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三章 战术对抗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三章 战术对抗

  “小rb想冲进来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很有自信的道:“艾辛格的防卫力量是无比强大的,rb人的巨炮因为口径够大,所以能形成有效杀伤,对于小炮我们是不在乎的,真正的问题是人员的登陆战。艾辛格的火力确实是无坚不摧,哪怕是天昭分身出现,只要被我们的主力武器命中铁定也是个死,但如果松本正贺玩人海战术就可以了。我们的超级武器攻击杀伤力都很强,但这次松本正贺集结的部队总量太恐怖,就算我们能给rb人造成巨大伤亡,但要是松本正贺不计较伤亡那该怎么办?他要是死了心打算用人堆把艾辛格填平喽,我们难道真和他换吗?”

  “这也是个问题。”玫瑰想了一下又问鹰:“我们行会还有哪些能用的部队?”

  “空军建制基本都还在,伤亡主要出现在陆军。现在地面部队有六十万最佳状态的部队和二十万轻伤人员可以参战,要是真的发生了市内战争,我们还可以动员10万重伤员。要是还顶不住,那就使用点兵法阵,临时转化艾辛格双子城那边的八百万市民为预备役部队参战,不过这招只能救急,况且我也不认为rb人打的进来,他们或许能爬上上层甲板,但进入城市内部等于扯淡,那根本不可能。”

  “我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先做个准备总是好的。能活到最后的总是最有准备的士兵。”

  “报告。”一名npc守卫突然跑进了指挥室。

  “什么事?”

  “黑麒麟刚刚离开了。”

  “离开了?他去哪了?回国了还是在rb?”

  “不知道。”守卫伸手递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紫檀木盒子给我。“这是黑麒麟临走时留下的,他说这个是给您吃的。还有他说有点私事需要解决,让我们告诉你那条蛇已经被他打成重伤,这次战斗不会出现地,让你放心。”

  “那太离开时的方向总知道吧?”玫瑰问道。

  侍卫向上一指,大家全都了然的点点头。这家伙向上飞,谁知道他是要去哪啊!这个疯子果然不是好盟友。虽然战斗力确实不错,但行为失常,需要他的时候不见人,不需要的时候指不定又从哪里突然冒出来。

  “他给你留的什么东西啊?”红月把目光转到了我手里的盒子上。

  “刚才不是说是给紫日吃的吗?”金币说道。

  素美突然喊停:“等等。问题有些严重啊!”她转向那个侍卫问道:“黑麒麟怎么说地?要按照原话说,不要用你自己的话去形容。”

  “他当时说的是:这个是给你们老大的,告诉他吃了有好处。”

  素美又问道:“没别的了?”

  “恩。没别的了。”

  素美点点头挥手让侍卫退出去然后转身对我们道:“这下麻烦了。”

  鹰好奇的问道:“到底麻烦在哪里啊?”

  “麻烦在谁吃的问题上。”

  百灵道:“侍卫不是说给紫日吃地吗?”

  “百灵姐你确定黑麒麟说的是给紫日哥的吗?”

  我忽然明白过来了。“对啊!黑麒麟对侍卫说给老大,而我确实是侍卫的老大,可我不是一个身体啊!”

  我这一说大家全明白了。我在战斗时会以防御力比较高的紫日形态出现在战场上。一来这个是大号,战斗力比较强悍,二来这个号防御高不容易挂掉。但我在城市内地时候一般是保持银月这个小号状态活动的,因为紫日状态时身体上的魔焰太夸张,进房间时容易把房顶烧着。魔焰对本行会玩家和中立玩家虽然有自动识别不会形成伤害,但对无关的物体来说火焰就是火焰,魔焰一样可以把东西点着。所以为了方便,我一般都是以银月形态出现。黑麒麟说这个盒子里地东西是给我吃的。他是知道我有两个身体的,但他又没指明给哪个身体,我到底应该给哪个吃呢?万一搞错了,好一点是浪费了属性,不好有可能出现反效果。

  玫瑰道:“先看看黑麒麟给你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再说吧?”

