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章 地裂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章 地裂

  松本正贺太过放心我们行会的行动了,现在就为他们带来了麻烦。虽说我们行会的人都在忙着整理残存的队伍,可这不等于我们已经完全丧失了攻击能力,就在俄罗斯玩家拆卸炮弹的关键时刻居然发现一群密集的蚊子飞了进去。蚊子这种东西到不希奇,关键是这么大量的蚊子编队整齐的飞向一个地点就不正常了。

  此时远在山谷另外一边的艾辛格甲板上,巨蚊哨站的强大侦察能力正在集中覆盖这个rb玩家集结的位置。要是松本正贺他们不集中在炮弹四周我们或许还不会去注意这个地方,但问题是这么多的rb领导层的玩家全都聚集在一个地方,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提起主意了。我们这一注意就注意出事情了,巨蚊哨站派出的侦察蚊子居然发现一发没有引爆的巨炮炮弹掉在广岛城的城墙上,而且附近还聚集了大量的rb高层人员在忙碌着,显然他们正在拆弹。

  沃玛迅速的判断出这是发未爆炸的哑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掉在这个位置,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东西不好好利用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了。在得知巨蚊哨站派出的侦察蚊子可以自爆之后我们迅速的制定了引爆炮弹的计划。拿侦察蚊子当自爆蚊子用虽然有些焚琴煮鹤的感觉,但对我们来说现在就是即将饿死的旅人,有可以用来煮鹤的琴还管什么风雅高洁?

  侦察蚊子的自爆能力本来是用来摧毁证据的,所以威力不大,没什么杀伤力,要起爆这么大一发炮弹光靠几只蚊子显然不够,因此我们最后决定以数量取胜,因此就有了rb玩家看到的那幕蚊子集群出动的情景。

  大群的自爆蚊子像轰炸机群一样嗡嗡叫着穿过了打开的弹头飞进了炮弹内部,接着这些家伙开始寻找各种可能地起爆装置。沃玛带着大批德国技术员在巨蚊哨站内通过视频信号直接指导蚊子们在需要爆破的地方降落。俄罗斯玩家看到那么多蚊子进入就知道不好。但是他们怕引爆炮弹不敢太大动作,只能慢慢的爬进炮弹内部,这里的东西可都不能乱碰,一不小心就会引起爆炸,偏偏还不得不进去。

  那个带头的俄罗斯青年看到了弹头内密密麻麻的蚊子时当场就晕了,因为那些蚊子停的位置全是最不能碰的地方。松本正贺本来不打算进去地,但是看到那么多蚊子他实在不放心就自己也跟了进去,结果他刚进来就傻了。弹头内的那些大型起爆设备上正密密麻麻的停满了大蚊子。而就在他进入的瞬间所有蚊子的眼睛都像灯泡一样亮了起来,无数双红色的眼睛密密麻麻的闪烁着,谁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噗……轰……轰……自爆蚊子起爆地瞬间炮弹的起爆器上一阵火花闪烁,接着一根导线被炸断掉了下来,导线划过地面时打起一个蓝色的电花,接着整个炮弹就像导弹一样飞了出去,跟着是一声爆鸣整个炮弹瞬间化为无数弹片崩飞出去瞬间席卷了整个广岛。冲击波像把大扫帚贴着地面前进,所有的建筑全都像碎纸片一样四散分飞打的周围地土地一片稀烂。城市中心的巨炮被冲击**及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结果撞倒了上炮弹的吊架。吊架倒下很不走运的砸在了旁边堆放地炮弹上,跟着就是一片殉爆的声音,广岛中心突然滕起了巨大的蘑菇云,隔着一座山我们都感觉到了震撼人心的震动。广岛周围正在整编的rb军队首当其冲的被冲击波席卷,大批人员被冲击波直接冲上半空。重步兵还算好一点,面勉强没离开地面,轻步兵和法师之类就倒霉了,全都被狂风带飞几十米远摔的七窍喷血。

  大地的震动过于剧烈。本就不大牢靠地rb区域地壳发生了断裂,一声轰然巨响中附近几座山同时崩塌,熔岩像高压喷泉一样从十几个地方喷射而出,最强大的一柱居然扶摇直上两千多米才开始回落。高温的熔岩在空中被冷却出了岩壳,结果这反而为内部的熔岩提供了保温措施,巨大的熔岩石弹散落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我们的军队和rb剩余的军队都遭了殃,这些大石球有地只有拳头大小。有地却重达三吨以上,而且不管大小全都带溅射伤害,一落地就立刻爆炸把里面的岩浆喷向四面八方,烧地周围一片焦黑。

