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一章 要开天窗了!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一章 要开天窗了!

  “你知道自己的情况吗?”我询问着小山。

  小山用非常浑厚的声音回答着:“我很清楚。”听这声音就知道小山性格比较朴实。

  “你清楚所有?”

  “对。我知道以前的身份,现在的情况,以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既然你清楚,那我就不用和你解释了。对于成为控灵,你的想法呢?愿意配合我作战吗?”

  “只要你负责我的消耗,其他我都不管。”

  真没想到小山会这么开通,本来还打算连拐带骗的解释一番,现在看来完全没那个必要了。“黑暗神殿给予的我也能给,而我给予的黑暗神殿不一定能给你。总之跟着我之后你会发现比在黑暗神殿要过的滋润。”

  “我只担心你没有足够的能量喂饱我。”

  “等等,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不是控灵吗?怎么还要吃啊?”

  小山非常确定的道:“我是成为控灵不假,但我和那边那个家伙不一样。”小山指着斑侬枷兰。

  “你们有什么不同啊?”

  “俺和他虽然都是控灵,但我以前是金属生命,和你们并不一样。转化时我的魔力全都被消耗掉了,以前我是可以使用魔法的,现在却只能在敌人使用后复制对方的魔法。不过我用全部的魔力换来了这个能实体化的身躯,现在我的物理攻击力只比以前当地区守卫时下降了一点,这全都是因为我用魔力做了交换。”

  “那你不是不能进行和体了?”

  “不,和体技能我依然可以用,只不过**战斗时可以转化为真正的实体作战。我所说的能量也是因为要实体作战,一旦受伤,就必须通过补充能量的方式来修复自己。”

  沃玛笑着拍拍我地肩膀:“看来又是个花钱的祖宗。你要顶住啊!”

  小山可能担心我克扣他的能量供给,连忙解释道:“不用担心,只要不受伤我的消耗并不多。”

  我摇摇头:“消耗多不是问题,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除了力气大之外你还有别的特长吗?”

  “我可不光是力气大。”小山高傲的道:“除了力量之外我的防御力也很强,而且我还有很多辅助功能。格斗战中没有什么人打地过我。”

  沃玛对小山笑着道:“到了这里你最好还是别夸口,就我所知,这家伙的手下中只好有两个可以和你硬拼的,至于使用灵活战术战胜你。那大概有四五个都能做到。”

  “我真的很强,刚才这个臭龙不是照样被我打的很惨。”

  “我哪里臭了?”斑侬枷兰出声抗议。

  我笑着道:“不是斑侬枷兰打不过你,而是他没有使用正确的战术。其实论总体实力你还略低一点。此外,我还有只金刚麒麟和一只神狐,估计都能和你打平手。那边。”我指了下夜月。“她可是女娲的直系后代,别看还不到你一个手指大,真打起来你不是她的对手。”

  “女娲地后代?”小山惊讶的看着夜月。“确实很像。”

  小山这句话搞的我眉毛一跳。“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确实很像。”小山重复着。

  “你认识女娲?”小山居然说确实很像。他对夜月这样说,那他肯定是能比较女娲和夜月的外貌。不然不可能说出像与不像的想法来。

  “我不认识女娲。”小山摇着脑袋回答,搞地我激动的心情立刻就掉下来了。不过这家伙居然大喘气,等了半天又冒了半句:“但是我见过她。”

  “你真的见过女娲娘娘?”这次不光是我,夜月、小龙女都激动的凑了上去。

  “对,我确实见过。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地事情了。那时我刚当上地区守卫不久。”

  小山居然真的见过女娲,这样爆炸性的消息一定要仔细盘问。可是我刚想问,头顶上就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玩家紫日注意,现实中有人找。”

  我的身体还在那艘太空船上。这里的人不会没事打搅我的,大概是到基地了。我无奈的告诉沃玛我有急事,把她送走之后赶紧收拾下现场选择下线。一摘下头盔就看到玫瑰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怎么这么慢啊?”玫瑰不满的抱怨着。

  “沃玛在我旁边,耽搁了一会。有什么事啊?”

  “到基地了。”

  “哪个?”

  “当然是第四特区了,还能是哪个?这艘太空船现在充其量是艘潜水艇,除了那里,别地地方也去不了啊!”

  “哦,那我们现在去哪?”