  我点点头打开了那个木制的小盒子。盒子不大。里面有红色的丝绒衬垫,在盒子中央被丝绒衬垫托着的那个东西是一粒黑色的球形物体。正常情况下我会认为这是一粒丹药,但现在地情况显然不适合这样理解。这个东西的光泽怎么看都不象丹药,我以前看到的不管什么仙丹或者一般丹药都有一种类似泥土的质地。丹药虽然大小颜色各不一样。但质地都差不多,可这个却完全不一样。黑麒麟给我的这个东西更像一枚黑色的玻璃弹子,不但表面光泽很好而且溜光水圆完全没有丹药那种不规则形状的感觉。

  “这应该是粒丹药吧?”玫瑰用带着怀疑的声音问了出来。

  金币伸手把丹药拿了出来,但是她突然叫了出来并把丹药扔了出去,我动作迅速地伸出盒子刚好接住丹药。金币捂着自己地手疼的在那里直蹦,阿伟急地围着她团团转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这是丹药还是毒药啊?”金币似乎缓和了一点,皱着没有忍着疼痛对我说道。

  “你怎么了?”百灵也过去帮她看了起来。

  金币伸出了刚才抓丹药的手,只见那只手整个手掌都变黑了。看上去像烤糊了一样。

  玫瑰靠近检查了一下道:“看起来像烧伤的症状。”

  金币摇摇头:“我一点烫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感觉到很冷,好象是冻伤。”

  百灵托着金币的手:“冻伤能冻成这样?”

  鹰忽然道:“会不会是邪气污染啊?”

  “你说什么?邪气污染?”我惊讶的看了下手里的丹药。“哈哈,不用猜了,这个是给我的紫日这个大号用地丹药。”

  “你怎么知道?”金币一边揉着自己的手一边道:“这东西碰一下就差点把我手冻掉。”

  “这个其实根本就不是丹药,应该是邪气凝结的珍珠。”

  “怪不然像玻璃弹子一样,光泽这么好的珍珠可不多见。而且圆的这么标准可是很罕见的。”

  “嘿嘿。这个不是天然珍珠。是黑麒麟以法力凝结的邪恶珍珠,其实就是魔力聚合体。因为是邪气凝结的。所以跟邪气炸弹差不多,你们碰到地话就是大面积邪气污染,我的大号紫rb身就是黑暗属性的天然适应性体质,加上这个东西只会越来越强。不过以后是彻底没办法遮蔽邪气火焰了!”

  “反正你已经是恶魔二代了,不在乎再黑一点。”金币道:“快点吃下去吧。我在论坛上看到游戏内正义值达到一定程度的玩家可以召唤中立善良之神协助作战,现在有个法国的女玩家已经开启这个功能了,你要是把这个吃下去说不定邪恶值提高也能召唤邪神参战呢?”

  修罗紫衣在旁边摇着头道:“召唤邪神可没那么容易,别搞不好变成全游戏最邪恶的超级恶魔玩家被全游戏的正义势力npc追杀就完蛋了。”

  玫瑰道:“这个到不用担心,他反正已经有个中国势力内最邪恶玩家的头衔了,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是游戏系统认定地邪恶玩家,你杀他根本不加邪恶值的。”

  “啊?紫日是真的吗?”修罗紫衣居然还不知道这个事情。

  我点点头:“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系统公告我是第一邪恶玩家,杀我的人不但不加邪恶值还可以加正义值。不过这个公告一直以来就是个摆设。”

  素美笑着道:“那到是。你平时出门都是魔宠随身,动不动就八千铁骑出征,连城市小点都挡不住你,一般人谁敢动你啊?”

  玫瑰道:“既然是增加实力地东西你还是赶紧吃了吧。不过最好还是到甲板上去吃,免得万一突然来个黑火山爆发就麻烦了。”

  “恩,你们先忙自己的工作,我去去就回。”

  大家本来想跟来看的。但现在时间不允许,所以大家各自开始忙着商量作战策略,澳门赌博网站:我则去甲板吃药。

  虽然知道这个药是增加邪气的,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黑麒麟这家伙脑子不正常地,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给的邪气丹药。可惜我现在没时间实验了,再说就一个丹药我也不敢试了,大不了一死,先换到紫日状态然后伸出拿出丹药。这个冻伤了金币的丹药拿到我手里果然是没问题。看起来的确是邪恶属性的东西。闭上眼睛一口吞下了丹药,等了一会好像没反应。现在时间不多了,我没时间等药效出现,只好先变回银月回去和大家商量战斗事宜。

