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四章 意外人群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四章 意外人群

  召集npc的工作是急不来的,这种事情纯粹属于碰运气,急也没用,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去担心。正打算和阿修福德详细谈下他要进攻的行会的情况时艾辛格顶上的广播却又响了起来。

  “海岸边的舰队注意,本行会正在执行任务,请无关舰队尽快撤离该区域,避免发生不愉快的事件。”

  听到这个广播我和阿修福德自然是知道有舰队没有离开,于是我们两个立刻走到了望台上看了一下下面的情况。只见艾辛格旁边不远的地方停着有一支并不大的舰队,不但只有七艘船,而且还都不是大船,甚至其中还有一艘是非战斗船只。和这些比起来,更奇怪的是这些船挂的旗帜居然是h国的。

  “奇怪了!为什么会有h国舰队出现在欧洲海域?”阿修福德不明所以的问我。

  我虽然也不大确定这些战舰是怎么跑出来的,但是和阿修福德比起来我心里多少要明白一点,隐约间我能感觉到这些船和我们的跳跃装置有关。事实也证明了我的猜测没错,沃玛很快就跑了过来告诉我这些船好象是刚才我们进行传送时一起带过来的,说起来人家还是受害者。

  艾辛格的广播很快就停了下来,既然知道是我们自己把他们卷过来的,那就没道理继续逼迫人家离开了。广播重新开启之后对那些舰队喊话道:“不好意思,我是冰霜玫瑰盟会长。我们这边出了点小意外,我刚刚才知道你们是被我们的空间传送卷过来的,请派几个代表过来和我们商谈一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在此之前请跟随你们前面的德国战舰先进入港口暂时停泊一下。”

  下面的h国战舰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马上跟上了德国战舰向着德国港口开了过去,而艾辛格也迅速的跟了上去。

  舰队在航行中,h国船只上的玩家们此时全都聚集到了甲板上观看着周围地奇观。这些玩家是第一次看到艾辛格。何况还是真正漂浮在空中的巨大艾辛格。除了赞叹艾辛格的庞大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很抢眼的东西就是吊在艾辛格下面的大百鲨号潜水船坞。相比之艾辛格,大白鲨就更少人知道,何况就算看到过也只是看到一个顶部,这次整条船都离开水面的雄姿可是很少有人有机会见到的。

  一个h国玩家拍打着身边的人道:“快看那家伙地造型,像不像条大鲨鱼?”

  “你傻啊?那东西的名字就是大白鲨号,像鲨鱼不是很正常吗?”

  “可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鲨鱼型船只。听说那东西好象是叫潜水船坞,这么说来那东西里面应该是能停船的吧?”

  一个地位比较高的玩家道:“以这么大的体积来估算。像我们这样的战舰停和一二百艘应该不成问题。”

  “真看不出来那东西有这么大!”旁边的玩家摇头道。

  最初地那个玩家道:“是因为艾辛格太大了,看起来就感觉大白鲨号很小,其实那东西应该是很大的,至少我们这样的船在旁边就像小不点一样。”

  “话说回来,这么大的船就算我们真的有技术能造,恐怕光材料费就能让我们破产了。”

  “要么怎么说人家是亚洲第一有钱行会呢!”

  h国舰队里地玩家互相议论着这些巨大的战争机器,而上面我们行会的人却在议论着这些h国战舰该怎么处理。要是他们想返回h国就必须要我们出人护送,但是我们目前恐怕没那么多人力去护送他们。可是不送的话光他们这些船肯定是回不了h国地。先不说海上的气候问题。光是路他们都认不出来。这些船明显就不是远洋舰,根本不可能从欧洲自己跑回h国。虽然没办法派人护送,可我们又不能让他们留下,h国人出海肯定也是有事情的,突然莫名其妙的被我们搞到了欧洲。耽误的时间肯定还要我们负责赔偿,要是不能马上送他们走那费用就更高了。

  虽然这个问题比较难办,但是我们行会好歹还有个智囊团可以帮忙出出主意。玫瑰很快就帮我想出了办法。她的计划是先让我们到德国,然后把h国人和他们船上的物资一起用我们位于天宇城内的跨国传送阵送到h国或者rb。之后借他们几艘同级别地战舰先让他们用着,这边的战舰暂时先丢在德国,等我们有空再帮他们运回去。有个智囊团就是方便,什么问题都好解决。

