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四章 围困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四章 围困

  肩膀中箭的人自然是无法再追击我们了,但是我刚拉动背后的钢索打算回到夜影的背上时,忽然发现钢索不承重了。仅仅轻轻一拉本该是我自己向上升,可结果却是钢索掉了下来。我惊讶的回头看那个肩膀中箭正在下坠的家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说明一切了。“妈的,果然是高手!”恨恨的抱怨了一句,只能发泄心中的郁闷,却无法帮助我重新升空。我之所以能飞依靠的是魔龙套装中附带的飞翼部件,这个东西仅仅是提供有限的飞行能力,不是真的给我在空中作战飞行的,所以性能不是很好,以这对翅膀我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大部队的。

  眼看着速度变慢,下面的人迅速的追了上来,我只能无奈的准备好和这些人干架了。不过今天敌人的准备确实是很充分,下面的敌人还没追上来,天空中的同伴们到是先下来了。刚开始我还以为这帮家伙够义气回来救我了呢,结果等他们飞近才发现他们是被逼下来的,在我们上面还有大群的飞马骑士和狮鹫骑士等着我们,这帮家伙早就估计到我们可能会用飞行高度的问题把他们分开,所以事先在飞马和狮鹫的极限飞行高度预备了一支飞马骑士和狮鹫骑士的混编部队阻止我们突破他们的飞行极限到达高空和他们玩骚扰战。

  这支敌军等级不高数量却不少,大群飞马和狮鹫把天空挡的严严实实的。我们很快被逼到了一起,大群敌人飞了上来把我们包围在了中心位置。对方中带头的那个骑士笑着对我们道:“我已经说过,你们是跑不掉的,我们已经充分研究过你们的战术特点了,不要以为这种小小的战术活动就可以对付我们地大部队。实力的觉得差距是无法用战术来平衡的。”

  “很不幸的是当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战术才是决定胜利的关键。”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一支箭射向了那个家伙。这个骑士还算技术不错,一伸手居然握住了我的箭,不过他的笑容还没露出来就被一团火焰覆盖了。我笑着对那边喊道:“我地爆炸箭头威力如何?”

  “不过如此。”火焰突然被一只白色的翅膀扇飞。那个天使族骑士的坐骑已经被爆炸击落,他自己扇动着巨大的白色羽翼冲了上来。

  我对周围喊了一句:“各自选择目标,注意自身安全。”

  听到我的话之后大家立刻主动迎上了敌人。虽说这些敌人都是高手,但是我们这里的高手在单位素质上要略高一些,况且一个人就那么大,就算敌人有几万人,打架的时候也只能一次上几个而已。

  我身前的骑士已经冲到了我地面前,但是我没打算和他硬碰。天使族战士都很麻烦。战斗力不弱,还自带疗伤能力,一个人就顶的上祭司加战士的双人组合,所以和他们作战讲究的是一击致命,而不是慢慢把他耗死。

  看到他冲上来之后我翅膀一收,整个人立刻向地面坠落。骑士立刻跟着我向地面冲,但是他刚一转弯就发现背后有东西高速逼近,猛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一只燃烧着火焰地蹄子对着他的面门踩了下去。慌乱中的骑士连忙用手护住脸部。夜影一蹄子踩在了他的胳膊上,他自己地胳膊向后回弹依然把他的脑袋撞的一阵眩晕。没等他完全从眩晕中恢复过来,我已经从背后贴了上去。这个家伙感觉到了背后有人靠近,慌乱中想转身隔挡,结果我先一步贴上上去。他只感觉脖子一凉。一根极细的金属丝绕上了他的脖子。

