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五章 除妖还是除佛?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五章 除妖还是除佛?

  “需求量太大了,我们可能没办法弄到那么多!”玫瑰想了想又看向我:“不过天庭和妖魔们或许有办法,你说呢?”

  “这个先不着急,咱们暂时还没那么多人手。默你还是先忍耐一下吧。”

  黑麒麟摇摇头:“我要自己干。”

  “自己干?”

  “对。我会自己去收集灵魂,你们帮我照顾好碧凌的骸骨,我会定期回来看看他的。另外,什么时候你想去那个叫做日本的地方时记得通知我,我要去把那条八个脑袋的畸形蛇干掉。”

  “你冷静点。”玫瑰连忙阻止:“八歧大蛇是日本神兽,而且他可不是单干,那家伙有同伴的。”

  “同伴又怎样,来多少杀多少。那家伙的同伴说不定也参加过对碧凌的伏击,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一起来正好省的我到处找了!”黑麒麟站起来看看天空然后扔过来一块黑玉。“这个东西可以随时和我沟通,有事情找我就对它说吧。后会有期。”

  “喂,等……!”黑麒麟速度快的吓人,一闪身就不见了。

  “这个家伙!”我把黑玉收了起来。“老婆,我们走。”

  黑麒麟大脑不正常,实力又那么强,我们对这样的存在实在是没办法。一般的人我们可以武力威胁,实力强的可以利诱蛊惑,碰着个神经病高手,软硬不吃,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返回艾辛格之后我就和玫瑰分开了,玫瑰要去调度行会财政不能老跟着我跑,我则还得继续搞外务。当务之急是先把妖魔的问题安排好,这直接关系到我们行会的奖励问题。骑着夜影赶到督灵城。几个把守的小妖立刻过来行礼。“是紫日大人啊!请问是来找几位护法的吗?”

  “恩。他们在吗?”

  “只有水护法在。”

  “他在就行了。”我收起夜影道:“你们不用带路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小妖们都了解我是什么人,根本不再推搪,直接就帮我打开了通道让我进入。顺着通道进入城市的时候一下就傻眼了。上次来地时候这边已经非常繁荣了,妖怪们把这里建设的像个真正的城市一样。可是这次,城市又恢复了当初荒凉的特征。目光所到之处,就没有一个还算完好的物品,而且城市里已经几乎看不见妖怪的身影了。我说让他们准备撤退。没想到这还不到一星期就搬差不多了,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进入主殿找到水虚,这老妖怪正在安排工作,看到我进来他连忙几句话遣散身边的妖怪们。“紫日啊!这次回来又是什么事情啊?”

  “我主要是来看看你们地进度,现在看来速度不错,我一会离开你这里就直接去天庭报告,我们来按计划实行转移作战吧?”

  “当然可以。”水虚招手喊了一个小妖怪过来然后对他道:“去通知各领军,计划展开。”

  “得令。”小妖转身跑了出去。

  我点点头四处看了看。“搬的真够彻底的。你们还真抠门啊!”

  “嘿嘿,”水虚笑了起来。“我们是能搬的搬,不能搬的就砸,反正天庭来了也是一样全都剩不下。”

  “这次除了展开计划外,我还有个机密信息告诉你们。”

  “哦?什么事情值得你特地跑一趟?”

  我一边四处查看一边无所谓的道:“黑麒麟回来了。”

  扑通。背后一声响。我回头一看发现水虚正坐在地上。“诶?你怎么坐地上了?”

  “你刚刚说什么?黑麒麟?我没听错吧?”

  “你那么大反应干吗?黑麒麟现在又不是天庭的手下了,他出来只能帮你们的忙,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地。当然了,前提是你们别去主动招惹他。”

  水虚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我的妖神啊!他不欺负我们就谢天谢地了。我有几个脑袋敢去招惹他啊!对了。黑麒麟怎么出来的啊?听说他不是卡在了十八层地狱里了吗?怎么说出来就出来了啊?搞的我们措手不及啊!”

  “我放他出来的。”

  “你放地?”水虚像不认识我一样上下打量了我一遍。“他和你达成了互不侵犯协议了吗?”

