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一章第四特区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一章 第四特区

  影泉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可是刺客。你一个驯兽师都能带着大家搞偷袭,难道我这个刺客还会暴露不成?”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好了,我先下线了,回来再见吧。”我说着转动了一下传送戒指把自己传送到艾辛格,在艾辛格顶部的了望台找到玫瑰,她也在和鹰交代事情。等她交代完之后我们一起下线。

  刚摘掉头盔就接到老爸的内部电话说要带我们去个地方,让我带上斯哥特他们一起去。我和玫瑰先到了餐厅,整个基地里,斯哥特出现几率最高的就是这个地方。我们到那里的时候这帮家伙已经开吃了,真是够谗嘴的!

  我站到他们后面拍拍手把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好了,现在听我说。我们马上要离开一下,所有人员都要跟我走。我给你们五分钟,把你们面前的东西消灭干净。”我说完之后发现他们还在傻愣愣的看着我,连忙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啊!”

  斯哥特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猛吃,这段时间的调整对身体能量消耗很大,光靠血液注射的营养物质确实可以补充身体需要,但饥饿感来源于胃部分泌物,就算身体不需要更多营养,只要胃里的特殊激素浓度不下降,你就会始终感觉很饥饿。

  这帮家伙吃饭的样子真吓人,连几位美女们都完全不管形象的猛往嘴里塞,这要是换到临街的糕点店里,非把过路的人吓到不可。不过这群谗猫吃像不好,速度倒挺快,五分钟后就全部搞定。

  我带着他们向基地上层前进,按照老爸的要求到基地后山的机场待命。老爸已经站在机场上了。不过他正在和那两个将军说话。两名将军带着自己的副官进入了一架小型飞机,然后向老爸挥手告别。老爸退开之后飞机在夜色中滑上跑道开始加速起飞,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老爸目送飞机飞远才坐着机场通勤车到了我们这边。“跟我来。”老爸说了一声就命令司机向另外一边地机库开了过去。

  龙缘基地附属机场是专用型机场,没有大型机场那种把乘客运输到飞机边的公交车一样的汽车,这边的通勤车就和高尔夫球车差不多,连司机在内最都就能坐六个人,我们显然人数多了点。老爸和司机占用两个位置,剩下的座位安排给了玫瑰、凌、小纯和艾美尼斯。她们的体质在我们30个进化型人类之中是最差的。其他人全都跟着车子跑步前进。

  从我们出来的电梯口到那个机库起码有三千米,我们就这么一路小跑地跟着通勤车跑了过去。这种距离对一名接受过强化训练的普通士兵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我们这些人。一路小跑过来,连呼吸频率都没什么变化。

  机库里停着一架大型运输机,一看就知道老爸又在发扬勤俭节约美德了。每次到别的基地都是搭顺风机,很少专门派飞机的!这次更离谱,居然挤货机。一大群人被老爸赶鸭子一样赶上飞机才发现这里面堆的全是货,就在机舱前端给我们留了一小截空间和一些简易座位。大家刚坐下飞机就开始滑行。看样子还满赶时间的。

  “老爸,我们这到底是去哪啊?”飞机起飞后我忍不住询问了一下。

  老爸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问我:“你们觉得龙缘的技术水平怎么样?”

  “那当然是世界一流的。”我很自豪地说着。

  玫瑰到是比较细心,看到老爸对我的回答没什么反应之后立刻道:“不过我们龙缘的技术好象有些过于超前了,至少和现在社会上能理解的技术相比差距实在太大。有时候我都很疑惑。作为技术储备来说,龙缘是不是保留的太多了?”

  玫瑰果然还是比我精明一些,老爸听了她地话之后立刻笑了起来。“你能发现这点就很不错了。之前我曾和你们提到过那枚即将威胁到人类存亡的外空星球,我当时说过。我们的对策是大范围的移民。然而你们作为了解龙缘核心技术地高级人员,应该很清楚现在人类的科技想做到太空移民还差了很多东西。”

  玫瑰点点头。“这样说来确实如此。单纯的让大量人类离开地球,龙缘应该是做的到的,不过要把这些人送去遥远的宇宙,这个任务恐怕以我们的技术是不足以完成的。我当时就很好奇,龙缘地这个移民计划必然是国家授意的,可龙缘的技术却无法应付这么大的移民量,难道国家打算抛弃老百姓只转移精英人类?”

