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一章 新兽加盟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一章 新兽加盟

  完成了一切准备的艾辛格静静的悬浮在高空,那只亡灵兽依然在向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直冲过来。克利斯缔娜和拉萨娜在亡灵兽的背后追赶着这个家伙,并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我派了一个会员出去通知她们两个不要靠太近,艾辛格会使用强力武器,最好能避免把她们也卷进来。

  表面上看我们的行动计划很完善,确切的说是运气很好。这个运气不是系统赋予的幸运,而是真实的运气,因为谁也不可能提前预料到亡灵兽逃跑的路线正好和移动中的艾辛格有个交会点。也正是因为这个意外的幸运,使得我临时做出的计划具有绝对的突然性。

  虽然一切都看似很完美,但我的计划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不是我的错,而是因为我不清楚这个亡灵生物的底细。他是那个来自黑暗神殿的神秘人带来的,而且已经明确说过这是改造过的亡灵,不是自然形成的亡灵,所以他的很多特性都和正常亡灵不大一样。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亡灵居然会对魔晶能量有反应,眼看着他就要到达艾辛格正下方了,我很自然的命令超级武器开始二段聚能,结果就在城市之树启动能量压缩系统的同时下面那只正在狂奔的亡灵兽却突然一个急停仰头向悬浮在一万米高空的艾辛格看了一眼。

  情况很明显,他感觉到了天空中的异常能量反应,要不然他不会突然停下来看天空的。在确认了艾辛格确实在聚集能量之后亡灵兽突然一个转弯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不是吧!”亡灵兽突然转弯搞的我十分郁闷。“红炎。”我回头喊了一声。

  红炎和另外四头史诗巨龙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我只喊了一声他们就全都冲了下去。这五头都是巨龙族的顶级战斗力,而龙族区分实力的主要参考就是体积,也就是说这五位全都是罕见地巨型巨龙,尤其是红炎。这家伙是当年巨龙族守护部队的主要战斗力,这个实力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光体形就是幸运和瘟疫的三倍以上,就算比身边这四头史诗巨龙也大了不止一圈。这么大型的家伙从天上扑下来,就算那个亡灵生物是瞎子也能发现的。

  亡灵生物动作敏捷的向侧面跳了出去,就地一个翻滚滑出去几十米之后才一个翻身弹了起来。红炎是老牌龙族顶级战力,作战技术纯熟无比,发现亡灵兽转向之后他几乎同时做出了反应。并没有出现撞击地面的情况。红炎仅仅是在地面上轻轻一点就仿佛没有重量地贴地滑翔了出去。亡灵兽本来以为自己这手玩的很高明,他认为跳出这么远就应该已经安全了,可是刚弹起来的他立刻发现那头本该扑空的红色骨龙居然已经到他面前了。慌乱之中亡灵兽向侧面再次翻滚,可是红炎更夸张,左前爪在地上一点,像汽车甩尾一样横着甩了过来然后再次冲了上去。

  亡灵兽连续两次闪避失败根本来不及再做什么动作了,红炎毫不费力的冲到他的身边,两只前爪一扣亡灵兽的肩膀。跟着借助自己身体的冲击力向前一个翻滚。因为红炎地爪子紧扣亡灵兽的肩膀,这一个翻滚必然是带着亡灵兽一起滚的,结果本想反击的亡灵兽却惊慌的发现自己被带着甩了出去。红炎刚好转一圈过来四肢稳稳地落地,同时把前进的惯性抵消掉了,可是亡灵兽却被完全的扔了出去。红炎这招纯粹就是把对自己不利的惯性全都转移到了亡灵兽身上。这种高段技巧不是一般龙族可以使用地。作为接近低级神战斗力的龙族在格斗技巧上实际并不出色,他们之所以很强主要是因为身体的天赋而不是技巧问题,但是一旦龙族成员中的某条巨龙学会了高级的战斗技巧,那就会成为红炎这样的可怕存在。

