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八章 斑侬枷兰和红炎不得不说的故事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八章 斑侬枷兰和红炎不得不说的故事

  齐格亡魂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与此同时他的样子也逐渐开始出现了变化。齐格的外形居然逐渐转化成了斑侬枷兰的样子,并且闪烁的速度也开始重新放慢,间隔时间在逐渐延长。最终,斑侬枷兰的形象固定了下来,齐格的灵魂则完全消失不见了。

  斑侬枷兰似乎有些不适应这种情况,他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奇怪了。我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能力?”

  “是我赋予你的。”我迅速回答道:“你现在是控灵,当你和别的灵魂融合时,如果对方不如你精神力强大就会被你吸收,如果对方比你精神力强大融合会失败,你将无法强制融合。”

  斑侬枷兰略微有些兴奋的道:“不错,这感觉不错,也许跟着你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说到这里斑侬枷兰又不怀好意的扭头看向了另外三条史诗巨龙。“这三个也给我怎么样?你不是说自己对部下一向很好的吗?”

  我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便。”

  红炎正独自招架着三头史诗巨龙的攻击,显得有些手忙脚乱。“斑侬枷兰你个混蛋,想吃点心就快点滚过来帮忙。”

  “哈哈,澳门赌博网站:一向自认强大的红炎大人也有求人的时候啊?看在是为我打食物的份上,帮你一下吧。”

  斑侬枷兰一闪身就再次和红炎容为一体,这次和体后的红炎不但成为了真的肉身巨龙,甚至还在身体外带上了一层浮动的流光,看起来相当梦幻。虽然这流光看着漂亮,实际上却相当的危险。三头史诗巨龙的多次魔法攻击全部被这流光反弹了出去,明显这东西具备魔法闪耀的能力。

  红炎地实力一对三已经几乎能打成平手,现在一和体马上就出现了力量倾斜。在我的指挥下。我的魔宠们一拥而上硬是把黑龙迪诺从战团中拽了出来。金刚不坏的钢牙配合身披铠甲的坦克,物理攻击方面硬是逼的迪诺毫无还手之力。偶尔释放的龙语魔法在水晶的直接干扰下威力衰减很严重,再经过凌和小纯地双重干预已经基本不具备杀伤力了。夜月使用石化之瞳对晶晶的圣盾进行石化,石化后的物体防御力等于其基本防御力乘以石化比例,也就是说盾牌被石化之后等于是强化防御了。晶晶顶着这样的盾完全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硬是带着玲玲杀到迪诺身边。在玲玲的一个重斩之下,迪诺的龙角旋转着飞了出去。镰刀的蜘蛛丝和玫瑰藤一起上阵,趁机缠住了他的一条腿。迪诺正要挣扎就被瘟疫和小三地四口龙炎同时命中。就算他再强也架不住这么集中的攻击,当时就被烧焦了一大片鳞甲。

  迪诺正打算发威反击,所有和他颤抖的魔宠突然全体退后和他拉开了距离。他还没来及去思考为什么敌人突然撤了下去就被一个巨大的光球吸引了注意力。他在我们之中发现了一个和坦克一模一样的存在,那是使用真实镜像复制坦克能力后地艾美尼斯。刚才大家在和迪诺缠斗之时她就在聚集能量了,此时魔晶炮击已经达到临界点了。迪诺刚来及转头就看到巨大的光球直射而来。

  因为没有反应时间,迪诺根本就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才已经被烧焦的伤口再次遭到攻击。轰地一声巨响,一股强烈的爆风顺着地面疯狂的扫过。把我们脚下的沙漠变成了个大沙坑。迪诺被巨大的威力直接掀飞了出去,由于是侧面中弹,他在地上翻了好几十个圈才停了下来。这个家伙不愧是史诗巨龙,被魔晶炮击直接命中居然都没死,只不过肚子上穿了个大洞。离死也不远了。

