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一章 真正的黑麒麟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一章 真正的黑麒麟

  “那么谢谢了。”我转身离开酒馆,所有的怪物都看着我不敢动。等我走了好一会所有怪物才齐齐出了口气瘫软下去。在这个地方杀人根本不算什么,碰到实力如此强劲的人他们自然是担心。

  按照河马老板提供的消息,我很快就找到了目的地。这个巨大的建筑实在是太好认了,周围的建筑通常都不到它五分之一的高度,而且这个地方周围都是卫兵。本来我还打算和守卫干一架的,没想到只有一个门位询问了一下我是找谁就放行了。以我的外形就代表着危险,所以没有一个守卫敢拦我。门口负责的那个首领甚至还派了一个部下帮我带路。

  很快我就见到了本城的领主,这是一个看起来有八十多岁的老头,不过他那长长的白胡子到是让我想到了****师。

  “你好,我是本城的领主。”他看到我之后立刻主动打招呼。

  “我是新来的。”

  “新来的?”老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了过来。“哦,你是新到这地狱中来的是吗?真没想到会直接进来一个实力如此之强的成员。那么你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见黑麒麟。”

  “你是说主人?”这个老家伙毕竟是高级成员,河马老板那样小市民不知道的东西他都很清楚。

  我点点头:“对,我说的就是主人。你应该知道如何才能见到他吧?”

  “知道是知道,但你要见主人干什么?”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这么说吧。我不是应该进入这个十八层地狱的人员,我是因为一点小意外掉下来的,我没有犯罪,不是被别人扔下来的。”

  “编外人员?”老头立刻给我想了一个合适的称呼。

  “差不多吧。我知道黑麒麟的事迹,我也知道他试图穿越十八层地狱地出口结果被卡在了中间。可以告诉我他被卡在什么位置了吗?我想去见见他。”

  老头看了看我的脸然后问道:“你去见主人到底是想做什么?恕我冒昧。如果你想对主人不利。我虽然知道打不过你,也绝对不会告诉你的。反正告诉你是死不告诉你也是死。”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威胁到黑麒麟,我只是想离开这里。黑麒麟被卡在半路上,也就是说通道是半开放的。你们虽然力量不足,帮不上忙,但我说不定能帮助黑麒麟出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跟我来吧。”

  老头很干脆的就带我去见黑麒麟了,而且很意外的,黑麒麟被卡的地方居然就在我落下来地位置后方。如果我不是向这个城市前进。而是一下到这里就向反方向走,早就看到那个黑麒麟被卡住的位置了。

  在一望无际的大荒原上本来是什么都看不见的,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当老头带着我穿越了一道屏障后眼前突然变样。黑麒麟在自己的附近布置了幻象区域,所以外面什么都看不见。幻象区域内部是座石头山,和人间的山不一样,这山上不但没有植物,连土都没有,完全是由岩石和沙砾堆起来的石山。山的正面有个入口。门口地卫兵数量相当吓人,而且一个个全都燃烧着蒸腾的黑焰。

  老头一边带路一边道:“这些是主人的守卫,全都是猎杀者级别的存在。”

  “看出来了。”

  老头走到一个一看就是收割者级别的卫兵首领身边,首领立刻把他拦了下来。“老白,今天怎么想起来过来啦?好象没到你上供地时间吧?”

  “我今天是带了一位客人过来。”老头把我推到前面。“这是新下来的成员。他说想见主人商量一些事情。”

  首领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是什么级别?为什么力量和火焰不对称啊?”

