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四章 防守反击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四章 防守反击

  烟幕弹的效果非常之好,大面积的烟幕遮蔽了后方的视线,松本正贺暂时失去了战场指挥能力,而这段时间正是我们发挥的时间。

  “开启一至二十号兵闸。”我的声音由城市之树的树叶传达给城市之树本身,城市之树瞬间对我的命令做了响应。

  艾辛格底层面对rb玩家的方向上,城墙上突然有二十个巨大的装甲块在一阵金属的摩擦声中开始向城市内部陷了进去。这些装甲块每个宽度在二百米左右,高度差不多有三十米。装甲板先缓慢的向内陷,当陷入距离达到三米时装甲板轰的一声停了下来,但很快它又开始横向移动。每块装甲板都从中间分开然后向两边退入城墙内部,随着装甲板向两边移动,外面的rb玩家才发现原来第一层装甲后面居然还有一层装甲板,只不过此时它们是在向上下方向分开。四块装甲板平时等于是以十字交叉的方式叠加在一起封闭城墙上这个大洞的,而现在它们全都自己让开了道路。

  装甲移开之后城墙上出现了二十个长方形的出口,从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出口里面有一道黑线。rb军队前锋中的前线指挥人员使用望远镜之后才发现那条黑线其实是密密麻麻的重骑兵编队,不过因为rb玩家所处位置比艾辛格的城墙中段要矮了整整四百多米,所以除了第一排骑兵他们看不到后面还有多少人。

  打开的通道口本来位于艾辛格基础层的城墙中段,也就是说距离城市底面有大约二百多米,可艾辛格现在正在行进状态,底下的履带推进器全都伸了出来,并不是城市底面直接接触地面,所以这些出口距离地面至少有四百米高。在出口完全打开的同时城市里居然向外伸出了一条条和出口一样宽的金属板,这些金属板是水平伸出的而不是向下。rb先开始还认为这些长长地金属板就是为骑兵离开城市而设计的跳板,但看到它们水平伸开又觉得不对头。

  金属板向外伸出了大约五百米长,接着停了下来。在一阵机械齿轮的转动身中,这些长长的金属板居然开始向下倾斜,明显是要准备接触地面。rb人刚才还奇怪这些东西为什么是水平伸出来的,现在全都明白了,这是因为机械结构不方便直接向下延伸,那样比较占地方。不象这样可以收在地板夹层里节约空间。巨大的金属板的外延下降了二百多米之后突然停住不动了,要是城市是停在地面上这个时候它应该已经碰到地面了,但此时城市的履带都是展开地,所以平板没能碰到地面。

  就在rb玩家准备嘲笑我们的失误时,金属板上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机械运转声,接着跳板侧面的几千个定位锁自动弹开,记者整个跳板的下面半层居然迅速的滑了下去轰隆一声铲入泥土一米多深。原来这个跳板居然是两层,平时像两张纸一样紧紧的贴在一起。两层之间有滑轨连接,只要固定锁打开,由于跳板的倾斜度,下面那层跳板立刻就会滑出来。这个二段式设计是考虑到艾辛格地履带机开启和关闭两种状态而设计的,如果履带没有展开。那只要一层跳板就能够到地面了,如果履带伸出来了,那就松开固定锁让第二截跳板滑出来,这样刚好能碰到地面。

  其实除了跳板之外这个巨大的军事平台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临时机场。我们行会有很多空骑兵,他们的起降在平时到没什么,但要是战场上需要突然展开就会让顶部机场有点忙不过来。艾辛格的三个主要层各有一段面积不小地平顶,可基础层的顶全都是武器,简直是个火炮阵地。中间层的顶是机场,但面积不是很大,而且要承担那么多东西的起降任务明显有点拥挤。顶层平台本身就最小,而且都被指挥层和行会里地几座大型特殊建筑占用了。实在不合适做机场,这二十个出口如果水平伸出跳板不把它们放开,那就等于是个平台,刚好当机场用,反正二百米的宽度对各种飞行生物来说都足够大了,完全不影响他们的降落。