  身为英法行会反骚扰部队的首领,这个家伙也算高手中比较厉害的人物,虽然战斗力不是最强的,但他依然是平均水平之上地人物。这种危急时刻他依然毫不慌乱的做出了正确的反应。他用自己的长剑贴着自己的脖子伸了上来。这样那根缠上他脖子的金属丝就等于连他的剑也一起包括了进去。正常情况下脖子被绕上了丝线就是打算勒脖子,只要里面垫上柄金属武器丝线就不起作用了。不过今天他的常识是用不上了了,这根看似很细地丝线就是我地龙筋索,尽管我一直拿它当绳子用,实际上这个东西却是一种标准的攻击型武器。向龙筋索内注入魔力之后整根龙筋索都发出了一种磨牙一般地声音,澳门赌博网站:哧啦一声,我毫不费力的把龙筋索拉了出来,而那个骑士和脑袋和半截长剑则一起跟着掉了下来。龙筋索本身就是由多根魔力强化并收水压缩过的龙筋绞和而成。在每根细如丝线的龙筋之间都有一些微小的间距。当我向索内注入魔力时魔力能量会顺着这些丝线一般的龙筋流动,并在每根丝之间形成高速震动的魔力异常区域,这就像等离子震动刀的原理,丝线在高频震动中完全就是根钢丝锯,就算被锯的东西比索线坚硬也一样会被锯断,这就是为什么龙筋索平时能当绳子捆东西,只要一注入魔力就削铁如泥的原因。

  我的一击克敌实际上对敌人的实力影响不大,他们有好几万高手在这里。死一个队长实际上也没多大损失。不过这个场面给对方的心理压力卓识不小,大部分敌人当时就蒙了。

  尽管受了些心理打击。但是敌人并未完全乱掉,依然有不少人冲了上来,照这个样子下去我们还是完蛋,不过现在我们已经被包围了,而且我已经动手和别人战斗了,系统会判定我为战斗状态,此时是无法传送的,除非我不让敌人攻击到我,而且也不攻击敌人维持五分钟以上,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十几个敌人突然从我上方拿了张大网罩了下来,这帮家伙难道还打算活捉我不成?永恒剑一抖,天空的大网立刻四分五裂变成满天碎片,那帮家伙却来势不改的继续下落,同时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向我砍了过来。

  “半月——断空之舞。”两个半月瞬间飞到我身边接着分解成六片半月形刀刃三正三反的围绕着我开始高速旋转。我身上的魔焰随着半月地旋转逐渐开始膨胀,黑色的魔焰逐渐转化成了蓝紫色。在魔焰之中的蓝色魔法球全都变成了赤红色,带着一道道的电弧加入了半月的环绕飞行中。

  六片半月加上无数红色小光球越转越快,从外面只能看到红色的一片,密集的根本看不出哪里是刀刃哪里是空隙,仿佛我被一个巨大的红色蚕茧包裹在其中一样。我头顶上地几个人同时落下,八柄武器同时命中红色巨茧的表面,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能砍进去的。随着一阵叮当乱响,巨茧表面火星四溅。八个人全被弹了出去,而他们的武器则全都仿佛被绞过一样拧成了麻花形。

  这八个人刚被弹开红色的巨茧就自动分解,六片半月淅沥哗啦的重新组合成两个半月,红色的小光球也纷纷回到了我身边悬浮着。我刚想去追击那些被弹开的人,头顶忽然出现一个巨大地闪电球直冲而下。我注意到了电球,以意识控制着半月进行魔法拦截。两片半月在空中突然一合并变成了一个空心环,光球刚好射入空心环眼中。半月表面密集的魔法纹路突然一闪,圆环中心骤然一亮。射入环眼的魔法电球居然毫无变化的原路返回。天空中释放魔法的法师完全没想到自己发射地魔法会被弹回来,要不是他身边一个战士挡的快,这个家伙就要被自己发射的电球变成电炉烤鸭了。

  看到反弹魔法没起作用,干脆咔拉一声把背后作为后备用的魔龙枪取了下来。将枪杆一接,轻轻一转。枪身咔哒一声锁死。保持原环状地半月自动飞到我的面前,我将长枪从圆环中心塞了过去,圆环的周围立刻伸出几十道蓝色的能量锁链连接到了长枪的尾部。我抓紧枪尾向后拉,那些能量锁链被逐渐拉长。仿佛是弓弦一般。对准那个刚才阴我的法师,把枪身拉到极限,然后突然一放。能量锁链迅速收缩回原,魔龙枪杆却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刚才那个战士又想帮法师挡,但是随着噗哧一声,那个战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上的那个洞。魔龙枪居然穿心而过,他地盾牌和盔甲没起到任何作用。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背后那个他想保护的法师胸口上也在喷着血。魔龙枪还有小半截露在那个法师的胸口外,大约两米多长的部分都穿到对面去了。

