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一章 老爹的苦衷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一章 老爹的苦衷

  虽然艾辛格受损比较严重,澳门赌博网站:但是我们还算比较安全的,至少松本正贺短时间内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恢复战斗力的,至少目前看来是没任何办法。俄罗斯玩家的支持或许会有一点,但我们不怕俄罗斯人,对方也不是俄罗斯全国的力量,仅仅是一个比较大的行会而已,对此我们是没有任何担心的。这个俄罗斯行会是不会全力支持rb人的,毕竟我们不是在进攻俄罗斯,他们没必要和我们决战,支持松本正贺应该仅仅是一种合作,甚至是雇佣军之类的参战方式,反正俄罗斯人不会为了rb和我们玩命。

  艾辛格的整理工作还在继续,拖着缓慢的速度艾辛格在rb的土地上慢慢爬行。忽然我的头顶响起了提升声音:“玩家紫日,游戏外有人找。”

  这种时候谁找我啊?出现这个提示显然就是有人按了我头盔上的提醒键,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居然还有人找我,而且基地里的人除了研究员就是我爸了,难道是老爸找我?带着疑惑赶紧退出游戏摘掉头盔,果然是老爸站在床边。我身边躺着的玫瑰也在摘头盔,大概老爸把我们两个的一起按了下去。

  “爸。”玫瑰拿掉头盔看着老爸:“叫我们下来什么事情啊?”

  “关于游戏里的事情,我需要你们说一下,我这有个情报,可能对你们有用。”

  “什么情报啊?”

  “你们先起来,到我办公室再说。”

  我和玫瑰疑惑的爬起来简单梳洗一下后离开了房间跑到了老爸的办公室,老爸正在里面整理着一些文件。看到我们进来他立刻把一叠文件交到我们手里。“认识这个人吗?”

  我和玫瑰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把文件拿了过来,接着文件被我们一起翻开。文件的第一页印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正在一座大厦的门口向外走,身边还跟了一大帮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地人把这个家伙拱卫在中心。从照片的角度来看是偷拍的照片,对方并不知道自己被拍了。大厦后面的门上写着汉字。但是侧面有个广告牌上有大量日文,这应该是在rb拍摄的照片,中国的广告牌不可能打日文。

  看完全场之后我们把目光又集中到了中间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很年轻,长的还算比较周正,至少不难看。身材发面这个人到是没什么特点,就是有些罗圈腿。他的脸比较让我们注意,因为感觉很熟悉,似乎在哪见过。

  我和玫瑰一起皱着眉头端详着这张照片。玫瑰忽然大声叫了起来:“啊!我想起来了。他长地很像松本正贺。”

  “像松本正贺?”我一听玫瑰说立刻重新审视了一遍,还别说,真的有那么些像。松本正贺在游戏内的样子如果是做过调整的话,这个家伙确实有可能就是现实中的松本正贺。

  老爸道:“你们真的认识他?”

  “要是没搞错的话这个家伙很可能是游戏内rb第一大行会黑龙会的会长松本正贺,而且这个家伙地黑龙会几乎就是全rb玩家的领导者,所有行会都在他的协调和指挥下。”

  玫瑰补充道:“要说起来松本正贺的个人实力也满强的,战略意识很好,偶尔还能玩点小伎俩搞地我们手忙脚乱。”

  “那你们最近是在打rb吧?”老爸问道。

  “是啊。”我点点头:“最近我们行会正在攻击rb本土。希望可以在长崎建立永久性基地为将来的扩张提供一个前进基地,不过现在战事有些麻烦,要取得最后胜利可能还需要一些周折。”

  “战斗本身就是胜利,大量的npc伤亡就是我们的最重要收获。”老爸说出了一个奇怪地结论。

  玫瑰笑着向我解释道:“不管谁的npc军队都是花钱买来的,只要出现了大量的伤亡就要重新花钱。而钱都是花到了我们公司的腰包里,所以不是说胜利与否的问题,而是战斗本身就是胜利。”

  “这个我明白,但问题是这照片是怎么回事?”我指着那份文件问道:“为什么老爸会有松本正贺的照片?”

  “你看后面了吗?”

