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章 敌人帮我造浮桥
  ~日期:~09月18日~

  第八章 敌人帮我造浮桥

  周六和周日打的一团糟,松本正贺都快把自己的头发给拔光了。为了留足缓冲时间彻底把战场主动权调整回来,周日松本正贺居然压着各地rb玩家没让他们动。各个新闻单位都觉得这个战术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是最紧张的三天却乱打了两天休息了一天,完全不和常理。

  rb玩家利用这宝贵的一天疯狂的运动起来,他们把各地混乱的指挥和战略布署全都重排了一遍,各地的rb玩家也利用这个时间熟悉了所有中国行会的战斗特点以备战时寻找更有效的作战方式。

  rb人忙着整顿,我们当然不可能在家闲着发呆。大白鲨号来回跑了好几趟运了更多的物资到rb,五岛列岛被一口气全部霸占,所有参加的行会纷纷在这些岛屿上建造城市。我们行会当然不会例外,不过我们没有贪多,只建造了一座类似海军基地的大型港口城市,名子是武将军提议的落日城,我们感觉满符合现在的意境就采用了这个名字。

  后面的岛屿建设归岛屿建设,位于最前线的支点城更是重中之重,我们的人在城市上加了一道一道又一道的防御线和更加密集复杂的各种陷阱。rb玩家这几天在远处用侦察术看到支点城外面的防御线头皮都发麻,那密密麻麻的防御设备实在是超出了一般城市的标准。

  支点城前面的长崎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荒废的城市,艾辛格就悬停在长崎的正上方。rb玩家想进攻支点城市就必须先穿越长崎,而我们已经在城市里布置了大量作战部队,想穿越城区就准备和我们的人打巷战吧。当然了,打巷战时还要注意头顶的大家伙。

  不管怎么说两边的队伍都整整调整了一天,直到周二清晨双方军队依然是保持着奇怪地静默。rbnpc军团在经历了一次残败之后也没了下文,本来发生于周二凌晨的第二波npc反击居然也没有出现。

  艾辛格的会议室里我们行会的几个主要领导正聚在一起开会。所有外行会的人都被特意支开了。这个可是高级别会议,外行会的人是不能旁听的。

  会议室正前方的墙面已经被改装成了巨型屏幕连接在水晶通讯机上,现在算是一个基本地视频会议中心了。此时屏幕中出现的是我们派到rb执行任务的凌原吹。

  “对于最近的反常情况rb方面到底先干什么?”红月问着小吹。

  小吹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这次rb各个行会达成了一致意见,所有调度都由松本正贺来完成,我们只是跟着执行而已,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战略意图,所有的高层会晤都是在秘密情况下进行的。为了避免行动泄露,松本正贺甚至连命令都是单独发放。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需要做地事情,对多余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我们这个小行会被命令向广岛集中,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

  “广岛?去那里干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去广岛干什么,反正松本正贺的调集令是要求我们向广岛集中,并且要求我们携带了大量的npc军团前往,城市内不要留太多留守人员。”

  玫瑰皱着眉头道:“松本正贺抽干了全rb的兵力难道是要集中力量和我们决战?”

  素美摇着头道:“理论上讲rb人地局部数量优势才是制胜关键,集结部队做最后一战也不是不可能。”

  武将军做思考状边想边说:“如果我是rb人的指挥官,我是绝对不会把所有兵力一口气压上去的。到不是说这样没有战斗技巧。游戏内不比现实,我现在也了解一点了,这里讲究的就是气势。压倒一切地气势是最重要的资源,好好利用的话可以随随遍遍的把千军万马踩于脚下。但是目前rb人真的存在气势吗?也许他们的热情很高,但这个和气势是两码事。我军掌握着战场主动权。而且明确表明拥有较大威力的武器,甚至还有这个被迷雾包裹着的空中基地一直隐藏着,rb人不该毫无顾及地冲上来。他们绝对是有什么事情才打算这么干的。”

