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六章 神鬼之迷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六章 神鬼之迷

  “快点出去,澳门赌博网站:离开这里。”我对着站在门口的铃音骑士喊道。对这种无法理解的东西我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去碰她为好。

  很可惜,那个东西似乎并不希望我们离开,她看到那个铃音骑士向外跑,立刻也跟了上来。我们一个个几乎是以逃命的方式跑出去的,但是那个绿色的女鬼却也跟了出来,而且更让人郁闷的是她居然能穿墙。

  我催促着跑在前面的铃音骑士快点跑,可是前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叫声,那个铃音骑士又倒了回来。基地事实区的走廊就那么点宽,我们二十九个人挤成一堆实在是不怎么安全。

  “前面怎么搞的?”我不大高兴的问道。

  “这边也有!”前面的铃音骑士惊慌的回答道。

  “什么?”我迅速挤了过去,却被吓了一跳。后面那个女鬼虽然情况怪异,但好歹是人形,而且还是个比较漂亮的女人,只不过因为目镜上显示的颜色发绿,外加表情呆滞没有生气才显得很吓人。可是和这边这个一比,后面那位简直就是无害人群了。前面这个家伙是个男性,长相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他的脸整个缺了一半,剩下的半边能看到大量翻起的肉块,而且一只眼珠子还挂在外面晃荡着。那家伙的手也是一样的情况,左手完全就是骷髅爪子,右手却还是人手。再向下看,他的肚子上穿了个大洞,一堆内脏乱七八糟的挂在外面,一直拖到地面上,还在他身后拉出去好长一大截。

  “老天哪!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凌颤抖着说道:“不管是什么,我都不想让他们再靠近了。”

  晶晶忽然道:“防护罩,我们能制造防护罩的。试试看能不能挡的住。”

  “你真是天才!”

  维娜和辣椒同时转向两边,各自在通道里用磁力构建了一个强磁屏障。那两个不明生物依然在向我们靠近,几乎是同时他们一起撞上了防护罩。和我们撞上防护罩后被弹开的情况不一样,两个鬼怪接触的地方闪耀起了一阵蓝色地电火花,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两个怪物发出的惨叫。那实际上不是真实的声音,而是两个怪物的脑电波爆发引起的反应。刚刚这两个家伙明明微弱的几乎没有波动的电流感应居然在撞上防护罩的瞬间变地这么强烈。

  怪物好象是被防护罩伤的很严重,那个长相仿佛腐烂僵尸一样的鬼怪居然在惨叫之后开始逐渐变淡,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我们把目镜连续转动了很多个波段。可再也看不到那个家伙了。维娜集中注意力再去寻找了一番那个家伙的精神波动,可结果也是一丝一毫的痕迹也找不到了。另外一边的那个女鬼被防护罩打了一下之后也明显变的淡了很多,可是她并没有消失,只是精神波动变的更加微弱了。

  “防护罩对他们有强力伤害效果。”维娜瞬间做出了判断。

  “看出来了。”我指挥着辣椒。“在她周围全都布下磁力屏障,把她弄到高能物理实验室去,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能够被抓住地东西就再没什么好怕的了,既然防护罩对她的伤害这么严重,那就应该是她怕我们才对了。那个女鬼显然是能看到防护罩的。辣椒使用防护罩把她包围之后使用防护罩直接威胁着她跟随我们移动,很顺利的就把她送到了高能物理实验区。研究员们迅速仿照我们地磁场原理制造了几十个这样的牢房出来,这些牢房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墙壁,仅仅以强磁场构成了边界。虽然这种磁场不能像防护罩一样阻挡子弹,但困住这个女鬼却完全不成问题。至于为什么会造几十个这样的牢房。则是因为我们在送女鬼来地这一路上居然碰到了几十个这样的东西。整个基地里遍布着这样的东西,可以说到处都是。以前居然从来没人发现基地里有这样的东西,我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得知多用目镜能观察到他们后基地里的研究员们开始了全基地的大搜查,一旦发现就让我们去抓。结果反而搞的我们更害怕。

  经过研究员们的搜索发现整个基地里从入口到底层就没有哪里没有这种东西地,前前后后抓了三四千居然还有零星落网的。最后连牢房都不够装了,我们干脆弄了几个大的牢房把这些鬼怪一起放了进去。

