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 深入虎穴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九章 深入虎穴

  没有法师的压制光靠战士是挡不住敌人的攻击的,澳门赌博网站:那个倒霉的战士一落地就被七八个冰雕魔像同时围住了。虽然这小子技术不错,可惜双全难敌四手,最终他还是被干掉了。至于他们剩下的那头狮子在战士死亡的同时也跟着消失了,看来应该是战士的魔宠。

  对方被干掉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至少现在不是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大群的冰雕魔像在敌人死后除了有几只去清理尸体之外,其余的全都向我这边跑了过来。这帮家伙显然早就知道我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过来袭击我,可能是打算先集中力量干掉一帮敌人再说。

  现在那伙人不在了,我就成了目标,大群的冰雕魔像从房顶以及街道上蹦跳着冲了过来。

  “现在怎么办?”白浪问我。

  “跑是个办法。”我转身一个纵身上了一座建筑的房顶,然后四下张望了一下,顿时放弃了逃跑的打算。站在房顶上可以看到城市里四面八方有大量白色的冰雪怪物正在向我这边汇集,那情况简直就像雪崩。

  白浪跟着我上了房,看到周围情况后无所谓的道:“看来没别的选择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重新跳回地面上。“召唤——大地之门。”大地之母的空间门出现在我的面前,空间大门内是整装的暴龙骑士团。

  斯哥特一看到我的样子就微笑着放下了头盔面罩:“我就知道你又惹麻烦了。”

  “不是我惹麻烦,而是别人找我麻烦。快点带暴龙骑士出来,帮我挡住这些敌人再说。”

  斑侬枷兰突然从飞镖身上解除了和体状态。“喂,想不想试试我的新技能?”

  “新技能?你哪来什么新技能?”

  斑侬枷兰狂笑着道:“哈哈,我最近才发现你简直是个珍宝。跟在身边总是能得到大量的冤魂和鬼气,在戒指里的时候吸收灵魂能力还不大好吸收,现在成了控灵反而自动就能和你平均分配得到的邪灵能量。所以进化速度大幅度提高。最近新增了一个邪恶强化技能,吸收足够地死者灵气就可以为一样物品或者一个生物做永久性的能力强化,但是仅限邪恶阵营生物。不过你身边的反正都是邪恶阵营的,所以就不用忌讳了。要不要我试试帮你把这帮暴龙骑士强化一下?”

  “暴龙骑士这么多,你的灵气够强化几次的?”

  “现在的灵气只够强化一次,下次强化需要重新吸收。不过我又没说要一个一个的强化这些暴龙骑士。他们还不都是你地头上那枚罕见的极品黑水晶召唤出来的?我直接强化那块水晶,不但可以一次性让全部的暴龙骑士都得到提升,还能顺便帮你也间接强化一下。”

  “这到是好主意。”斯哥特也点点头道:“斑侬枷兰你快点强化吧。敌人快冲上来了。”

  “放心。我很快的。”斑侬枷兰笑着伸爪到了响指,一道黑色的能量束射入了我头盔上的黑水晶之中。

  暴龙骑士果然不愧是黑水晶的召唤物,黑水晶一强化他们立刻跟着出现强化效果。所有地暴龙骑士身上都突然开始闪烁起红色的电弧,每一个暴龙骑士都痛苦的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脑袋喉叫了起来。而他们跨下的坐骑小暴龙则全都浑身闪着电弧在那里颤抖。忽然其中一头小暴龙身上地电弧突然消失,接着那头小暴龙就开始变形。周围的小暴龙都接二连三的开始变形,三四秒之后就全部进入了变形状态,而整个变形过程也仅仅只持续了十几秒而已。

  新出现的生物和小暴龙外形变化不大,基本上还是很迅猛龙地大致外形。不同的是身材变的更加匀称,且更具力量感,而且它们的头部和尾巴都长出了很夸张的倒刺,看起来更具杀伤力。最后,变化最大的要数它们的前爪。本来小暴龙的前爪一直是处于摆设地状态。因为它们太短小,既不能帮助行走也无法参与攻击,唯一的作用就是进食的时候能稍微帮下忙。但是现在这对小短爪却换了个位置,它们从朝向小暴龙的胸前变成了横向两边生长。而且它们变的相当的细长,还在身体下连接出了一层坚韧的角质化翼膜。很明显,前爪进化成了翅膀。要不是因为体积比较小,外加头部看起来比较凶,这些家伙到是和双足飞龙有几分相似。不过双足飞龙的脑袋长地像鸭子,看起来比较蹉,不象小暴龙看起来这么凶悍。

