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一章 尘归尘土归土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一章 尘归尘土归土

  横冲直撞的蛮牛虽然很快被rb人控制了起来,但是混乱一旦产生想平复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更重要的是还有我们这些制造混乱的人在盯着。重炮对盾车伤害甚微,但是能量武器却表现良好。艾辛格的火炮虽然多,魔晶武器也不在少数。横飞的炮弹迅速转换为四射的魔法光束,rb人从影舞者那里搞来的盾车只对物理攻击起作用。法师们支撑起的法盾虽然可以阻挡能量武器,但艾辛格装备的魔导炮可不是法师的小魔法,那些法盾根本挡不住这么强悍的攻击,不一会盾车部队就成了碎木片部队,满地起火的残骸和哀号的人员,当然,盾牌车后面的攻城器械部队也没能幸免,他们本来就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对付盾车不过是在清除障碍罢了。

  进攻受阻的松本正贺并没打算放弃,这小子一咬牙把突击魔兽军团派了上来。这些也是松本正贺花钱买的战斗生物,但是它们的作用主要是进行近战时的杀伤辅助,现在拿来当冲锋军团确实有些浪费。

  这次的突击兽是一种长的很像狮子的魔兽,而且这些家伙背后长着翅膀,有了他们就可以迅速的上到城墙顶上。松本正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剩余的十万忍兵在城墙下不知所措的站着。

  “命令枪骑兵部队协同攻击。”松本正贺对后面一个会长道。

  那个会长点点头回去找自己的队伍去了,不一会阵前就多出了大披奇怪的骑兵部队。

  素美坐在已经打空了弹药的神箭发射架顶上端着特大号的战场观察用望远镜很快就发现了这支全身雪白的骑兵部队。“紫日哥,快看敌军前阵。”

  “好象是空骑兵。”我看到了一匹带着翅膀的战马。

  “好象是飞马骑士。”玫瑰也看到了那些骑兵。

  鹰补充道:“好象是法国特产地雪翼飞马,rb人怎么会有这东西的?”

  “法国货?”我听了鹰的介绍又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是雪翼飞马。”

  素美在我们头顶上叫道:“我看是rb人在广岛被我们的空骑兵打怕了,这次也搞了大批空骑兵想和我们一较高下。”

  “哈哈,那就让他们来吧。”鹰笑着道:“虽然陆军被打的七七八八,但我们的空气可还完好着呢。我就不信有什么空骑兵打的过天兵大队。”

  “你们还是小心着点。”我提醒鹰道:“雪翼飞马既然是法国人的特产就一定有其优势,所有国家地特产战马都有特殊之处。天庭特产的天马和黑暗神殿特产的梦魇战马哪个差了?”

  “这到是,大不了让大家注意点对方别被阴了就行。”鹰说着转身向后走了过去。“你们先看着,我去组织空骑兵准备反击。”

  两边的空骑兵很快就离开各自的阵地飞了出去,我军的炮火这会也帮不上忙,调整了角度继续蹂躏城墙下面进退不是的忍兵军团。天空中两边的空骑兵撞在了一起,天兵和枪骑兵都是空战兵种,一个赛着一个狠。两边几乎是不相上下。鹰直到这个时候才相信我地提醒是有道理的,既然法国人如此珍贵这种特产,那就必然有他的原因,只是不知道松本正贺到底是从哪搞来这么多雪翼飞马的。

  我们这边的天兵战斗力很强,而天马则是防御力超高。所有天马都有护身金光,不但保护自己,连骑士一起保护在内。这就是我们地优势。广岛上空一战我们以百万空骑兵一口气拼掉rb人近两百万空军,而且我们的损失微乎其微。这就是因为天马强悍的护体金光和天兵同样强的防御力造成地。

  rb方面的雪翼飞马的特长和我们的天马刚好想反,飞马的特长是攻击而非防御。所有雪翼飞马的速度都明显超越天马,双方空战时速度差距很明显,而且雪翼飞马全都会风刃。攻击型风刃伤害力不高,但是速度快难以闪避。更重要的是飞马的风刃是可以连发地。飞马背上的枪骑兵本来不是空骑兵,虽然rb人不知道从哪搞来了这么多雪翼飞马,但法国人的雪翼飞马原配骑兵是地地道道的银叶骑士,那可是著名的中距离攻击能手。远比枪骑兵厉害的多。但是依靠这些雪翼飞马的掩护到确实是厉害的很。

