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望墙心叹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望墙心叹

  “这样下去我们的损失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啊?”田中正太小心的问道。

  松本正贺摇摇头:“中国人就是要我们害怕,澳门赌博网站:他们要我们畏惧他们的火炮,要我们谨慎的投入兵力,我们偏偏不能这么做。一定要让第一攻击波冲上城墙,之后就要控制火炮位,然后我们的大部队全线压近,这个才是我们最需要的战斗方式。”

  “可是……!”

  “没有可是。”松本正贺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艾辛格。“为了它,我们已经付出太多,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松劲。”

  “说的好。”带着鬼面具的影舞者又出现在在松本正贺身边。“我们必须消灭艾辛格。”

  “不计代价?”

  “不计代价。”

  松本正贺的直接命令还是很有权威的,尤其是当作为外部势力的影舞者和俄罗斯人以及代表神权的天昭分身全都同意这个观点的时候。大批日军完全不计代价的向强冲锋,视艾辛格的防御为无物。

  十万军队的冲锋阵容是何等的庞大,我们在艾辛格上看到的就是一条漫长的黑色屏障在向我们靠近,幸运的是我们的炮火正在这个屏障上不断的打着窟窿。

  “老公,看后面。”我正在看前线rb人的冲锋,玫瑰却突然拉我看艾辛格反面。

  我疑惑的转过头却什么都没看见,鹰他们也转回来看了看,结果当然和我一样什么都没看见。“你看到什么了?”我疑惑的问玫瑰。

  “那边。”玫瑰拿着望远镜递给我。“在城市港口水闸前面有条白色航迹。”

  “我不用这个。”我推开望远镜直接使用星瞳放大视野,而旁边鹰和武将军他们全都拿起了望远镜看了过去。

  “对港口用鱼雷!”武将军突然叫了起来。

  我赶紧拿出城市之树的树叶。“城市之树,我们后面有鱼雷在向港口前进,注意防御。这个时候可别在城墙上给我开个洞!”

  艾辛格背面本来并未开启的防御设施突然启动,接着两门魔光炮升了起来。两束白光闪过之后水面上升起了两道巨大的难以置信的水柱。

  “这不是对要塞用鱼雷。”鹰看出门道来了。“这是为我们特制地超级鱼雷。一般的鱼雷哪有这么大威力的?”

  武将军也点点头:“这是特制的超级鱼雷。对付战舰和港口都用不到这么大的鱼雷,小rb可能把你们说的那个什么石头也放进去了。”

  “是魔晶石。”素美提醒道。

  “对,是魔晶石。rb人是不是很有钱啊?你们不是说魔晶石很贵的吗?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用魔晶石当**用。”武将军摇着头不能理解rb人的奇怪行为。

  “理论上说武器装备地投入向来都是很高的,不过也要考虑综合价值。”玫瑰摇摇头:“不过rb人的行为确实很奇怪。”

  “那边又来两枚……不,不对,是八枚。”阿伟突然有了新发现。

  百灵道:“rb人有潜艇在前面海峡里,而且是大家伙。”

  “不能这么被动挨打。”我再次通知城市之树。“把深水炸弹装上投射器,听我命令随时发射。”

  艾辛格城墙上的防御武器再次开火。又是一阵光束乱射把八枚鱼雷全部拦截了下来。但是远处再次出现鱼雷,这次我非常清晰的看到了鱼雷的出现位置。“目标:十六号投射器正前方一千六百米,覆盖投掷。”

  艾辛格基础层顶部面对大海那面的超大投射器两侧的金属锁定杆突然向两边弹开,装了三百多个炸弹地巨大汤勺般的投射器猛的弹了起来,炸弹被一下抛了出去。大批炸弹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密集的覆盖区,然后在我指定的位置淅沥哗啦地砸了下去。等待了十几秒之后水面下突然一阵翻滚,无数浪花滚了起来,接着水面整个股起来一块然后又突然落了下去。但是水面刚下去一点点突然再次升起。而且这次是彻底爆发,海水像喷泉一样一下射上百米高空,飞洒的海水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美丽的彩虹,海面上却只翻滚起大片的碎木头片和一些死尸。

