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章 别人种树我摘桃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章 别人种树我摘桃

  超级运输机飞行高度在一万两千米左右,澳门赌博网站:现在距离目标三百公里。丢下我们之后运输机立刻掉转方向返航,只留下我们悄无声息的潜入目标区域。两只巨龙在天空中平张着翅膀向海面俯冲而下,很快就俯冲到了距离海面不到一百米的高度。现在的时间是黄昏,海水的温度正处于一天中相对比较高的时段,水面上有着相当强的上升气流。幸运和白银就借助着这股上升气流滑翔在海面之上,并不断的压低高度。

  超低空掠海飞行不是一般飞行器能做到的,但对于飞鸟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巨龙虽然比鸟大的多,但他也是生物,这点控制力还是有的。超低空飞行可以借助海浪的间隙隐秘自己,最大限度的躲避雷达系统,以免被过早的发现。

  其实要不是为了我们,幸运他们根本用不到这样飞。雷达对生物体也是有反应了,但巨龙可是全身都覆盖着鳞片的。不要以为鳞片的功能仅仅是防御,它实际上还可以减小雷达反射效果。注意一下美军淘汰的f-117a隐形战斗机你就会发现,它的驾驶舱盖、炸弹舱门、加油口盖板,所有这些部分全都使用了锯齿状的边缘,原因就在于不规则的锯齿边可以减少有效雷达反射。巨龙一身鳞片,几乎到处都是锯齿边,根本没有完整的规则形状,所以只要不是距离太近,一般不容易被雷达发现。但今天他们还要带着装了我们的两个大箱子,这东西很容易被雷达发现,不得不降低高度隐蔽飞行。

  虽然降低了飞行高度,但是随着距离接近,我们已经无法再通过低空飞行隐藏自己了,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具备反击能力了。

  此时在我们前方的一座岛屿上。一间灯光明亮的小房间内,靠墙放置着一排电子仪器。三名穿着军服的rb士兵正坐在仪器前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数据。这里就是我们这次偷袭目标的远程监控室,秘密基地所在岛屿附近所有地雷达、声纳等系统都连接到这里,只要有人造物体进入监控范围,就会被这里的人发现。

  坐在左手位置上的那个士兵站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中里君,我去上个厕所,帮我看着点雷达屏幕。”

  “你去吧。”旁边的人点点头。

  在那个士兵离开之后,旁边的中里扫了一眼雷达屏幕。原盘状的屏幕上。一根绿色的线条正在快速的转动着。没有任何异常,屏幕上显示出地几个目标旁都被电脑标上了绿色的编号,那代表这是自己人的飞机或者船只。就在中里把目光移开仅一秒之后,旋转中的绿色线条忽然在屏幕上扫出了三个新的目标。电脑立刻用红色方框把目标分别圈了起来,同时旁边显示出了红色的日文——不名空中目标。

  远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集装箱顶上,小纯正闭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但实际上她正在试图侵入敌方雷达系统。

  代管雷达的中里正在此时把目光又移了回来,恍惚间他好象看到了三个红色标记物从雷达上消失了。中里疑惑地仔细看了看雷达。但是屏幕上的那三个目标已经不见了。中里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从自己的位置上移到了旁边的雷达操作位置上。

  “有什么情况吗?”另外那个士兵转头问道。

  “刚才我好象看到三个红色标记,但是突然就不见了。”

  “不会是你眼花了吧?”

  “不知道。你先帮我管下射频信号台,我来看下这边怎么回事。”

  “好的。”

  中里转动了雷达控制台上地一个开关,岛屿中央一座小山头上隐藏在林木之间的一个雷达平台升了起来。半球形的天线罩迅速张开。雷达探头昂了起来。控制室内本来是绿色的雷达屏幕上出现了一段比较狭窄地红色扇形区域,不过它指的方向却并非刚才三个红点出现的位置。中里抓着控制台上一个比较大的旋钮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山顶上的那个雷达天线也跟着同步转动了起来。

  集装箱内的小纯忽然开口道:“对方又打开了一部雷达。”

  “我来处理。”我们头顶上的幸运大声地说着。对此,那些特勤大队的精英们又是一阵惊讶。能说话的怪兽比单纯的怪兽要震撼多了。

  幸运抬头盯着雷达所在方向。他的两只龙角上开始闪烁起蓝色的电弧。作为普通人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但是我们这些改造过的人全都能感觉到幸运对着岛屿方向发射了一道能级相当高地电磁辐射。

