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五章 松本正贺的热情挽留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五章 松本正贺的热情挽留

  “紧急情况。”我们正在说着,负责水晶通讯机的通讯员忽然叫了起来。

  “什么事?”我边问边跑了过去。

  通讯员迅速的把屏幕让了出来,我们也立刻看到了水晶屏幕上的画面。这个画面明显来自侦察蚊子,画面中是正在冲锋的rb军队,他们正在疯狂的向艾辛格冲过来。但关键不是这些人,而是人群后面的东西。

  “那是什么?”武将军也注意到了画面中不同寻常的物体。

  我凑上去仔细看了一下:“好象是种炮,口径还不小。”

  “难道是破城炮?”百灵问道。

  沃玛摇摇头:“看起来不像,再说艾辛格的城墙并不怕口径两米以下的任何火炮,当然对方使用魔法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个看起来不是魔法炮,应该还是火炮的一种。”玫瑰认真的道:“但是rb人应该不是要预备袭击城市,他们的目标可能是……!”

  “履带!”我们一起叫了起来。

  “快快快,去阻止他们。”武将军紧张的叫了起来。

  我立刻拿起通讯机。“炮台炮台,城市炮台注意,敌军阵营中有火炮,优先摧毁它们。”

  “炮台管制所明白,搜寻敌军火炮予以压制。”

  玫瑰抢过通话水晶:“我不是要你压制,是摧毁,彻底的摧毁。”

  “是,彻底摧毁。”

  百灵忽然指着屏幕喊了起来:“他们在干什么?”

  “不好,他们已经开始架设火炮了,马上反击。”

  巨大的艾辛格在履带推进器的牵引下依然在缓慢的移动着,可是后面rb人的重炮已经开始展开了。虽然这些炮口径很大。但对艾辛格的城墙是没有什么威力地,关键问题是它们的目标显然不是城墙。

  由于人手充足,rb人很快就把火炮架了起来,我再也忍不住冲出了指挥室向顶部甲板跑了过去。

  松本正贺不断的催促着身边的人展开炮火支撑架,这些大家伙完全展开之后简直像只上了岸的大章鱼,八条腿伸展开来固定住地面,中央巨大的炮台就像章鱼头。火炮刚一就位,四名rb武士光着膀子用两根钢管制作的扁担把一发重型炮弹抬到了发射滑槽上。炮门被一个人拉开。六名玩家使用一根长长的推杆把炮弹从滑槽上送入炮膛,跟着炮门关闭。

  “完毕。”负责装弹地rb玩家大声喊了出来。

  炮击手立刻双手捂上耳朵用脚猛力踩下击发连动装置。轰。炮口喷出一片白色烟雾和红色的火焰,重型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声飞向艾辛格。后坐的炮管还没完全回位,装填手就已经拉开了炮门,一发还带着火星的弹壳被一名带着手套的玩家拉了出来扔到一边,旁边滑槽上已经准备好的第二发炮弹迅速被推了进去。

  rb玩家这样完备的射击方式据说是一些以前当过炮兵地玩家传授的,不管是不是专业,起码装弹速度很快。大口径炮弹迅速飞向艾辛格。而且相当的密集。炮弹的水平射角很小,几乎就是直射,以艾辛格高耸入云的高度来说鬼都知道他们打地是哪了。

  艾辛格下方,巨大的传动轴承带动着更加巨大的履带在缓慢的移动着。两层楼高地履带基板和小山一般高大的金属轮子支撑着上层的金属液压杆,而这些液压杆上面则支撑着整个艾辛格的重量。就在这些巨型机械缓慢的运转之时。一发炮弹准确的命中了履带基板。轰的一声爆鸣,疑团火焰从履带侧面升了起来。火焰散尽后履带仍然在运转,但是那个被命中的基板明显出现了一个大坑。

  紧跟着第一发炮弹之后地第二发也到达了,火焰从传动轴地连接点上升了起来。一些辅助稳定结构被爆炸崩飞,锁金属片像子弹一样到处乱飞打的旁边几台履带驱动装置火花四射。

  后面的攻击接二连三的到达,多个履带相继中弹,大片的火焰之中艾辛格剧烈的晃动了起来。轮轴虽然很粗,但它们现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这么大的压力下炮弹命中产生地冲击力是相当危险地。