  “后面?”我和玫瑰赶紧拿过那个东西向后翻了起来。

  玫瑰越看越兴奋。脸上的笑容不自觉地就明显起来。“这些是真的吗?”玫瑰头都不抬的问老爸。

  “我拿的还有假?”老爸也是满面春风。

  “太棒了。五百三十亿美圆,这个数字要是转换成我们需要的冲击资金,那么间接影响的范围可能高达三千亿美圆,要是算上我们自己对国际市场的引导能力,那么rb会在这上面栽个大跟头。”

  老爸点点头按动了桌子旁边的按扭,门外立刻走进来三个穿着西装地老头。

  “王教授?”玫瑰赶紧站起来向带头地老者问好。

  老爸向我介绍道:“这三位就是和蓉蓉一起搞金融炸弹的研究小组,三位都是我国经济理论界地精英,只要他们出马向来是无往不利的。”

  带头的王教授笑着谦虚了一下就转入了正题。“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些资金似乎还不稳当。”

  玫瑰立刻道:“那当然。这是聚能期,金融炸弹的威力就在这里了,我的计划是到国战开始后五到六个月,也就是神战开始的初期结束金融炸弹的伪装潜伏正式引爆,目前这点钱还不足以满足要求。我们的要求是一口气摧毁对方的全部金融体系而不仅仅是让他们多经历一次金融危机那么简单。”

  我对金融虽然不是一窍不通,但他们说的东西太复杂,我实在有些糊涂,只好向老爸求助。“爸。这些东西到底是要干什么的啊?资料上显示我们已经利用游戏把rb玩家的五百三十亿美圆拿到了手。可是这些资金却被转变成了其他各种资金投资重新回流rb。这不是等于在帮rb人搞经济建设吗?”

  老爸笑着道:“这个还是问你老婆吧。她才是主导。”

  玫瑰笑着解释道:“其实问题很简单啊。资金确实是流入了rb,可你知道资金都在哪里吗?”

  “我怎么知道。”

  玫瑰道:“资金确实投资rb了,但却是左手交右手,我们拿这些钱搞了rb地民生产业的投资,而且全都是在rb沿海的几个集中工业区。这些资金建设的工厂全都被安放了特殊的自动引火装置,只要我们需要可以瞬间让他们化为一片废墟,而且所有的产业看起来都是有用的民生产业。实际上全都是rb过盛的产业,也就是并不需要地产业。这些公司出产产品不但不会赚钱还会严重堵塞rb其他公司的经济发展,导致整个行业超编,最后全都进入价格战互相牵制。更重要的是rb是个岛国,他的国内需求远不是主要产业,我们投资的都是那些需要海外运输的行业,这些东西一旦过盛就必须靠海外运输才能卖出去销售。”

  “可这又怎么样呢?”

  玫瑰气的敲了我一下:“你真是笨死了!等我们引爆金融炸弹的时候就会用大批资金一鼓作气冲跨rb证券和信贷市场,接着就会导致一系列产业链出问题。这个时候rb地国内就需要靠出口转嫁经济负担。而此时我们投资的那些超编产业会加大这一趋势逼着rb政府进入危机预案。这个时候能走的路就两条。要么发动战争彻底打开海外市场转嫁危机,要么实行国家经济共管。第一条必然引起世界各大国紧张,到时候我们国家完全可以打着安理会的牌子充当维和部队开始对日作战把战争方式全面正义化,别的国家不但不能干涉还必须跟着一起上,至少也得帮我们搞搞后勤什么地。”

  “那要是rb政府使用临时国家政策采取经济共管呢?”

  “那更简单了。rb的大型企业只有二分之一是他自己的。我们龙缘占了大约四分之一。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占二分之一。要是采取临时政策控制这些企业的经营,那就是等于由国家出面把公司全都收归国有了。你想啊?这些可是我们龙缘和其他国家地公司,rb说收归国有,你认为谁会同意?那不和明抢一样吗?别说我们了。美国人和欧洲那些国家会干吗?到最后不用我们说,美国肯定带头推动发动对日军事措施,我们到是省事了,让他们打去吧,我们只管出点力帮个忙就可以了。”

  “真黑啊!”我自己这么黑的人都忍不住感叹起来。

  玫瑰无所谓的道:“商场如战场,军事服务政治,政治服务经济,最后都是为了人民的生存。不过爸你是不是把最后底牌给我看看啊?老这么藏着也不是办法吧?”