  虽然功能很多,不过目前这些金属板还是执行它们最主要的任务充当陆军离开城市用的跳板。松本正贺正在急急忙忙的向前赶,想穿过烟幕带看清楚到底战场情况变成什么样子了。可是他距离战场前方距离有点远。一时还过不来。几百万大军全部扑开。又用的散兵阵,结果阵形拉了十几公里长。就这还是因为正面宽度比较大。作为总指挥的松本正贺蹲在阵尾压阵本来无可厚非,可现在烟幕阻隔之后他就成睁眼瞎了,这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松本正贺还没跑过来,前面地rb军队并没接到新命令,依然在快速的向前冲。艾辛格的武器也是有射击盲区的,只要冲到城下就可以开始想办法冲入城市内部作战,这就是rb人的想法。松本正贺乃至整个rb的玩家一直以来都非常清楚的知道我们行会的魔法和火药武器出了名地狠,不但威力大火力密集,而且数量多精度高。对rb玩家来说只要冲到艾辛格附近就可以开始白刃战,这个时候我们行会地优势就不存在了。因为这个认知,没有新命令的rb玩家带着身边大批地npc开始向艾辛格高速冲近。

  在这个人奋勇向前的时候,艾辛格的骑兵跳板已经完全展开。刚刚滑下来的二级跳板深深的插入了地面,但是由于艾辛格在移动,跳板很快被拔了出来,但这不影响它的功能,跳板下面接触地面的位置有一排小小的金属轮子,它们可以减少地面和跳板之间的摩擦让城市边移动边释放部队。

  “冲击。”鹰站在出口前面充当骑兵先锋,这次他打算担任现场指挥,毕竟我们行会的正牌骑士不太多。

  随着鹰的命令,第一排骑兵像洪水一样从跳板上面冲了下来。二十个宽二百米的巨大跳板可是一个很宽地冲击平面,重骑兵一旦获得足够的冲击面和足够的速度。他们的杀伤力将是无法想象的。这些跳板全都是从城墙上的出口直接连接到地面上的,这个不小的倾斜角就是骑兵加速地最佳地段。重骑兵几乎是在依靠地心引力帮忙加速,雷鸣般的蹄声中重骑兵部队冲下了跳板,他们刚一接触地面就震的地面隆隆做响。对亏当初跳板设计的比较厚,而且使用了魔法加固技术,要不然这么多骑兵跑过去很可能就给踩断了。

  rb玩家正在冲锋,他们虽然看到骑兵,可没有命令又不敢私自改变队形。战场上只有统观全局的指挥官才能做出最合适的判断。虽然有时候士兵临场应变很重要,但绝对不提倡士兵自己更改战术的事情。现在rb玩家虽然知道大批步兵以散兵阵正面硬捍速度已经达到颠峰的重骑兵是很吃亏地,但他们就是不敢随便变阵。

  松本正贺算是比较幸运的,他在战场形式发生改变前终于穿越了烟幕看到了战场情况,但他又是不幸的,因为他看到的太晚了。刚冲过烟幕的松本正贺看到面前地艾辛格像开闸放水一样放出了二十队重骑兵就知道完蛋了,那恐怖的骑兵先锋已经和日军先锋距离不到十米了,这种距离在骑兵中有个说法叫:“震撼一秒钟。”之所以有这么个说法是因为十米对全速状态的重骑兵来说只要不到一秒就可以冲过去。而因为这个距离非常之近,敌人前排的士兵要是心理素质不好地话往往会在这一秒发生失神和晕倒的现象。

  这种时刻不需要去嘲笑那些被吓晕或者尿裤子的人,因为在这样的重骑兵编队面前人会本能的心跳加速导致生理失调。松本正贺亲眼看到过很多曾经很嚣张,自信自己很勇敢的人在骑兵阵前吓的喊妈妈,而且论坛上有玩家的调查报告也说骑兵阵和步兵阵接触地一瞬间。大部分步兵都是处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也就是说大部分其实当时都已经晕了,只不过身体因为僵硬还站在那里而已。