  “抛弃一部分人是必然的。”老爸说出了一句要是让外人听到必定会引发大动荡的话。不过他又接着解释道:“不过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我们确实无法转移所有人,但也不至于只转移部分精英那么可怜。”

  “那国家和龙缘是怎么计划的呢?”

  老爸想了一下道:“移民计划地方案首先是斩头去尾。年龄高于八十岁地人群一律放弃,这部分人身体素质不合格,长时间的休眠舱低温睡眠会直接要了他们地命。与其把他们的尸体拉到目标星球,不如把宝贵的名额让给年轻人。第二个是婴幼儿部分。”

  坐在旁边一直听着我们说话的小纯惊讶的叫了起来:“什么?要放弃婴儿?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老爸立刻笑着解释起来:“别想歪了。我们又不是屠夫。计划是这样的,首先在移民开始之前提前七年进行全民禁止生育计划。在开始之日后的一周时间内,让所有孕妇到公安部门挂号,这批孕妇可以照样安排孩子出生。但是在这之后怀孕的妇女必须强制堕胎。这样就可以保证在移民开始之时全国内最小的孩子也在六岁以上。这样的儿童已经可以承受低温睡眠,能安全的被送到目地地。低于这个年龄的孩子就算进入移民计划。送到目的地时也只能是具尸体。按照这个标准去掉前后两部分人员,可以减少移民标准。”

  小纯点点头:“这样就人道很多了。”

  老爸笑着道:“你个小丫头,别把我们想成邪恶的恶魔。我知道你在游戏里本来是光明女神,不过我们这边的世界可不是游戏世界,不要搞的那么善恶分明,现实中的人比你们那里的人要虚伪一些,善恶表现地都不是那么明显,不能主观的去判断一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小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他们这些人都算是龙缘的孩子,也可以说是老爸的孩子,和家人在一起自然是不用太认真的。

  老爸继续道:“除了刚才说的斩头去尾之外,我们还有一部分削减。第一是检查身体,凡是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的严重疾病患者,无法参加移民,只能一起放弃。这部分人属于根本无法挽救地,所以只能理智的选择放弃。第二。确诊为绝症,剩余生命不足十年的一律放弃,这样的人移民过去也意义不大。第三,携带类似萨米德二型等致命性可传染、不可治愈性病毒的人群直接放弃。新世界不能被病毒感染,否则会导致整个移民计划失败。数十亿人要跟着陪葬,这是不能允许地事情。第四,严重性智力缺陷者直接放弃。这个部分包括超重度神经病患者、极端性智力低下或思维畸形。这些人不能适应太空环境,进入太空后可能导致暴力倾向。我们不希望到新世界之后却放出来一群在太空中变异的野兽。不过一般性的智力低下等安全性残障人员我们不会抛弃,我们的抛弃原则是不影响大多数人安全为考虑地。只要不危害大多数人安全,他自身又能适应太空旅行,我们一般是不会抛弃的。”

  “这就是全部吗?”我问道。

  老爸道:“不完全。还有一部分就是罪犯。死刑犯自然是直接枪决,被判处各种徒刑的人会按照他们的罪行轻重倒过来排序。如果到时候移民船够用,就把他们带人,不够用的话就从罪行比较严重的开始抛弃,直到移民船能装下这些人为止。如果移民船建造速度跟不上。甚至连那些小偷小摸的罪犯都可能被直接放弃。”

  “那要是移民船还不够呢?”玫瑰问道。

  老爸有些为难的道:“初步计算这样就够了,连那些罪犯都可以带走一部分。但要是真地出了什么意外,移民船数量依然不足,那只好在人群中根据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以及这个人的道德水平、受教育程度、智力发达水平依次删减筛选掉部分人员。真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没办法,毕竟现在算来移民船也就是刚刚够用。不过到时候我们会为国外的特殊精英人员留出十万个席位,只要这些人愿意为我国效劳,我们可以把他们也带上。这些都是技术精英。丢了是人类的损失。”

  “那别的国家没有移民船吗?”凌问道。

  凌不知道上次我们和老爸的谈话,所以不了解情况。我向她解释道:“只有几个强国才会建造移民船,那些小国家连发射卫星地技术都没有,即使知道这次人类浩劫也没有办法建造移民船。万一他们孤注一掷发动攻击想要抢夺移民船,到时候肯定会引起不必要地麻烦,所以几个知道情况的大国之间都达成了一致,那就是不告诉他们这个浩劫地事情,一方面减少意外,另一方面也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心的过完最后的一段日子。”

  老爸也补充道:“最后正个地球能得到解救的人员大约是三分之一左右,应该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对老爸道:“说了一大圈你还是没告诉我们要带我们到哪去啊!”

