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六章 斑侬枷兰的大馈赠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六章 斑侬枷兰的大馈赠

  对方的那个指挥人员看到我死盯着他不放只好不断的派人过来挡我,这些家伙的实力都很强,搞的我始终无法靠近那个目标。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可是又突然冒出几个人把我挡了下来。我干脆挑起来直接一踩那个人的肩膀从他头顶飞了过去,但是身下的家伙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个家伙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脚腕借着转身的动作把我拧的在空中转了一圈。接着他不松手直接把我往地上摔,我在空中借着刚才的惯性又转了两圈逼的他不得不松手,就在快落地之间双手一撑地身体向侧面翻了出去。背后的翅膀猛的展开对着地面扇了下去,强劲的气流直接把我带离地面。后面的家伙被我挣脱之后向前扑我想把我抱住,结果因为我突然升高而没有抱到。

  本来我以为已经脱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谁知道一个骑士突然骑着马冲了上来。“长枪突击。”这个家伙半路发动技能,我要是不让开非被捅个对穿不可。

  “幻影。”我提醒了一声。

  空中我的影子一闪消失在原地,骑士一愣,目标居然不见了。急冲而来的战马根本来不及刹车一头撞上了刚才打算把我摔向地面的那个家伙,战马到是没什么事,不过骑士和被撞的家伙都倒霉了,骑士突然从马上摔了出去,被撞的家伙则飞的更远一些。

  另外一个袭击我的家伙正在找我,突然感觉脖子一凉接着就看到周围的景物开始翻滚起来。嘭,一个脑袋落在地上,无头的尸体颤抖着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倒了下去。

  “九星诸邪箭。”一支闪着白光的箭对着我直飞而来,在箭的周围还围绕着九个蓝色的光球。发射这支箭地箭手是个风精灵,天生自带锁定技能,他们的箭是不能躲的。

  “剑刃风暴。”我拿着永恒转了个身甩出九道剑芒。前方一片爆炸声。九个蓝色的光团全部被剑芒干掉,但是箭身依然在飞速向我冲来。再用技能已经来不及了,单是一支箭我还不至于挡不下来。永恒剑往面前一横,当的一声响,箭头插在永恒上整个变成了平板才掉了下来,不过它始终没内打穿永恒伤到我。

  那个箭手发现偷袭的一箭不中立刻转身就跑,我把剑柄一抖,永恒的剑身立刻瘫软成鞭状。猛力一甩。到着刀刃的剑身有如毒蛇一般狂舞着前进,沿途地敌人根本不敢招架。那个逃跑的箭手就地一滚,永恒一下插进了他前面的地面,空中一缕金色的头发飘落下来。

  “你居然敢动我的头发?”那个精灵族玩家居然一副歇斯底里的样子转身站了起来。

  我微笑着向他道歉:“真不好意思,我本来是瞄准你的脖子的,可惜歪了一点,要不然你把脖子再伸长一点我砍着也方便一些。”

  盛怒地精灵被我一激更加生气,这家伙立刻举弓搭箭。但是手里的箭还没出手一支闪着黑色光芒的箭已经先一步命中了这个家伙的眉心,白色的脑髓顺着半截支在外面地箭尾流了出来。精灵瞪着眼睛保持着拉弓的姿势向后仰倒,直挺挺的摔在地上之后手上的箭才嗡地一声射了出去,当然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准头了,箭差不多是直着向天上飞的。

  就在我打算嘲笑那个家伙速度太慢的时候我右手上的戒指邪龙守护戒指突然闪耀起了奇特的光芒。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出现在半空中,我一听就认出来了这是被封印在邪龙守护之中的邪龙斑侬枷兰的声音。看周围地情况似乎就我一个人能听到这个声音,敌人都认真的看着我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厉害了。”斑侬枷兰非常兴奋的表扬起我来了:“真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和我的性格,这才多长时间。你居然已经累积了这么多的冤魂,真是有我的遗风啊!哈哈哈哈。”

  “喂,我说邪龙大人,不管你有什么打算,起码暂我们的利益还是统一的是吧?”

