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九章 倾斜的天平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九章 倾斜的天平

  沙堡是福斯特联盟的主要城市之一,澳门赌博网站:神殿自然也小不了。越是发达的城市,神殿就越大,艾辛格的混乱与秩序神殿差不多和一个小型城市一样大,而这个沙堡的神殿也绝对比的上一个大型村镇。蜘蛛要塞可不管什么神殿不神殿的,直接冲向那巨大的建筑群。

  神殿内的道路是为人设计的,考虑到气派的问题才适当加宽了一点,蜘蛛要塞这样体积的东西是没办法在道路上行走的,所以他的进入必然要踩大到周围的建筑。

  几个玩家正在神殿里抢运重要物品,突然轰的一声房顶被捣了一个洞,一条粗大的金属腿从天而降一下踩进了这个大厅里。还没等那些玩家反应过来,那条腿又抬了起来,顺便还拉掉了一大片房顶,大块的砖石从房顶掉落,砸的下面的人四处寻找躲避。

  蜘蛛要塞的恐怖破坏力让福斯特联盟头疼不已,但是他们更头疼的问题还在后面。无敌要塞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这个家伙比蜘蛛要塞更野蛮,一路像推土机一样把所过之处完全摧毁,连瓦砾都找不到大块的。

  在两个地面要塞开始破坏不到一分钟之后,天空中大批的黄蜂魔像和毒蝇魔像一起加入了对地攻击之中。阿修福德在城市外面就可以看到城内火光冲天,不时还传来爆炸的声音。确定敌人已经不可能使用什么大规模的杀伤武器了,阿修福德下达了最终进攻命令。几十万大军在虫族堡垒的掩护下开始冲向城市,他们的任务是扫荡敌人的有生力量并彻底摧毁城市。虫族堡垒虽然很厉害,但他们是堡垒,对单兵的来说太大了,所以他们是不可能用于扫荡的,真正地主力还是正规的路军。

  单就兵员素质方面来说阿修福德这边占有一定优势。人数上双方差不多。福斯特联盟一方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是防守,有城墙和大炮依靠,但是这个优势现在已经等于没有了,虫族堡垒早就把所有的炮台和大段城墙一起摧毁了,现在的城市实际上和一个石头森林区别不大,根本谈不上防御优势。非要说福斯特联盟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就只是他们比较熟悉地形而已。

  在阿修福德带人狂攻沙堡之时,另外三路军也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

  艾辛格这路虽然理论上讲负责的是最大型、防御最彻底地十个城市。但是艾辛格自身无以伦比的强大攻击力把这些城市全都彻底压倒了。艾辛格和这些城市之间的战斗根本算不上攻城战,因为双方都是城市,敌人的防御优势一点也体现不出来,而且在艾辛格的超远程武器面前他们反而比较吃亏。就因为艾辛格这强大的战斗力,他的进攻方式变的异常迅猛。阿修福德还在为沙堡拼死拼活地时候艾辛格已经在有条不紊的洗劫她的第三个目标了。

  由穿梭飞行器运输的第二路军队可能是四路中最辛苦的一路,虽然单论飞行速度他们第一,但是这个军队仅仅是具备空运能力,而不是空战能力。也就是说他们全部陆军。借助穿梭飞行器地运输能力,这支地面部队可以携带一些攻城武器,特别是能带上大口径火炮,可他们毕竟缺少压制武器,四路军周就他们是真的在攻城。其他几路都利用自身优势规避了对方的优势。阿修福德这边已经在进行沙堡的扫荡收尾工作,可这个第二路军至今还在进行城墙争夺战,而且伤亡最大也是他们这路。

  第三路地就是阿修福德这路,沙堡的情况基本已经没有悬念了。剩下的就是清理工作。

  第四路是由大型魔兽和大量飞行生物组成的全空军队伍,这里包括本行会的大量图腾巨龙。这路军的飞行速度属于中等,但是他们的战斗方式太过刁钻。全飞行兵部队完全可以依靠自身强大的战场机动能力随意攻击敌人地任何薄弱点,而敌人只能疲于奔命的来回堵漏。此时他们已经在第二座城市上空开始无方向性的混乱攻击,城市内的敌人也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付他们这样的敌人,战阵和大炮都用不上,城墙还不如门槛。