  “好了,讨厌地蚊子已经解决了。下面让我们看看这边rb正规军的效率吧。”我回过头看向这边战场上的rb部队,但是让我惊讶的是rb人居然已经到了海岸边了。“这帮忍者速度到是挺快。”

  “没关系,接下来这接水面他们速度快不起来,那才是我们轰击的目标。”鹰得意的看着海面等着小rb下水游泳。可是结果并没有向鹰想的方向发展。

  rb忍者到不是全都会水遁。但目前正在进攻的这些是忍兵。以前曾说过,忍兵是介于武士和忍者之间地一个兵种,他们会的忍术种类很少,而且全是比较低级的简单忍术。虽说这些忍术级别低,但忍兵的忍术全都是为实战考虑的类型。首当其冲的就是水遁术,这个是忍兵必学忍术之一。部队在战斗中难免需要过河涉水之类的事情,有了水遁术就简单多了。所以目前这些忍兵全都会这招。

  看到冲到海岸边的十几万忍兵像在陆地上一样从水面上跑了过来,我们全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忍兵会水遁我们以前也想到过,虽然一时忘记了,但也不是太惊奇。

  鹰稍微有些着急地道:“这样下去他们不是很快就要到城墙下了吗?”鹰问我直直地看向我,结果却看到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地笑容。“你笑什么?”

  “我笑rb人太天真了,难道他们会水上行走就过的来了吗?”

  “你有办法阻挡他们?”武将军听到我的话也转过来问道。

  “其实很简单,不过我并不打算用这招。”

  “为什么?”

  “因为我怕把小rb吓跑了他们上不了艾辛格,那我们地七灵尘钟就彻底用不上了。”

  “对,有道理。不过你的办法我到是很想听听。”武将军依然想听我的计策。

  玫瑰笑着道:“其实紫日想的办法很简单。”

  “你知道?”

  “对。”玫瑰道:“我们艾辛格现在可是在海里。虽然城市无法移动了,但悬浮装置依然完好。只要我们把城市上升一点点再重新落下来,光引起的海浪就可以把这些人打回岸上。紫日一开始让我们无论如何要坚持冲到海里也就是这个意思,只要我们下水,再多的军队也冲不过。”

  “的确是好办法。”鹰深有感触的点点头。开始艾辛格推进器损坏摔进海里地时候掀起的巨浪可是把双方的人员全都泡进了水里,当时鹰也在下面,一样遭到了海啸袭击。那威力他可是切身体会过的。

  由于我们的刻意放水,rb忍兵部队很快就冲到了城墙下面。不过我们放水归放水,也不可能让他们完好无损的就这么冲过来。艾辛格的防御炮可是出了名的多,而且威力够大,全都装填霰弹之后那个杀伤效果绝对让人心跳加速。

  二十万日军忍兵部队,还没下水就被被轰地只剩十五万人,从海岸冲到城墙下的时候这个数字下降到了十万。不过这些忍者总算还是冲到了城墙下,对于这个成就npc到还没什么。负责现场指挥,跟着npc一起冲过来的那些rb玩家感觉却市九死一生。在rb有个传说,只要能冒着艾辛格的炮火活着冲到城墙下面,那就是英雄。

  第一个摸到城墙的rb玩家兴奋异常,这个长着两撇胡子地家伙摸了一下城墙表面天蓝色的岩石。然后拿出了忍者套件里的飞爪。这个东西可是专门爬墙用的设备,忍者几乎都有。这个玩家身边地npc忍兵几乎和他一起动作,全拿出了飞爪,但是他们仰望城墙顶端的时候却全都愣住了。

