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真实地狱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真实地狱

  女皇获得了沟通能力之后可以更加简单的指挥虫子们作战,澳门赌博网站:我甚至可以下达一些比较模糊的指令。以前因为小虫子智力太低,母虫只具备传讯能力,所以很难形成有效的指挥,现在不同了,母虫可以代为管理这些小虫子。我只要命令大致的要求,母虫会去考虑如何具体实施。

  为了测试效果我简单的下达了一个指令,让虫子们把要塞里所有不明物体都弄到我面前集中。别小看这个命令,要是以前我下这样的命令虫子们会把所有东西都弄过来的,因为对他们来说任何东西都可以算是不明物体。现在效果明显好多了,虫子们最后只给我带回了三个造型奇特的小东西。

  我召唤了夜月、凌和小纯出来然后把三件东西分别递给她们。“认得吗?”

  她们拿着这些东西仔细看了起来。这三件东西的造型是完全一样的。

  凌最先道:“这东西看起来像把钥匙。”

  小纯也点点头:“不过这钥匙头很有特点啊。”

  这些怀疑是钥匙的东西前端是根两寸长的圆柱,柱身一段金属一段水晶像老虎斑一样分成好多段,每段中心都有复杂的连锁结构。要是没有后面这个握柄,体积再大一点,我很可能把它当成汽车变速箱的齿轮组,结构复杂的难以想象。

  夜月看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这就是把钥匙,而且是启动某种大型魔法阵的钥匙。这些水晶里封印了很强大的能量,而水晶部分却都带着解除用的魔法烙印,如果有对应的启动能量和这些魔法烙印对接就可以启动钥匙上的能量结构。至于这可以转动的头部是干什么用地我就不清楚了。”

  “是密码锁。”小纯拿着那东西给我看:“看到了吗?每一节都是可以分开转动的,也就是说你根本无法让最前面的头部对准魔法烙印,但是后面的复杂结构类似汽车变速箱。”

  “什么是汽车变速箱?”夜月不是真的生物,她当然不知道变速箱是什么东西。

  我制止了夜月的询问:“这个不好解释。你先让小纯把话说完。”

  小纯立刻接着道:“变速箱的齿轮表面上是分开运做的,实际上它们都连接在一个主轴上,汽车排挡就是用来控制齿轮运做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钥匙插入钥匙孔之后是可以利用一组咒语把对应的锁节固定住,只转动需要转动的部分,而不知道这个密语的人即使拿到钥匙也没用。”

  “通常复杂的钥匙就代表更复杂的大门,而更复杂的大门则代表它地后面是庞大的财富。”凌说完后看看我:“主人是不是有兴趣洗劫这个宝库啊?另外问一下,我们这是在哪啊?我怎么感觉这里邪气很重啊?”

  小纯立刻叫道:“就是。我的力量被压制了三分之一以上!”

  凌一伸手,她的掌心立刻燃烧起一团绿色的火焰。“我到是觉得这里很适合我。”

  “这是十八层地狱。”

  “你是说中国阴曹地府下面最深地地方?”凌问道。

  小纯立刻道:“这么说来我们不是等于进入了放逐之地了吗?欧洲那边的地狱可是和这里通着的。”

  “主人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说来话长,总归是失误。我现在只想找到返回的方法。”

  夜月转身看了看要塞:“可是虫子们把什么都吃了,我们找谁问啊?”

  小纯立刻道:“既然有要塞,就不可能没有正规地城市。这个十八层地狱也该有正常的城市,我们去找他们问问就是了。”

  我点点头:“其实我知道这里的出口是什么地方,但是我不知道具体在哪里。而且很不幸的是有位大老现在正卡在入口那里。天知道还过不过的去。”

  “那就试试吗!”