  空骑兵混战在一起,天空中打地羽毛乱飞,时不时还有大量地空骑兵从天空坠落。rb方面骑兵质量略差一些,但他们有突击兽配合,所以和我们的空骑兵打地不相上下,好在我们的弓箭手比较多,勉强可以压住rb人的进攻。

  趁着天上混战,松本正贺再次下令:“武士部队前进。记住带上小型投射炮和炮叉。”

  “全部压上去吗?”田中正太问道。

  “不需要,大约二十万足够了。”

  “明白。”田中正太回身安排部队开始前进。

  松本正贺的想法不错,这小子让他的骑兵不断的把我们的空军向着艾辛格前阵压缩,这样混战中的空军就把下面的地面部队全都给遮住了。艾辛格的城墙太高,炮火居高临下虽然有射程优势,却因为这些空骑兵的阻挡不敢开炮,毕竟那里有一半是我们自己人。

  日军的武士部队就这么借着天上的掩护开始向艾辛格推进,而艾辛格这边只有速射的魔法武器敢于开火。它们都是直射。不怕伤到自己人。不过魔法武器毕竟不多,日军的武士兵团冲到城墙下面也只损失了三万多人而已。十六万多武士和八万多忍兵汇合后开始使用武士们带过来的投射器向城墙上发射类似鱼叉的抓钩设备。

  机械投掷的抓钩和人力的就是不一样,一排烟雾升起之后三百多个抓钩全都飞上了城头挂住了东西卡在了原地。动作迅速的忍兵部队像猴子一样跳上了绳子开始快速向城墙顶上攀爬。

  “警告,正门方向城墙发现入侵者正在攀爬城墙。警告,正门方向城墙发现入侵者正在攀爬城墙。警告……”艾辛格上空突然响起了连续地警告声。

  “快快快,动作快。”城市下面的rb玩家催促着npc迅速向上爬。头顶的警告他们也听到了,翻译系统的帮助下他们当然也是听的懂警告的意思的。

  玫瑰看向我问道:“要派人去挡一下吗?”

  我摇摇头:“让他们爬上来一部分再开始反击,搞一部分下去之后就撤退,我们又不是真要和他们玩城市争夺战。”

  “明白了。”

  因为我们的人没有在初期进行阻拦,rb忍兵很顺利地就爬上了艾辛格的城墙,不过他们刚上来就有些晕了。从艾辛格的城墙边上爬上来之后这些人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像丛林一般的炮台阵地,这些大炮的口径比他们的战舰上那些所谓的巨炮不知道要大多少。

  一个rb玩家忍不住感叹道:“这才是要塞炮啊!”

  “警告,艾辛格基础层确认敌人登陆顶部甲板。即将封闭防御炮火,请做好准备。”

  警告声惊醒了rb玩家,他们首先发布了冲锋地命令,不过他们很快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地面震动的太厉害,根本站不住了。他们面前的第一排火炮的炮管开始向上仰起,直到变成九十度朝天,然后跑管连接口的机械卡喀哒一声弹了起来。炮管迅速滑入了炮塔内部,接着整个炮塔都开始向地面下沉降。rb人想阻止大炮收回,可是震动让他们完全无法站起来,而且第一批上来地都是忍者,根本没有对付这些重武器的装备。

  随着第一排炮台下降。他们发现后面的炮台也在按顺序仰起炮管收回炮身开始封闭。第一排的大炮终于降到了地面以下,接着一道装甲板纵向伸出封闭了入口,跟着两边又出来一道横向地装甲板把地面封平了。刚刚还是炮台的地方现在变成了平地,把rb人都搞愣住了。

  后面的炮台一排接着一排的完成了封闭。巨大的顶部甲板停止震动时已经变成了大广场,表面平整的完全找不到任何突起物。一览无余的开阔视野让忍者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前面高出地面小山一般地第二城墙,他们认为那边应该会有入口之类的东西,毕竟艾辛格对rb人一直是个谜,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甚至连怎么进去都不知道。

  后续的rb兵并不知道上面的情况,他们的目标就是尽快上到城墙顶上,于是更多的士兵爬了上来。就在大批rb忍者爬上墙顶之后武士部队也开始上到了城墙顶上。为了给后续部队空出位置,前线军队开始向第二城墙的方向冲击。这个时候城墙上差不多已经有五万多日军了,不过在艾辛格巨大地顶部广场上他们只占了不大地一小块地方。

  大批的日军向着城墙冲过来,就在他们快要到达第二城墙地时候,城墙离地十米左右的位置突然打开了一排大门,接着奔跑中的rb人全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些比较危险的东西。打开的大门后面居然是一排有着短粗身管的小型炮台,而且那个短短的炮管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旋转起来。

  大锅饭和鹰坐在两台相邻的速射弹药系统后面准备各自的设备。大锅饭向鹰打了个比赛的手势:“看看今天谁打的多怎么样?”

