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一卷第七十章 庄家参战
  艾辛格发射的强力光束直接在城市地面上形成了巨大的扩散火环,强大的光辐射让一切暴露在强光下的物体都开始冒烟,而火环则是顺着地面不断的向四周扩散。这扩散的火环除了强大的不稳定魔力之外还带有高温和冲击波的效果,任何高出地面的东西都像麦秆一样被成片的推倒,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这样的威力下抵抗哪怕零点一秒。

  我们站在艾辛格底部超魔破坏炮上附带的观察口,透过那巨大的几乎不透明的深蓝色水晶玻理依然可以看到地面上那耀眼的白色光环在向周围不断扩大,一片片的建筑在火焰中化为乌有,成片的防卫部队被气浪掀起最后彻底被火焰吞噬。不管你是刚离开新手村的玩家还是八百级的高手,澳门赌博网站:在城市级破坏武器面前全都像婴儿一般无助,个人力量在这种武器面前是毫无意义可言的,即使是红炎和黑麒麟那样的超级强者,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也不一定能挺的过去。

  光束持续发射了五秒,然后突然开始变细,最后化为一道亮线崩裂成点点星辰飞散在空中。周围的一切突然恢复黑暗,强光之后我们的眼睛有些不适应,一时之间感觉周围全都变黑了一样。几秒之后我们才恢复视觉,地面上的城市已经完全被摧毁,巨大的城市地表被完全融化成了奇怪的岩石凝结物,地面上到处都在冒着滚烫的有毒烟雾,那是一些建筑材料被融化后喷出的有害气体。

  城市之树的声音在我们头顶响起。“超魔破坏炮发射完结,主固定器松脱。”

  我们回头再看向背后超魔破坏炮地管道口,固定在管口的双层环行金属固定器分别向着两个方向旋转了一圈。然后哧的一声响,两个固定器同时向两侧弹开。

  “主固定器解锁完别,二级闸门开始卸压。”随着城市之树的提示,超魔破坏炮发射口外围地十六个卸压阀门同时向外喷出了超过一千度的高压蒸气。即使在城市内我们依然可以听到那些阀门高速排气时产生的巨大哧哧声。

  阿伟开玩笑道:“这个蒸汽要是拿来蒸包子肯定不错。”

  我点点头接道:“恩。就算你站在那里也一样蒸的熟。”

  减压阀门足足喷了七八秒才逐渐停了下来,城市之树的提示也再次响起。“二号闸门减压完成,主压力闸门开启减压。”

  我们先是感觉到地面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接着城市外面的十六个减压喷口再次开始蒸汽狂喷,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喷出来的只是一千多度的高压水蒸汽,但是这次喷出的却是高达四千五百度地强制冷却填料蒸汽,为了保证整个发射装置的安全,在发射后会把一种特殊的半流质固体混合物充填进反应器,之后高温会把这种物质升华为气态,但是这将使反应器温度下降到五千度以下。避免昂贵地热敏元件因超高温而融化。

  随着高温冷却物质被全部转化问气体状态喷出,舱室内的高温也被带走了大半。城市之树又发出了提示。“主压力反应舱二次冷却,封闭主压力闸门。注入高压冷却液。”

  虽然闸门是封闭的,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听见那冷却液进入反应舱后发出的哧哧声,看起来这两者的温度差还不是一般地大。

  十几秒之后声音再次响起。“主压力闸门开启,冷却液强制排出。”

  噗轰……。这次喷出的冷却液发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巨大声响,感觉像爆炸一样。从超魔破坏炮地观察口可以看见部分喷口喷出的高温冷却液根本落不到地面就已经变成蒸汽挥发了。

  “二次冷却结束。强制冷却回路接通,开启冷却水阀门。”