  十八层地狱和外界的连通口就是没有连通口,十八层地狱的入口是以法力强行打开的通道。只要力量足够任何地方都是出口。而力量不足就什么出口也没有。但是现在不同了,这里有一个老大正卡在出口中。黑麒麟破开了通道,如果可能地话我们或许能想到办法把他弄出去,作为交易他应该会同意把我们也顺便一起弄出去。

  我收回了所有的甲虫,女皇说他们要进化。所以我让他们回去进化了。但是当他们再次出来时已经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新诞生的小东西名称叫做幽灵虫,依然是可以大量吞噬各类物质,而且还多出个变身能力。现在的幽灵虫拥有两个基本形态,其中一种是钻石形态。另外一种是幽灵形态。当他们处于钻石形态时防御力会变的很高,不管魔法还是物理伤害用处都不大,但是攻击力足够高的话依然是可以杀死他们的。而当他们处于幽灵形态时身体会变成虚无的幻象,可以穿越墙壁等障碍物,忽视物理伤害。当然,有利必有弊。幽灵形态时它们虽然物理攻击无效,却完全丧失魔防。

  我让女皇把小虫子们都给派了出去帮我寻找到一个新城市,我需要去打听事情。当然这次不能再把城市黑吞噬了。人多好办事,小虫子们虽然进化后体积又重新缩小到巴掌大,但是速度却大幅度提升了,不一会就有几中幽灵虫报告发现了目标。女皇地心灵感应可以随时遥控全部地幽灵虫,大批分散搜寻的虫子突然整齐地停了下来,他们同时转了个方向,向着我们的目的地飞了过去。

  这做新城市显然并不知道我们的情况,虫子们袭击要塞之前把所有敌人都给吞噬了。没有任何活口来报信。这个城市依然一片平静。我收起了魔宠和虫子们,自己一个人进入了城市。

  这里其实和地面上的城市没有多大区别。不同的是这里地居民都长的很丑陋,部分人类形态的一般都是高级货。城市里的商店出售着各色物品,鬼魂们也保有着生前的习惯,这些是不会被遗忘的。不过这里除了正常的商品外还出售各种奇怪的物品,比如说灵力。

  我已经还原了人类形态,为了显示我地特征还特地没带头盔。这是我临时想出来的计策。这里越高级的存在越接近人类,而且越是强大就越漂亮。我不带头盔就可以让大家都看到我的人类形态,而且以我的容貌绝对就代表着一种实力。这里是地狱。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我这样就可以让一些意图不轨的家伙自动回避。事实证明我的办法相当有效,城门守卫向每一个进入城市城市地怪物收了一些奇怪的黑色物体,大概是这里的钱币,而我过去时他们根本问都不问。进城之后也差不多,所有怪物看到我都会主动让路,连拿着武器巡逻的守卫看到我的面貌和身上地火焰都会立刻站到路边让道,还真是个势利的地方。

  一般来说酒馆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恰好这里也有这种地方。门口的牌子直接就写着一个大大地酒字,傻瓜也知道是酒馆。为了怕把房子烧掉,我重新拿出了遮蔽腕轮带上手腕,身上的火焰立刻消失。这个城市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有火焰缠身,据我分析那是实力的象征。不同颜色不同大小代表不同的力量等级,而这里大部分人的火焰都像汗毛一样短,不注意都看不见。另外,完全没有火焰的人如果还是人类形态。那就更吓人,这说明你已经可以把力量收敛起来了。被虫子们啃掉的那两个放牧者级别的女人以及后来那个倒霉鬼收割者都是可以随时收放火焰地,不战斗他们根本就不会放出火焰。

  虽然把火焰遮掉了,但是我的相貌依然是可以拿来吓唬人的。这地方长的丑反而比较大众,你越漂亮越容易吓到人。到不是因为这里的怪物以丑为美,而是因为太漂亮等于非常危险。能长成我这样的,在这里就等于人形核弹。刚一进入酒馆,本来正热闹非常的酒馆霎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几百双眼睛一起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长地象河马一样地怪物跑了过来,先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然后才开口道:“这位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大人?我不是什么大人。”

  河马立刻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大人,以您地英俊相貌,恐怕是收割者级别的高手了,而且还是收割者中的佼佼者。不知道您是哪个地区的领主?”

  “收割者?我好象确实达到了这个级别,而且超越了很多,不过我并不是领主。我是新来的。刚通过通道进入这十八层地狱。”

  周围响起一片抽凉气的声音。河马也立刻惊讶的重新打量了我一下。“您是刚进入遗忘世界的人?真难以置信。您这样一进来就如此强大的人真的很罕见。不过话说回来,您是不是刚刚吃了什么人?”