  “不知道。船长让我们先去基地报到。”

  “好的。”

  我和玫瑰一起走出房间。招呼上维娜和斯哥特他们一起离开这艘已经沦落为潜艇的太空船。和我们一起出任务的特勤大队人员都没有获准进入第四特区,他们被直接送去了南京那边的基地接收强化改造,只有我们进入了基地。

  再次见到这边的负责人时,他的表情让我们非常紧张。“出什么事了?”玫瑰老远的就发现他表情不对了。

  “唉……你们跟我来吧!”将军带着我们向基地内部走去,我们跟在后面全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像小礼堂一样地会议室,将军示意我们全部坐下,然后他拿着个遥控器对着墙壁按了一下。这面黑色地墙壁实际上是块显示墙,随着将军按下遥控器。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选择菜单。将军用遥控器选择了录象回放。接着屏幕中出现了一个新闻播报节目的画面,看台标好象是湖南台地新闻节目。

  虽然电视台播新闻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接下来的内容却让我们这一大群人地下巴一起掉了下来。画面中的新闻主持人坐在一把椅子上很激动的说着:“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我们小时候就长听爷爷奶奶说那些神话故事中的山精水怪。现在的电影电视,乃至龙缘集团专利技术的神经交流系统,都可以模拟出真实的奇幻世界。不过说什么都是假的,毕竟现实中没人见过这些怪物。可是今天,怪物却突然出现了。一头被怀疑是幼龙地生物今天凌晨突然出现在了长沙的街头。您说我吹牛?那好办,咱们眼见为实。下面请看本台记者的现场报道。”

  画面一转,一个长的还算漂亮的女人拿着话筒站在接头。正上气不接下气的报道着:“各位好。呼呼……,实在对不起,记者我是一路跑过来的。现在各位在镜头中应该就可以看见那只奇怪的生物了。”镜头一歪,澳门赌博网站:穿着特制固定装置地小不点正好出现在镜头中间,而在他的背上还可以清晰的看到装着三个外星人计算机的箱子和那个由特勤队拿回来的神秘箱子。此时小不点正傻呼呼地站在街道边上在吃一个早点摊上的食品,现场一片狼籍,好在没有看到血迹。

  记者的声音再次出现。“画面中的神秘生物就是现身长沙街头地神秘怪物。在画面中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生物的体型差不多比一头大水牛还要大一些,他的部分身体覆盖着鳞片。头部和尾巴都很明显。对比一下就可以发现这个生物和西方神话中的巨龙简直是一模一样,不同的仅仅是体型要小了很多。但是最奇怪的是这个生物的背上好象还固定了一套什么东西。”

  镜头画面突然推进,一个巨大的锁扣出现在了画面中。

  “各位看到了,这个结构和我们常见地安全带有着类似的结构,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人类制造的物品。但是为什么一件人造物会出现在这样一个怪物的身上呢?”

  画面再次拉开,然后又重新推进。它不放还好,这一推进我们几乎快晕倒了。画面对准的正好就是装着电脑的其中一个球形箱子,而箱子表面有一排很小的文字被带有长焦镜头的摄象机放大地异常清晰。文字地内容是“特4—x8001”。画面再次转移。这次对准的是另外一个箱子,这个上面地文字是“特4—x8002”。画面迅速对准对三个箱子,这次的文字是“特4—x8003”。

  比较幸运的是镜头再次移动到了那个特勤队拿回来的箱子上,这个箱子的正面写的竟然是日文,虽然其中有一个汉字,但日文中本身就夹带着大量汉字,所以这样反而更容易让人联想到前面那三个球上的文字可能也是日文。

  我现在真是感谢天感谢地了,多亏特勤队多拿的那个箱子是rb基地内的原装货。不然这次可就解释不清了。要是让人知道我们在搞特殊生物制造,龙缘恐怕会被那些正义感特强的人烦死。那些人要是搞个什么示威游行什么的,那就麻烦大了。总之绝对不让让人知道我们在搞这些东西,至少不能明面上显露出来。

  其实各个国家之间私下里在搞些什么大家互相都清楚的很,比如美国人就是一边喊着维护人权一边在积极开发超级神经毒气,我们龙缘则是边装和平大使边卖军火,这在国际上都是公开的秘密。不过公开只是对特殊人群公开,老百姓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国家之间一来瞒不住。二来没有证据大家也只能互相看着。可老百姓一旦知道可就麻烦了。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啊?搞不好给我们定个反人类人社会的大帽子都是可能的。万一再因此耽误了龙缘的太空计划,等天灾到来的那一天。死亡的人数会亿为单位增加。普通人民不知道龙缘的苦衷,我们又不能告诉他们,这就是矛盾。隐瞒就是解决矛盾最好的手段。不过现在,这个手段已经快要开天窗了。

