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章 营救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章 营救

  这次的庆典总的来说办的还算不错,经济效益多少还有一点,更重要的是本行会的会员数量从七万多疯长至十一万多,目前中国地区能在人数上超越我们行会的只有风尹飘渺的热血联盟和烟雨的北方联盟。热血盟是老牌行会,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发展缓慢,不过十五万会员的基数还是相当恐怖的。北方联盟更吓人,虽然只比我们行会成立早一点点,但是会员数居然庞大到二十七万人之巨,几乎相当于我们行会和热血盟的总和。

  不要看我们三大行会人员数量似乎很庞大,实际上这恰恰反映我们国家行会之间的松散状态。最新统计中国有近八亿玩家,曾经创造过六亿五千万人同时在线的最高记录。在如此一个庞大的基数下我们的三大行会居然加一起还不到五十万人,可想而知松散程度是多么可怕。德国总共只有八千多万人口,玩《零》的人只有五千多万。阿修福德的铁十字军还不是德国第一大行会,但是他们行会的人数居然达到了五十万之巨,你可以对比一下他们的人口就知道人家的团结程度和我们的区别了。

  我们行会和日本的战斗也是一样的情况。说起来满光荣的,中国地区的行会只要有船就几乎都和日本人打过仗,至少爱国方面无可挑剔,但是结果呢?日本玩家照样横行海上,能给他们造成损失的只有我们三大行会而已,那些小行会根本是不疼不痒的小摩擦。

  日本有一亿两千七百万人口,作为一个游戏和漫画产业极为发达的国家,日本拥有九千万《零》的玩家。说起来这九千万和我们国家的近八亿没法比,可是日本的玩家出奇地团结。一直和我们行会周旋的黑龙会虽然在技术和物力方面都不如我们,却和我们行会前前后后打了五个多月,大大小小的摩擦不断发生。虽然一再吃亏,可他们却依然把我们行会打的损失惨重,居然还策划发动过艾辛格反攻战。这一切并非因为日本玩家比中国玩家强多少,实际上日本玩家平均战斗力还不如中国玩家,但是人家团结。黑龙会作为日本第一行会拥有八百万会员。想不到吧?这就是差距。全日本的玩家差不多每十个人就有一个是黑龙会成员。

  我们冰霜玫瑰盟收人时筛选过于严格,这或者阻挡了一部分人员的加入,但是北方联盟和热血盟并没有类似限制,可就是这样他们的人员也并非多的不可计数。要说日本人地团结有些过度。德国人的标准应该是世界平均值了。中国要是能达到平均值,那么现在的中国第一大行会北方联盟会员数就不应该是二十七万,而应该是八百万以上。三大主力行会加一起怎么说也应该达到一千五百万以上的人员配置,现在可好,三个加一起都不够五十万。

  这次我们的人员增加到十一万多算是个进步,不过这依然是很无奈的情况,这点人根本达不到平均线。其实我们行会就算达到八千万都不算多,人家黑龙会可是只有日本人组成的。我们行会是中、日、德、美、法、瑞士、智利七个国家会员组成的。简直是个小联合国。要是把npc算是,我们行会恐怕是成分最复杂地行会了。以我们的交际面,行会人员数量至少应该在一千万才算及格,现在的人数远没到正常值。

  本来我打算先把观音的玉净瓶送到妖魔那边去的,不过天庭最近似乎对我青睐有佳。李靖才回去太白金星又跑了过来。这次送来地东西可是机密,太白金星像做贼的一样把一份秘书送到了我这里然后要去个安全的地方和我详谈。

  这次太白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有两个仙风道骨地神仙,不过我也不认识。本来我想多带几个人来听的。但是太白说极度机密,只上我带上玫瑰,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三个人。等到了密室太白金星才开始向我们两个介绍他带来的人。“这位是孙悟空的导师菩提老祖。”

  那个个子比较高的老神仙向我们微微点下头做了个简单的手礼,显然在天庭地位比较高,很少向人行礼。我和玫瑰赶紧还礼。

  太白金星又向我们介绍另外一个神仙。“这位是紫竹仙子的导师青山仙师。”

  这个青山仙师到是比较客气的行礼,我们也是赶紧还礼。

  太白继续道:“这次带他们两位来,你们应该知道我地来意了吧?”