  “他唯一的朋友碧凌的骸骨在我那里,所以我算是他朋友的监护人了。黑麒麟就算再发神经也不会招惹到我头上来。哦对了。黑麒麟现在地神经状况不大好,成天神经西西的,反正就是不正常。”

  水虚一幅世界末日的表情。“老天啊!当年已经是祸害一个了,如今还变成心理变态的怪物,以后有的乐了!”

  “你怕什么?说过不会惹你就不会惹你。现在你先准备好搬迁的事情,我马上就去天庭,估计明天一早就会开始发动大规模袭击。你最好动作快点,说不定玉帝头脑一热晚上就到人杀过来了。”

  “得,我先把人都集合好,管他们什么时候到都无所谓。”

  “那我就去了。”

  水虚去安排引诱部队的问题,我则迅速离开督灵城,不过我没有去天庭,而是先返回了艾辛格。风风火火的冲进会议室找到鹰,这小子居然和百灵抱在一起热吻。“靠。你们两个矜持一点好不好。”

  “去。老夫老妻地矜持什么啊?对了,你什么事啊?”

  “天庭马上会派兵围剿妖魔老巢。之后会把他们一路驱赶向万仙山脉,中途还会从佛宗占据的苍茫山脉过一下。”

  我还没说完鹰就接过去道:“知道了,集中队伍趁火打劫是吧?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这个我了解。”

  “了解归了解,这次有点不一样。第一就是苍茫山脉的佛宗不好惹。因此我们不能和他们直接冲突,打几个落单的,抢几件宝贝就ok了,多余的工作就算了,咱没那么多力量。对了,这次出动的要求全都是我们新买地天兵,这样混杂在天庭的队伍里没人知道是我们干地。万一之后佛宗找我们麻烦可就不好了。”

  百灵忍不住道:“你还真够黑地!放心,我们会小心的。真要……”喀嚓。“什么声音?”百灵四下看了看。

  我也左右看了看。但是什么都没发现也没多加注意。“大概是瓷器自然膨胀地声音,别管了。反正你们两个帮我把这些都安排好,我会跟着天庭的队伍一起回来,到时候就一起开出去准备打秋风。要不这样,你们先把队伍带到督灵外围集合,反正晚上不上明天一早就要开打了,等不了多长时间。记得在队伍批安排些玩家带队,天兵打仗厉害。抢劫未必顺手。”

  “放心吧!我们又不是生手。”

  安排妥当行会里的工作我赶紧到密室,玉帝地那副画还挂在那边呢。钻进画里就到了那个风景优美的凉亭山崖,一名神仙正在那边坐着。看到我进来他立刻站了起来。“紫日啊?有什么事情找玉帝吗?”

  我迅速的把头盔摘下来收进手镯并装的很焦急的道:“十万火急,赶紧通知玉帝,妖魔那边有消息了。他们有大规模行动。”

  这个神仙一听就知道是急事,连忙道:“你等着。”转身一闪就不见了。

  不到一分钟玉帝就带着一大帮人冲进了这个画卷世界。人还没站定就开始问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见过玉帝。”我先行礼。

  玉帝连忙打断我:“免了,快说到底什么情况。还有,你不是掉进了十八层地狱了吗?怎么回来的?阎罗殿通知我黑麒麟好象也出来了。你知道这事吗?”

  天庭果然是知道黑麒麟出来了,不愧是老牌势力!“黑麒麟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实际上不是他我还出不来。黑麒麟在十八层地狱中似乎是受了刺激,神智不大正常,行为很古怪。就在十几个小时前他刚刚破开了通道回到了人间,我就是趁着他穿过通道后通道关闭前地一瞬间跑出来的。”

  “你还真是会掌握时间啊!”玉帝显然有些不大相信,不过他也没证据,不信也没办法。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不过相比黑麒麟。我们行会查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可是真的不得了。”

  “说。”

  “我们的探子刚刚发现了妖魔总部。”

  “什么?你们找到了?”玉帝刚在石凳上坐下又站了起来。

  “回玉帝,确实是找到了。原来妖魔们一直躲藏在一座名为督灵的城市中。”

  “督灵?”玉帝先是思索了一下然后突然叫了起来:“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是不是那个黑暗神殿地三大黑暗城之一啊?记得好象是在人类城市下面的地下城市,怪不得找不到,原来是依靠城市里的人气遮蔽妖气,真是狡猾的妖魔。”

  “玉帝,我们地探子发现妖魔后还曾经潜入了进去,结果发现了更恐怖的事情。”

  “什么?”