  老爸向那三个教授挥手让他们离开。等他们都出去之后才对我们道:“我知道你们已经知道移民计划了,还要我说什么?”

  “我们那叫知道吗?”我叫了起来。“玫瑰虽然是陆军部的人,不过我们结婚了就应该当做一个人,一家人之间还保留秘密的话那就不是家人了。”

  老爸想了一下道:“好吧。”他从桌子后面绕到了前面。“其实也没什么底牌不底牌的。龙缘的计划是逼迫大家互相激战引发生存危机,这个时候我们再提出太空移民计划,然后大家就会一呼百应。要不然大家都像现在这样安逸地生活着,一旦我们提出计划那么人民不会去响应,而别的国家则是会不断的发出各种威胁论。最后反把我们搞的很被动。”

  玫瑰皱着眉头道:“其实我真正好奇的是为什么龙缘这么热衷于太空计划。按说没必要搞这么大动静,慢慢过度也不错吗!还有美国人最近好象也和龙缘一个样。对太空计划突然赶兴趣起来了。当初国内还有不少反对派说龙缘有美国人的间谍,连干事情都步调一致。”

  老爸似乎很沉痛的转身走到了桌子后面启动电脑然后输入了些密码之类的东西,过了一会房间墙壁上地大屏幕亮了起来。老爸最后看向我们。“现在我需要你们保证绝对保密。马上即将告诉你们地东西无论如何不能让任何一个第三者知道,我连你妈都没说。目前全世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超过一百人,而且大部分在研究院工作。你们今天地保密将关系到的不是任何一个团体或者个人的利益,而是全人类的命运,一不小心我们就将成为恐龙的翻版成为历史地尘埃。”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啊?”

  老爸继续看着我们:“向我保证你们不会说出去。”

  “好的。”我举手:“我发誓不会转告任何人知道此事。”

  玫瑰也举起一只手:“我保证决不在任何情况下透露此消息。”

  “好。”老爸点点头道:“之所以我们如此热衷于航天移民计划是因为地球时日无多了。”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玫瑰疑惑的道:“地球?我们这个地球?他不是还有好几十亿年的寿命吗?”

  “不,我们没拿么多时间了。”老爸按下了回车键,墙壁上的大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接着画面中出现了一幅太空照片。

  “这是什么?”我看的莫名其妙。

  老爸用鼠标帮我们指了下画面中央的一个白色星体。“这是终结者逃逸星,它本来属于仙女星云第八星群,但是在很多年前这个家伙因为一次严重的宇宙自然现象脱离了星群向着地球飞了过来。”

  我和玫瑰脸上地表情瞬间变的很精彩。“别告诉我要发生彗星撞地球的世界末日了。”

  老爸痛苦的道:“龙缘的擎天柱计划和法国地大力神计划各完成了三枚超级核弹,如果是一枚彗星的话我们可以在太阳系以外就把它炸成流星雨,但这次的终结者是一个逃逸星,它是一个和木星差不多大的巨行星,因为速度过快脱离了仙女星云地束缚进入了太空自由轨道。三百七十年后这个家伙将准确的和木星相撞。”

  “木星?那我们不是要被碎片命中?”

  “不错。两个木星规模的行星相撞很可能会引起聚变反应把它们变成一个新太阳,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变成无数碎片把地球打成筛子。不过不管如何太阳系的平衡将不再存在,所有行星不是被甩出太阳系就是装上太阳引起超新星爆炸摧毁整个太阳系。不管发生什么地球是不再适合居住了,所以我们必须跑。幸运的是我们有了跑的条件。”老爸再次换了个画面:“现在看到的是天狼星系三号星云,目前距离我们最近最有可能实行太空移民地星球就在它那里。而且我们的移民船计划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只要大家支持。随时可以开始量产。蓉蓉说美国和龙缘的计划同步,其实是因为美国也得到了资料。除此之外德国和法国都知道这个事情,但是除了我们四个国家之外的任何国家都不知道,包括英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强国。”