  这些人忽然发现城墙的高度好象有点超标。飞爪无论如何也是扔不上去的。之所以刚才那些忍者动作一致是因为他们都接受了同样的训练,见到墙壁先拿飞爪,这是基本训练,但是看到这个城墙才明白有的墙靠飞爪是过不去的。

  带头的一个忍者看了看城墙顶又看了看自己地飞爪,然后再看看城墙再看看飞爪,一狠心把飞爪收了起来,改拿出了钉掌。看到这个忍者的反应,周围的忍者都明白过来了。他们全都换上了钉掌。钉掌这个工具有点类似手套,但是面积不大,只有手掌中段有一寸宽一小段金属带,在这个金属带上面有一些钢钉。用这个东西用力拍墙壁就可以把钉子打入墙体,然后借着这个力量就可以向上攀爬,这也算忍者的一种爬墙工具。

  最先完成装备更换的忍者把手上的钉掌和脚尖上的钉鞋头都重新检查了一遍,然后纵身跳了起来。这家伙一下跳起来足有两米多,当身体升到顶点即将下落的时候他猛然用力拍向城墙准备把身体固定住。他还没拍到城墙。下面大批忍者已经跟着起跳。他们都是一样地动作打算向上爬。可是这第一个忍者拍向墙壁地一掌却啪的一声拍出了一个火星,接着这个忍者心脏一紧。手上地感觉让他意识到那钉掌没能拍进墙壁里。手上失误并没打乱这个忍者的动作,他迅速的把另一只手也拍了上去。

  啪。又一个火星飞了起来。忍者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居然又没打进去。他连忙双脚同时出力踢向城墙,结果也是徒劳的打出两个火星。这下忍者慌了,双手乱打想挂住墙壁,结果却根本插不进去,两只钉掌在墙壁上带出一排火星,那个忍者扑通一声掉进了海里。水面潜行术从他离开海面的瞬间就自动失效了,现在落回来当然是一下掉进了水里。还好只是跳起来两米多点,而且下面是水,并没生命危险,不过这个忍者心里受的打击可不小。

  事实上被打击的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周围的忍者发现同伴掉下去之后就意识到不好,可是自己已经起跳了,没办法只好继续做同样的事情。结果当然都是一样地,这帮忍者淅沥哗啦跟下饺子一样全都掉进了海里。

  艾辛格的外壳是使用补添石废渣做的。虽然硬度不如原石,但毕竟是女娲提炼过的东西,比钢铁总还硬一些。这帮家伙指望用手上那点起来把钉子拍进墙壁当然不可能,所以钉掌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家伙无一例外的全都滑到了海里。

  第一排的忍者落水之后纷纷补了个水面站立的忍术又爬上了水面,但是一个个全都成了落汤鸡。刚才还自信慢慢的忍者一时间全都傻眼了。这么巍峨地一座城墙像座山一样立在面前,铁爪扔不到那么高的城头上,钉掌又啃不动这城墙的外壳。这要怎么上去啊?

  田中正太在后方拿着个望远镜看着艾辛格的城墙下面。那些后排的忍者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他暂时不知道前面到底怎么了。不过田中正太可以看到大批忍者冲到了城墙下面却没有开始爬城墙,而是全都站在了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站在田中正太和松本正贺背后的那几个会长也注意到了情况不对。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动了?”

  松本正贺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道:“好象因为什么事情无法前进,感觉已经到了城墙下面了!”

  “不行,这里看不清楚。”带着鬼面具的影舞者一招手叫过来一匹飞马然后骑上去飞到了高处。

  “看到什么了吗?”松本正贺在下面问着。

  田中正太也问道:“是不是艾辛格地防护罩挡住了路?”

  “不是。”影舞者一边那着望远镜在看一边道:“好象是穿越防护罩了。他们就在城墙下面,先头部队有人在试图爬墙,不过总是滑下来。”

  “爬墙?”松本正贺自己也是忍者,他当然知道忍者的爬墙基本方法。“奇怪?为什么要爬墙呢?哦……糟糕!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怎么啦?”田中正太他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松本正贺摇着脑袋苦笑着道:“你们认为忍者队到那边要干什么?”