  “你小子还跟我比。我在游戏室玩《抢滩登陆战》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喝奶呢!”

  “你可别倚老卖老。当初玩《丛林》的时候我可是重火力压制手,这东西我玩的出神入化。想和我斗你还差点。”

  “那好,咱们比赛,输了今晚大中华请一桌就行。”

  “ok。”

  “带我一个。”阿伟跳上了鹰旁边的一台机器。“哈哈,老大家里的游戏室可是有《丛林》的模拟舱。完枪你们谁是我对手?”

  “你就吹吧,请客的时候别哭鼻子就行,大中华地菜价钱可不便宜。”

  “来吧!”阿伟兴奋的拉动着手边的齿轮同步机。“让小rb来的更猛烈些吧。”

  百灵在一边打了个响指。“开火。”

  随着这声命令,所有射击位置上的人全都用力踩下了脚边的踏板,炮管的转速直线上升,从运动机构发出一种电动机达到极限转速时的那种哨子一般地声音。接着所有人几乎同时捏紧了手里的把手按动把手顶端的红色按扭压住不放,接着这些把手连着整个炮身开始疯狂的震动起来。

  带着哨音的奇怪炮身突然喷出了一道细长的火蛇,前面的rb军队淅沥哗啦的倒了一大片。有地人被打的像跳舞一样一边向后飞一边颤抖着。

  “卧倒卧倒!是旋转机关炮!”横飞的子弹打的rb人根本抬不起头,就是这样依然大片大片的被干掉。这巨大地广场上一马平川的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拿来藏身的地方,rb人根本不只要到怎么应付这些喷火的怪物。游戏内虽然有大炮,可射速都很慢,所谓地速射也不过是一分钟五六发的速度。单兵的火枪只有美国人才用,射程不如弓箭不说,弹药还不好携带,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夸张的速射火力?

  沃玛站在鹰他们身后看着这些速射炮不住的点头。“总算能用上了!”

  百灵道:“这东西要是给战舰装上不知道怎么样啊?”

  沃玛遗憾的道:“这个暂时不可能。这个游戏内很多东西都没有。能搞成这样就不错了。你看到的只是顶部的发射机构,在地板下面还有大量地动力设备和负责的供弹机构,要是移到战舰上,那一艘船什么别装就放一门这东西了。也就艾辛格这样不用担心空间问题的大家伙才能考虑装一些玩玩,战舰就别指望了。除非像黑麒麟号那样的移动城市,或者大白鲨号那样的船坞舰可以勉强装几个用用,但是那也不大划算。”

  “哦哈!这东西真过瘾。”鹰站在操作台上一边叫着一边操作,前面的甲板上忍兵部队和新上来的武士全都以各种姿势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在卧倒掩蔽还是已经被打死了,反正甲板上这会没一个站着的,不管死人活人全都趴在地上。死人爬不起来,活人不敢起来。

  “你别乱叫了,省着点打。”百灵对着鹰叫道。

  “知道了。我会……恩?怎么没了?”鹰正说着他地那台速射机炮突然没动静了。炮管依然在疯狂地旋转着,但是一发子弹也出不来。

  沃玛心疼的爬上去一脚把鹰踢到了一边。“你们有没有搞错?十万发子弹啊!这就没啦?”因为鹰被踢了下去,踏板松开了,炮管也慢慢地停了下来。粗大的炮管前面十六个环行排列的小洞正在冒着青烟。

  百灵忽然想起来赶紧上去对着阿伟的屁股就是一脚把这小子也给踹了下去:“都停下。别浪费子弹了,rb人那边也不知道还有几个活的了!一群笨蛋在那里乱开枪,子弹不要钱啊?当心玫瑰过来让你们自己出钱买子弹。”

  被百灵一吓唬那边的几门速射炮全都停了下来,大家的弹药都剩不多了。一些比较会节约的人都是看到人才开火,不会节约的就像鹰这样按下去就不放了,结果他最先把子弹全都打完。刚才在开火还不觉得,现在枪一停就发现问题了,所有的机枪口全都在冒烟。刚才打的还真够激烈的。