  松本正贺现在再次体验了一把这个场面,不过令他很沉痛的是被踩的是他的军队。两军接触前的一秒战场仿佛变成了无声的世界。大家都感觉面前的情况变成了慢镜头,而在骑兵和冲锋的玩家撞在一起地时候,这个战场仿佛从无声世界突然恢复到了嘈杂地世界。金属武器的撞击声、人地惨叫声、骨头的碎裂声、肌肉被撕裂的声音,这一切混杂出的就是战场的声音——生命叫响曲。

  松本正贺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个个士兵被直接撞飞,重骑兵连人带马加上装备五倍于rb玩家的重量,加上骑兵六倍于rb玩家的速度,产生了三十倍的动能。人在这里就像没有重量的灰尘一般被轻易的带飞。骑兵根本不用攻击,他们的速度和重量就是最好的武器。被骑兵杀死的敌人不是被撞死就是被踩死,需要动用武器的时候反而不多。

  一些rb玩家指挥着身边的npc组成临时的小型防御圈,可是这一点用都没有。这些重骑兵的战马都是训练过的,看到敌人防御阵之后它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起来用身体的重量砸倒敌人。这些战马的身上全都包着钢甲,正前面还有一面盾形的全钢加厚撞装甲,这里是撞人时候提高冲击力的部件,现在这个东西很好的发挥了效果。

  几个rbnpc举盾抵挡。战马一下跳起了一米多高。刚好把盾牌踩了下去,那个npc惨叫着被一下踩倒。身体上半部分被后面的人架住,脚也支撑在地面上,可腰部承受不住一名重骑兵连人带马的重量,只听喀嚓一声骨裂声,这个盾牌手被拦腰踩折,身体个腰部以下弯出了一个平时达不到的角度。战马并没有因此停下,具备对方三十倍的冲击力,这点撞击不算什么。战马就踩着脚下的人继续起跳,下面的人立刻被踩的血肉模糊。后面的rb玩家看npc挡不住敌人,自己想跑,可战马地铁蹄毫不留情的把他也踩倒在地。跟着不管依然在地上挣扎的他继续冲向了前方。

  这个玩家实际没被踩到,只是被战马上骑士的脚蹬带翻了而已。他正在地上爬着试图站起来,突然一只粗壮有力的套找踏铁的马蹄踩了下来,正中他的手背。喀嚓一声响伴随着一声鬼嚎,这个家伙的手整个变成了一张肉饼。没等他继续嚎多久,第二个马蹄到达,这次正好踩上他地腰。同样的喀嚓一声好好一个人立刻断为两截,跟着这匹马的后蹄到达。一脚下去就把这个家伙的脑袋像拍西瓜一样踩的粉碎,白的红的喷了一地。

  雷鸣般的重骑兵集团在迅速而有力地推进,rb玩家终于还是崩溃了,大批玩家带着npc开始掉头向回跑。虽然这是游戏,理论上说大部分人都并不怕死,可现场冲击太强烈,往往让人忍不住会把这个当成现实,求生本能自主的开始趋势大家逃跑。

  rb方面的散兵阵实在是太过稀疏。面对重骑兵的冲击这样的阵形毫无阻挡效果,骑兵像切豆腐一样杀入了敌人地内部往来冲杀。鹰作为骑兵总指挥感觉自己的军队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任何能构成阻碍的敌人存在。骑在马上那种高人一头的感觉本身就会产生心理膨胀地感觉,这种感觉在战场上就会转化为自信,而自信就是气势的来源。都说骑兵是步兵克星。逃跑的步兵更是无法抵挡骑兵冲锋,轻易的就被追上绞杀。