  山头上后开机地那部开打天线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电弧,接着电弧越聚越多。突然兹啦一声,雷达天线后面地震荡器冒出了一团火花。啪的一声炸响,中里被感应电打的手上一麻就自动缩了回来。雷达控制中心里的雷达屏幕瞬间全都黑掉了,一团青烟从操作台的各个缝隙里冒了出来。紧跟着就看到火苗从控制盘下面冒了出来,中里赶紧跳起来去拿灭火器,旁边的人也跟着过来帮忙。

  幸运低头对着没有顶的箱子道:“搞定了。”

  小纯摇头道:“这下是彻底搞定了。整个雷达模组都烧掉了,敌人可能会怀疑遭到了电子攻击或者是反辐射导弹。要是他们拉警报就麻烦了。”

  “反正我们也快到了。”维娜无所谓的道。

  凌反对道:“还是尽量不要被发现为好,能秘密潜入可以省掉不少麻烦。虽然有我们在,敌人不大可能把那三台电脑送走,但提早发现我们,给他们留出准备时间,我们的行动就会变的相当麻烦。”

  “说的也是。”维娜点点头。

  我们在这里讨论安全问题,中岳他们这些特勤大队的人却不能理解。“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中岳问我。

  我指指上面:“幸运刚刚用微波把对方的雷达烧掉了。小纯想说幸运的行为有打草惊蛇地可能。”

  “什么?你们能攻击雷达?”

  “不是我们。是他。”小纯指指头上的幸运。“我可没那么大的输出功率,这么老远要烧掉雷达你知道要多大电流吗?”

  中岳不可置信的看看幸运又看看我们。要是说上飞机之前他对我们还存在着轻视的念头,现在就已经荡然无存了。对他们来说搞掉一个雷达站本身就已经可以算是一次任务了,我们却是顺手把雷达给做掉了。

  我们在这边争吵这样的行为是否合适,rb人的雷达室里却依然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灭火器虽然扑灭了电器线路上地火苗,但是胶皮燃烧后的烟雾却搞的房间里乌烟瘴气。连未被损坏的声纳和射频仪也无法操作了。

  虽然机器突然故障很让人疑惑,但雷达站上的人并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入侵的痕迹,而且雷达天线也完好,只是信号放大器和震荡回路烧毁,看起来就像一般的短路事故,完全没有人为的痕迹。不过这次地情况虽然没有引发警报,却依然让rb基地内的人提高了警惕。没有雷达辅助,迫使他们加强了巡逻人数。几十台雷达车被开到了岛屿边缘接替主雷达系统的工作。虽然覆盖面积和准确率都低了一些,但聊胜于无。

  我们在飞行徒中太阳终于缓缓的消失在了海平面之下,周围进入了一片黑暗。大海之上不象城市里有灯光污染,黑夜就是彻底的黑夜,除了星星和月亮就没有其他光源了。今天晚上地月亮似乎特别的亮。别说我们,就是特勤大队这些人都不用借助夜视设备就能看清周围的物体。

  两只巨龙和一条小龙化做三个黑影迅速向目标岛屿接近,正对我们的雷达车跟本不如主雷达结构复杂,早早地就被小纯控制住了。当我们从这个睁眼瞎雷达车上空掠过之后。那雷达车还在海边认真的搜索着可能的目标。

  一进入岛屿内部幸运和白银立刻带着我们降落,等我们都下来之后两个集装箱被拆掉固定架折叠起来埋进了沙子里。看看附近没人发现,我们迅速的向岛屿中央挺进。

  这个岛在地图上被标记为一个小岛,但那是相对广阔的海洋来说的。实际上这个岛的面积相当之大,外围有各种奇特地形作为掩饰。表面上寂静无人的山林之中却隐藏着大量地明哨暗哨和数不清的电子探头。按照中岳他们这些老兵的说法,这个岛最大的破绽在于它太安静了。这么大个岛,又是植被茂盛之地,应该生机盎然才对。可是这里却静的可怕,连昆虫都很罕见。

