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三章 敲诈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三章 敲诈

  诺琳的研究成果非常的有用,但是具体转化成实际战斗力还要等所有阵图一起完工。我们可没那么多材料来反复的修改魔偶的结构。

  现在这段时间除了战斗部门就数艾辛格研究部最忙了。魂的自身灵魂体系本身就是很值得研究的东西,此外这套盔甲也是非常重要的研究材料,特别是法阵和变形机构的设计思路都很重要。另外以前我找回的不少技术到现在都没来及完全消化,比如说二郎神给的那个低级纸偶制作技术,还有后来我从乾坤葫芦里带回的高段人偶的制造方式以及海底种族和塞拉提斯族的技术融合,特别是那个和诺琳一起找回来的无固定效应的重力反抗装置,甚至连表面上最发达的魔晶石相关技术都还存在严重技术缺陷,这些问题哪个都不简单,而我们的研究人员又太少,实在有些忙不过来的感觉。

  除了上面那些东西外诺琳这个小丫头本身也是个巨大的宝库。虽然表面上看她只是个清纯型的可爱美少女,而且她还一直作为研究人员在为我们工作,但这不是说她就是个普通的文职人员。诺琳是魔偶,而且是战斗魔偶。这个要点才是我们最重视的东西。一个魔偶能做到完全和人类看不出区别,特别是智力水平如此之高,这绝对是罕见的魔偶。就算排除这非人的智力水平不谈,她的那个身体也觉得是很值得研究的。第一次见到诺琳时她表现出来的速度就吓了我一跳,这两天已经有不少人领教过了她近乎瞬间移动的恐怖速度,好象只要在视线范围内,不管距离多远她都可以在一瞬间到你面前或者背后。我曾经试着抱过诺琳,她的重量比一个全身铠甲的骑士还要重,相对的这种重量下地速度就更让人惊讶了。光这个速度快一项优势就足以让我们的魔偶成为恐怖的战场绞肉机,况且诺琳的表现不单是速度一项。她那起重机一般的强大力量也是我们很想了解的东西之一。

  刚到艾辛格的时候沃玛带诺琳参观过一台刚完成拼装的大型重力反抗装置。当时沃玛随口介绍道这个装置地动力连级在下底面所以暂时看不到,结果诺琳就突然跑过去单手把重力反抗装置掀了起来低头看了下地面的结构又轻飘飘的放了回去。沃玛和随行的法师当时就傻了,那可是艾辛格用的超大型重力反抗装置,单机重量三百多吨,就算只掀起来一个角至少也要有一百五十吨以上的力量才能做到,而诺琳居然还是单手完成的。这么大的输出功率对我们行会地魔偶来说就是不可奢望的神级存在了,本行会的魔偶单臂托举力量绝对不超过十吨,一百五十吨的重量恐怕连支撑系统都要变形了。这个事件还从侧面显示了诺琳的制造材料拥有着难以想象地硬度。我们的魔偶除了骨骼之外。身体外壳实际上也提供支撑力,可是诺琳的身体是柔软的,她地皮肤和人的皮肤一样有温度有弹性,也就是说她完全依靠骨骼承担重量。我实在无法想象她那竹竿一般纤细的小胳膊里面到底有着一根什么材料的骨骼,居然能硬到这种程度。

  前面那些技术还好说,慢慢研究总有成果,可诺琳就是个问题了。我们知道她智力高,可我们又不能把她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我们知道她的骨骼坚硬。可我们又不能把她的骨头拆下来分析下材料性质。我们知道她的动力强劲,可我们总不能开膛破腹把她体内地驱动装置全挖出来拆解研究吧?我们甚至知道她有着一种完全不需要担心能量供给的能量补充装置,可我们没办法研究这装置,原因还是因为我们不忍心把洋娃娃一般的诺琳大卸八块拆解研究,虽然我们几乎能确定只要把诺琳完全拆散就一定能找到这些秘密的源头。可我们依然不敢做,因为我们怕拆开就装不回去了!

  鉴于这么多的麻烦,我也只能奢望诺琳可以通过研究从佳哈的实验室搬回来的设备搞出一些有用的成果来平衡一下我地心了!

  沃玛和那些法师忙活了半天后告诉我魂地这盔甲上的东西想要完全破解出来需要长时间地分析,而且最好是能找到一个核心语句。只要找到它就可以通过核心语句把周边的魔法短语全都分析出来连接上去,这样分析速度会比较快。

  我听了沃玛的报告后点点头之后对玫瑰他们道:“看起来我有必要跑趟黑暗神殿了!”