  被莫名其妙扔出去的亡灵兽重重的摔在地上。由于和地面地摩擦力硬是在地上翻滚着滑出二百多米才停了下来。虽然看起来撞击很严重,但是亡灵兽的外面就是一套金属盔甲,而且这盔甲既然可以变形就肯定不在乎被撕裂的问题,软性金属是不怕物理伤害的。至于盔甲里面的亡灵内核,那东西要是怕摔才叫奇怪呢!因为这些原因,看起来摔的很惨的亡灵兽却迅速的爬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红炎,他深蓝色地冥火开始向暗红色转化,这是亡灵进入战斗状态的表现。

  红炎自己现在也是亡灵生物。看到对方地变化他自然很清楚对方进入了战斗状态。只听哄的一声爆燃声,红炎的身上瞬间腾起了一层飞舞的红色火焰,在那火焰中间居然还有一些星星点点的金色光点在飞舞着。亡灵生物体表的火焰并非自然之火,那东西应该算是一种负面能量,和自然之火刚好相反,它会吸收周围的热量并转化为自身能量,而不是散发热量释放能源。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亡灵之火虽然颜色很多,但大部分都带有黑色的背景在其中。所以基本上以暗红、深蓝、紫色、黑色、墨绿色为主。可是红炎的亡灵之火却是明亮的朱红色,没有常见的暗红色。更特别的是其中的金色光点,这在亡灵中只代表一种情况,那就是通过特殊仪式自主转化的亡灵或者是超强的意志力保存下来的完整亡灵。

  一般的生物在转化为亡灵后会失去部分意识,尤其是那些低级的僵尸和骷髅兵,就算是高级亡灵通常也会失去部分意识,这就是亡灵通常比活着的时候更加邪恶和残暴,但是这个情况存在两个例外。使用特殊仪式转化的亡灵可以保留百分之九十九的记忆和意识,也就是说几乎不会有什么思想变化,还有一种就是意志特别坚强的灵魂,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让自己灵魂不散,但是他们只会记得一件最执卓的记忆,比如龙族墓地的鬼龙守卫就是这样,他们只记得最执卓地保护龙族墓地。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金色的光点代表着高级亡灵转换仪式的特征,那些金色光点是魔力的表现,正常亡灵身边没有这种金色光点。至于没有黑色背景的亡灵火焰则代表着纯洁的灵魂,只有极端坚强的意志才可以在死亡后保证灵魂的纯洁,因此生命之火不会出现黑色背景。红炎身上地火焰不但没有黑色背景,还存在着金色光点,这代表他同时具备双特性,也就是说他是自愿通过大型转换仪式直接转化为亡灵的。而且他的意志力无比的坚强,保证自己在死后也不会丧失纯洁的信仰。双属性的共同作用结果就是百分之百的绝对亡灵生物,这样的亡灵不会损失任何生前地力量,只会变的更强大,而且不怕神圣魔法。神圣魔法伤害的是亡灵身体里的堕落成分,不是伤害亡灵生物本身,有着这种纯洁火焰的亡灵是不怕神圣魔法地,这几乎就代表着亡灵系的顶级存在了。

  亡灵兽看到红炎这一身火焰立刻就有些胆怯了。从兽盟跑出来他一直表现的无所畏惧。那不是他真的很勇敢,而是这家伙知道我们伤不到他。我当时和兽盟地所有人一样没有一个是针对亡灵系的专职战斗人员,好不容易一个小纯可以克制亡灵,这家伙却有套抗魔盔甲,而且还有一定概率反射魔法。结果小纯根本就派不上用处。

  红炎是亡灵系生物,他使用物理攻击方式就可以直接伤害亡灵生物,刚才那一摔不过是因为没有破坏盔甲而已,要是穿透盔甲直接攻击灵魂体那就一定可以造成强力伤害。就像最好的反坦克武器就是坦克本身一样。最好的亡灵毁灭者还是亡灵。

  “知道害怕了吗?”红炎紧盯着亡灵兽道:“现在投降就可以了,我没打算消灭你。”

  亡灵兽略微后退了一步,停顿了两秒他突然说话了。我还以为这家伙不会说话呢!“我们是不会投降的,没有自由我们宁可被净化掉。”

  “我们?”史诗巨龙银雪轻轻的落在了红炎身边。“你是合成灵魂?”