  “是让我们营救孙悟空和紫竹仙子吗?”玫瑰问道。

  “不错。”太白道:“刚才给你们的书卷上是地图,上面有标出秘密的暗道以及守卫的位置。有这么你们就可以轻易的潜入内部找到他们二位。”

  两边的神仙又各拿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来。菩提老祖拿的东西是根短棍。这个棍子只有一尺长,长方形,还满重的,好象是金属。青山仙师地东西是一枚红色地珠子,看质地到是很珍贵的东西,但是中间裂了个大口子,明显已经失去作用了。

  菩提老祖先道:“这根就是当年悟空在我门下学艺时我用来教训他地戒尺,他是天生石猴。一般东西伤不了他。这根戒尺是我特制的,他一看就知道是我让你们去的。”

  青山仙师也解释道:“这是天眼红玉。非常珍贵。紫竹小时侯很顽皮,有一次她偷偷拿着这个珠子去外面玩,结果遇到了妖怪。当时那个妖怪很强,不过幸好她带着这红玉,最后红玉救了她一命,却因此损毁。这个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只要她一看见就能认出来。你们拿这个当作信物去和她见面,帮我带句话,就说师傅很想她。”

  我收过两物点点头:“我知道了。菩提老祖没有什么要带的话吗?”

  菩提的嘴巴动了动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想了想伸手把我手上的戒尺拿了回去然后折弯了一点又扔给我。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了。转头问太白:“玉帝是要我现在去还是让我自己决定时间?”

  太白道:“玉帝说时间由你决定,不过天庭的意思是越快越好。况且现在正是佛宗最忙的时候。大概会稍微放松一点管理,你想潜入也相对容易些。”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进行地。”

  太白点点头:“那我就不多留了,你们一定要尽快,有什么消息就用画中仙境和天庭联系吧。”

  “慢走。”

  好不容易等天庭的人离开,玫瑰拿着任务卷轴看着我:“又一个特派任务。”

  “虽然难度高了点,但是报酬不错。天庭答应给咱们购买天兵的优惠计划再降一点,另外还送神兽补偿我们的劳动。”

  “那还等什么。动作快啊!”

  “总得先搞点先期行动吧?”

  “先期行动?对,有道理。”玫瑰立刻道:“我来策划先期行动,你自己把地图看一下再去熟悉下现场环境。”

  我们的速度非常迅速,接下来两天事情不断。首先通过本行会的势力策动妖魔们对佛宗进行了几次骚扰。本行会提供了妖魔大量运输工具,甚至帮他们建造了一座传送阵,这样方便他们遍地开花到处骚扰佛宗的人。黑麒麟也意外的参加到了这个行动中来,他并不知道我们需要对佛宗下手,大概是碰上地。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黑麒麟干掉了两个很强的佛祖搞的佛宗方寸大乱。天庭方面为了配合行动,对妖魔的管理是松了又松,佛宗要求天庭协助治理妖魔,可天庭总是阳奉阴违的搪塞了事。总之就是消极怠工,对此佛宗也没办法。

  本行会自己虽然不能直接得罪佛宗,但我们是中间人,这个身份用好了可是很有威慑力的。首先玫瑰在一次和阿尔倪的特别会谈中“无意”泄露了现在袭击佛宗的地盘比较容易地消息。于是黑暗神殿当天晚上就把自己势力附近的几个大庙给席卷一空,事后发现果然没有佛宗来找麻烦,于是又袭击了另外一些庙,还顺手干掉不少罗汉什么的。我本人也去了次光明神殿,米枷勒自然就“无意”间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有黑暗神殿的表现,光明神殿胆子更大,一口气端掉了十几个大规模的佛宗聚集地捞了不少宝贝回去。