  “妖魔们正打算搬家。”

  “你是说他们要跑?”

  “是的。妖魔们的数量似乎已经突破上限了,督灵固然是个很好的隐蔽处。可这种地方缺乏灵气。而且地方太小了,所以没有办法大量发展新妖魔。看起来妖魔正打算迁移到灵气旺盛的森林中去。”

  玉帝立刻道:“你上次不是曾献计说发现妖魔们后直接把他们从老巢里赶出来然后驱赶他们去顺便袭击佛宗吗?这次正好。他们既然要搬家就不会死守,我们刚好驱赶他们往佛宗的地盘赶。”说着玉帝就转身对后面手托宝塔的李天王道:“李靖,立刻集结天兵,明日鸡鸣发兵。战场协调由紫日负责。”

  “领命。”

  “玉帝。”我双手抱拳道:“我们冰霜玫瑰盟愿意出兵策应。”

  “准了。”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安排呢?”

  “是地,此事耽误不得,马上去办吧。”

  “得令。”我们全都退出了画卷世界开始各自筹备。

  现在不管是准备打人的天庭还是准备被打的妖魔。包括准备摸鱼的我们都一点也不紧张,因为我们都知道此战有利无害。真正需要担心地人反到一点不担心,因为被算计的最惨的佛宗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有这么一个大行动。

  军队集结实际上是个很麻烦的事情,特别是当军队地数量多地时候。这次的行动中出兵最少地实际上是妖魔们,他们只要佯装败退,根本不用出多少兵,而我们和天庭就不同了。天庭地目标是佛宗,兵带少了可不行。我们是指望着浑水摸鱼。人少了鱼摸的就少,这种好事怎么可以不多派点人?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两边的军队就集结好了。天庭出动百万天兵,十万神兽,正牌神仙也出动了好几千人。我们行会把自己手头全部的天兵都压了上去,另外玩家也出动了八万多人。本来集结这么多人是不容易的,但是玫瑰一旨通告就彻底解决了问题。通告申明这次是自由打猎,产值和工资挂钩,每个玩家都可以带一对天兵。凡是自己这个队伍弄到的东西,带队玩家可以拿到10%的提成。打破大锅饭这个道理开始我还不了解,这次是彻底明白了。为了自己的那一成提成,这些玩家一个个摩拳擦掌把吃奶地力气都用上了,以前打仗都没见过他们这么兴奋的。仿佛佛宗不是什么很强大的敌人而是一桌美味嘉肴。

  玉帝大手一挥,澳门赌博网站:领军令牌到达神将手里,百万大军立刻开拔。战旗舞动中天庭士兵整齐的大吼:“诛妖!”我们这边的人则是整齐地大喊:“抢劫!”玫瑰和我的额头上立刻出现一头细汗。

  二郎神站在我旁边道:“你们是打算把佛宗全都搬回来怎么着?”

  “没那事!”玫瑰赶紧道:“我们就是跟你们后面捡点小便宜。”

  二郎神将信将疑的道:“反正你们意思意思就行了,也别太过分了。”

  我立刻信誓旦旦的保证:“放心。我们保证寸草不留。呃不对,是适可而止。”一激动把心理话说出来了!

  二郎神摇摇头不再说话,大概是默认了我们地行动。反正他们是和佛宗挑衅去的,我们干什么和他们关系不大。

  素美走过来把我们两个拉到了远处,然后小瑶拿着个本子道:“这是我们从那些学习佛宗职业的玩家那里搞到的情报。佛宗的宝贝好象不少,尤其是那个舍利子,好象佛宗收藏量很大。根据我们的研究舍利子和魔兽的魔核差不多,不过精纯度更高。要是这次能趁乱把他们的舍利塔给卷回来就发了。”

  玫瑰道:“反正你们把具体情报发放给各个带队地玩家。让他们自由发挥,到时候见机行事,能拿的都拿走,即使我们用不到也可以转卖给别人。”

  “嘿嘿,就是不知道到时候碰不碰的到那些东西。”

  我立刻道:“有条件要抢,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抢。这种大好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要学会抓住机遇。”

  “知道了,就你最贪心。”