  “你要去见阿尔倪?”凌还没有回到凤龙空间,听说我要去黑暗神殿立刻就惊讶的叫了起来。“你现在去的话阿尔倪肯定会把你撕了的。”

  “没这么夸张吧?”

  凌信誓旦旦的道:“阿尔倪和我不一样,她很高傲,而你却总是打击她的傲气,要不是有我这个姐姐夹在中间她早和你玩命了。”

  我笑着拍拍凌的肩膀:“放心,我不是要去找阿尔倪。”

  “那你不是说要去黑暗神殿吗?”

  “我又不是去亚洲黑暗神殿,我是去欧洲黑暗神殿找迪坦斯。”

  红月立刻道:“你说的是那个迪坦斯.沃克玛。欧洲黑暗神殿的主神?”

  “就是那个家伙。”我笑着道:“魂是从他那里出来的,而合成灵魂又是一个触犯众神的禁忌项目,你们不觉得我去找他要点封口费和善后费用很合理吗?”

  “你个财迷!”

  “我又没说一定要钱。”我指了下那堆盔甲。“既然这东西也是出自黑暗神殿,那迪坦斯就一定知道合成咒语的有效段落是哪些,要是能直接搞到那些语句的标准排列模式,以我们行会的资金只要十天就可以打造一支足以支撑大规模行会冲突级别的魔偶军团。天庭的天兵好是好,可是价格过于高昂。而且别人提供的兵种总是不放心。战备物资地生产线不捏在自己手里总是提心吊胆的!”

  “那到也是。”鹰点头赞同我的提议。“你尽管去敲诈吧!最好把黑暗神殿都搬回来。”

  “你当我是土匪啊?”

  “文明的土匪。比一般的土匪更危险。”

  我摆摆手。“好了。事情暂时这么定,我去敲诈一下黑暗神殿看能不能把资料搞回来,玫瑰你还是去想办法搞钱。红月和沃玛麻烦你们继续管理城市和研究工作,澳门赌博网站:鹰你去和阿修福德说一声,告诉他我们行会正在为战斗做准备,对兽盟的战斗近日内可以开始,我们行会将提供全面的空中火力支援和前进补给服务。但是有个条件要说明白。兽盟总部那个地方我们行会想要。告诉他,如果那个地方归我们,这战他可以不出钱,要不然就必须提供三千公斤红纹魔晶石或等价的水晶币。还有战斗中地战利品谁抢到归谁,不进行平均分配。”

  “三千公斤?”鹰吓了一跳。“战利品到是小事,可是紫日你知道现在外面红纹魔晶石卖什么价吗?三千公斤红纹魔晶石比我们行会整个太平洋舰队的总造价还要高出一大截,阿修福德吃错药了答应我们这么变态的要求?”

  “别怕,你只管对阿修福德说是我的意思。而且咬定一口价,要么同意要么不同意,没的商量。”

  “太黑了点吧?阿修福德肯定不会同意的。或者说你本来就没打算要魔晶石,而是打算要那个城市?”

  我笑着道:“放心吧!阿修福德肯定会接受,而且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自己留下城市用魔晶石和我们结帐。”

  “他疯啦?”

  “你不信就算了。到时候自有分晓,你只管照这个价格出,而且口气可以适当强硬一些,不要退让。阿修福德绝对会接受。”

  鹰提前打预防针道:“那先说好,失败了我可不负责。”

  “我负责行了吧?真是的!胆子别太小吗!这年头撑死胆大地饿死胆小的,不义之财拿不得,但该我们的就绝对不要和别人谦虚。这没什么丢脸的。”

  红月笑着道:“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你发地不义之财还少啊?”

