮人。巨大的洞穴空间内堆着一座座黑色的小山,而矮人们正拉着一些四轮的小车在往这些小山上倒。对于突然出现的五个人,矮人们先是愣愣的看着他们,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开始喊叫着向远处一个发光的洞口跑去。

  五个人对于矮人的不抵抗行为表现的非常兴奋,他们拿着武器迅速的冲了上去,不过很快他们又退了回来。那些拉小车的矮人跑进那个洞口之后,立刻就有大群身披板甲,手持车轮斧的雄壮矮人冲了出来。刚刚没有对比还没发现,原来那些拉车的矮人似乎比后来这些矮人还要矮一些,而且也瘦弱一些。刚刚那些明显都是未成年的矮人,后来这些才是真正的成年矮人。

  五个人迅速的被大群矮人逼退到了刚刚进入的洞口旁边,要不是洞口已经塌陷,他们肯定已经被逼出去了。三百多矮人对五个人,除非这五个人像我一样属于召唤系的牛人,要不然就必死无疑。不过他们还没来及开打,突然后面的岩壁上轰的一声响。整个岩壁完全爆开,大块的碎石四处乱飞。那五个人反应迅速的想跑,结果被第二披赶到的矮人堵在了两帮矮人中间。

  原本已经坍塌的通道又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烟尘还未散尽我就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我的魔宠和铃音骑士。这回轮到矮人们紧张了,他们迅速的开始向后退,并和随后赶到的矮人聚集在了一起,那五个人则被夹在了我们中间。看他们这样改变位置,明显是把这五个当成我们的人了。

  “哈。又前面了。”我向那五个人挥挥手,然后又转向那边的矮人。“不介意我先干掉这几个人再和你们解释情况吧?”

  “当然不介意。”一个长着红色大胡子地矮人从后面的洞口走了进来。这个家伙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五,应该算矮人中的巨人了。而且看他的样子,估计不是国王也是个头目什么的。

  “谢谢您的宽容。”我向那个矮人道谢之后转向了前面这五个人。“我自认为自己算不上好人,不过各位的行为似乎有些太过分了。”说着我从手背上摘下了血红色地永恒球握在手里,然后永恒之球就在我的手中开始变形伸展最后成为了一把鞭剑。

  “你小子别嚣张,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对方中一个瘦高的青年剑客说完这些之后丢出了一张青色卷轴。不过卷轴刚刚展开就突然被七支短箭钉到了岩洞中的一根石柱上。

  斯哥特把手里的连射弩扔还给身边的邪灵骑士。“这东西不错。”

  我推开头盔面具冲那个家伙笑了笑。“你还真勇敢啊?放完话就扔传送卷轴?”

  那个青年被我说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却无法反驳,毕竟刚才做的事确实很没面子。他身边站着那个女武斗家走到前面嚣张地放话:“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

  我右手举起永恒剑用力向侧面一甩,哗啦一声剑身自动脱节拉开,接着我向前一带,剑身舞动着向对方卷了过去。同时我还在说着:“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你们就快点躺下吧。”

  看到我的剑像蛇一样卷了过去,对方中一个拿棍子的家伙横在了前面。棍身一抖,横向拍向了永恒剑。我手腕旋转九十度。剑刃跟着转了九十度,正好剑刃对上铁棍。嚓。那家伙的棍子突然一轻,他惊讶地收棍后退,可到了手里的只剩半截棍子了。另外半截金属棍直到这时候才撞上地面,当的一声弹了出去。

  一个看起来比较精明一些的矮人壮着胆子跑了两步捡起了那节被削断地棍头跑到了红胡子矮人身边说了起来。红胡子矮人听的不断点头,然后抬起眼睛盯着空中正在飞舞的永恒剑,双眼中精光四射。

  对方队伍中的女道士抽出宝剑就想去削我的剑身,我完全没管她。手腕一抖,永恒的尖端立刻拐向拿棍子的那个武僧职业的玩家。女道士地一剑下来只换来了一声脆响和半截断剑,当然断的不可能是永恒。武僧的棍子被削掉一截已经很吃惊了,对于突然拐弯的剑刃完全没有准备,慌乱之间把棍子砸了上去,同时自己拉开距离大吼一声:“金钟罩。”