  鹰忽然对维达道:“作为本行会的npc军团统帅,你有什么看法?”《零》这个游戏的人工智能已经得到了广大玩家的一致认可。以前的游戏里npc只能是被杀的对象或者和你说几句重复的话,而在这里,玩家们开始征求npc地意见,因为他们地提议往往很独到。

  维达听鹰问他便回答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判断。目前的情况很不明朗,昨天地静默我以为是兵力调动造成的,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就仅有的情报我们可以做出猜测。第一,对方打算集中力量一鼓作气把我们这里攻下来。第二,集中力量是假像。对方有特殊的渠道发动攻击偷袭我们。第三,对方在等什么东西,或者说等什么事情。这可能是个转机或者是个新力量的介入。就我个人观点,最前面这个不大可能,除非我们对手是白痴。至于后面两个我实在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百灵拍着桌子道:“我们需要情报!”

  我看向沃玛:“巴贝尔塔可以看见广岛的情况吗?”

  沃玛摇摇头:“巴贝尔塔不是万能的,广岛最近一直被云团遮挡,而且看起来不象自然形成的云团,大概是人为释放的。连魔镜的力量都无法窥视内部情况。”

  修罗紫衣一下站了起来:“那就派空军去低空侦察。不幸让陆军用小部分力量强行突入进行火力侦察,再不行让海军支持半进攻性侦察。总之不惜一切代价的侦察。我们需要情报。”

  “真要侦察也不用那么麻烦。”玫瑰道:“让巨蚊哨站去就可以了。”

  “对啊,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浪费,我们必须马上开始侦察行动。”

  我点点头:“派遣巨蚊哨站出动,顺便让螳螂族的铁刃城堡和蛛族的蜘蛛要塞一起去。必要的时候进行掩护。”

  “了解。”

  会议结束后我们又把外行会的人召集来开了一个更大范围地会议,不过这次避过了不能说的部分。新决议和很快就出来了,艾辛格上层结构部分的起飞甲板上一片忙碌,三个大家伙正在紧急出动。

  巨蚊哨站和铁刃堡垒都是会飞的,蜘蛛要塞虽然不会飞,但是这个家伙的移动速度绝对不比会飞的慢。负责侦察的人员和仪器全都准备妥当之后三座城堡依次启动,昆虫城堡那巨大的眼睛闪耀了一下红色地光芒随后传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蜘蛛要塞动作最快,身体向下一压。接着八条腿同时绷直,澳门赌博网站:身体迅速的拔地而起跳了出去。第一次起落蜘蛛要塞直接落到了艾辛格下层甲板上,再次一个纵身就离开了艾辛格的范围。

  地面上正在观察我们动静的rb玩家和那些新闻记者们突然发现云团里掉出一小团云团。这小团云团和以前出现的东西不同,他没有向前飞,而是成下高抛曲线的后半段姿态向下掉了下去。随着这个东西越来越接近地面,他的体积就越显地大。突然这个家伙身边的云团被气流彻底吹开了,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巨大的机械蜘蛛。

  坐在电视机或者电脑前收看转播的观众中不少人都叫了起来:“这不是在h国出现的那个大蜘蛛吗?”

  前段时间播放地我们行会支援h国玩家的战斗画面中蜘蛛要塞就已经彻底暴光,而且大家对这个体型巨大的机械蜘蛛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现在这个东西突然出现在rb本土。而且是从那神秘地云团中出现的,这个特别的情况立刻让大家都明白过来了,这个东西一直隐藏在云团中等待机会。

  蜘蛛要塞腹部和头部的黄金宝剑和水晶红玫瑰组成的华丽徽章被摄像的玩家故意拉个几个特写,所有人知道这是我们行会的标志,全游戏也就只有我们行会花这么多钱装饰自己的徽章。别地行会最多用黄铜包金镶点玻璃就完事了,只有我们行会是黄金水晶一起上,有的地方连高级魔晶都用上了。

