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七章 价值连城的炸弹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七章 价值连城的炸弹

  “起爆符。”带头的红衣女忍突然叫了出来,同时把一张黄纸扔了出来,另外两个女忍同时出手,三张符一起粘到了我身上。三个女忍扔出起爆符之后迅速的闪身后退想和我拉开距离,但这是没那么容易的。三个我拦不住,一个还是不成问题的。

  手掌一翻,变成红色球体的永恒自动滑到我的手心变化成剑柄状被我握住,而前面则是一米多长的剑刃。我一扬手,用腕力和臂力一甩,剑身哗啦一声散开,鞭剑像蛇一样游了出去正好缠住一个白衣女忍的腰。运足力气猛的向后一带,那个女忍被我倒拉回来,一下摔在我怀里。与此同时起爆符爆炸了。轰的一声响,女忍又飞了出去,不过这次是炸飞的,而且连我也飞了。

  我们两个向两边飞出,同时落地。我就势翻了个身又站了起来,女忍也挣扎着爬了起来但一个踉跄又摔倒了。起爆符本身就不是什么太大威力的东西,我的防御又异乎寻常的高,爆炸也仅仅是伤了点血,根本无关痛痒。那个女忍就不同了,她可是忍者,防御力出了命的烂,这么近的距离内被爆炸牵连,虽然不死,起码去掉半条命。加上现在系统改革,伤害效果产生的负面影响被强化,她站不起来也是正常情况。

  “小妹你没事吧?”另外两个女忍赶紧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你……!”另外那个白衣女忍突然向我冲了过来。

  “我……不是你可以对付的目标。”我说完这句话白衣女忍也冲到了我面前,但是两个带着电弧的半月也同时在我的身前交叉而过,同时这个女忍也分为了三接散落在地面上。我抬起头看向那边剩下的两个女忍。“你们两个……也一样。”半月突然一个大回旋又向那两个女忍冲了过去。

  “你难道只会欺负女人吗?”一个rb玩家从侧面跑了过来。我们目前还在两军交战区,虽然我的暴龙骑士在外围拦截了大部分敌人,但依然会有漏网之鱼。比如现在这个。

  我把头转向这个突然闯入的家伙。“如果我那么做了,也是因为你们这些所谓地男人还不如这些女人。”我说话的同时半月已经转弯了,话说完的时候那个创入者也被削成了零件掉在地上。“废物!”

  “那这个呢?”红衣女忍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她手里则拿着一枚紫红色的水晶。

  我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红纹魔晶石过激状态?”

  红纹魔晶石的能量蓄积能力和可重复利用的特性使它成为了很珍贵地战略物资,更重要的是这个东西的产量很少,所以特别的珍贵。虽然红纹魔晶石可以补充魔力,但它也有存储上限,一旦能量超出了范围那就必须停下来。但是如果继续充能,那红纹魔晶石就会越来越红,最后出现我面前这块魔晶石的颜色,也就是红的发紫。一旦红纹魔晶石变成这种颜色。那就不要指望再使用它了,此时它唯一的特性就是会爆炸,而且是大爆炸。红纹魔晶石过度激发而导致爆炸后产生的威力和爆炸地红纹魔晶石自身的体积有关系,越大就越厉害,但总体来说即使只有一小块红纹魔晶石爆炸,其威力也是很恐怖的。要是使用红纹魔晶石作为**,那绝对是非常厉害的武器,但相信没有哪个白痴会拿红纹魔晶石去当炸弹使。毕竟对这种超级珍贵的东西来说。做炸弹也太浪费了。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虽说大部分人不会拿红纹魔晶石做炸弹,但也不是绝对,至少目前我面前就有这么个白痴拿着块已经明显激发过度地红纹魔晶石在威胁我的生命安全。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我现在的心情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惋惜。哎!这么大一块红纹魔晶石。要是拿回去做魔偶多好啊!