  轰的一声响,另外三头史诗巨龙同时落地。我站在肉搏能力比较强的肯地脑袋上。“银雪知道他的来历吗?你以前就是罕见的亡灵系仙女龙,对灵魂应该比较有研究吧?”

  银雪很认真的道:“合成灵魂是一个连亡灵法师也不敢触碰的领域,不,别说是亡灵法师。就算是神,我指的不是黑暗和光明神那样的低级神,我指的是一切地被称为神地存在,包括那个和会长你关系很好的大地母神那样地上级神也不敢触碰这个领域。”

  “为什么?”

  红炎道:“还是我来解释吧。这实际上是一种强者的保护力量导致的。我们可以摧毁一个灵魂,或者玩弄一个灵魂,但绝对不能改造一个灵魂。亡灵法师可以改造**,但不敢改造灵魂,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灵魂的制造者是创世之星。”

  “你说的是戒律之轮上的那个东西?”本行会目前有两枚戒律法珠。当时维娜曾经说过,这个东西是系统产生定律的设备之一。只要找到所有的戒律之珠然后镶嵌到戒律之轮上就可以召唤出创世之星。这个游戏世界就是由创世之星构建的。他在这个世界中拥有决断一切的能力,包括自然定律。这个游戏世界毕竟是虚拟的,所有东西都是创世之星规定下来的,只要他想,甚至可以取消万有引力定律或者惯性定律之类的定律类属性。

  对我这个玩家和到过现实世界的维娜来说我们知道创世之星的存在不过是系统主程序的核心命令,也就是一个程序的核心构架,可是这些游戏内的npc不了解也无法理解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创世之星就是创始神,是无敌的最终存在。这里的灵魂来源于创始神,也就是创世之星,研究和试图改造灵魂就等于在窃取窥探创始神的力量,玩家也许敢这么干,但是npc是绝对不敢的,就算是大地母神或者中国地区的女娲也一样。他们不过是创世之星建立的强大存在,连他们地力量都来源于这个创始神,自然不可能也不敢去偷窥创始神的力量,更别说下面这些小亡灵法师了。

  红炎可能也忌惮这个方面的话题,他只是点点头就看向了那个亡灵兽。“你真的是合成灵魂?”

  “这个很重要吗?”亡灵兽看看我们,敌意明显减少了一点,当然这其中有忌惮红炎的实力的成分在里面。就算他再强大也还不至于能从这么多史诗级巨龙手里跑掉,而且他这么大个目标实在不好藏身。到哪也得被翻出来。

  银雪点点头:“你的存在直接影响了这个世界对神的尊重,敢于修改灵魂地存在对所有的种族和神族来说都是亵渎,他在亵渎我们共同的母亲,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那太好了。”亡灵兽大笑起来。“我们对制造我们的家伙也是恨之入骨,但是我们只知道他是黑暗神殿的成员,而且他专门负责搞些亡灵研究,是个很奇怪的家伙。我们不知道他的具体长相,他总是带着面具。连说话地声音都很奇怪。对了,那家伙的左手中指上有一枚活泼可爱型的海豚戒指,这样的戒指带在他的手上显得很不协调。除此之外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了,毕竟我们只是实验品,不是他地手下。”

  我点点头。“感谢你提供这个消息。不过我依然不会放你走的。”

  “我们早就猜到了。”亡灵兽道:“能让那个家伙倒霉我们就很高兴了,但我们不会束手就擒的,你要有本事留下我们才行。”

  我笑了笑。“其实我觉得你没必要反抗。”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们的实力了?”亡灵兽对我道:“我们承认从这五位手下跑掉地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绝对没可能。”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你跑不掉。而是觉得你没跑的必要。”

  “为了自由我们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怎么会没有必要?”

  我转化了一个方式道:“那我怎么说吧。你离开了打算去哪里?”

  “走到哪里算哪里,这么大的世界总有我们的容身之处的。”

  我立刻一盆冷水把他从头浇到脚。“你错了,天下之大却无你立足之地。”

  “为什么?”

  “你别急,听我说。”清了清嗓子之后我接着道:“首先你是亡灵,有些东西你是清楚的。生灵们认为我们亡灵是不用进食地,但你是亡灵,难道亡灵就真的不需要补充些什么吗?”

