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三章 高手就是不一样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三章 高手就是不一样

  我们刚从山头上起飞,山头就突然从内部爆开,显然是敌人的攻击魔法。能出钱搞这么大的赌局,这本身就说明这五个英法行会的实力不同凡响,这次他们为了那些钱又是孤注一掷的打算拼命,所以肯定会带上自己的看家手段。就像我们行会一直把红炎和各种超级武器藏的很严实一样,各个行会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压箱底的东西,现在被逼的走投无路的英法行会再不把这些力量释放出来就再也没机会用到他们了,所以这次他们全都把隐藏力量带了出来。刚才我们这边出手袭击他们的都是红炎这样的超级存在,或者是凌和坦克这样的特殊存在,一般人根本没有这么远的攻击范围。敌人能在发现我们的瞬间把我们站立的山头给炸了,可见出手的必然是个超级存在,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对这么大片面积实施打击。

  我们这次搞出的突袭声势很大,敌人就算是瞎子也该注意到我们了,而且我们的打击力度也暗示了我们的力量等级,敌人不得不使用高级人员来对付我们,这就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在我们刻意放满的速度之下,刚追出不远敌人就已经追上了我们。

  “散开。”红炎凭借优良的魔力感知能力提前提示我们避让。大家刚散开,一枚燃烧着的火球就从我们中间飞了过去。

  “后面追了多少人?”一个依靠自身能力飞行,不方便回头的德国玩家问我们。

  我回头看了一下。“大型生物三个,人类大小的大概有三百多个。”

  红炎问我道:“我们是现在就拦截还是再飞远一点?”

  “就这吧!”我说着拍拍身下的夜影,夜影立刻一低头向着地面俯冲而下,周围的飞行生物们立刻跟着俯冲。最在我们身后的敌人看到我们向下飞自然也是跟了上来用更快的速度追着我们。

  我看了下那些阿修福德派来地德国玩家问道:“你们会v字飞行吗?”

  “什么是v字飞行?”

  “就是用高速向地面俯冲,不要在接近地面前拉起,就这么直接撞击地面。然后用四肢减少冲击力跑上几步再次弹起,会吗?”

  “这个……!”那几个德国玩家互让看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我们试试吧!”

  得到肯定后我向周围点了点头。“v字弹跳。”

  “呀吼……!”红炎突然一个翻身急速向下俯冲了下去,我们的俯冲角度由开始比较平缓的状态迅速变成了陡峭的坡度。正在追逐我们的那些敌人看到我们变化角度之后立刻也跟着变,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用这么大的角度向地面飞,这个速度冲下去想在坠落地面之前拉起几乎是不可能的。

  红炎巨大的身躯飞在前面,我们地队员迅速的尾随在了他的后面,这样有红炎在前面破开气流。我们的正面风阻就会大幅度下降,这样我们可以用更快的速度下降,而且有红炎在前面拉着气流我们的飞行稳定性也可以得到提高,这将有助于在v字飞行时保证合适的角度。

  看到我们突然加速,后面的敌人自然不甘落后,可是他们却发现我们地速度越来越快,再这样下去根本躲不开地面了。英法高手第一反应是认为我们想自杀,但是很快他们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而是认为我们在卖弄飞行技巧。确认我们的行为后那些英法精英自然是不肯承认自己不行,于是纷纷跟着加速,他们认为我们能在这个速度下有胆俯冲向地面,他们的胆量应该更大才对,所以他们也毫不犹豫的追了上来。

  冲在最前面的红炎第一个接近地面。距离不到三百米地时候红炎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姿态的行为,跟在我们后面的英法高手都开始担忧了,因为他们距地面也不到五百米了。高度继续下降,当红炎俯冲到距离地面一百五十米的时候他突然身体一横把自己完全拉平。原本为了减小风阻而努力保持正面迎风地翅膀也突然放平斜着撞击在风墙上。巨大的阻力和龙翼的角度瞬间让红炎下坠的速度转化成了向前的冲刺速度,但是巨大的惯性也不是那么容易消耗掉的。红炎带着呼啸的风声闪电般刮过一个小山头上地岩石,巨大的整块岩石愣是被气流削掉了十几吨重的一大块。

