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章 魔法导师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章 魔法导师

  “这个你放心。”玉帝对太白金星道:“你带紫日去安排一下,就把那妖孽送给紫日作为先锋军使用。至于力量吗……!封个九成,留一成应该够了。”

  玉帝能给我留一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天火妖姬实力强劲,即使只留一成应该也是非常强悍的魔宠。

  向玉帝告辞之后由太白金星带我到了天庭的斩妖台,这里是专门对付高等妖怪的刑场。四四方方偌大一个石头平台,三面都是虚空,只有一面连接着天庭的地基。平台周围有一米来高的石头栏杆,但观赏作用明显大于实用。神仙都是会漂浮术的,就算没栏杆也不怕掉下去。能送到这来处决的妖怪各个都不是凡品,这一米来高的栏杆狗都挡不住,何况是妖怪?

  平台中央以扇面形式分布着七根石柱,石制柱身上雕刻有磐龙像,而且数量众多。柱身粗细约一人合抱,高约十米。每根柱子的顶端还有个云耳,和******前面的华表顶端有些类似。

  此时每根柱子上都连接着一根铁链,链条的另外一端分别锁着天火神姬的四肢、脖子和腰身,其中腰上上两条铁链共同锁扣住的。神姬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全身都飘舞着一种奇怪的金色光芒,看起来到是很漂亮,实际却是镇压力量的封印。

  “这就是那妖孽了。”太白金星一指场中的天火神姬。“我马上安排……”

  “太白等一下。”太白金星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二郎神的叫声。一回头就看见二郎神急急的跑了过来。“等一下,我有点话和太白说一下。”

  “真君何事?”太白金星看向二郎神问道。

  “借一步说话。”二郎神把太白金星从我和斩妖台上的其他神仙身边拉走然后到远处和太白金星开始交头接耳的小声嘀咕起来。

  我在这边就看二郎神似乎在求太白金星什么事情,太白金星听的眉头直跳,然后似乎有些不大愿意,结果和二郎神反驳了几句。二郎神似乎还有什么杀手锏,看太白金星不同意就又说了些什么。太白金星听了之后显然是很生气,退开几步面红耳赤地吵嚷了几句。因为情绪比较激动。所以声音有些大。我隐约听到好象是说什么“要挟”什么“下作”之类的东西。

  我在观察那边的变化,不过周围的神仙都在盯着我,所以没有注意到那边二郎神和太白金星的反常行为。我现在遮蔽腕轮是彻底完蛋了,身上的火焰像个移动火堆一样熊熊燃烧,周围的神仙一个个都跟见到怪物似的盯着我。估计要不是因为看到是太白金星客客气气地带我来的,大家就准备把我就地正法了。

  等我发现大家的眼神不对路之后连忙问道:“大家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啊?”

  “你是紫日?”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个神将惊讶的问了出来。

  我点点头之后周围的气氛就突然松懈了下来,天庭的人现在对我都了解的很,刚才因为火焰阻挡看不到脸面都以为是什么妖怪。谁也不知道是我,所以才气氛紧张。我一解释大家都了然了,纷纷上来寒暄起来。上次救治天庭伤兵打下的良好感情基础已经让我在天庭有了相当不错地人气,就算没有直接受过帮助的,起码都对我存在一些好感。

  那边二郎神和太白金星的谈判好象也结束了,二郎神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凑到我耳边小声的道:“可别说我不够意思,这次帮你走个认情搞点实惠。”

  周围人太多我也不好问到底是什么实惠,不过二郎神既然说了。那就肯定是有了。太白金星有些不情不愿地走到场中招手叫过去几个神仙交代了一下,然后这些神仙就迅速的去找来了更多的神仙,不一会就有几十个神仙把天火神姬给包围在了场地中心。

  太白金星宣读了一下玉帝的圣旨,然后向那些站好位置地神仙下达了命令。这些神仙每人都拿出了一枚红色的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开始念咒起法。不一会他们这些人之间就连接上了黄色的光带组成了一个圈。这个圈一闪突然立刻人群向中心聚集而去。接着突然出现在天火神姬的脖子上形成了一个金色的项圈,项圈上还有大量的符文标志。几乎在光带变成项圈的瞬间,那些起法的神仙突然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不过他们迅速爬了起来盘腿打坐像是在恢复。

  天火神姬毕竟不是等闲的存在。即使集合这么多人,想封印她现在九成的力量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受到伤是再所难免的。不过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就是二郎神提到的“实惠”。这个“实惠”的具体作用到底是什么呢?

