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七章 先行者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七章 先行者

  夜影很嚣张的道:“要不要试试老办法?”

  “老办法?”

  “让瘟疫或者小三出来吼两嗓子不就结了?”

  夜影的办法到的确有一定可行性。那座冰城本身就在一个峡谷底下,澳门赌博网站:上次是因为真红意外掉下去我们才发现那个地方的。峡谷本来应该是个很明显的标志性地形,但是这次来山谷我到看见不少,峡谷却一个没看见。

  仔细想想,那个峡谷的位置确实比较特殊。来自印度方向的气流在这里撞上喜马拉雅山脉,然后被山体会拢到中央的凹陷部分,而这个峡谷刚好就在山脉凹陷部位。气流进入峡谷后由于两侧山体逐渐接近而被不断压缩,最后在峡谷的尽头终因山体闭合阻断了气流的去路,所以气流因为压力作用开始向上攀升。在气流上升过程中空气温度急剧下降,空气中的水汽自然就凝结成了冰晶。这些冰晶受气流影响不会向下落,而是反过来向上飞,其中一部分会附着在峡谷的边缘岩石上,然后这些岩石表面附着的冰就会越来越厚,仿佛石笋一样向外“生长”。当两边崖壁上的冰层连接到一起之后,它们就会将峡谷完全封闭,此时一场新雪就可以完全覆盖这个峡谷的顶部断层,自然就把峡谷顶部彻底伪装成了平地。上次真红就是因为没发现这个天然陷阱而踩塌了冰层,我们离开那么长时间,冰层可能又重新愈合了,所以才会找不到入口。

  想明了原因就好办多了。打开凤龙空间让小三出来帮忙,龙吟的破坏力绝对可以引发雪崩和冰层破裂,只要雪线崩塌露出峡谷我们就好找了。小三有三个脑袋,让他来吼这嗓子效果肯定非常好。

  我站在地上捂着耳朵对小三道:“尽量大声一点。震动效果越大越好。”小三点点头,深吸了口气之后突然三个脑袋同时张口发出了嘹亮的龙吟,尽管捂着耳朵依然震的我心脏都在跟着蹦。

  巨龙的肺活量都很不错,所以龙吟时间一般很长,小三也不例外,但是这次似乎出了点意外。小三刚把龙吟吼到最高音部分,我们脚下突然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同时。我们左右两侧距离我们三十几米的地方突然出现两道巨大地裂缝。我们明显感觉到自己站的地方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而且似乎还向下陷了一点。

  小三的叫声被这个突发情况打断了。夜影也注意到了脚下的变化,并用他那很拙劣的冷幽默对我道:“我想我知道那个峡谷在哪了!”

  我点点头:“恩。我也知道了。”

  就在我刚说完,我们突然有了一种失重的感觉。雪面从我们身边刚刚出现的那两道裂缝处开始向上翻起,而我们所站地位置却向下掉了下去。我身下的夜影是会飞的,小三作为巨龙当然也是会飞的,可这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峡谷顶部的冰面是从两边悬崖向中间逐渐“生长”并连接到一起的,所以中间是最薄弱的位置。一旦冰层崩溃。中间必然是最先断裂的。两边地冰虽然也裂开了,但是下落过程中受到两侧悬崖的摩擦,肯定没有中间掉的快,所以两边的冰层是向中间翻的,结果就把我们全都给翻到了冰层下面。虽然我们都会飞。可也不能驮着冰山飞啊!

  巨大地冰层在下落过程中不断的翻滚并撞击着两边的悬崖,大冰块在这碰撞中越碎越多,逐渐转变成大量小块的碎冰。整块地大冰山我们确实是驮不动,但是小碎冰到是问题不大。小三仗着自己防御高。飞到我们上面帮我和夜影遮挡着下落的碎冰,并逐渐向上飞。好不容易在落地前穿过了碎冰层飞了起来,但是我忽然感觉好象还有东西。

  我抬头看向了上方的峡谷口。“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小三非常确定的回答我:“应该是雪崩。”

  峡谷两侧都是山峰,刚才小三的龙吟本来就是为了引发雪崩的。数千吨的积雪从两边的山坡山直冲而下,然后遇到这个敞开地峡谷口,后果可想而知。

  我和小三还有夜影一起抬头望向上方的峡谷口,只见两支白色的大军从两边的崖顶飞出,然后在我们的正上方撞在一起。之后混合在一起化成一道巨大的瀑布从天而降。

  “这下完蛋了!”

  轰。白色的瀑布从我们头顶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的砸了下来,巨大地冲击力已经不是巨龙就可以抵挡地东西了。超过七千吨的积雪冲入了我们所在地这段峡谷,其中大约有四五百吨积雪直接砸在了我们头上,把我们一起带向了峡谷的最深处。

  雪崩的磅礴之力实在是超越了任何魔法,震耳欲聋的声音也比龙吟厉害百倍。不过整个过程来的快去的也快,三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剩下的仅仅是空中还在飘散的一些雪沫,而峡谷下面则多出了一个几十米高的大雪堆。无人的山区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忽然。一些微弱的声音从那巨大的雪堆下传了出来。不过因为山里非常安静。所以虽然声音很小,却依然能听的很清晰。

  “我恨雪崩!”这是我的声音。

  “你确定?”夜影玩味的询问着。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下次我是绝对不会在雪山上大喊大叫了,即使真的需要我也会先飞起来。”小三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后悔。

  夜影的声音再次出现。“上面那位,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你的爪子从我背上拿开吗?”