  轰的一声红炎四爪着地,巨大的惯性让他的腿都忍不住弯曲了一下,不过他又迅速支撑了起来,身体借着末断滑翔的过程把下坠力量转化成了向前的冲击力,整条龙身在地面上瞬间跑出了一百多米,接着红炎猛地再次弹起向着空中飞了上去。

  就在红炎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我们也纷纷到达。魂在落地地瞬间变成了老虎,在地上跑了几步就再次转化为雄鹰飞上天空。我的夜影和其他人地坐骑纷纷跟着玩成超级复杂的落地再起跳动作。阿修福德派来的那些个德国玩家虽然是第一次玩这么刺激的飞行,不过他们毕竟是精英,而且刚才听我解释了这个飞行的要领,加上他们本身反应都很迅速,在一阵手忙脚乱磕磕绊绊的紧急着陆之后这些德国玩家总算又驱使着坐骑飞了起来。

  相比之我们的表现,后面的追兵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我们突然反弹起来把后面的追兵吓了一跳,他们傻愣愣的看着我们再次飞起全都呆掉了。当他们突然想起来自己正在俯冲时再一看地面已经近在眼前了。本就不得要领的追兵这个时候就全看个人表现了。我们在前面刚起飞就听到后面轰的一声巨响。当先一头巨型魔兽因为拉起不足,爪子在那个被红炎削掉了小半个的岩石上撞了一下。结果他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开始翻滚,巨大的生物顺着山坡滚落地面撞的大地都在震动。

  跟着这头倒霉地急先锋之后就是一大批英法高手,不过打架他们是高手。飞行他们也只是一般人,这种突然状况没几个反应的过来的,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又摔了十几个。这种v形降落反弹是幸运发明的一种专门用来甩掉追击之敌的飞行方法,其特点就是不明白这个飞行方法的人遇到前面的目标飞这样轨迹十有**会摔在地上。这套飞行方法地要点就是落地后一定不能想办法停下来,这是误区,谁敢停谁完蛋。v形反弹是飞行技巧,不是降落,所以落地之后一定要顺着冲击力的方向向前跑。你越是去抵抗冲击力摔的就越惨,顺着力量方向冲出去就没事了。

  英法高手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技巧,落地后纷纷试图以腿部力量抵消冲击,结果他们的坐骑一个个不是折了腿就是扭了脚脖子,而且当这种大队人马同时玩这个特级的时候前面的人只要一停,后面的人肯定是避无可避的撞上去,之后地人管你是什么高手也照样摔的惨兮兮。索性今天英法追兵的队列比较长,后面的人看到了前面的情况立刻开始提前减速。利用时间上地优势,后面这些人还是成功的拉平没能撞上地面。

  “搞定了三十几个。”我回头看着那边地下摔成一堆的敌人笑着道:“看来我们可以找机会再玩一次。”

  冰冰驱动坐骑飞过来道:“不能老这么玩了,敌人吃了一次亏不会再上当了。”

  我点点头:“那就直接降落。距离已经差不多了,让我们把这些追兵全都给干掉吧。”

  “好的。”

  我们这次俯冲敌人到是没有马上跟上,他们只是选择了减速并远远地跟着。果然像冰冰说的那样不敢靠太近模仿我们的动作了。不过这次我们可是没什么花样,仅仅是平稳降落而已。看到我们落地之后敌人才确定我们是打算战斗了,于是他们也开始纷纷降低高度俯冲了下来。

  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家伙看到了红炎巨大的身体之后立刻认定了这个就是主战力量,于是集中自身的力量向着红炎的身影冲了过去。地面上的红炎突然抬头。伸出爪子扫向那个俯冲而下地玩家,似乎是想把对方一巴掌拍飞,但是那个玩家却灵敏的一闪身躲开了攻击,同时他身体诡异的一扭居然绕过红炎的爪子向红炎的脑袋撞了上去。能在这个快的俯冲速度中半空转向,可见这个家伙的实力非比寻常。他手中长剑朝前,以全身的重量加上速度打算一剑贯入红炎地脑袋,只要命中必然会造成巨大地杀伤力。