  “当然是上城墙了。”

  “怎么上?”

  “扔个绳子上……!”田中正太声音越讲越小。他自己也反应过来了。“忘记城墙高度了!这么高没有忍者能把飞爪扔上去啊!”

  艾辛格靠近海岸这边的水深只有四十多米,艾辛格城墙高度有四百多米,站在水面上的忍者距离城墙顶上还有近四百米高地落差。先考虑忍者能把飞爪扔多高,哪怕他们可以把飞爪扔到太空把卫星钩住也没用,因为飞爪就是设计来对付一般的城墙的,它后面的绳子一共只有八十几米长。就算有个超级忍者把飞爪扔上城墙顶部挂住了,到时候绳子底下距离海面还有三百多米,忍者们依然上不去。

  池田力男道:“绳子扔不上去不是有钉爪吗?听说忍者爬墙地技术很高的啊?”

  松本正贺垂头丧气的道:“你没听面鬼说吗?我们的人在爬墙。却老是掉进水里。那个该死的城墙恐怕不是一般东西。那种奇怪的蓝色我想不单单是伪装色那么简单。那一定是某种极为坚固的材料,硬度可能和钢铁差不多,钉掌大概是打不进去。”

  一直不说话的天昭分身忽然道:“高级忍者不是可以完全依靠术力吸附墙壁徒手爬墙吗?”

  松本正贺小心地道:“可那些是忍兵,高级忍术一律不会!带队的冒险者中到是有个别高手,但是看他们迟迟没动静的样子,那几个高手十有**是根本就没冲到城墙下。”

  “那怎么办?让我们的人就这么站在城墙下面?中国人一会肯定会向下扔炸弹,那么多人聚集在那边肯定会被成群消灭的。”信田支左问道。

  “命令装甲部队前进,出动宫城器械组。”松本正贺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攻城器械?”站在艾辛格之上地玫瑰拿着望远镜看着rb人这边的动静。结果却看到日军本阵里开出了大片巨大地器械装备。

  “小rb是不是疯了?把这些东西开出来有用吗?”阿伟狐疑地看着我:“这些东西碰不到海水大概就全给轰散了。”

  “别小看rb人。”鹰道:“那些车队是按照规律摆好了阵形的。所有器械都有一辆盾墙车保护,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盾车。根本看不到器械。”

  “盾车?那东西能挡地住炮弹吗?”素美问道。

  武将军道:“盾车是我们国家古代研发的一种攻城用具,当初是设计用来挡箭的。把重型盾牌架在带轮子地车盘上就可以提高机动性,而且能建造更大更厚的盾牌。如果rb人的盾牌使用的材料合理,结构强度说不定真能挡的住炮弹。”

  “挡不挡的住试过才知道。”我再次下令:“城市之树,先别管城墙下面那帮忍者,给我轰远处那些大家伙。”

  正在调整射击角度的火炮全都开始回调。刚才城市之树把这些大炮都给竖到天上去了,完全当迫击炮用,让炮弹先向上飞再自由下落,这样可以用比较夸张的弹道攻击城墙下面地敌人,要不然那些人全在射击死角根本没办法直接瞄准。

  这次大炮全部放平,重武器再次开始发言。轰。一门重炮的炮口喷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焰,炮弹也随着火焰飞射而出向着rb人的盾车冲了过去。这发胖胖的炮弹很快就到了一辆盾车正面,就在它和盾车即将接触地瞬间。盾车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彩色的光幕。

  “哦?防护罩啊?”我看着那些闪光的盾牌车道:“不知道松本正贺这小子都是从哪搜罗来这么些个高档货色。”

