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八章 风之源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八章 风之源

  “真是没想到,澳门赌博网站:魔偶的记忆看来很完整。”鹰对我道:“我们是不是快点到下一个仓库去转转,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我们没有的设备呢。”

  “那是一定的。”红月笑着道:“这次回去沃玛肯定会笑翻掉吧!我已经等不及看她的那张脸了,我们快一点吧。”

  我跟着红月走出房间同时让魔偶跟着我们一起走,我顺便问了一下其他的情况。“你还记得自己被留在这里的情景吗?”

  “记得。”

  “你的上一任主人是佳哈是怎么和你说的?”

  “主人说下一个启动我的人就是新主人。”

  我略微想了一下:“当时你的主人有说为什么要把你留下来吗?他是遭到了攻击还是知道自己寿命不多了?”

  “对不起,您的问题过度复杂,请解释。”

  “晕!”我无奈的敲了敲头盔。

  红月立刻道:“看起来这台魔偶很古来啊!这个智力水平并不是很高吗?”

  我摇摇头对魔偶重新提问道:“你被关闭前的几天之内你的主人是否健康?”

  “对不起,我不知道主人的身体情况。”

  “那你感觉呢?他有没有什么身体变的不好的表现?或者是受伤了?”

  “对不起,我不具备宏观辨别能力,但是我知道主人在关闭我之前手指被铁片割伤了。”

  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想我知道佳哈为什么不把他的记忆给洗掉了。”

  “我也知道了!这家伙的智力水平就是不抹掉记忆也问不出什么来!”

  红月道:“至少他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魔偶,回答问题,下一个仓库内放的是什么东西?”

  “对不起,我不知道。”

  金币笑着道:“看来连这个都帮不上忙了。这个魔偶的性能甚至还不如我们行会里地魔偶,起码我们的魔偶智力水平比它高的多。”

  贞德忽然道:“你们行会既然有那么好的魔偶。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你要魔偶干什么?”我惊讶的看向贞德。

  “作为行会主力突破使用啊!”贞德激动的道:“你也说了这个东西很能打的不是吗?得到它就等于有了一个忠心耿耿的超级高手了不是吗?”

  “话是不错,但是你确定自己知道魔偶地使用问题吗?”

  贞德惊讶的问:“这个还有什么问题吗?不是只要用语言就可以下达命令了吗?”

  “你还是太天真了啊!”红月无奈的道:“魔偶可不是魔兽,它的确是可以用语言命令操纵,可是你有考虑过维护问题吗?本行会的魔偶目前的平均故障时间是三百小时,每间隔三百小时就必须检修一次,你的行会有配套的维修人员吗?另外魔偶地动力机构你考虑了吗?魔晶石可不便宜,而且这个魔偶恰好对魔晶石的消耗量非常大。我们行会自己有三座魔晶石矿,就这样还要大量从外界采购魔晶石。这个消耗大到你完全无法承受的程度。一个中等行会的收入顶多就能供养一台魔偶的消耗。天下没有不要钱地午餐,魔偶的强大是用钱和后勤保障堆出来的,你确定你们行会承受的起吗?”

  “这个……!”

  我轻轻拍了拍贞德地肩膀:“魔偶不是一般行会玩的起的东西,就算能买的起也很少有人用的起,就算用的起也很少有人有技术进行保障维护,至少目前我们知道的这样的行会除了我们自己就只有两家。”

  “我看到新地练级区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次是什么吧?”金币从我特地留出来的洞口看到了前面的练级区,我们立刻加速一口气冲了进去。

  撤掉水银防护罩之后金币第一个冲进了前面的房间。以她的敏捷那些石头人简直和不会动的雕塑差不多。我们追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围着那个奇怪的设备转了很多圈了。看到我们进来之后金币立刻拉住我道:“紫日你快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这个……!”我围着那玩意绕了三圈,可是依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说实话我不知道。”

  这个房间没有石台,那个机器是直接放在地面上地。这家伙看起来像个欧洲风格地棺材,只是体积上稍微大了一点。和前面的发现地那个魔力压缩机一样,这个东西是没有外壳的。所以可以看到内部的大量零件,总体感觉就是结构很复杂。

  “这到底是什么啊?”金币听我说不知道就转去问红月了。

  红月和我一样摇了摇头。“我可不是沃玛,这东西从来没见过,鬼知道它是什么玩意。看这个完成度应该和开始的魔力压缩机一样是某种大型设备的一个部分。”

  我摸出了一块魔晶石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启动起来试试。”边说着我已经爬上了这个东西的顶上。果然如我所料找到了一个魔力输入口。我又跳了下来对刚才发现的魔偶道:“你先关机。”