  天庭发现黑暗光明两座神殿地表现后立刻把我叫到画中仙境问我怎么回事,我非常无辜的对玉帝说:“意外。我们只是不小心说了句佛宗现在很忙而已,然后就成这样了。”

  玉帝笑着道:“哈哈,你们真厉害。知道吗?就因为你们两个这两句话,佛宗损失了十分之一的聚集点,已经伤了元气。”

  太白金星也笑着道:“杀人不见血,让你当这十一殿阎王还真选对人了。”

  总之我们是用两天时间把水彻底搅浑,佛宗现在已经疲于应付,根本就没时间管其他地方了。我在第三天开始正式行动。一个人悄悄的摸到了百丈山佛元洞。这个地方就是地图上标地孙悟空的洞府了。或者说是囚禁他的监狱也可以。

  观音已经彻底被维达征服了,现在彻底变成了幸福小女人。只要维达说的话她连想都不想就会同意。孙悟空的金箍是观音给的,所以我向她要了拿下金箍的办法,结果是竹拦打水一场空。就像我们想的一样,金箍确实是有两个相对地咒语,一个就是众所周知的紧箍咒,用来收紧金箍让孙悟空听话,另外一个是松箍咒,可以放松金箍。但是这个松箍咒的效果和我们想的稍微有点出入,这个东西确实可以放松金箍,但也仅仅是放松一点,根本就拿不下来。观音说真正的咒语一直就在如来那里,她可以松紧控制却拿不下来,所以等于没用。

  玫瑰他们的意见是让我先和孙悟空接触一下,先搞清楚金箍的大致情况再考虑怎么把它弄下来。沃玛反正是乐观的很。强酸、沙盘切割机、震荡切割机、甚至连魔光切割机都有,总该有办法能弄开地。

  摸上山地工作简单地像在旅游,佛宗已经彻底乱套,偌大一座神山连个守卫都看不见。天庭地秘密地图上标出的守卫点全都是空的,所有地方都没人。最后我在佛元洞外面找到了上山以来仅见的两个守卫。

  这两个守卫看上去是普通沙弥,应该不是很强悍,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直接出去。随着我的控制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黑洞,接着一只像是白雾组成的幽灵虫爬了出来。小家伙晃晃屁股然后沿着地面向两个沙弥爬了过去。

  他们两个正在聊天。并没有注意到幽灵虫的靠近。幽灵虫缓慢地靠近了左边那个沙弥,在距离还有三四米的时候那个沙弥突然一转身面对我这边叫了起来:“何方妖孽?”

  我吓的定在原地不敢动,幽灵虫立即向侧面移动。那个沙弥的视线似乎找不到目标,但是幽灵虫一动他立刻就跟着转了过去。很明显这个家伙发现的不是我而是幽灵虫,小家伙身上的气息完全就是负面气息的集合。不过虽然沙弥感觉到了亡灵的气息,但是他根本找不到幽灵虫。通常人地注意力都是在和自己差不多的高大,幽灵虫只有一只手掌大小,又被植被遮挡在下面。自然是看不见的。

  旁边那个沙弥道:“好象只是个普通的小鬼,力量不强。”

  这个沙弥却很紧张的道:“这里是仙山怎么会有小鬼?能进来地都不是一般货色。”

  “说不定是拘魂的鬼吏从这里过。”

  “那也不对啊!”