  那个女忍捏着这块红纹魔晶石,距离我不到一尺,而红纹魔晶石就顶在我的面前被她捞捞地握着。丝毫不给我犹豫的时间,那个女忍果断的捏碎了这块红纹魔晶石。整个战场都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轰然巨响中我和那个女忍所在点滕起了一大团火焰。冲击波向四周迅速的扩散开来,围在我们周围的双方人员像倒伏的麦子一样向外成放射状倒下,不少离的近地人还被掀飞了一段距离。

  “啊……”随着一个悠长的惨叫声由远及近,松本正贺和身边的玩家只看到一个冒着黑烟的东西从前线飞了过来。

  嘭。这个物体在地面上撞了一下之后又再次弹飞了起来,两个倒霉蛋刚好站在物体弹起的路线上,结果被一起带飞。两个玩家连着这个不明物体一起飞出去三十几米才再次落地,这次直接砸倒了七八个人又撞上了一门移动火炮才停了下来。这么多人带着强大的惯性撞上大炮,居然把这门重炮都砸的一阵晃动。炮位上的几个人一起被震掉了下来。

  地面上瞬间躺满了人,其中还有一个浑身冒黑烟地人形物体,仿佛间好象是个人。几个rb玩家跑过来赶紧把倒了一地正在打滚呻吟地人扶了起来,有几个人好心的过去把那个冒黑烟地人也给扶了起来。

  爆炸太突然了,我的绝对屏障根本没来及用那个女疯子就引爆了红纹魔晶石,结果我就被炸飞了。之后恍惚间我好象飞了很远,澳门赌博网站:中途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又带翻了什么。最后好象记得是撞到了人了。然后怎么停下来的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是停了。

  我正晕呼着。忽然感觉有人在扶我,心里想大概是被炸弹魔晶石崩飞回自己人的阵地上了,所以借着身边人的搀扶爬了起来。一手捂着还在眩晕的脑袋,弯着腰半蹲着道:“谢谢啊!”

  “朋友你哪部分的啊?这盔甲看着不象正规军啊!怎么这盔甲我感觉这么眼熟呢?和那个该死的紫日那套什么龙盔甲很像啊。”扶我起来的人边扶我边说着。

  “恩?”他说着说着忽然感觉不对,我也同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糟糕。我好象不是飞回本阵。而是被炸飞到rb人地大后方来了。刚才我砸飞了那么多人,结果被埋在了人堆里,所以这个rb玩家把我当rb人了。不过这下似乎他也反应过来了。

  我突然紧张的直起了身,眩晕也被暂时克制了。对面那个扶我的家伙警惕的退后一步上下重新打量了我几遍,接着他突然叫了起来:“他是紫日。”

  这可是rb人的人堆里,他这一喊可就炸窝了。好家伙,声音范围内的好几百个脑袋同时突然转向我,几百双眼睛把我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接着所有人就突然把手上的工作停了下来,顺手抄起家伙就向我冲了过来。

  “妈的!掉狼窝里了!”双手一抄身后,居然是空地。糟糕。半月还在战场那边呢!再看看手里。永恒也不在。刚才被炸飞的时候永恒好象被抛出去了,现在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他没武器了。”看到我全身上下乱摸一通却什么都没摸着,旁边的rb玩家立刻兴奋的叫了起来。

  武器我到是不发愁。双手一甩,哗啦,双手刃爪就位。手臂一弯,双肘后面呲啦一声。两柄弯弯的刀刃斜伸了出来。跟着脚下用力一垛,鞋尖上一排锋利的钉爪弹了出来,同时脚后跟到整个小腿后面的背刃也从保护鞘里弹了出来。膝关节上锋利的短钉自动从装甲内弹出。最后头盔顶部从前额开始向后方斜斜延伸出去地长长刀锥上也弹出了闪亮的刀刃,同时两边保护耳朵的飞翼装饰里也弹出了平行的到把刀刃。

  魔龙盔甲就是武器,除非我被扒光了。否则永远不会有缺少武器的时候。看到我这一人刀林,围上来地rb玩家到是立刻停了下来,不过他们人多,依然把我捞捞的包围在中心。

  以前在rb捣乱那会我到是干过一对六千的事情。但说是一对六千,实际上有赖皮的成分在里面。那时期大家地等级都不高,我却带了十个当时还不是铃音骑士的妖仆。可以说当时斯哥特他们对rb玩家就是屠杀,相差好几百级的等级差距让斯哥特他们对玩家就像特种兵对付幼儿园小朋友,那个差距可是不得了,所以一对六千其实就是斯哥特他们杀的,我和魔宠们连六百都没杀到。