  如此娴熟的战斗技巧,如此高超地身体灵活性。以及这么勇敢的战斗风格,无一不显示着这个玩家是个难得的高手,但他有唯一的一个缺点,那就是没脑子。

  “恩?”在和红炎接触的瞬间那个玩家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上没有传来任何力量感觉,按说长剑就算再锋利,撞到巨龙的脑袋上起码要有个阻力才对,可是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没等他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个家伙就钻进了红炎的身体内。轰的一声巨响。这个家伙一头撞进了地面。周围一片尘土飞扬。跟在这个家伙后面的还有十几个人,虽然目标选择各不相同。但是这些家伙全都遇到了一样的情况。被砍到的目标毫不受力,每个人在撞击地面前都还在疑惑着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地面上滕起一片烟雾,先下去的那些人全都撞上了地面,后面的人赶紧拉高不敢再冲了。

  烟雾散开之后地面上的那些我们依然站在那里,而在我们之间的地面上则是一个一个的坑,每个坑里都倒种着一个人,在这个人附近一般还会有个飞行魔兽,不过和他们的主人一样,这些魔兽也是屁股朝天脑袋全在土里。天上的敌人发现那些魔兽和玩家的身影和我们的身影居然有部分重合,尤其是红炎的体内居然还能看到一个玩家和他的坐骑。

  直到这个时候英法玩家中才有人想起来为自己人加持个真实之眼,结果在真实只眼启动后那些玩家发现面前根本没有我们地影子了,刚刚还站在地面上和那些撞地的同志站在一起的我们居然一个都不见了。这个时候那些英法行会的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看到的全是幻象,地面上降落的全都是幻影。真正的我们肯定是在某个时刻脱离了他们的追击隐藏了起来。这个猜测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冲下去战斗地人会砍了个空全都撞上地面了,因为那里根本就没人,全都是幻象。

  英法行会中的一个人突然道:“这里怎么全是幻影?那真的到哪去了?”

  “到你们背后来了。”我突然在他背后接了他的话,接着一剑给这个家伙来了个穿心过。

  听到背后有声音的英法高手们并没有回头,这就是高手和一般人的区别。这个时候回头就是一刀,因为转身是需要时间的,而转过去之后你还要时间让眼睛确定敌人的位置情况,这个都要时间。无论你们实力相差多大,这个时候占尽便宜地敌人也可以在你回头前把你干掉,因此回头是绝对不用考虑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英法高手们的选择是直接向前冲,并且变化了一两次路线。跟着我后面出手的人几乎全都落空了,除了真红地攻击实在太强,没直接碰到都把敌人打成了重伤之外就只有诺琳闪电般的速度干掉了一个,其他人全部落空。

  那些高手们冲出去很远才突然转身。他们知道这才是最佳的战场应对策略,而且看起来效果确实不错,要是一般的队伍被我们这样来一次就该被干掉一大半了,他们居然只损失了几个人。

  闪开了攻击地敌人迅速落地,他们需要重新调整下节奏以适应战场变化。我们也降落了地面。因为我们发现对敌人的实力有些估计不足。这些英法高手的力量远远比想的要厉害,他们中不少人的战斗经验都相当丰富,至少他们在刚才的闪避中就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战斗素养。

  借这个双方都停下来的小间隔我们互相观察了一下对方地实力。英法高手还剩二百多人,后面还有两头大家伙。这两个大家伙的样子比较怪。其中一头长的像石像鬼,就是体积大的离谱,以前我从没见过这个大的石像鬼。另外一只魔兽是头长有水晶飞翼的七彩毛毛虫,从那一身彩色的毛刺来看这个家伙毒性不弱。至于英法的高手们,那就比较乱了。毕竟有二百多人,职业几乎覆盖所有常见范围,什么类型地都有,而且男女都不少。

  “就知道你们冰霜玫瑰盟会派人来偷袭。”那些英法高手之中有个天使族骑士站出来道。“我们已经研究过了你们在rb地战术战略。你们中国人常常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今天我们已经了解了你们的战术,不要以为你们那些小小地麻雀战术就可以对付我们的大军。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已经处在补雀行动之中了,准备全部葬送在这里吧。”对方说完一招手,只见他们背后一片蓝光闪烁,一堆堆的玩家和魔兽出现在他们身后。虽然我没看见他们后面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肯定他们是带了传送阵过来。