  “那当然。”斑侬枷兰很认真地回答我。

  “既然这样,麻烦你可不可以等一会再和我说话啊?没看到我周围全是敌人吗?要是我分心被干掉了,你可就没这么好地邪气提供者了。”

  “哈哈哈哈。我只是突然发现冤魂聚集程度已经足够在阳光下支撑亡灵生物活动了,所以想帮你打开那个一直无法启动的属性。既然你不需要我就继续沉睡了。”

  “啊,等等等等。”这个老家伙居然威胁我,不过现在人家说要帮我打开什么属性,这个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人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得客气点了!“斑侬枷兰大人别生气吗!再忙不得先听您老把事情交代完吗?这些小杂碎我边和您说话也能摆平他们。”

  “好,要地就是你这种傲气,当年老子揍的龙族守卫者满地爬的时候就是靠着这股子傲气。”斑侬枷兰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既然你这么忙我也不多打搅了。我刚刚已经帮你打开了亡灵复活能力,现在你的邪龙守护之戒已经可以发挥百分之百的效能了。等你吸收到更多的冤魂之后我会帮你继续打开更多别的装备的隐藏能力。好了。现在我先回去睡觉了。”

  “等一下。斑侬枷兰大人刚才说什么别的装备的隐藏属性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吧。反正你只要知道你的这身装备实际上被封印过。你现在发挥出来的性能连它真实力量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澳门赌博网站:以后只要冤魂够多我会逐渐帮你全部解除这些封印的,现在好好努力吧,我去睡觉了。”

  “斑侬枷兰大人?斑侬枷兰?大人?”晕,这个家伙说出来就出来说回去就回去,最可恶的是说话只说一半。告诉我有属性没打开却不告诉我具体什么属性没开,真是抠门。不过他说已经帮我打开邪龙守护的全部能力了,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我再看了下邪龙守护的能力。分别是:所有物理攻击附带邪恶入侵能力,造成对手伤口无法愈合。大面积邪气散布,对所有正义和中立生物有一定威慑作用。附带被动系技能:转化杀死生物为亡灵生物,除非该生物被解放或者遭到一定伤害否则不会自动消失。拥有特殊能力召唤邪龙斑侬枷兰进行和体。

  看完技能之后我立刻明白斑侬枷兰说地是什么意思了。以前邪龙守护就带着一个转化亡灵生物的能力,可是一直打不开,听斑侬枷兰的说法那是被封印了。现在斑侬枷兰帮我打开了封印。那么所有技能属性就全都恢复正常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就在我正打算试下邪龙守护的新能力时敌人却先动手了,一支羽箭直取我的心口,好在我反应快用盾牌挡了下来,但是这箭却突然激发了邪龙守护的特殊属性。只见邪龙守护戒指上装饰的龙头双眼一亮,我身上熊熊燃烧的黑色魔焰突然开始收缩进入戒指内部并彻底消失,就在我以为魔焰被吸收了之后,邪龙守护再次闪了一下。我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黑色地光带紧紧的覆盖在我的盔甲表面,这光带明显还是地狱火,但是它不再像以前那样熊熊燃烧,而是变成了更浓稠的状态覆盖在盔甲表面。新出现的火焰虽然看起来变小了很多,但是我知道实际上它变强了。

  火焰刚变完。邪龙守护上突然飞出一条蜿蜒的白色幽灵龙,巨龙之魂扇动着巨大的透明翅膀扶摇直上然后突然在高空发生了大爆炸,但是它炸出来的不是火焰而是烟雾。黑色地乌云以恐怖的速度翻滚着向四周扩散,云层中蜿蜒爬行的红色闪电把那些飞马骑士和狮鹫骑士全给逼下了地面。由于乌云的迅速扩张。刚刚还阳光普照的大地突然变地漆黑一片,仿佛即将要下一场大暴雨一般。