  大军开拨的消息妖魔们几乎是和我们行会同步知道的。等天庭的大军到达都灵的时候“正巧”碰上搬家中地妖魔。于是很正常地就开打了。妖魔门数量比较少,大部队显然早就走了。剩下的都是些小兵,根本不是天庭地对手。“死伤”几千妖魔后剩余的妖魔开始四处逃窜,于是本行会的队伍立刻展开阵形围堵逃窜的妖魔。

  我们不是采取主动进攻式的拦截,而是摆出一幅坚壁阵形挡住妖魔不和他们正面冲突。这些“胆小”地妖魔不敢和我们的坚壁阵正面冲突,当然是立刻掉头逃跑。整个督灵城附近的地区到处都是这样的战斗在继续。目的就是收拢妖魔的队伍便于集中躯赶。

  因为目标不是妖魔,所以天庭的队伍根本就没下来,全都腾云驾雾的在空中飘着,围堵工作全部由本行会地队伍完成。而天庭的队伍则装做一幅临时调集来不及调整的样子,这当然是演给佛宗看的,让他们认为是天庭突然得到妖魔的消息而没有来不及整顿部队就直接拉出来了。只有这么一幅手忙脚乱的混乱场面才能骗的过佛宗的眼线。

  这里是城市附近,玩家很多,妖魔四处乱窜自然把玩家们吓了一跳。还以为怪物攻城呢。大批玩家临时集结成一个个地小队防御妖魔,结果依然被杀的人仰马翻。妖魔们大多依靠血气生存,表演过程中顺便杀几个路过的玩家和自由npc很正常。

  一群玩家刚出城市大门不到一公里就被妖魔发现,他们迅速组建起的防御线挡了不到五分钟就完蛋了。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快要完蛋的时候一队金甲天兵骑着天马从森林上空冲了过来。

  玩家中眼力好地弓箭手立刻叫了起来:“快看,冰霜玫瑰盟的空骑兵!”

  这些天兵可是我们花钱买的,他们的军旗全都是我们行会地旗帜,一看就明白。不过一会到佛宗领地时旗帜会被统一回收,你见过数打着旗帜抢劫的吗?除非你是一方霸主不怕别人报复。

  大队骑兵冲到。妖魔们迅速准备逃离,但是前方森林一阵晃动,一排整齐的重步兵拿着高达三米的重盾从森林里开了出来。这些超级盾牌手是本行会的魔偶临时客串的,这些盾牌一面就有三吨重,一般人根本拿不动。

  重盾排列成了密集的盾墙。然后一声整齐的轰鸣同时落地变成了一段小城墙。接着盾牌上地小洞口全都被拉开,金亮的长枪被伸了出来,盾墙顿时变成了荆棘墙。后面的天兵一搭手梯,符文箭手踩着手梯爬上前面的魔偶肩膀上站着。刚好露出上肩膀方便射击。

  那边队伍里的玩家忍不住道:“靠!正规军就是正规军。看那装备,那阵形。”

  一个懂行的道:“那叫坚壁阵,专门用于野战防御的。一旦组成防御线向前推进就是著名的坚壁清野战术,所过之处村草不留,标准地战场绞肉机。我们这样地上去几千人也别想冲开盾墙。而且那盾墙后面还有使用短刃的格杀队,就算冲开盾墙撞进去也是死。除非用人把盾墙堆平,否则就别指望冲进去。当然了,要是你有带攻城锤也可以。”

  一个弓箭手玩家皱着眉头道:“那上面地箭手拿的什么箭啊?怎么看起来好奇怪啊?”

  正说着只见箭手突然整齐的射出一片箭雨。那些箭矢射的到是不远,可是落地后却全都腾起一个个小蘑菇云,吓的那些玩家差但坐在地上。“靠,这是弓箭还是炮弹啊?”

  一个道士职业的玩家立刻喊了起来:“天啊!那是符文箭手,天庭的强力兵种,冰霜什么时候搞到这种东西的啊?”

  “你说什么?符文箭手?怪不然这么厉害!”

