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七章 神逼急了也跳墙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七章 神逼急了也跳墙

  坦克的这一下可不轻,天昭分身不但摔出去老远,居然还砸进了岩石里,好半天都感觉眼前一片金星。正当他在原地挣扎着要爬出来时两道光柱同时射进了那个他砸出的石头缝里,接着岩石和山体一起崩塌,碎片乱飞之中岩石所在地就剩下一个坑了。

  “看你这下死不死。”艾美尼斯恢复了本体形态。刚才她用真实镜像复制出了坦克的形象,结果天昭分身被两个坦克使用最强攻击进行了双倍伤害,而且还是直接命中,这个威力下就算他是天昭分身至少也要扒层皮下来。

  就在我们以为天昭分身已经完蛋了的时候,我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压迫感,猛回头之后看到的是夜月的背影,她什么什么到我背后无了?就在我刚产生疑惑的瞬间,夜月的六柄蛇剑交叠在一起架住了什么东西,一阵火星四溅。被架住的东西似乎还在向下压,夜月六只手居然也顶的很辛苦,但是顺着她的剑支撑的地方我们注意到一小段金属。

  蛇剑接触的结束在逐渐的扩大,逐渐变成一段刀刃,接着这段刀刃开始向两端延长,刀尖出现后另外一端也出现了刀柄,接着是一双紧握刀柄的手。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不是什么东西在出现,而是隐形状态因为战斗自动解除的情况。显形的部分越来越多,而且显露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我们就看到了他的全貌。

  “天昭分身?”这家伙居然没被干掉,虽然身上焦黑一片狼狈不堪,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活了下来。刚才的攻击可能并非直接命中,只要坦克和艾美尼斯的双倍攻击成功,理论上说就不存在活人了,就算是天昭分身也该完蛋才对。这家伙刚才肯定是使用瞬间移动或者忍术之类的东西逃跑了。

  “哈哈!想灭我。没那么容易。”天昭分身看到我惊讶地样子变的非常的高兴。

  我双眼红光一闪:“就算你跑出来了,依然得再死一次。”

  “就凭你?”

  “还有我们。”真红和金币突然出现在天昭分身的背后。第一开始发现天昭分身我就通知真红和金币过来帮忙了,没想到天昭分身一上来就被干掉一次,等真红她们两个到了已经是二次分身了。

  “大威天龙拳。”真红冲上去就是一击重拳,天昭分身慌乱中连忙闪避,真红一拳打到地下,整个地面轰的一声以她命中的地方为中心,一道土浪扩散开来。泥土像海浪一样一圈圈的荡开。那威势好不惊人。

  天昭分身刚闪开一拳,立足未稳,结果金币突然贴了上去。“雷咒——诛邪。”天昭分身根本没想到侧面又飞过来一张符,一点防备都没有。符纸刚粘到天昭分身的身上,天空中就突然落下一道碗口粗地电柱。轰的一声巨响,天昭分身被炸飞了出去。

  “九冥咒——轰天雷。”金币一甩手扔了一把符出去,天昭分身刚落地还没爬起来,天上接二连三的下来一大片雷柱。炸的他连闪带躲还是中了一个。

  “重击——穿心破。”天昭分身刚从天雷中跑出来就发现真红到他面前了。真红的右臂已经摆好了姿势,一道重拳直接打了出来。天昭分身仗着自己的力量硬接了这拳,两人的拳头刚一接触,天昭分身的背后突然砰地一声响炸开了一道血箭,接着两个人瞬间被强大的力量弹开。真红歪歪斜斜的退了好十几步总算没摔倒。天昭分身却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别给他机会,照死里打。”我迅速的喊了出来,身边地魔宠立刻反应过来了。

  坦克的大镰刀猛的砸了过去,天昭分身吓的连忙向另外一边滚了出去。但是对面是红刺在看着。被巨型蝎子地毒针蜇一下可就不只是疼那么简单了,天昭分身显然知道红刺那根尾针很危险,连忙又滚了回去一个翻身爬起来赶紧和两个大家伙拉开距离,结果天上一道龙炎突然痘头罩脸的覆盖下来,天昭分身正好一头撞进龙炎的中心,瞬间就被烫的惨嚎着跑了出来。