  我们本来只想用这次爆炸把广岛的外围防御破坏掉,最高奢望也就是顺便把大炮弄坏给我们留下准备时间,没想到实际效果会这么夸张。蝴蝶效应造成的连锁反应,几只自爆蚊子居然引发地壳活动,rb这个熔岩层极端脆弱的地区是决定不能搞这么大规模的爆炸的。否则就是现在这个情况。

  熔岩石弹的破坏半径逐渐扩大。我们也没想到危害范围会大到这个程度,我们自己人都遭了殃。一些比较大块的熔岩居然飞到了艾辛格这边。甲板上正在收容逗号飞行器的人员吓的不得不时刻注意天空预备随时躲避可能从天而降的熔岩石弹。幸好我们的逗号飞行器不是靠滑行降落,这些无法控制飞行轨迹的飞行器压根就不会滑行,所以他们的降落方式是直接往阻拦网上撞,挂住之后由地勤人员回收,现在这个优势反而为我们搞到了不少好处,起码被熔岩搞的高低不平的飞行甲板对我们不构成任何影响。

  艾辛格的甲板现在也是乱成一片,地面的震动在加剧,地面随时可能崩塌。玫瑰站在甲板上对着技术人员大喊着:“后退后退,艾辛格全速后退。”

  红月叫着:“起飞,边后退边起飞,我们不能在地上站着了。”

  几乎就在艾辛格刚动起来的瞬间,前方的山脉居然再次开裂,一整座山就在我们面前不到两公里的地方缓慢的沉入了地下,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玩家都被吓傻了。天崩地裂一直被用来形容极端境况,现在我们却有幸身临其境的体验了一把现场版地天崩地裂。

  巨大的山脉整个沉没之后地面上出现了巨大的土坑。接着坑底出现了熔岩,红色的石浆从地脉内中渗上来迅速充满了整个大坑,好好一座山不到十分钟就变成了一个熔岩湖。

  “妈的,快撤!”我现在也不管形象了,澳门赌博网站:急的在那里跳脚骂人。“喂,天上的,去把我们的陆军接回来。那边地,都给我加快速度。前甲板清理一下。让巨蝶都市强行着陆,我们要救人。……对,别管魔偶了,那东西能自动传送能量水晶,外壳又不值钱。给我抢人,快。”

  艾辛格巨大的起飞甲板上一片混乱,大批的飞行单位来回的抢运人员。我们的陆军刚才被熔岩逼到了那边的山上,可是现在那座上自己都在向下陷。我们怎么能看着不管呢?整个广岛附近的地壳全都崩塌了,好象古大陆版块整个都翘了起来,岩石层在向熔岩层下面滑,太平洋版块反而冲上了岸。海边现在已经看不到海水了,那不是海洋在退却而是它在准备一场更大的灾难。以我地知识可以判断。一旦被冲击波吹开的海水重新砸回来就是更大规模的海啸。冲上岸的海水会向最低的地方流,那必然要和熔岩接触。一旦熔岩表层冷却那下面地压力就会让它爆炸,到时候跟要命,而且高温裂解的海水会和熔岩中的化学物质反应形成硫酸海和大量有毒气体。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人间地狱。我们千算万算没想到rb的地壳结构,游戏做地太逼真就这结果,连自然环境都要考虑到战争因素中去。

  艾辛格在地面上蹦蹦跳跳的向西南方向撤退,现在也不管运动机构能不能承受了,反正能工作的部件都工作起来,烧掉几台发动机也比掉进岩浆里要好些。艾辛格可不是潜艇,再说潜艇也不能在熔岩里潜行啊!

  巨蝶都市配合其他的战争堡垒强行在山峰上降落,大批玩家冒着生命危险指挥着npc部队迅速进入机舱。一些地方的地面已经完全迸裂。不少人群被火山吞噬。正在抢救人员的修罗紫衣忽然发现不远处有块小高地和主陆地被熔岩分割开了,有三千多人被困在了那片操场一样的地区。

  “那边,想办法去救人。”修罗紫衣指着那边叫了起来。

  蜘蛛要塞里的操作员道:“我们去。”

  蜘蛛要塞动作迅速地冲了过去,可是刚跑到一半前面的地面突然坍塌,更多的熔岩被压力送出地面把原本还算安全的大片陆地变成了熔岩海中的一个个小岛。蜘蛛要塞速度不减的突然起跳,轰的一声准确的落在最近地一个熔岩岛上,接着再次起跳在下一个岛上降落。三两次起跳之后前面既然没有合适地陆地当跳板了,不过此时一段广岛地区的城墙残片居然漂浮了过来。熔岩比重很大。岩石都可以漂浮起来。蜘蛛要塞看准时机一个起跳在那个城墙上一点又再次起跳准确地落在了那片残存三千多人的岛屿上。迅速把人员全都塞进舱内之后蜘蛛要塞迅速转身起跳。一根蛛丝射出去命中一片陆地使蜘蛛要塞跳出了比以前远的多的距离。就在蜘蛛要塞身后,刚刚站了三千多人的小陆地已经消失在熔岩中。再晚一步就什么也没有了。