  搜捕中我们发现基地内的鬼怪不光是人类的,居然还有大量猴子或者狗的鬼怪,甚至还发现了小白鼠的鬼怪,当然,实验的生化生物鬼怪也是存在地,不过主要还是人类地比较多。这些鬼怪有的和人一模一样。有地却像是腐烂的僵尸肠子都挂在外面,还有一些变成了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怪物,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

  经过抓补过程我们到是总结出了这些东西的一些共同特性。首先他们不能接近强电流和磁场,否则就会受到严重伤害,而且只要伤害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像一开始的那个男性鬼怪一样彻底消失掉。其次,这些东西可以穿越墙壁,但是穿墙时速度下降很严重,不能像在空气中一样快速移动。此外他们似乎也并非完全的虚无存在。至少气流和挥舞的物体都可以破坏他们的完整性。不过时间一长就会缓慢恢复,没有什么实际价值。

  当基地里的这些家伙全都被抓到了磁场墙里关起来之后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的研究人员。连不相关部门的人都跑来了。大家之所以这么关心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很可能会****我们现存的知识体系。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唯物主义教育,可是眼前这些东西所指向的名词却是那么的不容质疑。这些东西本身没有固定物理特征,手摸不到,眼睛也看不到。行动飘忽,可以穿墙,具备攻击性。综合这些特征来看。非常像民间传说中的鬼魂,可偏偏我们的知识体系中鬼魂应该是不存在地东西。

  我们正在那里发愁,一个人突然挤了过来惊讶的指着一个磁墙后面的鬼魂叫了起来:“罗鹏?”我们这边所有的人呼啦一下全都转头看向了那个人。

  “你认识他?”我惊讶的走过去问了起来。

  “当然。”这个花白头发的老研究员激动的道:“他是我以前的实验室主管。”

  “什么?这个……”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东西。虽然主管上感觉好象是鬼魂,可又不大确定。“这个不明生物以前是我们基地地人?”

  这个研究员点着头道:“他叫罗鹏,和我一样是微生物研究部的。”

  “那你现在是什么职务?”基地里这么多研究员我也不可能每个都认识。

  “我现在是微生物研究部主管。”

  “那你说的那个罗鹏后来到哪去了?”

  “那时候我们在一起研究一种新型蓝藻,但是有个新手把生物剥离剂钢瓶弄倒了,结果钢瓶气门撞在仪器拐角造成剥离剂泄露。罗鹏当时为了保护我们就自己上去用手把气门拧了起来,但是他自己因为接触到过量剥离剂导致全身大面积细胞死亡。最后还是没抢救过来。”

  维娜疑惑的道:“什么钢瓶一撞就开啊?”

  老研究主管道:“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用的还是快门气瓶,没有电子保险。”

  我皱着没有问道:“那就是说这个罗鹏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

  老研究主管点了点头。“整整三十四年了。我每年都去扫墓的。”

  凌指了一下磁墙后面的那个鬼魂:“那这个是什么?”

  老研究主管摇了摇头:“所以我才这么惊讶。罗鹏都死了三十多年了,这个我记地很清楚。可是这个……!他和罗鹏当年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那个……副总裁,你说这个会不会是……?”

  他不说我也知道他什么意思,周围的人也都一样清楚。大家都是在怀疑,这个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鬼魂。

  小纯到是比较聪明,对着头顶上叫了起来。“女娲姐姐。能查到这个人地资料吗?”

  房间内的投影仪瞬间启动,一个男性的三维图象被投射到了我们面前,图象旁边有大量人事资料。女娲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罗鹏确有此人,死亡记录和工作记录都很详细。从三维图象上看和你们抓到地这个不明物体完全就是一个人。不过我不能明白为什么死了三十多年的人还能以这种形态出现。”

  高能物理研究部门的主管黄忠道:“长的像也不能就此断定就是他本人的灵魂啊!这些东西没有实质形态,想模拟出别的人和动物的样子应该不难。而且还有个很奇怪的问题你们可能没注意到。”

  “什么问题啊?”

  “他们都有衣服。”

  “那又怎么了?”

  黄忠很郑重地道:“就算人真的有灵魂,而且死后灵魂会变成鬼魂四处游荡,但衣服可不是人体的一部分,鬼魂为什么都穿着衣服?”