  我的眼神突然一冷。他立刻吓的退后几步并赶紧解释。“别误会,我不是指责您杀人。既然您进入这里,那说明您和我们一样在上面是干了什么天大的坏事的,一般的罪人是不用下到第十八层里来的。您刚进来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我们这里只以强者为尊。大家都是灵体,杀了别人吃掉他就可以积聚力量,包括领主也一样。如果谁敢于挑战领主并把领主杀了,他就是新领主,没有人会去追究的。”

  刚才我还想隐瞒消息,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杀人这种事情在这里就和勋章一样,不但不同隐蔽还可以拿出来大肆炫耀,果然是野蛮的彻底。不过我的目光立刻阴冷的扫视了一下其他人,那个河马马上又拦住我道:“这位大人,您别冲动。虽然杀人吸收力量可以使自己强大,但是请不要太过疯狂。你这种级别的高手吸收我们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再说,只有一个人的世界是不是过于孤独了呢?”

  野蛮归野蛮,这些穷凶极恶地罪犯们并不傻。要是下十八层地狱的厉鬼罪人都互相杀戮。那最后只剩一个成员非要寂寞的自杀,所以他们在保留野蛮的特征外还保留了大量人口,甚至连城市都组建了起来。

  我听完他的话立刻看向旁边一个桌子并走了过去,那桌坐的四个怪物全都立刻站起来退到了一边。我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往桌子上一坐然后扫视了一下整个店。“我现在有些问题,相信你们可以为我带来答案。”

  周围的怪物一听立刻把脑袋点地像小鸡吃米。

  “很好。我现在首先需要知道的是这里的货币是什么?”

  “是这些。”老板迅速的拿出了四枚****在桌上摆开。四枚****分为黑、蓝、红、紫四种颜色。河马老板道:“这些就是钱币,黑的就是黑币,紫的就是紫币。黑色面额最小,按照我摆的这个顺序依次增大。进位方式是一百进位。另外还有一种白色的白币是最大面额地。我这里没有。”

  “一百枚一进位,那就是说一枚白币等于一亿枚黑币是吗?”

  “对。”

  我拿了一枚红币摸了摸:“这东西什么材料制作的啊?”

  “力量。”

  “力量?”

  “用魔力凝结出来的,吃掉这些钱和吃掉别人吸收对方的力量是一样的。用铸币咒语,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凝结钱币,但是会永久性地失去这部分钱币相等的力量。当然,您也可以通过吃掉钱币来增加力量。”

  这个世界以力量为尊,用力量制造钱币到是的确符合这里的环境。

  “很好。下面一个问题。你们知道黑麒麟吗?”

  “黑麒麟?”河马老板摇了摇头:“他是什么样地东西?您知道我们这里的族群很乱,因为力量的原因我们的外貌会发生改变。你看我。狗屎,以前我可是大帅哥!您说的黑麒麟大概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比如说他的特长和所犯的过错,这有可能影响他在这里地外貌。”

  “你不知道黑麒麟是谁?”老板的回答非常出乎意料。黑麒麟是冥界守卫者,十八层地狱的监狱长,居然有人不认识他。我转向其他的怪物:“你们呢?”

  周围的怪物一个劲摇头。居然没一个知道黑麒麟的。

  “那好吧,让我想想。”我略微思考了一下重新问道:“黑麒麟是人间的称呼,或许他在这里有其他的名子。麒麟是什么你们知道吗?”看到周围一起点头我才继续道:“黑麒麟就是黑色地麒麟,非常罕见地类型。通常麒麟是没有黑色的。”

  老板壮着胆子道:“大人。容我插句嘴。麒麟好象应该是神兽吧?您在我们这里寻找麒麟?是不是有点……?”

  “正常情况下麒麟是不应该到这里来地,但是黑麒麟是异类,很罕见的品种,曾经被发配到这里来管理这个第十八层地狱,严格来说他应该是这里的通知者。”

  “您说的难道是主人?”老板有些慌张的道:“难道我猜对了?”