  这已经是第三次冷却了,大量淡水被直接注入了反应室。但是由于闸门没关,水又迅速从下面的出口流了出去。虽然经过了两次冷却,反应室的温度依然高达一千度,冷却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反应器冷却,所以只能使用大量冷却水不断冲刷。刚开始下面的出口喷出的还是水蒸气,但是很快反应器的温度就降低到沸点以下,下方的出口开始喷出冒着热气的开水。

  “反应室温度以控制在安全范围内,封闭冷却水阀门,封闭主闸门和二号闸门。管道口高压门固定器解锁。”

  我们旁边地那个管道口中六根直径一米多的高压钢闸旋转着锁回了墙壁里,接着一个被闸门锁死的旋转装置在逆时针旋转了九十度之后自动缩进了墙壁中。

  “管道口闸门开启。”

  覆盖着管道口的高压金属闸门在开启装置的作用下旋转了半圈,一根直径超过两米的钢铁立柱从房间顶部降了下来直接插入了闸门正中的一个接口中,接着咔哒一声闸门上的三个固定器自动弹起将这根钢铁立柱锁死。立柱开始缓慢的回升么闸门也被带着一起拉了出来。那闸门刚一被拿走管道口下面立刻冲出了一阵白色的水雾,其中还夹带着一种仿佛什么东西烧王了的味道。

  我们虽然聚集管道口还有十几米远,但是那蒸汽带出的滚滚热浪依然逼的我们不断后退。房顶的工作机构伸出了两根管道对到了管道口,接着嘭的一声两个水柱灌入了管道口,我们只看到管道口像个火山口一样向外喷着水蒸气,房间内很快就看不见人了。

  沃玛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把强制排风扇打开。”

  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排气装置开始工作,水蒸气被迅速抽离房间。喷水管喷了一会就停了下来,水蒸气也不再冒了。洞顶又下来一只机械爪。一直伸进了管道口内部,只听喀哒一声大概是固定住了什么东西,接着机械臂牵引着机械爪开始上升,很快它们就离开了管道口。

  被机械爪抓上来的是一团已经看不出原来形状的物体。这个东西融化地很厉害,基本已经是一团物质结晶了。虽然从外观上已经无法辨认,但是我知道这个就是超魔破坏炮的魔力聚集增压器,它是发射超魔破坏炮的关键技术所在,而且超魔破坏炮的发射成本有一半都是因为它。这个已经面目全非地东西原本是台价值十万水晶币的精密仪器,不过现在它就是一堆贵重原材料,重新提炼的话大概还能捞回三百多水晶币的价值。

  “这是第几个了?”我问沃玛。

  沃玛苦笑着说道:“第六个,每个只能用一次。”

  鹰在旁边道:“虽然是十万水晶币打一炮,不过考虑到这效果吗……真值。”

  沃玛摇着脑袋道:“可不止十万水晶币,那边还有十万呢!”她正说着。在我们旁边不远的地方,从地面下升起了十六根直径五十厘米的圆柱形立柱,每个立柱顶上都有个像花朵一般的固定器。现在每个固定器中都有一枚白色的魔晶石,而且这些魔晶石全都在冒着热气。

  我们刚走过去就听到啪的一声,其中一个固定器上的魔晶石突然炸裂,跟着一阵脆响,其他十五块魔晶石也先后炸裂。

  沃玛指着那些碎成很多小块地魔晶石道:“这就是那另外十万水晶币了。”

  “真猛。二十万水晶币就这么没了。”

  我拍着鹰的肩膀道:“有投入就有产出。这次利润大,所以投入也可以相应加大,要不然就凭阿修福德给的那点魔晶石我才不会用这东西呢!”

  玫瑰拿着地图道:“我们还有三个目标需要拆除。还是快点干活吧?”

  我点点头。“沃玛你快点更换发射装置,我们还有几个目标要拆呢!”