  幸运和白银体型过大,跟着我们百分之百会被发现。所以我让他们在后面等我们,当我们需要支援时再叫他们。

  进入山林之后特勤大队的帮帮家伙立刻进入状态,标准的攻击掩护交替推进,单从训练素质方面来讲是无懈可击了。不过我们在这边就表现的更轻松了,头盔地视像辅助系统已经对所有敌人暗哨做了加亮处理,在我们地眼睛里周围是一片湛蓝。那些暗哨和巡逻队就像一个个红色的大灯泡一样在蓝色地树木之间穿行。这么明显的标记。我们要是再疏忽掉,那就和睁眼瞎没什么区别了。

  斯哥特把枪背在背后。双手张开,三道弯曲的金属爪从他手背上的卡槽内弹了出来,使用这些东西可以轻松的攀爬任何树木和墙壁。斯哥特像猴子一样蹦上一棵树,接着突然蹿向前面的另一棵树,其他的铃音骑士也有样学样的上了树。特勤大队的人看怪物一般看着我们这些人一个个像猴子一样窜上了树。

  一个暗哨正蹲坐在树杈上警惕的注意着下方的动静,突然他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阵冰凉,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远处的中岳只看到一具尸体从树上坠了下来,下面另外一名铃音骑士伸手接住了这具尸体把他轻轻的放在了树底下地灌木丛中。上面那名铃音骑士纵身跃向下一棵树,那里的暗哨正在走神,突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脑袋连续拧了三圈,然后把这个家伙软软的尸体直接挂在了树杈上。

  特勤大队的人感觉自己简直像被人带着旅游。那些暗哨一个个全都被用匪夷所思的方式干掉,途中的电子系统也被用各种方法骗了过去。整个岛屿的防线看起来像并不存在一样,没有任何东西能发出哪怕一点声响。

  快速穿越外围地山区地形,我们很快到了中央地带。这里是个被群山环绕的区域,由于树木众多湿气又大,白天的时候云遮雾罩,卫星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而晚上的时候云雾虽然散开。但卫星也没办法探测这块区域了。

  和岛上其他地方不同,这里不用做掩饰性的伪装,地面上的树木都被清除,盖起了大片的人工设施。

  我们跑到了森林地边缘,再向前就是军事要塞一样的基地入口了。看到这里的情况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任务要带这么多人了,计划最初就没考虑我们有可能秘密潜入基地,带这么多人就是方便我们强攻的。

  整个基地入口就是个圆形区域,最外面首先是一百多米的空白地带。除了平整地水泥地面就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这一百米空白水泥地面后面是一道壕沟,不过我看那简直是悬崖。壕沟成u型,好象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根本连接缝都没有。u字上部开口是以一个相当圆滑的弧度连接到两边的地面上地,以这样的造型。一旦掉下去,你就算有飞爪之类的攀岩工具也别指望上来了。深达十米的沟底绝对不是正常人可以跳上来的高度,两边跨度四十米的宽度也不是跳远运动员就能对付的宽度,何况这不是障碍比赛。对面可全都是警卫,被发现就准备变筛子吧!

  在悬崖一般的壕沟后面是一段更加变态地五百米空白区域,地面是被架空布置的薄钢板,一只猫走在上面都可以让你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要是一个人走上去,那铁定跟打鼓差不多,除非基地里全是聋子,不然你就别指望秘密潜入了。

  五百米钢板地面之后有一道六米宽的水泥地面。这个环状水泥带比外圈的钢板地面要低两米多。地面上铺设着一个环行轨道,轨道上有二十部能沿着轨道横向移动的钢铁炮台。其实这些炮台比较类似坦克,但它们是走轨道的。因为不用离开基地,所以设计时完美没有考虑重量问题,可以任意加厚装甲。更重要的是它们是防御设备,背后就是基地,装甲可以集中在正面、顶部以及侧面,至于下面和后面只有一层能挡弹片地薄钢板。我手里地情报中提示说这个移动炮台正面装甲厚度有两米。顶部和侧面装甲也在一米五以上。就算是巡航导弹也不一定打的穿。况且因为水泥地面本身比外面地钢板地面低,所以炮台高出地面的部分只有一米多一点。非难难以攻击。

  因为是在岛屿上,进攻一方不可能有重武器,所以轨道炮台上装备的武器全是针对步兵和空中单位的。两门二十七毫米速射炮和五挺旋转机枪组成的火力网密不透风,只要弹药充足,再多步兵也冲不过来。而每个炮台的顶上还有一个带射击孔的士兵平台,上面可以为二十名步兵提供防护,不过士兵只能匍匐射击。

