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五章 风穴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五章 风穴

  给我们带路的那个行会和当初的樱花社、女联以及神女盟一样也是个纯女性行会。这年头女权主意比较流行,所以很多这样的纯女性行会。对方的行会名称叫圣女会,据说好象是受那个什么圣女贞德影响所以才起了这么个名字。她们的会长名字就叫贞德,而且据说这就是她游戏外的真名。

  有本地人带路比自己找要方便的多,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了最近的城市再传送到巴黎。游戏外的巴黎是个世界著名大都市,游戏内的巴黎一点也不比现实中的巴黎逊色。除了我们行会的城市一般都比较夸张之外,这个巴黎是仅见的算的上宏伟的城市之一。

  说巴黎宏伟,一是因为它够大,二是因为其中的建筑都比较漂亮。不过巴黎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城市,原因是它完全没有城墙。巴黎是座不设防的城市,外围没有城墙,内部也没有防御设施,整个城市完全就是个商业集散地,根本就没有游戏内大多数城市那种要塞化的风格。

  我们从贞德那里得知巴黎虽然最初是系统城市,但实际上很早以前就被玩家占领了,所以一直就是玩家行会在经营这个城市。占领这个城市的行会比较强大,所以他们说在法国根本就没有人敢进攻他们的城市,因此巴黎根本不需要城墙。由于这个行会很喜欢赚钱,所以后来干脆就把城市的发展方向定位为商业都市,而且可以拿到系统奖励的晋级积分,城市升级成商业都市之后系统税率会降低,而且周围的npc会自发的修建道路,因此这个城市的发展比一般城市快的多。

  贞德带我们到了巴黎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她安排了手下解散之后就亲自带我们去找凯旋门。说实话,见到这个著名历史建筑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要是在两年前见到它我肯定会很激动。觉得这个东西很雄伟,可是现在看到一点感觉都没有。艾辛格就是标准地欧式建筑群,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凯旋门和他们比起来就像森林中的一棵树,一点也不能引起我们的兴趣。不过凯旋门虽然并没让我们感觉到什么,但凯旋地宫却绝对是让我们傻了一把。

  “这就是入口?”我指着那个怎么看怎么像电梯的东西问贞德。

  贞德很确定的点点头:“你们做上去,然后自己摇里面的把手把自己送到底下的地宫里就可以了。不过你们最好注意一点,下面风比较大。出去的时候千万要当心。”

  “风大?地底下哪来地风?”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地宫里的风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有这么夸张吗?”鹰不大相信的问道:“能比海上的台风还要大?”

  贞德很郑重的回答道:“入口处的风到不是很大。但是越往前就越大,要是你们不能把自己固定住的话……!”

  “啊……!”贞德正说着就看到凯旋门前面地广场上那个大洞里突然飞出一个人,这个人直接飞上了高空,直到我们几乎看不见了才开始下落。

  贞德指指那个人。“不能固定住自己就会这样。”

  红月问道:“那个洞不会就是通地宫的吧?我们为什么不能从那边下去?”

  “你们过来。”贞德把我们带到了那个大洞附近。一开始我们是从广场另外一边过来的,凯旋门在广场中央,我们来的那边和这个洞刚好是反方向。现在走过来才发现不对,距离还有几十米就已经能听到飞机引擎那种高速气流发出的哨子声。前面地大洞里似乎正在向外高速喷射着大量气流。能明显的看到时不时有各种小玩意从这个洞里飞出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洞口的气流速度非常惊人,要不然刚才那个倒霉蛋也不会飞到天上去了。贞德指着洞口解释道:“这个地方连接着通道,可以说它就是通道地主要出口,但是你们也看到了,这个气流强度想进去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那边的输送梯是系统城市存在时就已经完成的设备。用那个东西可以顺利的下到通道里。输送梯停靠的位置还不是通道,那是通道侧面挖出的一个小房间,出去才是通道,不过你们不用太担心。通道里有玩家们制作的固定装置,有了这些东西大家才逐渐深入了通道深层。”

  “这么危险地地方还有那么多人往里钻?”金币问道。

  贞德笑着道:“原因很简单。通道内的怪物从头尾,其战斗力都是一样的,但是越深处怪物经验值越高。你能想象的到经验值等于八百级的怪物只相当于四百级怪物的战斗力吗?可以说通道深处就是练级黄金地段,而且越深越好。同时通道每间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处宝藏,这个也是越深处的宝藏越好。目前最高记录是本城的拥有者行会拿到地,他们从这个人工运输梯下去之后前进了五公里多一点,结果拿到了一杆骑士长枪。属性好地不得了,已经接近神器了。”

  红月点点头:“这么说的话就好理解了。人为财死吗!”