  除了小暴龙进化,上面地暴龙骑士自身也出现了进化。他们的本体居然和斑侬枷兰一样出现了超灵体强化状态。虽然这让他们对物理伤害地抵抗能力下降,但是却大幅度提高了攻击力和反应速度,总体评价还是优点比较多。除了内部,暴龙骑士的外围盔甲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的盔甲和身下坐骑的鞍甲一起变成了一种灵活性更好的轻骑兵铠甲。新铠甲的遮盖度不象以前那么全面,把一些并非要害的位置就直接暴露了出来,不过真正的要害却反而裹的更严实了。坐骑的鞍甲也和盔甲同步进化,方法一样是强化重要位置的防御而放弃一些无用区域的防御。新盔甲重量下降防御力反而提高,同时还给予了暴龙骑士更好的活动度。便于他们发挥自己战场老兵的娴熟战技。

  新盔甲的颜色和花纹配饰以及配件变动也很大。花纹雕刻方式上去掉了过于烦琐的部分。只留下了一些带有特殊作用的魔法阵作为装饰,并同时使盔甲具备魔法防护能力。颜色方面由以前的全黑变成了黑色中带着一些金色花纹。还有些位置出现了具备双重作用的红宝石,一方面作为盔甲上法阵的核心,另一方面起到对外部装饰的点缀作用。至于武器配件,除了保留以前惯用地套索之外还加了八爪回旋镖和齿轮驱动的遇上劲式连射弹簧弩。这种弩一次上满力量之后可以按照使用者的操作把箭桶内的三十六支短箭逐个或一次性发射出去。除了威力不够大以及发射完需要重新上劲之外基本能和冲锋枪有一拼。以前在黑暗神殿我就看到过这玩意,没想到暴龙骑士的进化体居然直接带这个装备。

  主要武器方面依然是两组。长兵器使用两米二长的重型钩镰枪,即可以当骑士长枪玩挑斩又可以横向扫击,比单纯的战戟要轻便灵活一些,威力也不差多少。短兵器改用双手快剑,攻击力下降,但速度成倍提高,单位时间内杀伤效果反而大幅度上升。至于万一遇到弓箭类袭击的情况。则完全把防护工作交给了坐骑。在坐骑地身体两侧有装甲盾牌,只要骑士双手一拉,盾牌就可以自然立起阻挡正面箭雨,而平时则靠在坐骑的身体两侧,组成类似裙甲的东西。

  新进化完成的暴龙骑士在属性中的名称显示为邪灵骑士,单纯的属性提高到不是很明显,关键是战斗能力的提高比较卓著,总体评价战力至少是进化前的一点五倍到两倍。

  新进化完地邪灵骑士刚好赶上潮水一般的冰雕魔像冲到近前。双方都来不及整队就发生了战斗。幸亏斑侬枷兰刚刚把暴龙骑士永久强化成了邪灵骑士,不然这次可就亏大了。邪灵骑士讲究的速度至上,单兵战斗力并不会下降。以前的暴龙骑士却需要配合作战,像这种混乱的战斗中重装地暴龙骑士明显就比较吃亏。

  两边刚一对上立刻就打的冰屑横飞。这些冰雕魔像完全就是靠数量取胜,战斗力实际上很一般。

  近九千邪灵骑士加上斯哥特他们这帮子铃音骑士。硬是在我周围组成了一道环行防线,冰雕魔像们就算再厉害也冲不过正规军组成的防线,何况他们本来单体战力就不如这些邪灵骑士。

  我四下看了看,然后指向前方。“命令:防御运动。向前突击。”

  斯哥特迅速带着铃音骑士冲到了前面开路,邪灵骑士在两翼收缩防御逐渐移动阵形。既然已经全面开战,再小心的隐藏实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干脆把能在这里作战地魔宠全都放了出来。

  邪灵骑士组成的正规防线可比单纯由练级小队组成的防御线要坚固的多,加上凌和小纯的双重魔法打击,效果成倍增强。就算有时个别比较厉害的冰雕魔像冲开了一小段防御线,瘟疫和小三的龙炎一顶上去就可以瞬间恢复防线。