  在这炮台阵之后就是一道三米厚两米高的围墙,围墙外面是五厘米厚的钢板,里面则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墙顶上全是半身矮墙,巡逻的士兵牵着军犬在上面来回走动。在这围墙后面还有一些炮位,这些炮位被架设在一个个的水泥台上,两个炮位中间间隔只有十几米,火力密度相当高。

  再往内的布置从我们这里就看不见了,不过情报显示那些炮台后面一百米应该就是一道和外面这层一样高的围墙,那围墙顶上也全是射击孔,完全就是一个火力基地,但是具体什么样子我们也不清楚。情报中提到的地下基地入口就在那第二道围墙之后,只要能冲到那里。后面的部分就简单多了。但前提是我们得到的了那里才行。

  中岳带着赵炎和哨兵围在我这里看情报图,研究了半天也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悄悄摸进去的。这么宽阔地空白区域根本没办法藏人,城墙上的巡逻队几乎是排着队在巡逻,连间隙都没有,何况他们还牵着狗。至于我们看到的地面上那些红外线警戒网和情报中提到的钢板下面的压力感受器,我都不敢告诉那些特勤队的队员,怕打击到他们的信心。

  研究完情报地图我无奈的道:“看来只能强攻了。”

  “强攻?”中岳看了下环境才坚决地提醒我:“敌人数量比我们多的多,强攻损失会很大。而且也不一定就能完成任务。”

  “那到未必。”凌反驳中岳道:“我们可是有两条成年巨龙,那可是重武器。”

  “这不符合正常的战术要求!”

  “有我们在就不是正常的战斗。”凌的反驳够彻底。

  中岳无奈的摇头道:“我保留意见。”

  看看中岳,再反复考虑了半天,我又问道:“中岳你觉得不强攻要怎么进入那里面?”

  “一般来说是寻找突破口摸进去。”

  “你也看到前面的情况了,除非是会飞的隐形人,否则你认为还有谁能不被发现地进到那里面?”

  “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声东击西。”赵炎建议道。

  我们正讨论着,在基地对面的山林里一发信号弹笔直的升上了天空,紧跟着急促的警报声响彻基地上空。金属轨道上的那火力凶猛地移动碉堡立刻向着基地对面转了过去。接着就听到了密集的枪声,显然有什么人和rb人打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中岳询问着。“该不是你们的那两条龙吧?”

  “方向不对啊!”赵炎首先反驳了中岳:“那两条龙不是应该在我们后面吗?”

  艾美尼斯也点点头:“我能感觉到,幸运和白银还在那里,对面的不是我们地人,至少不是我们知道的人。”

  “基地不会一次派两支队伍出来。肯定是出现了第三方势力。”我非常果断的做出了判断。“不过现在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时机。”

  被我这么一说大家立刻都笑了起来,所有人都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指指前面的壕沟。“斯哥特,你先过情况。”

  “好的。”斯哥特答应了一声就跳了出去,快速的冲到壕沟边之后借助前冲地速度。他一个飞跃就跨过了壕沟。四十米对跳远运动员来说确实是长了点,不过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到不是跳不过去。

  斯哥特刚一落地立刻一弯腰,单手一撑地身体向前翻过去,接着双腿小心的在地面上一点,马上又跳了出去再次用手支撑向前翻。连续几个这样的跟头斯哥特终于停了下来。刚才为了冲那个沟,斯哥特跑的太快,过来后不能马上停住,只好用这样的方式缓解冲击力。之所以姿势这么奇怪是因为斯哥特一直在努力躲避地面上纵横交错的红外线网格。幸好网格还算比较大。勉强能站住人,要不然这下肯定会把对面的移动碉堡招过来。

  中岳在这边看斯哥特动作奇怪,疑惑的问道:“他在干什么?”