  魔龙枪忽视防御,这种东西拿盾牌和盔甲是挡不住的。想拦截它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武器架开枪尖让它转向,硬挡是没有用的。

  “会长救命。”我正为干掉两个人高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冰冰和冰凌地呼救声,回头一看却发现她们两个正被一头超级魔兽袭击。我一伸手,还插在法师心口地魔龙枪立刻自己抽了出来飞向我这边。枪身刚一入手就感觉到一股澎湃的生命力穿到我身上,刚才消耗地魔力又升了回来。魔龙枪自动吸收被他杀死的敌人的魔力和生命值。只要我一接触就可以把这些生命值和魔力反输回来。这就是魔龙枪的优点。

  现在不是吸收能量的时候,我抓住枪身直接当标枪又把魔龙枪扔了出去。那只袭击冰冰和冰凌的巨型石像鬼一般的怪物正要咬冰冰。但是他刚要闭和的嘴巴却突然张的老大,并且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喉叫声。这声巨吼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再一看怪物的下半身就全明白了。魔龙枪本来就是一支长枪,当标枪只是被我临时使用的,何况我本来也不是投枪手,准确性是没法保证的。刚才情急之下扔出的魔龙枪居然正中那家伙的两腿之间,看那位置大概是命中了那个很不雅的要害器官,难怪这个家伙叫的那么惨绝人寰呢!

  冰冰还以为自己要被吃了,可是突然听到怪物的喉叫声,低头一看立刻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好她还是记得要赶紧退后拉开距离。我直接冲到那个怪物的身边,这只巨型石像鬼居然还在那里鬼叫,似乎是想借此缓解一下自己的痛苦。看他这么痛苦,我干脆去帮了他一把。一伸手枪身就自动飞了出来,不过那个巨型石像鬼却发出了更加惨绝人寰的叫声。魔龙枪设计精良,除了枪尖、血槽之外还有防脱离和增加伤口大小的倒刺结构,我这一抽几乎把他整个要害部位都带了下来,可怜地怪物虽然被我称为巨型石像鬼,实际上他却不是石像鬼,只不过是一种和石像鬼长的有些像的魔兽,这下突然被阉割了。那个痛苦可想而知。

  丛林里什么生物最危险?有人说是熊,但是老猎人会告诉你丛林里受伤的熊最危险。着只魔兽也一样,受伤之后变的无比狂暴。刚开始他还疼的死去活来的,完全被阉割之后反而没用感觉了。不过虽然不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但是这个巨型怪物对我这个伤害他地人是肯定不会客气的。怪物完全不再去管身边的人,而是直接朝我冲了过来。

  “大天轮斩。”趁着怪物和我还有段距离,我直接甩出一排飞舞的剑芒。

  受伤发狂的怪物完全不知道要去躲闪我的攻击,九道剑芒全部命中。砸的怪物身上一阵血水飞溅,不过这个家伙的血水稍微有些麻烦。石像鬼应该是没有血地,而我面对的怪物虽然长的像石像鬼,但是体积比石像鬼大很多,而且它有血液。飞散而出的绿色血液刚一洒到空中就自动蒸发了。接着我就闻到了一种类似尸体腐烂般的恶臭。

  “哇,这什么味啊?”周围正在打架地其他人也发现了气味的改变,接着这些人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和我们拉开距离,因为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也想跑。可是怪物完全没有放过我的打算。刚才甩出地飞刃只能在怪物身上造成几条比较大的伤口,但是似乎远不至于影响战斗力。这只怪物怎么说也是行会级战斗兽,它不是玩家的魔宠,按说应该和我们行会的红炎以及魂是一个级别的,但是怪物之间也是有差距的,它显然远没有红炎他们那么厉害,不过这依然改变不了它是行会级战斗兽的事实,我是不太可能轻松战胜他的。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

  看到怪物死盯着我追,我只好拉开距离打算以远程攻击慢慢消耗它地力量。一阵旋风闪过,空中站着的已经是银月了。论远程攻击还是银月这个小号的魔法好用一些。举起太阳之杖,立刻开始启动咒语。“太阳火呜……”

  我的咒语根本没来及完成就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这种战场上无所知觉的被敌人接触到身体可是极端危险情况了,我本能的想用法杖去敲对方,但是对方先一步按住了我的法杖,而且对方也闪到了我的面前。

  “诺琳?”