  我一把抹掉手镯,黑色的冥焰噌的一下蹿了起来,吓地那个首领连忙向后退了好几步。我又重新把手镯卡上了手腕。“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您的实力真是强悍。”首领现在说话立刻就客气多了。“主人现在刚好有空。我这就让人进去通报,请稍等一下。”

  “快点。”

  “马上就好。”首领赶紧打发一个腿快的手下进去报信了。不一会那个手下就跑了出来说可以进去了。

  穿越山体上的那道大门之后直接进入山体内部的建筑,这个山的中心显然已经全都掏空了。本来我以为里面会有很复杂的结构,哪知道穿过一条十多米长的通道后就直接进入了一个超级大厅。这个山确实像我猜地一样被掏空了,不过它却只有一个房间和一条通道。巨大的大厅内完全由岩石组成,墙壁上雕刻了很多奇怪的生物造型。大厅的中央有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黑色圆环,这很显然是道空间门。此时空间门中正有一只巨兽,巨兽的后肢全都在空间门这边。前半部分却都在黑暗的空间门里,根本看不到。傻瓜也该知道这就是那只黑麒麟了。

  我一直以为黑麒麟的身体只有犀牛那么大,现在看来完全是我搞错了。黑麒麟地身体已经庞大到和山峰一样了,光这后半个身体就大地吓人。粗壮的后肢下面是锐利地长爪,黑色长毛的表面还带有暗金色的光芒。

  “哈哈,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居然也到这十八层地狱中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出现在我的前方,让我仰视黑麒麟庞大躯体的目光向下移动了回来。

  和我说话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而且长的非常俊俏。这家伙有着黑色地瞳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是男性。但是一头黑色长发却一直到腰部。身上一套黑色铠甲,造型嚣张至极。和我的魔龙套装不相上下。不过我的魔龙套装是重盔,他这套显然属于轻甲。

  “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见过你,不过你没有见过我。”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向后面一挥手,我身后的守卫和带我来的老头一起赶紧弯腰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倒退着离开了大厅,临出去还不忘把门也带上。

  “你难道就是黑麒麟?”看那些人地表现,这个好象就是老大,可后面那个大家伙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他转身面对着那巨大的兽身。“那是我的肉身。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人类形态的是我的灵魂结合体。”

  “你刚刚说以前见过我?我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啊?”

  “不是在这。”黑麒麟又转了回来:“是在上面的阴曹地府。”

  “在上面?”

  “还记得你曾经来地府拿过治疗瘟疫地药物吗?”

  “那次……?”

  黑麒麟点点头:“我的肉身确实是卡住了。但是我的灵魂却可以随意穿梭往来,当时我看到你了。”

  “既然你可以把灵魂弄出去,为什么还会被卡住呢?”我很好奇的询问:“事实上我和天庭也有一些往来,曾经听说过你的事情。没记错地话,你当时被骗进了麒麟塔,然后你的身体被封印了,当时没有被带到这里。也就是说现在卡住的这个肉身肯定是你用什么方法重塑的。既然你能重塑身体,灵活过去不就行了吗?可你为什么非要把肉身一起带走呢?”

  黑麒麟没有回答我地问题而是微笑着道:“你能知道如此内幕的消息。看来你和天庭的交情也不是一点半点啊!而且你似乎和某些实力人物有一定交往啊!要不然天庭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这么不光彩的事情告诉你的。”

  “你猜的不错。不过我和天庭只是战略合作,大家各为自己的利益,一旦利益矛盾我们也会刀兵相向的。”

  “好。我喜欢你地思想。”黑麒麟突然这么大叫一声把我吓了一跳,这家伙大概关的时间太长精神有些问题。“利益和矛盾?哈哈哈哈!”黑麒麟大笑着:“多么简单的几个字啊!要是当年我知道这句话,我也不会在这十八层地狱里了。”

  我几乎是立刻就明白黑麒麟的意思了。“黑麒麟大人。说起来你还真是冤啊!”

  “不要总叫我黑麒麟。麒麟是种族,黑是颜色。我总叫你变异天魔人你也不会高兴吧?我的名字叫默。”

  “默?好吧。我记住了。”

  “你刚刚说我冤是什么意思啊?”