  现在的情况可是够糟糕的。魔宠和妖仆都在战场那头,距离这里大约有两三公里远。主战武器全部没带。身上就剩短兵器了。更重要的是我现在受伤很重。我又不是超人,何况红纹魔晶石威力那么大,贴身爆炸没死已经说明我很强了,要是一点伤都没有才叫奇怪呢。从两三公里远的前线被轰飞到这里我还能爬起来都是奇迹,真要是一般人当时就尸骨无存了。

  带着伤,武器还不全,居然还要对付这么多人。别看才围了几百人,但是后面全是rb人地军队。有几百万人呢!就算我能带伤发挥当年全部战力时的力量一挑六千。可是这几百万我也是绝对打不过的。就现在这状态,能放倒三百人我就可以死而瞑目了。不过我现在有新计划。我的想法是尽量跑。实在跑不掉就用绝对秩序拉群垫背的。不过生命是可贵的,能跑掉我绝对不会用那招。战场上在战斗状态,传送也用不了。脱离战斗需要间隔二十秒才能用卷轴和传送戒指,但现在rb人是不会给这个时间的,只要我一动他们利马就会冲上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玫瑰使用结婚戒指地能力把我召唤回去,但是玫瑰在艾辛格上就算看到爆炸也未必知道是我被轰飞了,所以她大概是不会召唤我地。而且现在这个状况我想用戒指通知她都不行。

  “哈哈。紫日你怎么跑到我的大本营来啦?”松本正贺带着戏谑地话语从前面走了过来,我刚才落地的地方距离他站的地方还不到一百米!

  “走错门了。既然你不欢迎我,那我走就是了。”

  “哼,知道你善于狡辩,今天我就把你斩于阵前,切下你的嘴看看是不是铁齿钢牙。都给我上。”

  “相挡住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地。”

  周围的rb玩家突然一起扑了上来。这些人知道我的战斗力绝对不能小看,所以一上来就直接采取最无赖的手段打算抱住我打。第一个玩家从正面直扑上来,我赶紧向右一闪,左手肘对着他的背部就是一下。肘部的刀刃顺利的在这个家伙背后开了道一尺长的大口子,顺势转身一个横推把这个家伙扔出去撞倒了第二个扑上来地家伙。

  背后突然一个人一把抱住了我的腰,跟着另外两个人把我的腿给抱住了。这帮混蛋,小流氓打架的招数都出来了!可惜我身上的魔焰不知道为什么从爆炸之后就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要不然他们根本无法近身。

  我双手从侧面向后一插,两只刃爪分别从抱住我腰的家伙两腋下插入,用力一拧,接着猛然抽出。虽然刃爪类似装在手臂上的并列刀刃,尖端并没有钩爪那样夸张的弯钩,但我地刃爪是由一个个三角形组成的,所以它本身就带着锯齿,这样高速拉出自然就带出了大量的血水和组织。一下就把这个家伙给放倒了。

  摆平了腰上这个之后我整个人就势向后倒了下去,双手肘位置的两柄刀刃同时插入两个抱着我小腿的家伙地脊柱,两个人像触电一样抖了一下就迅速失去了反抗能力。脊柱可是神经中枢传导线路所在点,只要截断这里就可以彻底摧毁大脑对人体的控制,管你意志多么坚强。神经线路断了还不是废人一个?

  放倒这两个家伙之后我赶紧向侧面一滚,跟着后面就有几个人扑到了我刚刚躺的位置,要不是我动作够快这下又被缠住了。跳起来之后赶紧跑,后面的rb玩家立刻追了过来。要不是我翅膀受伤才不会被你们这帮矮骡子追地到处跑呢!

  “半月、永恒。快点回来。”一边跑还要一边喊我的武器,光靠身上这些东西实在有点不够用。不过虽然永恒和半月都是可以自动返回式的武器,但距离这么远中间又有这么多敌人,想回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我现在其实怎么跑意义都不大,前后左右都是rb玩家和他们的npc军队,根本就无路可跑,没一会就又被围住了!从刚刚爬起来到这里我一口气跑了差不多五百米,这一小段路就被我放倒了八十几个rb玩家和一百多npc。这除了让rb人够忌惮我的实力之外也坚定了他们要杀我一次的信念。

