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五章 捣蛋鬼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五章 捣蛋鬼

  “言灵?”我稍微愣了一下。“你说这只鹦鹉的特长是言灵?难道是念力系或者幻术系的?”

  “不是那种言灵,是真正的言灵,时间系加法则系的混合能力,言术的最高境界言灵。”迪坦斯看着我道:“其实这个家伙本来算是我的人,不过她实在是有些烦人,所以正好转送给你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很难得的言灵魔兽,力量很强的。”

  “言灵很厉害,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你真的确定她没有反抗倾向吗?”我内有深意的看了眼笼子里的那只鹦鹉。“要是没什么特殊问题你会把这么强的魔兽关起来?”鬼才相信迪坦斯脑子不好把这么强的魔兽关起来,这个看起来像只鹦鹉的魔兽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迪坦斯的脸色和表情都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眼睛里的光变了,这说明他出现了情绪波动,也就是说我刚才说到点子上了,这只鹦鹉真的有问题。

  迪坦斯笑着对我道:“问题自然是有一点,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比较烦人而已。我们黑暗神殿并不缺少力量,所以我闲烦就把她封在这里了,不过毕竟是强力魔兽,烦一点还不算大缺点,我看你完全可以接受。”

  我假笑着看向迪坦斯。“既然黑暗主神这么说我也不好驳你面子,不如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打开让我们看看她的真实情况怎么样?”

  “打开?”迪坦斯对我的提议反应很大,这更加坚定了我认为这只鹦鹉有问题的看法。

  “怎么了?她难道危险到连打开枷锁都不行吗?”

  “那到不是。”迪坦斯似乎有些为难,但是想了半天之后他还是一咬牙叫来了守卫。

  迪坦斯的行为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么小的一只鹦鹉却上了这么多枷锁,更奇怪地是鹦鹉两条腿上的金属环的钥匙居然还是两个守卫分别保管的,而且锁链打开口我才发现原来锁链下面还有密密麻麻的一堆封印在那里闪烁着,照这个情况看这只鹦鹉被加的封锁装置估计超过了两位数。

  三个守卫们加一帮子法师用了近半个小时才把所有的锁链和封印都打开。那只鹦鹉在最后一道封印开启后突然灵活的动了起来。从开始我们进入这个房间开始她就一直站在那个笼子里没动过,看样子像个模型,可是现在看来那全都是封印地效果。封印似乎压制的不止是身体的行动,这只鹦鹉的感官大概也是被压制着的。现在她正在仔细的用眼神把房间里的每个人研究了一遍,我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紧张和畏惧。

  迪坦斯向我道:“现在封印和枷锁都打开了,那么她就归你了,相信她会让你满意地。”

  我连忙伸手制止迪坦斯继续说下去。“我只是要看一下她的情况,并没有说接受她。你先不要急吗!”

  迪坦斯立刻道:“哎呀,这个还有什么好看的。你看这不是已经打开封印了吗?我们在这里不是也完全没问题吗?”

  “就是没问题才有问题。”我指着那只鹦鹉道:“超级魔兽就这样?你们搞出来的那个合成灵魂还没出场就把拍卖场都给炸了,这个却安静的像个死物,这难道也叫正常?”

  迪坦斯无奈地道:“这也不行啊?难道非要她攻击我们才算合格啊?”

  “对。”

  迪坦斯立刻道:“那我要是让她攻击了你,你可别怪我,而且你必须接受她作为给你的补偿品,不能再跟我要别的大型魔兽了。”

  “行。”

  迪坦斯点点头向旁边的守卫一示意,守卫立刻走了过去。那只鹦鹉吓地使劲往墙角飞,可是房间就这么大,她又刚从封印中出来,力量还没完全恢复,很快就被抓住了。守卫把鹦鹉抓在手里。然后在鹦鹉嘴上用一把****切了一下,接着拽出一道红色的丝带。我这才想起来鹦鹉的嘴是被封着的,而这个家伙又是言灵系的魔兽。这就好比你把一名剑圣的手脚都捆起来还要他表现剑技,那不等于是在强人所难吗?

  丝带刚被拿开那只鹦鹉就突然张嘴大叫了起来。那清脆柔美的声音真的是至今为止最美地,不过她说出的内容就不怎么样了。“你这个该死的卫兵,快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弄脏了我的羽毛。再不放开我,我就要诅咒你了!”