  说话间坚壁阵突然从中间向两边分开,一对骑兵从后面冲了出来。重骑兵跃过道路向着妖魔们追了过去,后面的坚壁阵突然变阵成为行军阵快速跟上。那些玩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都跑光了。两边的速度都很吓人。妖魔知道这是演戏自然不会真打,跑起来飞快。我们的队伍也知道是演戏。正常战斗时需要注意缓慢推进防止敌人设陷阱,现在也免了。

  分散在各个方向的妖魔被我们的队伍迅速的围追堵截全都压了回来,妖魔重新聚集到一起之后开始向我们的“漏洞”方向冲杀了过去。这个方向是真正的天庭部队负责的,因为“紧急”出动,所以“手忙脚乱”的无法抵挡,很快就被“击溃”。妖魔们突围成功穿越防线向着远方逃逸。

  天庭和我们地队伍立刻兵分五路,摆出一个月刃形阵一路追击,赶鸭子一样把妖魔们向着预定目标方向躯赶。这一路上的玩家都被吓的不轻。先是看到铺天盖地的妖怪穿林跃树的向前疯跑,等妖怪们过去后才发现妖怪们没有袭击他们。这些人正在庆幸,忽然又发现几十万大军排着整齐的战阵以集团式向前推进,庞大的战斗队形吓了他们一跳。不过他们很快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妖怪和军队地目标都不是他们。

  距离苍茫山脉还有几十公里的时候我们行会的队伍统一把识别身份的旗帜全都收了回去,现在要客串山贼了,怎么可以再打旗帜呢?因为需要换装,所以我们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天庭的队伍本来就“军容混乱”现在追了这么远更是跑的连建制都不在了。于是不得不停下来稍做整顿。这一调整就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妖怪们跑远了。

  到达苍茫山脉的妖怪们不敢进入佛宗领地,纷纷绕道从侧面绕了过去向着地万仙山脉前进。天庭的部队赶到苍茫山脉旁边时妖魔们已经到山对面了,绕道显然不可能,于是我们“不得已”借道佛宗地盘直接穿越苍茫山脉追击妖魔。

  大军在苍茫山脉的外围就被佛宗挡了下来,然后佛宗的老大们就出现了。虽然如来和观音都不在场,但是其他佛祖到是来了几个。佛宗的人想和我们这些领军大将交涉,但是我们就是来挑衅地。由我们出面就不好收场了。天庭战斗力强悍,但是这种事情却是嫩芽,还是要我们出面。

  幸好我们的队伍都是买来的天兵,服装上看不出问题。由我安排出去的几个比较机灵地玩家穿上了借来的天庭神将盔甲到前面去和他们交涉去了。实际上说交涉就是找茬。我们这边的玩家都是老手,这种事情轻车熟路。几句话就吵了起来。佛宗气度再好也不免要分辨几句,结果一分辨就演变成了对骂,最后升级成了暴力冲突。一旦开打就好办了,我们的大军本来就准备好了。这下可是抓到机会了。几个本行会的天兵得到指示后上去摸掉了几个佛宗的守卫罗汉,接着佛宗也不甘示弱的打死了一个天庭的士兵,然后暴力冲突演变成了战争。

  天庭大军突然一下开动起来直接冲入了苍茫山脉,两边混战起来后高下利判。天庭本来就比佛宗能打,而且这次人多,加上有心算无心,佛宗被一闷棍打蒙了,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队伍一进山脉就无法保证队形了。我也悄悄离开了指挥阵营带着自己地小分队进入了山区。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散落的寺庙和洞府,一个个缺乏联系,正是打劫的好目标。不过这些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要干的是大的。

  在苍茫山脉的主峰白云山上有座大庙,这就是苍茫山脉佛宗势力的总部,也就是我地目标了。混在天庭队伍中地本行会队伍迅速的聚集起来开始向这里靠近,佛宗知道有人入侵,可是队伍跑地到处都是根本没办法形成防御线。佛宗向来都是个人实力出众。没有正规军的。这种大兵团作战的情况他们就算再厉害也不是对手。完全无法抵抗我们的入侵。

  我带着自己的魔宠以及行会里比较能打的骨干力量外加几万购买的天兵冲到了这个佛宗总部——白云寺。大军都到白云寺外围了,寺里的人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正规的进攻。并不是想象中的小冲突。

  “你们是干什么的?”几个守卫的罗汉发现了最前面的本行会玩家。这里是佛宗总部不是对外营业的寺庙,守卫是不会客气的问施主什么的。更何况我们这么多人拿着武器怎么看也不象是来烧香拜佛的。“快说,再不说啊……!”