  他的棍子被永恒从中线一剖两半,同时剑式不改的继续前进一剑刺入了那个武僧的胸口。那个家伙似乎不能相信一般看着自己的胸口,他地身边一层金色地防护罩似乎完全没启作用。他看完胸口又抬头看了下我。我冲他笑了笑。“忘记告诉你了,这把剑是专门破魔的。”说完我地手在剑柄上敲了一下。刺入那家伙胸口内部的剑刃突然伸出一堆像爪子一样的东西包住了那家伙的心脏。

  我再次敲了下剑柄,然后用力向后一带。武僧突然喷出一大口血水,剑刃脱离他的胸口弹了回来,并在空中一节节的迅速连接成紧密的剑刃回到了我的剑柄上,而剑尖上还插着那家伙的心脏。我对着那边那个还在发呆的女道士用力一甩,还在抖动的心脏直接飞了过去砸中了那个女道士的脸,把她吓的蹦出去三四米远。

  那个女武斗家看准机会从侧面跳了上来。一记飞腿踢向我的胸口。我双臂一交叉护在胸前。同时垫在外面的左臂上呲呤一声弹出了一排刀刃。

  “啊……”那个女人一脚踢在刀刃上,刀尖迅速穿透了她的软靴和脚掌从她的脚背上钻了出来。

  趁着她的身体因为惯性撞过来的机会。我右手一甩,把永恒当飞刀镖向了那个打算冲过来帮忙的瘦高剑客,同时用空出来地右手掐住了女武斗家的脖子。左手上的刀刃瞬间回收,左手反转抓住她的小腿和右手一起向下带。膝盖猛的抬起对准她的腰椎一个上提,咔嚓一声响。那个女人瞬间就安静了。左手一松,右手抓着她的脖子向侧面甩出去。女人掉在地上滚出老远就再没动一下。

  那边的瘦高剑客反应挺快,躲开了我扔出地永恒。那个被心脏砸到的女道士立刻对他喊着:“拿他的剑,那是把神器。”

  这女人到是识货,可惜我的剑别人是用不了的。剑客扑过去就地一滚捡起我的永恒。“啊!”他突然惨叫一声把永恒扔了出去,并把颤抖的双手放到了面前,只见他的手掌已经变地漆黑一片,而且还在冒青烟。多亏他扔的快。不然一会就该变白了。因为蒸干了血肉之后剩下的骨头只能是白色的。

  女道士到是聪明,一翻手把自己的袖子拽了下来包在手上然后想去抓永恒,但是我先一步一招手,永恒立刻从地上飞了起来,直接落进我地手里。“没人告诉你神器是没办法盗窃的吗?”

  “没人教过你上战场时要数一下敌人的数量吗?”一个冷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地背后。

  对方一共五个人,但是开打之后有个黑衣人突然就不见了。不用想也该知道他是个刺客,而且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寻找机会接近我。现在他终于潜行到我的身后了,得意的他一边嚣张的放话一边把****绕过我的肩膀割向了我的喉咙。

  叮。他的****顶在了我的脖子上发出了一声金属撞击声。不管他怎么用力也刺不进去。刺客头上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他知道刺客在战士面前是没有对抗地实力的。一击不成就等于死亡。

  “刺不动是吗?”我微笑着转了过来。他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的头盔下缘和盔甲的上缘居然是重叠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我的脖子这里是没有缝隙的。对付一般人,这招不错,可惜我的盔甲包地太严实。没有漏洞可以下手。要是战士地攻击,好歹还可以伤到我,只要次数够多还是可以战胜我的。刺客攻击力太弱,完全靠潜行技能和要害攻击杀敌。对我来说几乎就是不破防地。

  刺客惊慌的抽身后退,但是我背后却嗡的一声飞起大群钢铁冥蜂。我向他挥挥手:“下次再见吧。”

  大群钢铁冥蜂一涌而上,瞬间把那个家伙扑倒在地。地面上被钢铁冥蜂盖了厚厚的一层,那个家伙在下面疯狂的嚎叫,只有一只手伸在外面不断的挥舞着想抓住点什么。

  我转回身,那个女道士刚好扔了个符咒过来。“地印——十重大山。”

  “无双龙切法。”我用手在空中一点,一个咒印浮现了出来。“切土之术。”

  女道士的符咒飞到半路就突然爆炸,那个女道士自己也口喷鲜血的倒退了几步。“你能破咒?”女道士显然不大相信。

  “你不是看到了吗?”