  卫兵像触电一般迅速的把鹦鹉扔了出去,鹦鹉慌乱中没掌握好平衡摔在了地上,结果她爬起来之后立刻大叫着:“你这个笨蛋,居然也不提醒我一声。我诅咒你被砖头砸到。”

  几乎就在鹦鹉说完的同时密室顶上的一块砖头突然脱落,卫兵敏捷地一个闪身躲开了那块砖头,结果还没等他笑出声来,他跳到地那个位置正上方突然整个坍塌,起码有十几吨重的岩石和砖块一起掉了下来把这个家伙给活埋了。小房间瞬间被灰尘盖满,等旁边地法师用土系魔法把灰尘收拢成球我们只看到那小土堆一样的岩石中一只手伸在外面抽搐着,至于士兵其他的部分就全都看不见了。

  迪坦斯痛苦的捂住脸,他知道苦难又要开始了。不过我和迪坦斯的观点不一样。这个鹦鹉与其说是言灵术。不如说是诅咒系专长,她完全就是一个诅咒类的超级武器。而且局限性比较小,几乎怎么用都可以。

  “这只鹦鹉我要了。”

  “啊?”迪坦斯看到士兵被砸之后以为我不会要了,没想到我居然要了,他的震惊可不是一星半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要了。”

  “啊!那太好了。”迪坦斯为总算解决了赔偿问题和同时解决掉一个大麻烦而高兴。他激动的跑过来和我握手,搞的我都莫名其妙的。

  迪坦斯的手还没放掉,那只鹦鹉就突然飞了过来落在了我的手上。“你们两个是在讨论我地买卖问题吗?我好象还没发表意见呢,你们就敢随随便便的把我卖了?”

  我看看迪坦斯笑着道:“好有个性的鹦鹉哦!”

  “你看清楚点,本小姐是凤凰不是鹦鹉。”

  “凤凰?你是什么凤凰长成这样?”

  “这样怎么啦?我可是凤凰中最美丽的存在。”

  “我到觉得你是凤凰中最矮小的存在。”

  “切。你见过凤凰吗?”鹦鹉不屑的瞪着我。

  我打了个响指,小凤突然从凤龙空间走了出来站到了我身边。虽然她现在是人类形态,不过就凭她身边的温度大家也能猜到她是只凤凰。我歪头问小凤。“你们凤凰里有这个种类吗?”

  小凤看了一眼那只小家伙立刻点头道:“有。”

  这次换我吓了一跳,澳门赌博网站:本来以为她是说谎的,没想到她真地是凤凰。不过说起来这个家伙的样子也实在太特别了,除了尾羽比较长这个很多鸟类都有的特点之外我实在看不出来她到底还有哪个地方长的象凤凰。

  “小凤你没搞错吧?她真的是凤凰?”

  小凤点点头:“好歹我也是凤凰之一,她是不是凤凰我当然认的出来。”

  “那她是什么品种的凤凰啊?”

  “好象是祭坛凤凰。”

  “祭坛凤凰?那是什么类型的凤凰啊?”

  “这个……!”小凤似乎有些为难。“祭坛凤凰其实算不上真正地凤凰。”

  我一听立刻转过头看向那个小鹦鹉。“哈哈,你果然是假冒的。”

  “谁说我是假冒的。我就是凤凰。”小家伙激烈的反抗起来。

  小凤也拉住我道:“她说的不错,祭坛凤凰确实也算是凤凰家族地成员之一,而且在凤凰的排列当中比我的地位还要高很多。除了圣火凤凰就是祭坛凤凰地位高了,可以说她这一族是凤凰家族中占第二位置的种类。”

  “那你说她不算凤凰?”

  小凤确认道:“虽然地位很高,但是祭坛凤凰真地不是凤凰种,她们和我们不一样,不但外形差异很大,而且属性上也完全不一样。”

  小鹦鹉立刻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凤凰。”

  小凤点头道:“这点自然是不可辩驳的。”

  我打断她们两个道:“你们都把我搞糊涂了。一会说不是一会又是。她到底是不是啊?”