  “我那叫劫富济贫。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马上开工。我去找迪坦斯摊牌去。”

  此时的欧洲黑暗神殿里英俊的黑暗主神迪坦斯正努力的揉着自己地右眼,嘴里还在自言自语着:“奇怪,今天怎么眼皮跳个没完啊!心里好象有不好的预感。难道谁在算计我?不行,我得派间谍出去查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迪坦斯安排间谍去收集情报时我正在大摇大摆的向着黑暗神殿前进。现在的我保持着紫日形态,一身地狱火随风飞舞,身下骑着同样燃烧着地狱火的梦魇夜影,以及地面上跟随我移动的黑魔导光环,这一切加一起就是标准的黑暗生物招牌造型。所以访问黑暗神殿连介绍都不用。所有亡灵都把我当成神殿里什么大人物了。

  直到我看到黑暗神殿的大门时终于第一次有亡灵过来挡住了我,没想到这还是个熟人。挡住我地是莫瑞特。就是那个我第一次到黑暗神殿时被我看到的高等巫妖,他当时还以为我看不见他,结果却被我发现了,后来他还想和我换星瞳,只不过我没同意而已。

  莫瑞特一看到我就热情的飘了过来。“这不是紫日吗?怎么有空来黑暗神殿啦?难道是来看我的?”

  “哈哈,看你是其中之一,主要是想和主神谈点事情。”

  “你要和迪坦斯谈事情啊?”莫瑞特犹豫了一下才道:“出于朋友的观点我建议你最好能改天。”

  “为什么?”

  莫瑞特道:“迪坦斯从一小时前开始就一直说有不祥的预感,所以情绪不大好。要是你是想谈生意,可能难度会比较高,要是你只是单纯的有求于他的话,那就更不要指望了。以他现在地心情任何请求他都不会同意地。我这可是看在老朋友地面子上才告诉你地。”

  “感谢你的情报,不过我今天是有事情告诉迪坦斯提醒他小心,要说请求。可能是他要求我。”

  “主神要求你?什么事情连迪坦斯都摆不平要求你才行?”

  “嘿嘿,这是个小秘密,只能我和迪坦斯两个人知道。不过一会等我出来还要和你谈谈别的事情。你是巫妖,魔法研究应该比较在行,我们行会想和你合作搞点研究。”

  “具体什么项目啊?我也不是什么都懂的!”

  “这个等我先和迪坦斯谈完再说,你先帮我通报一声吧。”

  “好的,你先在大厅等我,我这就去帮你通报一下。”

  莫瑞特快速的飘进了神殿。我则站在大殿门口等待着进入许可。黑暗神殿里卫兵不少,不过看到我身边闪耀着的黑魔导光环之后这些家伙全都变地无比恭敬,毕竟能在非战斗状态依然保持着闪耀光环的都算高手了。

  莫瑞特很快就跑到了地下部分的主神宫殿,找到迪坦斯之后立刻道:“冰霜玫瑰盟的紫日会长来了。”

  “紫日?”迪坦斯愣了一下然后恍然的想起了这个名字。“那家伙来干什么?圆滑可恶的家伙,说不定我的不详预感就来自他。我不见他。马上把他赶走。”

  “啊?”这次换莫瑞特愣了,他没想到迪坦斯居然会拒绝接近我。“主神,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马上赶他走。”迪坦斯下了决心今天要躲灾。坚决不见人。

  莫瑞特面子上挂不住了。“你不见他我不是没脸见人了吗?我答应他下来通传的,结果连你地面都见不到,这算什么啊?好歹见一面,大不了他的话你全都否定,要什么不给什么。请求什么不同意什么也行啊!好歹要见一面吧?”

  “我说不见就是不见,马上赶他走,别再烦我。”

  莫瑞特虽然在黑暗神殿里属于不守规矩的特殊存在,但迪坦斯毕竟是主神。他一发火莫瑞特也不好办了。原地站了一会看迪坦斯不再搭理他,他也只好无奈的返回地上部分了。看到我之后莫瑞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紫日啊!真对不起了,迪坦斯今天心情不大好,他不肯见你。”

  “没关系没关系。”我笑了笑道:“这样吧,我们两个先去谈谈我们地事情,然后你再去帮我通传一声,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不怪你。”

  “行,先谈我们的事情。”莫瑞特带着我向他的实验室飘了过去。这个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但是这次却发现里面多了不少新设备,看起来莫瑞特是对自己的设备进行了改装,好象还增加了一些研究项目使用地特殊器材。

  我随意的在房间里看了看然后才开口道:“现在情况是这样的。我弄到了一些很神奇的设备,但是他们的工作原理无法了解,我认为你有希望破解其中的秘密,这样我就可以批量制造了。当然,你的工作不是无偿的,我会给你工资。至于你想要什么形式地工资以及要多少。这可以慢慢商量。”

  “具体是什么项目啊?”莫瑞特问道:“我是个巫妖,研究的主要是魔法运行原理和生物的生命来源。别的东西我就不在行了。”