  刚出火坑的天昭分身还没把身上的火焰弄灭就看到迎面扑过来一个燃烧着火焰的巨爪,天昭本想使用魔力防护一下,结果法力还没聚集起来就被抓住了。天昭分身没办法只好先不管身上还燃烧着的火焰硬挡了一下。巨大地力量瞬间把他带翻在地,跟着一对火焰翅膀带着让岩石都在融化的高温扇了下来,天昭分身已经能闻到自己的肉被烤熟的味道了。

  凤凰的战斗力实际上并不是很高,但这不妨碍和凤凰和巨龙一样成为高级魔兽,因为凤凰天生就是纯火焰元素的聚合体。和凤凰战斗不光是能打就可以的,你要考虑在上万度的高温中和凤凰战斗,没有耐高温能力就等着变烤鸭吧。

  小凤现在可是逮到机会了,贴着天昭分身不断地密集攻击。搞地天昭分身手忙脚乱想跑又没时间。可天昭分身在小凤身边多站一秒都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被烤熟。

  真要单对单,天昭分身召唤一个魔法暴雨术就可以缓解现在的不利状态。问题是周围虎视耽耽地人站了一圈又一圈,他稍微做出了要使用法术的架势立刻就会招来大片魔法覆盖。

  眼看着越来越热,天昭分身感觉自己已经快烤胡了。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又要挂一次的时候,旁边一枚飞镖突然飞了过来逼的小凤不得不挥翅挡了一下。飞镖被弹开的瞬间天昭分身也抓住了机会迅速的跳了出去,就地土遁出去和我们拉开了距离。

  “松本正贺,你总算肯出来啦?”

  刚才的暗器不止一个,只不过我的魔宠飞镖拦截了大部分的暗器,但是漏了一个。发射暗器地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松本正贺本来是要指挥大军作战的,但是他看到信田支左这么快就挂回去。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带着大批人马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多日不见你这个混蛋到是越来越厉害啦?”松本正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抖。他那不是害怕的颤抖,那是被我气的。好不容易请来充门面的天昭分身居然被干掉了一次,要不是他来的快差点又挂回去了。对于我地实力突然增长的这么厉害他实在是很惊讶也很生气,更让他生气的是开战到现在我一直在用各种计谋陷害他。先开始的假战争计划,后来的交通线袭扰战,最后的突然制造正面决战,这都在打乱松本正贺的计划。让他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布置手里地力量。

  最开始松本正贺拿到假计划时打算拒敌于海上,直接阻止我们登陆,结果我们根本没去那个他精心布防的海滩防线,而是在他家后院登陆了。后来他认清现实,知道被欺骗了,于是赶紧调度兵力,同时等于间接的白送给我们准备城市防御的时间,这已经是巨大让步了。可结果却碰上了我们的袭扰战。依仗船多空军多地优势我们硬是把rb的运输线搞的七零八落的,好好地第二防线被打乱阵脚,要是真的全力布置,起码要一星期,可到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之所以出现这个广岛巨炮。实际上松本正贺也很无奈。他本来打算是先把第二防线搞起来,然后一举推掉支点城,达到防御本土的目的。可是转运路线一再受袭,搞的第二防线无法建设。所以他干脆把防线一退再退,最后退到了广岛。这个时候的松本正贺已经认识到那团藏在黑云里的东西不干掉就别指望对付支点城,所以他们才搞了这么一门巨炮,可惜的是巨炮刚表现出一点优势,我们利马就开始转移。要不是神雾风铃被震坏,打死松本正贺也想不到云层里藏着地会是艾辛格。要不是艾辛格暴露,我们也不可能就这么和松本正贺来地面战提前进入决战,至少我们会一路飞过来实行空对地攻击。可是没有神雾风铃保护,我们的城市暴露了出来,这增加了rb人的直瞄能力,艾辛格再飞过去就不安全了,因此才不得不降落地面慢慢的开过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该死的双方都不希望发生还不得不去做的提前决战。