  战场上,那发撞上防护罩的炮弹并没有爆炸,它居然被卡在了防护罩上原地旋转着。线膛炮发射地炮弹是会在空中旋转前进的,这样有利于稳定弹道。防护罩虽然挡住了弹头前进的脚步,可弹头却还在旋转着。这个诡异的画面停顿了大约一秒。接着突然轰的一声弹头爆炸了。火焰和烟尘瞬间扩散靠来,一股气流撞在盾趁前面的盾牌上发出了当的一声钟鸣。盾车后面推着盾牌车前进的人全都被震飞出去一米多,不过他们迅速爬了起来再次推着车前进。

  “好强地防御力啊!”鹰感叹着。

  “我怎么觉得那盾牌像我们国家的产品啊?”素美看着那盾牌问道。

  被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感觉确实有点像。玫瑰道:“好象是中国商周时代的风格,看盾牌上那个虎头的造型。完全就是中国的样式吗?还有那盾牌边角的短龙标志,那就是我们国家的东西。”

  “小rb也有龙的。”百灵提醒道。

  “可他们地龙没有这种短粗类型地。这种风格的龙只有我们国家秦朝之前才有,后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地龙形。那时候的龙更像鳄,不象龙。”

  “你们是说这些盾牌是我们国家的人送过来的?”武将军问道。

  玫瑰道:“不一定。也许是小rb自己到中国买的,也许是他们找第三方中转的。甚至可能是他们抢的。当然,也可能是出了叛徒,有人为rb人提供武器和我们作对。不过这个可能性比较小,中国人应该没有帮rb人打我们的理由。”

  艾辛格那边在讨论。松本正贺这边却在欢呼。

  “哈哈哈哈。面鬼,你送的这些玩意真不错,居然能挡的住大炮的轰击。”田中正太笑着像影舞者恭维道。

  松本正贺也道:“这个叫什么车的,你还能买到吗?我们想多买些。有了这个东西,艾辛格的大炮就威胁不到我们了。”

  影舞者笑着道:“这个是我们行会费了很大力气才买到的,出售的地方是个特殊城市的npc攻城器械所。那地方只有我的人知道位置,以后还可以继续买,但他们那边的产量不高。可能无法大批量提供你们。这次要不是知道你们要和紫日开战我也不会送你们这么多。那个紫日让我丢尽了脸面。我一定要让他也付出代价。”

  “好。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这个紫日让你吃了亏,你就要在他身上讨回来。我们黑龙会会支持你的。”

  信田支左也跟着道:“我们全rb的行会都会支持你的。”

  “哈哈。合作愉快。”影舞者和松本正贺他们大笑着观看盾车部队继续掩护着攻城器械部队前进。

  艾辛格上,我看着那些不断推进的盾牌车拿起了城市之树的树叶。“更改战斗方式,不要使用霰弹了。换穿甲弹燃烧弹。”

  大炮再次轰鸣,一发发明显造型不同的炮弹飞了出去。那边的rb人正在高兴,突然一发炮弹撞上盾车的防护罩,炮弹外壳一下被卡在了防护罩上,但是弹头却突然张开,一枚小一号的炮弹直接飞了出去撞上了盾车的正面盾牌。

  当的一声响,炮弹插进了盾车的正面盾牌里,卡在了中间,但是弹头已经钻过去一点点了。轰。小弹头突然爆炸,大团火焰瞬间席卷了整个车子。大火瞬间就把整辆盾车上的木结构部分全部点燃。这车虽然正面是钢的,但是为了减少重量,依然使用了大量木结构,这小可是吃了大亏。火焰把车身全都个一点着了。几十个浑身火焰的人惨叫着从半开放式的车身侧面和后面跑了出来,这些都是推车的人。跟在他们后面还有一些蛮牛之类的魔兽,本来是作为主要动力使用的,现在也因为火焰跑了出来。

  身上着火的蛮牛在人群里横中直撞,结果把旁边的盾牌车也给撞翻了。没想到燃烧弹效果这么好,一下就把日军的盾车阵给搞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