  天空的变化吸引了大多数人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地面上突然弥漫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这是一种黑紫色地雾,明显就不是正常的雾气。一个祭司首先发现不对劲,他法杖尖端本该一直明亮着的光明宝石居然开始闪烁起来,而且越来越暗淡。

  “大家小心,这是邪气。”一个玩家叫了起来。

  我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邪气散布了,原来就是这样。看这个范围差不多有几公里。只不过离我越远邪气越淡而已。所有邪气范围内的光明力量都将被压制,就算是邪恶系玩家,只要和我是敌对关系一样会被这种邪气所侵蚀。

  “是那个家伙引起的,先干掉他再说。”一个玩家突然指着我叫了起来,接着他自己就主动冲了上来。

  看到他扔过来的飞斧就知道这是个野蛮人狂战士,不过这家伙的力量真的很大,他扔地斧头都快赶上车**小了。我左右闪避让开两个大斧,那个家伙已经拿着最后一柄最大的斧头冲到了我跟前向我砍了下来。

  “嗷呜……!”战士分身嚎叫着冲侧面冲了上来一家伙把这个狂战士撞倒在地。我一下跳了过去双腿岔开分立在他的身体两侧。狼人形态的右爪并拢在一起猛的向下插了下去。躺在地上在这个家伙连忙用斧头阻挡,但是只听到当的一声响。他的斧头被我直接从中间铲断,尖刀般的利爪直贯入他地心脏。感觉摸到了一个不断蹦跳地肉球,我的手用力一握,接着猛地抽了出来。狂战士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双手彻底无力的瘫软下去,身体也不再动了。

  周围的敌人都被这残忍的杀戮吓到了,刀剑之类武器的战斗只会留下流血的伤口,像我这样直接挖内脏的战斗方式大部分人是接受不了的。不过更让他们接受不了的事情来了。我刚从那个家伙身上让开,这个家伙居然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起先这个家伙地突然立起把我和战士分身吓了一跳,敌人则感觉到了惊讶中带着兴奋,但是很快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只见那个从地上爬起来的狂战士单手伏胸向我鞠了个躬,接着发出了瓮声瓮气的声音。“亡灵狂战士为您效劳,愿意接受您的领导。”

  这句话让那些敌人全都傻眼了。我则只是有些惊讶。邪龙守护就是带有转化杀死生物为亡灵的特性的,但是一直发挥不了,今天终于让我看到了,而且连玩家尸体都可以转化。

  我指了下对面的敌人然后向那个亡灵狂战士下达命令。“那些都是敌人,去和他们战斗吧。”

  “是,我的主人。”亡灵狂战士转身捡起了一柄他开始用来扔我地飞斧,因为那把最大的已经被我打断了。拿着飞斧的狂战士迅速向着自己的同伴们冲了过去,在那些人惊讶的目光中率先放倒了两个人。直到第三个人受伤后对方才反应过来和自己的这个曾经的盟友打了起来。被亡灵化的狂战士完全没有一般僵尸什么东西地死板。动作和他没死之前几乎完全一样,和这个人比较熟的几个敌人甚至感觉这个亡灵的战斗方式居然带着那个玩家的风格,让他们误认为还是他本人在操纵。

  我猜测这个转化亡灵的战斗方式是系统记录地这个玩家以前的作战习惯等一些数据后还原出来的,所以才会让人感觉是本人的作战风格。不管怎么说这个亡灵几乎完全就和有玩家操纵是一模一样,不同地是他现在在砍自己人。

  “哈哈,有趣。真是不错的属性。”我抚摩了一下邪龙守护然后向着最近的敌人扑了过去。

  亡灵狂战士搅乱了敌人的阵营,我轻易的冲到了一个弓手身边一爪把他拍出去老远,在他的背后也多了三道可以看见内脏的伤口。几秒之后这个家伙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过他没回来报到而是直接开始攻击身边地自己人。

  两个亡灵战士的出现终于让敌人意识到我在转化他们的人变成亡灵为我战斗,对方的那个指挥官看到这个场面简直快把自己头发给拔光了。他们周密的调查我的各种属性情报,结果却不知道我居然有这么变态的亡灵转化能力。

