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五章 铜墙铁壁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五章 铜墙铁壁

  “骑兵队两翼机动,中军突进。”我指着前方下达命令。

  已经失去冲击力量的前锋重骑兵再多留一会都是在浪费力量,所以我干脆的直接让骑兵转向向侧面冲把中军的敌人交到了我军主力手里。骑兵一分开rb军队立刻就获得了前进路线,剩余的朝日骑士们没有去追我们的重骑兵而是直接向前妄图冲击我军前阵影响我们前进的速度,可惜这帮家伙眼神太差,也不看看阵前是什么东西就往上撞。

  冲在最前面的日军朝日骑士加速冲击,步兵显然是跟不上速度的,所有的朝日骑兵很快都脱离了日军本阵向着我军冲了过来。我们这边的推进速度依然很缓慢,大军以平缓的速度在前进。步兵不是骑兵,速度对步兵没什么实际意义,反而会因此影响到步兵的体力,所以队伍前进的要点是整齐的推进而不是高速冲击,再说我们想快也快不了,援救就在于打头阵的兵种上。

  日军朝日骑兵团冲到我军阵前不足五百米时才突然发现我军的前阵似乎有些不对劲。先开始在很远的地方这些骑兵就注意到了我们的前锋比较高大,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兽人族的玩家组成的超级重步兵,可是靠近之后才发现情况好象不大对。这些步兵身高居然接近三米,这显然不是兽人族。兽人族的玩家确实要比一般人高一些,但也就在两米二左右,很少有超过两米五的,面前三米高的显然不是兽人。

  随着距离的接近朝日骑兵们越来越感觉情况不对劲,重步兵身穿重铠速度慢点是正常的,可面前的巨型步兵虽然速度并不快,但看起来不象很吃力的样子。他们速度慢似乎是故意放慢了速度,不是他们跑不快。距离接近到三百米后骑兵们纷纷准备了盾牌准备抵挡即将到来地箭雨,一般步兵阵后面都是这样的配置,可是他们一直冲到了一百多米依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箭雨。

  距离接近到一百米之内,朝日骑兵们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我军前排这些大家伙的全部特征了。他们首先注意到了这种家伙的武器。重步兵一般携带单手重剑或者战锤,可面前的步兵拿的东西看起来像剑,实际已经不能算剑了。这剑光剑刃差不多就有两米长,剑宽近一尺。剑脊厚度起码在四寸以上。这么大地剑如果是实心的话,少说有四五百公斤重。近半吨重的武器,别说用锋利的刃口砍了,只要能挥起来,不管有没有刃,砸都能砸死人。除了武器外这些步兵的盾牌也很吓人,比日军前锋使用的那种盾墙更大更厚的超级重盾被这些巨人一般的步兵单手提着挡在身前,那架势实在是很恐怖。

  虽然心里觉得不对劲。不过已经这么近了,闪避显然不现实,骑兵队长高举起了自己地武士刀:“敌人就在眼前,让这些中国人知道我们大rb武士的厉害。”

  “杀啊……”轰……乒……哐啷……

  就在喊完口号的瞬间,澳门赌博网站:rb朝日骑兵团和我军前阵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顿时金属撞击的声音伴随着肌肉撕裂和胫骨折断地声音、战马嘶鸣的声音、血水喷射的声音。一切的一切混杂在一起,就像一场交响乐一般,一场用生命谱写地最终交响乐。不过,这注定是一场毫无意义的交响乐。

  在两军撞击在一起之前的瞬间我军最前面的那些巨人们摆出了一个略微下蹲抵抗冲击的姿势。接着两边的军队就撞在了一起。全速冲刺的战马配合背上的骑兵产生地冲击力是可怕的,巨大的撞击力使我军前锋步兵被撞的向后一退几乎就要摔倒,但他们后面第二排的巨人步兵伸手扶住了前面第一排的步兵,接着第三排的步兵顶在了第二排的身上。我们这边地这种重步兵并不多,总共就站了四排,但就是这四排步兵互相扶持居然硬是顶住了冲击。

  日军朝日骑兵团在撞上第一排步兵组成地盾墙后感觉就像撞到了城墙上,前面的钢铁盾阵仅仅稍微晃了一下就稳定了下来,后面地骑兵接二连三的撞上前面的盾阵。高速运动带来的巨大惯性被瞬间集中在盾墙上,然而这些盾墙却完全不让分毫的顽强顶住了。无处卸力的惯性力量全都集中到了rb骑兵的身体上,撞上盾墙的瞬间这些步兵的**和自己的战马一起开始变形,血水和肉沫混合后像喷泉一样从盔甲缝隙里狂飙出去,形成漫天血雾瞬间在盾墙上上了层粉红色涂料。