  “有本事连我的剑一起破掉。”瘦高剑客拿着剑跳了过来。

  “去”我一指那个剑客。身后两个半月一左一右飞出,同时命中他的身体,剑客立刻断为三断掉在了我的身前。我动作连贯的挥舞着永恒,转身从下向上一撩。永恒剑自动脱离成鞭状弹了出去,顺着那个女道士的两腿之间自下而上一刀两断。扫完之后我一拉剑柄,剑刃自然弹了回来再次回到普通剑的形态。手一翻,把永恒按在左手的手背上,剑体立刻收缩成永恒球进入了手背上的凹槽内。直到这个时候那个女道士的身体才一左一右的倒了下去。

  转身面对那个红胡子的矮人笑了笑。“好了。现在该我们谈谈了。”

  红胡子爽朗的大笑起来。“你的实力真的很不错。我们矮人喜欢有力量的人,如果你们不是来找麻烦的话。我们不想和你们为敌。”

  只要对方不是无法沟通的怪物就好办。矮人好歹也算十大智慧种族之一,虽然在人际关系方面表现地比较憨厚,但实际智慧上并不人类低。

  我很礼貌的让魔宠们把武器收起来,并转而对大胡子道:“其实我只是在寻找一个人。……恩。或许应该说是一个生物,我不确定我要找的是人类还是矮人,或其他什么种族。”

  “那你找他想干什么?”大胡子还是比较谨慎的。

  “我只是想询问他有关一件物品的下落而已。我从创始神的卷轴上得知在这里有个人知道我要找的那件东西的线索。”创始神卷轴其实就是任务卷轴,就像npc把玩家称为冒险者一样,我们在npc面前说任务卷轴他们是听不懂地,只能说是创始神卷轴。

  大胡子听到我的解释立刻笑了起来:“那看来我们不用打架了。”他回头对自己的手下道:“战士们,收起武器吧。我们来客人了。”其他的矮人纷纷欢呼着把武器收了起来,然后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入内部的洞穴。

  刚刚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实际上应该算是垃圾堆积处。那些拉车的矮人都是这个部落里地孩子,他们的任务是帮大人们倒矿渣。矮人们喜欢矿物的性格就像巨龙喜爱财宝一样天下闻名,这里的矮人自然也不例外。穿过那个外面的垃圾堆积区就是一个巨大地地底世界,不过这里现在已经快要变成一个巨大的工厂了。大群的矮人站在一个个的冶炼炉之前挥舞着铁锤敲打着各种金属,场面到是颇为壮观。

  根据大胡子首领地介绍,这个地方是工厂区,而这个洞穴还连接着另外三个洞穴。其中一个洞穴是住宿区,另外两个中一个是采矿的矿道。另外一个大胡子似乎不想说,我也不好详细问。

  我们被直接迎进了住宿区,在这边有还算不错的营地。大胡子在这边摆了点吃的和我们边吃边聊。在这里我才知道大胡子名叫战斧,是这里的矮人王,而这个地下世界居然生活着二十多万矮人。在矮人的部落中。人数超过三千的就算大型部落了。上万人的矮人部落都是很知名地部落,而十万以上的好象从没听说过。

  我首先问道:“矮人喜欢挖矿我是听说过的,不过你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

  战斧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反问道:“你有信仰的神教吗?”

  我点点头:“我们属于混乱与秩序之神的势力,不过我们的主神和其他神都不和。所以我们的势力比较注重发展神力之外的战力,希望可以有一天能够抵抗这些神地力量。这次要找地这个生物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战斧一听立刻激动的道:“你们也是反对那些神地?那太好了。既然这样我就不用隐瞒你们了。我们部落牵系到此就是为了解救我族的神。”

  “你们的神?”

  “对。我们矮人所崇拜的锻造之神。”

  “锻造之神不是火焰精灵王依佛里特吗?”

  “你见过依佛里特吗?”