  四路军基本算是按照预定计划进行着攻击。而且有两路明显比预计的要快不少。就连阿修福德这个看起来打的比较累的一路实际上都已经超过计划速度了,只有那个第二路是真正在按计划打。

  我自己所在地骚扰分队硬是像蚊子一样叮了敌人一路,英法行会组成地联军被我骚扰的头都大了。刚开始我们不断地骚人他们的人员,这个还能忍受,后来我们发现了他们的重武器部队后他们就开始慌了。

  我和身边的玩家们在敌人行进路程过半的时候才在大批伪装马车中发现了重武器的痕迹,后来我们商量出了一个伤残战术。按照我们的计划是逐一消灭或减少敌人的某一兵种数量,以期望敌人无法使多兵种配合使用。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重武器,只要把这些东西全搞光。敌人攻城就得拿人堆。重武器之后的目标我们暂定为辅助类法师。不过具体怎么办还要等重武器消灭干净之后才能决定,反正现在还轮不到他们。

  重武器。从名字就知道分量不轻,这些大家伙体形笨重,整体运输几乎不可能,所以他们被完全拆开成多个组建分开运输。我们利用自身的各种优势不断的袭扰这些重武器部队,敌人的重武器在这十几公里内就损失了五分之一之多,按这个速度下去到不了第一个铁十字军的城市他们的部队就没重武器了。

  敌人到不是不想把我们赶走,就是实在没办法,我们的机动能力太好,他们追也追不上。小股侦察防卫部队总是被我们干掉,大部队侦察又太浪费时间,实在没办法的敌人只能任着我们捣乱。

  就在这一路的骚扰战中敌人终于看到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这是铁十字军地一座小型城市。从这里开始后面的城市全都是铁十字军的。敌人的大部队将会从此开始不断的蚕食掉铁十字军的城市。

  在看到城市之后我们也停止了骚扰,而是转入了城市内部参与防守。敌人完全不知道这座城市下方埋着十万多吨**,只要负责引爆的玩家向手里的水晶石输入一丁点地魔力,整个城市和周围方圆十公里之内的一切都将被强大的冲击波彻底摧毁。

  这些**要想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就必须要敌人尽量集中,他们越是靠近城市我们能做到的效果就越好。我们这些骚扰队之所以进入城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要引诱敌人进入城市,而且是全军涌入。虽然不可能一次解决掉全部敌人,最起码能让他们减员十分之一。

  一开始我还非常担心敌人发现我们的情况而不肯靠近城市。但事实显示是我白担心了。敌人完全就是一副大军压境打算一举突破的架势,洪水一般的军队居然从城市两边绕过然后在城市地另外一面汇合组成了一个围绕整个城市的圆环。

  负责防卫这个城市的铁十字军玩家对我道:“看起来敌人是打算从四个方向同时开始进攻了。”

  我点点头:“英法行会担心的是赌注套入的那些资金,而不是这些花钱买地npc,相比之下这些npc还不够值钱,所以他们会不考虑伤亡的使用了这种攻击方式。”

  “那我们怎么办?抵抗一下马上就撤离吗?”

  “不。”我反对道:“我们不能撤的太快,必须不断的抵抗。实在觉得危险就向后退,但是不要一下子就撤退。我们最后是不断地坚持,并缓慢的后退。直到敌人深入整个城市之后我们再撤离,之后轰的一声这个世界就安静了。”

  “我担心敌人刚进入城市就急着搜索物品,这样万一被他们发现**怎么办?”