  “所以说我们不得不加速推动航天事业的发展?”我问道。

  玫瑰也道:“我大致明白了。如果告诉老百姓这个事情十有**就是引起世界性大恐慌。就算做的好,至少也要动乱很长时间,到时候不但航天计划搞不起来可能反而倒退一大截。”

  老爸欣慰的笑了起来:“你们能理解是最好地。其实人类社会是个很麻烦地事情,一些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人一多了就不好解决了。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句话是一点都不错。要是公布这个灾难性地消息,的确是会让一部分人变的积极主动起来,但是同时会出现不少人幼稚的认为可以通过在地球上躲藏起来就能躲过这次浩劫。虽说这年代地球上的尖端科技非常先进,但要考虑到大部分技术并未民用化。而且人民的受教育程度也各不相同,有些人会不相信我们地说法,有些人会坐着等死。有的人会开始享受最后人生,反正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样,根本无法形成凝聚力。再说现在的社会,不负责任的人也不少,这次撞击将发生在三百七十年后。也就是说不关系现在我们这些人的生死。因为等浩劫发生我们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们的后代还要生存,这个必须要注意。为了人类。我们不能有任何闪失,所以我们不打算告诉大家真相,地球人类没有赌博的本钱了,时间不允许我们重来一次,要么成功,要么全灭。”

  “那为什么一定要引起战争呢?”

  “因为战争是最能调动积极性地行为。我说过,人类社会有时候很奇怪,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却不能简单理解。各国的人民都知道仁爱。可战争从未停止过。大家都说是少数人发动的战争,大家都是被牵连的,可大家都不支持战争打的起来吗?所以人类的战争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至少现在看来人类最团结地时候就是打仗的时候。用十亿人的性命去换另外五十亿人明白一个道理,很可笑的说法是吗?但这就是我们人类的处理方式。我们没办法,只能这么干,不然就六十亿人一起完蛋。”

  “人类是聪慧地,同时人类也是愚蠢的。”玫瑰点着头道:“我相信龙缘的判断。这件事情我不会让军委知道,但是龙缘必须保证在灾难到来前为全国人民准备好足够多的逃生船,就算不能带走所有人,起码要达到一半以上。”

  “放心。龙缘地计划是百分之百。”老爸沉稳的道:“三百七十年,我是看不到了。但你们可以继续我之后的工作,然后还有你们的后代。只要计划被严格执行,三百七十年后我保证我们将拥有运输十亿人的能力。”

  “为什么只有十亿?”玫瑰皱着眉头问。

  “地球上的资源负担不起太重的消耗,我们把计划生育减少的人口也列入规划。这三百多年只要政策贯彻地好。我国人口会下降很多,而且战争总是要死人的,就算我们不直接参战,但也是会损失一些人口的。三百七十年,对我来说是一辈子,但是对人类来说并不长啊!”

  我点点头:“我明白了。”

  老爸微笑着点点头又看向玫瑰。“蓉蓉有没有兴趣做一次全面改造?”

  “改造?”玫瑰没反应过来老爸的思维怎么跳跃的这么厉害。

  老爸再次拿了份资料给玫瑰。“神林是由众神之子计划的b13计划繁殖出的改造人类胚胎,也可以说是超人胚胎。前几天基已经拿到了你和神林的dna配行检测结果,你们……!”

  老爸没说完。但是我和玫瑰都知道他地意思了。玫瑰手里地资料写的很清楚。我们地dna差异超过3.8%的极限差异,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不能生育后代。同种类异性生物交配一般都是会有后代的。像马和驴这样的血缘关系比较近的生物也能生出骡子这种混种生物,但是骡子都是天生不孕,也就是说骡子不能形成新物种。但是马和牛就不会生出后代,因为他们的dna差异超过了3.8%,所以根本无法组成完整的胚胎细胞,不会形成后代。我是b13计划的产物,是一个人造人,而玫瑰是个普通人,我们的dna差异过大,根本就无法生育后代。

  玫瑰把文件又放回了桌上,眼睛红红但声音倔强的问道:“我想知道您的意思。”

  老爸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反对你们两个在一起,当然,我也绝对不会让神林去养小老婆,我们神家从来都是最开放的,没那么多忌讳,没后代就没后代。神林其实根本和我都没有血缘关系,这点上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意。”

  玫瑰听了老爸的话反而流下了眼泪,不过她的嘴却扬了上去并幸福的靠在我怀里。“爸,对不起误会您了。”

  “我这个老家伙还没那么小气。我只是想告诉你们,神林的dna检测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相当复杂。我们检测发现神林地dna尾链居然没有支撑基因组。”

  玫瑰尴尬的问道:“爸,那个什么基因我不大懂,这方面不是我专业。能说简单一些吗?”