  “明白。”魔偶双眼中的红光瞬间熄灭。

  我走过去打开了魔偶胸口的盖子然后把里面的魔晶石和那个小型魔晶提取器一起拿了出来。重新爬上那台机器之后把魔偶身上拆下来的魔晶提取器装到了魔力输入口上,然后把魔晶石插了进去。

  嘟。一声轻响之后整个机器里面很多零件都突然亮了起来接着上面的一些东西开始运转了起来,我听到了一个逐渐升高的嗡嗡声,伴随着这个声音整台机器都开始轻微的震动了起来。哧……!机器后面突然喷出了一大团灰尘,结果呛的金币和红月直打喷嚏。随着这团灰尘被吹了出去之后这个机器居然突然离开了地面。

  “这是重力反抗装置。”鹰兴奋的叫了起来。

  鹰刚叫完这个东西突然猛的向上升高,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东西就撞上了洞顶,我刚才可是爬在机器上面地。这东西突然升起来一下就把我夹在了它和洞顶之间了。

  “这东西怎么搞的啊!”我使劲推了几下可是居然顶不动,这个重力反抗装置的功率好象还满大的,我被它死死的压在了洞顶连动了动不了。“喂,你们几个上来帮帮忙把我弄下去啊!”

  “你跑那么高我们怎么帮忙啊?”

  这些宝库的顶距离地面都在五米以上,好象确实是高了点。

  “你们有没有谁带绳子了?”

  “我带了。”鹰从凤龙空间内拿了一卷出来。

  “把绳子绑在这个东西上把它拉下去。”

  金币道:“你把动力晶石拿掉不就行了吗?”

  “动力晶石是从上面装进去的,现在和我一样被压着呢,你让我怎么拿?”

  “可是用绳子会弄坏这个设备的。”

  “我们行会又不缺重力反抗装置。弄坏了也无所谓。”

  “那好吧。”金币接过绳子后绑上飞爪扔了上来。但是却没扔准,飞爪撞上了仪器侧面地什么东西然后掉了下去。可是这个重力反抗装置却像突然失去动力一般掉了下去。我本来以为这东西要摔碎了,可是它却在掉到离地面只剩一米的距离时突然停了下来,结果却把我从它上面摔了下来。

  “你打中什么啦?”我躺在地上揉着脑袋问金币。

  “我想是打中控制系统了。”红月指着重力反抗装置侧面的一个位置道:“看到这些东西了吗?”

  我们大家一起凑了上去,只见那个红月指的位置上有着一大堆密密麻麻的金属触电。看上去就相一个巨型电路板的引脚部分。

  鹰道:“我猜这东西是通过短路特定连接点以达到输入控制信号的目的地,刚才的飞爪一定打中了半漂浮状态的控制线路。金币你还记得你打中哪个线了吗?”

  “我哪知道!”金币摇着脑袋道:“紫日你看见了吗?”

  “我被压在上面动都动不了,我能看见个鬼!”

  “只要研……啊!哎呦!”金币伸手搭在那个重力反抗装置上面想借力弯腰下去仔细研究下那些触点,结果她刚一用力却扶了个空,那个东西居然横着漂出去了。金币还在地上叫唤着。我们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东西向着墙壁飘了过去。这个巨大的家伙就在我们面前以缓慢地速度一直向着前面飘过去直到咚的一声撞上了墙壁才停了下来。

  “哎呀!这个鬼东西怎么不承重啊!”金币揉着腰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却看到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瞪着她背后,于是转过去看了一眼,接着她也和我们一样陷入了石化。

  “紫日紫日?你们到底怎么啦?”贞德看我们一个个全都傻愣在原地就紧张的摇着我地手企图把我唤醒。

  “恩?恩!我们没事。”我终于从震惊和狂喜中恢复了过来。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狂喜?这难道不值得惊喜吗?那个东西是重力反抗装置已经不用怀疑了,因为它确实飞了起来。但是关键不在这。而是在于金币把它给推跑了。重力反抗装置一旦启动就无法水平移动的,这个限制条件可谓是重力反抗装置的最大缺陷,由于这个限制,我们的装置必须要停下来才来实现转向,结果就只能制造出热狗飞行器那样的点对点的直线飞行器以及艾辛格那样的利用履带原理缓慢移动的飞行器,这些都是无法弥补地缺陷。但是面前这台不同,刚才金币只是随便靠了一下居然就把这个东西推跑了,而且这个东西当时没有落地。它离地面还有一米的距离,这就使用它可以在启动状态中水平移动。这台机器没有那个缺陷,它是完美地反抗装置。有了它我们就可以建造能投入实战的飞艇或者是单人战斗飞行器。这个巨大的革命性飞跃怎么能不让我们兴奋?