  亡灵兽一听立刻就不说话了。亡灵能动。那必然就是需要消耗能量的,要是不补充光消耗,那亡灵不成永动机了吗?其实亡灵的能源来源主要就是靠亡灵之火的吸收能力,亡灵之火是可以吸收能量的,但那仅仅是驱动这个灵活的活动,不是真正的保住自己生存地能量。亡灵真正需要地是邪气,也就是我身上这种黑色的冥界火焰带来地特殊邪恶能量,这才是维持亡灵们灵魂不散的重要力量。身为亡灵的亡灵兽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他也知道在这个地面上邪气浓度都是很低的。不是什么地方都适合亡灵生存的。

  我看他不回答就接着道:“你的灵魂这么强大,显然对邪气的需求量也很大。僵尸和骷髅兵有一小片墓地就基本可以搞定了。你却必须要强大的邪气供应才能安心的生存下去。你确定自己找的到这样的地方吗?好象满足这样条件的地方就剩龙族墓地和深渊恶魔的老家了,这两个地方你进的去吗?好吧。就算你找的到一个有着强大邪气,而且没有人和你抢的地方,那又怎么样?蹲在那里坐牢吗?你总要偶尔出来活动吧?亡灵又不要睡觉,你也不能成天闲着在家里发呆吧?你这么大个头又不会隐藏气息,稍微有点力量的人几十公里外就能感觉到你强大的压迫感了。这个世界中亡灵生物可是有些受歧视的种族,而且你这种强力生物也是各大行会争相捕捉的目标,就算我放过你别人也不会让你这块大蛋糕在外面乱跑,谁看到你都想上来咬一口把你据为己有,你确定你挡的住所有这些势力吗?先提醒你一下,我说的是行会。不是一两个人。行会是个团体,甚至他们可能以联盟地形式一来几个行会几十万人。你是很厉害,但也不至于能干掉几十万人吧?再说不少行会都有大型守护兽。”我双手一展。“你也看到了,我们行会有五个战斗力比你还要强的存在,别的行会就算没有这个阵容,找两三个比你弱一点的魔兽不成问题吧?到时候以多打少,你认为自己有胜算吗?”

  “我们可以跑。打不过跑总行吧?”亡灵兽还在试图辩解。

  我笑着道:“你想跑没人管你。可是那个邪气聚集点呢?假设你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已经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了,你从一个这样的地方跑出来再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地可能性是多少?好吧!打算你真的可以找到。那要是再有人追呢?你又没有背景,没人给你撑腰,谁都可以欺负你,抓你的人肯定很多。打算你再跑掉,再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当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现在就算他可能,那之后呢?难道你打算就这样被追来追去的永远这么过下去?”

  亡灵兽道:“实话告诉你。我们是改造灵魂,我们对邪气的需求量不是很大。你说的小墓地足够我们使用,而且我们可以通过直接吞噬生物地身体和灵魂来吸收需要的东西强化自己。所以我们不会找不到邪气聚集点。”

  我立刻鼓掌道:“那太好了,恭喜你成为了社会公敌。这下连不想抓你做魔宠的人都要追杀你了。其实有行会追杀你也很正常,可是你要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你是合成亡灵。是很罕见的存在,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都会对你产生兴趣,他们可是比我地组织还要强大的多,你这样级别的战力他们起码有一个加强连。想抓你还不是和抓小鸡一样?”

  “照你这么说我们出去不是必死吗?”

  “一点不错。”

  “你的意思不就是希望我们为你效力吗?可那还不是失去了自由吗?”

  “自由?你认为什么是自由?”