  可能是意识到这样的进攻没有意义,敌人很快就撤退了。只留下一地地碎冰渣。但是这个城市的防卫却远远不止这么弱,就在冰雕魔像撤离之后更要命的东西出现了。我们站在城市的街道上只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感觉好象是什么东西在滚动发出的声音。不久之后就看到一群群的冰球从各个街道巷口滚了出来。这些冰球滚动速度非常快,眨眼就到了我们跟前。邪灵骑士迅速结阵想要抵抗攻击,但是这些东西却没有直接冲上来,它们围着我们转起了圈,而且越转越快。

  刚开始我还不清楚这些冰球想干什么,但是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冰球们在地上摩擦搞出了大量的冰屑。而且被它们旋转带起地气流全都吹到了我们身边。冰屑本来是没什么伤害能力地。但是一旦它们变多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大量的冰屑致使冰层组成地路面变的像雪地,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更糟糕的是冰屑会短暂融化然后再次凝结。很快我们就发现自己的脚似乎越来越难抬起来了。大量冰屑粘在我们的鞋子上并逐渐凝结成大冰砣,搞的我们脚上像绑了铅块一样。

  “这可不行。”我第n次敲碎脚上连接的大冰块后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凌、小纯,准备大威力魔法,驱散这些讨厌的东西。”

  “不用那么麻烦了。”艾美尼斯突然以坦克的形态出现,接着启动了坦克的辅助能力中的空气炮。轰地一声一个冰球被打飞了出去摔的粉碎。坦克看到之后也开始跟着做。空气炮可不象魔光炮那么厉害,但是消耗也同样小很多,所以能连续发射。

  冰球被全部摧毁后到是没有像冰雕魔像一样再次冒出一堆,而且我们也已经快掉城市的最后面了。这个城市是在冰窟里建造的。三面是冰,一面对外,我们已经快到那冰窟最深处的建筑前了。从城市的布局看这个最靠后的建筑应该是最重要的,如果任务中提到地知情者不在那里,也一定能在那里找到一些线索。当然,这个推论是建立在这个地方确实是璀璨王都的基础上。

  不过这里的守卫也确实够麻烦的,除了那些冰雕魔像和后来的冰球,居然又出现了第三种守卫。前方的建筑群一阵晃动。然后不少建筑都倒了下去。在一阵白色的烟雾中,四座巨型人形冰雕魔像从地下缓慢的坐了起来,然后他们开始用慢镜头一般地动作试图从地面上站起来。

  其中一个魔像发出了巨大而洪亮的声音。“璀璨王都已经封锁,胆敢创入者格杀……。”轰。

  巨型魔像话还没讲完,胸口就突然中了一发紫色的魔晶炮弹。轰的一声响,魔像的半个身子都炸没了。还没完全站起来地魔像又像一座小山一样倒了下去。另外三个魔像愕然的看了下倒下的同伴,然后又转头看了下炮口冒烟的坦克,突然集体怒吼着迈开步子向我们走了过来。

  艾美尼斯变化地坦克也发射了一枚炮弹。结果又是一个巨型魔像轰然倒下。当初黑暗神殿的炼金师就曾经说过:“魔晶大炮只有打不中的目标,没有打不死的目标。”虽然这话说的夸张了一点,不过也侧面显示了魔晶大炮的威力。

  剩余的两只魔像毫不停留的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而我们这边地几位,除了斑侬枷兰之外好象体积都不足以和这两个大个子相抗衡。

  “金刚。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幸好刚获得了一个控灵,不然还真不好对付这么大的目标。金刚就是我给那只机械大猩猩起的新名字,他的身体基本上都十金属构成的,而且好象还是机械驱动的。除了使用魔晶石作为动力之外我看不出他哪点像魔法生物。不过这个家伙至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够大。

  金刚一出来立刻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当发现了对面地巨人之后他居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喂,你怎么搞的啊?攻击啊!”我指着那边地巨人冰雕魔像喊着。

  金刚点点头,然后把前肢也放在了地上,接着后肢伸直,像是一般的四足动物一样站了起来。

  “喂喂,你搞什么啊?我让你攻击,不是让你学小狗。”

  “我正在准备攻击。”金刚很认真的回答我。

  “那你快点。”

  “知道了。”