  正在拍特写的画面突然拉开给了蜘蛛要塞一个全景,接着轰的一声巨响。烟尘飞舞之中地面一阵剧烈的晃动,靠的比较近的几个摄像师的镜头剧烈地晃动了起来。蜘蛛要塞强行着陆地震撼场面把所有玩家都给征服了。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外行的玩家都觉得蜘蛛要塞落地姿势很酷,可内行地玩家却看出了战术意义。蜘蛛要塞可以从高空直接以自由落体方式强行着陆,这可不是看起来很酷那么简单,这代表着强大的突袭能力。空降作战讲究的就是速度,这个东西直接坠落可以突然打击敌人不用担心敌人的防空武器,简直是防空阵地杀手。

  在那些内行玩家和外行玩家还没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蜘蛛要塞又动了起来。他突然身体下蹲,然后再次纵身弹起,轻轻松松的飞跃了九百多米远的距离再次落地。

  一些外行玩家忍不住叫了出来:“这东西居然是跳着走的。”

  另一部分玩炮的内行玩家则道:“靠,一跳就是一公里,好强的机动性啊!估计没有大炮可以打中这么灵敏的物体。不过以这个家伙的体积,小炮未必有效啊!”

  蜘蛛要塞落地后三蹦两跳已经离开了城市范围,接着几个起落就不见影子了。后面的摄像师一直把镜头推到看不见为止,全游戏的人都被这东西强大到可怕的机动性吓到了。

  “快看上面。又有东西出来了。”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无数镜头又再次转到了面对天空的云团。

  这次出现的是巨蚊哨站,不过这个小家伙的体积和蜘蛛要塞没法比。不过高速震动的翅膀到是让他很快就显露了真身。“一只蚊子?”所有玩家心里都突然冒出一种奇怪地感觉。

  巨蚊哨站的体积比一艘大型导弹艇大不了多少,这么小的东西却表现出了难以想象的高速。在空中一出现就直线飞了出去。

  相比之巨蚊哨站,铁刃堡垒的出场就壮观多了。这个大家伙张开翅膀直接从艾辛格滑翔飞了出来,落地的地方距离艾辛格比较远,反到快到了rb人的阵地。因为蜘蛛要塞和巨蚊哨站的出现rb人早就做好了准备,一门超大型重炮被推了出来准备拦截这些大家伙,谁知道螳螂族地铁刃堡垒居然直接冲到了它的面前。喀嚓。两道白光闪过,铁刃堡垒用身前两跟长达两百米的巨型刀臂在超级要塞炮上来了个十字交叉斩然后腾空而起扬长而去。等铁刃堡垒飞走了之后足有十秒这边的大炮才在轰隆一阵巨响中碎成了四个主体和一堆小碎片。

  某台一记者站在负责摄像的玩家前面报道着这恐怖的一击,毫无任何拖泥带水的一击粉碎。从这个破坏效果可以看出这个像螳螂一样的大家伙拥有着多么恐怖地杀伤力。那巨炮可以对城市用要塞炮,一炮就能把一段城墙整个轰飞,没想到被人连底座一起给切碎了。

  三座城堡离开艾辛格后一路向东北方向前进,沿途的rb玩家曾经试图阻拦,但是空中单位没有攻坚能力,打不过这些会飞的东西,地面上的单位又跟不上速度。唯一一个蜘蛛要塞虽然也不会飞,但是那种连蹦带跳的移动方式实在是太过麻烦了。几乎没有任何投射性武器可以直接命中他地,就算小口径速射武器可以以多取胜的碰到一点边,但是对这么大的东西来说那些东西实在是不具备任何效果,中了也白搭。