  “自由就是按照自己地意志想去哪就去哪。”

  我再次笑了笑,不过却是嘲讽的笑。“你这么认为吗?那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就根本没有谁是真的自由的。看起来我好象自愿来到这里,实际上我更想搂着老婆一起躺在山顶上数星星,但是我不能那么做。我的行会需要壮大,你是强力生物,挽留你对我们的发展有好处,因此我来到了这里。你认为这是自由吗?还有这五位。那边红色的亡灵巨龙叫红炎,他是我的雇工。我出钱,他帮我们解决一切困难。你认为他是自由地吗?他实际上天天都在我们的金库里住着,几乎没什么地方可以活动,算起来他的活动空间真的比监狱大不了多少,你认为他是自由的还是被囚禁着?还有这四位,他们现在在帮我们,可那是有条件的。他们需要我为他们影响龙族的决定。这是无奈的交换。你认为这是自由吗?要说按自己地想法,我看他们更愿意飞上蓝天自由地翱翔寻找他们喜爱的金币和宝石。那才是龙族地生活,而不是这样在这里打工。你认为这里有人是自由的吗?”

  亡灵兽被我问呆了,这么哲学的问题确实需要个好头脑,不然很容易被转晕,而我的目的就是把他带进坑里。他晕了我就好拐骗他加入我们行会了,等他上了我们的贼船再想下去那就……嘿嘿嘿嘿……。

  看看他正晕呼着,我赶紧加把火。“你认为的绝对自由是不可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要指望有真正的自由,就算是一个神也有即使不愿意做也必须做的事情,这就是生活。但这也不是说我们只能被动的被生活左右,我们可以选择让自己在一定的范围内获得自由。红炎虽然不经常离开,但那是因为他喜欢睡在黄金上的感觉,我实际上没限制他的行动,只要我需要时他在身边就可以了。他们四位也是一样,还是有一定自由的。自由是要有限度地。这就是我们的自由之道。”

  “你要我们加入你们,可那还不是和离开一样?”亡灵兽开始松动了。

  “当然不一样。”我指了下天上的艾辛格。“那就是我们的城市艾辛格,住在这里的亡灵生物都很强大。艾辛格有根聚灵塔,那东西就是个邪气聚集器,可以把很大一片范围内的邪气全都吸收过来。虽然你只要一点邪气就可以活下去,但大量邪气可以让亡灵生物过的更滋润,这个道理你不是不知道吧?没有人会嫌钱多,也没有一个亡灵会嫌邪气太浓不是吗?另外。阳光会燃烧掉邪气,所以亡灵几乎都不喜欢阳光,可我们的艾辛格有死亡之云地保护,根本见不到阳光,这是亡灵最喜欢的地方。还有,我们行会的势力范围遍布世界各地,虽说自由必须是一定范围内的自由,但我们行会庞大的势力范围就意味着我们的自由度不别人大。这个比你成天躲在一个自己画的牢房里要舒服的多吧?还有,有我们在,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都不会动你地主意,至于那些小行会,想都不要想了。跟着我们对你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你只要付出一定的劳动就可以换到这美好的生物,不算很吃亏吧?”

  “我……!”亡灵兽犹豫着不知道是答应还是好。我开出的条件确实很有诱惑力,可是他又恍惚间觉得好象有哪里不对。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犹豫的。”我继续道:“你想想我们这么大地行会怎么说也不会亏待你的,而且加入之后你可以享受一个这么大的靠山不是很好吗?难道你喜欢被人欺负吗?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直通九幽冥府的空间通道,没事情地时候你还可以去渡个假什么的,那里的黑暗力量可是纯正到会自然凝结的地步,你自己能找到那么精纯的邪气源泉吗?”

  “会自然凝结?”亡灵兽要是能流口水,估计他的嘴现在肯定已经像瀑布一样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澳门赌博网站:红炎就进去过。”我立刻拉出了人证。

  红炎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心智可比这些几千几百岁地小青年要完善多了,当时就开始道:“那地方啊?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邪气有点浓过头了,每次进去时间都能长,要不然出来的时候身上都能凝结出黑水晶来,浓度有些太高了。我觉得像艾辛格这样就可以了,太浓反而不大好。”

  红炎这番话看千起来是在说冥界的邪恶气息有些过头了,实际上是一种炫耀的说法。你想想,要是有人说自己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你会怎么想?所以说红炎的话只会让亡灵兽更加向往冥界那无比精纯的黑暗力量。

  “我们加入。”亡灵兽终于还是妥协了。趋利避害是生物本能。因为不具备这个本能的生物全都绝种了。这个世界上地一切生物都在为着适合自己生存地环境而努力。亡灵兽自然也不可能例外,我们行会摆出这么大的利益。而背后又是洪水猛兽般地可怕命运,亡灵兽要是再决定不下来他就真的离毁灭不远了。