  金刚背上的那个金属背包忽然向两边展开。接着四个东西从里面伸了出来。

  “那不是神箭吗?”凌一眼就认出了金刚背上那四个东西。那东西和艾辛格装备的神箭一模一样。这个家伙背上的背包里居然装着四枚魔法导弹,而且居然还是这么大个的。

  其中一枚魔法导弹后面突然一亮,接着喷出了一道三十多米长的火焰,魔法导弹哧的一声蹿了出去,紧跟着就听前面轰的一声响,两个巨型冰雕魔像全都不见了。几秒之后大量的碎冰块像雨点一样砸了下来。坦克主动走到我的头顶把我和几个人形魔宠全都保护在了他的身下,旁边的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也都拿起了盾牌各自保护起自己的身体。冰块砸的到我们周围撞上防御力高的魔宠还只是咚咚的响,可打在邪灵骑士的盾牌上就是叮当乱响了。

  冰块雨一结束金刚就转了过来。“完成了。”

  “恩。不错。”我从坦克下面走了出来。“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很奇怪了。”

  “我自己也觉得。”

  金刚曾经说他见过女娲。而且他还是个机械生命体,其次他居然还混成了德国的地区守卫。现在他身上居然还携带有和神箭系统相同的魔法导弹系统。这四个奇怪的东西全都聚集在了金刚身上,可见这个家伙的来历是多么地奇怪。不过这里不是问问题的地方。我只得先把自己的求知欲压了下去。

  城市的防卫手段好象就只有这三种了,接下来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让比较大型的生物在外面等着,我们这些体形比较正常的直接进入了那最后的一座建筑。这个建筑实际上是贴着冰窟地最深处冰层建立的,外面只能看到个入口,真正的建筑还在后面的冰层内部。

  这完全由冰制造的的最后一座建筑有很深的檐子,大门在内部,所以大型我只能让生物在外面等。好在外面就是个小广场,足够大家站的。只不过我在这里面找了半天也没发现门锁在哪里。而且这建筑地大门还怎么推都推不开。无奈之下只好发扬我的一贯作风——暴力破解。

  因为这里比较狭窄,大型生物进不来,所以砸门的工作只好由我和小型魔宠来干。斯哥特带着铃音骑士们抱起了一根冰柱。这东西是从旁边的建筑上拆下来的柱子,刚好当撞门锤用。

  二十一名铃音骑士抱着柱子退开十多米地距离,然后喊一二三一起冲了上去。轰的一声响,柱子撞在大门上纹丝不动,铃音骑士全都被震的反弹了回去,摔的一地都是。

  “我靠。这是什么门啊?”斯哥特从地上爬起来还一边抱怨着。

  另外一个铃音骑士也爬起来道:“就是啊!我们二十一个人一起上,就是城门也撞开了!这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要不然我们再试一次?”一个女性铃音骑士问道。

  我看斯哥特有再试地打算,我连忙伸手制止了他。“去再找几根柱子来。”

  “哦。”斯哥特爬起来立刻指挥邪灵骑士又弄了几根柱子。因为附近的柱子不够,还特地让金刚去拆了几座附近的高大建筑把那些门柱都给弄了回来。

  我让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一起抱起柱子,然后把柱子与柱子一根根的对接起来。之后又把小凤叫了过来。我弄了些冰块在柱子的接头处,然后让小凤融化这些冰块。融化的冰水迅速流到了柱子与柱子的接头处,接着又因为温度非常低而迅速凝结,这样柱子之间就完美的连接到了一起。用这种方法焊接了所有地冰柱。然后形成了一根超长的柱子。

  “好了,再来一次。多上点人。金刚你在最后面推一把。”

  这次的柱子足够长,可以让很多人一起抱着它去撞门。而且因为柱子尾部已经伸到了建筑的外面,大型生物也可以帮一把忙了。不过柱子就那么大,只能让金刚在后面推下柱子尾巴。

  我举着手喊:“一、二、三,冲。”

  一大群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猛的抱着柱子撞向建筑内的大门,同时金刚也在后面推柱子的尾巴。轰的一声响,柱子再次撞上大门。同时发出了一些冰块破碎地声音。不过不是大门碎了,而是柱子碎了。整根冰柱从头到尾完全崩裂,彻底成了碎冰渣,而那扇原本还有点透明地大门已经被撞的满是裂纹且不再透明,而是变成了白色地一大片,现在连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也看不到了。

  凌站在我身边道:“这门好象不大对头啊!”