  “这个……!”

  还别说。这个看似普通的问题还真说到点子上了。为什么他们都穿着衣服?衣服应该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就算人死了可以变成鬼,也应该是光溜溜的才对啊!

  黄忠忽然又道:“先不管这些东西是什么,让我们先看看他们有没有攻击力再说。”

  “对。”我马上对女娲道:“大姐,赶紧帮我们送两个实验体过来吧?”

  “马上到。”

  几分钟后八个警卫压着两个死刑犯出现在实验区,这两个人被带进来的时候正惶恐的四处张望着。他们本来早就应该被枪毙地,能活到现在自然也清楚肯定有特殊原因。突然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在这样一个诡异地房间里召见他们,使这两个人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警卫把人送到之后让我签署了留底用地文本证明然后就离开了。其中一个犯人被斯哥特他们先关了起来。另外一个被打开了手铐脚镣。

  我指了下其中一个磁场墙范围:“到那里站着去。”

  “你们要拿我做什么?”这个人紧张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快过去站着。”我加重了语气。

  犯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我们都带着观察镜,可犯人没有。他看不到那些鬼魂。自然是不会害怕他们。他刚一进入,那里面的鬼魂就开始向他靠近。在我们的观察器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鬼魂贴到了这个人的身边,然后伸出手一拳头打在了这个犯人的胸口。

  犯人看不到鬼魂,他只是觉得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带着奇怪的眼镜盯着他看很奇怪。不过,他忽然感觉胸口的肌肉不太舒服。有种抽筋地感觉。于是伸手在那里揉了两下,之后又转动了一下肩膀。

  “感觉到什么了吗?”黄忠突然问道。

  “感觉?”犯人四处看了看。“什么感觉?”

  “你的胸口。刚才你揉的那个位置。”

  “这里?”犯人很疑惑,不过还是回答了我们的问题。“刚才突然有种肌肉抽筋的感觉,不过现在好了。怎么了?”

  黄忠没理他,只是对我们道:“攻击力基本为零,看起来对人体是完全无害的。”

  维娜道:“我看不是无害,而是攻击力太过微弱了。”

  凌却忽然道:“我不知道你们感觉到没有。他刚才攻击的好象不是这个人的身体,而是他地生物磁场。”

  我点点头道:“也就是说,这种东西能用身体发出类似精神攻击的东西。”

  女娲的声音忽然接道:“人体的控制信号就是用生物电流。所以人如果真的有灵魂,那就应该是以磁场或者电场地形式出现。这样来说的话这些东西搞不好还真的是人的灵魂。”

  维娜笑了起来:“哈哈,全世界最尖端地电脑居然说这个世界上有鬼。真是够讽刺的。”

  女娲略微有些不高兴的道:“我的情绪控制模块只占运算模块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我的思想是绝对客观的。现在不是我臆测,而是事实已经出现了。刚才的回答确实带有推测成分。但是推测地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八,已经超过了下准确结论的最低标准。”

  黄忠拿着个本子一边记录一边道:“刚才这种情况应该被认为是攻击手段。可是这个犯人没有去招惹他,那么他主动发起攻击应该就是本性中包括攻击性特点。如果单纯的只是让肌肉感觉到抽筋,那应该不算很强的伤害。可是你们看下能级读数。”

  我扫了一下目镜右上角的能级读数,发现数字好象变大了。“他在吸收能量?”我惊讶的说了出来。

  “而且吸收的速度还不低呢!”黄忠指了下那里面。

  我们发现那个鬼魂又开始攻击那个犯人,犯人站在那里总是不自觉的偶尔去揉揉这里抓抓那里。在他感觉好象就是身体时不时地有些位置不太舒服,所以想揉揉,可我们看到地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在我们的目镜中那个鬼魂每次攻击他地什么位置,他就会马上去揉那个位置,而且越来越频繁。与此同时,那个鬼魂的能量级别在不断提高。他的半透明身影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只不过肉眼既然是什么都看不见而已。

  那个犯人感觉我们一群人老这么看着他,似乎很奇怪,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老子又不是同性恋,你们这么多人盯着我看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们根本懒得理他,一个个依然看着鬼魂在不断的攻击他。女娲忽然道:“对了,听说下雨的夜晚经常有人看到鬼,所以我有个小推断。要不要试试?”