  “其实所有势力都崇尚力量,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除掉伪装之后都是一样的。即使是标榜着仁爱的宗教也是一样,信奉宗教地人都是希望自己信地神可以帮助自己做些什么。或者趋吉避凶,或者身体健康,反正是有所企求。而宗教本身也是为了把大家团结在自己的旗帜之下强大自己,大家各有所求。你这样地实力在天庭来说几乎是没有敌手的,按说天庭应该很高兴才对。”

  黑麒麟立刻点头。“我也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大家都追求的东西,可我不清楚为什么他们就因为我的颜色而排斥我。”

  “其实很简单。因为你和他们宣传的教义相抵触。其实天庭也想留下你来壮大他们的实力,可是你要知道,一个教派必然有自己的教义。这是这个教派的根本所在。而你抵触了这个根本,想保住教派就必须除掉你。你的毛色虽然只是小问题,但教派的教义是绝对不允许触碰的东西。”

  “我想我只是比较倒霉罢了。”黑麒麟有些沮丧的道。

  “你喜欢什么颜色?”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金色,怎么了?”

  我的周围一道旋风一闪而过,旋风消失时站在原地的已经是银月了。变身真是个不错的能力。“出来吧钢牙。”金毛麒麟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不过此时却是小哈巴狗形态。我抱起钢牙转向黑麒麟:“你说地是这个颜色?”

  “你是刚才那个……?”黑麒麟有些没反应过来。

  “现在的我叫做银月,刚才那个叫紫日。两个我的关系就像是站在这里的你和卡在那里的你一样,明白吗?”

  “明白了。”黑麒麟看看我手上的钢牙。“这是……麒麟?”

  “金刚麒麟。很罕见的杂交品种。进入战斗形态后会变的很大。全身钢筋铁骨刀枪不入。打起架来非常强悍。”

  黑麒麟忍不住过来仔细看了看我抱着地钢牙,嘴巴上还在问着:“你问我喜欢什么颜色干什么?”

  “让你可以随意的行走在人间。”

  “你什么意思啊?”

  “可能你们那时候没有人想到。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一种化装方式叫做染发。”

  “染发?”

  “对。一头黑色的头发是年轻的象征,老年人就会长白发。可有些人不喜欢白色的头发,于是用一些黑色的东西把头发染成黑色的。其实染发不一定只能染黑色,既然你喜欢金色,我们可以把你完全染成金色。这样禁忌的存在黑麒麟就变成了稀有品种地金毛麒麟,你认为怎么样?燃料不是魔法,不会有变动,即使神仙们有破除伪装的法术也发现不了你的真实颜色。况且你就算出去也肯定不会到天庭去任职,在外面蒙混过关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是啊!真是新奇的想法。”黑麒麟笑了起来:“把你弄进来还真是弄对了。”黑麒麟刚说完赶紧捂自己地嘴,但是他看到我的表情立刻又放下来了。“嘿嘿,不好意思!”

  黑麒麟因为得到了解决毛色问题的方法太激动,一兴奋把实话说出来了。我又比较忌惮黑麒麟的实力。虽然生气却不敢发作,只能用眼睛尽量表达我地愤怒。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黑麒麟肯定已经被我的眼神杀死无数次了。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把我弄下来吗?”

  “因为我觉得你有可能能帮到我。”黑麒麟非常理所当然的道:“实际上我已经用灵魂在人间调查清楚了你的情况,我觉得你是唯一有可能愿意帮助我的人,而且也只有你有这样的实力。”

  “说到灵魂。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出去非要连肉身一起带走呢?”

  “这个吗,其实很简单。上次被扔进十八层地狱时虽然肉身被封印,但是我把力量抽走了。也就是说我的灵魂带着我的力量到了这里。可是这次为了破开空间必须借助强大地身体力量,因此我把力量都附着在了肉身上。如果单以这个灵魂到达人间。我的实力连普通的神兽都比不上,根本不安全,所以我不得不想办法连肉身一起弄出去。”

  “那你把我弄到这里来为什么不直接见我,非要我找过来?”

  “因为我需要你成长起来。你袭击了那么多怪物吸收了他们的力量已经变的非常强大了,这样的你才能帮到我。你不是因此也得到了好处吗?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吗?”