  老爸笑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又是一个反问。“你们知道美国有个五十一区,但是知道我们的第四特区吗?”

  “第四特区?”

  老爸神秘的道:“有一个内部说法,说南海中央是我们的第四特别行政区。实际上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那里。”

  “南海?”

  老爸看了看表。“再有半个来小时就可以到了,这飞机速度很快,不用着急。”

  “我不是着急。我是想知道为什么南海上还有个特区。”

  老爸纠正着我地错误。“不是南海上,而是南海下。我们要去的第四特区在海底。你们即将要执行任务的目标距离我们的第四特区到是不太远。”

  “为什么把两个基地建那么近?这不是很危险吗?”

  老爸摇摇头:“危险什么的到谈不上,rb人的潜艇没我们多,不敢侵入我国领海的。至于为什么要建这么近,其实我们两边都挺无奈的。总之到了那边再告诉你详细情况。”

  一路上不管我怎么问,老爸就是不肯和我说,成心掉我胃口。很快飞机就接近了目标区域,降落指示灯了起来。提醒我们把安全带绑好,但我透过舷窗却只看到海面上漆黑一片,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降落地地方。就在我胡乱寻找目标的时候,海面上突然亮起一个红色亮点,飞机立刻开始转向。本来处于侧面的亮点被转到了飞机前方,我这里就看不见了。一着急我干脆解开安全带跑到前面打开了驾驶舱门,结果让我一愣。驾驶舱居然是空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飞机操纵杆自己在动。飞机有条不紊的向着红点飞了过去。

  “无人飞机?”我转回来问老爸。

  老爸点点头。“这系统目前性能还不完备,只能用于客货运输,复杂任务暂时还做不来。”

  我点点头。既然前面完全是空的,视野这么好,怎么也比坐后面强。我直接跑到了驾驶座上坐了下来。反正飞机自动控制,我坐那装个样子也不影响飞行。玫瑰也钻了进来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这里的视野确实比后面好,而且座位也舒服多了。

  前方的红色亮点逐渐被飞机瞄准。接着飞机正面观察窗上一个绿色地显示区跳成了红色。龙缘的军用飞机全都有两套仪表,一套是指针式,直接在操作台上嵌着,另外一套是液晶式,直接显示在正面的风挡玻璃上。

  驾驶舱里忽然响起一段沙沙声,接着一个男性的声音出现了。“这里是迎宾车一号,电子密码已确认,请飞行员打开驾驶台上的流水编码读出来。”

  “流水编码?”我被搞地愣了一下。

  老爸的声音很快从后面传了过来。“不用管他。这是一个诈人的秘语,为了防止有别国飞机在破译了我们的机器编码之后可以伪装成我们地飞机飞进警戒区,所以特地设置了这么一个询问密码的过程。到这里来的都是无人机,根本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要是你回答了就肯定是间谍飞机。”

  “靠,真阴。哪个间谍要是中招了,肯定到死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暴露的。”

  正说着,那个声音突然继续道:“很好,流水编码确认。迎宾车一号欢迎各位的到来。”那声音一结束。前方的红点突然向两边延伸出一排红点,变成了一条横在我们前方的红线。在红线两边突然哗的一下打开了一大片灯光。一条宽阔地跑道被照的通亮。现在已经可以看出来了,跑道不是修在什么岛屿上的。那跑道下面是个奇怪的巨大漂浮物,看起来造型很怪异,可以肯定不是航母。

  我们的飞机迅速下降,在电子系统的引导之下以比飞行员更精确的定位降落在跑道上。一条阻拦锁成功的挂住了飞机尾钩,我们只滑行了一百多米就被拉停了。阻拦锁自动松开,飞机缓慢地滑行到了甲板边缘,接着我们感觉到明显地一阵抖动,地面开始下降,我们应该是停在了升降机上。