  老爸笑着道:“这个尾链基因组其实就是人类的寿命基因。每次细胞分裂的时候这个尾链都会缩短,也就是磨损。细胞分裂时新生细胞都比原先的细胞尾链要短小一点,而原先的细胞会因老化而死亡最后随新陈代谢排出体外。新细胞再分裂下一代细胞时尾链会变的更短。这样下去尾链会越来越短,并且随着这个进程的发展人类地寿命就开始增长,当尾链缩短到一个最适合细胞存活的黄金长度时就是人类的轻壮年阶段,这个时候的人类身体都非常健康。之后尾链继续缩短,人就开始逐渐老化,当尾链最后全部磨损后人就死亡了。不过这样的死亡类型不多见。一般出现磨损完毕死亡的人就应该叫寿终正寝,因为已经到达寿命极限了。但是大部分人在尾链还没有消耗光时就出现抵抗力下降等众多毛病,所以大部分到不了尾链全部磨损就已经死亡了。这个尾链的磨损速度因人而异,而且饮食和生活习惯都会影响到这个磨损速度。”

  玫瑰抓住了重点。“爸你说神林他没有尾链是什么意思?不是寿终正寝的人才没有尾链吗?”

  “对,正常情况就是这样,但紫日却不是正常情况,他实际上都不该算人类了。你们两个无法生育后代就是一个证明,这说明你们已经是两个物种了。所以没有办法繁殖后代。一般来说dna尾链就是人类地寿命控制器,这个东西决定你能活多久,什么时候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病状,这都和它有关。但紫日包括那个维娜,还有其他那些人造人。他们全都没有这个尾链,也就是寿命无限制。”

  “寿命无限制?”玫瑰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老爸很直接的道:“对。就是无限制。大白话就是长生不老。紫日只要不因为意外死亡,他会一直保持在现在这种身体机能非常完美的鼎盛时期并一直持续下去。只有重创、缺少粮食淡水或者缺氧等极端情况可以杀死他,想让他老死或者病死是不可能的。当初搞这个人类强化的计划就是要完美地**。现在就得到了这个不老不病的身体。”

  “那就是说将来我变成老太婆时神林他还是这样?”

  老爸苦笑着点点头:“我说了。除非意外死亡,他不会老化或者生病。三百七十年后的那次大浩劫他将可以亲身经历一次。所以我才建议你去做个改造,一方面能保证你永远陪着神林,另一方面你们也可以有后代了。虽然说我不是很在意,但老人家毕竟很想孙子吗!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那些女孩子美容护肤不就是希望自己三四十岁以后看起来还像小姑娘一样吗?有了b13的改造,你哪怕全身烧伤都会在几天内恢复一身细嫩地皮肤,比花时间美容划算多了吧?”

  虽说老爸的话有点开玩笑的成分,但是不可否认玫瑰真的被打动了。青春永驻的诱惑是女人绝对无法抵挡的。“爸。”玫瑰说话都有些扭捏了。“那个。b13不是说要幼儿时期就开始培植吗?”

  “本来是的,不过神林和竹月……对了,蓉蓉你还不知道吧?竹月和神林实际上是双胞胎。”

  “竹月?哦,是紫月吧?她也是b13的产物?难怪一模一样。那林月是怎么回事?”