  “或许你可以试试把我们弄出去。”我对小三说。

  雪堆一阵抖动,但是除了滚落几个小雪粒之外似乎没有太大变化。小三无奈的回答:“好象不行,上面太重了。”

  “那还是我来吧。”雪堆下我迅速的转化身份到小号银月的状态。由于体型变的瘦小了一些,反而获得了一点点地活动空间。稍微用了点力,把法杖移到了身前。“以太阳的名义。释放那永恒的力量,召唤——太阳领域。”

  雪堆表面突然喷出了大量白色的蒸汽,整个雪堆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出锅的窝窝头,不断散发着水蒸汽。蒸汽的喷发速度越来越快,从一开始的缓慢上升逐渐演变成了大喷发,最后雪堆上突然塌下去一块,但是塌陷的积雪并没有掉落地面,而是在空中融化成了水。哗啦一声。大片地雪水浇了我们一头一脸,不过这些雪水也没保存多久就被全部蒸干了。

  太阳领域可是终极技能,一次抽干施法者全部法力的变态要求就足以侧面反应其威力。半径五十米内的高温可以融化岩石烧穿钢铁,只要不是我的同盟者都将受到高温的伤害。至于这些雪,它们自然是无法抵挡足以融化岩石和钢铁的高温的。

  耗干了小号银月的法力,我吞了一粒魔力恢复药然后转化回魔力全满地紫日状态。两个号一起用就是方便,补蓝的时候开始换另外一个上,反正经验值是两个号共享的。

  “真不错。连水都烤干了。”夜影很不喜欢水,对于潮湿的地方他都不喜欢。

  小三一副很陶醉的样子道:“好久没洗过这么过瘾地桑拿了!主人下次多来几次吧?”

  “你当我是碳炉啊?还洗桑拿!快点回凤龙空间去。夜影你也先回去吧,这里暂时用不到你们了。”

  收回两只魔宠后从从雪堆顶上的大坑里走了出来,结果刚迈了一步突然感觉脚下一滑,接着整个人就和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然后整个人就顺着一道冰面一路冲下了雪堆直滑出去几百米才停下。这里温度非常低,刚刚被融化的积雪中一部分变成了水从雪堆上流了下来,结果在流淌的过程中被再次冻结,结果在雪堆上形成了一道像滑梯一样地冰坡道。

  小心的起来用脚尖正面在冰面上用力一磕。呲呤一声,战斗靴底下的冰刀弹了出来。魔龙套装全地形匹配,冰面也是小意思。我就这么一路悠闲的溜着冰向记忆中的冰窟前进,很快就发现了那个面积颇大的入口。

  和上次来的时候稍有不同,这次洞口居然是被一层冰封了起来,不过冰层厚度不高,我很轻易的就砸开冰层进入了洞内。上次见到地那座冰城就在前方,而且它似乎变漂亮了不少。一些奇异的光线在完全由冰组成的城墙上不断的闪耀着。不过看了一会我就发现不对头了。

  这个冰穴位于峡谷内。本身就见不到阳光,洞内之所以不是太黑完全是因为冰层反光效果比较好造成的。就算这里有了光源,也不该一闪一闪的,自然光源都是稳定的,不会闪烁。另外,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城墙顶上因该站着一排冰雕怪兽,可是现在他们一个都不在上面。仔细看可以发现光秃秃地城墙下面居然还有大量碎冰块。明显曾经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看来情况不大正常。我小心地收起了战斗靴上的冰刀并拉出更适合打斗地冰钉。和速度至上的冰刀不一样,这些冰钉可以提供足够的附着力方便我在战斗中稳住自己的下盘。小心的靠近冰封城墙。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我直接飞上了城墙顶上。

  刚一在墙顶落下我就确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整个墙顶上横向排列着大量的立方体冰块,从上面雕刻的文字和图案可以大致确定这些曾经是冰雕怪兽的基座,只是现在冰雕都不在了,或者说他们还在也可以。这话并不矛盾,因为地面上到处都是碎冰块,其中有些明显还能辨认出曾经是某个冰雕怪兽的爪子或者脑袋什么的。

  城墙里面就是一座非常漂亮的中式风格的城市,不同的仅仅是建筑材料全都是冰而已。不过此时这个城市却非常的零乱,街道上到处都是破碎的冰块。它们来自这里的守卫冰像和附近的建筑物,城市中的部分建筑被破坏的相当严重,而且明显被破坏的建筑都大致处在一个一个直线上。

  从战斗痕迹来判断这里是遭到了入侵,但入侵者应该只有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小团队,反正人数不多,要不然被破坏的部分应该分散在城市各个地方,不该成线状分布。

  “白浪、飞镖。”我打开凤龙空间召唤了白浪和飞镖出来帮忙。“白浪,仔细嗅一下,看看这气味来自几个人?”

  白浪稍微闻了一下就确定了对方的情况。“除了城市本身的气味之外还有三种气味,但是具体是三个什么生物我就没办法确定了。不过空气中有一丝血腥味,应该有一个受伤的人类,不过伤不重,因为味道很淡。”

  “那他们的去向呢?”

  “那边。”白浪轻易的确定了方向。

  我把飞镖往外一扔,同时启动控灵法师的能力召唤出了控灵斑侬枷兰。“和体,然后情况。”

  飞镖和斑侬枷兰在空中撞在一起,然后一闪就不见了。和体后的飞镖速度快的像闪电,动作已经快的根本看不见了。我和白浪顺着气味小心的向前走,不到一分钟就接到飞镖用心灵接触传回的信息。飞镖看到前面有人在和一大群冰像战斗,对方一共三个个体,其中两个人形一个兽形。我立刻让飞镖原地观望,我们则加速赶了过去。

  真是奇怪。我们从悬崖上掉下前冰层还是好好的,可这里居然有人先到了,他们到底从哪进来的啊?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这峡谷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