  补雀计划?那就是说对方已经准备好应付我们的偷袭。并打算借此反过来把我们消灭掉。

  “紫日会长。我们怎么办?”跟着我们的德国玩家有点慌了。

  冰凌对那个玩家道:“别紧张,就算这些人再厉害。只要我们想跑,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

  对方的人越出越多,在最后出现了六头新的大型魔兽之后传送才结束。此时对方的大型魔兽已经有八头了,而各类玩家大约在八百多人,另外还有五六万的npc,而且看起来这些npc也都不是好惹的。这里的敌人全都是高级存在,一看就知道英法行会把能调动的精英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看起来你们还真是准备充分啊?”我笑着对刚才说话的那个骑士道。

  “哼哼!”对方哼笑着。“我说过了,我们已经彻底的研究过你们的情况。你叫紫日,作为冰霜玫瑰盟实际上地会长,你却很少在行会里指挥战斗,而且你一直是冲在战场最前面的主要力量,可以说你是战斗型领袖。而丛你们行会平时的表现来看,你们行会应该也不缺指挥型领袖。对你个人的实力我们深入调查过了,你的一切我们都很了解,包括你的魔宠。至于你后面那个大红色的幽灵龙我们也了解过。这次我们把所有可以克制你们的东西都集中起来了,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我指指那个法国人然后向小鹦鹉比了下手势,小鹦鹉立刻化身成美丽地少女形态对着那边说话的家伙喊道:“说的这么自信,当心咬到舌头。”

  “你才唉呦……!勿烤土丝……呜哇”那个家伙说到一半真的咬了舌头,看起来小鹦鹉在这种小事情上的诅咒成功率是百分之百的。

  “不要以为研究过我们行会的一些表面现象就等于知道我们的弱点了。”我对那个咬了舌头不能说话地家伙道:“我们中国人的兵法可是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精华。你以为随便翻翻就能学会的吗?刚学了点皮毛就以为自己很牛了吗?现在让你看看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我到要看看你研究地是不是真的那么透彻。”

  我刚说完对方就警觉的向后退了半步,但是结果他等到的却是地面地突然坍塌。不是他脚下的地面坍塌,而是我们脚下的坍塌。刚才和他说话的时候我的开拓者、玫瑰藤加上冰冰的鬼藤魔宠已经在挖地洞了,这会突然发动,对方根本没反应过来。

  轰的一声我们所站的那块地方整个陷了下去,那几个德国玩家受了点惊吓,但是看到我们这么镇定就猜到了大概是我们有意搞地东西。泥土刚一塌陷周围的英法行会高手们就冲了上来想阻止我们逃跑。但他们追到洞口后却感觉到一阵热浪,随后一道岩浆从刚刚的洞口冒了出来,吓的那些人赶紧后退。

  我们在地面下跟着开拓者钻行。红炎被迫收缩身形跟着我们走。地面上的英法高手先开始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意识到我们肯定跑不远,于是纷纷开始攻击地面希望可以震塌我们的地下通道把我们逼迫出来。

  其实我就根本没打算走。对方设计了一个抓鸟方案。我又何尝不是想多吸引些敌人。就算对方为了抓我们派了这么多高手集中行动,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个胜利。

  光吸引敌人对我来说是不够的,关键问题在于消耗。就在上面的笨蛋们忙着攻击地面之时,在那只七彩毛毛虫周围地土地突然再次翻起。十几个靠地比较近的玩家和那只大虫子一起掉进了洞里。等周围地人想过来帮忙时地面又重新合拢了,不管他们怎么挖都别指望挖到我们了。虽然敌人高手多,但是没有合理的分工搭配,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缺点。看似战斗力一般的玫瑰藤和开拓者只要配合别的魔兽完全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效果。

  那只七彩毛毛虫和十三个玩家一起滚落大洞,顶上的泥土被两根鬼藤迅速封闭了起来,毛毛虫只能一路顺着洞口滚进了地下刚刚完成的地洞里。那些一路滚下来的玩家被转的天旋地转,还没缓过神就被一阵刺耳的惨叫声惊醒。