  蜘蛛要塞成功返回之后又放下人员再次返回去解救其他人。现在那片山坡已经变成了一块块小面积的陆地,大型的要塞无法停靠,只有蛛蛛要塞这种连蹦带跳的能力才能在上面来回穿梭。全体转运显然是来不及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忙运输了。我的空间门本来也能解救不少人,可问题是随着陆地下沉空间门固定的位置变成了悬浮在半空,人员根本进不去。我今天已经没有空间门开启机会了,想调整也没办法了。

  本行会的收据巨龙和剩余的雪鹰部队全力抢救人员,可是天空中时不时飞来的熔岩球也很要命,为了救人我们已经有三百多只雪鹰个七只巨龙被熔岩石弹砸进熔岩河化为蒸汽了,对此我们是无能为力了!

  大地的力量是我们所无法违背的,站满了人员的山脉最终还是沉没了。我们仅仅抢出了八十多万军队,剩余地大部分都被熔岩吞没消失在红色的液面之下。战场上一片肃然。虽然明知道这是游戏但仍然让人想哭。

  单论损失来说rb军队比我们要悲惨的多。我们抢救出的陆军虽然仅八十万,但我们行会主力中三分之一是空骑兵,因此实际损失远不如rb方面那么严重。我们救出来的陆军大约是总陆军兵力的三分之一,加上空军和玩家全部安然无恙,所以我们的战斗力依然保存着,可是rb方面几百万军队除了部分玩家幸免外几乎全军抚摩,连带着还赔了一座城市下去。

  尽管这个不是胜利的胜利对我们来说帮助很大,但如此惨重地损失让我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这些npc军队是战斗主力。每想到却损失这么惨重,我们宁可用玩家换这些npc,起码玩家再练一级不过是时间问题,这些npc重新购买的费用却高达上亿水晶币,我怎么能不心疼?

  心疼归心疼,眼前的情况还不得不处理。地面的崩塌还在继续,刚才我们激战的两山谷本来是被两座山夹在中间的,可现在连山都不见了。地面的裂缝正在逐步向艾辛格追过来。时不时就有几百平米地岩石块翘起来,然后地面下就有熔岩渗出来把这些岩石包裹进去。

  虽然撤军已经因为两座山沉没,残存人员全部阵亡而提前结束,可艾辛格毕竟不是跑车,它太大了。速度实在快不起来。地面的断裂速度比熔岩流淌的速度要快,眼看着就要烧过来了。

  红月再次提醒大家赶紧起飞,刚才都忙晕头了,现在技术人员才想起来我们是可以飞的吗!慌乱之中艾辛格一边全速逃跑一边升空。看着城市慢慢离开地面大家的表情明显好地多了。可就在城市刚离开地面几米的高度时突然艾辛格内部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大的震动瞬间把我们全部摔了个四脚朝天。城市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一团火焰从城市前方的一个弹孔里喷了出来,之后整个城市开始以一定角度向下滑了下去,仅仅几秒之后又是一声巨响,我们都感觉到了城市撞击地面的震动,艾辛格明显是重新着陆了。

  “怎么搞的?”红月有些生气的问道。

  一个技术人员跑了过来:“不……不好了。”

  “怎么啦?”

  “炮弹。那枚没有爆炸的哑弹刚才爆炸了。”

  “什么?那东西不是哑的吗?怎么又突然爆了?”我几乎是从地上跳了起来。

  技术员解释道:“本来我们已经按照沃玛的指示把那东西固定起来了,可是刚才又是逃跑又是地震地晃的太厉害。支撑架全都被晃散了。炮弹在升空时因为城市起飞太快没保持水平而发生了翻滚结果撞到了墙壁上引起了爆炸。震动摧毁了重力反抗装置的动力管道,一部分重力反抗装置停机了。城市现在剩余的反重力设备已经不足以维持飞行了。”

  “那履带推进设备怎么样?”红月问道。

  “履带设备也受到了一定损伤,刚才坠落时撞毁了一些履带的导轮机构,不过剩余的履带依然可以保证正常移动,只是速度会慢一些。”

  “别管了,先跑再说,哪怕移动设备全部报废也比现在被熔岩吞噬强。”

  “是。”技术员马上转身跑去指挥维修和撤离工作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玫瑰看了下后面的熔岩区。“那些裂缝已经在向我们这边蔓延了,看来以艾辛格现在的速度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过熔岩地。我们必须想个办法啊!”