  突然,一发炮弹命中了满是裂缝的一块履带基板。轰地一声巨响之后发出了金属扭曲的声音,多次中弹的基板终于还是断裂了。巨大的金属片四散飞溅。藏在基板里的重力反抗装置也被巨大的威力炸的四分五裂,各种零件掉的到处都是。

  “糟糕了。”沃玛站在下层动力室的观察间里,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履带的工作情况,当然也能看到它们被炮击的结果。

  基板断裂后履带失去收紧能力,自动向两端滑了下去,履带导轮也失去了作用,巨大的重力反抗装置全部脱落了下去,甚至有一个金属轮居然特掉了下去。

  “收起那个履带。”

  “是。收起二零一三号履带。”艾辛格的履带推进器一共四百个。刚好二十行二十列,前两位数代表推进器所在的行数。后两位是列数。

  随着受损的推进器被回收,履带因为重力自己从轮轴上滑了下去。虽然履带夹板里有重力反抗装置,但我们不需要回收那东西,rb人就算拿到实物也没办法仿制那么高精度的产品。

  后续的弹幕越来越密集,rb人初期还要瞄准校射,后来就知道大致的定位可以连续射击了。第一个履带受损之后其他的履带接二连三的出问题,连续出现七八个履带无法正常行驶被迫收回,现在艾辛格只靠三百九十二个履带支撑。虽然艾辛格重要维持至少一百五十个履带就能移动,但照rb人这么打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

  艾辛格顶部的机库再次打开,大批的空骑兵从里面跑了出来。紧跟着空骑兵后面地是长枪和巨龙编队,后面还有携带炸弹的雪鹰编队。我们手里捏着制空权没代理不好好利用一下的。

  我们这边大批空军刚出发,rb那边马上就做出了回应。黑压压的一大片的空中单位向我们这边压了过来。

  我站在平台上看着前方。“松本正贺还真舍得下本钱,这要多少空中单位啊?”

  鹰无奈的摇摇头:“我们行会为了那些空骑兵可也砸下去不少钱,相信松本正贺不会比我们小气的。这架势,松本正贺是打算誓死把我们拖在本州了!”

  百灵道:“大不了和他们拼了,在支点城决战也是决战,在这边决战也是决战。反正是要打的。有艾辛格支援,我们并非旷野混战,应该有一博之力地。”

  “那好。”我转身道:“城市的运动管理由沃玛负责,尽量脱离本州岛。将军负责总战场指挥,玫瑰和素美在旁边协助。鹰你还带你的重骑兵分队,修罗紫衣和按时大锅饭跟你走。百灵你负责弓箭手编队,红月负责法师编队。其他人跟我走,下去和小rb来一次假决战。你们在战斗时要注意保持距离。一旦艾辛格成功脱离,你们就必须迅速返回,我不希望在这里和rb人总决战,这对我们没好处。”

  “明白。”

  “好了,分头行动。”

  大批的部队从艾辛格的各个出口蜂拥而出。既然目标是让rb人以为我们打算在这里和他们决战,那就要把样子做足了,至少我们不能只派出一丁点的预备队,那会让rb人疑心。

  松本正贺没微笑着看着艾辛格的各个出口狂涌而出的部队。他地目的终于达到了。rb方面需要的就是阻止艾辛格撤离,这么大的城市,要不是因为一开始被巨炮偷袭成功,根本不可能给这些rb人任何的机会。松本正贺清楚这次不把艾辛格干掉,以后就没机会了。

  “传令火炮部队滚动前进。”松本正贺大声命令着。

  所谓地滚动前进就是把部队一分为二,先让一半前进,后面一半保持发射状态。等前面一半移动到一定距离之后原地展开,然后后面这半再收起大炮继续前进。这种移动方式可以保证持续不断的战场火力压制。但前提是对手的炮没你的多,或者你地炮藏的很好。今天这种情况本不该使用这样的战术,但松本正贺也是没办法了,只有用大炮的损失来坏艾辛格的推进器了。

  带着风啸声的炮弹接二连三的在履带附近爆炸,艾辛格不得不不断的把受损严重地履带装置全部收回城市内部。

  沃玛站在机械层的维修库手脚并用的修理着损坏的重力反抗装置,而其他的技术类玩家全都在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艾辛格的这些大家伙这是第一次参战,算是一次实战考验。平时实验很不错的性能没想到在战场上会出这么多麻烦,看来我们地设计还很不合格。