  斯哥特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道:“绝对有问题。这么大力量连城墙都该推倒了,这到底是什么门啊?”

  一般很少出主意的辣椒忽然很小声的问道:“会不会是我们搞错方向啦?”

  唰。周围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辣椒的身上。还别说,我们刚才还真的没有试过这个门是不是能向外拉开。万一真的是那样。我这面子可就丢大了。不过还好都是自己人,丢面子就丢面子吧。“斯哥特。试试。”

  斯哥特带着一群铃音骑士上去抓着大门上缝隙向外拉了几下,不过大门纹丝不动。之后他们又试着用武器撬了几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这门不是向外开的,也不是向两边开的。”小纯在门地边框侧面看了半天。冰层透明是透明,可毕竟不是玻璃,里面的情况看的见一点点,却又很模糊,所以看起来非常费劲。看了半天小纯才道:“从门轴上看这门应该是向里向外都能开才对啊!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艾美尼斯问道:“会不会被封印了?”

  凌摇摇头:“没有魔力波动的痕迹。”

  “要是有**就好了。”小纯在门边上感叹着。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真的带了一捆**。

  赶紧让小凤用凝聚火焰在门上挖了个小洞,然后把**塞了进去。大家一起退开老远之后我引爆了**。一阵地洞山摇之后我们再次回到大门前。结果全体晕倒。

  “靠,中计了!”

  “白费这么大劲了!”

  **的威力真不错,大门如愿的被轰飞了,不过我们现在才知道我们上当了。那大门也就是个门的样子,里面完全是冰山。这大门是直接在冰山上雕刻出来地,所以根本就是冰山的一部分。我们搞了半天一直在撞冰山,怪不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门的制造者就是利用惯性思维让别人以为大门后面是通道,结果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大门原来只是个伪装。而且由于冰层欲透不透的光学特性。使我们把冰门后面的冰山看成是通道,结果毫不怀疑的在那里砸这道假门。

  正当我们打算另外找入口的时候,真的入口却被夜月无意间打开了。夜月刚好在炸开地门旁边,她在和我们一起看炸开的大门时很随意的往旁边的墙上敲了一下,结果发现好象那地方的冰层手感不对。于是她也没和我们说就直接一拳砸了上去。这一拳砸中地就是入口的启动机关,那块一直伪装在墙上的冰砖和其他的冰砖一模一样,所以没有人想到它会是开关。

  随着一声机关启动地声音,我们只感觉脚下一抖。接着我们所站的这个建筑前面的小广场居然整体向下倾斜了下去。这个入口一直就在我们刚才砸的那面墙上,不过不是我们砸的位置,而是那个位置的正下方。平台靠近冰窟最底部的位置整个下降了十多米,我们站的小广场变成了一个四十五角地斜坡,前面的入口像个大漏斗一样对着这个斜坡,我们一个个全都身不由己的向下滑了过去。

  “镰刀。”我反应迅速的对着上面喊了一声。

  镰刀反应也满快的。一个白色的球体从我们上面飞了过去,然后在那个大漏斗的洞口爆开,形成了一张蜘蛛网把洞口覆盖了起来。我们淅沥哗啦的一下全都滑进了大漏斗形地冰通道。并最后汇聚到管道口被蜘蛛网挂住了。

  “呼,幸好还有只蜘蛛在这,不然真麻烦了。”

  镰刀跳了过来不满地喊道:“我不是蜘蛛,我是魔蛛。”

  “不管蜘蛛魔蛛,能织网的就是好蛛。”

  我趴在蜘蛛网上向下看了看。通道深地吓死人,根本看不到底下是什么样子。整个通道成四十五度角向下倾斜,而且完全由冰构成,至少能看见的部分是这样。这要是滑进去可就别指望停下来了。底下要是有缓冲设计还好说。万一没有那可就麻烦大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艾美尼斯问我。

  夜月道:“那还用说,肯定是下去了。折腾了这么半天我们不就是为了找门吗?哪有看到门反而不进的道理?”