  “看我的。”旁边的沙弥突然把手放在嘴前伸开手掌:“焚妖神火。”小沙弥居然从掌心位置吹出一道火焰直接射在了灌木中。

  幽灵虫明显传回了恐惧地信息,幽灵还是畏惧神火的。不过我额头上那个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母虫意识到了孩子的危险。虽然母虫不在乎损失几个幼虫,但是她不会无故浪费孩子们的生命。不用我指挥她自己就下达了命令。幽灵虫得到了直接指示,动作迅速的用六条刀足开始打洞。火焰还没烧到它,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足够它隐蔽的深坑。幽灵虫迅速的钻了进去。半虚无状态地身体可以压缩空间,虽然不能直接渗透进土里。但是只要一个小洞就可以藏身了。

  火焰只烧到了上面的泥土,幽灵虫完全没受到任何影响。火焰消失后那个小沙弥道:“什么都没有吗!是不是你神经过敏啊?”

  “不可能啊!我明明可以感觉到鬼气的吗!”

  “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我看着那边的情况又放了几只小幽灵虫出去,下家伙们迅速散开从四面八方靠近。这个沙弥迅速的发现了鬼气,但是如此密集的气息把他搞糊涂了。

  凤龙空间打开,玫瑰藤无声无熄的滑入地面下从泥土中向两个沙弥的下方靠近。夜月也从凤龙空间滑了出去,拿好武器开始向林木边缘靠近。刚才幽灵虫地测试已经证明了这两个沙弥是新手,不但战斗力不强,而且没有战斗经验。两个魔宠配合我就足以把他们两个搞定。

  幽灵虫完成包围圈之后突然发动了集体冲锋。两只体形较大地幽灵虫突然从上方的岩石上掉下来落在两个沙弥地脸上。身体迅速钻石化然后抱住了沙弥的脸不放。两个沙弥慌张的扔掉武器用手去拽,可是更多的幽灵虫爬了上去。一只幽灵虫在一个沙弥的腹股沟处突然一口咬了下去,一只带有尖刺的管子从它的嘴里伸了出去插入沙弥的腹股沟内。腹股沟这个位置是腿和身体的连接点,人身上为数不多的几条超级大血管就在这里。那只幽灵虫一口下去立刻有红色的液体顺着透明的钻石吸管流入了幽灵虫的身体,原本晶莹剔透的幽灵虫一会工夫就变成了血红色。两个沙弥还在用力拽脸上地虫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吸血。这些幽灵虫像水蛭一样,吸血时你不看到是不会发现它们在吸你血的。

  幽灵虫毕竟等级低了点,两只抱着沙弥脸的虫子很快被拽了下来扔了出去。他们立刻发现了自己身上的虫子于是开始动手驱赶。嘭的一声夜月从树上落了下来正好立在一个沙弥的面前。小沙弥先是因为夜月美丽的容貌一愣神。夜月露出了一个美的令人窒息地微笑,然后她的护目一闪。小沙弥保持着一脸猪哥象的瞬间被石化了。

  旁边的沙弥看见之后赶紧过来要救,可是他刚跑到一半地面突然爆开,六根蔓藤同时从地下冒了出来。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蔓藤包成了肉粽子,接着蔓藤开始收缩,一阵喀喀哒哒的骨节爆裂声之后从蔓藤的缝隙间渗出了滴滴鲜血。

  我从森林里走了出来。“玫瑰藤,差不多就行了。你又不是榨汁机,把他扔了。”

  空中的肉粽子突然松开,玫瑰藤重新回到了地面下,一个已经看不出形状的人体掉在了地上,看上去就像掉进搅拌机里刚捞出来地一样,完全搅烂了!夜月用自己的尾巴把旁边的那个雕塑一缠然后用力一收尾巴,喀嚓一声石像粉碎。

  “大胆。”一声吆喝之后我们一起看向洞口。我只要一眼就可以认出来那是孙悟空,虽然他的服装已经换成了袈裟。但是那张猴脸还是比较好认的。

  我从怀里抽出了已经弯曲地戒尺扔了过去,孙悟空一伸手接住了戒尺。他看了下手里的东西然后上下摸了一下。“你从哪弄来的?”

  “菩提老祖给的。”

  “师傅?”

  我点点头:“本来这尺是直地,我问老祖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你,他什么也没说就是把这尺折弯了。相信你明白他的意思。”

  孙悟空几乎是瞬间眼泪就下来了,他上上下下的摸索着那根戒尺。“师傅他还好吗?”