  “没见过真身,但是我们召唤过一次。看样子像个机器魔偶,而且全身燃烧着火焰。”

  战斧激动的道:“既然你见过就好解释了。这么说吧。其实真正的锻造之神应该是我们所崇拜的哈里特大人,他的力量就是可以随意的锻造各种材料,而且能够操纵火焰之力。不过后来哈里特大人突然想到,是不是可以让锻造的机械也具备生命。于是大人他用了自己大量的神力锻造出了火焰精灵王依佛里特。”

  “什么?依佛里特是哈里特锻造的?他不是创始神制造的初始生物吗?”

  “不是。”战斧深恶痛绝的道:“依佛里特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被锻造出来后就想摆脱哈里特大人的控制,澳门赌博网站:正好其他众神发现了哈里特大人的行为。他们认为随意制造神力拥有者,而且还是以金属为介质,这样的行为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于是他们联手将哈里特大人封印在了这万年冰山之下,转而把当时出面告密的依佛里特封为了火焰与锻造之神。”

  听到战斧的话我立刻猜到了这些矮人在这里的原因。“你们到这里定居难道是为了破开封印解救出真正地锻造之神哈里特?”

  战斧点点头:“依佛里特那个家伙根本就不是锻造之神,他除了会控制火之外根本没有锻造技能,而且他自己也是个魔偶。却阻止我们矮人一族锻造强大的魔偶。矮人族内部发生了意见分歧,有一些人屈服在依佛里特的淫威之下。在外面继续冶炼钢铁。却不再制造机械,而另外一些就是像我们这样为了躲避依佛里特的压制。而躲藏了起来的矮人。我们依然在研究和制造各种各样的精美机械,听着齿轮的转动身才是我们矮人该有的生活。”

  “那么你们知道怎么解救你们地神吗?”

  “知道。”战斧很有自信的道:“我们当初曾经四处寻找哈里特大人的下落,最后终于找到了这里。而且。我们曾经得到过佳哈****师的帮助。佳哈****师和我们的哈里特大人一样,他也坚信生命不一定要由创始神来制造,他认为神力也不过是一种比较强的力量而已,我们可以用这些矿石制造出对抗神力的东西。”

  凌在我耳边小声的道:“佳哈这家伙还真是够活跃地,怎么哪都能遇到他的遗迹啊?”

  我笑了笑没有对凌说什么,而是直接对战斧道:“佳哈****师我们也知道。他的一个徒弟就在我的行会担任魔偶研究部的负责人,此外,佳哈****师地最完美作品也在我那里。”

  “哦?这么说我们还真是同道中人啊!”战斧笑着道:“我们都相信神力是可以对抗的。而且我们都在研究有自我思维的魔偶。只要我们也能创造生命,那神力的破解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点我同意。而且佳哈****师地最完美作品就是一部具备自我思维的魔偶。她是个女孩子,名字叫诺琳。****师一直把她当成女儿在照顾。要不是她的能力太夸张,我们根本无法从外表上区别她和真人的区别。”

  “佳哈大人有这么完美的作品?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

  凌忽然附到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我听的心里一惊。赶紧问战斧。“那个……我的手下刚刚才提醒了我一件事情,希望您帮忙解答一下。”

  “你说吧。只要我战斧知道,一定告诉你。”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知道您上次见到佳哈****师是什么时候?你们矮人的寿命应该也就只有二百年吧?这么说来你们见面时间应该不长吧?”

  战斧立刻回答道:“不长不长。我们上次见到佳哈大人也就是几年前而已。”

  这个消息相当具备爆炸性。我们到现在一直不确定佳哈到底是否还活着,听了战斧地话至少说明几年前佳哈还活的好好的。既然他还活着。那就有希望找到他。这个超级人才一定要拉过来,最起码要让他帮我们培养出几个人才。

  想到这里我就放心多了,佳哈还活着一切都好办。我已经知道了矮人们在这里的原因,那么其他的也没什么好问的了,所以我开始直接打听起那个任务卷轴中提的知情者的下落:“对了,我想和你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生物被冰封起来了?”

