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六章 如此克星?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六章 如此克星?

  “哦老天。怎么又是你?”半月可是龙族留给我的特级兵器,澳门赌博网站:能单手捏住它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没错,就是天昭分身。

  “老朋友见面不欢迎吗?”天昭分身居然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

  “说实话,看到你影响我的胃口。”

  “其实我也一样。”天昭分身突然把东洋刀抽了出来指向我:“你不是人多吗?这次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人多。”

  天昭分身刚说完她身后突然一下闪出三十多个人。“靠!打不过我连后宫一起叫上帮忙啊?”天昭分身身后出来的全都是忍者,而且全是女性忍者。我早说过,rb忍者中最厉害的就是女忍,麻烦的要命。

  三十几个女忍中有一个身材很好的穿了一身红色紧身衣的女忍走到了天昭分身侧面站定。“这次伴随大神出战是来找你报仇的。”

  “报仇?”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然后转向身边的斯哥特。“你是不是早上离开的时候忘记给钱啦?”斯哥特太单纯,没理解我的话,被我问愣住了。我跟着道:“哎!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先给钱后上床,真是的,居然让人家追上门来要钱,这又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多丢脸啊!”

  “我……!”斯哥特被我说的淅沥糊涂,人家可是良家处男,这种比较荤的讽刺他当然是理解不了的。不过对面那个女忍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所爆发出的光芒已经说明她正处于爆发边缘。小rb虽然这方面比较开放,不过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那种女人的。面前这个女人能气成这样至少说明她不是这类人。

  “今天不把你斩于刀下我……我就……!”

  “别我就了,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有过仇啊?”

  “你不记得了?”女忍到是很诧异。“在太平洋军舰上,我们交过手。”

  “哦……!”我指着她不断的点着手指。

  “想起来了?”女忍颤抖着声音问道。

  “还是没想起来!”

  “大姐,他在耍你。别和他废话,砍了再说。”红衣女忍后面跟着地一个紫衣女忍向后一招手:“姐妹们。飞镖上。”那个女忍刚一喊望后面的女忍立刻跑了上来,大把的飞镖全都拿了出来。

  “钢枪阵。”斯哥特也不含糊,一声招呼,二十一名铃音骑士迅速靠拢到一起,二十一柄钢枪舞的滴雨不漏。一阵叮当乱响之中钢枪上火星暴闪,飞镖全都被挡了下来。

  我向后面的暴龙骑士一招手:“投枪。”

  暴龙骑士中的队长立刻喊道:“距离十码、水平投射。”

  一排排的暴龙骑士从背后抽出了长枪透了出去,成片的刚枪如雨点般砸了下来。

  “嘿嘿,看你们怎么挡。”

  一个女忍冲到前面挥舞着一长一短两柄刀上下翻飞。一抬手架飞一杆枪,跟着一只枪噗地一声从她的身前穿胸而过把她钉死在地上。后续的钢枪不分死人活人一通乱飞,这个女忍瞬间变成了网眼筛满是洞洞。后面的女忍支架着飞来的投枪,而且有前面这个女忍以身体挡了大半投枪,勉强闪了过去。

  “看到了吗?”我指着天昭分身道:“这才是男人玩的东西。全钢投枪,长一米八,重十公斤,梅花枪尖。单臂投射,穿盾伤人,势不可挡。哪像你们玩的那些小东西,还没屁重,一弹就飞了。”

  “你别猖狂。”天昭分身突然反身用自己的刀挑起一支枪。用刀一拨,钢枪在天上翻了个圈把枪尖指向了我这边,接着太在枪尾踢了一脚,长枪立刻闪电般向我飞了过来。

  “架住它。”斯哥特一声吼。我前面十个铃音骑士一起出手全都接住了那只枪,十个人都捏住了枪身,硬是在空中把枪身停住了。

  “不错吗?”天昭分身单脚一挑一下飞起来七八杆钢枪,他一只后面踢了一脚,所有地枪都飞了过来。

  “不能硬挡。”我大喊一声。“剑爆——飞刃乱舞。”

  永恒横扫而过,前方一大片白色的气刃像刀片一样散射出去,正面撞上了那些长枪。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钢枪被拦腰削断。所有枪身都断成了好几节,碎片砸在我的护身火焰上全都被弹开了。