  “别用火焰魔法。”诺琳一张嘴就对我喊了起来。“那只怪物叫鬼火兽,血液全都是高挥发性燃烧剂。你只要打出个火星就会把我们全部炸飞。”

  “没这么危险吧?”我有些不大相信。“就算这样。那它自己不是也跑不掉了?”

  “所以它才叫鬼火兽,这个东西和凤凰一样能浴火重生。就算把它烧了也没用。”

  “你怎么知道地?”

  “父亲以前研究过各种魔兽,这种类型地也在其中。”

  我惊讶的问道:“这么说来佳哈****师研究过这种鬼火兽?你们当时研究出结果了吗?这个东西要怎么才能消灭掉?”

  “很简单,反过来就可以了。”

  “你是说用冷冻?”

  “对。”诺琳边说着边拉动我突然拔高一大截,怪物从我们下面蹿了过去没有扑到我们。

  “那就好办了。”我笑着对诺琳道:“你先去对付别地魔兽,这个交给我吧。”

  “那你小心点!”诺琳一转身消失在我身边,这个丫头不管在空中或者地面似乎都是快如闪电。

  再次看向那个怪物我就不在乎它了。怕冰冻,这个缺点可是太明显了。我身边黑色的旋风再次刮过,我又重新还原到紫日状态。从胳膊上把霜冻之星拿出来镶嵌到了手背上原本放永恒球的那个半圆形凹槽里,微微输入魔力之后霜冻之星立刻发生效果。我的手上突然开始出现白霜,接着白色向着手中的永恒剑延伸了过去,顺着剑柄开始。白霜迅速覆盖了整把永恒的表面。我周围的黑色火焰在霜冻之星地作用下突然变成了一种冰冷的青蓝色,接着周围的温度也开始积聚小将。原本黑色中带着金边的魔龙盔甲现在已经被苍蓝色的冰霜铠甲覆盖,只要我一动就不断散发着寒气。

  那个怪物刚刚还发疯般追我,一看到我的变化居然迟疑了一下。看来他果然是怕冰冻,居然连看到都会起到效果。不给他多想的机会,我一抬手,一支白色的冰箭射向了怪物地身体。这其实是复仇者发射的羽箭,不过因为温度太低。所以外面包上了一层冰,结果就变成了霜冻的冰箭。由于冷热温差很大,箭身在飞行时居然会在空中拉出一道白色的烟雾,其实那就是水汽,和夏天冰棒表面飘动的白雾是一个东西。

  怪物还在因为我的突然变化而愣神,冰箭已经闪电般飞到,这次到是射的满准的,箭头直接命中怪物地腹部。对这么大的怪物来说被箭射到。就和我们被针扎到的情况差不多,应该是不会构成危险的,顶多就是疼一下而已。但是这次不同,我的箭是带着冰地,这是一支霜冻箭。它的温度非常低。箭头命中时怪物还没反应,只是忽然从思考中惊醒,但是就在他准备冲上来时却突然感觉身体不对劲,于是它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腹部。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怪物惊慌的发现肚子上出现了一个白色地区域,而且还在扩大。霜冻箭的寒气侵袭了怪物的伤口四周并逐渐扩散,被冻住的部分越来越大。

  这下可把怪物吓的不轻,不过让它安心的是霜冻面积很快就不再扩散了。对我来说这个面积差不多就和桌子一样大了,但是对它来说这不过是小问题。霜冻箭毕竟就那么点大,不可能一箭就把整个妖怪都冰封起来,我仅仅是实验下效果。现在看来实验圆满成功。而且效果非常的好,居然这么点寒气就能让怪物那么大一片区域的身体机能完全丧失。