  前排士兵受阻,后面的却不能刹车,骑兵阵前仆后继的撞上了阵地,后面的骑兵把前面的骑兵和战马的血肉都挤压成肉饼血沫之后自己也撞上盾墙被后面的自己人再次挤扁撞烂。我们的前沿阵地瞬间变成了一个**粉碎机。大量的血肉被弄的烂糊糊的喷的到处都是。

  冲到盾阵前的八千多骑兵无一生还。松本正贺在远处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田中正太在旁边着急的嚷嚷着:“这怎么可能?那些步兵是铁打的吗?”

  “确实是铁打的。”一个带着鬼面具的人出现在田中正太的背后。

  “面鬼?”这个带着鬼面具的人就是上次日军伪装舰队袭击艾辛格那次出现的那个中国奸细,而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影舞者”。那个和我们行会抢中国地区首领行会地位的光明联盟的会长,在上次中国行会的集会中我还比武赢了他一套盔甲。

  影舞者没有看田中正太而是盯着愿望骑兵阵全部完蛋的地方。“你们对冰霜玫瑰盟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松本正贺转过来看向影舞者:“你知道那些步兵是怎么回事?”

  信田支左也跑出来追问道:“是啊。你刚才说那个什么确实是铁打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影舞者很平静的道:“你们的骑兵撞上的那些根本就不是重步兵,那些全都是钢铁魔偶。全钢铸造、魔法加固、整体焊接、魔力驱动。这些魔偶地自身重量就高达两吨,身上盔甲是整体铸造冲压成型的超重型板甲,全套铠甲重达一吨。他们手里的盾牌是按照盾牌车的标准建造的超重型战防盾,每面盾牌重零点一吨,厚度超过四寸。就算被重炮直接命中也顶多打出一个小坑。至于那柄剑则是全钢铸造,重量达到半吨,而且双面剑刃都开了锋,刃口用的是密炼精钢,虽然谈不上削铁如泥,起码和辟柴差不多,骑兵身上那点盔甲在这种武器面前就和锡箔差不多。”

  池田力男在一边听的直摇头:“战斗全重四吨半,和辆重型卡车差不多了。我们的骑兵死地冤啊……!”

  田中正太也道:“难怪骑兵像撞到墙上一样呢!真是亏啊!”

  影舞者点点头:“这种东西本身就是钢铸的。对方又是四排在一起,后面的扶着前面的,就算是现实中的坦克撞上去也未必有多大用,何况你们只有骑兵。对付这种东西就不能和它硬碰,那是找死。”

  “那我们要怎么办?”松本正贺问道。

  影舞者拿出了一个水晶和一本书。“照这个上面记录的魔法,念完之后把水晶敲碎,这里面释放的能量会瞬间烧毁魔偶体内的魔法阵。”

  “有好东西不早拿出来。”池田力男一把抢了过去就要开始念咒语,结果被打断了。

  影舞者一把抢回了那本书:“你急什么?这东西虽然可以对付那些重型魔偶。但是有距离限制,你们必须到对方阵前去念。因为这种水晶我们只有一块,要覆盖全部地魔偶必须到队列中间距离敌阵不超过十米的地方才有可能一次全部放倒所有魔偶。”

  “十米?”池田力男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要怎么近?”

  松本正贺摇着头叹气:“对方怎么可能让法师接近到那么近的距离,你开玩笑吧?”

  田中正太道:“真要靠近到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有足够的保护力量还是有希望的。或者有更大地目标值得对手把注意力全都集中过去忽略掉法师的存在。”

  “保护不大可能。对方的突击力很强,想保护一个防御不高的法师并不现实。要是引诱敌人注意力地话到是有希望,问题是什么人有这么大吸引力。”

  天昭分身忽然站了出来:“要是我去呢?”

  “大神您要去?”