  “下去是肯定的。但要想点办法,不能太冒失。”凌还是比较聪明的。

  我点点头转过来对镰刀说:“给我根丝。”

  镰刀迅速的吐了根丝给我。“给。”啪嗒一下蛛丝居然被镰刀弄断了。

  “别把丝弄断,只要放出一头就可以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们魔蛛的丝是从嘴里出来的,而且钳嘴比较锋利,说话时不注意就很容易把丝切断。”镰刀说着再次放了根丝出来。

  “好了好了。下次注意点。”我把蛛丝捆在了自己腰上,然后站到蜘蛛网上一个没有人地区域弄断了几根丝搞了个洞出来。抓着腰上的蛛丝跳过那个洞进入通道,然后我对上面的镰刀说道:“慢慢放,我就这么拉着丝下去。”

  “知道了。”镰刀习惯性的回答,结果嘴一动丝又被切断了。

  “镰刀你这个笨蛋!啊……”丝线断了我就没有任何地方借力了。脚下全都是光滑的冰面,而且四十五度角的倾斜度是无论如何也站不住的,就算有钉掌也一样。

  费了半天劲终于稳定了下滑方向,变成了脚朝前躺着向下滑。抬手对准顶上的洞顶。然后一动手指。叮地一声,龙筋索的索头准确的射入了冰层内部,我的身体瞬间就被龙筋索拉住了。但是还没等我想好下一步行动,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了镰刀的喊叫声。

  “主人坚持住,我来救你啦。”

  我靠,镰刀那个笨蛋不会跳进来了吧?

  “喂,你千万别下来。”

  “你说什么?”镰刀的声音在四个字之间已经越来越近,明显他已经跳下来了。

  “你快停下。别往我这冲。”我赶紧向上喊。

  “可是我停不住。”

  “你这个白痴!”

  镰刀带着喊声一起冲了下来。通道虽然不是很狭窄,但镰刀是大型魔宠,对他来说这里是没有多大空地方的,所以他必然的撞上了前面地我。龙筋索确实很坚韧,拉是肯定拉不断的。但是索头射入的冰层却没有龙筋索那么结实。当的一声索头射入的拿一片冰层整个崩裂,索头连着一些冰一起被拽了下来,镰刀这个大笨蛋和我一起向下冲了下去。

  撞到我之前镰刀就知道惹祸了,这会正忙着向我道歉。我无奈地道:“算了算了。你也是为了救我!真是的,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快点想想办法让我们停下来。”

  “老大,我是战斗型魔宠,不是辅助型魔宠。”

  “我知道,我是让你看看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停下我们这样的下滑姿势。”

  “这样啊。我试试。”

  还别说。虽然笨了一点,不过镰刀这家伙地能力还是不错的。他先试了下蛛丝,结果发现这里温度比外面还要低,蛛丝失去了黏性。根本粘不住。之后他迅速的展开自己的八条腿,还别说,那八条镰刀一般的腿还真起作用了。八条腿在冰洞内壁上硬是拉出了八道深深的沟壑,我们又继续向下冲了几百米才终于停了下来。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吗?”

  “那当然。”镰刀非常得意。“不过主人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声音?”我向上一看,结果差点晕过去。“谁让你们跳下来的?”

  “我们自愿的。”小纯和凌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她们两个一起滑到了我们身边一下被镰刀挡了下来。但问题不止她们两个,后面还有更多的魔宠和铃音骑士以及邪灵骑士跳了下来。通道内的人越来越多,镰刀爪子钩住的冰层逐渐出现了裂缝,然后终于支撑不住我们这么多人喀嚓一声碎裂了。

  “啊!……”这次有一大群人陪着我一起叫了。我们再次开始了过山车一般的疯狂冲刺。

  不过这次的冲击没持续对长时间。下面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发光的亮点,并迅速接近。明显我们已经到底了。只不过那里的情况似乎不大好。

  “妈地,是熔岩!”我从带着硫磺气味地空气中判断出了下面的红光是什么东西。

  “不对,洞口有东西。”凌地眼睛到是满尖的,居然发现洞口处有东西。

  随着距离靠近我们迅速的确定了那个洞口有两样东西。第一样是道光幕,据凌说是个保温结界,所以通道里地冰和外面的火山熔岩可以共存。至于结界后面的东西就比较麻烦了,那是一台正在高速旋转的刀轮。

  从我们这里看上去那个东西很像换气扇。但它转那么快通道里却并没有风,可见那东西不是用来鼓风,而是专门用来切人的。

  小纯法杖一指,一个光弹飞了过去,结果却因为晃动太厉害打在了洞壁上。一大块冰被轰了下来,接着迅速顺着通道滑向了那个刀轮。当冰块通过洞口的时候只听到一阵巨响,然后那几大块冰就变成了刨冰屑飞出了通道口。

  晕!这个切割能力太变态了吧?