  “我既然找你自然就是你精通的项目了。这次让你帮忙的是一种魔法人偶。”

  “你确定不是机器偶吗?”莫瑞特问道。

  我用力的点点头:“我有很多样品,因此我们也拆了几个进行研究,结果发现它们都是石头构成的,而且里面是实心地,根本没有活动装置。感觉上和你们发明地那个憎恶武士很像,只不过一个是石头做的一个是用生物做地。”

  憎恶武士就是利用亡灵魔法制造的合成生物,他们往往是由很多不同生物的肢体拼装在一起组成的,其肢体基本不具备生物活性,但是这些家伙实际上却活地好好的。可以说憎恶武士、岩石巨人、我在乾坤葫芦里发现的石偶都是一个类型的东西,不同的仅仅是材料和制造工艺。

  莫瑞特想了一下道:“这么说来到真的是我的研究范围。不过要是研究出来成果要怎么分?”

  “成果我们不和你分,因为我们已经有一部分成果了,剩余部分只占总量的一小半,只不过因为我们地高级研究人员实在不够,才不得已请你帮忙的。所以成果是我们完全占有,实验的消耗也是我们出,当然研究对象也是我们出的。你仅仅出自己的技术就可以了,而且我们给你工资。不算剥削你吧?”

  “还算比较合理。”莫瑞特点点头。“不过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

  “如果迪坦斯主神让我把研究成果告诉他,我是肯定没办法拒绝的。对此你认为应该怎么解决?”

  可以说莫瑞特的问题非常的合理。迪坦斯是黑暗主神,莫瑞特再嚣张也就是个巫妖而已,所以莫瑞特是绝对不可能反抗迪坦斯地,真要问起来莫瑞特是绝对不能隐瞒成果的,不过这个担心根本就没必要。我笑着对莫瑞特道:“这不影响我们的合作,你完全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给迪坦斯。”

  “那你们的人偶技术不是等于也泄露给黑暗神殿了吗?”

  “难道你认为自己知道地技术部分足够制造一个人偶吗?”

  听到我的话莫瑞特立刻恍然大悟的道点着头。“我明白了,分段保护是吧?”

  “大家心照不宣。”

  莫瑞特笑着道:“那好。既然这样我就没什么疑问了。只要你的报酬够合理就行。”

  “你想要我用什么方式来支付你地报酬?稀有的魔法材料?提供研究设备?特殊魔法装备?一些可以转让的魔法知识?稀有生物品种?或者是直接一点付钱给你?”

  “我比较希望你可以给点特别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完整的魔偶。”

  我摇了摇头。“我想兜圈子没什么意义,我就直说吧!魔偶本身的价值并不值你的劳动价值,但一尊魔偶背后代表的东西并非那么廉价地。如果你想从这尊魔偶中窃取我们的魔偶制造技术,那我想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你的劳动还值不到魔偶的制造技术的价格。如果你是需要魔偶战斗,那我觉得弄头魔兽更合适一些,魔偶需要专业的维修保障班底,你一个人大概是用不了的。不要光看着魔偶在阵前打仗风光。回到基地后一台魔偶就需要十个维修保障人员忙上一天。”

  莫瑞特干笑了两下。“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地。我看你还是提供一些魔法材料吧!我需要你们行会控制着一个绿英岩矿,我也不要多,三十千克就可以了。”

  “这还不叫多?”我故意很夸张地叫了起来。“你以为是煤矿啊?一铲子下去就是一大块?绿英岩成分很特殊的,而且提纯很困难。你要三十吨原矿我都有,但是纯绿英岩……最多八千克。”

  “八千克太少了点吧?”莫瑞特死皮赖脸地道:“加点吧?要么十五千克?”

  “十千克,多一克也不行。”

  “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你就多放点吧!”莫瑞特又开始和我套关系。“怎么说也帮你这么多次,你就也帮帮我吧。这个绿英岩对我们巫妖的研究很重要,而且产量又少,外面根本买不到,你就多支援一点吧!”