  “他很好。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你不好。”孙悟空诧异的看向我。我四下看了看道:“你可以离开这里吗?”

  “如来不允许我私自出山,要想下山要有他的同意才可以。否则他就会念紧箍咒,老孙我什么都不怕,可是那头疼的滋味实在不想再受了!”

  “紧箍咒没有距离限制吗?”

  “有到是有。可范围很大。虽然现在他不在,但要是被他抓到非念死我不可。唐三藏那个狗腿子还在这山上,你最好快点离开。你能为我带来这个我很感觉你,俺老孙不想牵连你。”

  “我也是受命而来。天庭希望带你和紫竹返回天庭,我是奉命前来接你的。”

  孙悟空敲敲自己头上地金箍。“下不掉这个我迟早还是被抓回去。”

  “这个东西难道带追踪的?”

  孙悟空点点头:“如来、观音和唐三藏都可以追踪到这个金箍的法力,只要他们接近到三十里范围内就可以念动咒语让我生不如死。除非把我罩进一个完全隔绝的世界中,可是那样还是等于在坐牢,到哪里不都一样吗?”

  “我就是奉命帮助你弄开这个金箍的。不过我需要先检查一下这个东西的特性才能知道情况。你不跟我走我实在帮不上忙。”

  “不要为**心了,这个金箍根本就是拿不下来的。”

  “别自暴自弃吗!”

  “你没受过那种痛苦是不明白的。”

  夜月忽然插嘴道:“一点疼痛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小丫头,这可不是一点疼痛。你们不要劝我了,我是不会走地。如来虽然不在山上,但是唐三藏就在附近,只要我一离开山洞他就会知道我地位置,只要被追上我就又要忍受那痛苦了。”

  “那要是我们把唐三藏干掉呢?”

  “说的容易。”孙悟空摇着脑袋道:“唐三藏是金阐子转世,本身实力并不弱。而且他还会紧箍咒。我是绝对没办法和他打地。你们两个的实力对付小沙弥是可以。对付他可就不行了。”

  “放心。”夜月立刻信心十足的道:“只要你说出地点,我们保证把他解决掉。”

  想了半天孙悟空才指了一个方向:“他在那边的庙里。他身边还有三百多罗汉保护。如果你们可以成功的话我愿意和你们赌一把。”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好。我们走。”我拉着夜月迅速向庙地方向跑了过去。

  说实话,最近我们对佛宗的骚扰行动还真是到位,这么大个山愣是搞的没人人影,平时满山巡逻的罗汉和全都不见踪影,连小沙弥都被拉来冒充门岗。唐僧的大庙门口站着的也是沙弥,并非孙悟空说的罗汉。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侦察一下情况啊?”夜月问我。

  我点点头。“侦察归侦察,幽灵虫肯定是不行的。”说着我把飞镖放了出来。指了下寺庙。“里面地情况。”

  飞镖看了下寺庙身影一闪就不见了。两个沙弥站岗站的好好的,其中一个沙弥忽然揉了揉眼睛。“喂。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跑过去啊?”

  “你眼花了吧?哪有东西啊!”另外一个沙弥什么都没看见。

  飞镖此时就站在他们两个头顶的房梁上,不过动作太快他们没看清楚。下一秒原本站在房梁上的身体突然晃动了起来接着突然消失了,刚才那也只是残影而已,真正的本体已经进院子了。顺着花草之间的缝隙,一道白影连续闪烁了几次就进了后面的大殿,在佛像上点了几下从一众罗汉地面前闪了过去。那些罗汉就感觉眼前一花,好象是看见了什么,可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