  我点点头:“那么这件事情算我们扯平了,但是帮助你出去必须要有条件。”

  “我会把你也一起带出去的。”黑麒麟还真是厚脸皮。

  “喂喂!你是不是没搞清楚啊?我是被你弄进来地,帮我出去是你地义务,不是交换条件。”

  “这个吗!”黑麒麟转身考虑了一下。“那么你想要什么?”

  我拿出了那三柄像钥匙一样的东西:“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禁忌地钥匙。”

  “既然是钥匙就应该能打开什么东西吧?告诉我到底是打开什么的?里面有什么?”

  “这是打开流放之地的钥匙。”

  “你是说这是进入十八层地狱的钥匙?”

  “不是的。”黑麒麟摇摇头:“我们这里是流芳邪恶的生物的。还有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人间界的国家战败后将要被流放到的地方。”

  原来这钥匙打开的地方就是流放战败国玩家的地方。印尼的玩家现在就在那边呢,没想到居然被我找到了流放之地的钥匙。“既然是打开流放之地的钥匙,知道怎么用吗?”

  “流放之地实际上是个**的空间,和别的空间并不连接,理论上说你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这钥匙打开通道之门。只要使用启动咒语召唤禁忌之门,然后使用三把禁忌之钥同时启动大门上的三个机关就可以进入流放之地。不过还有个问题就是,大门打开的位置并不固定。即使你在同一个地方连续打开两次通道。通道的出口在流放之地内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还有。开门时三把钥匙各有一组启动密语,另外。转动方式也要注意。三把钥匙要按一定顺序转动,不是说各自把自己的密语做完就算完事的。”

  “那么你知道这密语和顺序吗?”

  “都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召唤禁忌之门的咒语。”

  “那你知道谁有钥匙的启动咒语和转动顺序?”

  “本来这里是有一个人有密语的。”

  “他人呢?”

  黑麒麟指着我的身体:“被你吸干啦!”

  “你说的是我干掉的那个收割者?”

  “对。你一开始消灭的要塞是他的领地,这钥匙也是在那里放着的。他知道钥匙的密语,我知道如何召唤禁忌之门。我们和起来才是完整的。”

  “那你们干什么不用这钥匙离开这里?逃进流放之地就可以通过怪物传送阵到达人间了。虽然要迂回一下,总比这里出不去好吧?”

  “我们也想啊!可是禁忌之门只能在人间召唤,这里打不开啊!”

  “晕!你们还真是霉啊!”我一边说着一边绕过黑麒麟走向那巨大的空间门。“你说我可以帮助你离开,说说怎么个帮法吧?我也不想在这里,人间那边肯定都乱套了,我必须尽快回去。哦对了,条件。你用什么和我交换?”

  “这个。”黑麒麟扔过来一个小瓶子。

  我一把接住了这个黑色的水晶瓶。“这是什么啊?”

  “邪恶污水。”

  “污水?你用一瓶污水跟我交易?”正好用的是银月,本来声音就细一些,刚刚一激动声音都变调了。

  “别搞错了,这可是邪恶之云凝结出来的邪恶污水。人间的光明神殿不是有种光明圣水吗?这个邪恶污水和那个东西是刚好相反。圣水可以洗涤灵魂进化邪恶,我们这个污水可以腐蚀灵魂玷污圣洁。像你这种从头坏到脚的超级大恶魔用这个真是如虎添翼。”

  “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大恶魔就算了,居然还是超级的。你就直说吧。这个东西怎么用,用了有什么效果?”

  “这个大部分是直接喝下去的,最后留一点把你的武器和盔甲都涂上一层。因为你的邪恶值已经非常庞大了,算是彻底的邪恶生物,这蕴涵着大量邪恶气息的污水对你来说就是十全大补丸,喝下去可以立刻连升十几级。至于抹在盔甲和武器上,那纯粹是当毒药用的。邪气对伤口愈合有阻碍作用,被你伤到的人就别指望自然恢复了。另外,就像吸血鬼碰到圣水一样,污水对天使和独角兽之类圣洁生物来说就相当于特效毒药,粘上就得扒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