  “主人?他是什么样子的?和我描述一下?”

  老板摇摇头:“很抱歉,我们只知道主人的力量在这里凌驾于一切存在之上,即使这里所有的收割者联合起来也抵挡不了主人一招。他统治着这个世界的三分之一区域,是我们的共同领导者。至于他的长相。我们并没见过。除了收割者,没有谁有资格见到主人。”

  “你说三分之一?这个地区不是全部由黑麒麟管理吗?他应该是这里最强的啊?”

  “不不不。我想您刚进来不久,可能把这里和地面上的人间搞混了。这十八层地狱和人间界并不在一个层面上,我们这里的面积比人间要大的多。人间的各个区域的大神们在我们这里都有属地。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区域就是人间所称呼的十八层地狱,是亚洲地区的神仙们流放犯人的地区。在这片大地上的其他地方还有两个势力,一个来自人间的阿拉伯地区,他们的死神阿奴俾斯就住在这里。另外一个势力是欧洲的,他们和亚洲的神们一样在这里流放犯人以及最恐怖的生物。”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分成三个势力控制的是吗?”

  “对。”

  “在人间的时候我听说都是一些很难处理的人物才会被送到十八层地狱中来。按说你们这里的存在都是强大无比的。但是我很好奇。刚刚我干掉了一个收割者和两个放牧者,感觉上他们都弱的一塌糊涂。你们连他们都比不上,那更是弱小的很。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不都是强者才被流放到这里来的吗?为什么会这么的不堪一击?我来之前一直以为你们这里是个小兵都能比的上古代巨兽呢!”

  河马的脸上出现了尴尬的表情。“实际上您是不了解。这个十八层地狱是用来流放我们这些人的,也就是说这整个世界都是一个监狱。如果这里很美好,神仙们自然不会把我们往这里扔。之所以这里会成为流放地,主要原因是这是一个正在衰亡的世界。”

  “衰亡?”

  “一个世界如果正在衰亡,那这个世界中的能量将处于下降趋势。我们到达这里确实都很强大,但是我们在这里能量会逐渐被吸出体外结果变的越来越弱小。”

  “怎么会这样?按你的说法不是很快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吗?”

  “世界不是生物,它的灭亡比我们慢的多。虽说是进入衰竭期的世界,但对我们来说也是遥遥无期的事情,唯一讨厌的就是能量衰减。不过我们已经想到了一些应急方式,其中最有用的一种就是能量屏蔽法。我们身上这些火焰实际上并非毫无用处,它们在隔绝着能量的消失。只要燃烧着火焰就不会逐渐损耗能量。但是有一样东西我们无法地方,那就是运动中的消耗。在这个世界中运动、说话、使用魔法,干任何事情都是在消耗自身的能量,而且消耗光了就只能通过抢夺别人的能量去补充。也就是说火焰仅仅是减少了能量消耗速度,这个世界的总能量数依然是在下降中。”

  “那你们不是迟早要完蛋?”

  “那到不至于。毕竟上面随时都在投放新的个体进来。这些个体肯定是携带能量的,他们不管是自己活着或者被别人吃掉,总是为这个世界的总能量增加了数值,而大家活在这里需要消耗钱币,凝结钱币就是消耗能量。这就是能量补偿,我们依靠这些新投入的成员保证消耗的数值,所以勉强可以维持平衡。”

  “很好。我大致了解了。那么这个主人和那个阿奴俾斯会消耗能量吗?”

  “他们不消耗能量。”

  “为什么?”

  “因为他们有肉身。”

  “你们不也是实体吗?”我绰绰老板的肚子。

  “不一样。我们只是凝结出的低级实体,他们却是高级实体。我们虽然能有物理身体,可各种机能都很乱。没有能量支撑我们的身体会崩溃的,可主人那样的身体即使本体死亡也不会消散掉。”

  “那我怎么才能见到你们的主人?”

  “这个我们不知道,或许您该去问收割者大人。”

  “好的,告诉我怎么见到收割者。”

  “城市中心有座最高大的建筑,那是大人的住所,您可以去那里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