  进入德国港口时h国人全都表现的很兴奋,和大部分行会的港口明显不同,铁十字军的港口设施要复杂的多。我们行会和铁十字军都是重工业特别发达,所以我们两个行会的所有大型设施全都很先进。h国玩家很少看到的先进技术船坞,这边却成排地出现。而且这里地大型船台上正在加紧焊接的几艘超级战舰也快完工了,那相对他们来说小山一般地舰体也让他们羡慕不已。相对于港口设施,这边的建筑风格也是h国玩家很少接触到的,那种纯正的欧洲风格建筑可以让看惯了亚洲风格建筑的玩家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舰队进港停泊完成后h国玩家们全都被请下了船,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那艘非战斗船只竟然是运兵船。从h国到rb虽然有我们行会的传送阵可用,但是费用相对比较高,所以还是有人喜欢坐船来回的。这艘船就是那种运输玩家到rb的运兵舰,船上全是玩家。舰队里六艘战舰上的玩家加一起都不到这艘运兵舰上人数的十分之一。本来还指望牵连人数少一点能省点钱的呢!这下看来又要破费了!

  大白鲨号被放入港口外的深水区。随后将由本行会的潜水人员下去维修。德国没有这么大的船台可以修理大白鲨号这种排水量地船只。港口内部的堤岸上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德国玩家,虽然欧洲人不是非常喜欢聚集起来看热闹。但是艾辛格凌空登陆的壮观景象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看。艾辛格庞大的自重引起的引力混乱使得整个城市都随着艾辛格的移动而颤抖着,下面的人看着从自己头顶缓慢飞过地艾辛格,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只觉得心跳速度都跟着变的越来越快。

  这些人一直目送着艾辛格穿越了整个港口之后在城市的另一边停下。我们不打算离开这里太远,h国人的问题不处理好我也没办法去帮阿修福德作战。艾辛格在一片空地上空缓慢的开始下降,这个过程吸引来了不少人围观,甚至还有人跑到了城市下面,害的我们不得不派人驱逐那些跑到城市下面的人。好不容易把艾辛格停稳我们才把那些h国人接上了艾辛格。

  这些被牵连进跳跃范围一起带过来地战舰上总共有差不多一千人之多,那些船员都是好办,他们头听自己的舰长的,可是那艘运输船上的人就麻烦了。人一多了事情就变麻烦了。这些人全都都自由身,没有所属行会,所以都是些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我花了好大力气,最后不得不动用扩音喇叭才让他们安静下来。

  “好了各位,首先再次对本行会不小心造成地影响表示道歉。各位的情况我们已经有个大概了解了,而且我们也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了。首先是各位船员。据我所知你们行会这次是要去rb参战的,并且顺道保护一艘运输舰赚点外快。我们行会有跨国传送阵你们应该很清楚,一会我们就把你们直接传送到rb。比你们原来的计划时间还要快一点。”

  “那我们运过来准备卖地药品和我们的战舰怎么办?”那些船员中有人问道。

  “船上的药品等物资我们负责一起传送到rb。战舰太大,传送阵是传送不了的。”

  没等我把话说完那些船员中又有人叫喊着:“你们既然能把我们的船带来就可以带回去。既然你们做错了事情就该弥补,没什么价钱好讲。”

  我略微有些生气的道:“这位朋友请注意你的言行。虽然这次意外牵连你们进来是我们行会不对,但是按照国际惯例我们其实本没有任何义务把你们送回去。之所以对你们进行道歉是因为目前我们两国在对付rb的战斗中是同盟,并非我们怕了你们。艾辛格这么大地个头你们在一百公里外就可以看到了。按照航海惯例,在海面上发现不同国家乃至不同舰队的船只都应该根据对方规模适当拉开距离。你们既然看见艾辛格了却依然向我们靠近,以至于被牵连进来,这实际上和我们没什么直接关系。要是蛮横一点。在你们一开始向我们接近的过程中我们都可以直接击沉你们的。海上的舰队之间都要互相保持警惕,你们在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对艾辛格进行危险接近,是你们首先违反了国际惯例,不是我们。”

  那个船员还想辩驳却被自己的舰长拉住了。那个舰长对我道:“这点上我承认我们一开始不该靠那么近的,但是我们这次是带着战舰去作战地,要是你们只把我们人送过去,我们损失会很大啊!”