  “在躲红外线。”

  “红外线?”中岳立刻把头盔侧面地目镜拉了出来,立刻大吃一惊。其他特勤队地人看到大队长这么惊讶也拉出了目镜,结果全都吓了一跳。前面钢板上方那密集的红外线网格纵横交错,斯哥特居然可以高速地在这些网格中穿行而不触动任何一个,这灵活性可想而知。估计要是他们知道我们实际上不是依靠辅助仪器看到这些红外线的,一定会更加惊讶。

  斯哥特动作灵活的闪到那移动炮台轨道附近。然后一个纵身跳了过去紧贴着墙壁边缘伸出的一点点檐子站好。现在就算移动炮台转回来。他也在炮台背后了。我的头盔耳机里很快传出了斯哥特的声音。“这边没问题,就是那红外线要当心。我脚底下这个沟里有些敌人。好象是那炮台的弹药补给通道。”

  “想办法关掉红外线。”

  “我试试。”斯哥特用电磁感应能力迅速找到红外线地连接通道。然后稍微扭曲了一下磁场,红外线装置瞬间短路。rb人还在和那边的敌人战斗,警报一直在响,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红外线已经关闭了。

  我一招手带着大家一起向前冲,到了那壕沟边之后我们二十九个人一起跳了过去,然后把绳索扔了回来,特勤队的人面红耳赤的抓着绳子爬了过来。他们感觉自己不象来战斗的,到像是被救援的。

  没了红外线。地面上就可以随便跑了。虽然在钢板上走起来叮当乱响,不过在基地对面速射机关炮的震天巨喉之下,这点动静根本就听不见了。

  冲到轨道炮台的移动沟旁边才发现这个下面原来就像地铁站台一样,里面堆了好多弹药。我们全都把枪抓在了手上直接跳了下去,特勤队地人跟着一起跳了下来。

  这下面整个也是个环状空间,不过却没有人,大概那些人都到对面去为炮台服务去了,或者这里本来就是没有人的。确认下面安全之后我们也爬上了斯哥特所站的那个檐子。下面的特勤大队人员跑到檐子下面纵身一跳。我们弯腰下去一拉他们的手,稍微带一把就把他们拉了上来。等大家都上来之后中岳指指上面,我点点头,一伸手抓住他的一条腿把他向上一扔。中岳轻飘飘的飞上了墙顶,我也跟着跳了上去。只见中岳脚边已经躺着了一个rb兵。看那家伙错位的脖子就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地人迅速的把特勤队的人全给扔了上来,然后他们自己也爬了上来。我们全都迅速的成这道墙上跳了下去。这下面可就不是空无一人了,不过我们的人反应都超快,几声噗噗地闷响。所有看见我们的人都再也不能告诉别人了。

  迅速冲到第二道城墙边上,斯哥特带着几个铃音骑士先跳了上去,剩下的人搭把手把特勤队的人也送了上去。这道城墙不宽,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对面那半圈全都是士兵在举枪射击,但是从我们这里看不到他们在打什么。

  我们全都迅速地跳下这道墙,前面就是一间圆形的房子。迅速冲到里面之后我们才发现这里是个电梯大厅,除了我们进入的门之外还有另外两道门可以进来。在这中心位置有四个巨大的货物电梯,周围还有一圈小的人员电梯。货物电梯体积很大。一次停十几辆卡车上去都不成问题。不过货物电梯相当简陋,顶棚和四周都是钢丝网,但是人员电梯又太小,我们这么多人得分好几部电梯才下的去。

  我刚要说让大家上货物电梯,外面突然有个人跑了进来。这家伙看到我们站在里面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冲向旁边的墙壁。维娜带着消音器的枪口噗地一声轻鸣,那个家伙应声而倒,但是因为惯性。这家伙的脑袋却撞上了墙壁上的红色按扭。

  基地的警报声突然一变。房间内所有的灯全都跳成了红色。电梯大厅外侧的三个入口处巨大的金属闸门开始缓慢下降,房间内的电梯也全都动了起来向基地下降去。

  “跳。”我回头大喊一声。特勤大队地人都是训练有素地士兵。毫不犹豫的跳上了正在向下降地电梯。我们几个也跟着跳了进入,电梯的钢丝网闸门在我们进入后一秒内关闭,透过头顶的钢丝网可以看到电梯上面的开口处两道装甲板正缓慢的闭和起来,基地通道被完全封闭了起来。以这个基地的深度,就算是核武器也不能把它怎么样,只要封闭通道就根本没人进的去,这些家伙还真是想的够周到。

  我们乘做的电梯下降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变成几乎是以自由落体状态在向下降了,可想而知这地方到底有多深。头顶上的装甲闸门一道接着一道的封闭了起来,看这架势怕不是有好几百道。就算一道道的挖,全搞开也要半年以上时间。援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拖延那么长时间。除非根本就没有援军。反正突袭行动中只要这个地方封闭起来,外面地人是绝对进不来的。至于全面战争,那就不关基地防御的问题了。