  发现霜冻箭没有继续侵蚀身体地怪物立刻再次向我冲了上来,对于我这个屡次造成他受伤的人,怪物是越看越火大。他冲我也冲,现在我才不怕它呢。一人一怪刚一接触就体现出了自身重量上的巨大差距,我一下就被撞飞了出去,不过短暂的接触之中我也在它的眉毛之上一点点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被加持了冰冻术的永恒切出来地伤口上都挂着冰晶,不要以为这种冷处理对伤口有好处。被冰冻地伤口会迅速死亡并阻止附近细胞再生。伤口只会越烂越大,根本别指望愈合。不过这个怪物和一般生物不大一样。它被冰冻的伤口不但没能愈合,反而越来越大,伤口居然在向周围扩张。怪物在天上不断地扭动,伤口似乎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眼看着伤口一直覆盖到了这个家伙的眼睛,原本黄色的眼睛里突然开始发白,接着眼球内出现了大量的絮状物,最后它的眼睛居然整个从内部爆裂,眼球化为了大量灰白色的粉末从眼眶里飘洒出来,完全失去了生命物质的感觉。

  少了一只眼睛的怪物痛苦的嚎叫着,接着这个家伙做了件很惊人的事情。它突然自己撕裂了自己的胸膛,大量墨绿色的血水像喷泉一样喷溅而出,而且似乎由于这个家伙血压很高,血水居然直喷出几百米范围,连我都被喷了一身。这个东西的血液可是很臭的,刚才不过是杀开了几个口子就臭的人头发晕,这下整个喷出来,那味道简直让人想自杀。不少魔兽眼睛里闪着圆圈坠向地面,分明是被臭晕了,这怪物简直是个臭气弹。

  虽然臭味很浓烈,不过怪物这么做的打算显然不是为了让我们闻臭气那么简单。胸口裂开了个大口子的怪物居然发出了一种类似笑声的恐怖声音,也不知道是它笑起来就这个动静还是因为肺部开口无法正常发音,总之我确定那家伙在笑。就在大家快晕倒之时怪物突然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了两块石头,接着这个家伙用虚弱的双手扣出石头装在手上。看着他拿的石头我立刻就明白这个家伙要干什么了。

  “阻止它。那家伙拿地是火石。”

  我虽然叫了出来,但是似乎有点晚。怪物怪叫着把两只手里的石头撞向一起,一个火星闪了出来,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火焰瞬间吞没了周围的一切,冲击波仿佛镰刀一般扫过天空,不分敌我,全部的生命和非生命全都同等待遇。

  “恐怖份子。那家伙绝对是恐怖份子。居然搞人体炸弹!”金币和其他我们的人一起躲藏在由我、小凤、红炎、魂、观音组成的五级防护之后抱怨着刚才的爆炸。

  我在爆炸地最后时刻换到了银月这个小号上。并且启动了太阳召唤让自己暂时变身获得太阳神阿波罗的一小部分能力。虽然只是借用一小部分力量,但阿波罗毕竟是太阳神,火焰伤害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名词。我就是以这个状态逐渐挡在最前面阻挡了大部分的火焰力量,接着第二道防线是我临时放出来的小凤。人家可是凤凰,火焰这东西就是她本家,小凤战斗形态后巨大的身躯能吸收或者释放火焰,现在就可以用来吸收并阻挡火焰大幅度削弱火焰伤害。第三道防线则是红炎的身体和翅膀组成的。身为幽灵龙魂地红炎是不怕火焰的,而且他的冥火本身就能吸收一部分能量类伤害。火焰也算能量之一,当然可以被吸收,这就是第三层防护。第四层是魂用自己的身体硬挡下来的,前面三层削弱后地伤害已经不太强了,魂的防御又高。而且只要不一次被灭,之后就可以再恢复回来。有了我们四道防护,真正能烧过来的火其实不多,连冲击波都被我么挡的差不多了。不过考虑到冰冰和冰凌这样防御不高地辅助性人员。观音还是支撑起了一个守护结界,这个东西防御力一般,胜在面积够大,过了四层保护的爆炸威力已经微乎其微了,只要观音这个结界够大能把大家都罩住就完全可以了,所以效果不重要,只要能挡一下就行了。

  多层防御系统的最终效果就是爆炸之后除了我们前面几个防御者的魔力消耗比较厉害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损伤了,真正受伤的是那些敌人。这个怪物刚才完全是被我逼疯了。使用这种超大威力而且还不分敌我的招数居然也不通知自己人先闪开,结果我们没什么事,到是把他们自己人潦倒一大片,这会那些人正在骂呢。