  松本正贺不过是慢了一点,没想到自己的大军居然从冲锋变成了大崩溃。我军的突击能力非常之强,松本正贺的短暂失误完全丧失了主动权。这就是战场上的时间把握问题。

  严格来说松本正贺不是输在自己和军队上,而是输在指挥官上。我们这边地指挥参谋是武将军,松本正贺那边的指挥参谋是那个rb退役的参谋官,两边都是职业军人,但档次是不一样的。那个rb参谋只是个普通高级参谋,本身就不是很出众的人,比一般的老百姓要厉害些,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武将军可不一样。他可算是我们国家的军神了,一生中打了无数个胜仗地常胜将军,那可和一般地参谋差的太多了。

  武将军地战场把握非常之到位,我们的作战步骤全都是他指挥的。烟幕弹发射后多长时间展开反攻,攻击强度以及攻击地点都是武将军一手策划的。现在看来就这个简单的骑兵加烟幕弹的配合就把战场主动权整个调过来了。本来我们是防守一方,主动权可都在对方手里,现在看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没有主动权了。

  战场主动权可是好东西,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意味着你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调整战场的节奏。你可以在自己准备好的时候发动战斗。或者在敌人正忙乱的时候突然进攻。所以掌握主动权的一方会占据很大的优势。现在我们的主动权到手了,下一步就是利用这个主动权了。

  武将军和素美商量了半天突然通知让骑兵掉头。鹰带着人冲杀的兴起。突然接到命令要他掉头,虽然和很疑惑但他还是撤退了回来。对将军的命令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我也没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军事指挥我是外行,这个还要专业人士处理比较好。

  鹰带着重骑兵玩了一个u形冲击,半路上拐了个大挽又冲回来了。几乎就在我们的重骑兵刚刚把队形掉转过来的时候烟幕后面突然冲出了大量的rb骑兵。看来武将军的判断非常正确,鹰他们要是不掉头现在就已经和rb骑兵撞在一起了。烟幕虽然阻隔了rb人的视线,但我们却不受影响,毕竟侦察蚊子无处不在。武将军刚才是看到了后方的rb骑兵调动,后来判断骑兵可能是到前锋来对付我们的重骑兵了。

  说起来我们行会的重骑兵完全超越rb重骑兵,在重骑兵这个方面是rb弱项,他们的重骑兵全世界里面都是排倒数,不过刚才的转向却很必要。虽然我们的骑兵不怕rb骑兵,可对方的陆军人太多,万一我方骑兵被阻挡住,哪怕只是速度下降。将不再具备冲击效果,此后伤亡会大量出现。我们的目地骑兵目标是吓阻日军前进的脚步,不是去和rb人拼命的,趁着还没有出现大量伤亡调头才是最大限度的发挥优势。再说我们行会现在能用的兵也不多了,要尽量节约着用。

  松本正贺可能也知道我们的困境,他们动用轻骑兵来碰我们的重骑兵,不惜以大量骑兵消耗掉我的剩余部队,这种以人换人地打发对兵力占优的松本正贺是有好处的。可我们不希望和他换啊。看到重骑兵突然跑了,松本正贺毫不犹豫的命令轻骑兵别停继续向前冲追击我们的部队。

  论撞击力和杀伤效果重骑兵肯定比轻骑兵厉害的多,但论奔跑速度当然还是轻骑快一些。我们的重骑兵虽然跑在前头,可是后面的轻骑兵很快就追了上去。被别人衔尾追杀可不是好事情,眼看着两队骑兵马上就要接上了,鹰却突然一扬手里地旗帜,所有和他在一排的战马全都整齐的一个小跳蹦了起来,跟着后面的骑兵到这个位置一起跟着蹦。

  rb骑兵跟在后面就落个吃土了。哪里看到我们的骑兵在前面玩地小动作。等他们的人到达刚才鹰举旗的位置,地上一道钢缆突然绷直弹了起来,rb骑兵一个个根本不知道这里会出现绊马索,刚刚明明看到我们的人跑过去没事,偏偏他们一到就中招了。

  一阵战马地嘶鸣声中日军轻骑兵前锋的战马整齐的被绊了个大跟头。战马一脑袋啃到了地上,骑兵跟着翻了出去被战马压到了上面。后面的骑兵因为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闪躲,结果呼啦啦的一下全都撞在了一起。好在轻骑兵反应快,后半截的部队全都从两边绕开了。就是最前面那部分全都栽那了。