  松本正贺的计划被我破坏成这样,现在他能不气吗?所以看到我他才会说话都在发抖,这次的支点城战役起码让他地黑龙会损失了三十亿水晶币。这个帐当然全都记我头上了。

  把松本正贺气成这样对我来说可以看做一个成就。所以我很享受他地愤怒。“松本君不要说的这么咬牙切齿吗!我地实力确实是提升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也就刚好能压过那个什么大婶一点点。喂。那位穿着围裙的大婶,对,就是你,别乱看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这么一说生气的可不只是松本正贺了,连天昭分身都暴跳如雷了,不过这小子刚才着实伤的不轻,一生气立刻喷了口血出来,外加耳朵也开始趟血了,估计再这么气下去我就能变成游戏里第一个把npc活活气死的玩家了。不知道第一个气死npc有没有什么特殊奖励,按说第一都是有奖励的。当初有玩家第一个在野外烤魔兽野餐还奖励了一个烹调技能呢,说不定我可以弄个舌战群儒的技能。

  虽然我的想法很好,但rb玩家显然不会那么配合的。一个松本正贺带来的武士叫嚣着:“杂种支那人,现在就让你知道大河民族的武士和你们的区别。”

  乒。那个家伙刚喊完,他的脚下突然泥土突然掀了起来,一个巨大的脑袋从地下伸了出来一口把他包了进去。开拓者这个打洞高手的大嘴巴可是全骨质化的,一口下去就别指望有全尸了。不过开拓者刚吞了这个武士很快又从另外一个地方冒了出来,砰的一声又把这家伙吐了出来,当然已经断气了。

  我看了看道:“哦,终于明白了。大河武士和我们的区别就是大河武士是臭的,不小心碰到就会呕吐。”说完我转身对着从我们后面再次钻出来的开拓者喊道:“忍着点,吐啊吐啊地就习惯了。”

  “我先砍了你再说。”松本正贺总算回过味来了。再这么说下去他的人士气就全给我说没了。

  “还指不定谁砍谁呢!”金币把天尊剑拿了出来往身前一立:“乾坤星阵。”

  国器这东西和一般装备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标的属性似乎进次于神器,但实际技能使用出来却威力大的吓人。金币启动阵法之后把剑捏在手里,不去刺敌人反而就这么站着不动了。就在我们还在猜测金币要干什么的时候天尊剑的剑身突然一亮,接着从剑上射出一个蓝色的光球。跑在最前面的rb玩家毫无反应就被命中了,光球把这个家伙打地凌空翻了个跟头一个大马趴摔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rb玩家全都愣住了,看看那个被放倒的人又看看金币,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冲。可是金币的剑身换了个方向向另外一个玩家一点。又是一个光球飞了出去。那个玩家到是想躲来着,可惜速度不够快,被光球打飞了出去。

  “箭手。”松本正贺对着后面大喊一声,后面的箭手才突然反应过来要用箭支压制。

  箭雨到是射的象模象样,但是金币又变招了。她用整天剑在头顶一横:“苍穹之幕。”一道金色光罩突然形成,箭雨噼里啪啦的打在光幕上一点效果都没有,全给挡了下来。

  挡完了箭金币再次变招,天尊剑舞了个剑花。“七星连锁阵。”说完把剑往地上一插。只听对面人群里一升惨叫,一个rb玩家的脚下突然发生爆炸,把这个人直接抛了起来。那个人还没落地又一个人像踩地雷一样飞了起来,接着第三个第四个人飞了出去,最后是第七个。七个冲的最快地玩家全部像是踩上了地雷,一起被轰飞,摔下去之后就再没爬起来。

  “快冲过去,这丫头是专精远程攻击的。”一个rb玩家喊了出来。不过用处不大。前冲的道路上已经站了一个金色的身影。真红挡在前面,就是来一百个人也别想过去。

  “就一个女人,冲啊。”又有rb玩家叫嚣着,其他rb玩家互相壮着胆子一起冲了上去。

  最前面的rb玩家终于冲到了真红面前,加长地东洋刀直接砍了下去。真红的战斗风格就是从不防御,攻击攻击再攻击才是她的风格。这刀还没落下那个家伙面门上就中了一拳,千斤拳臂加持的力量无穷无尽,这个倒霉蛋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后面地几个玩家相继冲到。结果是每人一招不是被打成了粉碎性骨折像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就是去当炮弹飞人不知去向了。

  松本正贺带的人是不少,可惜几下就解决了大部分,剩余的只有六个人,加上松本正贺和天昭分身才八个,不过看情况他们八个才是最厉害的人员。天昭分身有这些人帮忙挡了一下,抓紧时间把伤口治疗了一下。主神分身就这点最麻烦,必须一口气把他打到死。这种家伙虽然只是分身,力量上和主神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主神会的法术他都会。而几乎所有的主神都精通一到两门高级治疗魔法。一旦你不把他一次打死,只要给他时间。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唯一的损失不过是浪费一点魔力值罢了。

  “哼哼。”天昭分身哼着鼻音。“紫日。刚才你是以多欺少,这次我就让你知道得罪主神的后果。”

  “那太好了,我也正想告诉你得罪我地后果呢!”