  我骑着夜影带着自己地亲军冲在了队伍最前面。虽然此时我已经还原回了紫日这个大号的形态。但黑麒麟给地那粒丹药的效力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至少我自己感觉不到任何变化。

  两边的军队互相冲击的结果就是很快我们就相遇了。不过最先碰面的还是头顶上那些家伙。松本正贺这次好象购买了大量的妖怪npc出来参战。这些空军完全算不上空军,乱七八糟已经无法形容他们的种类了。我们头顶黑压压的rb空军差不多有几千种妖怪组成,其中大部分都很古怪,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出现的奇形怪状的生物居然也冒出来,有些甚至都完全不象生物,居然也混在空军里飞出来迎战。

  对于日军空军的杂乱无章我们是没办法管的,我们只能祈祷他们的战斗力和他们的种类一样乱,不过我们自己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相对天空中,地面上地日军兵种就要统一的多了。

  松本正贺这次雇佣的npc军团主要包括三个主战兵种。第一种当然是rb的招牌兵种忍者。忍者这个职业和我们国家的道士一样分好多分支,据雨哲这个正牌忍者介绍。rb的忍者体系大致上分三大类,每类下再细分好几十小类,每类还分好几种。不过他只知道有这么多类,具体这些类是什么样子他也不很清楚。不过这次出现的忍者都比较好认,全都是正贵的兵刃。这一类忍者实际上是介于兵和忍之间地一种忍者。这种忍者会的忍术很少,而且大多以简单实用的低级忍术为主。相对正规忍者,兵忍的攻击力偏高,而且他们是少数几种装备盔甲的忍者。当然了。防御和攻击上去了,其他东西就下来了,最明显的是敏捷方面比一般忍者低不少。不过忍者毕竟还是忍者,比一般忍者慢一些不等于他们很迟钝,对一般兵种来说他们依然是比较迅速的一个兵种。

  松本正贺购买的第二个主要兵种是rb武士,不过千万别想成那种穿着宽大衣服,头上剃成一个小揪揪拿着东洋刀地rb浪人形象。这种武士是真的武士,严格来说能算的上重步兵的一种。他们身上有完备的铠甲。手里地东洋刀长度一般比较长而且还要弧度要小一些。这些武士实际上和欧洲的战士以及我们国家的斗兵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盔甲地样式略微有所区别。

  第三类兵种是弓箭手。这可是经典职业,游戏里火药枪不大流行的这个环境背景促使战场主要远攻武器弓箭的地位提高不少,一场战斗中弓箭手杀敌数量直接决定战后己方的伤亡人数。弓手杀人是不会遭到还击的,因为他们的敌人都在很远的地方。而一般士兵和敌人近战。就算你个人实力突出,最后还是被群殴致死,所以弓箭手可以单方面屠杀对方人员为自己一方争取兵力优势,以尽量少的代价换取敌人尽量多地杀伤。

  虽然是弓箭手。但松本正贺购买的弓箭手类型比较特殊。我们行会的人居然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箭手。这些箭手全都穿着rb风格的服装,那是一种由藤条和芦苇编制的盔甲,头顶还有个圆圆的斗笠。这些箭手看起来似乎很轻便,估计可能是敏捷型弓手。松本正贺的部队里这种弓手数量多地要命,按照松本正贺这次投入地资金来计算,应该是买不起这么多箭手的。唯一地可能性就是松本正贺买的这种箭手比较低级,所以比较便宜。

  目前松本正贺的兵力配置中好象是以这三种职业为主导,其中配了一些之前战役剩余的兵力和大部分的玩家在里面。玩家在队伍中起低级指挥官的作用。npc则充当士兵。

  我带着队伍刚冲到rb军队阵前,前方一片密集的箭雨就洒了下来。

  “防御。”我大喊一声,跟着我的暴龙骑士和铃音骑士迅速的举盾把自己遮挡了起来,至于他们的坐骑,那都是不用管的。铃音骑士的重甲龙就是龙形坦克,只要别被炮弹命中就行。暴龙骑士的小暴龙本身也属于温血爬行类分支,说白了就是亚龙分支,身上的鳞片绝对不比盾牌防御低。