  那个罗汉的话没说完嗓子上就中了一支穿云箭,瞬间毙命。旁边的罗汉发现同伴被杀立刻就要喊,但是他背后的影子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另外一边一柄寒光闪耀的利刃从他的脖子上滑了过去。这个罗汉毫无声息地倒了下去,金币从影子中走了出来向我们比了个ok的手势。

  我向后面的队伍一招手,队伍迅速的冲出森林在寺庙院墙边上蹲了一排。这些天兵迅速搭起手梯,后边的天兵直接踩着手梯上了院墙。可是还没等他们跳下去,突然院墙上亮起一道金色光幕,碰到的天兵仿佛被电击一样打飞了出来。

  “果然是有防御机关。”我向后面再次一招手,四只带着钢索的重型钢矛突然从密林里飞了出来。轰的一声四只钢矛同时贯穿了砖石墙壁卡在了门框里,矛头穿出内墙足有一米多长。喀嚓一声四个矛头同时弹出了两对倒钩,幸运他们四头巨龙牵引着钢索奋力向后拉,矛尾地钢索迅速绷直,钢矛被拉了回来。弹出的倒钩一下卡在了门框上。四头巨龙的力量根本就不是院墙可以阻挡的,轰的一声大门连带着门框及一大段墙壁一起被拉倒,整个大门正面出现了十米宽的一段缺口。

  两边的天兵迅速的从大门冲了进去,这次到是没有再碰到那防御光幕了。要是天庭打这个地方可能要费点事情,但是对我们行会来说这不算什么。刚才地拉矛是专门为对付城墙设计的,寺庙的院墙怎么着也不能和城墙比吧?

  寺庙里突然冲出了大批罗汉跟我们的天兵混战打成一团,两边的战斗力到是差不多,不过罗汉中有几个带头地特别厉害。我们这边没有对应的高手压制,稍微有点吃亏,好在我们人多。“小凤,放火烧。”

  浪子和小凤现在整个成了一只凤凰,实力与以前大不相同。得到我的直接命令后马上就开始使用大型魔法。第一次出手居然就是流星火雨,而且是超大面积的打击,整个寺院都在覆盖范围内。但是佛宗也不是假货,就在巨大地火流星到达寺庙上空三十几米的时候那道黄色光幕再次出现。火流星打在光幕上立刻变成无数飞溅的火星,场面十分壮观。光幕纹丝不动的顶住了火流星,居然毫无破碎的迹象。

  小凤惊讶的看看我,我向小龙女招招手:“小凤你再来一次,小龙女跟在后面用雷击辅助,不信砸不开它。”

  小凤立刻再次召唤,小龙女的法术也跟着开始。流星火雨配合雷火炼狱,两个大规模杀伤性魔法同时落地。光幕被砸的一阵闪烁,却依然顶住了攻击。小龙女正打算问我要不要继续,被我伸手制止了。“不用浪费魔力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行就进去用单人魔法一个个地解决。坦克,用的武器试试,也许那东西对能量武器没效果。”

  坦克立刻弹出了背上的发射器准备发身,艾美尼斯聪明的跟着使用真实镜象把自己也复制成了坦克的样子然后跟着一起发射。两个坦克的光柱同时射向寺院内部,光幕果然重新升起。但是这次没用了。两个光柱命中了同一个点。威力过于集中,光幕已经挡不住这种攻击了。仅仅坚持了一秒。光柱直接穿透光幕射入了寺院内部。光柱所过的一条直线上的建筑物像被风暴袭击一样全都被扫到了两边,附近地建筑也迅速燃烧了起来。

  “哈哈,我就知道它挡不住。不要停,继续攻击。晶晶、玲玲,跟我进去找宝贝。”

  “是。”

  “我也去。”夜月和辣椒也一起跳了出来。

  “辣椒你留下保护凌和小纯、阿嫡娜,夜月跟着一起来吧。”

  看到我杀进内部,外面其他跟来地本行会玩家也跟着杀了进去。真红自从拿到千斤拳臂之后已经成了我们行会的先锋官,攻击力可怕之极,简直像台人形坦克,一路上没有东西挡地住她的。所有人都是一拳打飞,墙壁一拳一个洞,柱子也是一碰就断。