  天昭分身点点头:“我去吸引注意力,你们的人去偷偷接近敌阵摆平那些没有生命的傀儡。”

  “这……”松本正贺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松本正贺他们这边刚商量出结果。战场上两军已经碰面了。和刚才一样,我军最前面的依然是魔偶兵团。我们行会的魔偶也不多,这次可是全部都扔进去了。战线太宽,这些魔偶也仅仅排了四列而已,不过就这四列已经让敌人头疼了。我军跟着魔偶冲锋简直像跟在坦克后面,魔偶在前面把魔法和弓箭全都挡了下来。攻击魔法大多是闪电和火焰系的,钢铁魔偶不怕火又不怕电,对魔法毫无反应。弓箭更可怜。这些魔偶的盔甲都赶上战舰甲板了,你见过谁用弓箭把铁壳船射沉过?

  距离接近到一百米内之后rb步兵阵中的投矛手和飞斧手都出来了,无数武器被扔了过来,不过也仅仅换来了钢铁魔偶身上地一阵叮当乱响而已,魔偶依然是步伐稳健的向前迈步,没有东西能挡住这些大家伙。

  终于两军接阵,rb步兵们到是够勇敢,挥舞着东洋刀就冲了上去。一名rb武士一刀劈向身前的魔偶。钢铁魔偶却举起巨剑横扫过去。一阵叮当乱响中几把rb****同时折断。巨剑完全不受影响的横切而过把七八个武士沿着肩膀到斜侧腰部切成两段。砍完人的魔偶继续挥舞着剑左右乱砍,虽然没什么章法可言。但这剑攻击范围太大,而且力量大的惊人,被碰到就是两截。但是rb人毫无畏惧的继续向前冲。更多的****砍到魔偶地盾牌和身体上换来一把把折断地东洋刀和无数鲜血。

  一个rb高级武士突然跳了起来从上方一刀横斩向魔偶的脖子,魔偶反应速度比人稍微慢一点,当然地被直接命中了脖子。当的一声响,rb武士感觉自己像是砍到了铁板上,震的他整个手都麻掉了。魔偶反应过来拿盾的手一仰,用重达一吨的盾牌把这个武士扫飞了出去,盾牌下沿还意外地挂飞了几个人。

  魔偶后方站着一个金发的德国mm,她是当初德国女联的人。合并后自然就成了我们行会的技术人员。现在她在这里是负责指挥这些魔偶的,前线士兵不知道这些魔偶的性能,指挥起来不如专门的人员有效,因此我们给魔偶部队配备的专业地引导员。

  这个德国mm看到前面的敌人太多阻碍的前进速度,她立刻拿出了一枚水晶微微灌注一点魔力,水晶立刻亮了起来。所有魔偶眼睛突然一亮,红色的光芒吓的对面地rb人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全都向后退了一节。

  那个德国mm对着水晶用不大的声音道:“刀轮准备。”

  所有魔偶的动作突然全停了。接着他们动作整齐的把盾牌挂到了背后地支架上,然后他们居然从背后又抽出三柄刀来。rb人吓了一跳,一把剑已经够危险了,又多了三柄算怎么回事啊?

  在他们诧异的眼神中魔偶们把这三柄剑和手里的剑两两一组用刀柄互相连接了起来,结果四四柄剑变成了两柄双头剑。接着魔偶两只手各抓住一柄双头剑的中间连接点。然后他们把手臂平伸了出去成一定角度略微打开一点,接着他们的手腕上的钢甲自动弹了起来,魔偶的手腕突然开始转动起来。

  人的手腕是连接在胳膊上地,如果向一个方向转就会扭到自己。可魔偶的手腕是由轴承连接的,转所少圈都没问题。这些魔偶抓着双头剑的中间开始加速旋转手腕,而且越转越开,两柄双头剑跟着手腕转动变成了旋转的刀轮,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高速旋转发出了嗡嗡的风声。

  rb人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些家伙要干什么了,但是现在有点晚了。魔偶们靠的很密集,每个魔偶和身边地魔偶地刀刃都有交叉,不过因为转动的节奏保持地很好。所以刚好不会撞在一起,还间接弥补了对方的缝隙。魔偶们就这么向前举着螺旋桨一样高速旋转的的双头剑开始向前推进,rb玩家这下没一个敢向前了。那发出嗡嗡震动声的刀浆跟切割机一样,谁脑子进水往上撞啊?