  十三个玩家中有七人刚落地就遭到格杀,剩余的六人被惊醒之后立刻看到了一双腿向自己逼近。其中一个玩家非常的老练。他不但没有闪避反而一个翻身滚到了地方脚下,接着迅速的一剑从下向上刺出。

  这招可谓阴毒无比,从人家裤裆下面刺上来的剑,在游戏里会判定成普通伤害,但要是现实中,中了这招可就成太监了。虽然这是游戏,但是本能往往不能和主观意识统一起来。在这个要害受到攻击时,很多人会忘记这是游戏本能的去保护要害。但是如果你这么做了。则必然要弯腰,对方此时只要剑锋稍微向侧面歪一点就可以攻击到你的胸口给你来个透心凉。不过这招长期经验积累出来的战术在这次却失灵了。那一剑没有引起对方的保护本能,但是只听到当的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后对方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阻力挡住了自己地剑。接着随着吱的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长剑居然滑过这个目标的裆部向前面偏去。很显然,这剑没刺进去。

  这个高手感觉到阻力的时候就很奇怪,听声音应该是刺中了盔甲,可就算是重步兵也没听说连裤裆下面都有金属防护板的啊!要是在现代还可以认为是防地雷装甲,可魔法游戏中的战士在跨下装备一块挡事的装甲干什么?

  虽然感觉奇怪,但是这个高手反应依然不乱,就着剑锋滑偏地机会一个横滚出去拉开距离,滚动中他听到背后一身响。显然刚才他躺的位置被攻击了,要不是躲闪及时他现在已经被命中了。滚出去几米之后这个高手才一跃而起,刚才在地下角度不好,现在拉开距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攻击的目标很奇怪。这个对手身高两米多,全身重型板甲,看肩膀护肩的边缘居然发现那板甲的厚度足有三四厘米,都快赶上坦克了。

  这个可怜的高手刚观察完对手就发现对方挥舞着一柄近两米长,宽度快赶上轻型飞斧的单手重剑横扫而来。那恐怖的大剑在空中刮过空气带出呜呜地风声。如此巨大的剑完全可以当成斧头一类的重兵器来看了,就算它没开锋,被刮到一下肯定也是非死即伤。

  高手一个跳跃,重剑从他身下扫过,差点碰到他。正当他得意自己的反应迅速之时。一扇门突然从上面压了下来,咣党一家伙把这个高手连人带盔甲拍成了夹心人肉饼。这个玩家回到复活点之后还在奇怪到底从哪跑出来一扇门,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方向了。那哪是什么门啊!那被误认为是门的东西分明是一面两米多高一米多宽地钢铁盾牌,那是魔偶的标准装备之一。只不过因为魔偶本身比较大,所以他拿的盾确实跟本板差不多,确切的说那盾比一般人家里地门还略微大了些。也就魔偶这种变态的力量才能拿着一面有如门板大小厚达五厘米的全钢盾牌当拍子拍人了,一般部队里只有军团用盾墙才能和这个盾牌比比大小。

  在这个高手被干掉之后不到十秒另外五个幸存者也先后被魔偶干掉,死亡原因大多是因为对魔偶的力量不了解而吃亏造成的。比如有个家伙在魔偶劈砍时居然横起自己拿的巨斧隔挡,本来他这种重兵器隔挡效果应该不错,可惜我带的这披是新型号的魔偶,刚刚才改进过动力系统。结果一剑下去连斧子带他人一起给劈了,那家伙到死都没明白为什么没挡住。

  解决掉那些玩家地同时,那条七彩毛毛虫也对魔偶发动了攻击。只见那毛毛虫肌肉一缩,毫无声息的,他身上的毛刺突然全部射了出去。这个家伙仿佛反步兵跳雷一样把无数根有毒的钢刺洒向整个洞穴,还好我们身边有不少魔偶,大家都敏捷的躲到了魔偶身后。一阵叮当乱响之后我们的魔偶朝向那个家伙的一面全都被打成了刺猬,离的比较近地几个魔偶仿佛全身殖绒一般被打满了毒刺。这些毒刺实际长度在一尺左右。插进魔偶身体内地部分不到一厘米。魔偶毕竟是钢铁打造,而且还加了那么多保护性魔法。能被打进一厘米已经说明那些毛刺的厉害了。不过这些毛刺实际上并非主要攻击手段,这刺太细,对人造不成太大伤害,关键是刺尖上地巨毒,这个才是杀人利器,不过这次是肯定没用了。魔偶要是怕毒才是世界奇闻呢!