  国器表面上看着不怎么样,实际上威力并不比我的神器盔甲差。不光真红的真武套装,金币的天尊套装也是犀利的吓人。那柄天尊剑以前还没什么,自从整套装备集合之后就变成了音波剑,挥舞的时候会发出龙吟声,而且剑气伤人,每次打起来都是削金断玉无坚不摧。就看她一个人从建筑群中杀过去。所过之处基本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只要你碰一下就会知道有什么问题了。

  一个天兵不小心碰了一下一根柱子,接着那根柱子居然突然歪向一边轰然倒塌。一人抱不过来的石柱居然从离地一米多高地位置断裂,断口光滑如镜,显然是利器切断的。除了天尊剑,即使是我的永恒也做不到这种切割方法。永恒怎么讲也是有厚度的,不象天尊剑以剑气伤人,切过之后不碰就没事。一碰立刻散架。

  “阿弥陀佛!”一个满头发卷的佛陀突然出现在旁边的建筑顶上。

  “阿你个大头鬼。”金币突然跳了起来临空一剑扫了过去,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刃飞了过去。这个佛陀立刻把手里的串珠扔了过去,两边在空中相撞,轰地一声佛珠被炸成了粉末。金币落地之后迅速的叫了一声真红就冲了上去。

  真红从旁边打飞一个罗汉冲到了佛陀站立的建筑下面。“大威天龙拳。”轰的一声,一条金龙顺着真红的拳头飞了出去,整个建筑一侧的墙壁被全部扫倒,房子立刻向这边倒了下来。佛陀赶紧飞了起来,谁知道金币突然从上面出现。“下去。”瞬间几十道剑气把佛陀前后左右都给覆盖了。

  佛陀单手身前一捏手印。一个金色光球出现罩住了他的身体。剑气打在光球上居然被弹开四处乱飞,吓的附近地自己人连蹦带跳的躲闪。佛陀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没保持多久,一道紫色光柱从侧面飞来直接命中光球并把他整个卷了进去,等光柱消失时佛陀已经灰都不剩了。

  金币笑着道:“嘿嘿。算你倒霉,居然被两倍威力的魔光正面命中。”

  我在下面对漂在半空地金币喊道:“看到舍利塔了吗?”

  金币一听赶紧四下张望了一下。“在那边。”她兴奋的叫了起来并带头冲了过去。

  舍利塔实际上不是一座塔,而是一座塔林。几千座塔间隔分布在很大一片土地上,有点像石林。真红兴奋的冲上去一拳轰塔一座舍利塔。崩裂的塔身内部有个蓝色地光球,半透明的光球内部有一枚黑色的小球,那应该就是舍利子了。

  金币激动的拿着剑冲了上来:“让我劈开看看。”说着一剑砍了上去。

  这个光球应该有很厉害的防御能力,但天尊剑毕竟太犀利,一下就劈开了。里面的小珠子只有玻璃弹子那么大,而且是红色的。刚才看到黑色是因为外面套着蓝光球,红色的珠子只能反射红光,而兰色光球只允许蓝光穿透。所以这样看就是黑地。现在看到这红色的小球大家都很激动,可是阿弥陀佛之声再次出现,不过并非刚才那个佛陀了。

  “天庭和我佛宗素来交好,你等为何冲我寺庙杀我佛陀?”

  “你们勾结妖怪,阻挡我们替天行道,实数大逆不道。”

  “休要冤枉我佛宗,难道你们真的欺我佛宗无人不成?我阿罗枷古佛今天就要灭了你们的原神以正视听。”

  “那要胜的过我们才行。”金币一道剑气挥出,佛陀单手一伸。一个金色小球突然出现挡住了剑气。

  “上。”我一挥手。身边三个人形魔宠立刻分开冲了上去。

  夜月纵身上了一根舍利塔,护目一闪。前面的佛陀动作迅速的一闪到了侧面,他的袈裟袖子居然被石化了一个角。佛陀惊讶地看向夜月。“女娲后人?”