  “敌人不是一个行会,物资不到战争结束再分的话很容易乱掉,所以他们的战斗纪律中可能已经规定了战斗中不许抢劫的条文。像他们这样联盟出来的力量一般都是事后统一收集战利品统一分配。避免发生纠纷破坏联盟关系。所以说他们要是进入城市后真的马上开始急着找东西抢,那更好,他们关系破裂可比我们地炸弹炸死几十万人要有用的多。”

  “了解了。”那个铁十字军的城市负责人点头表示明白。

  在成功包围了我们所在的城市后敌人立刻就开始了攻城,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进度慢了很多。尽管他们没有我们行会一样的通讯设备。但是下线打电话还是不成问题的,因此他们非常清楚我们的攻击早就开始了,而且已经连克几座城池。出于时间上地压力,英法联盟不得不加快攻击节奏。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摆出这种必定会造成较大伤亡,但速度相对比较快地攻击阵形的原因。

  进攻刚一开始敌人就用上了仅剩地十几门炮,这个是对方最郁闷的地方。一路上尽管他们用心保护,结果大炮还是被我们破坏的只剩了十几门,搞的他们现在弹药十分充足却没有大炮来发射这些弹药。

  由于没有远程武器支援。对方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拿人来堆。不过让他们感到兴奋的是实际伤亡远没有预计的那么大,至于原因也就只有我们清楚了。这个城市就是个大炸弹,留下的防御部队只不过是装个样子,数量少的可怜,就算加上我们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尽管敌人的战术不合适又缺乏火力掩护,但伤亡依然不是很大。

  陷阱终归是陷阱,我们这些守卫本来就没打算和城市共存亡。看敌人开始攻城我们就象征性的防御一下。城墙很快就被突破。大批敌人进入城市后我们就开始依托建筑物和他们打巷战。这种小城市的建筑都很密集,几条主干道都被我们用障碍堵了起来。至于那些小巷子通常只够两人并行,敌人人多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

  虽然巷战效果不错,不过敌人毕竟人太多。很快他们就开始放弃狭窄的巷道直接上房顶和我们打。为了防止后路被切我们迅速开始向城市中央最后的防御阵地前进,这里有条地道直通城市外面,而且里面已经事先铺设了铁轨并放了上类似煤矿用斗车的无动力铁皮车。大家逐渐撤退到这最后地房间,接着留下一些不是很重要的npc阻挡敌人,我们这些玩家迅速进入了地道。

  这个时候的城市里已经完全被敌人的军队覆盖了,街道、小巷,连房顶上都是人。进入地道的我们立刻跳上那些铁皮车,这些东西看起来不大其实很能装。我们这些突袭部队有不少魔像和npc士兵,加起来也不少人了,但是最终就用了几十辆铁皮车就装完了。

  地道是越往外越深,所以铁皮车不需要动力,上满人之后松开刹车它自己就会向前跑,而且还越跑越快。外面的敌人很快干掉了我们留下的那些npc冲了下来,但是当他们进入这里之后却只来及看到最后一辆载着人的铁皮车转过前面地弯角。

  这个起点站边还堆了不少铁皮车,追下来的敌人立刻把那些车抬到了轨道旁边打算追我们。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当他们刚把一辆铁皮车抬上轨道的时候,前方的通道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这不是城市里的**起爆的声音,而是我们启动的轨道封闭**。我们在离开足够远之后才启动了这部分**,**炸塌了一大段通道把追兵和即将到来的更大冲击波全都封锁在了我们地背后。启动这个**的同时也等于启动了城市里的**,因为它们是连着的。只不过延时不一样。

  前路被阻,敌人只能放弃追击。一名小组指挥忽然发现这个房间还有一个大门,他立刻好奇的过去拉开了那道门。本来他以为这么隐蔽地地方应该有放的都是好东西,结果大门一拉开他们全都傻了。

  游戏内的**是用水晶粉和一些别的东西混合制造地。和现实中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上是不会有tnt或者c4之类现实中**种类的名称的。不过虽然没有常见的**名称,而且这些**上印的名字也不会让人联想到**,但是这仓库里众多箱子上印着的禁止明火标志和仓库顶上垂下的用红色德文写着地危险品仓库字样还是让这些人猜到了仓库里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们被这一仓库东西吓到的同时,忽然墙角处一个小门打开了,门里放着一支被固定住的弩,弩上正架着一支箭头粗大的像个胡萝卜一样的弩箭。那个小组指挥看了一眼那支箭,就在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那支箭的箭头却突然在他面前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箭头上有磷粉。而那道门里本来是真空地,在它打开后空气就会涌入,磷接触空气几秒之后就会自燃,进而引燃箭头上地燃烧物,同时燃烧物腾起的火焰烧断了上方地一根绳子。“哦,不!”在那个小组指挥惊慌的叫了起来,但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那根被烧断的绳子本来是拉着弩弦的,绳子一断弩箭就自动发射了。角度都是事先瞄准好的。燃烧着火焰的弩箭毫无偏差的射入了正面的一堆**箱之中。