  满身绒毛的魔偶毫无不良反应,举起武器迅速向毛毛虫冲了过去。毛毛虫一看形式不对,立刻从嘴里喷出了一团绿色溶液射向其中一个魔偶。就在黏液快碰到那个魔偶的身体时,魔偶身体外面突然蓝光一闪,一个光罩出现在魔偶身边。黏液撞上光罩立刻停了下来,光罩迅速消失,黏液失去支撑直接掉在了地上,接着地面立刻开始冒烟,一种难闻的酸味刺激的我们鼻子发疼。毒虫基本都带酸,看起来这个毛毛虫也不例外,幸好塞拉提丝族提供了瞬间防护罩系统。虽然只能启动一瞬间,但是对飞射性武器却有着绝对的防御效果。

  魔偶们冲到毛虫身边一剑下去就切开了一道大口子,但是从毛毛虫体内却流出了刚才他喷射的一模一样的绿色液体,看来这东西既是武器也是毛毛虫的体液。新改进地魔偶在智力方面有了很大提升,要是在以前,魔偶不会去在意这些绿色的腐蚀性黏液,而是会继续攻击,因为没有被烧到之前他们是不会把黏液确认为危险的。不过现在不同了。魔偶的智力提高并获得了简单的联想能力,刚才他们看到了黏液腐蚀地面的情况,通过这点他们自行联想到这些黏液可能腐蚀他们,所以他们做出了提前判定主动闪开了这些危险的黏液。不过魔偶是闪开了,他们的武器却已经开始冒烟了。切开毛毛虫地皮肤时剑上沾到了黏液,澳门赌博网站:现在居然被烧的青烟直冒。

  “这东西全身都是腐蚀性溶液,我们要怎么对付他啊?”我身边的德国玩家问道。

  “对付虫子还是得虫子出马。”我一伸手召唤出凤龙空间,接着坦克和红刺从里面爬了出来。

  坦克本身就有腐蚀性很强的血液。而且他也会喷射酸液,自身因该能免疫酸性物质才对。至于红刺,这个家伙可是毒蛊王,只要他能吃掉这个毛毛虫,他就会具备毛毛虫的一切能力。毒蛊就是这样逐渐合并力量一点点的进化出来的。

  两只大虫子一出来就立刻冲向了七彩毛毛虫,在照明术的光芒下七彩毛毛虫地身体上显示出条条斑纹,这代表聚毒的警告色如今是一点用都没有了。七彩毛毛虫虽然比坦克和红刺等级都高,但他是单纯依靠毒素和酸液战斗。本身力量并不怎么样。这次碰上坦克和红刺两个完全不怕毒也不怕酸的虫子,毛毛虫的本事算是彻底报废了,三只虫子只能靠肉搏来战斗,而软绵绵的毛毛虫和全身铠甲地坦克、红刺肉搏,结果很明显。

  两吃大虫子完全就是一副抢食美味的样子,七彩毛毛虫对他们根本就是菜,毫无危险可言。两个家伙一上来就开始正抢,坦克利用自己带有镰刀的攻击性前肢挂住了毛毛虫的尾巴。红刺则是用自己地钳子直接夹扁了毛毛虫的头,然后两个大家伙开始互相抢夺胜利果实,最终可怜的毛毛虫被从中间一撕两半,尾巴被坦克吃了,头被红刺吃了。老虎吃猫、猫吃老鼠、老鼠吃大象、大象吃老虎,这种斗兽棋规则在现实中很普遍,要是战场群攻,这只毛毛虫起码能干掉几十万部队。但是他在坦克和红刺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

  陷落地底的超级魔兽和十三个玩家被轻松解决。地面上的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一只后来传送过来的大型魔兽脚下的地面再次翻动起来,这只长了个牛头。但是却有着翅膀和利爪的怪物反应迅速地飞了起来,但是地面下却突然飞出十几根绿色的藤条缠住了这个家伙的爪子。周围的人还没来及过来帮忙这个家伙就被拉进了地面,等那些人赶到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伙消失在地面下。