  凌终于也完成了自己的魔法,一个红色的熔岩火球突然出现在我们前方。凌地智慧到是不错。召唤这个大家伙能产生一箭双雕的效果。火球一出现立刻使冰层融化的坑坑哇哇,我们一起使力,加上通道本身已经不再光滑,我们很顺利的停了下来。而那个大火球则继续向前撞上了刀轮。不过火球没能完成第二个任务,那变态的刀轮很顺利的就把火球变成了一堆飞散的火星。

  “现在怎么办?”镰刀问我们。

  我对凌和小纯道:“你们两个用联合魔法发射攻击,希望能把那东西炸掉。”

  “好吧。”

  光明魔法和黑暗魔法联合后的威力等于他们原本威力地乘积,效果可不是惊天动地可以描述的。两位前女神都多花了点时间准备,然后同时释放了魔法。两个光球一起飞向刀轮。并在接触刀轮之前的一瞬间互相接触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刀轮这次散架,大量金属碎片飞地到处都是。不过同时发生了一件坏事。复合魔法威力太强,我们所在的这段通道已经是最后的部分了,所以坚固程度肯定没有中段那么好。爆炸的威力让这里地一大块通道一起脱落,我们跟着通道一起向前倒了下去。

  可能是保温结节被摧毁的原因。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让我们仿佛从南极一下到了赤道。通道脱落以后我们发现外面空间很大,于是纷纷张开翅膀飞了起来。幸好刚进化的邪灵骑士们有会飞的坐骑,而我自己会飞。凌和小纯她们有漂浮魔法。镰刀干脆用蜘蛛丝把自己吊在了墙壁上。铃音骑士全都被邪灵骑士接住了,反正他们跨下新进化的邪灵多带一两个人是没问题的。

  坦克他们这些大家伙在之后也陆陆续续的滑了下来,好在大部分都会飞,不会飞的也有人在前面接着,实在不行还有镰刀地蜘蛛网可以当阻拦网用。

  我们冲出来的地方是个地下峡谷,两边的岩石墙壁陡峭而笔直。刚才我们飞出来的通道口就在一段崖壁的中间。上面是岩石组成的洞顶,下面是条熔岩河。要是一般人从上面滑下来,就算不被刀轮绞成肉沫也肯定会掉进熔岩里化为一团青烟。这里的实际者真够阴险的。上面地大门还只是浪费气力,下面这个通道可是真地要人命啊!

  “我们现在该往哪走啊?”小纯左右看看,觉得不管是逆流而上还是顺溜而下都不是很好。

  艾美尼斯忽然指着对面道:“那边有通道。”

  “在哪?”我们一起看了过去。

  艾美尼斯用手在虚空中一画,刚才我们飞出来的洞口对面地岩壁上突然一阵扭曲,接着一个洞口出现在岩壁上。原来是幻象,幸好我还有个幻象女神在身边,不然要真的选择顺着熔岩河往上游或者下游走,那就真的是在玩命了。

  我们正打算进入通道。忽然头顶响起了一阵笑声。“哈哈。真的多谢你们帮忙找到入口,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进去了。”

  我们头顶上居然还藏着五个人。三男两女,而且全都是中国人。刚才他们一直就贴在地下峡谷的顶上,而且显示是使用了伪装术之类的东西。艾美尼斯虽然能对付伪装,但那也得她看见才行,她刚才根本就没注意头顶,就算能破除伪装也没用。

  五个人速度都很快,一起从上面冲下来跳入了那个入口,然后一起冲了进去。虽然我对他们的没礼貌感到很生气,但也没有往别出想,况且我百分百确定这些人和我的目标是不一样的。我那个任务可是干掉了地区守卫才拿到的,怎么可能批量出现和我做同样任务的人呢?所以我们只是任务地点相同,目标肯定不一样。但是这些人实在太可恶了,他们进入就进去了,居然还顺手丢了一个什么东西到洞口。轰的一声巨响,洞口居然被炸塌了。

  凌非常气愤的飞了过来看着已经崩塌的洞口。“这群混蛋,过河拆桥也不是这样的吧?”

  我先后招招手:“坦克,轰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