  “我这就开始。”

  发射室内地巨大起种臂再次开始工作,一个看起来有点像电动机机心的东西被插入了管道口,一开始的那个钢铁立柱又把闸门盖重新压了回去然后锁死。钢铁立柱抽离后金属固定闸纷纷重新回位锁住了转动机构,各道闸门开始重新充填保护液,闸门再次密封,最后外面的主固定锁旋转回位彻底锁闭管道口。一群工作人员搬来了大块的透明魔晶石替换了那些已经没有能量地魔晶石,那些金属柱在固定好魔晶石后又降回了地面下,地面也自动封闭了起来。

  巨大的艾辛格在发射装置就绪后十几秒突然开始闪烁起来。一个若有似无的光圈出现在艾辛格地周围,光圈闪烁了几下,越闪越清晰,最后突然化为实质状态接着猛然开始向中心收缩。包裹住了整个艾辛格的巨大光球迅速收缩成了一个只有乒乓球那么大的小光球然后啪的一下炸成点点星光。

  兽盟第二重镇加里曼城上空,一个蓝白色的小光球突然出现,谁也没有注意到两千米高空的这个小球。仿佛乒乓球一般的光球在高空突然开始放大,迅速扩张成一个覆盖了整个城市以及其周片一大片地区的巨型光球,接着光球像肥皂泡一样炸开,然而本来空无一物的加里曼城上空却多了一个更加巨大地城市。

  “艾辛格!是艾辛格!”加里曼城内的兽盟部队几乎瞬间就乱套了,行会总部被摧毁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几分钟前有部分聪明人在艾辛格攻击前明智的选择了逃跑,这些人用定位传送卷轴把自己传到了行会的其他城市,其中有些人就到了加里曼,同时他们也给这里的人带来了行会总部被摧毁的噩耗。

  很不幸的这些跑大加里曼的人惊讶的发现艾辛格居然也跟到了这边,虽然我们并不是故意跟着那几个特定人员过来的,但是那几个人却觉得自己很倒霉,居然两次被选中,不过给他们懊悔的时间也不多了。艾辛格是更换完发射装置才过来的。现在地发生装置已经处于完备状态了,剩下的就是十分钟左右的能量聚集时间。艾辛格没办法在空间跳跃的同时保证聚能装置正常工作,所以必须先到达目标区域再聚能。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加里曼城地兽盟玩家选择利用这段时间来一次反击。并期望以此拯救他们的城市。当然,这其中主要原因是他们不知道艾辛格聚能只要十分钟,他们以为艾辛格今天只能用一次超级武器,所以才有这样的勇气,要不然他们肯定会选择直接转移人员保存有生力量。

  近百万空骑兵从加里曼城市内起飞,向着天空中的艾辛格发起无畏的冲击,然而艾辛格却没有做任何反应。不是我们小看敌人,而是真的没那个必要。艾辛格现在底面距地高度大约是一千七百米,聚能已经开始有一分钟了,对方空骑兵刚起飞。九分钟内要爬升一千七百米。那就是说一分钟就要上升近二百米。我相信直线飞行时大部分魔兽都能达到这个速度,但是爬升高度可不是平飞,目前为止除了少数几种强力魔兽外我还真没见过爬升这么快的魔兽。

  就像我们猜测的一样。当速度最快的空骑兵距离艾辛格底部发射装置只剩不到二百米的时候一道刺眼地光束已经先一步从艾辛格上直插城市中心,接着和兽盟总部一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加里曼城,这座号称兽盟第二重镇的超大城市在十秒之内化为乌有,上百万npc军队和几万玩家一起被焚化,直接经济破坏值达上万亿水晶币。当然为此我们行会也花掉了不少钱。一次超魔破坏炮地炮击需要十万水晶币的魔晶石和一台价值十万水晶币的魔力压缩核心。另外,为了赶时间来摧毁加里曼城,我们启动了跳跃装置。这个东西到是不用每次都更换零件,但是它跳跃一次消耗的魔晶石大约也值二十万水晶币了。