  “什么推断啊?”

  “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在女娲的指挥下。一台静电放电仪器被推进了那个空间内。然后房间内的空调开始增加空气湿度。之后我们被要求换上了绝缘鞋并且连观察镜也被要求拿掉了。女娲的声音说着:“下雨天空气中有大量的水汽,雷电中地电流必然会通过水汽向外辐射,而经过多层水汽折射的电流强度必然会下降。在有水的环境中,大量充斥着活性电子,之后氧气就会被电离成负离子。而当带电的负离子浓度达到一定比值的时候就会这样。”

  随着女娲的最后一声结束,房间内的静电发生器突然启动,接着本来用来关押这些鬼魂的透明强磁空间突然全都亮了起来。那些磁墙仿佛真实存在一样被我们地肉眼直接看到了。正常情况下这些只是磁场,不该被肉眼看到的。可是现在他们却亮了起来。更为诡异的还在后面。随着实验室内的灯光逐渐调暗,原本被关在磁墙内的鬼魂们居然全体显形了。

  “啊……!”那个长的相当魁梧的死刑犯一声尖叫从那个磁墙里蹦了出来,动作快的像闪电一样。“鬼……鬼啊……”这个家伙被吓地不轻,脸上苍白一片。

  女娲带着明显玩味的声音又出现了。“果然让我猜对了。”

  “这是怎么回事?”维娜问道。

  “很简单。”女娲回答道:“这些鬼魂和我们用来封闭他们的磁场墙是一样的东西,他们是一些带有能量属性的半物质,其性质类似组成光线地光子,同时存在能量和物质的双重特性。因为这些东西是半物质。所以他们不反光也不发光,我们自然就看不见他们。但是当空气中的游离电子增多后,电子和他们的能量体发生撞击,就会发生电子闪耀现象。我们现在看到地这些其实不是他们本身反射或者发出的光线,而是撞在他们身上的电子发出的闪光。不过因为电子很密集,所以形成了一个发光面,刚好把他们的轮廓勾勒出来了。不过电子撞击的光线比较暗淡,在外部光源充足的情况下是看不见的。”

  一个研究员道:“怪不然传说中地鬼魂都出现在黑暗的地方。而且基本都是阴天下雨才出现,原来是因为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看的见他们。”

  另一个研究员补充道:“古代鬼怪之说比较多,现代却明显减少,大概就是因为城市里灯光太亮,根本就看不见他们。”

  女娲道:“两位只说对了一半。从我们已知的情况看,强电磁场可以消灭这些鬼魂。现代社会中的高压电线、雷达发射的雷达波、微波炉的电磁辐射、大功率无限转播台附近的强电场,这些东西对鬼魂应该都是致命地。所以不光是能看到他们地黑暗环境少了,鬼魂本身的数量应该也下降地很厉害。甚至于太阳风引起的强磁干扰对他们也很危险。所以这些鬼魂无法永久的停留在世界上,不然的话这个世界死了那么多人,早就被鬼挤满了。还有一点,好象不是每个人死后都会形成这些鬼魂,他们的形成应该也是存在特定环境要求的。而且我已经推算出,死亡时高度集中的思想应该就是形成鬼魂的重要条件之一,所以才有冤魂的说法,因为那些人死的不甘心。死亡时思维比较活跃。电场强度高,比较容易形成鬼魂。不过传说显然是经过加工的。至少冤魂复仇这种事情应该不存在。”

  “你怎么知道?”

  “要复仇起码要记得仇人是谁才行吧?这些鬼魂抓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观察到他们好象只有基本的生物本能,知道躲避伤害和获得生存必须的资源,却没有更高级的智慧表现。至于攻击人类,好象纯粹是为了获得生物电场的补充,不是真的因为跟谁有仇。况且就算真有仇他们也不记得,不可能去报仇的。”

  “说的也是。”

  对于这些鬼魂的形成原理和一些特性的研究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不过既然没有安全问题,我也不用在旁边看着了。黄忠全权接手研究项目,我则带着魔宠们重新上线,那个能破除神力压制的任务还没看完成呢!