  庙宇后方的禅房走廊里两个罗汉正在说着什么。一道白影闪到了他们头顶的房梁上,等他们意识到什么东西抬头时只看到空空的房梁,飞镖正站在走廊尽头的雕花柱边上看着他们。

  一个抱着书卷地沙弥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飞镖立即跟了上去跟在这个沙弥后面。沙弥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停了下来,想想还是回头看了一下。飞镖在他回头的瞬间以闪电般的速度闪到了他前头。他什么都没看见。于是又把头转回来,飞镖又是闪电般闪到了他后面。前前后后飞镖根本没离开他身边,可是他左右张望却什么都没看见。没看到东西的沙弥又开始向前走,但他还是觉得感觉不对。走着走着他毫无先兆地猛回头希望能看到什么,结果依然是一片空白。飞表正站在他前面顽皮的朝他做鬼脸。沙弥疑惑的又回过头来,飞镖还是先他一步又闪了回去,他依然是带着满脑袋问好向前走。

  飞镖就这么一路跟着他走到了后面的书阁,然后他也跟了进去。一个面目白净的僧人正坐在书阁里看着经文,从他的打扮可以猜到他就是唐僧。飞镖在进门的瞬间闪到了房梁上,唐僧的眼角跳了一下。他动作隐蔽地嘴巴开始动了起来,似乎在叨咕着什么。突然他眼睛一抬手掌一翻,一道白光射向房梁。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角色,飞镖这样的速度居然都被发现了,不过发现和命中是两回事。你能看见飞来的垒球不等于你能打中它。

  飞镖闪电般从房梁上跳了下来,房梁被白光命中应声而断。唐僧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向门口追来,飞镖一落地身影在院子里闪了两下就不见了。等唐僧追出房间已经什么都没了,他就算再厉害,速度方面也没办法和飞镖比。

  飞镖一闪出庙门就冲向侧面的方向。然后从林子里拐了个大弯又兜了回来。小家伙还比较聪明。知道反跟踪。等他回到我手上后庙里的情况我就全都知道了。

  这里面并不像孙悟空说的那么夸张,可能佛宗最近的情况他还不知道。毕竟被整的这么惨也不是什么光荣地事情。佛宗地人不可能特地跑来告诉孙悟空这样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

  庙里除了唐僧本人外只有二十四个沙弥和七个罗汉,人员少地可怜。佛宗为了应付频繁出现个各种袭击事件已经把自己的人手都调到铭感地区去了,这种类似大后方的地方相对就显得很空虚一些。

  唐僧他们并没有追出庙来,大概是知道自己人少不应该到处乱跑,不过他还是派了两个沙弥向着孙悟空的洞穴那边跑了过去。大概是去查看那边孙悟空是否老实在家。我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到位的,玫瑰藤和夜月再次出手,半道就把两个沙弥给干掉了。

  庙里还有二十二个沙弥和七个罗汉外加唐僧自己,刚才那两个小沙弥跑到孙悟空那边核实情况再回来的正常时间是十五分钟,在这之前唐僧是不会怀疑他们两个出问题的。所以我有十五分钟搞偷袭,之后就必须硬碰硬了。

  门口两个沙弥站的位置里面人是看不见地,他们自然是第一目标。几根蔓藤从他们两个脚下钻了出来顺着他们背后的墙壁慢慢向上伸过他们的头顶,接着突然动手把他们两个一包向下一拉。地面上出现了两个洞。小沙弥已经不见了。

  “剩余二十个沙弥了。接下来是这个位置。”我指着刚画的庙里的草图上的后院位置,这边有两个沙弥负责烧火,也是可以分开干掉的人员。

  玫瑰藤迅速潜到了后院火房下面然后突然冒出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又是两个沙弥消失了。

  寺庙禅房尽头有个藏书的地方,就是刚才那个给唐僧抱书地小沙弥出来的位置。这里面有三个沙弥负责整理书籍,外面有两个罗汉把守。

  禅房有地板,要是突然钻出来肯定会搞出很大动静。所以玫瑰藤是肯定无法直接出击的。我想了一下就决定了攻击策略,魔宠多就是方便,分工合作无往不利。

  三个小沙弥正在忙活着整理经书,在后排书架拐角处一块方砖悄悄的被顶了起来。蔓藤伸出了地面并迅速向四面八方扩展把附近的砖头都顶了起来,地面被弄出了一个地洞。然后夜月从里面钻了出来。