  尽管这种跳跃攻击价格高昂,但是考虑到阿修福德的承诺,提前就有奖金拿,所以我们依然咬着牙跳跃到了第三个目标。今天艾辛格地打击目标一共五个,中间需要四次跳跃五次炮击,一共要用掉一百八十万水晶币,但是这可以让战争提前至少六个小时结束,我们行会可以为此多赚回六百万水晶币。何况每个会员还能得到额外奖励,完全值得我们这么做了。

  和艾辛格这边不同,地面部队攻击任务就相对苦难多了。不过这也只是相对来说,不是真的多么麻烦。兽盟最难攻的五个目标全都由艾辛格负责扫平,真正要阿修福德负责地城市是从排位第七的城市开始的。这做城市是个半要塞化城市,除了大炮特别多城墙特别高护城河特别宽之外到是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为了应付这做城市我把蜘蛛要塞和蜻蜓城堡都调到了这里配合阿修福德的进攻任务,到时候蜻蜓城堡将首先对城市进行轰炸,之后蜘蛛要塞会强行突防进入城市内部逐个摧毁防御炮,阿修福德只要解决掉护城河和城墙就可以进入城内和兽盟的人进行绞杀战了。

  兽盟的整个战斗局势急转直下,本来预计铁十字军和兽盟的战斗将持续到第三日的那些分析人士现在全都注意到了情况的不正常发展。这些分析人员也不是没能力,他们之所以分析错误是因为情报中缺少了我们行会这个重要环节。原本预计地我们行会只是帮手性质的辅助作战,没想到我们行会居然出动强力部队全面参加到了战争中来,所以原来的分析结果全都要推翻。

  也就是因为分析家们收集到的情报,以及一个意外的情报使的铁十字军一面倒的压迫性攻击出现了问题。这个意外情报的来源就是那个特大赌局,它本来和战争本身是无关的,但是现在它却从侧面反应了一个问题。

  当初关于战斗最后结果的那个赌局中规定开战后十个小时内都可以继续下注,本来这是为了吸引更多资金的英法行会想的点子,但是在战场情况出现一面倒之后很多人就意识到了我们行会的强力介入,这个事件已经明显地影响到了战争天平的倾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铁十字军就算把兽盟解决掉之后也不会有太大损失。至少福斯特联盟是绝对无法撼动铁十字军和我们冰霜玫瑰盟组成的强大联盟。

  这个预测结果就是买了福斯特联盟胜出地那些人意识到自己手里的赌票不可能兑换到资金了,他们投入的资金肯定是打了水飘了。提前发现问题的赌民们当然不会看着自己的钱白白流失,他们都开始想着如何挽回损失,至少也要减少损失。想做到这点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想办法帮助福斯特联盟。让他们获胜,那这样他们手里的赌票就不会出问题。但是这个方法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指望,中德两大行会的强强联盟已经不是单纯的行会力量了,在这个联盟压倒性的优势之下想要反抗是没有任何希望的。既然不能使用这个方法,那就只剩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再次购买铁十字军胜利地赌注,这样可以用这边胜利的资金去背另外一边的亏空,只要有原来三分之一地资金投入就可以保证不亏本,要是资金足够多甚至还能再次小赚一比。

  这个第二种方法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方案,很多人都想到了这个解决方案。大家都不傻,一想到就马上做,所有还能调动资金的人全都开始买铁十字军胜。准备以此拉平资金亏空,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当那些辛苦调集来资金的人们想购买铁十字军胜利的赌注时却惊讶地发现他们居然买不了了,英法行会特别申请的赌博辅助系统居然拒绝接受新的赌注,然而赌注购买结束时间却并没到,系统提前结束只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资金满额。