  “狙击箭手。”斯哥特向后叫了一声,几个《》箭手跑了过来,贴上穿甲符迅速开弓拉满,一松弓弦,穿甲箭嗖地一声飞了出去。

  天昭分身一个瞬间移动闪开了攻击,但是他身后的那些女忍就不够快了。开头的女忍用刀挡了一下,谁知道箭射穿了她的刀之后还打穿了她地身体把后面一个女忍也给放倒了。

  那个放箭的天兵符文箭手背后的空气突然一阵扭曲。接着走出了一个女忍。“小心。”

  “啊!”我提醒晚了一点。那名箭手被一刀捅穿,不过这家伙满有骨气的。临死还死死的抱住了那个女忍给对方补了一刀,居然是同归于尽。

  我一伸手,黑色的凤龙空间在我侧面展开,魔宠们从里面走了出来。天昭分身非常迅速的指向我道:“你们三姐妹干掉他,其他人跟我去摆平他的魔宠。”

  “是。”女忍一声整齐地回答迅速的分开向着两个方向冲了出去。

  天昭分身喊的三姐妹从女忍中跳了出来,刚才带头的那个红衣女忍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女忍都是白色忍者服装,扎着红色的腰带和头巾。除了她们三个之外其他的女忍全都冲向了我的魔宠,而且居然有好多正规军也冲了上来阻断了我和魔宠之间的配合。

  天昭分身漂浮在天上哈哈大笑。“紫日,这次你地死期到了。我已经分析过你地战术了,你之所以会这么强就是因为你的魔宠数量庞大。而且配合紧密。你们地连动攻击根本不给人还手的机会,所以和你打我总觉得有力使不上的感觉。这次我不和你打了。我把你和你的魔宠分开,看你还怎么配合。”

  “你到是满有脑子的吗?不过你好象忘记两个人。”

  “我忘记谁了?”天昭分身傻呼呼的问道。

  “忘记我们了。”法师分身突然从天而降。“炎指。”一道火焰从法师分身地手指前直射而出。集束状的火焰威力很大,硬是逼的天昭分身不得不闪山躲避。不过天上可不止法师分身一个,天昭分身刚一闪,正好看到一个黑影高速朝他撞了过去。战士分身借助火焰束的闪光隐蔽冲下来,天昭分身刚一闪出来就被撞个正着。轰的一声战士分身抓着天昭分身双双撞上地面,柔软的地面瞬间多了一个人形大坑。战士分身身手敏捷的从坑里跳了出来。跟着坑里又出来一只手,然后天昭分身的脑袋爬了上来。

  天昭分身四下看了看。“哈哈!你到是很会偷袭啊!不过也仅限这一次了。我和你打占不到便宜地原因不是我实力不如你,相反,我比你强很多。之所以总是吃亏就是因为你魔宠多,而且你的攻击防御都很强。这次我找的三个女忍就是专门克制你的,只要你身边没人帮忙,你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她们三个的。”

  “是不是太夸张了?我承认女忍很厉害,但是想三对一就摆平我也未免太想当然了吧?”

  “具体行不行还要看结果。”天昭分身说着突然从洞里扑出来把战士分身给撞倒在地。法师分身想帮忙却被一个飞轮斩逼开了。我看到那个被天昭分身一开始捏住后扔出去地半月还插在地上,一抬手,那个已经失去了光泽的半月突然重新闪耀起红色的光芒,跟着一团黑色的火焰也在半月上燃烧起来。卡在地面上地半月左右晃了晃接着突然腾空而起朝着天昭分身飞了过去。

  天昭分身意识到有东西靠近,回身一个魔法球扔出去把半月震偏了轨道。我只好一招手收回了半月。

  本来想去帮战士分身和法师分身好三对一的对付天昭分身,可是那三个女忍却迅速围了上来变成她们三对一了。天昭分身的作战策略就是把我和自己的随从全都分开,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三个女忍。虽然说天昭分身说她们三个是专门克制我的,但我不这么认为。虽然我一直以来都是依靠魔宠战斗。但不代表我自身不行。作为驯兽师系统的职业分类,我依靠魔宠战斗是天经地义的,可驯兽师不仅仅给我遗留大量魔宠携带量,更重要的是驯兽师自身也算半个法师,而我地另外一个职业系统则是纯正的肉搏职业。也就是说紫日这个大号是近战法攻全能人物,何况必要时候还有一个小号银月可以出来打替补,真想把我干掉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我的属性这么杂。理论上说没有什么东西是专门克制我的。