  素美道:“本来还不要紧地。关键问题是刚才下坠的时候肯定是撞击了地面。本就已经很脆弱地地面这下被撞开了肯定崩塌的更快了。”

  武将军忽然道:“神箭导弹还有吗?”

  “还有三发。”沃玛回答的很快。

  武将军指向我们侧面的一个山脉地边缘:“全都发射出去,往那个山脚炸。”

  “啊?”沃玛看了下山脚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立刻明白了将军的意思。“沃玛。照办吧。不够的话用雷光炮或者别的东西一起协同攻击也行。”

  “恩,好的,我明白了。”沃玛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拖着浓烟缓慢移动的艾辛格突然发射出了最后的三枚神箭。同时一枚蓝白色的电球也跟着飞了出去。轰然巨响中武将军指地那个地方被轰出了一个大坑,接着情况就不对了。大坑下面突然喷出了一股岩浆,红色的熔岩扶摇直上近千米才开始下落,艾辛格再次遭到了熔岩石弹的袭击,大批的熔岩石弹从天空中掉下来,砸的我们抱头乱蹿躲进了机库,甲板上剩余的工作人员也不敢直接暴露在外面,全都是五人一组。其中两个支撑起魔法盾,剩余的三个才是工作人员。

  艾辛格虽然遭到了熔岩袭击,不过这种熔岩石弹对艾辛格来说不构成直接伤害,实际并没什么危险。武将军指挥的攻击只打出了一口熔岩喷泉,搞地大家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大家也都明白过来了。

  被轰出了熔岩的地方迅速的开始出现裂缝,地面崩开之后山体开始倾斜,偌大一座山居然像艘即将沉没的大船一样开始倾覆。实际上武将军想的办法就是给熔岩泻压。地面迸裂就是因为压力过大。脆弱地地表承受不住这些压力所以全部开裂让下面的熔岩流出来。武将军命令攻击的地方是山脚,那里的地层厚度和平地是一样地,但是承受的压力却比平地要大,在那里炸开缺口就会导致地面下的熔岩从这里喷出。但是熔岩一出来下面的压力就没了,山自然就会向这个方向倾斜。于是山就整个翻倒了。一座山的倾覆带来个更大规模的火山爆发,熔岩喷的比以前更汹涌,但方向却不是我们这边了。

  眼看着熔岩追到了艾辛格脚下又停了下来,我们总算脱离的危险。大家一起舒了一口气瘫软下去。

  在rb这凄凉地旷野上,艾辛格依然在缓慢的移动着,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我还在为那些npc军队伤心,rb人则为整个战役的失败而伤心。艾辛格现在所在的区域本来是rb比较繁荣的地区,不过此时却异常的荒凉。整个rb的力量都集结到了广岛附近,刚才地自然灾害已经把人都搞差不多了,rb实在没有多少人可以在这里活动了。就算有人活着,现在地情况也不允许他们袭击这么大的目标。艾辛格不是三五千人地团队就能随便撼动的,尤其是现在rb方面人员不足的情况下。

  其实说起来艾辛格也很惨,来的路上硬挨了几发炮弹,到现在还在冒烟,刚才那发哑弹突然爆炸搞的第二层甲板到第三层甲板整个都烧了起来,火到现在还没灭掉。刚刚接收了撤回来的军队,到处都是伤员,还有不少地方被熔岩弹袭击。四处是冒烟的凝固岩石。简直是一片狼籍。艾辛格现在的外貌实际上是非常残破的。这个伤痕累累的城市拖着数千万吨的体重在地面上缓慢的爬行,时不时还发出一些吱吱嘎嘎的奇怪声音。其实那是机械齿轮不堪重负发出的声音。主要是因为损毁了几部履带推进器,现在推进力下降还要强行保持速度,结果只好靠仅剩的动力设备超负荷运转。而且由于重力反抗装置在那枚哑弹突然爆炸时受损,我们的艾辛格已经飞不起来了,现在只能像坦克一样在地上爬,后面还拖着几条黑烟。