  战斧听了我地话明显神色一变。“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了想就干脆直说:“我这次其实是想寻找一种宝石,它可以破除神力地作用。只要把它镶嵌在物品上。持有该物品的人就可以不再畏惧神力。但是我地线索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

  “知情者被冰封于永恒的璀璨王都之下。我已经知道了上面那个冰城就是璀璨王都,那么按说这个知情者应该就在你们这里。我只是想询问一下那宝石的线索,请你们帮帮忙,告诉我哪里能找到这个被冰封的生物。他不一定是人类,也许是别的什么生物,只要知道一点线索就可以,请全部告诉我。”

  战斧皱着没有想了半天才道:“你跟我来吧。”

  我疑惑的左右看看,最后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铃音骑士被我留了下来。只带了几个人形或能变成人形的魔宠一起去。战斧带着我们穿越了整个居住区。然后又遇到一个洞口。穿越这个洞口之后我们进入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小一些的洞穴。在这边有一座奇怪地建筑。这建筑一共两层,体积和一个小型体育馆差不多。它的一层部分只有四根柱子。而没有墙壁,二层部分却和普通建筑差不多,有墙有窗户还有阳台。

  由于除了四根柱子之外一层什么结构都没有,所以我们一眼就看到了在这一层中央位置摆放着的东西。那是一块巨大的冰块,它几乎把整个一层都填满了。和一般的冰不同。这块冰相当的通透,通过它我们可以看见冰层中央摆放着一个宝座,而宝座上则坐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形生物。这个家伙身材很像矮人,不过比例大了很多。他摆着一幅大马金刀的架势坐在王座之上,左右手交叠搭在一个立于地面地铁锤柄上。

  我还没开口问,战斧已经先一步主动说了起来。“这就是哈里特大人,我族的神。”

  我惊讶的看着冰块中的那个家伙,不过不是因为这家伙只什么神的原因。而是因为他就是我要找的知情者。被冰封于璀璨王都之下,不是他还能是谁?不过找到这个知情者之后反而让我更加郁闷了。他是矮人族的神,矮人族解救了这么多年都救不出来,我要怎么把他弄出来呢?

  我转头问道:“你开始不是说知道解救方法吗?那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能解救出来?”

  战斧很沮丧的道:“虽然知道,可这个工程太庞大了。我想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过只要我们矮人族还有一个人在。总有一天大人会被救出来地。”

  小纯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解救的啊?什么工程这么庞大,你们几十万矮人还要干那么长时间?”

  战斧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示意我们跟着他。只见他走到建筑一层其中的一根柱子边上,然后轻轻一拉。柱子上居然打开了一个小门。这个柱子里面是个旋梯,顺着它可以上到二楼。我们跟着上去之后发现这边是个巨大的房间。房间里摆放着成排地架子,从结构上看这些应该是书架,不过上面都是空的。战斧好象看出了我的疑惑,出言解释道:“这里的书都被佳哈****师带走了,只剩下这些架子。”

  晕。佳哈这家伙原来和我有一样地爱好。

  我们穿越了这个原本的小图书馆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是个真正的书房,而是是整个二层仅有的两间房间之一。二层除了刚才的藏书室就只有这个书房了。这里的摆设都还算精美,但却没什么特别的。房间靠窗户摆着一张豪华的书桌。桌子旁边有个很大地地球仪。桌子后面是转椅,然后是一排空荡荡的书架。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书肯定和外面的一样也被佳哈弄走了。

  除了那个放着书桌和书架的拐角,这边就只有一些雕塑和油画,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战斧走到桌子旁边,然后指着桌子让我们过去看。我走过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桌面刻着字。我小声的读了起来:“开启冰封王座的钥匙深藏在地核之中。”读到这里我突然瞪大了眼睛。“什么?那东西在地核里?”