  我帮着解释道:“林月只是做过dna级别地美容,竹月也是先生长成原始胚胎才殖入林月的胚胎胎盘共同生长的,这是一种技术手段。”

  老爸道:“神林身上b13全面活化的时候我们收集了不少资料,现在已经可以开始成年人直接转化b13的工作了。不过这个还是有限制,被移植的目标只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否则身体细胞很可能被b13当成别的有害细菌给杀灭掉。所以我是没指望了。况且b13这个东西我们也不打算扩散,除了必要人员不会拿来给全人类使用。否则人口过剩可就麻烦了。老的不死。新地又出生,迟早会再次爆发资源危机。”

  玫瑰点点头:“好,我接受改造,怎么算都是有好处没坏处。”

  “坏处到也不是没有。”老爸道:“你和神林不一样,他最初就是b13胚胎,长达二十年地改造缓慢而渐进,十分的温和。你就不一样了,改造将在一星期左右地时间内完成。整个过程会很痛苦,你会感觉像上刑一样。不过你可以玩游戏,把你接入游戏之后就感觉不到身体的变化了。但是前二十四小时会改造你的脑神经组织,这个过程中没办法进游戏,你会出现昏迷等一些症状,而且很痛苦,不过就这二十四小时,过去就好了。”

  “没关系。作为特殊培训部出来的高级谍报人员,这点痛苦还是能够承受的。”

  “这可不是一点痛苦,研究部的人说可能会真地痛彻心扉,总之你一定要顶住前二十四小时。”

  “恩。”玫瑰用力的点了下头。

  我接着道:“现在游戏内我们还在和rb打仗,暂时离不开她。我看还是延迟几天吧。对了,老爸你说有情报给我们,是什么啊?”

  “这就是情报。”老爸把刚才拿出来的松本正贺的资料又拿了出来。“你们两个光顾着研究金融炸弹了,连这个文件都没看完。自己看下后面的内容。”

  我们重新拿起松本正贺的资料看了起来。果然后面有不少信息。“靠,这家伙居然向游戏内冲值十亿水晶币?他疯啦?”

  老爸笑着道:“他没有疯,除了他还有不少rb人以零散方式分别向游戏内冲值共计三十四亿水晶币。联系到你们的战争想想他们在干什么?”

  我和玫瑰突然一起反应过来了。

  “他们要再次购买npc军团和我们决战。这么说来rb之战还是五五之数啊?”我惊讶的说道。

  玫瑰道:“不,不对,我们拿不到五成希望了!艾辛格受损严重,npc军团死伤过半,我们现在地力量已经不够了。rb人一口气充这么多钱进游戏,要是有一半用来购买npc几能把我们埋掉了!”

  老爸依旧笑着道:“你们也不要灰心。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耗。反正这些就是rb人的钱,你们尽量去消耗就是了,不管怎么打都是我们赚。《零》的世界太真实,经常在线很容易迷失在游戏里分不清游戏和现实。你们要记得这个才是现实,游戏内就算你们统一全rb有什么用吗?除了一时之快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真正的胜利还在现实中,我们要的是经济上彻底地摧毁。所以你们的任务是尽量消耗敌人的npc部队。具体战役结果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

  玫瑰点头道:“我们知道了。但是战斗必须要有准备才能保证尽量多的造成敌人地伤亡,就靠我们现在的状态肯定是要吃亏的。回去我会提前要求大家注意防备的。”

  老爸点点头:“既然这样你们先回去准备吧。我送你们的这个情报还满及时的吧?”

  “确实很及时。”我又看了下手里印着松本正贺现实中照片的资料。“我们刚刚遇到天灾,本来以为双方都已经没有再战的实力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这个本事。这次回去是地好好计划一下,不能让他们太得意,至少要把他们来的人都给套进去。”

  玫瑰笑着道:“难道你打算用那招?”

  “哪招啊?”我自己都疑惑了一下。

  “你不记得啦?”玫瑰惊讶的叫道:“你自己不是有个绝对秩序吗?你怎么搞的啊?自己的技能居然都不记得了!”

  “绝对秩序?哦!你说那个啊!那是人用的吗?一次掉两百级,还无豁免机会。用一次我就剩六百对级了,这么要命的招数我哪敢用啊?”

  “无所谓,要是敌人够多的话也不妨试一次,二百级坑松本正贺几十亿下去也值了。你不是有那个仙丹可以从795级直接跳八百多级吗?这样地话你只要练一百多级就可以吃仙丹升上来了,也不是很麻烦地。”

  “晕,我的小娘子。我和你不一样。你靠内政系统升级,艾辛格地发展分全都堆你头上了,我砸那么多钱下去你升级像喝凉水一样容易。我可不一样,靠杀敌累加的那点经验值可不容易。到了七百级以后升一级就意味着千人斩,要是到了八百以后砍一万人次也未必能升一级!上次用银月那个小号刷级,全行会都升了一百多级就我只升了几级,你说那是一个概念吗?”