  “我刚才地话并没有说完就被你的船员打断了。我们并不是不解决船地问题,只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把这几艘船送回去。对于你们没有战舰无法参战的问题。本行会的办法是暂时从本行会抽调战舰无偿借给你们使用。你们的船一共七艘,其中一艘运输船六艘战舰,我们会按照这些船的排水量和用途借你们七艘类似船只。我们行会的战舰水平你们身为h国人多少应该了解一点,借你们相同吨位的船就意味着战斗力绝对比你们的船要强不少,澳门赌博网站:所以你们不但不吃亏还占了便宜。战斗中的弹药消耗由本行会提供,但是等你们的船运回去了,你们要按照你们的炮弹的费用补偿给我们。我们地炮弹实际上比你们的炮弹威力大,价格也昂贵一些。到时候按你们的炮弹价格乘以你们发射的弹药数量由你们支付费用。这样你们还是占便宜了。在这段时间内。如果船只受伤。维修费用我们两个行会对半承担,要是沉没了,你们要照造价的一半赔偿,这个你们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好处再有意见就是不识抬举了,所以那几个舰长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处理完了这些船员的工作后我直接让大锅饭带他们去传送阵,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用管了。转过头来还要处理这些做船地乘客,这帮才是比较麻烦的人。我对这些人道:“你们都是乘客。目的地本来应该是rb。本行会将用传送阵直接把你们送过去,当然这是免费的。算起来这样和你们直接坐船到rb在时间上也差不了多少,你们并没有多大损失。各位看怎么样?”

  我这一问下面立刻乱套,剩下的这七百多人的意见乱七八糟,根本无法统一。我再次把他们的声音压下去要他们安静,然后才道:“这样。同意我刚才意见的朋友请直接站到那边,我们先把你们送走,免得耽误时间。其他人暂时先等等。”

  虽说一大群人中难免有几个特别胡搅蛮缠地。但是大部分人都还是通情达理的。七百多人中有四百多人都选择了直接离开,本行会为表示歉意还每人送了十粒高等疗伤药,这个东西到了rb可是很值钱的。

  那四百多人一走剩下的三百多人就不显得那么乱了。我首先选了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通情达理的女孩子问道:“你不赞同我们地方案是有什么原因吗?或者告诉我你的想法我来考虑看看。”

  那个女孩子立刻道:“其实你们的方案很公道,我不是想和你们要什么赔偿之类的,我只是觉得能到欧洲玩玩也不错。所以我不打算回去了。我想在欧洲玩玩。”

  我点点头,然后对后面地人群问道:“你们中还有和她一样想法的人吗?”

  还别说,这个女孩子的想法还真是主流思想之一。我这一问人群立刻分开了,其中有二百多人都站到了这个女孩子身后表明和她有一样的想法。

  我对他们道:“既然你们打算在欧洲玩玩。我当然是无权干涉你们的决定,但是我要先说好几件事情。首先你们在德国没有所属城市,一旦阵亡就会被直接传送回h国复活,不过作为赔偿,我可以给你们本行会城市天宇城的暂时通行许可。天宇城在德国境内有传送阵,你们可以要是在德国死亡会被传送回天宇城而不是h国,这样你们万一发生意外也不会有问题。还有就是这边的药品什么的你们也可以考虑在天宇城购买,当然本地城市地商店也可以买到。只是你们是外国人,难保不会有商店宰客。”

  阿修福德在一边听的不乐意了。“喂,我们德国人有这么坏吗?”