  “吱。”夜月故意发出了一声类似老鼠地声音。

  “又是那些耗子。”一个小沙弥愤愤的声音出现:“上次啃坏了大藏经害我被师傅骂的好惨,这次一定把它给剁了。”

  另外一个沙弥的声音:“你埋尸体地时候小心点,要是让外人看见就不好了。我们宣扬的是不杀生的,被那些凡人知道我们其实是杀生的那就麻烦了。”

  “放心吧。”小沙弥的声音越说越靠近这后排的书架。当他终于从最后排书架边缘走出来时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张带着微笑的绝美容颜。但很可惜,这是美丽的黑暗玫瑰,看到她地美丽是要以生命为代价的。带着震惊的表情小沙弥变成了石雕,夜月迅速把他拉进来交给玫瑰藤。玫瑰藤把他拉入地下处理点,接着重新钻出来。

  外面的两个小沙弥等了半天没看见同伴出来就喊了几声,他们当然是不会听到回答的。于是其中一个小沙弥过来想看一下怎么回事,他的结果自然和前一个同伴没有任何区别。

  连续解决掉两个之后房间里只剩一个小沙弥了,玫瑰藤的长长藤蔓迅速伸上了房梁像蛇一样沿着房梁滑向第三个小沙弥。这个小沙弥正在整理经书。一根绿油油的蔓藤无声地从他头顶地房梁上垂了下来。突然蔓藤发动了袭击,粗壮的蔓藤瞬间把他地整个脑袋和脖子缠了起来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蔓藤剧烈收缩把小沙弥吊离了地面,他在空中不断挣扎踢蹬却因为身体悬空完全使不上劲。

  夜月从书架后面走了出来,玫瑰藤同时加大了力道把小沙弥的颈椎轻易扭断,他的身体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尸体被送出院子直接埋在地下,接着玫瑰藤绕到了房间外面的院子里。这旁边就是禅房的走廊,两个罗汉就在这里面对着这个后院。

  玫瑰藤准备好之后夜月在房间里面敲了敲房门。外面两个罗汉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夜月又敲了两下房门。罗汉以为有什么事情要他们帮忙于是伸手推开了房门。此时他们两个是面对禅房的房门的,但是就在他们刚把房门打开一条缝的瞬间。背后地院子里突然飞出几根蔓藤越过了走廊栏杆一下缠住了其中一个罗汉拽了出去。旁边的罗汉立刻跟着转过身面对院子。同时伸手抓住了靠在门上的棍子。可是他背后的门却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他惊讶的回头却只看到一双美丽的眼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玫瑰藤拉走的罗汉被直接拽进地下挖好的洞里,玲玲和我就在这里等着呢。这个罗汉刚一下来就被我们两个不分位置地乱捅一气,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捅烂了。

  我和玲玲互相击了下掌。“还剩十七个沙弥五个罗汉。”

  夜月已经通过刚挖的地道到了我们这里。“旁边客房还有七个沙弥在整理房间,正好都是分开的。”

  “那还等什么?”

  客房那边的沙弥一人在整理一个房间,根本互相不知道对方在什么位置,我们非常轻易的就得手了。还剩十个沙弥和五个罗汉,这部分人中有一个沙弥在唐僧的那个书阁里。肯定是要最后处理的。

  另外九个沙弥有三个在打扫前院卫生,还有六个在大殿里打扫佛像。那五个罗汉也全都在大殿里,他们互相之间都能看见,实在不好下手,不过反正也是最后几个了,我们就冒险干,不行就强攻。