  太白金星向我招招手把我叫到场中,然后对我道:“收她做魔宠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们地工作已经做完了。你收服完成后通知那边地神将,钥匙在他们手里,我会和他们先打好招呼的。我还要回去复命,先告辞了。”

  太白金星一走二郎神也跟着跑了。我连询问实惠到底是什么地机会都没有了。走到场地中,天火神姬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刚才的封印不是加在她身上的一样。

  “你就是负责行刑的刽子手?”天火神姬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突然很想开开玩笑。“恩。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我又没有什么人记挂,要交代给谁听?再说我这不死之身虽不是真的完全无法毁灭,但你们大概是不具备这个能力的。”

  我继续道:“我们已经知道是谁放你出来的了,一会他也会被压过来。你是想自己先死,让他看着你被杀还是让他先死你看着他被杀?”

  “这不关他的事情。”天火神姬突然爆发,猛然蹿起把我吓了一跳。七根铁索瞬间崩直。卡啦一声响震的人心发慌。周围的神将知道这柱子和铁索是专门镇妖地。不是力气大就可以拽断的。所以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这次他们稍微有些算错了。天火神姬被七条锁链拉住,不能向前一步,整个身体都立了起来。她大声吼叫了起来,发疯般的大喊着。后面的锁链居然传出一阵咔咔嘣嘣的声音,石头柱子也是一阵轰响,险些被挣断。

  神将们刚要冲上来,我赶紧回身制止。等他们都退回去了才转身对天火神姬道:“看来你果然是重信义的人,不枉我用掉一个愿望救你出来。”

  天火神姬听到我的话立刻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你是什么人?”

  “听不出我地声音了吗?”我一招手凤龙空间出现在侧面,小龙女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她你应该认识我了吧?”

  “你是紫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天火神姬终于认出来了。

  “说起来不都是为了你。”我解释道:“你被困在网子里的时候黑麒麟向你发射了一道黑雾你应该看见了吧?”

  “恩,看见了。你好象用身体帮我挡住了。”

  我点点头:“首先你别怪黑麒麟,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攻击法术,所以没有伤害能力。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所以才会跳上去替你挡那一击。我本身就曾经进过十八层地狱,身上携带着大量邪气。黑麒麟发射的那些雾气就是浓缩的邪气力量。他可能是想用这些东西让你也被邪气侵蚀成为他的同伴,结果却射中了我。我本来还有个腕轮可以遮蔽邪气,但是这次力量太大了,腕轮因为承受不住如此高浓度的邪气而无法遮掩,只要一带到我手上就会爆炸。结果我就成这幅摸样了。”

  “说实话。这样也不错。”天火神姬重新看看我道:“你知道吗?现在感觉起来你的力量似乎比开始要强大了不少,这邪气虽然缠绕着你把你搞成这样,不过你的身体似乎是邪气适应型地,实力反而得到了提高。”

  “不管怎么说。这个新的变化让天庭欠了我一份情,玉帝答应让我随便提一个要求。我选择了让你加入我的势力。”

  “他们同意了?”天火神姬很激动的问道。

  “原则上同意了,但是有一个限制。”

  “什么限制?”

  “天庭不放心你的力量,怕你出去捣乱,他们需要你处于绝对控制之下。因此他们需要一个保证,而这个保证地方式就是你成为我的魔宠。鲜血契约是有着绝对约束能力的,不管你多么强大也没用。天庭只相信这个终极力量的禁锢方式,否则他们就不同意释放你。而且就算如此他们也封了你九成地实力。你脖子上那个新加上的金色项圈就是封印。”

  “要我成为你的魔宠?”天火神姬的声音很惊讶,不过没有多少生气的成分。她低下头,眼睛翻转了几下又抬起了头。“好吧。看来我们是天缘未尽。至少你还算对我不错,相信你不会害我的。”

  “那好,现在我帮你做鲜血仪式。最好的情况还是由你主动确认,首先吸收一点我的血,然后自己想着缔结契约,我这边打开契约接受就可以完成了。”

  天火神姬有些为难地道:“可是你这一身火……?”

  “哦。那这样。”我身体四周旋转的火焰突然被一道黑旋风直卷上天。火焰消失后银月出现在原地。“换这个身体就没问题了。不过由于我的等级比较低,可能会再次限制你的力量。不过不用担心,我打算尽快去刷级,很快就能提高起来。”

  “明白了,我会追随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天火神姬突然用爪子轻轻割破我的手背,几滴血被她舔进嘴里。一个红色的魔法符文在她的额头上一闪就消失了,接着我立刻感觉到了契约完成的提示。系统要求命名。

  天火神姬一身火红,战斗力又如此之强悍,我很想给她起名叫灾火。她这么厉害,到哪里哪里就遭灾。叫灾火本来是很合适地。但是转而一想,天火神姬毕竟是女性,灾火这个名字不大合适。想了想还是征求一下她自己地意见,结果得到了一个新名字——红翎。这个不是我起地名字,而是天火神姬本来地名字。天火是她的特长,神姬是她的封号,红翎才是她的真名字。

  完成了魔宠契约之后神将也不用我喊,自己就过来帮我打开了锁链。在几名天兵的引路下我们被送出了天庭。

  离开南天门之后红翎深吸了一口气。“自由的味道!”