  小凤想了半天才道:“这么说吧!就像人类中有时候会结拜成兄弟,或者有认干亲的,祭坛凤凰就是凤凰家族认的干亲。她们和我们不是一种生物,但她们真的是凤凰没错。”

  “你这么比喻我就可以理解了,不过说起来这个外族凤凰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还不是因为我们祭坛凤凰的实力!”小鹦鹉嚣张的飞起来直接落在了我的头顶上。“我们祭坛凤凰地特长就是歌唱。而凤凰一族祭祀的过程就是一个大型的歌舞会。每次祭祀活动我们都必须到场帮助凤凰们完成祭祀活动,所以我们才得名祭坛凤凰。”

  “原来是这样的祭坛凤凰,那么说你没什么战斗力喽?”

  “就算没有战斗力我也是祭坛凤凰,是凤凰懂不懂。我是高贵的种族,你不要鄙视我!”

  “我没有鄙视你,只是觉得你这样的凤凰比较少见。”

  小凤提醒我道:“祭坛凤凰本来就不是凤凰种群的一员,长的不象是应该地。实际上她们连凤凰一族地标志性火焰控制能力都没有。”

  小鹦鹉听了这话马上就不高兴了,她在我头上跳跃着用翅膀指着小凤道:“你是哪部分的?居然敢看不起我们祭坛凤凰?”

  “我是黑凤凰。”小凤只是很随意地说了出来,但是小鹦鹉立刻就老实了,傻瓜都看的出来似乎她很害怕黑凤凰。我用疑问地眼神看向小凤,小凤马上解释道:“黑凤凰是凤凰一族中地位最低下。但是战斗力最强的。我们是编制外成员。最后的格杀手段。黑凤凰曾经担任凤凰行刑队的职务,也就是负责崭杀凤凰的凤凰。”

  晕,怪不然小鹦鹉不说话了,原来是碰上凤凰中的刽子手了。听小凤的描述,凤凰种群中不同族的凤凰有不同地工作。祭坛凤凰就相当于牧师和祭司,专门在执行祭祀仪式时负责歌舞工作。而小凤这个黑凤凰类别完全就是杀手族,他们全都是负责杀凤凰的。怪不然小凤以前说黑凤凰在凤凰族里不受欢迎。而且数量也很少。刽子手确实不能多。要不然就乱套了。

  我把站在我头顶的小鹦鹉一把抓了下来塞到小凤怀里让她抱着。“看好她,她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表现你就把他……!”我做了个杀的动作。

  小鹦鹉一听我的话立刻模拟鹌鹑状态。然后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用可怜的虽然有让人掉眼泪可能地声音哀求着:“不要啊!我是最可爱的凤凰,从来不害人的,千万不要伤害我。”

  迪坦斯走过来道:“你们最好还是别相信她,当初我也被骗的很惨,她是从来不会说实话的。”

  小鹦鹉突然跳了起来穿过我们飞到了密室大门口嚣张地对着我们大笑道:“哈哈哈哈。还是迪坦斯了解我。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我诅咒你们全都被活埋,永别啦!”

  我当时就意识到了危险。小鹦鹉的特长可是言灵,被她诅咒是什么情况不用说也很明白了。迪坦斯也是几乎和我同时反应过来,但是我们两个都慢了一点点。轰的一声整个密室的顶都坍塌了。尽管我们闪地快也没能跑掉。数万吨岩石轰然崩塌砸向我们,我能做的仅仅是把迪坦斯和小凤拉到身边并打开了绝对屏障。

  黑暗的空间,没有声音也没有光线。啪。一个光团出现在我们中间,那是小凤手指上燃烧的火焰。不过很快就被我按灭了。“这就这么大一点地方,你点火很快就会把空气烧光的。迪坦斯是黑暗主神,他不要光线也看的见东西,你是地狱黑凤凰,我自带夜视能力,全都不用光的!”

  “一时没注意。”小凤说完转身在黑暗中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啊?”

  我还没回答迪坦斯就打断道:“比起如何出去,我更想知道紫日会长你这个防护罩能顶多久啊?一会它消失了,上面地岩石掉下来怎么办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一下撤掉了绝对屏障。迪坦斯吓的赶紧自己撑开了一个防护罩,结果除了一些灰什么都没掉下来。我笑着道:“你太紧张了。岩石已经互相支撑住了,没有防护罩支撑也塌不小来。”

  “可我们还要想办法出去啊!”迪坦斯无奈的道:“可惜我的魔法威力太大,这么点大空间用出来洞是打出去了,我们也完蛋了!”