  载着我们的电梯在持续下降了近一分钟之后才开始减速,很快电梯就平稳的停了下来。头顶最后一道装甲闸门封闭了起来,但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电梯大门没有打开,反到是电梯灯熄灭了。

  “该死。”特勤队的人传来一声轻骂。

  我的人全都有红外线视力,特勤大队地人有红外线夜视仪。所以黑暗不影响我们的视力。我走到钢丝网闸门那边,把手指伸入钢丝网眼用力一拉,钢丝网立刻像蜘蛛网一样被撕开,斯哥特他们结果立刻学着我把另外三面也给撕开了。我用手轻轻敲了敲钢丝网外面的电梯井墙壁,墙壁立刻传来了沉闷的回声。斯哥特那边声音也一样。

  哨兵叫了起来:“在这边。”

  “让开。”我走过去猛的对着墙壁就是一拳。

  吱的一声金属变形声,墙壁向内凹下去一大块,但依然封的很严实。一直跟着我们的小不点突然朝着墙壁冲了过来。虽然还是条幼龙,可他毕竟已经和公牛差不多大了。力量方面比我们还是要大地多。轰的一声响,他和大门一起飞进了外面的空间,明亮的光线立刻照了进来。特勤大队的人敏捷地闪到了两边光线不能直射的区域。一般这种情况下外面要是有敌人防备,我们就可能被打中。特勤大队的人实战经验和训练程度都比我们高,所以他们知道闪到墙边依靠电梯门两边的边框遮挡一下自己。

  这次还真让他们猜对了。外面确实有人,不过这些人没有马上开枪,原因则是小不点地出现。本来外面的人以为会有几个渗透进来的敌人冲出来,没想到会是个怪物撞开大门进入了里面的大厅。稍微愣下神就是致命的错误。小白第一个冲了出去,一下扑倒了一名士兵。斯哥特和另外几个铃音骑士迅速冲出去把前面的几个人全部放倒了,从头到尾敌人都没来及开一枪。

  特勤队迅速跟着我们冲了出来,和我们的散乱不同,他们成攻击队形立刻分散开来控制了这个大厅。这个大厅和上面的大厅很像,应该是下面地电梯大厅,不过这里的出口就一个。我们迅速的向出口冲去,但是刚到出口就遭遇了密集的弹幕。特勤大队的人动作迅速的闪到了两边贴着墙边躲避子弹。我们却顶着子弹继续向前冲了出去。对方使用的全是小口径武器,对我们的盔甲一点用都没有,子弹打在身上全都被弹了出去。我就直接站在火力口上端着枪,把火力模式调整到火焰喷射器模式,对着前方一扣扳机,火焰立刻顺着通道卷了过去,对面地弹幕利马停了,接着就是一阵日语地怪叫咒骂声。

  当啷。一个烟幕弹飞了出去滚进对面的通道转交。接着就听见那边传来剧烈地咳嗽声。这个地方是个t型通道。我和斯哥特一起冲到了转向处闪了出去,一人一边扣动扳机。火焰顺着通道一路向前,七八个士兵浑身是火的嚎叫着到处乱跑。通道顶上噗的一声响,自动喷淋灭火器居然启动了,同时,两道闸门在我们左右落了下来。

  “是防火闸门,别让它们落下来。”中岳喊的晚了点,两边的闸门同时轰然关闭。

  小白跳到了我身边,他背上的背囊中段突然升了起来,一个旋转机构把一霉微型火箭弹转了出来。嗽的一声火箭弹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巨响,那道防火闸门上多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洞。与此同时小不点也已经撞开了另外一边的大门。

  “这里开始我们的任务就不一样了。”我对中岳道:“你们向右,我们向左。小不点跟你们走,专门为你们破门,完成任务后就不要互相等了,各自按自己的任务计划撤离。”

  “是。”中岳行了个礼然后带着自己的人向右侧通道突入。

  我带着人从小白炸出的大洞里钻了过去,对面已经是一片烟雾了,火焰系统却没有启动。不知道是坏了还是怎么搞的。从这边开始就是真正地实验区了,必须仔细的搜索目标物品,我指了下左右的大门。“斯哥特,你带一半人搜查左边,维拉,你带一半搜查右边。维娜、凌、小纯、晶晶、玲玲、辣椒和艾美尼斯跟着我。”