  很快我们就被降入了甲板下的仓库,刚刚指示跑道地灯光全都一起熄灭。海面上再次变地漆黑一片。我们进入的船舱和上面可不一样,这里是真正的灯火通明。飞机停入这里之后立刻打开了舱门并自动熄火,外面一群人跑了过来开始卸货。

  我们走下飞机,老爸看出我有些疑惑。“我们降落的这个不是第四特区,这只是迎宾车一号,它是一个能潜水的浮动机场。自身移动能力很差,下潜深度最大一百五十米,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在飞机来的时候上去接收。所以叫迎宾车。”

  我点点头。搞了半天就是个机场,不过是能下潜而已。老爸带着我们走到了侧面的一排电梯口,这里是人用的电梯。坐电梯一直下降到潜水机场地底层,这边是个大船坞,地面像菜地一样,一个一个的全是水池,没个水池内都有一艘潜艇,总计超过一百艘。房顶上有很多架滑轨吊车在来回运输货物。看样子这些潜艇都是货运潜艇。

  老爸带着我们一路向前走,路上并没有人过来询问我们。龙缘的设施全都有电子检测仪,没有神经殖入物的人进入这里不到一秒就会被发现。不要以为龙缘没有警卫,只不过他们不在外面巡逻而已。

  老爸最终停在了一个水池前面,这里有几艘黄色的小型潜艇。我们人多。分乘了两艘潜艇。潜艇内同样是没有操作人员的,控制系统全都是自动的。潜艇缓慢的沉入水下,然后顶上地一个闸门封闭了这个水池,接着下面的闸门开启。我们的潜艇迅速从下面离开了潜水机场。小潜艇在漆黑的海里连灯都不开,我们一路就看到一片黑暗。二十分钟之后潜艇前面的灯光突然打开,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潜艇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一条水下隧道。前方已经没路了,潜艇地灯光照在了一道岩石墙壁上。

  就在这个时候,岩石墙壁忽然咕咚一声动了一下。声音在水下传播音调变的比较奇怪,不过还是能听出那是机械的声音。看似天然的岩壁向着侧面移动,逐渐进入了隧道地墙壁内。在这道岩石之后居然是灯火通明的金属通道,我们的两艘潜艇进入之后后面的闸门又关闭了。

  金属通道到是不长。很快又一道闸门。穿过这道闸门之后潜艇只前进了几十米就开始上浮,很快我们就浮出了水面。这边又是一个船坞,大概这就是真正的第四特区了。

  潜艇浮出水面之后停靠在了浮动栈桥边上,我们全都从潜艇里爬了出来。这边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我们了,他们之中有一半穿着军装,另外一半穿着带有龙缘标志的工作服。

  老爸走在最前面,他刚到岸上,迎接队伍中最前面的一名少将就伸手和他握了一下。“旅途还算顺利吧?”

  “还算不错。”老爸笑着和他握了握手又转向旁边的穿龙缘工作服地中年人。“最近又有什么新收获啊?”

  “新收获不多。主要是打开了一个新舱室。计算机方面。我们弄到了一组奇怪的编码,数据工程师们正在分析。”

  那个少将越过老爸把目光投射到了我们的身上。“这就是大公子吧?”

  老爸笑着点点头。“神林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儿子。不过比起一般的孩子可是省心多了。从下就特别的听话,明显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明懂事的多。”

  少将不断地点着头,眼睛也在我身上不断地上下打量着:“完美,真是完美。听说个人战斗力已经超越我们的尖兵计划训练出来地士兵了是吗?”

  老爸没回答,而是随手指了下我们旁边堆放的一个箱子。“神林,试试徒手打开它。”

  我点点头走到箱子旁边,先是轻轻的敲了一下。同声音似乎是合金材料,应该不算很坚固。我将右手手指并拢形成手刀,然后猛的向箱子插了过去。一声明显的金属扭曲声,我的整只手都进入了箱体。左右抓住翻卷的金属边,像撕香蕉皮一样把箱子侧面的盖板整个拆了下来。

  少将站在旁边明显是受到了刺激,过了好半天才神色复杂地道:“唉!真不知道我们这些大兵成天训练的死去活来都为的什么。就算我们全累死在训练场上大概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少将身后一个明显肌肉发达的少校有些不服气的道:“我们尖兵部队怎么可能比不过一群孩子。也许论肌肉强度我们不行,只要在丛林或者城市中,以我们的经验,绝对可以轻松搞定他们。打仗不光是靠力量的,要不然大力士都是战斗英雄了。”

  少将摇摇头。“你没看过他们地测试数据是不会明白的。”

  “很强吗?”少校有些不屑的问道。

  少将点点头。“双臂极限托举三十一吨,单腿伸展力三十一点五吨,手掌平均握力十五点六吨。远程视力相当于你使用三倍望远镜后的效果,微笑物体分辨能力等于你使用六倍放大镜的效果。微光环境实力超越猫头鹰,且具备红外光可视能力。”

  “什么?红外光可视?”

