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七章 龙族秘史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七章 龙族秘史

  银雪道:“红炎确实是本族的另类存在,不管是战斗力还是生活习惯上他都显得那么独特,所以说在所有的龙族成员中也就只有他可以让我产生兴趣。”

  红炎很冷淡的道:“你要真的是那么的忠贞就不会去招惹斑侬枷兰了。”

  “斑侬枷兰?”我惊讶的看向银雪然后把手上的邪龙守护戒指伸了出来。“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银雪摇摇头:“这个东西应该曾经是斑侬枷兰的物品,我能感觉到这上面有着他的强大气息,就像他本人站在这里一样,不过我以前并没见过这个东西。”

  “你当然没见过。”红炎邪笑着道:“这个的确曾经是斑侬枷兰的东西,因为它就是斑侬枷兰的龙晶制造的。”

  “红炎你知道这个戒指的来历?”我惊讶的看向红炎。

  红炎点点头:“制造它的时候我也出了力。”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害我一直不知道这个戒指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红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又没问过我,澳门赌博网站: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呢?”

  “行,算我没说!”红炎这种贻千年的龙精早就已经超越我们这些所谓的奸诈人等了,他现在是化奸诈于无形,彻彻底底的老奸巨滑。

  银雪有些伤感的看着红炎:“这真的是斑侬枷兰的龙晶做的吗?”

  “当然。”红炎道:“说起来斑侬枷兰确实是我见过的最强悍的巨龙,就算龙神想要制伏他也要费一番力气。当年我们守护神部队就是因为他而全军覆没,我是唯一地幸存者。但是牺牲了全部守护神成员后被抓获的斑侬枷兰依然无法完全接受控制,没有办法之下龙族元老会提出了使用众神锁链仪式永久封印斑侬枷兰。”

  银雪若有所思的道:“斑侬枷兰他当年有那么厉害吗?我记得他确实很强,可也不至于会让守护神全军覆没啊!”

  红炎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火焰,直直的瞪着银雪。“你还好意思问?是谁为了美丽的外表出卖龙族的利益和斑侬枷兰合作地?古丝塔圣珠是怎么到斑侬枷兰手里的?你以为龙神为什么惩罚你?难道就因为你那无聊的爱情?”

  银雪被骂的低着头不敢说话,样子像个鹌鹑。她现在是龙族的罪人,这会有碰到了当事人,表现的唯唯诺诺也是正常情况。

  我问红炎道:“那后来怎么样了?”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红炎虽然生气却并不象当年那么愤怒了,而且我毕竟是他现在的老板,得罪他的又不是我,所以红炎立刻换了一个平顺地叙事态度。“当年斑侬枷兰本来是龙族第一战力,号称龙神替补。但是当时他的力量也不过能同时对付五个守护神部队的成员,可我们内部出了麻烦。这个淫荡的母龙,被我拒绝之后居然和斑侬枷兰谈起了恋爱。龙族是没有干涉后代婚姻的习惯地,就算斑侬枷兰当时已经被赶出了龙族,可她和斑侬枷兰的恋爱关系也并没有谁提出干涉,我们以为她至少还分的清大黑大白,然而我们全都错了。我们低估了她对美丽的执卓。在斑侬枷兰向她许下让她变地更加美丽的代价之后,她居然盗窃了龙族的至宝古丝塔圣珠送给了斑侬枷兰。结果斑侬枷兰吸收了圣珠的力量成功晋级为二代龙神。”

  我打断红炎道:“你是说他和你们的龙族之神成为了平级?”

  红炎点点头:“平级是真的,不过龙神的力量也是慢慢蓄积起来的。他刚刚晋级后力量还比较弱,我们最终还是把他给抓住了,可惜守护神部队却因此彻底完蛋了。”

  “这家伙还真够猛地。不过,为什么雪银不知道这件事情?”

  红炎笑着道:“这是因为她偷窃的圣珠上附带着龙神的诅咒——逆欲。本来这个魔法是一个保安手段。我们想如果有谁偷窃了圣珠打算利用它做坏事,那这个逆欲诅咒就可以成功的反制对手了,可是没想到却又个不开眼的傻妞替人做稼衣。她把圣珠偷出来转交给斑侬枷兰,斑侬枷兰得到了圣珠。诅咒却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看了下银雪身上的花纹道:“这就是诅咒的结果?”