  “你们没有进行**吗?”玫瑰问道。

  将军一脸拧重地道:“三十多家国内电视台加上大量国际新闻巨头的记者。而且现在数码摄象设备普及率那么高,几乎每个人的手机都是台移动摄象机,网络又那么发达,根本没办法封锁。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电视台到是还没来及播,可是网上已经炒的沸沸扬扬了。还多人在街头看到之后就用手机拍摄下来直接发送视频到朋友的手机或者干脆直接发到网站上,那流动量根本控制不过来。要是当时我们再封锁电视台新闻,反而会让人怀疑,因此干脆就没有封锁消息。反正封也封不住了。”

  凌在旁边叹了口气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这下可彻底乱套了。”

  维娜忽然道:“诶,有了。你们马上找人做一个和小不点一模一样的遥控机器龙,然后咱们来个狸猫换太子,然后在中央电视台专门搞个专访节目,就说是几个快毕业的机械电子系大学生做了这么个东西想吸引用人单位对他们地重视,以后方便找工作。到时候让机器龙在电视台现场展示一下,当场把机器龙打开让观众看下内部。应该能基本压制住舆论。毕竟这个只能算是奇闻逸事,大家的关注度不会太高,时间一长自然就没有人记得了。”

  凌摇摇头道:“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小不点虽然调皮了一点,但不应该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以他的智力水平完全可以理解保密的重要性,所以说他应该不会主动去那么干。而且你们不觉得这次的地点也不对路吗?长沙又不在他的返回路线上。不应该飞到长沙去啊!”

  将军连忙解释:“长沙那边也有龙缘地分基地,小不点是在和龙缘的接应部队汇合后被送到长沙才突然一反常态的表现出不对劲的地方,这段新闻中最直观的情况就是小不点地智力似乎出了问题。你们不觉得他在那边一会吃东西一会找东西玩的行为很像只普通的小猫小狗吗?以他的智力不应该有这样地表现才对啊!就算是他想逃跑,也应该在没有返回之间提前跑。没道理在汇合后又突然离开啊!而且那三台电脑之前已经从他身上拿下来了,是他自己装回去带出来的。”

  “那就奇怪了!”我想了下道:“还是先把这录象带去给幸运和白银看一下,他们有权知道这件事情。说不定他们能理解。”

  “也对。”

  在我的提议下大家迅速来到了幸运和白银所在的区域,顺便还带了套投影设备。给幸运他们两个看过了录象之后幸运和银月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也明显发现小不点行为异常,完全不象正常情况。

  商量了半天我们最后还是打算先把小不点弄回来再说,至于伪装方案还是按照维娜的提议。大家先直飞长沙,然后在长沙那边的基地领了装备。维娜提议的机器龙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机体采用了半智能半遥控的方式,不仔细看和真龙是分不出来地,当然,运动能力和小不点是没办法比的,而且这个机器龙也飞不起来。不过小不点一直没在大众面前做过什么大的动作,它除了找东西吃之外没有干什么别的事情,所以这点差异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我们到达事发现场的时候都已经早上十点多了,现场早就被围观人群堵的水泄不通了。我们全都穿着防暴警察的服装。把整个人从头到脚包裹地严严实实地。周围这么多记者。不裹严实点就成新闻人物了。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地。首先先让当地警察为我们在人群中开辟好通道,然后我们将趁做四辆从保安公司借来的运钞车突然冲入现场组成一个正方形把小不点圈起来。这里之所以选择运钞车。一是它够大,能挡视线,二是它本身比较重,狸猫换太子的时候不会因为车辆本身的载重变化出现明显的破绽。小不点那体积差不多有一吨多重,要是不用运钞车实在是没办法遮掩。

  当我们完成包围小不点的工作后,我们将使用催眠气体和闪光弹。催眠气体是为了方面小不点配合工作。闪光弹则是为了让现场的观众们什么也看不见。强光会导致摄象头暴光过度,画面肯定是一片白,什么也别指望看见。趁这个强光让摄象机和人都出现暂时失明的大好机会,我们将把小不点扔进其中一辆运钞车,并把那个机器做地假龙摆好位置。

  这个时候我们不会马上离开,而是要让开一辆车,给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况。他们看到的情况将是我们这些执法人员抓着一个掉下来的龙头,而龙身体还在动。之后那几个安排好的托就会跑出来说是他们造的机器龙。接着警察把他们逮捕,我们把机器龙带走,现场将什么也不剩。等中央台做节目的时候只要把假地机器龙拿去让那几个托现场演示下操作,并说下制造的过程和当初的想法,之后这件事情就算彻底结束。普通人们只会以为是大学生们搞出的一次比较过火的恶作剧,顶多就是多了点街头巷尾的趣谈,不会有人再去认真研究。而且这样一搞,大众的注意力自然会移到那些制造机器龙的大学生身上。反而把龙这件事情给忘掉了。