  “ok,感谢你做出这么明智的决定。”我一脸神圣的表情配合现在紫日的外形稍微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这不妨碍亡灵兽心里的幸福感觉。

  对付一般生物可能比较费事,但是亡灵生物我从来就不怕。能成为亡灵的生物都有共同特点,那就是孤独或者是不甘,这种情绪是亡灵存在的原动力,只要把握住要点,想拐骗一个亡灵其实比拐骗小姑娘更简单。当然,实际操作时必须有一定的硬件基础,毕竟拐骗小姑娘不成功大不了换一个目标,拐骗亡灵不成功,那结果可就有的你忙烦了!

  看亡灵兽似乎还挺满意加入的决定,我立刻趁热打铁的继续问道:“既然你打算加入,那我们先来谈一下你的工作意向,然后根据这个再考虑你的待遇问题。”

  “工作意向?待遇问题?”亡灵兽完全傻了,打架他很厉害,搞这些东西他是一窍不通。

  我笑着拿出了城市之树的树叶。“把艾辛格降落下来,我们有客人了。武器系统先别急着收。”交代完之后我转向亡灵兽道:“现在先请你上到我们的城市上去,在这里不大适合谈话。另外顺便问一下,你有办法把自己变小吗?”

  亡灵兽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灵魂是没有体积地,我们的属性很特殊,可以附着在任何没有生命的实体上并操纵它运动起来,就好象这套钢铁盔甲,实际上它和我们并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完全可以把他脱掉。但是在失去附着状态之后我们会变的相当脆弱。”

  我立刻笑着到:“那没关系,平时你依然可以穿着这个东西,我只是想过会和你谈下工资待遇问题,你穿这么大我没办法带你进会议室,而且你难道不想参观一下我们的设施吗?这可是全世界规模最大、设施最完备、火力最猛、续航时间最长、防卫最彻底的超级移动要塞,绝对的世界第一城。”

  亡灵生物都很执卓,因此只要加入一个势力很少听说有反叛的。亡灵兽虽然是改造灵魂,但这个基本特点还是保持地很彻底。他立刻就开口道:“既然在自己行会的城市里,不穿这个盔甲也无所谓,城里因该不会有敌入的。”

  其实我这样问是有目的的。让他缩小体积方便进入城市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目的是这个家伙的盔甲本身。这套盔甲能在他地操纵下变形,而且带魔法反射和抵抗能力。这个能力显然并非亡灵兽带来的,而是盔甲本身的能力。我想让沃玛他们研究一下这个盔甲,要是可以把本行会的魔偶全都换上这种外壳,那就等于为魔偶增加了自我维修能力和魔法反射能力。这可都是极品属性啊!

  艾辛格很快降了下来,亡灵兽非常激动的看着这个比他大了n倍地庞然大物,现在他也是我们行会的一分子了,这个艾辛格也有他分在其中,所以感觉非常的自豪和激动。在空中的艾辛格光是看着大,当他真地降落到近地高度时才能体会到他那无比恐怖的威慑力。四头超越一般体积的超级巨龙和一只奇怪的钢铁怪兽早就吸引了不少德国玩家在附近观察,但是当艾辛格降落下来时他们的目光马上就开始转移目标了。

  艾辛格的知名度现在算是世界第一,几乎没人不认识她的。近距离感觉艾辛格庞大的自重引起地引力场混乱是一种对心脏功能的考验。心脏不好的人很可能当场晕倒。随着地面小石子越跳越厉害,艾辛格也越来越接近地面,城市下面的装甲板纷纷向两侧滑开,巨大的履带推进器缓缓的伸了出来。履带推进器刚刚就位就被固定装置锁死,跟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艾辛格底部地多个支撑点同时着地,附近地所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地面剧烈地一震,不少骑着坐骑的人全都被自己惊慌的坐骑从背上掀了下来。就算站着的人也大多步伐不稳的晃了一下。至于摔倒的人,那更是占了绝大部分。