  “我……”我正要说话突然面前出现了一个小空间传送区域,蓝光一闪之后一根卷轴掉在了我手里。

  “新任务卷轴?”红月惊喜地问。

  “看样子是了。”我打开卷轴看了一下。“好的,这是最后一个卷轴了。”

  “上面说什么?”

  “我们的愿望目标就在通道的尽头,只要到达通道尽头的房间就可以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你们要去通道尽头?”贞德也听到了我的话,她惊讶的看着我问道。

  “对啊!怎么啦?”我看向贞德。

  “你们可以把我带上吗?”贞德的声音明显透着激动。看到我们没马上回答她立刻补充道:“我不和你们抢东西,只要你们把我带到那边就可以了。等你们走了我就留在那边练级就可以了,你们在地时候我绝对不和你们抢宝抢怪。而且我在这里还可以帮你们解说一些你们不了解的东西。”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解释道:“我们的目标只是最终物品。带上你自然是没问题。但是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到达目标。要是半路上到不了你别怪我们就行了。”

  “那当然。我怎么会怪你们呢!只要你们能把我带到比现在已经探索过的区域更深的位置我就很高兴了。那边可是练级的黄金天堂啊!”

  “那好吧。你需要准备些什么吗?”我问贞德。

  “等我一下,我去买些药品和食品,这次进去我打算练到药品耗尽再出来,说不定能冲三十级上去,哈哈,想到就觉得很爽。”

  “那你快一点,我们在这里等你。”

  “等我五分钟。”贞德直接跑到广场边上的一个店铺里。五分钟不到又冲了回来,没想到药店的距离这么近。我们行会地玩家全都有凤龙这个超级空间口袋,所以平时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物资,根本不会出现临时找药或者买食品这些事情。

  贞德买回来的药品我们没看见,但是她身上却多了个奇怪的东西。这个东西的造型就像个扣在身上的乌龟壳,不知道还以为她背了口大铁锅在身上呢!幸好这东西是银白色的,不然我们一定以为她在背黑锅。

  “这什么玩意啊?”我惊讶的问她。

  “背包啊!”贞德回答的到是简单。

  “背包?怎么会有这种形状地包啊?”我上去敲了一下。当的一声响。“我靠,铁的啊?”

  “当然。”贞德一脸得意的道:“刚才那家店是我们行会自己开的。这个东西是我们行会独家发明,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就这乌龟壳还独家发明?”金币上来试着抬了一下。“好家伙,分量不轻啊!背着这个东西哪还有灵活性啊?”

  “这你们就外行了吧。”贞德得意地道:“我来告诉你们这个独叫发明到底好在哪里。首先每个玩家都会有随身携带的物品,但是系统已经取消了储物空间,因此除非你是空间法师。或者有特殊物品,要不然身上的东西都必须像现实中一样拿个东西装着背在身上。诶对了,你们怎么都没带东西啊?”贞德到现在才发现我们居然两手空空的站在这里。“你们地武器呢?”

  我们没有回答,但是在我们身边突然闪起一片蓝光。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一个黑洞。我伸手进去拽了一套盔甲出来,真红他们则把自己的武器抽了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背包。”

  “哇你们怎么做到的啊?看样子你们不象空间法师啊!要是特殊物品也不能批量装备啊!”贞德虽然看起来是个金发鼻眼的豪放型法国女郎,但是性格其实比较像小孩,而且特别的热情特别的缠人。考虑到问女人的年龄不礼貌,所以我们一直没问她多大,但是看起来像二十三四岁。不过从这个性格表现判断她可能才十**,白种人地身体好象天生就比较早熟。

  红月他们把武器送会凤龙空间,我也一样把拿出的那套盔甲丢了回去。接着一招手,凤龙飞了出来落在我的肩膀上。贞德的美丽大眼睛左右一扫就发现了我们每人都带着一只这种生物。我向她解释道:“这是我们行会的守护兽,名字叫凤龙。虽然攻击力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但天生携带一个专署空间,不但可以把随身物品放进她的专署空间,连魔宠都可以塞进去。”

  “这个空间有多大?”

  “没算过,具体容量根据凤龙个体力量强弱也会有一些差异,但是至少应该有一个标准集装箱的体积。我的这只是女王。她地专署空间和一个中型码头差不多大。”

  “好厉害。”贞德伸手想摸摸我地凤龙。结果我的凤龙一闪就不见了。

  “不好意思,小东西比较怕生。”

  “真是好羡慕。这么可爱又这么厉害地小家伙。”贞德就差两只眼睛里冒星星了。

  “我们地解释完了。你的这口锅是干什么用的啊?”