  上线之后重新打开卷轴仔细的看了一遍。卷轴上地内容到是很简单。标题下面只写了三样东西:任务内容提示、限制要求、完成奖励。

  完成奖励就是得到一块神力宝石,将其镶嵌于任意物品上之后。持有该物品者就可以获得解除神力限制的能力,但该物品丢失将导致神力限制同时转移。不过我有系统奖励,只要不是我故意扔掉或者交易出去就不会掉落物品,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卷轴中还提到任务过程中有一些不确定奖品,但是没有详细说明,只说有这么一些随机奖品,没写具体是什么。

  限制条件方面只有一条,就是只能由一名玩家去完成任务。也就是说谁完成无所谓。但是只能去一个人。不过补充提示说执行任务的玩家所拥有的召唤生物可以参加,但不得雇佣其他类型的npc帮忙。

  任务内容方面就是寻找奖励中提到的那枚神力宝石,但任务提示仅仅就一句话。“知情者被冰封于永恒的璀璨王都之下。”

  这个提示实在是模糊的有点夸张,基本上有和没有区别不大。我和魔宠们一起分析了半天只大概猜到任务提示是要我们去一个叫永恒地璀璨王都的地方寻找一个知情人,这个人应该是知道这个宝石在什么地方或者他知道下一步线索,反正必须先找到这个人。不过问题也出来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什么王都到底在哪。所以我连怎么开始这第一步都不知道。

  想了半天之后我也没想起来到底在哪见过这个王都,但是《零》的游戏系统都是根据玩家经历安排任务的,所以卷轴这么说。那我应该就是遇到过或者听说过这个地方,不然系统不会给这样的任务的。可我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见过或者听过这么一个地方。实在没办法之下之后发动大家的力量,本行会十多万会员加上上千万npc总该有知情的。

  我直接用行会信息发布系统发了求助消息,然后又让各部门npc地头领过来帮我一级级的向下问。我就不信这么多人没一个知道那该死的城市在什么地方的。

  还别说,两个小时后真的找到知情人了。而且居然就是真红。我拉着真红激动地询问:“那个地方到底在哪啊?”

  真红有些犹豫的道:“其实我也没听过这个地方,不过我想可能有一个地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城市。”

  “什么地方啊?”

  真红不答反问:“记得上次我们从印度回来的时候路过大雪山吗?”

  “记得,怎么了?”

  “当时我掉到了冰层下面,然后我们就发现了一座由冰构成地城市。你还有印象吗?”

  真红一说我就立刻想了起来。“你说那个有很多冰雕怪物,完全由冰组成的中国风格的城市是吗?我记得当时我们因为赶时间没有走进去是吧?”

  “对,就是那个地方。”

  “你怎么知道那里就是永恒的璀璨王都?”

  “我也不确定,不过我想很可能就是那里。你的任务中提示说那个知情者被冰封在这个城市里,那么这个城市十有**是在很冷的地方,那个人单独被冰封在一个很冷的房间中的可能性不大。另外,永恒地璀璨王都大概不是名称而是形容词。永恒说明时间长,而我的印象中只有整个被冰封才能长时间的保存下来。至于璀璨。很可能就是形容这个城市本身很漂亮。我们当时看到的城市是用冰雕出来的,所以我想它完全符合璀璨的标准。至于那里是不是王都就不好说了,毕竟提示太模糊了。”

  “没想到你也变聪明了吗!”我笑着道:“好吧。反正现在也没有更有用的消息,我先去那边看看再说。要是有了新的关于王都更准确地消息,你就让玫瑰用爱之环联系我。”

  “好地。”

  既然知道目的地就好办了。和玫瑰打了个招呼,告诉她这段时间我不回行会了,然后使用传送戒指直接传送到距离喜马拉雅最近地城市,之后骑着夜影向那座冰封城市前进。

  说实话。虽然我去过一次那座城市。但现在看来和没去过也差不了多少。雪线以上的山脉就像沙漠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合适的地表参照物。那些白色的山峰看起来都长的差不多。我也搞不清楚上次到底是在哪发现那个冰窟窿的,只能在大致的范围内瞎转悠。结果我还没什么感觉,夜影先不高兴了。

  “主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啊?”

  “我知道。我们要找一个大雪沟,不过这里看起来貌似都一样啊!”

  “我们这样找恐怕不是办法吧?”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