  “好吧,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一脸肉疼的表情。“十二千克,绝对不能再多了。”

  “成交。”莫瑞特一脸兴奋的样子应承了下来。

  《零》中的矿石和各种材料的种类多达百万种,绿英岩只是其中一种比较罕见的矿物。大家经常看到亡灵法师施法时会洒出一片绿色火焰。那实际上就是洒出的这种矿石的粉末在空中燃烧的结果。一般人根本用不到这个东西。但是亡灵系施法者就绝对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我们行会地这个矿产量很小,仅用于支援本行会亡灵系玩家的使用。根本不外卖,能提纯出十二千克就很不得了了。

  谈妥合作事宜之后我直接告诉莫瑞特有空的时候去天宇城参加实验就可以了。我们会在那边为他留一个实验室,城里的卫兵也会事先打好招呼,不会阻拦他的。确定了一切之后我准备离开,莫瑞特问我道:“你不见迪坦斯主神了?”

  我笑着道:“我这就走了,见不到也无所谓,只要你帮我带句话就可以了。只要你把话带到,我再多付你五百克绿英岩。”

  “我一定带到。”莫瑞特听到我愿意多付五百克连眼睛都开始冒吧。是什么话要我转达的?”

  “你告诉迪坦斯,就说我打算把一只大雷鹰、一条金刚龙蟒、一头月光虎、一名圣骑士、一只精神的灵魂全都用一个铁皮盒子装起来送给上位神族们看看。说不定上位神会对这新奇的灵魂感兴趣赏我点什么东西。”

  “就这些?”莫瑞特等了半天看我不说了才疑惑地问道。

  我点点头:“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到,那五百克绿英岩就是你的了。”

  “行,我一定带到。”莫瑞特说着飘向门口道:“我这就传话去,那就不送了。”

  “没关系,我打算走回天宇城,顺便欣赏一下沿途风光。”

  莫瑞特对我这句话很好奇,不过没有深入理解。我们一起走出房间后他向后面的地下神殿飘去,我则出了神殿向天宇城方向前进。

  骑到夜影背上之后我小声的吩咐着:“不要走太快。慢慢的溜达着就可以了,要不然客人就该着急了。”

  夜影不是智力型生物,虽然能说话却并不很聪明,所以也没理解我说的什么意思,不过他知道我希望他走慢点。这个他听明白了。在我们慢悠悠地向天宇城晃荡之时,莫瑞特已经急匆匆的跑到了迪坦斯的房间。

  “迪坦斯,迪坦斯。”莫瑞特连门都懒得敲,直接就穿墙而过进入了迪坦斯的房间。

  “干什么啊?你就算不守规矩起码也不能直接喊着我的名字到处跑啊!”

  “不好意思。一时忘记了。”莫瑞特完全没把迪坦斯地话当回事,他立刻冲到迪坦斯正在看书的桌子前。“那个紫日走了。”

  “走了吗?那太好了。”说完这句之后迪坦斯又小声的嘀咕道:“可我的眼睛为什么越跳越厉害呢?”

  “你说什么?”莫瑞特听到了迪坦斯地嘀咕,但是没听清楚。

  “没什么。”迪坦斯连忙引开话题道:“那个紫日到底来干什么的啊?”

  “这个我不清楚。”莫瑞特道:“不过他走之前要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啊?”

  “他的话很奇怪,我听着好象和我们完全没关系。不过他说一定要让我转达。”

  “他到底说了什么啊?”

  “他说他打算把一只大雷鹰、一条金刚龙蟒、一头月光虎、一名圣骑士、一只精神的灵魂全都用一个铁皮盒子装起来送给上位神族们看看,还说上位神有可能因奖赏他。我听的反正是莫名其妙,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莫瑞特正说着迪坦斯突然从桌子后面蹦了起来。“他人呢?”

  “已经……已经走了啊!”莫瑞特不知道迪坦斯为什么这么大反应,被他吓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赶快把他追回来。”迪坦斯几乎是吼出来的。

  “追回来?”莫瑞特被搞地莫名其妙的。

  “什么都别问,马上给我去追!不然我把你送上灵魂祭坛献祭喽!”

  “啊!是!”莫瑞特赶紧掉头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嘀咕。“这句话难道是什么暗语?紫日抓几只魔兽和人类送去给上位神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不是也经常向上位神献祭吗?真是搞不懂迪坦斯到底怎么想的!”

  莫瑞特被迫跑出了神殿追向我离开的方向。虽然他依然不明白那句话到底代表什么意思,但是他已经知道我离开时说要走回天宇城是什么意思了。那是我在暗示他一会来追我的时候别跑错方向,朝着天宇城的方向追就对了。

  莫瑞特还在跑,迪坦斯却已经在自己的书房里边揉着太阳穴边在书桌前来回转圈了。“唉……!”叹了口气之后迪坦斯自言自语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地眼睛老是跳个没完了!我到底要拿什么来封他地嘴呢?用威胁?他的主要势力不在我地势力范围内。好象威胁不到他!给好处?紫日那家伙一看就是个无底洞,我填的满吗?”