  贞德拉着我追问:“你们到底怎么啦?”

  “没什么。”我安抚贞德道:“只是太激动了。”

  “这台机器很特别是吗?”贞德也不笨,她看出来了这个设备有些与众不同,所以才会让我们出现这么大反应。

  我点点头回答道:“确实是与众不同,但是这个和你不大好解释,也是些技术问题。你可能听不懂。但是这个东西真的很重要。”我迅速的转身对红月道:“不管怎么说先把它装起来。回去之后让沃玛研究一下,我要这个东西尽快实用化。”

  “那没问题。但是这东西要怎么关掉啊?”

  我重新爬上了装置。“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操纵,但是我知道没有这个它就不会飞。”我拿掉了那个魔晶能源提取器然后跳了下来,没了动力的重力反抗装置缓慢而轻柔地落回了地面,这些装置基本都有自我保护装置,突然失去动力也不会马上掉到地上。

  鹰兴奋地摩擦着双手道:“我越来越想知道前面地仓库到底放着什么了!”

  鹰在说这话地时候我刚好把那个魔偶的动力装置装回去,结果这个魔偶立刻回答道:“前面就是最后的实验室和总仓库了。”

  “什么?前面没有这样的小仓库了吗?”

  “没有了。”

  “那总仓库里放着什么呢?”

  “不知道,我没有进入过那里。”

  “那就让我们进吧!相信我们的最终任务就在那里了。”金币带头向外走去。

  我转身问贞德。“你要怎么办?前面已经没有练级区了,你是打算留下练级还是继续跟着我们向前?”

  贞德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想我还是跟着你们一起向前吧。都到这里了,如果不看一下最后的房间是什么样子,我死也不会甘心的。”

  “那就来吧。”

  我们再次进入狂风通道后明显感觉这最后地一段区域风力比以前大了很多,虽然我们有水银盾形成的整流罩,而且这么多人排成一排互相帮助。可是依然感觉到步伐沉重。

  大约前进了三十米,我忽然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那个地方突然向下陷了一节,我虽然马上把脚挪开了。可是已经晚了,那个地方已经整个陷了下去。我当时就感觉到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我踩到机关了!”

  “不是这么霉吧?”金币刚说完我突然感觉到水银盾牌上传来的巨大压力,接着一阵狂风猛的撞了上来。水银盾再也顶不住这强有力的风压,盾面突然被瓦解,水银淅沥哗啦地被完全吹散了。

  我们能在强风中前进靠的就是水银盾形成的整流罩减小气流阻力的作用,可是水银盾突然被瓦解,我们地气动外形瞬间变成了风阻很大的形状。刚好这个时候风力又再一次加强,我只感觉到胸口好象被人打了一拳就飞了出去。

  “紫日!”跟在我后面的红月大声的叫着,可是她很快也跟着我飞了起来,因为我们大家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我和红月飞起来之后后面的人一个也没跑掉全都接二连三的被带了起来。

  “哇!”我只感觉自己周围的东西都在旋转,整个人转着圈飞了出去。

  “快抓住点什么东西。”贞德还是比我们有经验些,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要提醒我们抓东西。

  我看见了一块比较突出地岩石,立刻伸手抓住了岩石,可是风力太大。立刻就滑掉了。“真***麻烦!”我一气之下把永恒抓在了手里。“永恒——伸长。”

  手里的永恒突然向两端暴涨。轰的一声永恒的两端同时打入了岩壁一米多深,巨大的惯性和持续的风力居然还能带着我们继续向后退。永恒硬是在墙壁上拉出了两道深深地沟壑,可是我们地身体却依然停不下来。

  “想想办法。我们要被吹飞了。”红月在后面叫道。

  我无奈之下再次紧握永恒。“永恒——十字棍。”变成长棍状地永恒突然从垂直方向上又弹出了一根棍子和刚开始的那根棍子以十字交叉地方式伸展开来再次打入墙壁,这样等于就在通道内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的固定架。

  虽然永恒这嚣张的变形能力已经很夸张了,可是这里的风却更夸张,我们居然还在后退,墙壁上被硬拉出来地四道深沟正向我们显示着狂风的强大。

  “真是变态。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我一捏永恒的中心位置。“永恒——八叶飞花。”在刚才的十字架基础上偏转了四十五度角之后永恒再次射出两根长棍子形成了一个米字形的绞架深深的插入了墙壁。

  完成了这个东西之后我非常得意的看了下后面的几位,他们现在也是一脸地崇拜,但是很快崇拜又被恐惧代替了。

  “不是吧?怎么还卡不住!这是什么风啊?”

  贞德提醒道:“紫日,不是你的问题。风力好象一直在加强,这已经不是我们一开始遇到的气流了,它加强了起码十倍,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值掉的好快!”