  我们刚准备好。淅沥哗啦的一片箭雨就砸了下来。挡住这阵箭雨的同时我大致测试了一下对方这种不明箭手的威力。结果得出的结论是一般般。这些箭手的射程上似乎比我们的箭手要略微短了一点,要是本行会的长弓手。距离八百米以上就开始吊射了,对方却只接近到三百多米才开始射箭。除了射程外,威力到是还可以,打在盾牌上有明显的力度感,这说明箭的力量很大,打中盔甲有一定可能穿进去。至于射速和防御力及灵活性还有准确信我们都没办法测试了。对方就放了一轮,看不到上箭就没办法测试射速。职业灵活性和防御力,这个要近身后才能测试到。准确性方面我们也没办法测试了,这么多人一起放箭准头意义不大,能放出去就行了。

  第一轮箭雨之后我们迅速的冲过了最后三百米,怎么说我的私人卫队也是全骑兵阵容,何况他们都是特种骑兵比一般的骑兵要快的多。暴龙骑士的小暴龙和铃音骑士的重甲龙全都是奔跑健将,不借助魔法辅助的前提下武装整齐后依然能达到一百多公里的地面速度,说是风驰电掣一点都不夸张。

  鹰带着大队正规的重骑兵团就在我们斜后方,他们的任务不是去踩人,而是从两翼包抄过去然后迂回到敌人内部把他们那些该死的大炮给解决掉。本来这该死的任务应该是空骑兵去完成的,但问题是我们的空军遇到了大群rb的妖怪空军,现在还在天上和他们混战着。

  “冲啊。”斯哥特比我还激动,喊叫着就冲了上去。

  两军先锋迅猛的发生了交叉,大家的阵营都满稀疏的,这一接触就互相冲进了对方的阵中,接着就开始正式的战斗了。暴龙骑士挥舞着长戟左右开工,就像玩皮滑艇一样用长戟左右来回的劈砍,rb玩家本身个头就矮,加上我们全都在坐骑上结果搏斗中占尽了便宜。骑着高高的坐骑就意味着你可以别别人省不少力气,而且通常拼刀的时候由于我们所处位置高,往往是我们向下压,敌人不但要超越我们的力量,还要能顶住我们的体重才能把我们掀翻,不过这么大力气的人可不多见。

  斯哥特对着两边喊了起来:“铃音骑士散开攻击,填补攻击缝隙。”

  “是。”其他的铃音骑士接到命令立刻沿着战线想两侧冲了出去。斯哥特的命令是让他们填补空隙,敌人的实力并不平均有的地方敌人战斗力强,我们的人就要消耗更多时间,这样搞下去阵线就变的有的深有的浅,这样就成了不规则的阵线。如果敌人能抓住我们阵线上内凹的位置在发动体突击战,那我们就麻烦了。不过铃音骑士都是强力兵种,加上等级都很高,用他们把这些缺口堵上是很容易的。

  “小心。”斯哥特刚吩咐完突然向我这边跑过来,他猛的一伸盾挡在了我身前,当的一声响,盾牌上插了一赶足有人手腕粗的巨型箭。

  我看到箭之后立刻开始四下寻找。这么大的明显就不是箭,这是弩炮发射的弩箭。这附近一定有大型弩弓设备,以弩箭的射程不可能在很远的地方袭击到我,除非附近有架发射架。

  斯哥特也跟着我左右看了一下,结果最后还是我自己先找到了。“好小子,居然藏在那里。”我指了一下右前方,那边有门巨大的弩炮被一群rb玩家用身体保护了起来,怪不然刚才没看到这里有个这么大的弩炮。

  “让我去干掉他?”

  “不用。”我从背上拽先半月扔了出去,巨大的半月旋转刃带着锋利的刀锋飞了出去,从远处看高速旋转的半月就像一个圆形的盘子一样。带着黑色魔焰和红色电弧的半月飞起来视觉效果很夸张,敌人全都没反应过来我居然间隔这么远就开始攻击,他们以为我们打不了这么远。

  半月在我的意识指导下调整了姿态准备把那架弩箭彻底的粉碎,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侧面伸出来抓住了半月。我的半月居然被捏住了?这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