  “过去。”瘟疫抓住夜月一把把她扔了过去。夜月直接落在了迪诺身边,接着她的护目瞬间变为了透明。

  迪诺哇的喷出一大口血,他的一部分内脏被直接石化了,这可比外表石化更致命。眼看着迪诺快不行了。坦克也升起了魔晶炮击装置。夜月动作迅速地闪到一边,坦克的魔晶炮弹直接从迪诺肚子上的大洞飞了进去。轰的一声迪诺的身体四分五裂,不过却没多少血,他的内脏基本都被石化了,有血也喷不出来。

  红炎打的正爽,斑侬枷兰却突然又从他身上退了出来。和体后的战斗完全由红炎主导,斑侬枷兰根本不用分神去控制,所以他一直在盯着我们这边地情况。一看到我们成功干掉了迪诺,他立刻就扑了上去。

  四条史诗巨龙地实力基本都在同一水平线上,迪诺的灵魂也不是斑侬枷兰地对手,轻易的就被吞噬了。斑侬枷兰连吃了两个灵魂,爽的全身都在颤抖,那充盈的力量是他以前所无法得到的。

  “哈哈哈哈!没想到还有这么偏门的提升方法。”斑侬枷兰放肆的大笑着:“来吧,红炎,把那两个也干掉。让我一次吃个饱。”

  银雪一边招架着红炎越来越犀利的攻击一边含泪呼喊着斑侬枷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就算你不爱我。看在我对你的爱份上,你怎么能吞噬我的灵魂?”

  “别嚎了。你这个淫荡的母猪。”斑侬枷兰一张嘴就很不客气。他和我们不同,这家伙本身就是邪恶的象征,说话自然和斯文不沾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吗?难道你认为你也配和沙弥塔亚比吗?你和修兰姆斯干过些什么,不用我说明吧?”

  “修兰姆斯是谁啊?”我问旁边的瘟疫。

  瘟疫摇摇头:“这帮家伙都是龙族分裂前就已经成名的龙族强者,那时候我爸都还没出生呢!”

  红炎一尾巴把肯扫飞了出去,然后一口咬住了肯的脖子。肯还想挣扎,但是红炎果断的用前脚踩住肯的脖子,嘴巴用力一撕,哧啦一声,黄金巨龙肯的脑袋居然别硬生生的拽了下来。

  “呸。”红炎吐掉肯地脑袋。转过头来对我们道:“修兰姆斯是龙族圣地的守墓者,也是史诗巨龙的一员。斑侬枷兰这家伙没有叛离龙族之前和这个修兰姆斯好象还是过命的搭档,那时候他们两个号称双龙卫,全族上下没有一条龙能在他们联手之下挺过三分钟。”

  “后来这个修兰姆斯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被我杀了。”斑侬枷兰回答的到是挺快,但他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阴冷情绪。很明显斑侬枷兰对这件事有着一些不好地回忆。按说他们两个是过命之交,一方杀死另一方也确实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红炎笑着道:“那是上层势力的一些小摩擦,修兰姆斯只是站错队而已。明明没有那样的头脑非要和那些大人物混,真是……!”

  “你给我闭嘴。”斑侬枷兰突然冲着红炎咆哮起来。声音震的我心脏都跟着蹦。“不许你诽谤他。爱尔特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人而死的。他是先驱,他比你们勇敢,比你们聪明,只是他还不够聪明,他没有想到你们这些该死的笨蛋是多么地愚蠢。我早就劝他和我一起干,他偏偏不听,非要说什么龙族就应该是个整体,说什么要用和平的方式改变龙族的情况。去***和平。先进的思想就要用流血和死亡来贯彻。”

  “被你们越说我越糊涂,怎么又冒出个爱尔特来了?”

  红炎苦笑着回答我:“那是修兰姆斯地幼名,龙族成年之前使用的名字一般在成年后就要换掉。之后只有极为亲密的龙族才可以互相称呼幼名,关系不太好的龙族互相称呼幼名会被认为带有一定地侮辱性。”

  “那你们说的什么思想,什么流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革命。”红炎用两个字回答了我的问题。“斑侬枷兰认为龙族的制度有问题,这个制度给他造成了很严重的伤害,他和修兰姆斯都想改变这个制度,只是一个想用武力解决一个打算通过长老院和平过度。”

  “结果呢?”