  先选定目标是前院的三个沙弥,他们只有扫大到大门前地时候才能被大殿里的人看见。其他位置都是死角。我们直接躲在院墙外面,一个小沙弥打扫到院墙边上的时候玫瑰藤突然伸过墙头把他拽了出去。另外两个沙弥都是背对这边的,根本没注意到背后的同伴不见了。等他们一路扫到头再回头才发现少了个人,不过他们并没怀疑,以为那个同伴离开了。

  当他们再次扫到这边墙边并转身时玫瑰藤再次出手把两个人一起拉了出去。不费什么力气三个沙弥搞定。现在只剩大殿里那六个沙弥和五个罗汉了。这帮人都窝在一起还真是麻烦。

  想了半天我们先把被夜月石化地那个罗汉解除了石化,当然,趁他刚解除的瞬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把他脖子拧断了。抬着这个家伙到大殿的后面边,由幻影控制这具尸体走到门边招招手。有两个罗汉看见了。疑惑的看着他。幻影控制地罗汉尸体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招招手,那两个罗汉疑惑的跟了出去。

  幻影赶快操纵尸体跑到藏书室门口再次招收引诱他们过去。两个罗汉疑惑的继续跟来。当他们进入书房后只看到那个幻影控制的罗汉尸体站在房间中间,他们正要问怎么回事背后的门突然关上了。两个罗汉本能的回头,结果是和他们的同伴一样看到了那美丽地笑容和迷人的眼睛,我们又多了两尊雕塑。

  大殿里的罗汉本来在念经,发现那两个同伴离开这么长时间不回来觉得奇怪,于是有一个人出来查看。落单的结果很明显,我们的收藏品中又多了一尊雕塑。六个沙弥中也有两个出来倒污水。结果也再也没回去。剩下的四个沙弥和两个罗汉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于是分头行动。

  两个罗汉一个奔前院一个奔后院,四个沙弥一个去藏书房一个去报告唐僧,还有两个在大殿留守。

  进入书房的沙弥自然是再也没有出来,跑去通知唐僧的小沙弥半路上被突然钻出地面地开拓者一口吞了下去。开拓者地攻击力确实不错,可惜声音大了点。最后两个罗汉和大殿里的两个沙弥以及唐僧及他身边地小沙弥都听到了声音。

  后院的那个罗汉想去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个究竟,结果刚一转身就被背后突然冒出来的蔓藤缠住了。不过这个家伙比前面的几个厉害些,居然闪开了脑袋只被缠住了身体。可惜他也就厉害那里一点而已。玲玲从地下跳了出来一剑解决了这个家伙。

  唐僧带着身边的沙弥冲出了房间。大殿里的两个沙弥也刚到,结果只看到地面上开拓者留下的洞。还没等他们细看,后院那个罗汉的惨叫声立刻又传了过来。前院的罗汉刚跑进大殿就被夜月堵住了,结果自然也是一定的。唐僧总共只带着三个沙弥到了后院,庙里其他的人一个都没剩下。

  等他们四个看到地面上满身鲜血的罗汉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了,就在唐僧准备命令小沙弥去求援时地面下突然同时冒出两个大洞。玫瑰藤和开拓者同时钻出地面一口气干掉两个沙弥,澳门赌博网站:唐僧身边最后一个小沙弥还没来及庆幸自己死里逃生,院门口突然出现了夜月的身影。

  夜月的护目一闪,唐僧敏捷的一个闪身躲开了石化,原地只留下了一个保持着惊恐表情的小沙弥。

  我从房顶上站了起来,凌和小纯一左一右站在我的两边。晶晶和玲玲出现在旁边的院墙上,小凤以人形姿态靠在藏书房外的走廊栏杆上。唐僧抬头看了下天空打算跑,却看到了两条巨龙和一只奇怪的飞行生物。没有人可以在两头巨龙和飞鸟的面前从空中逃跑,除非你能同时战胜他们。唐僧是有点实力,但是想单挑两头龙外加一个空中霸王实在是有一定难度,更何况地面上的几位也不是不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