  松软的地面根本无法完全支撑起艾辛格的重量。那些履带推进器纷纷开始向地面下陷了进去,但是很快被压实的地面就恢复了支撑力,履带推进器本身不在下降,但是城市依然在下落,那些推进器与城市连接的巨大液压支撑杆纷纷被压回了伸缩装置内部,并以此来增加城市从接触地面到完全停稳的时间减少惯性对支撑装置造成的负担。对艾辛格这么大的城市来说过快的降落速度带来的将是毁灭性的破坏。

  艾辛格停稳之后我把亡灵兽请上了艾辛格,然后迅速命令艾辛格重新升空。亡灵兽这会像个新生儿一般的对艾辛格的一切都是好奇不已,周围的东西对他来说全都是那么的新奇,尤其是那个刚才让他转向的超级武器系统。由于没有发射,武器系统内的能量依然处在临界状态,巨大的能量在爆发的边缘,这让亡灵兽可以轻易的感觉到那里面躁动地能量如果发射出去会有多么巨大的破坏力。现在他已经加入了我们,因此艾辛格的武器越是强大就越能让他感觉加入我们行会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先让他自己看了一会我才走过去对他道:“好了,现在可否先把你的盔甲脱下来呢?我们到城市里面去聊聊。这个移动要塞的甲板是没有灵气的。进去后你就能感觉到我向你承诺的强大邪气了。”

  亡灵兽到是比较梗直,马上就客气地道:“实际上我站在这里就已经可以感觉到充沛的邪气从那些大门里泄露出来了,这里简直就是亡灵生物的天堂,我越来越觉得投靠你们是个不错的决定了。”

  “那就好,现在把盔甲留在外面,跟我们进来吧。啊对了。我想问下你这个盔甲在你的灵魂离开后是否依然具备变形能力,要是被破坏了有可能自动修复吗?”

  “不行。”亡灵兽道:“这套盔甲的变形需要一个意志的操纵,在盔甲的内部绘有大量地魔法阵。这些阵图各有自己的用处,其中有一个是接受灵魂信号随意变形的,如过离开我们的指挥它自己是不会变形的。至于损坏地话,只要被打掉下的部分不和主体脱离,附近又有能量提供给它修理就可以自动修复。”

  “那就可以了。”我向亡灵兽道:“这套盔甲功能很不错,我想研究一下,当然我们不会去破坏他,只是研究一下而已。”

  “没问题。”亡灵兽大方的道:“我们对这盔甲的需求也不是很大。反正任何没有生命地东西我们都可以附着。当初制造我们的那个家伙就是为了让我们具备更强的战斗力才把这套盔甲给我们的。”

  “明白了。请跟我来吧。红炎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我说完又对亡灵兽道:“看到了,我们行会的管理不是很严格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你是完全自由的。”

  亡灵兽点点头,接着巨大地虎形盔甲突然像失去了支撑一样轰然倒地,微微张开的老虎嘴里有一团紫色的气体冒了出来。并逐渐在空中凝聚成一个紫色的小云团。小云团飘浮到我的面前,然后开始一闪一闪的,随着这个闪烁的亮光周围出现了亡灵兽的声音。“好了,我们走吧。不过请别走太快。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移动速度快不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都可以附着是吗?”我直接问道。

  “是啊!怎么了?”

  “那就好办了。”我从凤龙空间里翻了套普通地盔甲出来往地上一堆。“你用这个就是了。防御力虽然不能和你那套大地比,但是这个可以随意进出城市不受影响。”

  “这到是好办法。那个制造我们的家伙怕我们逃跑把盔甲封地严严实实的,连嘴巴都封了起来,搞的我们都想不起来自己还可以用别的身体活动的!”亡灵兽说着就飘进了那套盔甲中,地面上那堆散乱的盔甲很快站了起来。多亏这是游戏,要是现实中看到这么一套摆的乱七八糟的盔甲突然从地上站起来非把人吓出精神病不可。