  三座移动城堡的移动速度相当快,几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北九州。度过关门海峡就到本州岛了,之后就再无任何天险可以阻挡他们前进地脚步了。对于这个情况松本正贺反应还是比较迅速的,他在对短的时间内把一支不小的舰队调集到了关门海峡进行阻挡。松本正贺他们早就把三个要塞的特点都仔细的确认过了。巨蚊哨站体积小速度快,运动灵活。但是相对来说防御低、不经打。铁刃堡垒虽然是会飞的,但是这个家伙的飞行距离很短,必须时不时地落地重新起飞一次。

  关门海峡宽到不是很宽,但也绝对不是一条小河,蜘蛛要塞是无论如何也跳不过去的。巨蚊哨站体积小无法挂住蜘蛛要塞飞行,铁刃堡垒体积到是还可以,可惜本身飞行能力不高,自己飞过海峡还可以。再带一个就不行了。

  知道消息的记者们再次像苍蝇一样聚集到了关门海峡的两岸准备看看rb人的拦截行动是否成果。松本正贺自己对计划到是信心满满。他认为巨蚊哨站可以用密集霰弹击落,而铁刃堡垒飞行能力不好,趁其在海峡上空为了飞跃海峡不敢做机动躲避的机会利用舰队强大的火力一次把他打下来。至于蜘蛛要塞,这个家伙根本不会飞,跳又跳不远,压根就过不了海峡。

  早上十点四十左右三座城堡终于接近了海峡,出乎大家的意料,最先到地不是两座会飞地城堡。而是那个会蹦的家伙。蜘蛛要塞一高一低地身影特别的醒目。老远就看见这个大家伙蹦蹦跳跳的向着海峡冲了过去。

  “发现目标。”rb舰队的了望手几乎同时发现了这个大家伙。

  “各战舰装填穿甲弹等待命令齐射。”负责拦截任务的田中正太做了这么一个命令,各战舰的舰长立刻照做了。

  这次集结来的舰队可是rb硕果仅存的几只还像点样子的舰队之一了。这几天的海战把两边的海军都给打疼了,现在大家战舰都不多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广岛计划,松本正贺还是勉为其难的把其中一支调集到了这里拦截三座虫族城堡的进攻。

  整个舰队三十几艘战舰,大小火炮也不下千门了。弦侧齐射时至少有六百门炮可以发威,这就足够覆盖一片很大的区域了。rb人知道蜘蛛要塞行动方式特殊不好瞄准,所以他们也没打算直接命中,而是采用了炮火覆盖的方式一次把大致目标点全都盖上。至少会有十几枚靠地近命中目标。rb人认为这个大家伙只要被打伤应该就无法快速运动了,到时候再集中火力摧毁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记者们纷纷拿出游戏记录摄像机先给rb舰队来个全景,然后又对着蜘蛛要塞来个特写,接着拉开全景准备看双方怎么打。田中正太一直忍着冲动等待蜘蛛要塞靠近,就等最后一击,而蜘蛛要塞却像完全没看见舰队一样继续靠近海峡。

  看到蜘蛛要塞一跳一跳的接近海峡时田中正太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开火。”

  轰。成片的炮弹雨点般飞了出去,迅速罩向刚刚起跳的蜘蛛要塞即将落下的位置。田中正太可是计算过了自己人的反应时间和蜘蛛要塞的弹跳步伐速度才喊发射地,要的就是这个蜘蛛要塞在半空中无法转向的机会。不过很可惜。这些家伙的联想能力太差。

  一道白色的东西从蜘蛛要塞的尾部喷射了出去,直接射中蜘蛛要塞后方的一大片森林。那白色的东西原来是一些溶液一样地东西,刚一接触到树木就炸开了。大片乳胶一样的白色物质迅速扩散把一大片树木都罩了进去。这些液态物质刚一附着在树木上就迅速凝固变成了一种柔软的带有很强拉力的弹性物质。

  “笨蛋,蜘蛛是会吐丝的!”蜘蛛要塞地操作员忍不住骂了一句。

  白色的丝线迅速回收,强大的拉力硬是把那小片树林连根拔起,但同时蜘蛛要塞也停止了前进的姿态改为倒飞回去落在了比起跳点更加靠后地位置。距离误差一公里多,当然没可能命中了,rb人的炮弹全都落在了空地上。一发也没命中。