  轰。城市中央的那座建筑突然腾空而起。附近的英法联盟人员全都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了出去。这些人还没落地,以这个建筑物为中心。周围一圈范围突然同时起爆,大群玩家和npc一起被掀上天空加入了空中飞舞的人群。第三次爆炸在前两次之后间隔了两秒才发生,但是这次的爆炸却是最彻底的。整个城市以及附近的土地都一起向上一拱,接着整个向下陷落下去,城市顷刻间化为废墟,它刚刚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个规则的大坑。近百万英法联盟的部队被完全吞噬在滔天的火焰和四处乱射的碎片中,这种级别的爆炸是没有人能挡的住的。玩家的防御在城市级武器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即使是我这样的防御,被魔晶大炮之类的城市级武器正面命中,生存的可能性也不超过两成。

  目睹这一壮观景象的人有三类,这三类人的反应相差都很大。

  第一部分就是距离爆炸现成最近的记者们。《零》的玩家大量增加,迫使很多电视台和其他媒体不得不经常报导一些《零》中的大事。这次英法行会搞这么大个赌局又最终演变成不顾形象的亲自参战,加上本身这次就是德国地区的势力划分战争,这么大的事情媒体怎么可能错过。当时在战场附近的记者们从不同角度搞到了大量震撼的画面。现实中除非原子弹爆炸,要不然是不会有这么大规模的爆炸让人看的,游戏内就不一样了,这里没有顾忌,搞这种城市毁灭式的大爆破也没问题。记者们抢到新闻纷纷下线回去传消息去了。这些新闻对他们来说就是钱,所以他们的表情是激动。

  第二部分的人就是我们,爆炸开始时我们已经在城市外的一个秘密出口出来了。这边距离现成比较远,实际上也看不太清楚情况,不过我们已经知道城市里有不少敌人了,所以我们的反应是兴奋。

  第三部分就是英法行会联盟了,这些人现在的表情差不多就是传说中的欲哭无泪了。刚刚他们还在庆幸攻占这城市只损失了预计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一都不到,结果几秒之后伤亡突然就达到了预计人数的n倍。接近一百万的损失,这几乎就是十二分之一的部队数了。这么大的减员发生在这样一个微型城市,结果还没拿到城市控制权,这个损失只能用难以估量来形容了。三方中就这一方表情最痛苦,不少人到爆炸结束后还在张着嘴巴望着那个大坑不知所措。

  我看看这边的情况已经不用我再管了,干脆带着大家直接离开了现场。英法联盟的军队受了这么大损失,内部建制肯定是乱掉了。他们至少要在这里停留三到六小时重新编制部队才能向下个目标前进,而且看样子下个城市的攻击计划他们也要重新规划了。

  和他们相比,我们这边的四路大军就显得相当轻松了。艾辛格这路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水平,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解决。防御力量不强的就派人下去抢劫加摧毁,防御太强有可能危害自身安全的就直接从高空使用超级武器把城市炸掉,这个方式虽然花费高了点,但是安全。第二路的穿梭飞行器这边相对来说依然是进度缓慢,他们的纯陆军编制似乎更擅长稳扎稳打的慢攻,现在这种讲速度的时候他们显得相当不合适。艾辛格都袭击到第七座城市了,他们这路却还在攻第二座城。

  阿修福德带领的第三路在第一座城市耽搁了不少时间,不过后面就快了起来,一会工夫就到攻到第三座城市了。最后一路的空骑兵速度也相对比较快,他们已经到第五座城市了,等把这个城市摧毁就完成一半了。

  我们这边形式越是一片大好,英法行会那边就越着急,主动参战就已经是丢面子要钱的行为了,现在要是连钱都拿不回来那就真的是血本无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