  “十个手指伸出来都不一样齐,德国就算全面素质再高也难免不会有败类,我只是提醒一下他们,你别那么激动好不好!”我说完又对那些打算留下的h国人道:“除了给你们天宇城的暂时通行权之外,我还给你们一次永久生效的跨国传送阵使用许可。你们不管任何时候都可以使用天宇城的跨国传送阵传送到h国或者rb,这个许可不会过期。但是就一次机会。而且目标地带只能是h国或者rb,别的地方不行。同意的话现在就可以跟着我们地人离开了。”

  “同意。”那些h国玩家兴奋地跟着我们行会的人向传送阵走去。我们要先把他们送到天宇城认个门。还要把许可给他们打开,这个都要他们本人到天宇城才能办。

  这些人一走剩下地只有不到五十人了,不过我估计这帮才是最麻烦的人。

  “好了,说说你们的想法吧!”这些人多半是不打算简单结束的,所以我也不想和他们兜圈子,干脆直接进入正题。

  其中一个人站出来道:“我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但是你们的传送点和我想去的地方不是一个地方。当初上船前我说好了的是半路下船,你们送我去那个支点城等于我还要往回跑。所以你们必须想办法。”

  这个人一说完立刻又有十几个人站了出来,全都是半路要下船地人。我开始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是不打算进支点城的,现在看来依然有不少玩家是选择了单独的练级方式,而不是进入支点城参加团战。既然他们要求的仅仅是地点的不同,我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爽快的答应用空骑兵护送他们到目的地。得到了我的肯定答复后这些人立刻跟着我们地引导人员离开了,剩下的还有三十多人。

  那些人一走,不等我提问就有个人站了出来道:“就算你们把我们送回了rb。实际上你们还是做的不对。你们应该支付赔偿。”

  “这什么意思啊?”我看着他问道:“你们本来的目的地就是rb,送你们到rb不是和目的一样吗?你们有什么损失的啊?”

  “如果你本来打算去上班,结果刚出家门就被绑架了,绑匪在这个过程中和警察发生了枪战,之后绑匪又在你上班的公司门口把你放了,而且你也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而迟到,难道这样绑匪就可以不被定罪吗?”

  “你说地很好。”我对他道:“但是请搞清楚几点。第一,绑匪是故意行凶。我们这是意外。第二,给绑匪定罪的是国家法律机构,这些机构凌驾于绑匪之上。如果你能找到凌驾于我们行会之上给我们定罪的机构,我乐意接受判决。不过目前好象没有这样的机构。”

  “你想耍诬赖不赔偿吗?”那个家伙一听我的话立刻跳了起来。“你们中国人都是这样,表面上说自己什么仁义道德。其实都是些虚伪地小人。”

  我笑着打了个响指,几名卫兵走了过来。“城主有什么吩咐?”

  我没有立即回答卫兵,而是看向那个胡搅蛮缠的家伙道:“你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的实力差距。你不过是个普通玩家。而我代表着中国最强行会,我们的区别就是神龙和小虫地区别。作为神龙,我们客气的给你点小恩惠你就该感激涕泠的接着,但是小虫是不该和神龙谈条件的。给你恩惠是显示我们的大度,捏死你也就是弹指一挥间。明白了吗?”

  那个家伙吃惊的看着我,先是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拼命摇头,可这已经晚了。我向前一挥手指,卫兵立刻向那家伙走去。这个白痴居然还敢反抗。卫兵一时没注意到是被他推倒了两个,不过他很快就被更多的卫兵按倒在地。

  我走到他已经被压在地面上的脑袋前蹲下来对他道:“虫子先生。该是说再见地时候了。下次再遇到比你大的东西记得客气点。”说完我抬头对卫兵道:“扔进血池进料口,就当废物利用了。”

  看着那个家伙鬼叫着被抬走之后我才对剩下的那些人道:“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这些人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发呆,现在被我一问全都醒了。所有人立刻都站的笔直并拼命摇头。“没意见了!没意见了。”

  一个还算聪明的家伙立刻道:“我们留下就是想告诉您,其实您把我们送到rb就可以了,不用给那些药品做补偿的,本来就不是您的错,不该让您破费。要是您没什么事情吩咐了。那就让我们走吧?”

  我笑着抬起一只手。那些人的目光立刻全都集中了过来。我地手就这么停了一会才在空中画了个圈。“带他们走。”那些人看到手势之后才全都呼出一口气。

  等那些人全都走掉之后鹰才凑上来道:“你真够厉害地,这么简单就把他们糊弄走了。”

  “切!一帮子不识抬举的笨蛋。拿着客气当福气,不杀鸡警猴地来一下他们什么条件都敢开,真当我们怕他们了。这种无知的白痴到哪都能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