  开赌局地英法行会在比赛开始前需要首先提供一个启动资金,这个就是庄家本金。开出赔率之后大家开始下注购买自己认为可能的结果,这个时候系统会把所有已经投入的钱和三种结局的结果进行提前计算。如果发现任何一种结果的投注资金在胜利后需要支付的赔偿款超过了庄家本金和后来各方投入总资金之和时,则确认此项目已经不具备赔偿能力,那么系统将暂停这个项目的购买的许可,以免出现有人买了正确的结果,胜利后却拿不到钱地情况。

  这次开战之前大家都以为福斯特联盟会胜利,所以英法行会认为买福斯特联盟的资金应该是压倒性的,而其他两方的资金因该相对要少的多。所有各方出的钱加上庄家一开始的本金就是这次赌博的全部赔偿金额,赔率高的两方本来被认为没有胜利机会,所以英法行会认为开高赔率吸引那些喜欢冒险的人扔钱是好办法。而福斯特联盟这边则压低赔率尽量少出钱。如此之大的资金总额,按道理应该可以支撑相当高的购买量,但是在这个风向突变的情况下英法行会却突然发现铁十字军胜利的这个结果无法再接受新投注了,那就是说有人把这项的赔偿额买满了,致使系统保护启动禁止再次购买。

  额度被买满就意味着一旦这个方向的结果胜利则现在所有的投入资金和庄家本金都将被支付出去,其结果就是买另外两方的人包括庄家将一起血本无归。赌博是系统代管的,英法行会做庄家只负责提供本金,最后整个赌博结束后他们也可以得到一些组织费,而且如果赌博中胜利答案需要支出的赔偿额度不高,剩下的资金就都是庄家的了。其实真正的赌博庄家总是赢,难道有亏本的时候,英法行会突然发现自己开的赌局把自己的庄家本金全吃了进去,怎么能不着急。

  两大英法行会都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铁十字军胜利这个结果被买满的情况,显然零散的个人投资做不到这点,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组织的大规模投资。联系到我们行会的强势介入之后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是个人都看出来是我们行会先出钱买铁十字军胜出,然后再强势介入帮助铁十字军获得胜利以赢取大量赌金。

  这么简单的套路很快就被分析出来了,但是现在情况是铁十字军胜利的选项已经被买满,作为主办方的英法行会也无力修改,要想不赔干净,英法行会唯一的希望就是福斯特联盟按照计划获得胜利。铁十字军和我们行会一帆风顺的战斗就因为这个本不该影响战斗结果的赌局发生了突变,英法行会明白了我们行会的作为之后也采取了相同的方案。这种时候已经顾不得面子了,比起面子还是钱比较要紧。英法行会抛弃了庄家的外衣,卷起袖子亲自下场干架了。

  本来我是预计当天下午五点以前就能结束战斗的,毕竟战场上一直是一面倒的屠杀,兽盟看似很强大,但是在我们行会和铁十字军的联合打击下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可是打到柏林时间晚上六点左右,战场形式忽然发生逆转。刚刚摧毁了一座兽盟城市的铁十字军一支部队在转移徒中突然遭到来历不明军队的袭击,结果在损失十万多npc和一万多玩家的情况的改道撤退到了附近的另外一支友军单位那里,可是两支部队合并后依然遭到了更大规模的进攻,五十多万npc三小时内全部阵亡,玩家部队直接损失两万多人,大量攻城器械被摧毁。不过这场战斗至少送回了一个确定的情报。

  “是英国人和法国人的部队。”复活回来的铁十字军玩家非常肯定的在我和阿修福德面前点头确认道:“我敢保证我没看错。他们虽然没有拿国旗,但是我看到了法国和英国的特色职业者,而且数量很多。我们德国就算有人选了英法特色职业也不可能这么密集的出现在一支部队中的,所以我肯定对方绝对是英法行会的联合部队。”

  听了这个铁十字军会员的话之后玫瑰对我们道:“看来我们的大比买卖终于还是引起英法行会注意了。”

  “这恐怕是必然的,毕竟我们的投资额度实在太大了,再发现不了的话反而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