  沃玛带上手套三两下拆开了rb人误认为是炮管的东西。这个实际上是个套筒,里面藏了十六个枪管和一些机械结构。这个套筒可以保护内部机构免受对方攻击,而且还起到了散射片的作用,当它旋转起来时表面特殊的孔洞会把空气抽入内部再从前面的一个气口吹出去,这就是风冷设备。

  刚才还看不到,炮管一拆掉就能看到里面已经烧红的枪管了。沃玛摇着头道:“十万发子弹的热能还是有点大了,光靠空气散热似乎还不够啊!”

  鹰又爬回了操作位置上道:“没想到这东西速度这么快。十万发子弹这么一下就完了!”

  “还不是你自己胡搞?”沃玛生气的道:“你脚底下这个踏板就像汽车油门,你踩地越重枪管转速越高。这个枪的原理就是每当一根枪管转到顶上这个位置时就会发射一发子弹,也就是说射速完全是脚下面控制的,你踩到底不放枪管就转飞起来了,十万发子弹哪够你这个挥霍的啊?”

  “我又不知道这东西是这样的,光听他们说有旋转机关炮,一时手痒上来玩玩吗!再说这东西你们搞这么高的射速干什么。稍微慢一点影响不大吧?”

  “我们设计这个速度是用来对空防御的,谁知道你们哪来这么乱搞?你看那些npc的弹舱基本都还剩七八万发弹药呢!人家打两万发你就干掉十万。真够狠地。”

  鹰摸着脑袋笑道:“嘿嘿,浪费是浪费了点,不过效果不错,你没看到刚才小rb的军队像割麦子一样往下倒,那叫一个过瘾。”

  “紫日那家伙可是抠门的很,一会他找你要钱的时候你可就真过瘾了。一发子弹两个水晶币,澳门赌博网站:你自己算吧!”

  “不是吧?我这么一会就用掉了二十万水晶币啊?”

  “谁叫你乱搞的?”

  “汗!赶紧找紫日求情去!”鹰跳下去之后慌慌张张的跑掉了,大锅饭也赶紧跟着一起去求饶了。这比开销可不小,阿伟到不在乎鹰和大锅饭可是普通人,没那么多钱糟蹋。

  其实沃玛也是吓唬他们,我就算抠门也不可能找鹰和大锅饭要钱啊!

  鹰和大锅饭离开后沃玛指挥着大家把这些实验设备全都降下了工作台,这些东西这是第一次实验。要是能用的话以后就要进行微型化研究了。现在这个体积实在是大的离谱,超级魔晶大炮也没这么多辅助设备,所以必须想办法缩小,就算不能用车载。起码要能装到船上。

  rb那边可没我们这么多想法,他们现在唯一地想法就是后悔没把盾甲战车搬到上面来。这么多暴露在空旷的广场上被十几门速射炮打的头都抬不起来。那些武器的威力不大,穿透力却很好,士兵身上的盾牌根本挡不住这些东西,经常是一颗子弹穿三四个人。开枪这么一会甲板上上来差不多有十万人,结果这一打剩下地不到两万,其他的非死即伤,不少人都在地上哼哼。用人间地狱来形容现在的情况也不为过。甲板上的血水顺着地面上预备地导雨槽汇聚成了小溪一样向着艾辛格的第二城墙方向流了过去。这些槽本来是用来疏导雨水的。可是艾辛格现在是倾斜的,水不能顺着导槽流到城墙外面,却反过来全都流到了甲板和第二城墙交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血池,而且面积还不小。

  百灵从打开的闸门前伸头看了一下下面汇聚的血水,拿起通讯器道:“紫日啊。甲板这里聚集了好多的血水,可以把海那边升高一定吗?”