  城市里现在忙翻了天,大家灭火的灭火救人的救人,简单的开了个紧急处理会议后连我都不得不加入劳动大军了。

  玫瑰和我一起来到了城市底层中弹最多的地区,这里有两发炮弹爆炸,现在内部已经是一片焦黑。刚才打仗比较乱,一直没时间过来看这个区域,现在一看才知道情况有多么严重。那发哑弹命中的地区我到是去看过,但当时炮弹没炸,这里可是另外一回事了。紧靠墙壁建造的舱室已经完全不存在了。装甲墙像盛开的鲜花一般翻卷着,姿态是千奇百怪。天蓝色的岩石层已经被轰成了石粉,地面上完全被这些大大小小的碎石块所占据。支离破碎地金属碎片随处可见,一些外露的导线和能量管道还时不时的闪烁几下电火花,被熏的漆黑的墙壁上挂着已经看不出来原先是什么的东西的残骸。

  我扶着墙壁爬到了装甲层边缘向外看了看。艾辛格引以为傲的装甲层已经开了天窗,直径四十多米地大洞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环境,鼻子里甚至还能闻到一股烟糊味。城市外面带着海水咸味和火山的硫磺味的风从这个大洞直灌进来,和城市里的烟糊味混在一起特别难闻。

  “这里能友好吗?”玫瑰在我后面问着沃玛。

  “最外层的岩石层是神石。本身是可以自动生长的,所以需要地只是时间。装甲板我们自己就有,只要把现在的缺口上变形的部分切掉再把新的钢板焊接上去就可以了。建筑管道我们正在抢修,因该很快就可以完工。”

  我转回头问道:“动力层怎么样了?”

  “这个比较难说,我们还是才知道。”

  “那好吧,。”

  我们到了动力层就知道这里的情况也不大乐观。支撑履带推进器地支撑架有几个居然弯了,而且还变形的很离谱。原本整齐的动力管道现在都掉了下来,一些线路直接暴露在外面。给人一种随时有可能断裂的感觉。

  在艾辛格上层还不觉得,到了这里才知道那些设备地噪音实在是极为巨大。我们在这里必须对着别人耳朵大声喊才听的见说什么,这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用手势在交流。沃玛告诉我们这里声音本来没这么大的,主要是齿轮变形造成的噪音,只要回去大修一下就没问题了。

  重力反抗装置我们也看到了。不过损坏的真的很厉害。插在履带夹板里的重力反抗装置大部分都因为巨大地压力而变形扭曲了,一些还发生了过载爆炸,更糟糕的是动力管道因为能量回流而冲毁了不少,一些地方的管道整个从内部爆开了。想要修复只能更换新的。

  我对着沃玛大声喊着:“这些设备要多长时间能修好?”

  “啊?你说什么?”沃玛大声的问道。

  我对着沃玛的耳朵再次大声喊着:“我问……这些装置……修好……要多长时间。”

  “哦。”沃玛点点头又四下看了看才大声喊道:“零件。我们要零件。没有零件没办法修好这些。”

  “零件什么?……我听不清楚!”

  玫瑰也跟着大声叫道:“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这里太吵了!”

  “好吧!”

  实在受不了下面的噪音,回到上层动力室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嗓子都有点哑了。沃玛重新说道:“我刚刚在下面说要零件。”

  “哦,听到了,拜托别这么大声,这里已经没那么吵了。”其实这里只是履带动力层上面一层,两层之间只间隔一层地板,不过这里地噪音相比之下面实在好多了,这里顶多像个工厂。虽然吵了一点起码还听地见说话声。

  玫瑰道:“零件好办,钢城不是有不少吗?传送过来应该赶的上吧?”

  沃玛点点头:“传送过来应该是可以地,就是费用高了点。”

  “先在不是考虑钱的时候。”虽然我平时表现的很抠门,但那是因为节俭,不是我不懂得资金流动的重要性。“沃玛你尽管去搞吧。传送费还是小事情,关键是让艾辛格尽快飞起来。广岛的巨炮已经不存在了,我们要尽快离开本州岛回到九州岛上,在这边rb人可以随时组织军队对我们发起攻击。到了九州就不一样了。rb人已经没有海上力量了。我们在九州就意味着不会遭到重火力威胁。”

  玫瑰接着道:“所以我们必须让艾辛格尽快恢复飞行能力,要不然关门海峡可是过不去的。”

  “行。这个我有数了。”沃玛点着头应承了下来。

  修理问题交代完之后我也被迫加入劳动去了,和大家一起把废墟里的金属碎片收集起来,一些不能用的直接扔出城市,有回收价值的就先集中存放。数百火焰魔法师在我们清理工作进行的同时也在切割着炮弹打出的洞口,要把洞口弄的整齐一点我们才好把新装甲嵌套回去。

  当初修建艾辛格时就考虑到了更换零件的方便,所以设计了模块化结构,今天终于体现出优势来了。但尽管如此维修依然是很大的工程,估计艾辛格返回九州之前是修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