  有了这套盔甲亡灵兽的活动就灵活的多了,我带着他来到城市内先简单的参观了一下,结果这个家伙一路都在不断的大呼小叫的。看完了主要设施之后我才带他到了会议室。此时鹰和红月还有玫瑰都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说是和亡灵兽谈协议,实际上我是打算从他那里多了解一些关于他的技术资料,真谈协议也不用把这么多主管都招回来。沃玛作为技术主管也当然的出席了这个会议,我们很希望能了解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能力,最好是能量产的能力,那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大家都坐好之后我开始向亡灵兽介绍了一下大家,然后把自己也正式介绍给他,之后询问了一下他的名字。“你既然要加入我们。我们以后不能总叫你亡灵兽啊!何况我们行会的亡灵还真不少。其中就有一种生物就叫亡灵兽,但是人家可没你这么厉害。你自己应该有个名字吧?”

  亡灵兽犹豫了半天道:“实际上我们各自有自己的名字。但是整合以后反而没有名字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亡灵兽解释道:“我们是合成灵魂,这个紫日会长已经看到了。和会长战斗时我曾经变成巨鹰、大蛇、老虎、铁球和巨人,这其实就是我们整合前的个体形象。你们现在看到的我是由多个灵魂互相侵蚀互相融合而出的,我保留着之前每个灵魂的记忆。结果反而把自己搞地很混乱。我的灵魂包括一只大雷鹰、一条金刚龙蟒、一头月光虎、一名圣骑士、一只精神体。会长看到的那些鹰和虎的形象就是因为灵魂本源的力量而变化出来的,那个巨人是圣骑士的形象,只是因为盔甲就那么大,所以变成人形也很大。”

  “那个铁球呢?”

  “铁球是所有灵魂融合后变化的,大家合力变形就会成为一个大铁球。”

  坐在沃玛身边旁听地一个npc死灵法师忽然问道:“这么多个灵魂是怎么融合的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亡灵兽摇头道:“我们都只是普通的灵魂,而且各自有自己的智力和记忆,被抓来后我们被一个个的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合成之后我们就反而没有名字了。原来的名字只代表一个灵魂,现在有了五个名字反而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要不然我们帮你起个名字吧!”我想了下道:“你看就叫魂怎么样?你的灵魂融合之后就是一个巨大的魂,干脆直接叫魂比较简单直白。”

  “行。这个名字很适合我,那以后我就叫魂了。”

  我点点头道:“魂啊!你既然加入我们这里,那你想干些什么啊?”

  “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或者你们需要我干什么?”

  我想了想道:“搞研究你肯定是不行,不过被研究还是有一定可能性地,不过这也不算正式的工作。依我看你比较适合当战斗型生物。这方面你表现还算不错。要不然这样,平时你就配合研究部门搞些研究,让他们弄明白你的灵魂是怎么融合的,还有那套盔甲的特点和你知道地一切关于那盔甲制造方面的信息。要是遇到战斗事件,用的到你的话我们会另外通知你。要是用不到地话你就算是放假,你看这样和不合适?”

  “合适,非常合适。”

  “那再谈谈你的待遇问题。艾辛格的正规军是不拿军饷的,因为我们是在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也就是说是为自己工作,再拿军饷就是在敲诈我了。不过有个别例外,一开始让你很忌惮的红炎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高手,实力有多少你应该已经很清楚了。作为龙族,他和我们思想不完全一致,也没有共同目标,但是我们的目标之间没什么抵触,所以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出钱。他帮我们摆平那些我们摆不平的敌人,就这么简单。至于另外四条史诗巨龙,我之前和你说过,他们是在交换我们地势力。你的报酬应该也参考这个标准,你交换的是安全的环境和我们行会的势力保护,另外我们为你提供优越的生存条件,这都是报酬的一部分。你自己还有什么需要的现在就可以说出来,如果我觉得可以接受就设置成你地报酬之一。”

  “不用了。”魂很激动地道:“有这么好的环境就很难得了。反正在别地地方闲逛或者被人追杀也是一样的辛苦。在这里又安全又可以享受生活,真的很舒服了!”

  “既然如此。那我很高兴的通知你,从现在起你就是冰霜玫瑰盟的成员之一了。谁敢动你的主意,你就尽管揍他,打不过就回来搬兵,我们替你揍他,当然如果我们需要你帮忙揍人的时候你也必须随叫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