  “没关系,我有办法。”我笑着打开凤龙空间道:“什么叫有备无患?我就是常备大量魔宠,遇到任何问题都有办法对付。”说着就看到玫瑰藤从凤龙空间里爬了出来。

  在我的指挥下玫瑰藤首先组成了一个藤球把我们都包裹了进去,这是防止一会再次发生坍塌不至于把我们压扁。玫瑰藤完工之后开拓者又爬了出来。现在的开拓者已经不是以前那种浑身肉滚滚的虫子摸样了。现在的开拓者全身都是闪亮地铠甲,特别是前面地头部有着一对巨大的金属化地凿子。那是他在地面下快速前进的主要工具。

  开拓者先是感受了一下地面下的环境,然后调整好方向一头撞向岩壁。和我们拿头撞墙不同,开拓者就像撞上了橡皮泥一样一头扎了进去,接着就看到他的身体不断涌动着向里面钻,很快整个身子都进入了墙壁。

  开拓者的体积很大,在他身后就是一道足够我们穿越的隧道。仅仅前进了一小段距离开拓者就完成了他的工作。刚刚那只可恶的小鹦鹉没有把整个通道都弄塌,毕竟她自己也在这里,她只不过是把我们所在的密室那一段弄塌了。开拓者挖了一段之后就连接到了一开始下来的隧道上了。收回开拓者和玫瑰藤我们迅速的沿着通道往外跑。

  刚刚钻出地下通道就看到了迪坦斯的地下宫殿前面鸡飞狗跳的人群。小鹦鹉正在半空盘旋着,下面的亡灵正想办法把她弄下来。在旁边的一块大岩石上,十几个亡灵正躺在那里,显然是受伤了,至于到底是怎么伤的那就不清楚了,但是肯定和天上那小家伙脱不了干系。

  “小凤,去把她抓回来。”

  “明白。”小凤原地起跳,在半空中变成了一只巨型的凤凰,拖着长长的尾焰向小鹦鹉扑了过去。

  这么大动静小鹦鹉肯定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立刻对着小凤喊道:“飞这么快当心撞到墙上。”就在她喊完的同时,洞顶突然落下一大块钟乳石插入了地面,小凤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转弯,不过她也没打算转弯。轰的一声响,落地后依然完好无损的钟乳石像被爆破了一样四分五裂,小凤从飞溅的碎石里飞了出去,方向不改的向小鹦鹉冲了过去。小鹦鹉嘟囔着:“靠,大家都是凤凰,怎么力量差那么多?你这个怪力女,我诅咒你羽毛掉光。”

  小凤身上的火焰突然一闪全都变成了黑色,接着再次一闪又变成了白色,一道黑色的气团被射向了小鹦鹉。小鹦鹉惊慌的一个闪身躲开了黑气,结果黑气打中了小鹦鹉后面的一名堕落天使。被击中的堕落天使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的羽毛和头发全都开始脱落,不到十秒一个堕落天使就变成了秃毛鸡。

  小鹦鹉后怕的道:“还好闪的快,黑凤凰果然不好惹,居然反弹诅咒!”

  “我可不光是反弹诅咒。”小凤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小鹦鹉的背后。“主人要你老老实实的回去,不然当心我把你变成烤鸭。虽然你是祭坛凤凰,但你们这一族只是名誉凤凰,真凤凰可都是火免疫的,你总不会想尝试一下吧?”

  “不用不用,我投降还不行吗!”小鹦鹉无奈的飞回了我们身边指着我道:“哼,就靠黑凤凰欺负我,要是没有她在我肯定要你好看。”

  我笑着道:“个人力量永远是有限的,我是对付不了你的言灵,但是黑凤凰刚好可以克制你。我的这个团队随时都可以找到克制敌人的类型,所以我们总是赢,这就是团体的力量。”

  “好象有那么点道理。”

  “本来就是有道理,什么叫有那么点道理。你这个小家伙真是麻烦,怪不然迪坦斯把你锁在那么深的地方。”我从身上抽出了一张纸拿到小鹦鹉面前。“留个爪印。”

  “干什么?”

  “卖身契都没见过?作为俘虏,拜托你有点觉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