  “这个不是锅,是背包。”贞德解释道:“你们有这个罕见的守护兽自然是不在乎,可是大部分玩家依然要靠自己携带物品。这个凯旋地宫里面是练级宝地,可是进去非常不容易,所以大家就想进去一次就尽量不出来,在里面多练一段时间最好。要长时间练级就要带够药品和各种工具,而且练级时爆出的东西也要占空间,这些东西都要背在身上。要是在外面到没什么。可下面的风比台风还要厉害,你背个大包袱简直相当于一个风筝,根本站不住。所以我们行会就发明了这个背包。首先它是流线型的,虽然看起来像乌龟壳,但是它的风阻小,背上身上不会招风。另外一个,这个东西是用加压重铁做地,分量十足。可以把我们压在地面上免得被吹飞了。”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道理,不过你们也该找个人把外观稍微设计一下啊!这个看怎么像乌龟壳!”

  “管它好不好看,好用就行了。”贞德到是够务实的。

  我笑了笑问道:“要不要我们先帮你装着?你背这么个东西也满重的,我们有凤龙空间不算负重的。”

  “我还是自己背着的好,要不然不够分量很容易被吹飞的。你们没下去过。真的不了解那种风有多可怕。”

  “那好吧。”我看了下金币和红月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先把装备换一换?”

  “干什么?”两个人一起问道。

  “贞德一再强调下面风很大,澳门赌博网站:虽然我不大相信气流能有多大破坏力,但你们两位穿着个裙子下去该不是想学玛利连梦露玩裙摆飞扬吧?”

  红月的脸噌地一下就红到了脖子,金币到是没什么反应。不过两个人都迅速的把自己的秩序套装拿出来套在了原来的装备外面。《零》这个游戏是可以穿双层装备的,还有有些游戏里玩家拿了一把双手武器时另外一只手装备不了兵器,但在这里都是可以地,但这不是bug。你穿两层装备哪怕三层装备,属性方面只加最里面那层,外面的不但不算防御不计属性还额外占负重,谁脑袋进水高兴套几层系统是不管的。武器也一样,双手装备武器。攻击力照算,哪怕你一手拿三把武器系统也不管你,反正拿了超出负重的武器你行动变地超级迟钝,能砍中的目标大概就是不会动的东西或者乌龟蜗牛之类生物。红月他们外罩一层秩序盔甲之后可以把里面的裙子压住,而且秩序套装的重量刚好把她们两个压住,免得一会真的吹飞了就不好了。我和鹰穿的都是重型盔甲,重量应该够了。真红胳膊上那俩东西加一起有十吨重,她要是还能飞起来我们估计早就被吹不见了。

  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全都钻进了其中一个升降梯。凯旋门下面有不少这样的东西。每个都有一辆小中巴那么大。运输梯内部就和电梯差不多,不同地是墙壁上有个摇柄。必须自己摇才能降下去。当升降梯里没有人的时候也可以用地面或下面通道里的摇柄把升降梯升起或降下,但前提是升降梯里必须无人,否则两边一起摇升降梯只会按照梯内人员的控制运行。

  这里就我和鹰两个男人,本来应该我们表现一把的,奈何真红在旁边,结果我们只好退居二线。那个据说比较重的转盘被真红像玩陀螺一样打的飞转,运输梯简直像自由坠落一样向下掉。我们不知道这下面有多深,但是运输梯有个刻度盘显示是否快到底了。看着那东西进入最后一点的时候真红才不去碰那个转轮了,结果那个东西依然靠惯性把我们送到了底下。

  从运输梯出来之后不是通道而是一个和运输梯一样大地小房间,房间对面地墙上有道可以左右滑动的闸门,在侧面墙壁上有一个转轮可以用来控制打开这道闸门。贞德告诉我们这个是气锁,门后面并不是通道而是一个隔离室。我们必须过去之后封闭这道门再打开另外一道门才能正式进入通道。设置两道气锁是为了防止通道里地风灌进运输梯井,要不然以那种气流强度运输梯肯定会像炮弹一样被从梯井里打飞出去。

  摇开这面气闸之后我们才发现这道闸门居然厚达一米。而且是全金属的。进入下一个房间后那边还有一个摇柄,我们用它又把这个气闸给关了起来。为了防止有人不负责任,气闸被设计成了这边不关紧那边就打不开,所以大家都只好老老实实地一步步来。

  封闭这个气锁之后我们准备打开对面的气锁了,这个气锁之后就是真正的地宫通道了。贞德告诉我们先打开组队频道,一会出去之后直接说话是听不见的,必须用组队通讯才行。虽然私聊和队聊和行会通讯系统现在都被削弱了,但是一百米范围内依然可以正常通讯。