  我被三个女忍慢慢包围,还是开始那个带头的红衣女忍最先动手。她非常迅速的一扬手,三只飞刀就飞了过来。我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蓝色的魔法阵,上面奇怪地文字闪了一下。三支飞镖像命中了一面墙壁一样擦出三个火星就掉了下去。但是当我打算还击地时候那个女忍已经不见了。

  我忽然感觉背后有人,猛然回身一拳打出去,仅仅感觉到略微擦到了什么东西。离我四五米远的地方空气一闪,一个白衣女忍捂着肚子从扭动地空气中摔了出来。另一个白衣女忍立刻闪到她身边。“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擦了一下。”被伤到的女忍轻轻揉了两下又站了起来。

  看到我一直盯着她们。那个被擦到的女忍忍不住叫了起来:“你看什么看?就是擦到而已。你还伤不到我们。”

  “哦?”我带着戏谑的口气故意拖着长音。说着我手背一翻,手指微微扣动。哗啦一声两只手上的刃爪同时弹了出来。略带弧度的刃爪上伤着镜子般的光泽,特殊地反光显示出这个东西有多么的锋利。“现在要是再被我擦到可就不是轻伤了哦。”

  现在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三个丫头都会空间移动,而且在跨越空间的瞬间是隐形的,更重要的是她们的速度都非常的快,这大概就是天昭分身提到地克制我的属性。我虽然有星瞳反隐形,可她们这是空间穿越不是隐形,我的星瞳只是侦测隐形目标不能跨空间穿透。另外一个就是天昭分身可能看出来我虽然攻击高,速度却只是一般般,所以他找了三个敏捷超高的丫头来对付我。指望她们三个上蹿下跳的可以避开我的攻击找机会给我补一下。

  “哼,我们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带头的女忍生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速度快,可我也不是乌龟。”

  “我们牺牲了防御力和攻击力就是为了换这惊人的速度,不要以为你的普通速度可以和我们抗衡,我们真跑起来你是无法击中我们的。”

  “那就试试吧?”

  “旋风战阵。”三个女忍同时喊了出来接着三个人迅速的围着我跑动起来。她们三个速度越来越快,我已经快要看不见她们了。

  “焰爪。”我突然用刃爪横扫出去,本来以为肯定会捞到一个,结果是切了个空。

  周围出现了三个人带着颤音地声音。“哈哈。你是打不中我们的。”她们的声音之所以带着颤音。不是因为她们的情绪有什么变化,纯粹是因为他们三个人旋转速度太快,说话地声音已经混合在一起了,我感觉声音就像来自四面八方。

  “半月——断空舞。”两个半月一起飞了出来,接着开始围绕着我旋转起来。两个半月转着转着突然分离成六个月牙形刀片围着我上下翻飞。这可是我的终极防御之一。谁想靠近我就要考虑先被绞成肉泥。

  “流炎刀。”又是那三合一的声音,突然我的周围飞出无数飞刀打在了半月上,一阵叮当乱响之后突然飞出三柄锁链刀。分成六个薄片的半月淅沥哗啦的和锁链刀的链条绞在了一起,接着一片火星之后锁链刀和半月一起停下来了。不同的是半月仅仅是掉了下来。锁链刀则彻底粉碎,断成了一个一个地铁环,完全找不到完整的零件。

  断空舞被破的瞬间我就意识到不好,紧跟着蓝色的魔法屏障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一柄东洋刀准确的插在了魔法阵中心,蓝色的电弧闪烁中刀被挡了下来再难寸进。此时侧面突然有两柄刀一起插了过来,一左一右,我瞬间出手,两手刃爪各架住一柄刀。

  “你们就这点水平?”

  那个红衣女忍此时就在我右手边。她的武器虽然被架住,但她自己却突然笑了起来。“你不知道我们忍者有个特技地吗?”