  “两个都失败了。”红炎叹气道:“确切的说是大家都失败了。修兰姆斯的协商策略没有成功。斑侬枷兰的武力干涉也失败了,他们都没把新制度建立起来,不过斑侬枷兰至少完成了一半,龙族地旧有制度被彻底破坏了,连龙族的凝聚力也一起破坏了。龙族从此一分为五,旧的制度也施行不下去了。”

  瘟疫接着道:“难怪现在的龙族社会几乎都退化到无政府状态了,原来都是你们搞出来的。”

  红炎赶紧指指斑侬枷兰。“不关我的事,都是他挑起来的。”

  “还不是你们这些蠢蛋。被当成家犬在使唤还以为自己很崇高。一群笨蛋。”斑侬枷兰说完就像红炎身边扑了过去,吓了红炎一跳。不过斑侬枷兰的目标不是他,而是他脚下肯地灵魂。吸收完肯地灵魂后斑侬枷兰又转向银雪。“知道我为什么利用你吗?”

  “为什么?”银雪急切的询问着:“我那么爱你!”

  “你?爱我?哈哈哈哈!”斑侬枷兰笑地很狂妄。“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是爱尔特最爱的雌龙,我和爱尔特的关系那么好,你难道认为我会不清楚你和他的关系?你早就不是纯洁之体了,还指望我会回报你的爱?卡西德那个老混蛋给你那些毒药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爱尔特对你的爱?你知道他被那毒药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吗?你知道我被迫杀死最好的朋友以结束他的痛苦时那种心情吗?”斑侬枷兰举起了爪子。“看看,就是这双利爪结束了爱尔特的生命。你知道当我看到他的心口喷着血却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我时,我是什么心情吗?要是卡西德那个老家伙还在的话。我到是很想看看你亲手结果他时会有什么表情。哦。不对。这对你可能没有意义。像你这样的家伙是不会再乎亲手杀掉自己的父亲的,只要对你有好处。杀死谁对你来说都一样。”

  斑侬枷兰忽然转头对红炎道:“你不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同样是龙族,我的力量会强到这种地步吗?”

  红炎认真的道:“整个龙族都在奇怪。你离开时并没有强到这种程度。当时地你应该只能算龙族中的天才,但也还未到能和整个龙族抗衡的地步。后来还听说你进化成了第二龙神,那就更奇怪了。”

  斑侬枷兰突然诡异的一笑。“试试对我用透视术看看,注意看这里。”斑侬枷兰指着自己的胸口。

  在斑侬枷兰不抵抗的情况下,红炎的透视顺利完成。所有人都惊讶无比的看着他地胸口。那里的肌肉和鳞片都已经变成了透明状态,穿过它们可以直接看到斑侬枷兰的内脏。虽然他现在只是个超灵体,但结构上和他当初的肉身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实际上超灵体也算另外一种形态的肉身,不然也不会具备物理攻击力了。

  我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我们在斑侬枷兰的胸膛里看到了两个心脏,同时我们还在斑侬枷兰的心脏后面发现了一枚巨大地晶核。巨龙应该是只有一个心脏的生物,至于晶核,那东西好象应该长在脑袋里才对啊!况且这块也太大了点。

  我们还在疑惑,红炎又在斑侬枷兰的脑袋上放了一个透视术,结果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在斑侬枷兰的脑袋里看到三个特殊物品,其中一个是晶核,另外两个圆圆地好象是龙珠。

  脑袋里有晶核是大部分魔兽共通的特性。巨龙的脑袋里本来就应该有枚晶核,可斑侬枷兰的肚子里已经有一枚超过正常体积地晶核了,脑袋里这个明显也大的不一般。更奇怪的是那龙珠。巨龙长龙珠到也有不少,大约每三十头龙会有一只有龙珠,但一次长两个却是前所未有的。更奇怪的是它们的位置居然是在眼睛的位置上。斑侬枷兰居然没有眼球,怪不然一直觉得他的眼睛红地不正常,原来是两枚红色的龙珠在眼眶里。这么说斑侬枷兰一直就是瞎的?