  日军中动作最快的海军,刚从俄罗斯购买的战舰全都是现役战舰,保养都还不错。俄罗斯人地战舰和rb人的战舰走的完全是两个极端。rb战舰全都是小而快的战舰,rb人自己对此称为短小精干。俄罗斯的战舰可就是另一种风格了,这个国家的人个子都大。所以他们的东西也大。俄罗斯的这些战舰吨位全都不亚于我们行会地巡洋舰。其中有个别几艘居然和碧凌级超级战列舰差不多吨位了。

  这些巨大地俄罗斯战舰船速都很慢,但是装甲奇厚。火炮也很猛,我们这边的战舰群不得不依靠机动能力和他们周旋。不过我们依然掌握着战场主动权,论个头有人比地过黑麒麟号吗?那可是海上城市,这些战舰再大也只是战舰而已。就算不算黑麒麟号,大白鲨号潜水船坞也比这些战舰大了不少,何况人家还是潜艇。

  为了保护艾辛格的安全,闯王老早就带着战舰群去海峡两头把日军战舰堵在了外面,从艾辛格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海面上大量黑色的物体在混战,具体战况这边可看不清。

  松本正贺的想法就像素美猜测的一样。他玩的太大,这家伙居然想把艾辛格干掉的同时把制海权也一起拿回去,所以他没有让海军靠近海岸在陆军协同下同我们地战舰交战,反而是把主力压上去和我们的舰队开始了海上霸权的争夺战。松本正贺这招就是孤注一掷的豪赌,他在拿rb玩家和他自己新投入的资金进行赌博。要是让他赌赢了,那他就有希望把所有失去的东西全都赚回来,但要是他赌输了,那能剩下的东西有多少就看松本正贺自己的指挥水平了。

  没有顾及海军地防卫。所以松本正贺指挥的陆军比我们预计更快的速度追到了艾辛格的附近,而此时我们的艾辛格距离海岸还有三公里多,这个距离说远也不太远,可以艾辛格现在每小时几公里的速度这个距离也要跑差不多四十多分钟,今天想安全渡海只能依靠我们的陆军了。

  松本正贺也知道时间不等人,所以他根本连整队都懒得整直接就带着大军毫无章法的冲了上来。

  “注意,敌人进入射程,艾辛格防卫武器系统自主射击。”我拿着城市之树地树叶通知各个防卫单位自主射击。

  艾辛格的防卫武器系统瞬间就开始了轰鸣声。发现敌人的时候炮弹之类的早就装好了,就等着敌人进入射程了。虽然说是自由射击,但城市之树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管制能力,各武器地协调工作依然由他控制。

  最先开始射击的是城市边缘装备的魔光炮。这些魔光炮都是中等口径的魔光炮,虽然没有战舰上装地主战魔光炮那么大的威力。但对付人还是足够了。一门魔光炮尖端的水晶突然亮起了耀眼的白光,附近几门炮也是一样的反应,一排整齐的光束直射而出。

  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rb玩家毫无章法的冲锋并非真的就是混乱地,他们这不是没有整队。而是已经整过队了。之所以日军阵线看起来非常的临散不是因为他们的阵线混乱,而是因为松本正贺让部队排列的是散兵阵。

  部队阵形实际上没有好坏之分,完全看你对付的是什么敌人。在现代战争中机枪火力和爆破杀伤武器的威力过大,如果队形密集的话容易被大量杀伤,所以松散的散兵阵才是最好地冲锋阵形。但要是在冷兵器时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步兵集群可以借助互相掩护提供完美地杀伤效果,而密集的队形可以在气势和战斗力上完美地压倒对手,因此冷兵器战斗队形是越密越好。这个游戏内的虽然有魔法和火药武器。但这里火药武器不发达,魔法火力不但射程不高而且连射能力也是一塌糊涂,顶多算是不完善的迫击炮,因此在游戏内依然是密集的集团冲锋更能发挥战斗力。我们行会最著名的钢铁骑兵阵就是密集的骑兵冲锋阵,小rb的军队已经被这样的阵形冲垮过n多次了,但却依然无法抵抗这样的密集骑兵冲锋。