  一个被亡灵狂战士打飞出去的骑士摔到了一个祭司身边,他连忙对惊慌失措地祭司叫道:“别傻站着,用圣光术净化掉这个家伙。他已经不是我们地同伴了。”

  “啊?哦!”祭司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使用圣光术,不过结果完全出乎意料。祭司射出的圣光居然在半路逐渐被那弥漫地黑雾消耗着,照射到亡灵狂战士身上时威力已经下降了很多。亡灵狂战士被照到的位置开始冒出青烟,但是效果也仅仅如此而已了。狂战士一伸手抓向身边的战士。那个战士速度很快,一剑刺入了狂战士的肚子,但是狂战士却毫无反应一般把他抓起来丢向了那个祭司。祭司被狂战士丢过来的人砸倒,圣光也因此而停了下来。狂战士居然就这么带着还插在肚子里的剑转身去砍周围的人,完全不把肚子上那东西当回事。众人这才想起来这个家伙是亡灵战士,他连心脏都被挖掉了,怎么可能会怕这种小伤?

  “啊!你砍我干什么?”一个正在围攻那个亡灵战士的骑士突然对身边的另一个骑士叫喊起来,可是那个骑士根本不回答他的话就直接又冲上来砍他。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骑士的脖子下面有个大口子。“这家伙也是亡灵战士!”骑士慌忙喊叫提醒身边的同伴。

  虽然得到提醒,可是他们却越来越担心。刚刚他们明明没看到我袭击别人,那么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变成亡灵战士?忽然有一个英国玩家叫道:“那是罗迪,他在乌云出现前就被杀了。”

  “邪气!”对方同时反应了过来,问题出在弥漫在周围的这淡淡雾气上。这雾气看起来稀薄不影响战斗,可实际上它们是邪气,所有在邪气范围内的尸体都会逐渐吸收邪气最终成为亡灵。不过让他们感觉到庆幸的是邪气转化出来的亡灵全是僵尸类的生物,身体僵硬反应迟缓。根本没有那几个直接被杀的人那么厉害。

  敌人总结出来这些情况地同时我也得到了同样的结论。被我直接杀死的生物只要不是太过残缺不全就会转化成高级亡灵。不但速度不会下降。战斗能力也完全和生前没有改变。邪气迷雾的作用则是让战场上所有已经倒下的尸体变成低级亡灵。这个转化需要时间,不过可以大范围的转换。不管怎么说这些属性都非常的强,没想到斑侬枷兰打开的一个属性会带动这么多连带效果。

  就在我得意非常,敌人大感郁闷之时,斑侬枷兰地馈赠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一个敌人在打斗时被我的剑气刮伤了手臂,因为伤口很小,所以当时也没在意。但是过了一会他开始发现不对劲了。这个玩家发现自己的伤口不但没有愈合反而不断的在扩大。本来这只是个非流血性伤口,这样的伤只在被打伤时出血损失生命,之后会慢慢愈合,不会再损失生命值,可是他的伤口却不但不愈合反而转化成了腐烂性伤口,而且开始吸收他的生命值。他疑惑的吃了一粒解毒药和一粒补血药,可是生命值补上来之后又开始继续向下掉,伤口也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严重。无奈之下他找了队伍里地一个祭司帮忙恢复治疗,结果发现恢复术效果很糟糕,祭司的魔力值硬是消耗光了也只把这个伤口缩小了一点。很明显神圣恢复术能治疗这个伤,但是邪气使得治疗时的魔力消耗大幅度上升,结果这个只要两次治疗术就能搞定的伤口硬是让祭司连续用了三十多次治疗术耗干了魔力都没治好。

  祭祀的神圣恢复术刚一停下。那个玩家地伤口立刻又开始了扩大,这下可是彻底把这些人搞晕了。连续几个祭司轮番上阵才总算治疗好了这个玩家,可是更多受伤的玩家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大型战斗编队中一般是一个祭司对应八个近战型玩家和四个辅助型玩家,也就是说祭司肯定不如战斗人员多。然而现在一个人的伤就耗光了六个祭司地魔力。随着伤员增多问题就越来越明显,祭司们明显忙不过来了。