  “怎么会有两枚晶核?难道巨龙也和电脑一样流行双核?该不会真的是双核更强劲吧?”

  “你说什么?”瘟疫在我旁边听到了我的小声嘀咕。

  “没什么。”

  斑侬枷兰适时的解释起来,把瘟疫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你们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双份晶核、双份龙珠以及两个心脏吧?”

  水晶也问道:“还有你的眼睛。你难道一直都看不见东西?龙珠应该不能代替眼睛吧?”

  “当然。”斑侬枷兰点头道:“龙珠当然不是眼睛,我从亲手杀死爱尔特地那天开始就已经瞎了。”

  “你怎么瞎地?”红炎很疑惑的问道:“你当初可是有着一双号称龙族最后魅力地眼睛啊?我记得我成名之前你就已经有电眼王子的称号了,你的眼睛应该没问题吧?”

  “我的眼睛没问题。”

  “那你怎么瞎的?”

  “刺激过度。”斑侬枷兰平淡的说着。“杀死爱尔特的时候我受的打击太大,当时眼睛就看不见了。我自己也是龙族最权威的医生,我知道那是神经受刺激导致的。既然这双眼睛看不见了,留着它们也是没用。所以我自己把眼睛挖掉了,然后我吐出了自己的龙珠又挖出了爱尔特的龙珠分别嵌入左右两边的眼眶。虽然龙珠没有视力,但它们对魔力很铭感。这个世界中任何东西都有魔力,只是强弱不同,有了龙珠我依然可以行动自如。我要用这双特殊的眼睛和爱尔特一起见证龙族制度的毁灭。而且……!”斑侬枷兰停顿了一下才道:“我想让爱尔特和我一起去经历这路程,还要让他亲手体验报仇的快乐。所以我挖出了爱尔特还没有完全失去生命的心脏缝合到了我自己的胸膛内,还有那枚晶核,那也是爱尔特的。脑袋部分我不敢动,所以只能把爱尔特的晶核放在心脏旁边,没有塞入脑袋。本来我只是想和他一起见证这一切。没向到却意外获得了无穷的力量。我想那一定是爱尔特的灵魂在帮助我。他在和我一起对抗这命运。两枚晶核地效果完全超出我的想象。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我的力量仿佛没有上限一样不断飙升,以前的瓶颈都不再成为问题。还有这心脏。两枚心脏让我更加强壮,身体也开始了二次发育。本来我没有现在这么高大,我本来就是黑暗系巨龙,算是魔法巨龙,体积并不像金属系巨龙那么大。现在这个身材都是后来长起来的,而且两个心脏带给我无穷无尽的力量。和超越任何龙族的耐力。再配合上龙珠提供的全方位感应,我就是无敌地。”

  “你不是很喜欢沙弥塔亚吗?没有眼睛你就再也看不到她了!”红炎问斑侬枷兰。

  斑侬枷兰无奈的道:“这样的我已经不配再接近她了,我之所以从不碰任何雌性就是为了让自己记住。我连挚爱都已经失去,就决不能再受任何事情的干扰,不把我和爱尔特的愿望实现我是不会放弃的。你们以为被封印很高玩吗?被封印的生物多着呢!世界上的封印又没有永久性地,再强的封印也只是维持时间长短的区别,但是在那些封印淡化后你们有听说什么东西跑出来的情况吗?很少不是吗?像我们这样被封印的存在都是极为强悍地,一旦出来就必然天下皆知。然而你们却很少听到类似事件,那就是因为大部分被封印的生物已经消失在了封印中。那种折磨你们是不会理解的。千万年无所事事,没有一个说话的人,那感觉可以让任何智慧生物疯掉。”

  “我能理解。”红翎突然走了出来。

  “你?”

  我帮红翎解释。“她是天火神姬,被天庭封印了很长时间。和你经历差不多。”

  “哈哈,没想到和我一样地不止我一个啊!”斑侬枷兰继续道:“我就是依靠着这个信念支撑下来的,任何人也无法阻挡我复仇的脚步。”

  红炎道:“难怪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龙族!”