  楼下的锻造之神哈里特被冰封着,而他屁股下面坐地那个座位应该就是这个所谓地冰封王座,而这上面居然说解除那东西的钥匙藏在地核里。我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战斧说他看不到解救出哈里特地那天了。钥匙在地核里。那么矮人族就必须不断的向下挖。先抛开地球内部的流质特性。假设真的能挖进去,这个工程该是多么浩大?要把地球挖穿。打个洞一直到地核,这个工程比蹬月还要难,根本就是没指望的事情。

  战斧没注意我的语气,还以为我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解释道:“这些字是看守这里的一个下位神留下的,这个神后来出了点意外。这里就变成无人看守地地方了。不过这些字还是留下了。先开始我们也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们只是拼命的想把下面那些冰层弄开,可是那冰层不管怎么敲都打不坏,甚至连一点冰渣都弄不下来。我们用火烧,用东西砸,用钻头钻,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后来遇到了佳哈****师,他研究了这里的资料之后才帮我们解答了这句话的意思。据****师说。哈里特大人坐的那把椅子就是冰封王座,那是一件神器,可以制造永恒空间。下面那些东西看起来像冰,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冰。冰封王座冰封的不是空间,而是时间,那个看似冰块的东西实际上是静止了的时间。所以我们不管怎么做都敲不开它,除非有摧毁一个空间地能力,否则根本不可能用暴力打开那个东西把哈里特大人弄出来。不过佳哈大师同时还提到。这个冰封王座是有钥匙的,只要掌握这把钥匙,就可以在一定距离内远距离控制这个静止的空间恢复正常。同时佳哈大人还教了我们地理知识,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生活的地方叫地球,那个地核就是地球的核心。所以我们只要一直向下挖就能到达那个核心。我们也知道地球很大。挖到那里要很长时间,不过我们总有一天会挖到那里的。”

  战斧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想。那个座位地确就是冰封王座,而矮人确实是在向地核挖洞,打算拿出那把钥匙。同时战斧的话还打消了我企图暴力破开那块冰的打算。看来以我的力量是不可能和那把椅子对抗的。那个冰封王座连时间都能冰封,我就算能把永恒劈进去,永恒也肯定会被封在里面,那样地话就真的偷鸡不成失把米了!自认为永恒还没锋利到连时间都可以劈开的地步。

  这下算是完蛋了。超越神的任务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地,这第一关就卡住了。切开时间我肯定做不到,摧毁空间就更别想了,女娲那样的神中之神才有可能办到。看起来似乎唯一的解救途径就是去挖那该死的钥匙,可是那东西在地核里。我的魔宠中会打洞的到是有两个。可打穿地壳不是问题,下面的地幔该怎么办啊?那滚滚的岩浆可不是好玩地。况且除了高温,压力也是个问题。就算是魔龙盔甲,进入之后也肯定会被压成铁皮罐头。不用说,打洞下去拿钥匙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和战斧一样正在那里沮丧的叹着气,凌却走到了那个地球仪旁边盯着它发起了呆。战斧知道我们也没办法解救哈里特,老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所以他打算先带我们回到刚才的居住区再说。

  其他魔宠都跟着走了。凌却依然站着不动。我回头喊了她一下。“凌。该走了。”

  凌不但没动。反而突然喊道:“等一下。”

  “怎么啦?”我们一起又走了回来看着她。

  凌没有回答我,而是直接问战斧。“这个地球仪是哪来的?”

  战斧虽然很疑惑。却还是认真的道:“我们发现这里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大概是那个看守这里的神留下地吧!怎么了?你很喜欢这个东西吗?要是喜欢就拿走吧。反正我们也用不到。”

  “不,我不是想要这个东西,而是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可能?什么可能啊?”

  凌看向我道:“主人,你说刚才桌子上地那句话会不会是一种思维陷阱类的谜语呢?”

  “谜语?”我看着凌等待她地解释。

  凌指着那个地球仪道:“我们管这个叫什么?”

  “地球仪啊。”

  “那如果这样呢?”凌居然把那个地球仪给拆了下来,然后把那个球放到了桌子上。“那现在这个该叫什么?”她指着那个地球仪上拆下来的地球模型。

  “地球模型。”我回答道。

  “那我如果叫它地球,你会不会认为我说错了呢?”

  “如果不是特别严紧的表达情况下,也不能算错。”刚说完这句我突然意识到凌的意思了。“等等,你是说桌上刻的那句钥匙深藏于地核之中并非指真的地球,而是说钥匙一直就藏在这个地球仪里面?”