  这根索是我们行会会隐身的几个玩家过去布置的,不过计划却是我想地。武将军是后方的战略将军,总指挥他是高人,但战术上的小技巧我可是高手。这一根绳子帮了骑兵们大忙,rb骑兵好不容易追到跟前又被拉开了。

  虽说轻骑兵比重骑兵快,可大家都是骑兵,快也就快那么一点,只要重骑兵不停。这么点距离就得追半天。眼看着前面平台已经到了,重骑兵加快了速度,隆隆的马蹄声迅速的冲上了跳板。

  我们这边的重骑兵全都顺着跳板又冲回了城市上面的开口里,后续的骑兵跟着不断冲上去。当最后一个骑兵塔上跳板之后也不等他们全都进入城市,跳班已经自动开始慢慢地向上升了。后续地rb骑兵此时和我们的重骑兵最后一个人只差两个马身地距离,眼看着跳板升起,当先的骑兵催马一个跳跃居然上来了,后续的骑兵跟着也跳了上去。但是仅仅上去五六排人。当第七排到达的时候跳板已经太高了,跳起来的战马大多撞上跳板檐子摔的四仰八叉的。刚冲上来的那些骑兵并不知道后面人没跟上。骑兵就是只管冲锋不要管身边人的。眼看着追到了我们重骑兵的那些rb骑兵刚举起武器就被城市上面射下的细条红色射线打穿了身体倒了下去。

  距离艾辛格这么近已经进入小型武器的防御范围了,这些rb骑兵确实很勇敢,可惜脑子差了点,这种时候就不该追的。后续的rb轻骑兵追到了城市下面,可是跳板已经升起两米多了。骑兵要是自己上去到是可能,战马可是无论如何也上不去了。但骑兵自己上去不带马,那还叫骑兵吗?

  跳板上的日军骑兵本来就不多,很快就被屠杀干净了,机械齿轮居然控制着跳板震了几下把那些尸体全都抖了下去,接着跳板自动折叠起来收回城市内。城墙上那二十个出口上的装甲重新落下封闭城墙,rb骑兵在下面只能望城心叹。骑兵对城市可是没什么办法的,对付艾辛格这样的城市需要的是专门的步兵攻坚部队。

  处理掉那些烟幕弹的日军总算恢复了畅通的指挥,大军重新恢复了冲锋,但是和十分钟之前比起来他们在时间上被耽搁的太多了,而且还付出了三万多人员伤亡的惨重代价,更让松本正贺生气的是制造这次血案的艾辛格重骑兵部队居然只死了三个人伤两个而已。

  松本正贺指挥着军队越追越近,可是他们却越来越着急。艾辛格的前方已经是大海了,城市最前面的一排履带距离海岸线不超过三百米,这能不让松本正贺着急吗?

  艾辛格内我们和感觉和松本正贺完全相反,我们感觉是相当轻松的。以现在的速度推测,松本正贺的军队追上我们的时候艾辛格大部分已经到海面上了,剩余的部分已经不会在陆地逗留太久,至少不够时间给松本正贺强攻进来的。

  玫瑰看我皱着没有,走过来帮我揉了揉额头:“松本正贺已经追不上我们了,你还在担心什么?”

  “我现在真正担心的到不是rb的军队。”

  武将军疑惑的看向我:“你不担心rb军队担心什么?”

  我指指脚下:“担心艾辛格。”

  “艾辛格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是在担心重力反抗装置。”沃玛到是一口就说对了。

  玫瑰看向我道:“实在飞不起来我们就漂过去就是了。”

  沃玛帮我解释道:“以前是可以漂过去,但现在恐怕不行了。”

  “为什么?”

  “你们难道忘记艾辛格的城墙上还有几个大洞了吗?”

  沃玛这么一说大家全明白过来了。艾辛格现在有伤在身,城墙上的洞肯定会进水的,要是没有重力反抗装置帮助的话艾辛格就真的变成海底城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