  “杀。”天昭分身决定再不和我斗嘴了,手里战斗居然当飞镖就扔了过去,这小子居然偷袭想一刀秒了我。

  要是以前我说不定真的就被秒了,主神分身也是不得了的存在,一刀秒个玩家还不小意思?不过从冥界晃回来之后我就邪恶值大爆发,现在全身魔焰虽然平时满麻烦的,但战斗时绝对是好东西。黑色火焰中悬浮的蓝色小光球突然一下全都飞了出去自动在我面前组成个一个圆环,天昭分身扔出的长刀喀嚓一声穿入这个蓝色光球组成的圆环之中,但是它却没能再前进一步。

  看到飞刀失败,松本正贺身边那个法师居然又补了个魔法光球。我还在挡这个飞刀,现在可分不开身,好在身边人比较多,晶晶直接用盾牌帮我挡了一下。与此同时我面前的蓝色小光球突然全都聚集到了一个点上,把天昭分身地长刀完全包裹了进去,接着一阵金属扭曲地声音过后光球分散重新回到我身边,而天昭分身的长刀却变成一个铁球掉在了地上。

  “哈哈,想投降你也不用这么急啊。把刀都插在地上就行了,何必扔过来呢。”我可是不放过任何机会嘲笑天昭分身。

  天昭分身这次似乎并不上当,他很平静地道:“你不要以为自己实力不错就真的可以拿我当猴耍,游戏时间结束了,这次让你知道神和人的区别。”他突然双手举向天:“真身临凡。”

  这四个字吓的我向后一退。真身临凡?难道是请天昭本体下来?游戏不是限定国战正式开始前不允许这些npc神灵主动参战的吗?怎么可能请的动本体?这是犯规啊!

  游戏内我的精神和魔宠是直接连接的,我刚才的恐惧魔宠们也同步感觉到了。小龙女迅速靠到我身边道:“主人不用害怕。临凡只是一种力量转接的魔法,不是真的请真身下来。天昭分身本身就是天昭的力量分体,以这个分体借用一部分本体的力量是确实可以的。不过借用不可能是全部,澳门赌博网站:最多不会超过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也不得了了。天昭可是主神,十分之一也能把我们撵死了!”

  “那就只能避其锋芒了。反正临凡有时间限制,最多不超过四个小时就会消失,而且之后天昭分身会出现长达半小时的虚弱状态,那时候就可以随意宰割了。”

  对面的天昭分身指向天际,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光柱中一个淡淡的天昭影象慢慢的降了下来,最后落到了天昭分身的身上,显然和体完成了。

  天昭分身眼睛突然一睁开,周围的空气都跟着震动了起来。这家伙使用临凡之后果然不同之前了,我们都能感受到实质般的压力。这家伙似乎充满了破坏力,搞的我们全都心里毛毛的。

  真红和金币虽然很勇敢,但她们可不是莽夫,发现情况不对连忙退了回来。

  “怎么办?”金币问我。“这家伙好象吃了春药一样,会不会变的很强啊?我身上的可是国器,要是爆出去就不好办了!”

  真红也点点头:“这家伙刚才那招显然是请了真身,这下真的麻烦了!”

  瘟疫炸雷一般的声音出现在我们旁边:“我去试试。”

  我都没来及喊他,他已经飞出去了。天昭分身周围的rb玩家自觉的退到了天昭分身身后,瘟疫对着天昭分身直接冲了上去。就在他们快要接触的瞬间天昭分身突然一抬手:“神印咒。”

  一个亮黄色的魔法阵在瘟疫前面一闪,接着轰的一声瘟疫瞬间被炸飞了回来,幸运和水晶一起上去才接住了他,可惜的是瘟疫已经挂了。一招我的龙宠就完蛋了,这家伙的力量到底强到什么程度已经不用再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