  少将再次无奈的点点头。“正常人的眼睛对这个波段的光线没有反应,只有少数动物具备这种能力,但是他们也一样具备。夜间作战他们地眼睛比夜视仪效果更好。此外,听觉方面音域接受范围都远高于正常人类,可以听到次生和超声波段,且正常音域生响分辨能力是我们的二十倍,相当于活动******。皮肤感知度超越我们四百倍。能感受地面震动和各种爆炸冲击的方向和距离,甚至能通过皮肤直接感觉风向和风速。嗅觉水平接近犬类,常见气味都可以分辨出来。在这样的敌人面前,你们的丛林伪装和隐藏能力根本无济于事。他们光靠心跳声就能找到你们,或者是你地一滴汗就可以让他们在百米之外闻出来你在哪里。”

  我微笑着打断那个将军补充道:“您还少说了一点。我们对电波有异常铭感的接收能力,你的思维变化产生的微弱脑电波可以让我们在数公里外判断出你地精确位置,并知道你大致的情绪倾向。比如我现在就知道你的情绪是恐慌。还有,我们的智力水平也全面超越正常人。根据我新学的心理学辅助。我可以判断你大概是因为听说我们很强悍,怕自己的存在没有意义而感觉到恐慌。实际上你完全不用担心这点,你也看到了,我们就这点人,打仗不是靠几个人就够用的。特种士兵再厉害,还是需要大兵们去当主力的。”

  那个将军忽然对我道:“你说出这些,不怕泄露秘密吗?你怎么知道我们有资格接触这些机密呢?”

  “根据国家保密条例,你们能在这种级别地基地工作本身就有知道这个秘密的权限。另外说一下。我的电波感应并非只能找出敌人的位置,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我可以读出对方在想什么。比如你刚刚在想怎么戏弄一下我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强化人,而你现在在想我为什么全都知道。”

  将军这下彻底傻了,因为我说的全是他在想的问题。我实际上也处于兴奋状态。进培养器之前我们就被高知这次是把我们互相之间地特殊能力普遍化,也就是让我们具备相同地能力。刚刚这种解读思想的能力本来应该是凌地特长,但是现在我也会用了。另外,我也和小纯一样能接收到无线电信号,只是我没背过电码译谱。所以收到信号却不知道是些什么信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调整中综合了小纯他们提出的意见做了改进,那就是我们现在可以关闭这些感觉。比如我们虽然可以收到无线电。只要我们不想听的时候就可以让自己这个方面的能力暂时消失。这个是当初小纯抱怨总是能收到无线电很,吵的她头晕,所以才加了可关闭能力,这样不用的时候可以不开启对应的能力。

  老爸出来爱抚着受伤的少校和少将,他们的伤在心里。对于一个辛苦训练多年的军人来说,突然发现自己比别人差了好多,这次打击可不小。好在他们现在都是军官了,而且基本主持的保卫等工作,已经不太注重这种自身能力了,要不然肯定要难受死。

  有了老爸的圆场,气氛很快就恢复了。我们跟着将军和那个穿着龙缘工作服的中年男子进入了码头后面的电梯。这个电梯不象一般电梯,它没有四周的墙壁,只有一大块地板和一圈栏杆,而且它也不是靠钢缆吊着的,而是靠固定在墙壁上的齿轮组顺着金属架上下移动的。刚开始我们是顺着电梯井向下降,电梯井里黑糊糊的,光线非常昏暗。下降了一段之后我们突然离开了电梯井,周围豁然开朗起来。我们进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空间,电梯只有背后一面靠着这个地穴的墙壁,沿着轨道在继续下降,而另外三面全部是空旷的空间。然而当我们的目光移动到巨大空间的中心之时,我们三十个第一次到这里来的客人全都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