  就在双方还在抱怨着那个怪物的可恶之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的红色光点,这些小光点像红色地雪片一样纷纷而落,当它们降落到和我们差不多高度时居然突然向着中央冲去,光点迅速聚集成光团最后变成了个大光球。就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光球居然再次幻化成刚才自爆的怪物的形象。而且现在的它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伤口了。连被我阉割的部分都恢复正常了。怪不然诺琳说这个家伙和凤凰一样能浴火重生,没想到真的这么厉害。刚才我还一直奇怪这个大怪物明明没什么战斗力却被列为行会级强力魔兽。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

  能够复活地生物,比如说凤凰,其战斗力往往不是重点。复活这个属性非常微妙,不要以为这仅仅是让凤凰可以再生那么简单,它实际上是一种对敌人地威慑。战斗中再弱小都没关系,只要你有敢于战斗的勇气就行,但是复活属性恰恰就是专门摧毁这种勇气地。一种怎么都无法杀死的生物本身就会让他的敌人失去战斗意志,这才是最可怕的。面前的怪物攻击力一般,力量虽大可敏捷不足,而且还没有远程攻击技能,单看完全是废物一般的生物,但它却被列为行会级战斗生物,其优势就在这个复活上了。

  我回头问诺琳。“这个家伙可以自燃引发爆炸,而且可以借助燃烧复活自身还能修复伤口,这要怎么打啊?我刚刚不过是冻伤了他的眼睛它就自燃,这样下去我迟早被它磨死。”

  诺琳道:“放心。这个怪物和凤凰不一样,它不是顶级生物,不具备凤凰那种变态的无限复活能力。它的复活要消耗自身魔力,最多五十次它就会真的烧成一堆灰再也别想复活了。”

  “什么?五十次?有没有什么办法不等他用完五十次先干掉它啊?真让它复活五十次我就该挂了。”

  “可以考虑用大型冰封魔法整个冻住它。”

  “这家伙像小山一样你要我上哪找能释放那么大面积冰封魔法的人啊?”

  “那就从里面往外冻。”

  “从里面往外冻?”我想了一下就明白诺琳地意思了。“好的,你们先帮我挡住那些敌人,这次我一定干掉它。”

  “上次你就这么说的,结果差点害我们变烧猪。”金币不客气的道:“还是我来配合你吧。”

  “不用。你不是战士系的,没有头盔。这样冲上去非被它的血熏死不可。”

  诺琳忽然道:“还是我来吧。我可以暂时关闭自己的嗅觉,臭味不会影响到我的。”

  “那好,我们一起上。”

  说是一样上,诺琳比我快多了。这个小丫头直接冲上去装在了怪物地嘴上,怪物本能的张嘴要咬她,结果诺琳却不闪不避的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顶在了怪物的上下牙齿之间。她居然只用一只是就顶住了怪物的上牙,同时双脚站在怪物的下牙上阻止怪物的嘴巴闭和。我迅速跟上,从怪物地牙齿之间冲了进去。

  诺琳向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就跳出了怪物的嘴巴。怪物忽然干结一个人进了嗓子里,顿时就开始咳嗽起来。我本来以为怪物的肚子里肯定很恶心,不过进来之后却完全没有那种钻下水道的感觉。其实不是怪物地肚子里很干净,而是我手上霜冻之星的效果。这个怪物不冰冻,凡是被低温侵蚀的部分都会变成一种灰白色的灰尘。我一路下来怪物地内脏全都灰质化变成了一堆灰。我一点没有感觉到想象中滑腻恶心的食道,反到像是掉在了一堆干水泥粉上面。

  怪物因为我带着霜冻之星进入而剧烈的挣扎起来,看样子它又打算**了,不过诺琳的配合非常到位。她一脚把怪物的火石踢飞了一个。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怪物拿着一个火石也不知道该往哪拍。

  我在怪物的肚子里取下了霜冻之星,聚集了大量魔力迅速启动技能:“极暴双星。”我整个人直立悬浮在怪物的心脏附近,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一堆白色的小光球围着我旋转起来,光球最终聚集成两个大型光球然后突然爆炸,同时我脚下也荡漾开一个大型地白色光环。