  “不清楚,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万一不行可以考虑一下吗?”

  我摇摇头。“艾辛格不是有七灵尘钟吗?有那东西就不用我了吧?”

  “那到是。”玫瑰想了一下又担心的道:“神雾风铃出了故障,你说那钟它到底是好是坏啊?关键时刻指它救命时要是敲了不响或者响了不产生攻击效果怎么办?”

  “放心。实在不行让吉祥如意去敲,保证一敲一个准。”

  我和玫瑰一边聊着一边回到了房间重新带上头盔登陆游戏,进入游戏后只看到大群玩家正在忙着修理艾辛格残破的城墙。这么会工夫废墟已经基本清理干净了,旁边城墙上巨大的洞到是还在那里,不过有一群玩家已经在向上面安装钢板了,看起来沃玛的效率还不错。

  “你们总算回来了。”看到我和玫瑰之后沃玛跑了过来。

  “怎么啦?”

  “给。”沃玛塞过来一个本子。

  我接了过来看了一下:“这是什么?帐单?”

  “是材料缺货单。修理艾辛格需要用到大量贵重物品和稀有材料,这些是清单。”

  玫瑰拿过单子看了一下然后向沃玛伸出手:“笔。”沃玛赶紧把笔递给她。玫瑰拿着笔在上面翻看了一下就开始批注一起。一会之后他又抄写了一张纸撕了下来接着把原本递还给沃玛。“这上面有些材料我们自己有,我在单子上给你标准了在哪里存放着,没有标地就是没有的东西,我已经抄下来了,一会我去想办法弄。不过数量这么大不一定马上能找齐啊!”

  沃玛要过了那张纸道:“我看看。”她接过纸看了一下道:“这个三百吨滑石马上就要,其他东西可以暂缓。”

  “我明白了。”

  沃玛跑开之后玫瑰也跑去筹备物资了,艾辛格的跨国传送阵几天一天就没停过班,一直在不断的闪来闪去传送着大批人员和物资。玫瑰走了之后我立刻让大家赶紧去准备应付可能随时发生的战斗。松本正贺突然下线充了那么多钱进游戏肯定是想利用这比钱翻本。零这个游戏本身就像股票。有些人从里面捞了不少钱走,所以大家看到有利可徒都不惜代价的把自己的钱砸进去希望捞点出来,而一旦自己的势力被击败就像股票套牢一样想翻本,这个时候就必须投入更多钱,这就是零能成为炸弹地真正原因,它会不断的把大家的钱全都卷进去。

  老爸说的危机必须提前防备,既然大家不能简单的同意我们地观点,我们就让龙缘不择手段的扩张再扩张。买下所有需要的东西,把一切有必要的东西都捏在自己手里,别人不听我们地我们就自己搞,反正最后的目标完成了就可以。按老爸的说法我是不会老去的,所以我更要积极一点。我可不希望到时候站在地球上等待世界末日。

  在得到了我的提醒之后艾辛格很快进入战备状态,受伤人员全部都被送入安全的中心地带,外部的防御设备也全部打开了,npc卫队开始整队。一些已经不成建制的部队干脆揉到一起组成特混战队作为后备力量。城市外面地防护罩提前启动了一层。其他的几层全都进入了待机状态,有需要的话十秒之内就可以恢复工作。

  虽然知道松本正贺兑换了资金进游戏。可是我们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我们不知道松本正贺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发动攻击,而凌原吹他们那边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也联系不上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奇迹般的,一夜过去艾辛格居然没有遭到袭击。清晨的时候我开始命令玩家轮班换岗,npc三岗轮换。颠簸中艾辛格居然已经到了关门海峡附近,我们已经可以远远的看见海岸线了。巨大的城市在地面上留下很多道深深地碾压痕迹,我们根本不可能不被rb玩家发现,不过暂时也没办法,只能这么将就着。

  沃玛得到了玫瑰调集来地材料,连夜抢修重力反抗装置,一晚上了也不知道修没修好,前面就是海峡了,再飞不起来不能真的让我们淌水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