  一个腿上中了我一剑的家伙虽然险险的保住腿,可伤口不断的在恶化,而且速度惊人。由于祭司们忙不过来,他一直没得到治疗,很快他就发现这条腿有些僵硬,自己用手按伤口居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感觉。这种僵化现象不断的扩张,很快蔓延到腹部。接着向上蔓延。这个玩家最终全身都变的僵硬,脸色也变成了难看的青灰色。在周围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这个家伙摇摇晃晃地拿着剑突然砍向了身边的自己人,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人才发现又一个僵尸出现了。

  邪气中的僵尸都是地上的死尸转化的,这个家伙明明刚刚还站着,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僵尸,这搞的那些人很迷惑。不过很快随着出现这样情况的人逐渐增多,那些人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总结出来地结果应该是:被我直接杀死地生物会变成动作灵活战斗力强悍的高级亡灵。这点没错。但是变僵尸地不光是死尸,还有那些身上有伤口的人。邪气会渗透。只要有伤口接触到邪气就会逐渐开始溃烂僵硬,要是得不到神圣恢复术的治疗就会很快转变成僵尸。由活人转化的僵尸虽然比不上高级亡灵速度快攻击力高,但是这些僵尸比地上死掉的尸体变的僵尸要抗击打,而且魔法防御力也好很多。

  新发现让我更兴奋,而敌人则更郁闷。现在敌人采取的方法是让祭司集中治疗伤势轻的人,伤的太重的就到前面充当炮灰,实在快不行了就干脆扔回城卷轴回去治疗。只要离开邪气范围,伤口就不会继续腐烂僵化,使用一般的药品和普通治疗术就可以恢复。

  虽然敌人的对策能短时间的解决问题,但是敌人数量再飞速下降这个事实是无庸质疑的。凡是受伤太重的敌人都不得不回城治疗,这不关乎怕不怕死的问题,游戏世界大家只是不想因死亡而掉级,真的怕死的有几个人?但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不怕死也得回去治疗,就算想表现个人英雄主义坚持不回去,也要考虑自己变僵尸后给同伴造成的压力。

  自从这个邪气出现之后我是越打越轻松。其实真论单人实力我并不怕这些敌人,他们虽然是高手,但高手也分级的,和我比他们还略逊一筹。我之所以被逼的那么辛苦完全是因为敌人太多,搞的我左挡右支忙不过来。现在有了邪气云雾,敌人的队伍也开始混乱起来,他们的伤员自然会搅乱自己人的布局,特别是有这些僵尸和高级亡灵保护我,我可以专心对付一个或者两个敌人,这样就不会搞的手忙脚乱了。

  随着战斗继续,敌人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僵尸和高级亡灵,这个情况让敌人很郁闷。僵尸和亡灵一多,敌人想靠近我就成问题了。如果不能形成数量优势,他们又无法保证击败我,而且这样反而会搞出更多的亡灵。

  眼看着围杀无望,对方到也果断,再这么耗下去大军必然是越搞越少。这里几乎集中了英法行会全部的高手了,要是全部阵亡在这里,哪怕把我干掉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虽然战争状态中我被干掉无法在短时间内再次上线,但是敌人全体高手都不在了,我在不在也无所谓了,没有一个高手的敌军肯定是打不过我们行会的。

  确定了目标的敌人说撤就撤,我这个时候才搞清楚一开始拦截我们的那些天马和狮鹫是干什么的。这些天马和狮鹫本来我们一直没看到,以至于在我们打算占据高度优势时被堵了回来,可是后来我们落地后他们又不参战了,这就显得这支部队在这里完全是多余的。现在我才搞清楚,原来这些是帮助高手们逃跑的部队。高手中虽然人人能飞,可大部分飞不快也飞不久,要不然追我们时也不会找人带个传送阵了。这些天马和狮鹫就是运送这些人返回,并负责拦截我们追击的任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