  所有站在怪物外面的人只看到怪物先是突然不动了,接着怪物的腹部突然开始变颜色,接着一层白霜从怪物的腹部开始向上蔓延。迅速覆盖的怪物的整个身体。就在大家面前,怪物开始向地面坠落,诺琳意识到我还在怪物身体里,于是立刻追着下落的怪物向地面冲了下去。

  我在怪物肚子里本来以为怪物被冰冻后会整个粉化成那种灰白色的粉末,没想到怪物一开始确实往下掉粉末,但是最后当它地内脏完全粉化之后怪物地身体居然不再粉化,反而像一般生物一样被冰冻了起来。我还在怪物的肚子里,怪物地身体切冻成了一块冰疙瘩。我怎么敲都敲不动。尽管看不到外面。失重感依然告诉我我们在坠落。无法离开怪物的肚子,我就得和这个冰棺材一起撞向地面了。我在它肚子里。就算扇动翅膀也不可能把它拖起来,这就像人不管有多大力气也无法在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把自己提起来一样。

  我在怪物肚子里着急,外面的人更着急。红炎和其他人都冲了下来想把我接住,可惜我们坠落太快,他们始终追不上我们。眼看地面已经到了,再过十几秒我就要和怪物一起摔的粉身碎骨。就在这个时候,怪物的嘴里突然射出一道炽热的白色光柱,怪物的整个脑袋都在光柱之中融化成了蒸汽。我骑在坦克头上从那个出口冲了出去。坦克一出来就张开翅膀减缓速度,怪物则迅速向下面坠去。由于我们的主动减速,红炎他们迅速追上了我们并拉了我们一把,最后大家一起安全着陆,怪物地尸体却已经摔的粉碎。

  “真是的,果然有当恐怖份子的潜质,刚刚玩自杀性爆炸,这会又想和我同归于尽。我明明看到它的身体冰冻后会变成粉末。没想到最后居然没反应了,害的我差点摔死。”

  诺琳笑着道:“其实这不怪它。这个怪物之所以会在冰冻后化成粉末是因为它的魔力属性和冰冻属性无法同时存在,但是你从里面开始冰冻,怪物的内脏被冰冻粉化后就已经死了。它一死魔力就没了,这个时候它地身体不过是团肉而已,当然是越冻越硬了。”

  “我说呢!差点把我摔死!”

  金币看着天空道:“就算没摔死,我看我们也快死了。”

  我们跟着她一起抬头,结果只看到天上大批的敌人追了下来。

  “还要钻地吗?”诺琳问我。

  “一个战术反复用。效果就不大了。先干掉他们中的几个特级存在,然后我们闪人。”

  “了解。”大家点点头表示接受。

  刚刚在半空中我们已经干掉不少敌人了,这次下来的敌人虽然多,但是真正的指挥型人物已经没剩多少了。我们行会的战斗方针向来是以斩首为主,干掉对方的战场指挥官一直就是我们的习惯。所以刚才天上那一会交战就把敌人地指挥型人物扫的差不多了。这会一落地敌人立刻分成几个部分,没有指挥能力的人都在后方,指挥型人物反到聚集到了前排。这不是敌人故意把指挥型人物送给我们杀,而是他们的指挥混乱。指挥型人物知道要到前面布置战斗,可那些非指挥型人物却完全不懂这些,只能在后面跟着他们让他们来协调大家的攻击,要不然一个战士冲上去就有可能被后面自己人地箭手伤到。

  因为指挥人员的缺少,敌人需要更长时间来协调战术,而我就是不想让他们来协调战术,刚看到他们落地就主动靠了上去。

  人群一动起来,那有限的几个指挥人员就忙不过来了。敌人的队伍逐渐开始乱套。高手云集地队伍是把双刃剑,凡是高手都很厉害,但同时高手们都不好指挥。本来这里的指挥人员够多还能勉强玩转这个队伍,现在可就不行了。高手们都有自己的战术套路,除非老搭档,几乎很难和别人协同作战,相比之下反到是天上那些普通的飞马骑士和狮鹫骑士纪律性更好。

  分散了敌人阵形之后我直接杀入了敌人阵形内部,而且打开了凤龙空间放出了魔宠们助战。不过我没让暴龙骑士和斯哥特他们出来。因为这里都是好手,暴龙骑士他们在这样的战场中发挥不了什么优势。