  “什么?”

  “分身术。”

  “哦,糟糕!”我确实把这茬忘了,对方是忍者,他们会分身地!

  第四柄刀突然从前面刺了过来,我根本没想到对方的分身术,所以一直计划是按照三个人来防御,可是她们都会分身术所以要按一堆人来考虑了。这第四把打是直取心脏地。这要是被插进入就完蛋了。

  尽管我被吓的不轻。但还是迅速反应过来了。水银盾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第四柄刀直插入厚实的水银之中完全无法动弹。但是对方既然分身就不大可能只有一个。三个人就算只分一次也该有三个才队。

  我刚猜到立刻就看到了。第五把刀从左前方。第六把刀从右前方,两柄刀一起捅了过来。我双手架着两柄刀,水银盾和黑魔导光环各挡住了一个,这下又来两个,我哪还有手帮忙啊!

  “去死吧!”两个持刀的女忍都是身穿白衣的女忍,而那个红衣女忍和她的分身还被黑魔导光环和水银盾牌挡着。两柄长刀笔直的朝我捅过来,而且毫无阻挡,这下估计是完蛋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阴沟翻船,那三个女忍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两柄打同时发出了当的一声响。“恩?”两个女忍同时抬头看了我一下,虽然她们的脸都被面巾遮挡了大部分,但是从那双突然瞪大的眼睛里我还是看到了惊讶。她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是疑惑不已,她们怎么想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不破防的情况。所谓破防就是说你的攻击要足够破开对方的防御进攻到**,但是我穿的是魔龙盔甲,防御力不是一般的装备可以比的,更重要的是这三个女忍为了速度牺牲了攻击力,没想到她们的攻击力居然不破防。

  两个女忍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立刻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用力把刀向我身体里压。只听到一阵吱吱呀呀的金属刮擦的声音,两柄刀都出现了明显的弯曲,可就是扎不穿魔龙盔甲,对我完全无能为力。

  突然发现对方的攻击居然无法破我的防御我还怕什么?双手一丢,直接打向身前的两个女忍。“啊!”两个女忍嘴角带血的被我打飞了出去,刚一落地就嘭的一声消失了。看起来这两个是分身不是本体。

  “分身攻击力不够,不要浪费魔力了。”我背后的那个红衣女忍突然叫了起来,跟着我面前的女忍也自动消失了。听她的喊话,似乎忍者分身会连攻击力一起下降,就是不知道是按人数分还是怎么算的。

  三个女忍赶紧脱离我的身边重新回到我对面摆开了架势,她们这次大概是不敢再玩分身术了,要还是那种攻击力,那就根本没有意义了。你速度再快,不破防还是没用。

  天昭分身说的所谓克制我,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他就是希望这三个女忍以速度欺负我,没想到她们把速度强化过头攻击力不足居然伤不到我。

  “雷炎急电剑。”我正专心面对前面的三个女忍,背后突然冒出一个rb武士一刀捅了上来。

  感觉到背后有动静,我一回身刃爪扫过一个喉咙,鲜血喷射中一个男性rb武士倒了下去。就这么一分心的瞬间,背后三柄刀一起到了。三个女忍的目标分别是脖子、腰身、膝关节。她们的想法到是很简单。盔甲毕竟是活动的,它会有方便人类关节运动而产生的连接结构,这种地方一般是盔甲防御最弱而且是容易坏的位置,所以她们三个取这三点是指望至少重伤我。

  当当当。三声脆响之后三个女忍一起抬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和体之后她们的攻击力应该是回升了,可依然不破防,更恐怖的是她们袭击的位置都是最薄弱的点。通常这些地方都不破防的话,那几乎就不可能伤到对方了。

  “嘿嘿。你们以为偷袭就可以解决我了吗?”魔龙盔甲和一般装备区别很大,它的脖子处有高高的金属护领和内部的金属挂甲,这个位置的防御比别的地方还要高,更不可能被袭击。腰部对一般盔甲来说也是和问题,为了方便骑士转动身体,这里通常会留有空隙,而我的魔龙套装没有这个缺陷,我的腰部有三层钢甲保护,根本就伤不到我。至于膝关节,那里被背刃挡在后面,她们能刺进去才叫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