  红炎点点头:“差不多吧!这个诅咒叫逆欲,意思很简单,就是逆反你地**。中了诅咒地人心里最大的愿望会以相反地方式实现,这就是逆欲,以摧毁梦想来惩罚盗窃者。”

  玫瑰点点头:“哦!我明白了。银雪的最大愿望就是变成最美丽的仙女龙,结果逆欲诅咒把她的愿望完全倒过来了,她不但没变漂亮还搞出了一身花纹变的丑陋无比,这个等于毁容一般的惩罚才是对她最残酷的惩罚。”

  我又指向另外三条史诗巨龙:“那他们是怎么回事啊?”

  红炎很不屑的道:“这三个家伙也是被美丽冲昏了头脑。为了追求银雪居然放她进入圣坛。当初他们三个就是圣坛守卫,地位仅次于龙王和三大长老。那天银雪去偷圣珠,他们三个不但没阻拦却为了显示自己更爱银雪而互相攀比,最后居然为了表示自己对银雪的信任,这三个笨蛋居然一起离开了圣坛把银雪一个人留在了根本不允许普通龙族成员入内的圣坛。”

  我了然的道:“于是乎银雪偷窃了圣珠交给了斑侬枷兰,斑侬枷兰因此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和龙族为敌并直接导致龙族的守护神编队全灭。这么大的麻烦,怪不然龙神都要出面降罪了!”

  红炎叹气道:“事情还远远不止如此!”

  “还有?”

  “当年斑侬枷兰被抓获之后首先被压制了力量,但那是因为守护神编队的英勇战斗给斑侬枷兰留下了巨大的创伤。可随着伤口愈合。斑侬枷兰的力量逐渐恢复,最后封印也镇不住他了。没有办法之下就使用了那个超级禁忌的众神锁链仪式。”

  “禁忌的仪式?难道需要高昂的祭品?”

  “差不多吧!”红炎伤感的道:“为了完成这个仪式需要有绝对的力量封锁住斑侬枷兰的力量,但是斑侬枷兰已经是龙神级别了,我们龙族根本没有力量超越他的个体,于是我们想了个办法,那就是把斑侬枷兰的力量分开。就算晋级成为龙神,斑侬枷兰依然是条巨龙,龙族的基本特性依然存在。我们将斑侬枷兰按照龙族的特点分为了三个部分。”

  “我靠!分尸封印?你们真够狠的啊!”

  “不是分尸而是分魂。”红炎一句话房间里除了四位史诗巨龙外的其他龙族全都站了起来。

  一位本行会的图腾巨龙惊讶的道:“红炎大人!难道您说的那个议事就是邪龙咒?”

  “对。”红炎一点头后面的龙族全都炸了锅了。

  “那……那么说这个众神锁链仪式就是邪龙咒的早期名称?”

  红炎摇摇头:“这个不一样。邪龙咒是一种改进的魔法,并不完全是当年的众神锁链仪式。所谓仪式就需要祭品和一定的布置,而且一个人是无法完成一次仪式的,这个和邪龙咒差异比较大。你们所知道的这个邪龙咒充其量不过是众神锁链仪式的个人简化版,只要一个人就可以使用。虽然邪龙咒依然算是禁咒,但威力连众神锁链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这个未免太厉害了点吧?”玫瑰问道。

  红炎道:“这个仪式是用来封印邪恶神的,不是用来对付下位生物的,威力大一点也是正常的。当时我们将斑侬枷兰彻底分割成了三个部分,其中之一就是紫日手上这枚邪龙守护戒指,其实它就是斑侬枷兰的龙晶制作的。龙王牺牲自己将斑侬枷兰的血之魂永远禁锢在了龙晶之中。”

  “我说上次怎么会突然出现斑侬枷兰的灵魂呢!”

  红炎道:“出现灵魂并不完全是因为这枚戒指。”

  “那还因为什么?”

  “你的盔甲。”

  玫瑰突然想起来了。“对啊!老公你的盔甲不就是魔龙套装吗?”

  红炎道:“魔龙和邪龙其实都一样,意思上没什么区别。你这套魔龙套装就是用斑侬枷兰的骨骼和身体凝练而成,同时当年三大长老之一的亚菲尔德长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斑侬枷兰的生之魂禁锢在了这盔甲之中。”

  “那还有一个部分呢?”我焦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