  刚刚和我对上的是个指挥官。我老远就看到他指挥着一群人怎么作战,这样能文能武的高手必须优先消灭。对方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很重要,看到我主动地向他冲过去,他也立刻开始主动避让,并且把一个又一个的人派到前面来挡我。刚刚拦截我的是两个战士,全都是敏捷形,速度非常快。

  眼看着两柄剑刺上来,我毫不躲闪的硬碰硬上去对着两个人的面门就是两拳。两柄细刺剑在我的盔甲上开了两个洞,同时我的两拳也把两个人轰的倒飞了出去。两柄剑被带了出去,血水喷了一下就迅速停止,盔甲也自动愈合了。生命值仅仅下降了一丁点,防御高地好处就是伤害效果很低,况且我地生命值又高的离谱,这样地伤根本不用在乎。对付敏捷型敌人不能和他们玩速度,不然迟早被玩死,硬碰硬换一个一击致命才是最好的战术。

  两名快剑高手一招都没挡住使那个指挥型人物非常吃惊,他自认为这些都是精英高手了,没想到居然一击也顶不住。不过指挥型人物有个特长就是能分析。敏捷型快剑手不起作用,这个家伙立刻换了个战斗力惊人的高级近战型人物。

  这个来自英国的近战高手非常嚣张的对我道:“我不管你是中国的什么级别高手,我也不管你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倒在我的拳头之下。”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家伙,然后手指微动,永恒慢慢缩短成了永恒球被我放入了手背上的凹槽,而霜冻之星则放回了手臂上的镶嵌槽内。摆出一个中国工夫的起手势之后我死死的盯住了他。

  “中国工夫?”对方似乎稍微慎重了一点,不过依然很嚣张。“我到要试试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我的双手迅速开始走起太极图阵。“左手乾,右手坤,天地合击之术,双龙断击。”我的双手同时推出,那个家伙本来还以为距离这么远我够不到他,没想到我双手推出的同时居然有个太极图从我的双手刚才画过的区域飞了出去正中他的肚子。这个家伙仿佛被汽车撞了一样轰的一下飞了出去,连续撞倒两个人才停了下来。不过这个家伙毕竟是近战精英,双龙断击居然没有一次搞定他。

  “哈哈,不错不错,中国工夫果然很厉害。”那个家伙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反到是被他撞倒的那两个法师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看样子快不行了。

  “哦,那么你再试试这招。”我突然几步助跑冲了上去,快到他跟前之时我纵身跃起从他头顶飞了过去。这个家伙还以为我要从他背后攻击,没想到我身体是过去了,腿却把他的脖子一夹。“翔龙空杀。”腰背部一用力我就把这个家伙整个带飞并扔了出去。

  他本来以为自己防备足够了,没想到居然又被扔飞,在空中他还打算调整姿态落地后好报复我,谁知道我已经先一步冲到他即将落地的位置。“想下来?没那么容易。九龙天翔。”我原地起跳一个高飞腿又把这个家伙踢上天空,接着就是最经典的必杀了。“天龙连杀。”

  连续二三十个起落,这个家伙愣是一直无法落地被我活活给打死在半空中。这是我第一次连这么多招才干掉一个人,这家伙的防御还真不是盖的,不过很可惜,防御再高也只是辅助力量,不能反击连续挨打,挂掉就是时间问题了。

  那个指挥型人物傻愣愣的看着自己派出来的高手硬是被连死,印象中他从没见过这么强力的连招。系统对连招的设定上松紧混杂,无威力休正辅助的连招可以自己创造,但是效果一般般。真正强力的就是像我这样能无限连而且伤害会不断叠加且一段比一段厉害的连招,能达到这个程度的连招只要你魔力够用,敌人就必定被连死为止。

  可能是受到的震撼太大了,这个家伙愣是直到我冲到他身边才反应过来要别人来挡。就这样他脸上还是被我手臂上的刃爪抓出了三道血痕,险些连眼睛都被挖掉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我的盔甲上原来有这么多机关,他们这些人之前就研究过我的特点,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我的盔甲会有这么多辅助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