  被拉入泥土中的巨兽相当厉害,在土中居然还能使用强悍的身体力量硬是挣脱了束缚,可是冰冰的鬼藤被挣断后我地玫瑰藤又缠了上去,这次拉力更强,这个家伙最终还是被拉入地下空间。在地面下还能挣断鬼藤,这就说明这个家伙很厉害,我们根本就不敢太大意,刚把他拉进来,趁他还没适应相对地表黑暗地多的环境红炎和魂就一起扑上去结果了这个家伙。

  虽然连续干掉两大魔兽,但是我们地取巧办法也就到此为止了。敌人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我们在利用他们不具备地下战斗能力的弱点把他们的人一个个的拉入地下逐个击破,为了不至于被一个个的蚕食掉,敌人全体升空飞到了天上盯着地面,这样我们就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们拉到土里去了。

  地面下玫瑰藤依然在扮演着我的监视器的工作,他的分触手从地表伸出一点点窥视着上面的环境,而他的主体则可以显示出触手看到的情况。天上地敌人自然是逃不过我们的视线的,但是他们飞到半空还真有点不好办了。

  诺琳忽然对我道:“其实对方全都在空中我们也能占到便宜。”

  “你有办法吗?快说说看。”我期待的看着诺琳。

  诺琳想了一下才解释道:“我们在地面下攻击其实是占了敌人不会钻地的便宜,但是我们还有个本事敌人一样不行。那就是超高空飞行。我们这里的都是很能跑的,敌人使用传送阵,一方面固然是怕人太多把我们吓跑了就完不成围剿计划了,可另一方面这也体现出了敌人的机动能力不是很好。如果我们一直向上飞,直到无法飞地更高再停下,敌人中大部分人恐怕半路就飞不上来了,这就等于逼迫敌人分散兵力,这样就可以和地下作战一样达到逐个击破的效果了。”

  “好办法。我们马上开始。”

  诺林的方法就是利用我们的特长占敌人便宜,敌人中很多人都不具备高空飞行能力,我们却有着全体超高空作战能力,这就是优势。从玫瑰藤传回来的图象中可以看到敌人虽然全体升空,但是其中不少人用的是法师的漂浮术。这个魔法一来飞不高,二来速度太慢不适合战斗,所以这其中大部分人都到不了高空,另外下面那些人中还有一些是骑着有翼魔兽飞行的。这种魔兽大部分是依靠气流飞行,而超高空只有巨龙这样翅膀超大,或者夜影这样可以靠魔力飞行地生物才能上去,那些骑魔兽的人里大概有一半会因此停在低空打转。

  考虑好办法之后就需要一个升空的准备,要是这么直接离开地面我们肯定会被敌人的魔法直接炸死在出口。所以必须先准备个突围方法。我们首先在靠近地表的地方准备了一个新空间,这里上面只有很薄地一层土就是地表了。我新收的魔宠镰刀用蛛丝把土层稍微加固了一下,因为上面的土太薄,不支撑一下会塌下来。

  准备好这个空间之后我让艾美尼斯复制成坦克的样子。然后他们两个一起准备魔晶炮击,而目标则是天空。在他们旁边是镰刀,他已经准备了几张大蜘蛛网,一会也有用。凌和小纯都站在我旁边等待随时出战,其他人都跨上坐骑做好升空准备。

  天空中地敌人很快就发现了我们新的所在点的土层有轻微蠕动,但是他们发现的稍微晚了点。就在这些人打算发动攻击时,那块地面突然整个飞了出去,奇怪的是泥土竟然没有分散。而是保持着地表的形态飞了起来。实际上这是蜘蛛丝的捆绑效果导致的,不然泥土早就散了。

  被蜘蛛丝连接地很紧密的泥土在红炎和魂巨大的力量下飞上了那些英法高手所在的空中,紧跟着像放焰火一样,只见两个紫色光球从地面上的那个大坑里飞出飘飘悠悠的追着大土块飞了上去。两个光球同时命中飞到空中的那块地皮,接下来就是毫无悬念的大爆炸。两倍力量地魔晶炮击引起地爆炸产生了非常强的冲击波。天空中不比地面,不是你力气大就能站地稳的,冲击波把敌人全都吹向四面八方。