  确认大家都打开了之后贞德又拿出了一堆东西道:“来。我帮你们也准备了工具,大家拿好。”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我看着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问。

  “这可是安全设施。”贞德道:“我来给你们示范。”首先她拿出了一根像是皮腰带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个东西很宽,不象一般皮带那么窄,这个几乎有半尺宽,把整个腹部都围进去了。“来,快穿上。”

  我们照她的样子一人拿了一条穿上。这个东西还真够硬的,而且好象还满重地。穿好之后我们发现这个玩意的两边侧腰上各有一根大拇指粗的强力缆绳。绳头上还有个带方便锁的挂钩。除了这个东西外在皮带前面和后面各有一个铁环,好象也是挂东西的,而且腰带前面还插了一堆别的工具。

  鹰穿完之后道:“我现在感觉自己不象骑士到像个电工。”

  “哈哈,是差不多了。”红月笑着道:“这些东西也太重了吧?”

  贞德解释道:“别着急,这些东西都是有用的。首先这个腰带是用来固定我们身体的。这个很重要,否则在风中很危险。腰带两边这两个带钩子地绳子是挂钩,一会出去之后你们会发现通道里有很多插在地上的钢柱,这些钢柱上都有一个个的铁环。你们在移动时就沿着钢柱走。用左右的两个钩子交替的钩住那些柱子上地环,这样万一你被吹起来,至少有一个钩子能拉住你。另外,你们腰带前后各有一个环,这是串绳子用的。”

  贞德说着拿了根绳子出来。“我们一会用这根绳子把我们都串起来,万一谁飞起来了,别人还可以把他拉回来。来,现在我们先把绳子串好。这根绳子非常的长。足够你们打怪时来回活动了,但是千万要当心别让怪物把绳子给砍断了。”

  “好的,知道了。”我点点头又从腰带上摸出两个像冰镐一样地东西。“这个像冰镐一样的东西是干什么的啊?”

  “那就是冰镐。在通道里只有已经探索的最前面四千八百米有钢柱,到了后面就得自己爬了。这个东西可以方便你固定身体。”

  “我用不到这个。”我说着就听呲啦一声,两边手上的刃爪和各种铆钉全都弹了出来。“我的盔甲自带全套器械,什么都不用。”

  “有备无患。”

  “那好吧!”

  贞德看看准备的差不多了才让我们到进来的那边墙壁边上先站好,一会打开通道让我们先感受一下那个气流地感觉再走出去,免得突然受风一下就被带飞了。

  有了贞德这个熟门熟路的向导我们就安全多了。大家听话的到墙边站好。贞德自己走到了那道气锁旁边。在那里有个半圆形的钢圈,贞德把自己固定在钢圈里之后再次让我们抓紧身边墙壁上的固定把手。然后她才把一个手柄用力的推了上去。

  那个手柄刚一推上去就听到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接着前面的气锁以非常快地速度轰地一声就打开了。房间内的空气好象突然一下就被抽了出去,我们都感觉身体一晃,不过不是很厉害。大门外面恐怖地气流简直有如实质一般,我们都直接可以看到外面恐怖的气流带着各种东西飞过大门。急速的气流经过大门时有一部分灌了进来发出一种火车从身边驶过一般的巨大轰鸣声。

  贞德在组队频道里道:“这么气闸是使用风力启动的,开启之后只有一分钟时间,然后会自动关闭,大家赶紧出来吧。还有把你们的头盔面罩放下来,不然外面的气流会把头发拔光的。”说着贞德把她自己的面罩也放了下来。她的职业是圣骑士,头盔也算标准配置。

  “好的。”

  贞德从钢圈上下来小心的在前面引导我们。这个房间外面有一排钢铁支架插在地上,应该就是贞德说的那些固定身体的东西了。贞德回过头对我们道:“抓紧这些扶手,把你们身上的挂钩挂上去。”

  我跟在贞德后面,一走出房间立刻感觉到一种即将飞起来的感觉。我敢肯定只要我现在把翅膀展开,根本不用扇我就能飞起来。强风实在是太恐怖,连我身上的不灭冥焰都被吹的完全倒向后方去了。

  插在地上的钢柱和钢柱之间都连接着水平方向的钢筋,感觉有点像一个个的单杠。我们把挂钩套挂上去之后就可以向前走了,到了一个垂直钢柱的位置就必须手动把钩子拿下来挂到下一段钢筋上。有这么东西帮助,就算我们被吹飞也只会被卡在最近的固定桩位置不会被彻底吹飞,真是聪明的设计。

  虽然这里设备很全,但是我们的行进依然很困难。这里的风虽然没有大到贞德说的那么吓人,但是顶着风走路真的是特别费劲,感觉每一步都要用平时好几倍的力量,比爬山还要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