  “他还不像龙族?”凌问道。

  红炎点点头:“我们龙族的生理冲动都很强,可他却禁欲。龙族都是一个晶核。他却有两个,还有心脏和龙珠,都多了一个。龙族的体型也没他这么大,连魔法级别都超出一大截。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完全对财宝没有反应。要不是听到他的这些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怎么会有龙族完全不喜欢财宝的。”

  “我不是不喜欢,而是我背负地东西太多,除了那信念之外的东西我都没有精力去管了。我抛弃了龙族的荣誉、抛弃了龙族的骄傲、抛弃了和沙弥塔亚在一起的机会、抛弃了对财宝的**。在龙族分裂之后我连改革的目标也失去了。剩下的就是复仇,同时我还可以顺便寻找一个死亡地机会。没想到最后却是被封印了。”

  红炎十分忌惮地道:“原来你一直都在寻死,怪不然你的气势如此可怕。说实话,除了身份和理念不和,我真地觉得你很值得敬佩。”

  瘟疫也点点头:“我大概能理解为什么传说中的邪龙斑侬枷兰总是能把神圣巨龙连队冲的七零八落,因为你一直在寻死,对方却不想陪你玩命,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在气势上输了你一大截。家上你本身实力就已经超越单一个体巨龙好几倍。所以对方如果不能集中力量并抱着必死的想法和你玩命就绝对打不过你。”

  红炎摇着脑袋道:“这么说来我们连队当年输的不冤枉。斑侬枷兰。我们和解吧。”

  “哈哈哈哈。”斑侬枷兰大笑了起来:“你和爱尔特真的很像,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不过……他要是像你一样知道回头就不会死的那么惨了。……我接受你的和解,看来龙族还没有全烂透。”

  “错。”红炎开玩笑的道:“当时的龙族是烂透了,现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概已经不能叫龙族了。众神时代的龙族和众神平起平坐,现在却被人类逼迫到了几个龙岛之上,真是天大的讽刺。不过,我们两个都已经和龙族无关了,现在我们要担心的只是自己怎么活下去而已。至于你说的复仇,她还是交给你自己处理吧。尽管我也很看不起她,但是好象没你这么苦大仇深。”

  斑侬枷兰迅速道:“我当然想,不过这身体已经没有当年的力量了。还是把你的身体借我用一下吧。和体之后我来操纵,你只管看着就行了。”

  “没问题,来吧。”

  银雪现在开始后悔刚才没趁机逃跑了,不过她就算刚才跑也没用,有红炎和斑侬枷兰这样的高手在,她跑的掉才怪。重新和体之后斑侬枷兰完全掌控了红炎的身体,这次他毫不犹豫的扑向了银雪。

  银雪一边讨饶一边后退,但是斑侬枷兰的仇恨已经不是讨饶就能够平息的了。刚才三对一还无法占到便宜,现在银雪一个对和体后的斑侬枷兰和红炎完全就是一面倒。在一阵惨叫声中连我和凌他们都被迫转了过去,斑侬枷兰这个变态爆发出来的怨恨真是强烈到已经能形成实质般的力量了。银雪的讨饶激不起任何的怜悯,反而让斑侬枷兰想起了死去的朋友,变的更加狂暴。我们这些人站在旁边都有点看不下去斑侬枷兰近乎**解剖的残忍手段了,只能转过去等着他结束。就是这样背后银雪发出的阵阵惨叫还是搞的我们一阵阵的全身发毛。

  好不容易等到银雪没声了之后我们又听了十多分钟喀嚓喀嚓的嚼骨头声音才算结束,就这还是因为红炎已经超出忍耐极限主动和斑侬枷兰分离的原因。四头史诗巨龙,这么一会只剩一地的碎肉了。斑侬枷兰似乎相当尽兴,这么多年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突然之间感觉一切都变的美好起来。

  “没想到出气的感觉这么痛快。”斑侬枷兰吸收完了银雪的灵魂又跑到我身边。“以后我会帮你战斗的,这算是对你的报答。反正复仇已经结束了,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