  “自由?你早不就可以得到的吗?”我边和红翎一起向艾辛格飞边说着。“其实你不该和他们缠斗。直接离开地话他们是挡不住你的。”

  “你真以为我跑的掉吗?”红翎冷笑了两声。“知道为什么我不听你的话离开而是和那些家伙继续打吗?”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你是有原因的。”

  “你别说的这么感人好不好。”红翎故意俏皮的道:“多少年了,从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么贴心的话,搞地我都快流眼泪了。”

  “魔宠师是依靠魔宠战斗的职业,所以必须和魔宠做到心灵相同。如果你连我有什么战术意图都不了解,那还怎么战斗啊?等回到艾辛格介绍我的其他魔宠给你认识,或者看几次我们的战斗你就了解了。魔宠和我是一体的,大家无间地配合才是最强的战斗方式。好了。先在告诉我为什么当时不跑?”

  红翎仰望了一下天空道:“你们可能感觉不到,但是我感觉到了。在我们从天空掉落地面的时候女娲已经到了。她当时就在我们附近看着。如果当时我选择逃跑,天庭是肯定挡不住我的,但她会立刻出手把我拦下来。”

  “女娲?她下界来了?”

  “是地。”红翎无奈的道:“从我在天庭门口被四圣兽堵住的时候开始我就失去离开的机会了。反正一跑就会被抓回去,索性和那些神仙打个过瘾再被抓回去,起码接下来的封印期间我还可以抽空回味一下。不至于太无聊。”

  “你还真会苦中作乐啊!”我笑的有些不自然。

  红翎依然无所谓的道:“你是不会明白的。那么长时间地囚禁,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排解的东西,为了不至于疯掉,我必须学会找到一些细微的东西去排解。哦对了。说起来这么长时间我还真研究出不少以前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

  “有什么特别的说来听听。”

  “因为太无聊了,所以我就在封印里自己研究法术的使用和聚集。可以说如何聚集法力是入门级的东西,没人会花太多时间研究这个东西,但是我深入思考,而且用自己的力量反复实验了几千年,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些以前从来没人了解地东西。”

  “是些什么东西啊?”我突然对红翎地研究感兴趣起来。当初维娜也是被人封印了很久,过度无聊之下就开始胡思乱想的研究各种理论,结果捣鼓出一堆奇奇怪怪地理论。还别说。后来我们行会建立魔法研究所之后还真用到了不少其中的东西,可以说我们行会很多技术都是以维娜的研究为基础的。红翎原本的实力比维娜更强,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被封印的时间要比维娜长的多。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个白痴也该研究出一点成果了,何况红翎还是个天才。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红翎就想给我解释。闷了那么久研究出来的东西,突然听说有人感兴趣,不管心思再深沉的人也会忍不住像小孩一样想要卖弄一番。但是红翎似乎不大会说话,半天也组织不出合适的语言解释,最好急了一头汗出来。我安抚了她一下。她才想到办法道:“虽然我不会说。可我会做。这样,我们先落地。给你严实一下。”

  “好啊。”

  降落地面后我们刚好在一个无人的山区,我顺便把魔宠们全都释放了出来给红翎见个面介绍大家认识一下。红翎和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但是她实在是不善交流,尽管大家和热情,她却还是老样子。最后还是让她先给我们演示她的研究成果。

  本来红翎要我释放魔法,不过现在魔宠都在,而且银月这个身体释放的都是光明魔法,效果不明显,所以就改由凌来释放。毕竟是专业法师,凌比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二把刀可强多了。反正是演示。也不要大型魔法,凌随意打了个响指就在指间制造出了一团黑色地冥焰。

  红翎只不过看了一眼,凌手上的冥焰突然轰的一声爆炸了。幸好火焰很小,爆开的威力小的很,只是溅出几个火星就没有了。凌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刚刚感觉到魔法好象突然失控了,到底怎么搞的啊?红翎?难道这就是你地研究成果?”