  “好地,你们找东西扶一下。我把这边升高一点。两分钟后恢复。”

  随着我的命令艾辛格靠海一侧的固定式重力反抗装置启动了,城市缓慢的升高了一点点。接着恢复了平衡。随着那边不断升高,原本翘起来的靠近海岸的这边变成相对较低的一侧。角度改变后血水立刻向着甲板外缘流了过去,那些地上的尸体和重伤无法抓紧地面地人也一起混合着血水向着城墙边上滚落,接着像高空抛物一样从城市边缘全部滚了下去。下面地rb人被从天而降的七八万具尸体砸地左闪右躲,可还是难免有不少人中招。

  艾辛格靠近海岸一侧的城墙下面很快就变成了血红一片,不一会居然还出现了不少挺立的背鳍在海面上畅快的穿梭。这么多尸体到是给rb地区的鲨鱼捡了大便宜。

  松本正贺在远处看不到城市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当艾辛格升起了半边把上面的尸体和血水像瀑布一样倒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进攻受阻了。虽然不知道我们如何在这么短地时间内搞定了八万多人,但是松本正贺知道我们一定有秘密武器在上面,幸好城墙下面还有不少rb军队正在向上爬,而新上去的人没有掉下来,这就说明抵抗已经结束了。

  为了巩固阵地。松本正贺立刻又增加了三十万军队参加冲锋。这个时候艾辛格基础层顶部的炮台基本都收回去了,所以rb军队已经不用太担心火炮的威胁了,松本正贺投入兵力的速度也明显加快。当这三十万军队到达城墙下面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再次派遣了三十万大军,结果城墙下面一时之间拥挤了差不多五十多万军队,城墙上面还有差不多二十万人,松本正贺能够在一个时间短内对艾辛格形成最强攻击的兵力也就这么多了,再多的话就因为人挡人而无法发挥效果,徒增伤亡罢了。

  我在艾辛格顶上看着rb人跑到了第二层城墙边上却再度遇到了第一城墙一样的问题。过高地城墙无法攀爬。而这城墙上也没有门。刚才打开射击的那些闸门在射击完之后都关了起来,rb人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向上爬。

  很快一些投射炮被搬上了基础层的顶部甲板,之后抓钩被射上了中间层的甲板,大批rb人开始向上爬,但是这次他们稍微谨慎了一些。刚才的机枪火力确实把rb人吓到了,这次他们不再图快让忍兵先上,而是费了好大力气先弄了几面重盾上去。这个东西防御力高些,之上能挡的住小口径火炮的攻击。不过rb人上到中间层地甲板上时才突然发现原来二层甲板根本什么都没有。而且前面就是成排的机库,那些巨大的入口让rb人看到了希望。

  随着上到二层甲板的人招呼,下面的人确定了安全开始大批地向上爬。很快艾辛格正面的城墙上就像蚂蚁一样爬满了rb人。到了二层甲板的rb人并不急着冲,而是组成盾阵挡在前面帮助后面的人继续向上爬。

  玫瑰看到下面密密麻麻地rb人抬头问我:“是不是可以了?”

  “差不多了,叫空军回来。我们准备收网了。”

  沃玛这个时候也跑了上来道:“履带装置大部分已经修好了,离开水面可能有点困难,不过就这样保持一部分在水里,借助浮力半悬浮飞行应该已经可以了。”

  “好。一会敲响七灵尘钟之后马上启动装置,我们要离开这里。再打下去艾辛格就要栽这了,我们不和rb玩拉锯战了。”

  艾辛格顶上突然闪烁起的特殊光芒很快就被空军看到了,接着我们行会的空骑兵开始边打边撤,不一会就撤退到了艾辛格附近的空中。我站到了甲板上打算看看这个七灵尘钟的效果到底怎么样,至于敲钟的工作则交给了本行会的npc负责了,反正这东西谁敲都一样。

  玩家们都想看看传说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于是先派了几个人飞到城市外地各个方向上打开游戏记录开始拍摄。城市里的人也群都涌到观察窗或者顶层甲板外面看着这个超级武器的反应。

  玫瑰拿着广播水晶读秒,顺便控制那个负责敲钟的npc的行动时间。

  rb人正爬城墙爬的欢,忽然听到了头顶上艾辛格的广播声。“五、四、三、二、一、敲。”

  当……当……当……!

  三声浑厚的钟鸣突然出现在每一个人地耳朵里,声音并不大,但是却非常地清晰,而且穿透力非常好,所有人都能听到这个声音,包括远处的松本正贺他们那帮人。

  “这是什么声音啊?”松本正贺警觉地问道。

  田中正太仔细辨认着:“好象是钟声。”

  “艾辛格敲钟干什么?”