  凌微笑着点点头。“就我所知那些上位神也不是真的无所不能,至少去地球核心也不是那么简单地事情。要是想把钥匙送到那个地球核心,先不说钥匙在那种环境下还能不能保存下来。就算能,那他们万一需要用钥匙,又该怎么拿出来呢?依我看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把钥匙放到地核里,而这段话只是个思维陷阱,他指的就是这个地球仪。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地方想象成关押锻造之神的监狱,而那冰封王座实际上就起到了牢房和手铐的作用。这个房间是那个看守这里的下位神的书房。所以这个下位神应该就相当于狱卒。哪有牢房的钥匙不放在狱卒身边,反而送到一个谁也拿不到的位置上地道理?”

  玲玲果断的抽出圣剑冲了上去:“管他是不是,把这个大铁球劈开就知道了。”

  我也很赞同玲玲的想法。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小心点,别把钥匙也一起劈开了。”

  玲玲点点头小心的拿剑在这个地球模型上轻轻的切了一下,结果发现没反应。她稍微用了点力,可还是按不进去,于是她干脆让凌帮忙扶着,自己把剑举高,用力劈了下去。叮的一声响,剑砸在球体表面居然被弹了起来。

  “什么材料这么硬啊?”玲玲凑到球体边上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她让凌闪开,自己抡起圣剑更大力的劈了上去,结果哗啦一身剑气把桌子一份为二,可地球模型却毫发无损。

  “老天啊!这东西该不会是神力金属打造的吧?砍了半天连点印子都没留下。”玲玲这次算是彻底受挫了。

  凌忽然从地上捡了本书起来。“这是什么啊?”

  战斧看了一眼连忙解释道:“那是《地球概述》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地核,所以佳哈****师把这本书留下来让我们研究地。这个地方就这一本书没有被带走。你们要是真的能在这个地球仪里找到那钥匙。我们矮人一族一定会报答各位的。”

  凌打开书随意的翻了翻,结果她突然皱着眉头认真的看了半天,接着她把书翻开递到我面前。“看这段。”

  我看了下凌指地位置。这里记载的是一段注解,不是书的原文。是后来用笔添上去的部分。“地球由三十六根神力封印锁死,只有破坏神力遗迹才可以解开封印。”我读完之后凌立刻又翻到另外一个位置给我看。这里也有段后加上去地注释。“神力遗迹就是指神遗留下的遗迹,他们分别是位于欧洲的光明神祭坛和黑暗神祭坛、位于非洲的卡农神庙和……”这上面一共写了三十多个地点,而我基本都没听说过。

  凌让我看完才说道:“如果我们按照刚才的思维方式,这段话实际上还是提示。这个地球模型之所以这么硬是因为神力的保护。开启的方式应该是摧毁地球模型上对应的封印点,而这些点就是刚才提到地那些位置。那些地方肯定没有神力保护,应该能破坏掉。”

  挖到地球核心显然不可能,所以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凌的猜测是正确的。我赶紧让大家在地球仪上找那些地点。这些地方都没有详细说明位置。书上的注释只精确到某个洲的范围,这个范围实在是有点太大了。这个地球仪比较大,所以地表的特征名词标的特别多,这反而增加了寻找难度。花了十多分钟我们才终于找到了其中一个点。

  抱着试试看地心情,玲玲用圣剑地剑尖在那个点上用力向下一刺。剑尖非常容易的把那个点上戳出了一个小洞眼,剑刚一拿开,立刻有一束极为明亮却极细地白色光柱从那个洞里射了出来。

  “哈哈,看来没错。凌的思路是正确的。大家赶快找。”

  得知打开这个东西有希望之后战斧也加入了我们的寻找工作。小龙女帮我们弄了个无重力空间。然后进去六个。让地球模型飘浮在半空,六个人同时观察它的六个方向。每个人只负责一个区域,这样找起来就快的多了。

  整整四十分钟过去,所有的地点都找到了。我们挨个把这些点全都给刺穿了,然后每个点都射出了一道光柱。就在最后一个光柱出现的同时,那个地球模型突然脱离我们的控制飞了起来。只见它悬浮在半空中,然后突然喀嚓一声,沿着模型上赤道的位置弹出了三十六根小金属棍。凌和小纯立刻发现这些小金属棍上附带着强大的力量。

  随着这些东西弹开,那个地球仪自动上下分离,露出了它的核心。

  “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