  凭着这样地计划我们应该可以安全的把真假龙换过来,只要小不点能被顺利的麻倒,或者他看到我们能听话就行。本来这样的事情幸运和银雪最能控制他,可惜周围这么多人,要是幸运出来。那就更说不清了。出现一个公牛一般大小的机器龙还可以解释为学生们地恶作剧,要是出现一个一百多米的巨龙,再说是机器龙那不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计划安排好之后我们全都开始按计划实行。当地警察迅速的开始把人群向后驱赶,拉开距离便于我们做手脚。等人群基本都被拉远后。那些不专业的摄象器材基本就等于没用了,这可是控制目击实证地重要方法。

  下一步就该是飞车包围了,小不点也刚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正中间,这里可是下手的好地方。随着耳机里行动的口号响起,四辆车同时开足马力冲了出去。

  运钞车的功率都很大,加速性能还算可以。四辆车一起飞出来,轰鸣着向目标冲了过去。就在我们已经看到小不点的时候,突然路边的一只狗猛的从主人怀里跳出来向马路对面冲了过去。要是一条狗我到不在乎了。大不了压死了也不能怎么样,龙缘难道还怕赔条狗吗?不过让我们没想到地是有个看起来大概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突然从警察组成的封锁线后面冲了出来,她翻过隔离栏杆追着狗跑了过去。

  运钞车此时速度已经在一百四十公里了,她突然从路边跑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我们的神经反应比一般人迅速的多,所以我们知道该怎么应对,但是我们知道,汽车却做不出这样的反应。我只来及把方向盘向侧面猛的一带,后面的三辆车为了躲避我和那个孩子也跟着开始转向。

  小姑娘终于抓到了自己地狗。抱着狗站在了路中间。可我所在地那辆车已经被刹的横过来了。运钞车侧滑着从小女孩身边飞了过去,汽车地右轮在前。左轮在后。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另外三辆车跟着以各种姿势从她的左右两边滑了出去。

  我所在的运钞车横向滑行了差不多有三十米,然后车体突然一颠,左边轮子离开了地面,车身猛然右倾,整个车子横向在地面上翻滚着向前冲去。运钞车翻滚蹦跳着从路上弹了出去摔进了路边的一家快餐店,好在里面早就被清空了。斯哥特驾驶的那辆运钞车跟着我们后面开始在路上跳起了芭蕾,车子右前轮支撑地面,车屁股直接翘上了天,然后整量车一个空翻摔在地上,四轮朝天的滑出去四十多米才完全停下。另外两辆运钞车运钞车更悲惨,一辆飞进了路边花坛,撞断两根路灯杆之后一头撞在了消防栓上才停了下来,所有车门突然一起爆开,大量的水连着里面的几个铃音骑士一起冲了出来。另外一辆运钞车直接飞过花坛冲上广场,在地面上转了好多个圈之后冲进了商场内,撞坍了一根柱子后才停下来。

  路中间的小姑娘左右看了半天才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个中年妇女连忙冲过警察的封锁线把小女孩往回拉,只不过她们还没回到人群里就被几名警察请到了警察上。

  她们接受什么惩罚我不管,但是现在我们的计划明显是出问题了。我们一大群人狼狈的从各自的车里爬了出来,我车子里的机器龙已经摔散了。这东西既然没有调换成功就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我在离开前丢了一枚定时手雷在里面。我们离开车子不到三十步,车子里就突然轰的一声响,整辆车又从店面里飞了出来,不过这次大多是零件。

  斯哥特像喝醉酒一样东倒西歪的爬了出来,后面的几个铃音骑士也是各个软了半截。小不点站在路中间茫然的看着我们,一点认识我们的表现都没有。很明显小不点的思想是出了问题,他居然不和我们说话,这说明他不认得我们了。虽然我们被这些盔甲包裹的很严实,但以小不点的感官,就算光靠气味应该也能认出我们来。

  “这下怎么办啊?”维娜捂着额头从斯哥特后面爬了出来,不过询问是以脑电波的形式发送的,周围的观众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的。

  “等救护车吧,全体装晕倒,不然连我们都要成新闻目标了。”时速一百多公里的状态下翻车,一个不受伤是不可能的,所以为了表现的像普通人,我们必须晕倒。

  几辆印有龙缘徽标的救护车冲了过来,我们装做在看到救护车之后不支倒地,然后被救护人员抬上了车全部拉走了。车子刚一离开人群我就坐了起来,“告诉他们再准备几辆运钞车,我们再玩第二次试试,应该能成功。今天还真是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