  “知道就好。”夜月说着变出六只手臂抽出自己地蛇剑,尾巴一弹就飞了出去。

  佛陀一伸手,一根锡杖从侧面飞了过来落入他的手里。夜月转眼已经到了他面前,双剑下劈,佛陀不得不举杖抵挡,但是刚挡住两剑,另外四把蛇剑却从侧面插了过去。他吓地连忙后退,夜月的武器太多,一般人和她打明显吃亏。哪怕你技术再好,人家手多,你就是知道怎么防御也来不及去做。

  “圣剑——雷斩。”佛陀正专心对付夜月。哪知道夜月突然一闪,玲玲从她背后冒了出来,而且剑式已经进入收尾阶段。

  这个佛陀也用了上个佛陀一样的防御球,好象他们都会这招,光幕出现后玲玲一剑砍在了光幕上,可惜没砍动,反而把自己弹了回来。佛陀趁机撤除保护一道金光射出想占了便宜,哪知道晶晶突然出现接住玲玲一转身用盾牌挡住了金光。圣盾防御无敌。根本毫无反应。同时夜月又再次贴了上去挥舞着六柄蛇剑像打架子鼓一样一通猛砸,打的佛陀连连后退。

  夜月突然眼睛一闪,吓的佛陀赶紧用锡杖一顶地面闪开攻击,但是锡杖却变成了石头。做完这招之后夜月继续开始猛敲,佛陀拿着变的十分沉重地石头锡杖横直竖挡。我突然从上方出现一剑直贯而下,佛陀连忙闪开,但是却被随后赶到的玲玲一通乱剑逼了回来。

  眼看着就要和我对上,佛陀只好用锡杖硬挡。我挥舞着武器冲到跟前却没砍他。而是一闪身让到了侧面。我的目的不是砍人,而是掩护。真红从我的背后闪了出去,跳起来自上而下一拳砸在了锡杖中段。

  当。一声摧响,真红被弹飞几米,老和尚手里的锡杖断成三截。中间一截掉下来后打在他的胸口把他砸飞了出去。金币从后面赶到一剑在他背后又拉出一道大口子。

  还算这个老家伙有些实力,硬是退出了包围圈。抓着两截断杖的手臂无意识地颤抖着,显然刚才和真红对碰的那一下力量太大震伤了双臂。自从真红拿到千斤拳臂之后我们行会已经没有人敢和她硬碰了,正面撞击的话她和攻城锤是一个等级的。谁脑子不好和攻城锤对撞啊?那不是找死吗?相比手臂的伤,金币那一剑到是似乎没有造成太大伤害,这个佛陀肯定用法力挡了那一剑,要不然就不会只留点血那么简单了。

  哐啷,佛陀两手的断杖掉在了地上。两道金光从他的肩膀顺着手臂向下延伸,金光过后他的手臂已经不再颤抖了。佛宗地治疗术到是的确明年不错的。

  “这是你们逼我的。”佛陀突然双手合十。“佛印咒。”只见他一推手,一个金色的万字飞了出来。

  夜月立刻警告道:“不能挡。”

  眼看着晶晶已经举盾,再闪也来不及了。我直接站到了晶晶身边。“绝对屏障。”

  万字撞上了绝对屏障。轰然巨响中一道光柱直冲云霄。我感觉自己和晶晶硬是被推着倒退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不过绝对屏障就是绝对屏障,完全地无敌状态。佛陀惊讶的看着我们,嘴巴张的大大的。他可能认为自己地这个攻击很厉害,没想到居然没效果。

  我身上的绝对屏障闪烁了几下消失了,周围地面依然在冒着烟,看来攻击威力很集中,应该是单体必杀类法术。“分身。”我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参。

  “本身。你终于肯放我们出来啦?”战士分身拍着我的肩膀一幅流氓像。

  “先干掉前面这个家伙再说。”

  法师分身看了眼佛陀:“实力很强吗!看来要恶战一把了。”

  战士分身立刻拿出了红色的小瓶子扔给我:“来吧。”

  我先兽化然后和战士一起捏断瓶口把红色的液体灌了下去。“野性狂暴。”人影一闪。我和战士分身已经到了佛陀身边。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我们两个一爪打飞了出去,真红立刻冲了上去对着朝她飞过去的佛陀又是一拳。

  “金刚护体。”佛陀还算聪明。赶紧把自己的金色罩子弄了出来,结果被真红一拳打在罩子上还是把他震的喷了口血。

  法师分身把法杖往身前一插。“禁魔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