  此时正在黑暗的森林道路上散步的我很清楚的听到后面传来莫瑞特地叫声。“紫日会长等一下,紫日会长等一下。”

  我的脸上露出一点淡淡的笑容。但是有面具挡着。莫瑞特是看不见的。拉住缰绳让夜影转了方向,面对着莫瑞特的方向等他从森林道路的转交跑出来。“莫瑞特。你怎么追过来啦?”我故做不知的问道。

  “你还说!”莫瑞特跑到我身边拉住夜影的缰绳道:“你早知道迪坦斯听到那句话会叫你回去是不是?”

  我拿掉头盔挂到了马鞍上。“我说过今天地事情是迪坦斯可能需要我的帮助,所以我只是需要你传个话。并不是我真的想见迪坦斯,这个一定要搞清楚。你回去和他说我还有事情,现在没时间见他,等我有空再说吧。”说完我一拉缰绳,夜影转了个身立刻飞奔起来。

  莫瑞特本来还想追,但是考虑到夜影的速度他还是放弃了。我实际上也没跑远,刚拉开距离就放慢了速度。继续开始我们慢悠悠的散步,相信一会工夫之后就会再次看到追兵。希望迪坦斯比较实象,知道现在是谁求谁。

  莫瑞特冲回地下宫殿之后还没张嘴就被迪坦斯抓住了。“人呢?”

  “他不肯回来。”莫瑞特道:“紫日说他很忙,下次有空再来拜访。”

  “什么?”迪坦斯刚想发火,想想又把火气压下去了。“跟我来。”

  迪坦斯带着莫瑞特离开地下宫殿进入神殿,接着拉住莫瑞特问道:“他向哪个方向走地?”

  “那边。”迪坦斯指了一下。

  迪坦斯丢下莫瑞特立刻飞了起来向我离开的方向追了过来。身位欧洲黑暗神殿的主神。迪坦斯的力量是很强地,加上我本来也没打算跑,所以我很快就被追上了。

  我正晃荡着前进,迪坦斯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我前面。“紫日会长速度还真快啊!我刚刚公事繁忙。稍微耽误了一下,没想到你就离开了。”

  “迪坦斯殿下是主神,事情多是正常的。我也没什么重要事情,所以也不好意思打搅你,干脆就离开了。主神大人离开神殿,这是要去哪啊?”嘿嘿,我就不往那件事情上说,急死你个摆架子的混蛋。居然不肯见我,现在有本事你再不见我啊?

  迪坦斯尴尬的笑笑,他没想到我这么毒,一点余地都不留给他。不过这个合成灵魂的事情实在是不能让上位神知道,迪坦斯就算明知道憋气也得捏着鼻子忍着。“紫日会长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话都不说一句就走太失礼了。来,我这是亲自出来请紫日会长回去做客的。”

  “回去?”我装做有些为难的道:“这个……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想太耽误了。不如我们改日吧?”

  “不行不行。紫日会长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能马上就走呢!”

  看这个家伙这么不开窍,连劝人都不会。我干脆直白一点道。“主神殿下不用这么客气,紫日只是一个小小行会的会长,是小人物小把戏,不用殿下这么客气地。我是真的没时间了,一会还要去给上位神族献礼呢!这次收集到的灵魂放在一起还真是有意思。”

  迪坦斯一听就着急了。“紫日会长连上位神都认识怎么算是小人物呢?紫日会长还是和我回去谈谈吧?哦对了,黑暗神殿最近打算无偿援助冰霜玫瑰盟一披红纹魔晶石。我们回去商谈下援助工作的细节吧?”

  嘿嘿,这小子终于开窍了。“无偿援助啊?本来我们行会是不太需要红纹魔晶石的,不过既然主神殿下这么给面子,我们实在是盛情难却,那就回去和你谈谈细节吧!”