  就在rb人慌忙装填炮弹准备再次发射时蜘蛛要塞再次起跳,几个起落已经到了岸边。本来大家以为蜘蛛要塞到这里要停下了,谁知道他不但没有停反而开始加速。到岸边的时候蜘蛛要塞猛然加力起跳,噌的一下就飞了起来,吓的几个站在岸堤上的记者翻到了海里。巨大的蜘蛛要塞直接从他们头顶跃了过去。而他的着陆目标则是大海。

  “难道这家伙会潜水?”现场地记者们同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但是很快他们自己就找到了答案。刚才光顾着拍蜘蛛要塞起跳的雄姿了,镜头一拉开对准海面立刻就有结果了。

  记者们估算蜘蛛要塞将要落水的位置居然不是海水,海面上的rb舰队为了不阻挡自己人炮击所以分的很开,蜘蛛要塞的落点那里刚好有一艘战舰。“他要用战舰垫脚!”记者们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轰!嘭!叭!蜘蛛要塞的八条腿准确地在那艘不太大地战舰上着陆。这个小战舰根本不能承受这么重的动机,被一脚踩到了水面下。但是蜘蛛要塞有个优势,这家伙腿长啊。虽然战舰被踩下水,但浮力没有消失,蜘蛛要塞依然可以借力。只见蜘蛛要塞突然向下一蹬,接着身体离水再次飞起。那艘被他当跳板地战舰立刻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向了海底。

  蜘蛛要塞在水面战舰上起跳,战舰并不比陆地,它并不固定。所以无法达到最大起跳力量,影响了跳跃距离。不过这不要紧,因为附近有的是战舰,间隔虽然已经拉大,却也只是六百米左右,只有蜘蛛要塞极限跳跃距离的三分之二,还在可跳跃范围内。

  轰。又是一声巨响,这次倒霉的是艘大型巡洋舰。可怜全rb就剩这么十几艘大型巡洋舰了。这可好。一下又少了一艘。以蜘蛛要塞的自重,就算是战列舰也只能勉强承载。何况蜘蛛要塞不是老实的站在上面,它是跳过来的。这个冲击力估计就算是我们行会的大型战舰也会被踩下去的。蜘蛛要塞找到落脚点之后立刻起跳,向第三个目标跳过去,刚被当跳板的那艘巡洋舰自然是转职当潜艇去了。这年头水面舰艇不好混啊!还是潜艇安全。

  在蜘蛛要塞几个起落后后就有七八艘战舰成功转职潜艇,田中正太终于意识到再不想办法自己的舰队就成人家浮桥了,而且还是一次性地。蜘蛛要塞可是不折不扣的过河拆桥。而且是走一步拆一块。

  “不要顾及误伤,给我开炮!”田中正太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震的信号旗手一阵头晕,不过旗手还是很快把指令发了出去。

  rb舰队立刻响起了杂乱的炮击声,炮弹雨点般飞了过去。不过很有戏剧性的是蜘蛛要塞此时的垫脚目标正是田中正太的指挥舰武藏号。这可是艘战列舰,而且是全rb最后三艘战列舰之一,这次也算是拉出来充场面地,没想到让人当浮桥使了。

  蜘蛛要塞在武藏号的舰身上准确着陆。八条腿很好的保持了稳定,只是武藏号的炮塔被踩的惨不忍睹。要说武藏号也算幸运,它体积很大,足够承载蜘蛛要塞的重量,而且蜘蛛要塞上个踏板体积太小不能提供足够的力量,所以这次跳的不远,是以冲击力不大,勉强在武藏号上站住了。不过武藏号同时也是不幸地。蜘蛛要塞确实没把它踩到海底,不过蜘蛛要塞可是炮击目标rb战舰都瞄着他呢。蜘蛛要塞刚在武藏号上着陆就引来了一片弹雨,蜘蛛要塞立刻跳向下个目标躲避攻击。死里逃生的武藏号成员还没来及为瘟神离开而高兴就被一片密集的弹雨砸成了蜂窝煤,巨大的武藏号上连一个逃生的人都没跳出来就直挺挺地沉进了大海。中了四五百发穿甲燃烧弹,要有人逃生也得有人活下来才行啊!