  还没等敌人反应过来,镰刀已经把事先织好的蜘蛛网一张张的打了出去。天上此时到处都是东西。蜘蛛网也没什么准头。只是在乱扔,不少敌人飞的好好的突然被蜘蛛网粘成一团。结果一个个全都掉了下来。

  趁着这个混乱凌又发射了一枚爆裂炸弹,这个超级魔法威力也不小,再次在天上制造了大片的混乱。敌人在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看清楚到底下面怎么回事,好进行还击,结果正在他们低头的时刻,地面上却再次出了新招。

  我们全体成员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小纯自己也闭着眼睛举起了她的法杖,之后喊出了那个最低级的生活魔法:“照明术——全魔力开启。”

  魔法威力随法师力量不同而改变这个道理已经是常识了,小纯身为曾经的光明女神突然使用全身的魔力释放照明术的唯一结果就是制造了一个小太阳出来。天上那些敌人只感觉世界一下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之后他们才开始感觉眼睛疼,但是不管是闭上眼睛还是怎么揉都没用了,除了一片白之外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了。这就是小纯的超级照明术魔力全开模式,效果基本等同于超级闪光弹,其威力可不只是制造短时间失明,看了时间太长的或者距离太近的还有当时是直视发光点的人可能就是永久失明,除非他们重新复活一次或者找高级医疗职业的玩家帮忙,否则不管过多长时间也别想恢复视力了。一个小小的照明术,五秒内耗尽小纯全部魔力,强大消耗带来的强大威力就显示在这里了。

  趁着天上一大帮没头苍蝇到处乱装的时间,我赶紧收回魔宠带着大家升空,当然,徒中能顺便干掉的就绝对不会放过。反正敌人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不趁机占便宜是傻瓜。连续敲掉几百npc和几十玩家之后我们发现有人开始恢复视力了,于是赶紧停止占便宜而是急速升高高度飞到他们上面等着他们过来追。

  就像我说的,恢复视力的人不是全部。大约有几十名玩家直接展开了回城卷轴,既然看不见,再留下也是没用的,高手们的判断不需要犹豫。npc中也瞎了不少,他们不能传送,只好降落到了地面暂时聚集在一起由一个视力恢复正常的玩家使用传送阵把他们送走。

  敌人剩余的玩家还有六百多,npc却只剩一万都不到了,超级魔兽还剩六只,他们到是没被闪瞎,不过却是一个个眼睛红的像兔子,样子很是滑稽。

  发现我们向高空飞,敌人想也不想就追了上来,对方人群中到是有个别几个速度很快的,居然一下就追了上来。看那家伙的样子追上来也很麻烦,我从夜影的马鞍上拽出一个挂锁连接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一张翅膀从夜影背上跳了下去,同时对周围喊道:“你们先走。”

  夜影的骑具都是克拉克帮我特别设计的,这个马鞍上的锁扣带着根能伸缩的钢丝,我只要收线就可以把自己拽回夜影的鞍子上。我跳下来之后很快就碰到了那个追的最快的家伙,这个人骑的是头很特别的坐骑。这个东西看起来像狼,但是还有翅膀,难道应该叫飞狼?不管怎么说这个魔兽速度超快,一下就到了我跟前。我一指那家伙,背后两个半月自动弹出旋转着向他卷了过去。

  当。那个笨蛋居然拿剑挡半月,半月可是弧形的,刚一碰到他的剑立刻顺着剑绕了半圈,外弧上的刀口在那家伙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非常明显的血痕。另外一个半月稍微绕了点大弯子也追了上去,这次他不敢挡了,直接大力一剑把半月弹开。就在两个半月都飞开之后,一支箭无声无熄的突然出现在了那家伙的肩膀上。

  “倒霉,居然偏了!”

  那箭当然是我射的,虽然平时我一般用半月进行远程攻击,但是我的盔甲上可还带着个复仇者弩箭发射器呢。这东西威力不如半月,速度却很快,而且指向性很好,可惜就是高速运动中不大容易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