  “不知道。”

  就在大家疑惑不定之中。艾辛格城市中心的七灵尘钟突然爆发出一道白色的光幕。这个光幕看起来很清晰,但是却没有实质。光幕以不急不缓的速度向外扩散着。首先是撞上了钟室内的墙壁,但没有产生任何效果,接着光幕穿过房间开始向外围扩散。它一层层穿透着墙壁直到传到了城市外面。白色的光幕是球形地,它在不断的扩张,跑的慢的东西全都被包裹了进去。

  白色的光幕刚一出现在艾辛格外面松本正贺他们心脏就一跳,每次艾辛格搞点什么新产品出来rb人就要倒霉,现在搞的rb行会的这些领导都有心理阴影了。光幕穿过城墙之后首先扫过了城市外距离的四五十万日军,接着是天空还在交战地双方空军,然后继续扩散。

  因为光幕速度不快,要是空军想跑的话。一般还是能跑的掉的,不过rb人并没跑,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所以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当光幕穿越这些rb人的身体时这些人都是本能的肌肉一紧,但是光幕穿过他们之后却没有任何变化,所有人都开始在自己身上找了起来,可是最终他们却发现什么变化都没有。

  松本正贺的前沿阵地距离艾辛格并不到十公里,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个光球会扩散的这么大,等发现地时候跑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松本正贺还是满幸运的。虽然前军离艾辛格不远,但大致就在十公里的范围上,光幕仅仅覆盖到最前排的一些人就停止了扩张,不过松本正贺自己和那些行会首脑以及影舞者和天昭分身一个也没跑掉全都给框进去了。

  光幕扩大到限定范围后就突然停了下来,但是它并没有消失。而是完全实体化了。被阻隔在外面的人完全无法进来,里面地人也出不去,最倒霉的就是被卡了一半的人,动都动不了。

  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全都紧张的把自己全身上下摸了一遍。结果什么问题也没发现。

  信田支左拍拍池田力男。“你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啊!你呢?”

  “没感觉,跟没经过一样!”

  田中正太摇着头道:“奇怪了。中国人搞出这么大一个光幕到底想干什么啊?难道是防护罩?虽然确实实体化了,可我们这么多军队都被框在了里面,他们还是要被攻陷地啊!”

  “会不会是能量光幕用来瞬间转移的啊?”信田支左问道。

  影舞者立刻回道:“你傻啊?艾辛格自己有多大?这个光幕超出城墙的半径还有十公里,那它要包括多大一个面积?这么大的范围要是全都被一次转移走,艾辛格就不用打仗了,直接用瞬间移动带座山过来砸就把我们砸死了。”

  天昭分身制止他们的说话道:“别吵,我感觉到身体内好象有股能量在流动。这个光幕应该是某种攻击。我能感觉到,但为什么我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不清楚了。”

  “这是攻击?”松本正贺吓了一跳。“那大神你赶紧再感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正在感觉呢!”

  就在rb人讨论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白色的光幕逐渐转化为了金黄色,接着整个空间内荡漾起了乐曲的声音。这个声音听起来好象是一种宗教音乐,好象还是大合唱地形式,感觉好多人在天空一起合唱的感觉,但是声音音量还不大。随着这个音乐的响起,所有人同时注意到情况不对了。

  松本正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上出现了裂纹。他赶紧看向旁边的人。结果不但他自己,光幕内的人都是一样。连天昭分身都没例外。这个开列的现象不但发生在松本正贺身上,连他们地武器和盔甲,还有那些攻城器械以及大炮都没能幸免。

  随着裂纹增多松本正贺还发现周围地东西也开始变颜色,所有人的皮肤都趋向于灰白色,还有那些盔甲和武器也一样,不管原来什么颜色地东西都开始向灰白色变化。但是有东西例外,那就是地面。地上的石头和泥土并没有受到影响,变化的似乎只是松本正贺带来的那些人和物品,不包括自然环境。

  和松本正贺不一样。前线地那些rb人可倒霉多了。他们惊讶的发现自己变色开裂的同时却发现中国人和艾辛格都没任何变化,变的只是他们自己。空中一名全身都变成灰色的雪翼飞马骑士发现自己的坐骑居然也没有变色,只有他们这些人变颜色了。忽然一个天兵骑着天马一刀砍了过去,这个rb枪骑兵连忙挺枪隔挡,可是他一抬手却听到喀嚓一声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他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居然从间断掉了,半截手臂拿着长枪掉了下去,可是断口却一点都不疼,也不留血。

  这个rb枪骑兵惊慌中连忙想看另外一只手。结果发现另外一只手也在快速粉化脱落,而且他全身都不断地向下掉粉渣。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头不受控制的向后一扬,接着就是天旋地转的向下掉,滚落中似乎还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体坐在在飞马背上。