  离开武藏号的蜘蛛要塞毫不停顿的继续跳跃。连续几个起落踩沉了十几艘战舰之后找到了一艘靠近海岸的大型巡洋舰。这个落脚点很不错,蜘蛛要塞准确地在它的后部着舰,一家伙就把战舰尾巴踩进水里了,接着蜘蛛要塞爬上船头纵身一跃飞向了对岸。这艘可怜的战舰瞬间消失在海面上。不过蜘蛛要塞也没能获得预期的反作用力没能一次上岸,但这问题不大。虽然没落到岸上,但蜘蛛要塞的落点已经很靠近海岸了。借助八条长腿蜘蛛要塞还是成功的接触到了不太深的海底,接着又是一个小跳就上了海岸防波堤。

  本来大家以为这个时候应该是蜘蛛要塞离开的时候了,毕竟他已经过海峡了,只要继续前进就可以了。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突然再次喷出了那种白色地黏液,这次的目标是艘战舰。蜘蛛要塞比战舰体积大一些,力气也不小。一下就把战舰拉到了岸上。正在大家疑惑他要干什么的时候,蜘蛛要塞却突然把战舰用丝线捆成了个大蚕茧。

  蜘蛛这种节肢动物的进食方式很奇怪,它不是直接吃肉。这种生物喜欢把猎物用自己的丝裹成一个丝茧,然后向猎物体内注射腐蚀性的生物分解酶把猎物的身体组织全都融化成液体,之后它会回来像喝果汁一样把液体全都吸干。

  虽然大家都知道蜘蛛这个习惯,但那是动物蜘蛛。蜘蛛要塞虽然是蛛族的堡垒,可它应该是个魔法机械而不是生物啊,它用丝把战舰裹起来干什么啊?

  就在大家被搞地淅沥糊涂地时候蜘蛛要塞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他张开大口一口咬向大茧。很多人都注意到一根长针插进了茧里,靠地近的记者还听到了液体流动的声音。完成这个工程之后蜘蛛要塞迅速的把大茧背到了背上。然后转身就跑。之所以突然逃跑是因为rb战舰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们正在开炮射击,蜘蛛要塞中了几炮之后决定闪人。

  记者们很好奇为什么蜘蛛要塞要背个大家伙逃跑,那战舰可只比蜘蛛要塞小一点,背起来也相当吃力的。自从背上这个东西之后蜘蛛要塞就再也没有跳过,而是改成在地上爬了。

  大家还在看着蜘蛛要塞远去的背影,头顶忽然一阵轰鸣,接着铁刃堡垒那绿色的身影迅速从海面低空掠过,等他飞远了,海面上他经过的直线上的战舰突然整齐的同时分裂成三个部分沉进了大海。至于巨蚊哨站,这家伙可不像想象的那么好对付,因为此时他正在前方等待蜘蛛要塞和铁刃堡垒靠过来。不要真以为蜘蛛要塞是第一个到的,巨蚊哨站其实早就过去了。这个巨蚊哨站的能力并不单单是侦察,伪装也是其中之一。这家伙是会变色的。到着天空迷彩的巨蚊哨站从舰队头顶高空飞过,下面没一个人发现它。

  三个堡垒虽然手段不同,但最终全都过了海峡,松本正贺把挂回来的田中正太骂的头都不敢抬,生怕被喷一脸唾沫星子。而此时远在广岛附近的岩国城,记者们正在目睹蜘蛛要塞的一个强大的特殊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