  “我说松本正贺,你有完没完,你们这么多人都挡不住我,再来也是浪费精神。”我现在是边骂松本正贺边喘口气。500米对我来说到是不远,可我一路打着过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体力已经快消耗的差不多了,这可不是小事情,一旦我地体力耗尽,身体会因为虚弱而逐渐变的迟钝。那时候就完蛋了。现在的游戏系统没有耐力显示。也不会突然从活蹦乱跳的人变到无法行动。一切的耐力消耗都是渐变,你可以用身体去体会体力的消耗。而且迟钝和无力感是逐渐出现的,不像以前耐力一见底就突然动不了了。

  “紫日你今天是必须死一次的。”

  “拜托,杀我一次有什么意义吗?复活成功我就掉一级,不成功也就两级。虽然我现在等级高,一两级要练不少时间,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吧?”

  松本正贺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今天就为了杀你掉一两级而追杀你?”

  “那难不成还是为了请我来做客地?”

  “哼,你不要以为自己真的算尽天下事战尽天下勇,知道你身上地魔焰为什么消失了吗?”

  “这么说来你知道喽?”

  “那当然。”松本正贺笑着道:“记得那三位女忍吗?她们的任务虽然是消灭你,虽然没成功,但她们的次要任务完成了。她们在你身上贴了封咒,阻止你身上的一切能量外泄。虽然这个封咒的主要作用是封印灵魂阻止你复活,但附带效果是把你身上的魔力火焰也给熄灭了。”

  “听起来好象满厉害的,这么说我现在如果被杀就等于无法复活了?”

  “那当然。”松本正贺高兴的大笑起来。

  “就算你的封咒真的起作用,你也要先能干掉我才算数,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几乎的。”

  “那就要看谁更厉害了。大家一起上,无论如何把他给我干掉。”松本正贺反正今天是死了心要把我干掉了,什么规矩礼仪都不管了,管他什么无耻下流的招数全都出来了。

  又是一群人疯狂的扑上来,我不得不再次开始左冲右突的想办法突围,可惜这么多敌人绕的我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了。要不是艾辛格这个巨大的标致在那边立着,说不定我会把敌人后方当成自己人的方向冲过去。

  松本正贺看到我在这些普通玩家之中冲了几个来回都没人挡的住我,他自己也着急的要命,可他实在是安排不了更多的人了。rb玩家中的高手不是没有,可这些人都被松本正贺安排去执行特殊任务去了,而npc中的高级存在天昭分身至今还在和我的魔宠们缠斗分不开身。现在松本正贺只能期待用人海战术耗尽我的体力硬把我累倒,然后再解决我。

  就在我和人群混战在一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性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头顶。“凝视我的眼睛,赐你一生的美丽崭放于一瞬。”

  这句话被一个媚力十足的甜蜜嗓音说出来,瞬间就让附近的男性生物全都感觉骨头发软,当然,大部分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移动向声源的方向。在看到那个发声者之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笑容,接着这个笑容被永远定格了。

  夜月身后飘舞着美丽的绣发从半空飞跃而下,她的护目现在完全变成了透明的,一双美的让人窒息的瞳孔把下面一大片的人全都瞬间石化了,连我这个主人也没跑掉。不过夜月落地的位置就在我身边,一下来她就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石化瞬间解除。

  夜月的石化和传说中的美杜莎不一样,她不一定需要目标看她的眼睛就可以单靠目光把敌人石化,但如果对方当时看着她的眼睛,那石化威力将上升好几倍。以夜月的实力不大可能瞬间石化这么多人,而且高级玩家应该有比较强的抵抗力可以在石化一段比较短的时间后迅速恢复过来。可是因为好多人都听到了那恶魔果实一般的甜美嗓音而抬头看了夜月的眼睛,所以这些人一个没跑掉,连一些级别特别高的高手也被深度石化,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了。

  松本正贺站在我前方不远处也摆着抬头看天的姿势被定格了,这小子和别人一样也是一脸看到美女的贪婪眼神,而且他的嘴边还有一滴正要滴下的口水也被石化了,那造型真是太经典了。考虑到石化后的人防御力会提高,我现在也实在没时间对付他,所以我在松本正贺身上写了几个字就赶紧跑了,没把他敲碎。不过松本正贺自己看到那些字之后到宁可被敲碎还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