  红翎笑着道:“差不多吧。我发现魔法和法术是一样的,使用前要聚集魔力或者法力,然后凝聚出实际效果再释放出去。要想挡住一个魔法就要有和它基本相当的力量才可以做到。这样就是实打实的硬碰双方的力量,当遇到魔力更强的对手时魔力弱的总是输。”

  凌着急的道:“这我们都知道啊!法师当然就是魔力强地战胜魔力弱的,很简单的道理啊。”

  红翎摇摇头:“看着简单,实际上并不简单。我研究这些无聊的东西几千年才发现其中奥秘。”

  “可你的奥秘到底是什么呢?”小纯问道。

  “这个就是……怎么说呢!”红翎又开始满地乱转。可惜她只有这种狐狸形态,虽然能变化大小却无法变成人类形态。要不然她现在肯定在抓耳挠腮地想办法了。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对了,我知道怎么形容了。这样。好比你站在路中间,你的对手释放的攻击魔法就是一辆马车。魔法被释放出来后就相当于马车向你撞了过去。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挡住这辆车必须要有和这辆车相等地力量,这很困难。但是我的方法不是去硬挡。而是想办法给车上做点手脚。比如在轮子前面弄个石子,或者把车轴给弄坏,让车子在撞到我之前就散架或者翻掉。”

  这里的全都是高手,凌和小纯都是女神,论起玩魔法,全都是大师级的。红翎只不过一点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大家立刻就明白了。凌最先道:“你的意思是在对方聚集魔力攻击时,不要却挡魔法。而是向魔法中输入不同属性的力量把它引爆或者干脆弄偏。”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想法是很好。”小纯也点头道:“但是具体使用时要怎么办呢?对方聚集魔力时会在身边出现魔力真空区,我们的魔力不好渗透啊!”

  红翎立刻道:“不用太多的力量地。我只是用一点魔力扰乱对方而已。”

  夜月立刻道:“我知道了。红翎的意思是只要空中一点点魔力送入对方能量圈就可以了,不用操作大量魔力。魔法释放时操纵的魔力越少就越好控制,以我们的水平释放一个学徒级的魔法肯定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即使是禁魔领域实际上我们都可以在里面点个小火星什么的。要是单纯只制造一点魔力干扰对方,那我们的力量绝对可以做到。”

  小龙女担忧地说道:“照这样说法师不是成了废品了吗?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些微地控制能力就可以远距离破坏任何一个大型魔法,这法师还怎么活啊?”

  红翎笑着道:“我在封印里无聊的时候就自己和自己较劲。先研究出攻击方法。再研究怎么防御,然后想更强地攻击的方式。接着研究能防御这种更强攻击的防御方式。刚刚和你们说的法力破坏,其实也不是万事通。要真那么好用我就用它去对付女娲了。”

  “那么要怎么防卫呢?”

  “其实也很简单。”红翎道:“使用魔法时实际上只借用自然中的几种法力,另外剩下的部分就成了对方用来干扰你施法的魔力。如果你释放魔法之前把相反的属性全都趋散,对方就无法干扰了。比如要破坏一个光明魔法就可以把黑暗魔力送进去,这样光明魔法就会爆炸。而使用火焰魔法时可以送入水系魔力干扰对方。想防御的话你就先进行趋散,放光明魔法时先把黑暗魔力都趋散到远处,对方就算把土系或者火系魔力送进来也不会干扰到你的正常施放,所以可以安全防御。我刚刚看你们,好象是可以配对使用的。尤其是凌和小纯,你们两个一黑一白,要是在一起使用魔法刚好把两种凡向魔力都抽干了,对方根本无法干扰你们。”

  “说的有道理啊!”阿嫡娜点点头。“可我是美人鱼,使用的魔法是水系,要火焰和我配合才能防御啊!”

  小凤立刻跳了过去:“没关系,我们两个配对,一火一水刚好配合。”

  幸运骄傲的道:“还是我们巨龙好,用**战斗,不管对方多精通魔力也没用。”

  红翎立刻道:“其实你们**强悍也没什么用。我研究发现其实身体是很容易受到创伤的,就算是我这不死之身都一样的脆弱,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身体的弱点在哪里,所以总觉得很强。巨龙族我没研究过,但是应该和一般生物没有区别,肯定也有严重的缺陷。”

  我摇摇头:“晕,看起来红翎你研究的东西还真不少。这样吧。回去后你把你的研究成果都说给研究所那些人听,说不定能搞出很多好东西。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去吧。再这么研究下去明天也别想到艾辛格了。”

  大家回到凤龙空间,我重新带红翎上路。很快到达艾辛格,红翎一下就傻眼了。虽然一路上我不断的告诉她艾辛格很壮观,但是她显然没当回事。结果真的亲眼看到了立刻就被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