  虽说以上这些都说明松本正贺的散兵阵不适合这个游戏的实际情况,但今天他排出这个阵形却是绝对正确的。原因不在松本正贺那边,而是在我们这里。艾辛格就是这个游戏中的异类。这个游戏里没有一个城市像艾辛格这样武装到牙齿的连城市顶上都封了装甲顶板。也没有一个城市有那么多的大炮可以把自己武装成一个钢铁刺猬,所以大部分城市的攻击战术就是大兵团迅速压进。可对艾辛格就必须当成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只有散兵阵才是最安全的冲击阵形。

  松本正贺的这个阵形很快就体现出优势了。我们行会的首轮攻击威力竟然,魔光散射和长程防御炮的弹幕攻击都是威慑力惊人,然而今天却收效甚微。因为rb玩家的队形太分散,魔光炮的旋转攻击只能命中最多三个目标,而大炮的炮弹一般最多干掉四五个人,有时候甚至只能一发炮弹一个人,这样的效果实在是连平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看到这么好的效果松本正贺心里乐开了花。这个阵形可不是他想的,这是他今天凌晨下线找的帮手来计划的。这个帮手是日军退役武官,而且是高级参谋,这样的专业人才和业余人员就是不一样。这个参谋自己也是《零》的玩家,所以仅仅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战况就立刻投入到计划中去了。在松本正贺忙着联系兵力购买战舰的工夫他也把作战计划和大致的方略什么的都搞了出来。

  开始松本正贺也对这个散兵阵有些怀疑,但是被参谋简单的一说就立刻明白过来了。现在在战场上参谋的这个散兵阵计划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用,伤亡人员的数量比以前要少的多,要是以前遇到这么密集的火力覆盖就别指望能活几个人了。

  发现日军变阵,我们这边的火力立刻也跟着做了调整。武将军和素美商量了一下之后对我道:“命令炮位更换长效燃烧弹。”

  我没问为什么而是直接拿着城市之树的树叶下令:“炮位注意,更换长效燃烧弹。”

  城市表面大大小小数万炮位上的炮膛全都被重新拉开,一发发已经装填的爆破榴弹被退了出来,跟着带有红色弹头标志的燃烧弹被推了进去。一阵轰鸣声中数万发炮弹在城市前面形成了密集的火场,长效燃烧弹的好处就是可以连续烧很长时间,就算你拿水去浇也不是很容易浇灭。

  日军玩家虽然是散兵阵,但推进的道路上出现大量火场立刻让他们头疼起来。一道火墙跳过去就是了,可这里这么多火墙就不一样了,一层墙减点血,等穿过去就挂了。

  松本正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所有rb玩家背后。“两翼变前锋,中军压后。”传音魔法阵扩散出的巨大声波让每个rb玩家都听到了这个命令,被火焰阻挡的中军立刻停了下来,两翼军队继续向前从侧面绕过了火场。中军先向两侧平移了一大段,跟着又开始了向前冲,这样刚好让开了火焰阵。

  我看着下面的日军道:“将军,我们的办法似乎效果不是很明显啊!”

  “命令前锋炮发射烟幕弹,其他炮位换回破片弹。”

  “明白。”

  我再次传令结束立刻就有一排大型烟幕弹飞了出去,它们刚好落在了火场后面。这个烟幕弹发射距离比较远,所以飞到了火焰之后。用大口径要塞炮发射的烟幕弹可是和人手扔的小东西不一样,巨大的烟幕弹发射的烟幕也是很恐怖的。一道厚达十米遮蔽整个战场的巨大烟幕层出现了,其位置刚好位于日军前锋之后。松本正贺和他的预备队都被隔离在了烟幕之后,而第一波冲击的军队居然都在烟幕里面,这下他对战场的指挥彻底完蛋了。烟幕遮蔽了视线,完全看不见战场情况的松本正贺就算是天才指挥家也绝对不敢乱指挥啊。好将军是在情报的支持下做出合理的判断,可这两眼一摸黑的战场他还怎么获得情报?

  松本正贺的散兵阵还是有缺点的,那就是队伍拉的太开,没有现代化通讯工具的松本正贺这下可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