  听到我虚伪地推辞之后迪坦斯的心里已经是咬牙切齿的想把我撕了,不过表面上却依然是一幅点头哈腰地姿态。“那是那是,我们马上回去谈下援助地具体事项问题。”

  我就这么半推半就的被迪坦斯硬架回了黑暗神殿,这次他们可是偷鸡不成失把米。据我估计黑暗神殿这次把魂放出去卖。实际上不是真地打算卖出去换钱,他们是希望借此测试合成灵魂生物的战斗能力如何。可以说魂地爆走是他们有意策划的,只不过没想到暴走状态的魂也能被我们抓获,进而还成了威胁他们的把柄。

  回到地下宫殿以后迪坦斯对我的态度变的非常热情,先是把我带到了正式的接待客人的地方,而且各种食物和饮料也全都换着上,明显和上次我来黑暗神殿是两个档次。

  把所有人食品什么地都上过之后迪坦斯把包括莫瑞特在内的所有人都给赶了出去,还要他们在外面拉起警戒线说除非光明神殿来进攻了。否则不要打搅。交代完的迪坦斯关闭了大门,然后又加了几道封印上去,最后才回到座位上笑着说:“呵呵,这个,无关的人已经都不在了。我们来谈点实际的吧?”

  我也笑了笑然后变身成小号银月地状态。“你别惊讶,我还是我。这两个都是我的身体,只不过刚才魔焰缠身的坐下来怕把你的沙发给烧掉。既然已经没外人了,我就说点实在地吧。首先确认一件事情。你们的那只合成亡灵已经在我那里了。他现在正式加入了我们行会,我给他起了个新名字叫魂。关于你们制造他的事情魂已经全都告诉我了。虽然他不知道是谁具体制造了他,但是他清楚的记得是在这个黑暗神殿完成的合成工作,而且他们全都是在非自愿状态下被合成的。这个你是赖不掉的。另外,众神对合成灵魂的看法,我不说你也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迪坦斯在旁边不断地点头,而且他的额头上明显冷汗直冒。

  我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接着道:“这次既然先来找你。而没有马上去向上位神报告,那就是说我没打算害你们,这事情还是有转圜余地的。”

  “是是是是,紫日会长的恩情我们黑暗神殿会记得的。”

  “我们两个都是领导者,这种虚头八脑的东西我们都知道没有约束力,所以就不要再说了。一开始我和你说没时间并不完全是在骗你,我真的很忙,所以谈话最好别再绕弯子了。”

  “一定一定。”迪坦斯擦了把冷汗回答道。

  “很好。能达成基本共识才方便继续谈下去。我刚才说哪来着?”

  “事情还有转圜余地。”

  “哦对。还有转圜余地。”我看向迪坦斯道:“来找你就是给你留空间。不过你居然拒绝见我,这个令我稍微有些生气。你邀请我回来时答应的红纹魔晶石算是你对我诚意地轻视地惩罚。你觉得这个惩罚是多少比较合适啊?”

  迪坦斯立刻开始盘算起来。给多了明显吃亏,给少了把我觉得他不够诚意到时候敲的更狠。一咬牙迪坦斯伸出了一个手指。“我们在德国境内有片红纹魔晶石矿区,就算送给冰霜玫瑰盟地一点小礼物,请接受我的道歉。”

  “恩,很好。这才象点样子吗!”其实我肚子里早笑翻了,不过脸上依然是一幅冰冷的表情以显示我不在乎那点小利益,同时警告迪坦斯不要太嚣张,现在主动权完全在我这里。“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继续往下谈。”

  迪坦斯心里那叫一个郁闷。红纹魔晶石都是伴生矿,只有出产一般魔晶石的矿区里会夹杂着一些红纹魔晶石,而且一般是白色魔晶石占的比例比较多。这次送出的矿也是这种伴生矿。但是既然红纹魔晶石送出去了,黑暗神殿也不好再在那里开采了,所以等于是连白魔晶石一起送了。虽然是如此大的损失,不过迪坦斯现在也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谁叫把柄被我捏着呢!

  “其实我们黑暗神殿一直是很有诚意的。”迪坦斯强装笑脸的道:“这个,你看那个你们新命名的魂能否让我们接回来妥善安置啊?”

  我摇摇头。“魂现在是我们行会的成员之一,这个你必须搞清楚。我不是来和你交易魂的,我只是来收封口费的,虽然说的难听了点,不过意思就是这样,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迪坦斯连忙点头如捣蒜。

  “你明白就好。”

  迪坦斯提心吊胆的问道:“这个,紫日会长大人觉得封口费的标准是个什么样才算是比较合适啊?”

  “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