  这个滚落的脑袋忽然砸到了下面一个骑兵身上,就像两个高度粉化的石头撞在一起一样,这个脑袋和那个骑士一起散架变成无数粉尘撒了出去。周围的骑兵惊慌地发现自己也开始粉化,所有的rb空骑兵无一例外全都在粉化。

  艾辛格的甲板上一群rb人正在冲锋,忽然一个人一脚下去听到喀嚓一声。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脚腕居然断掉了,而地面上则有一堆粉末,看起来好象他的脚。周围地人也是一样的开始全身粉化,跑着跑着就变成了一地碎片,每个人都像一口酥一样散架了。完全没有肌肉的感觉,每个人都像粉化的石头,不流血,感觉不到疼痛。全都一样地情况。

  看到情况差不多了,我们行会的玩家也都大胆的走出了各层的闸门走到这些rb人身边看着他们一点点的粉化。有的人rb人看到我们过去还瞪着已经变成白色的眼睛想要扑上来,结果一动两条腿就粉碎了。他用胳膊支撑着向前爬了一米不到手腕也开始粉化,接着真个胳膊也散掉了。地面上一个四肢形状的白色灰尘堆,中间这个家伙地身体还在扭动。一个我们行会的玩家上去一脚踩在这个家伙的脑袋上,结果这个rb玩家立刻变成了一地的灰尘。

  有个比较强悍的rb玩家居然还拿自己的武器支撑着走到了一个中国玩家面前,那个rb玩家艰难的举起武器想要砍下去,可是正面这个中国玩家对着他的肩膀吹了口气。结果这个人地手连着武器一起掉了下来。“哈哈哈哈!真是弱不经风啊!”那个中国玩家和身边地人开起了玩笑,于是周围的中国玩家都开始学样地掀起了吹倒rb的游戏。

  松本正贺在后方,没有人攻击他,而且他们那里处于边缘,七灵尘钟的效果已经减弱了不少,所以松本正贺直到前面的部队全都随风飘散都没碎掉,但是他身上的裂纹却依然在不断的增加,而且身上的颜色也逐渐向灰色转化。

  “这怎么搞的啊?”田中正太惊慌中居然弄掉了自己的一个手指。结果他却一点都疼。

  天昭分身似乎因为力量比较强还能抵挡一下。他的身上虽然也出现了裂纹但数量很少,而且皮肤基本还能看出来人类的颜色。并没有完全变成灰色。“这个肯定是中国人的特种武器,没想到威力这么大,我感觉到这东西在分解我的身体,它好象把我体内的水都给抽干了。”

  影舞者也道:“快想办法啊?我们快要粉化了!”

  “想什么办法啊?”松本正贺叫道:“我不是也成这样了吗?”

  “那我们的军队怎么办?”

  “前线那些已经完蛋了。”信田支左指着远处道,不过他刚指过去自己的胳膊就突然断掉了。

  松本正贺明白过来赶紧对着光幕外侥幸没被覆盖到的几个行会会长道:“我们没过复活惩罚时间这段时间你们代替我指挥,先把部队撤回去。先别和中国人接触了。虽然损失了前锋那些军队,但我们主力还在,还有胜算,都别乱,快带人撤退。”

  “那你们怎么办?”那个外面的会长问道。

  “我们看来是不行了,大不了掉一级,三小时以后又能复活上线了。不要担心,我们很快回来。”松本正贺刚说完他的下巴就突然掉了下来摔了个粉碎,接着他的腿突然向地上一跪,小腿全部变成了粉尘。松本正贺看向天昭分身道:“不好意思,连累大神了!”他说完天昭分身还没来及回答松本正贺就已经整个崩塌变成了一堆白灰。

  松本正贺散架之后周围的几个rb人也相继散掉了,整个光幕你除了我们的人和自然的东西之外只剩一个天昭分身还在那里站着。天神分身的力量毕竟比玩家强,这么厉害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居然也不能迅速干掉了天昭分身。

  抱着拼命打算的天昭分身突然飞了起来向艾辛格冲了过来,但是很可惜,七灵尘钟的效果除非主神本体降临,但靠分身是不能抵抗的。天昭分身刚飞到艾辛格附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越来越重,接着感觉到法力失去控制。忽然他的一条腿脱离身体掉了下去,跟着身体整个粉碎变成了一片粉尘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