  “你还能坚持吗?”

  “我还没问题,但是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吹出通道地。万一你的武器断了我们可就全都完蛋了!”

  “永恒是不会断的。”我非常坚定的道:“你们稍微忍耐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刚才出来地练级区了,一会到了那边我先把你们送进去。然后我一个人前进看看,就我一个人靠永恒也许能固定的住。”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很快我们就这么倒退着到达了那个练级区,我向侧面射出了一支龙筋飞索,虽然没打中我瞄的位置但大致算是固定住了。红月他们顺着龙筋索慢慢的向避风区里移动,只不过刚进去四个人我这边就停止了移动。看起来永恒足以负担两个人的风阻,不过为了留出足够的稳定性我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去试试。

  “你们先去仓库里等着我,我到前面看看情况。既然前面是实验室那这里应该是人造风场,我想是可以破坏掉的。等风停了你们再跟过来吧。要是我不幸完蛋了我会想办法通知你们的。”

  “明白了。”红月点点头带着他们走回了仓库。

  没有那么多人就方便多了,身上地阻力减小之后我活动起来也方便多了。首先开始控制刚才被吹散的水银,它们到是表现出众,虽然被吹散了却迅速凝结成了一枝水银长枪,风力对这种横断面过小的东西够不成什么实质影响。在我的控制下水银又回到了盔甲上,接下来的过程还要靠它们减少风阻,不能没有它们。

  自从我踩到那个机关开始这里的风已经加速到了一种疯狂的程度,强大的气流形成地风压使周围地墙壁不断的在剥落。大块地岩石被拦腰折断飞向后面的通道。水银盾在这里无法形成完整的整流罩,但是它们可以把我盔甲上的花纹和沟壑全都填平,这样可以让我的整体风阻减少不少,而且水银有盔甲支撑就不会被吹散了。

  永恒被我收了回来变成了两只冰镐一样的装备,贞德帮我准备的冰镐远不入永恒好用。有了这些准备后我整个人尽量贴进地面减少风阻,然后用永恒钉进地面交替使劲向前移动。魔龙套装的身上有大量的倒刺,这些东西现在可是好东西,我简直像个刺猬一样把自己卡在地面上。虽然移动缓慢。可风力却完全不能把我怎么样。

  就这么向前爬了一会我就到了刚才被吹飞的位置,刚刚我踩到的那个地方有明显的一块凹陷下去。那大概就是机关所在了。小心的绕开那个机关刚向前爬了几米,我的手忽然摸到了一块岩石,结果刚一用力那石头就自己陷进了地面里。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

  如我所料,这块石头也是机关。我刚把它按下去前面就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尖啸声,接着风力突然再次加大,我只感觉仿佛有人在把我向后拉的感觉,要不是身上的刀刃够多卡在了地面上我已经被吹的不知去向了。

  “是你逼我出绝招的。”我气愤的对着前面大叫着。“凤龙、坦克,给我来次火力掩护。”

  这可是我新发明的招数。首先凤龙会打开凤龙空间,接着坦克在凤龙空间内部准备魔光冲击而不离开空间,这样凤龙只要开个小洞,坦克就可以把魔光直接从那个洞射出来,不但保证坦克在发射时的安全还可以节省时间,最重要的是在坦克出不来的狭窄空间内也依然可以使用。

  黑色的凤龙空间在我面前突然展开,一枚紫色的魔光炮弹逆风而上直射向通道前方,但是我忘记了魔光炮弹是会受风影响的。那东西刚飞出去几米就开始往回飞,还好凤龙及时关闭了空间通道,炮弹穿过空间落在了我后面的岩石上。

  虽然没打中通道前方,但是目的却达到了。炮弹在我背后爆炸的瞬间产生了很强的风压,这个压力刚好和前面的风压完全抵消,通道内出现了短暂的无风状态。虽然这个状态只维持了不到三秒,但是这就够了。我几乎是从地面上弹起来的,接着我以闪电般的速度在三秒内冲出去三十多米。这个通道本就不长,之所以感觉漫长完全是因为风力过大,这次前冲一下就让我到达了通道尽头。

  当我看到那挡在面前的东西时我完全傻眼了,不过还好我还记得要卧倒。挡住我去路的居然和我们开始猜测的一样。这个通道是和风洞,在这边居然是六组巨型涡扇,它们的轴承完全处在一条直线上,但是其中一、三、五号风扇是顺时针转,另外三个却是逆时针转动的。这六部涡扇巨大的扇叶和恐怖的速度产生了这恐怖的超越任何自然风暴的超级暴风,我趴在它的面前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强大的动力引起的地面震动,真不知道这鬼东西到底用什么动力的运转这么久还有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