  一路向前搜索前进,基地里的闸门已经全部放下了,但是我们根本就不管那些闸门。遇到打不开的就直接砸开,很快就把一路上的房间都搜查的差不多了。

  基地里的人大概是启动了避难计划,一路上只遇到了少量抵抗,设施内地研究人员都不在。很快我们走完了这个遍布房间的通道,前方一道加压门挡住了去路。小白再次发射了微型火箭,但也仅仅是把门上炸了个坑,根本没用。

  斯哥特和我一起过去用力砸了半天,可是那门实在太结实。根本砸不开。凌到是脑子快,她从基地墙壁上砸出一个洞,然后从里面找了两根电线出来接到了枪上,接着把她的多功能****调整到了激光武器模式。有基地电路供电,激光武器才能发挥最大威力。连续十几枪下来大门终于支持不住了。小白又浪费了一枚火箭把已经变成半融化状态的大门彻底炸飞了出去。

  大门刚被炸开,里面立刻子弹横飞,洞口被打的火星四溅。斯哥特刚想像我上次一样依靠盔甲的坚固冲进去,突然里面轰的一声响。洞口火光一闪,斯哥特又被炸飞了回来。

  “你没事吧?”我赶紧把斯哥特拉到一边子弹打不到的地方。

  “没事。”斯哥特缓慢地站了起来,不过他的盔甲却还在冒烟。

  “到底怎么搞的啊?”我没看到斯哥特被什么东西打回来的。

  斯哥特抱怨道:“真倒霉。那帮家伙有门小炮在里面。”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

  “所以我才说倒霉啊!”

  “喂,想想办法。这么密集的火力,我们进不去啊!”凌问我们两个。

  我靠到门边上道:“丢炸弹进去,炸死这帮混蛋。”

  “不会炸到那三台电脑吧?”

  “你看到那电脑在这里了吗?”我惊讶地问凌。

  凌人躲在门边,把枪举到了洞口,通过枪上的视像系统可以直接看到枪瞄准的东西。“就在那里。看起来很像我们的目标。”

  我惊讶地把自己的枪也伸了进去。借助视像系统迅速就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这个房间和前面不一样,这里很大,类似一个大厅。在大厅正中有个玻璃罩子,三个球形电脑就在那罩子里放着,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大型仪器,那些人就拿这些东西做掩体向我们开枪。至于把斯哥特轰回来的那门炮则是在大厅对面的门口放着。

  以这里面的情况,爆破性武器肯定是没办法用的。rb人罩在那三台电脑外面地罩子到底是防弹玻璃的还是一般玻璃我也不敢肯定,加上我们的枪威力又大。保不准就能把那罩子轰个粉碎。至于里面那三台电脑的结构我就更不清楚了。从我们地球文明的情况来看,电脑这东西应该属于易碎品。外星电脑大概也架不住枪打,所以大口径枪支和爆破武器肯定都不能用。剩余的武器中只有烟雾弹和我们自身的武器了。对方有防毒面具,烟雾弹肯定没用。自身武器中的大规模电力攻击是不能用地,电脑对电很铭感,要是把那三台电脑烧坏了可就废了。所以我们能用地就只有肉搏和电场使用程度比较低的辅助能力了。

  我把维娜他们招到身边。“听好了,我们这么办。一会我数一二三,每个人扔一枚烟雾弹进去迷惑敌人视线,然后我们就冲进去。小白你去干掉距离最远地那门炮,小纯和凌还有艾美尼斯去抢那三台电脑,一旦得手立刻退出来。斯哥特和其他人负责对付房间里的其他人。为了防止意外,大家还是改用剑比较好。”

  凌忽然反对道:“不用那么危险。我们不是可以控制人的思维吗?直接催眠几个人让他们自相残杀不就好了?”

  “那些人都拿着枪,自相残杀当然好,可万一他们把电脑打爆了怎么办?”

  维娜道:“那就还是那照神林的意思办。好了,准备烟雾弹。”

  我们每个人都拿出一枚烟雾弹拔掉保险捏在了手里,然后由我来喊:“一、二、三,扔。”

  哐啷啷啷啷。三十个烟雾弹一起飞进了这个大厅,掉的到处都是。尽管换气系统工作的很卖力,但白色的烟雾还是很快就把房间充满了。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