  一个胆子大一点的rb玩家把自己的长枪刺了过去,结果听到了一阵电动刨床的声音,拿回来的时候长枪就剩一节木柄了。这么吓人的破坏力搞的rb玩家更不敢向前了,可是后面的部队在向前冲,前面的人被推着。想躲也没地方跑。魔偶们一步步向前。最终还是遇到了前面的rb玩家,立刻一阵惨叫伴随着粉碎机一般的声音。漫天的血雾带起浓烈的血腥气味,不少玩家居然吐了起来。玩了这么长时间游戏,大部分都习惯血腥了,可今天他们还是刃不住了,那些乱飞的内脏和血肉实在太有威慑力了。

  我骑着夜影漂浮在战线中间的上空看着前面的魔偶军团。“哈哈,这才叫绞肉机吗!不错,就这样一路开过去,把敌人都给我绞成肉馅,回去包饺子送给妖族过年用。”

  斯哥特在旁边道:“妖族未必肯吃这些脏东西,我看还是拿回去发酵一下当花肥不错。”

  “好,这个办法好。”

  rb那边的玩家看到这个状态之后更加坚定了破坏魔偶编队的决心,天昭和池田力男负责实行这个破坏计划,影舞者和松本正贺他们在后方看着前阵的变化。天昭分身带着池田力男迅速的接近了两军交战的战线,他们起初还希望可以悄无声息的完成这个工作,所以故意隐蔽的混在人群中向我们这边靠,但这显然是不可能地。或许别人来我还可能看不到,池田力男和天昭分身就绝对不可能。天昭分身是我最担心的角色。我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家伙?至于池田力男,这小子和我是这个游戏内仅有的两个慑魂法师,我能把他忘记吗?

  我赶紧一摸手上的爱之环。“玫瑰,快叫真红和金币过来,我看到天昭分身了。”

  “马上就到。”

  天昭分身怎么说也是个主神的分身,我一个人可拖不住他。上次支点城保卫战中能牵制住他完全是因为北极星君这个神仙压制了对方大部分力量,可北极星君以本体状态压制的也仅仅是个分身,我当然不能不小心的对付这个家伙了。

  我向斯哥特一招手:“上。”

  二十一名铃音骑士跟着我迅速的冲向天昭分身。这家伙和池田力男两个一直就在盯着我这边,生怕我发现他们,我突然一动他们立刻就知道我发现了。天昭分身动作迅速地向我迎了上来。

  “大天轮斩。”我根本不跟这家伙废话,还隔着十几米就把大招扔了出去。永恒切过天空甩出九道剑轮。我以前的剑轮斩都是单纯的使用分体剑身伤人,但是现在我全身都别魔焰包裹着,剑轮斩居然不再是单纯的剑轮了。这次甩出的九道剑轮全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剑轮外延还带着锯齿边。血红的九个剑轮上之间有几道纠缠在一起的电弧互相连接,仿佛九个剑轮是连接在一起的一样。

  天昭分身毕竟是主神地分身。起码算个半神,这第一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就命中的。他仅仅略微一闪就让开了攻击,但他后面可是密集的日军人群,没套到虎挂上几只狼也不错。九个剑轮以水平方式成扇形飞了出去,连接着它们的电弧纠缠在一起增大了切割面。整个攻击面刚一切入敌阵立刻就带起一片血雨,不少人被电弧绞到之后浑身抽搐着倒了下去,而那些剑轮则快速的划过人群削倒了一大片。

  “靠!威力怎么变这么大了?”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是我地高级技能不错。但也没这么夸张啊!

  天昭分身回头看了眼人群,立刻意识到在这里跟我开打不大合适。先不说我的战斗力,他自己就不得了,我们两个一旦开打必然伤到大片的rb玩家,天昭分身可不希望误伤自己人。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我把永恒在面前一竖双手握紧剑柄,九个剑轮突然甩了个弧度急速向我飞了回来。天昭分身多亏回头看rb兵地情况注意到了那些剑轮,要不然这次肯定要被我阴到。九个剑轮迅速的飞了回来,我用力握紧手上的剑。九个剑轮先后撞上永恒并本体和为一体,我手上一阵乱阵差点把剑都震飞了。

  天昭分身就着躲避剑轮的机会迅速向侧面的山坡冲,显然他想避开我们这边的主战场去无人区和我打。我当然也不想在这里打,下面除了rb人还有我们的人,真打起来误伤的可不一定全是rb人,我们这边难免也会搭进去不少人。

  因为双方地有意避让,一个跑一个追之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场地边缘。池田力男依然在场中,但他并没机会念那个什么咒语。我此时并不知道他手里那东西能破坏魔偶。他念不小去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把他也看成敌人高层之一。所以留了三个铃音骑士对付他,忙的这小子上蹿下跳没时间念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