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五章 新官上任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五章 新官上任

  韩国人现在对我们的感情很矛盾,一方面他们知道我们的帮助是不可缺少的,另一方面他们也非常清楚中国这个巨行星的强大引力是多么的危险。把这个世界比做一个宇宙,一个国家就是一个星球,中国这样的无疑就是木星之类的巨行星。巨行星可以凭借自己强大的引力摧毁任何足以制造威胁的大型陨石,躲藏在它的四周可以免受陨石袭击,但是这样的巨行星本身就是个威胁,超强的引力很可能把靠近的东西全都拉入它的怀抱。现在的亚洲各国,不论是落后的越南、泰国还是先进的韩国、日本,哪个没有被中国文化渗透过?日本到现在还有大量汉字夹在日语中,韩国流行的韩医,虽然他们自己不承认,实际上那就是中医。韩国人希望中国这个大树可以帮他们遮阴,可他们又怕变成大树的一部分。

  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我和这些韩国会长完成了那份土建工程的合约,而普通玩家则是开完了大家的联欢会。庆祝结束大家各自回家整顿,韩国人反正有合约,干脆把两座城市的建设工程一股脑全都丢给了我们,连废墟都要我们来清理。我们干脆从本土调来了巨型地平机,一口气把废墟全给夯成了地平。后续建设工程全部交给了建筑队,我们的主力战斗部队全部返回了本土。

  这次一战我们损失不算大,可也不算少。天兵部队前前后后损失了大约十万人,补充兵员又要破费一比,好在羊毛出在羊身上,有韩国人的订单,这钱还用不到动我们自己的存款。

  我到天庭去续订单的时候才得到通知,天庭已经完成了地府通道的建设。艾辛格到第十一座阎罗殿的跨空间通道已经完成了。交完定单我赶紧返回了艾辛格,太白金星已经在这里等着我到来了,通道今天早上就完工了,可惜我们这些领导都不在国内,所以没有通知我们。

  大家一起来到地下室,四名卫兵合力打开了那道地下室的大门,封冻地寒冰已经完全融化了。大门刚一打开,一阵透心凉气立刻溢了出来。惊的我浑身一阵寒毛倒竖。

  “别紧张,这是鬼域黄泉的阴气。”太白金星毕竟是神仙,地府好歹也去过几次。

  红月紧紧的抱着胳膊问太白金星:“为什么我们的服装可以抗寒,却还是觉得冷?”

  “我不是说过吗?这个是阴气,不是寒气。现在是你们的灵魂感觉到了这心灵上的低温,不是身体真的感觉到冷。”

  我有些担心地问太白金星:“这还只是跨空间通道透过来的一点阴气就已经寒成这样了,那头不是要滴水成冰啦?”

  “那到不至于,不过肯定是不会太舒服就是了。”

  “那我去多穿两件衣服去。”阿伟转身要走。却被我一把拎回来了。

  “那是心灵上的寒气,穿衣服有什么用?”我拉着他走进房间站到了传送台上。“送我们过去吧。”

  太白金星点点头让大家赶快都站到那个传送台上,等大家全都就位之后他走到传送台中心指着地上的一块玉道:“看到了吗?想要传送时踩一下这个就可以。”

  “这么简单?”

  “你们这里没有一个会跃界密咒的,不帮你们设计一个傻瓜控制方式难道要天庭给你们专门配两个密咒师不成?”

  “那到是。”

  太白金星轻轻踩了一下那块玉,我们周围突然升起一片黑幕。然后又迅速落了下去,不过黑幕落下后我们已经不在艾辛格了。一股比刚才更加浓烈的寒气让我们齐齐打了个冷颤。

  “好冷!”玫瑰缩到了我的怀里。“哇!舒服多了。”

  阿伟一听连忙抱住身边的鹰,但是他很快又叫了起来:“为什么我还是冷?”

  太白金星看了看他笑着道:“他们两个是相爱地情侣,靠在一起可以借助对方的灵魂得到心灵上的温暖。黄泉的阴寒之气就是心灵冻气。这种源自灵魂的温暖是唯一可以抵抗这种寒气地东西。你们两个大男人抱一起当然没用了!”

  阿伟立刻愁眉苦脸的道:“啊?为什么金币不在线啊!”

  鹰笑着一把把阿伟推了出去然后向百灵张开了双臂:“老婆。”

  百灵笑着扑入鹰的怀抱依偎在他的胸口:“恩!果然是不冷了。”

  红月和素美可怜巴巴地互相看了看最后无奈的抱紧自己的胳膊以取得最低限度的御寒效果。这种来自心灵的冻气根本没办法驱散,除非找到心灵上的温暖,否则没有办法取暖。

  素美抱怨着:“难道只有情侣才可以?这不是成心欺负我吗?”

  太白金星笑着道:“不一定非要情侣。感情深厚的人就可以。父母兄弟什么的也可以,只要能给以心灵温暖地就可以。”

  “说的轻巧。”红月哆嗦着道:“早知道该把老哥拉来的!”

  玫瑰拉着我转身向红月和素美招招手:“过来吧。”

  红月眼神复杂的看了看玫瑰,素美却毫无顾及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腰。“啊……!舒服啊!”

  玫瑰看红月不动,干脆跑过去把红月拉了过来和她一起钻到我身边。红月脸上突然红润起来,不再颤抖的身体说明她已经感觉到了温暖的气息。玫瑰半开玩笑地对红月道:“我早知道你有这心思,嘿嘿。露陷了吧?”红月犹豫着松开了手,玫瑰又把她一把拉了回来:“和你开玩笑地,别这么小气吗!”

  阿伟站在原地打了个喷嚏,结果鼻子上多出了一个长长的冰凌:“太太太……太白,你你你不是说这只是心灵低温吗?”他敲了敲鼻子上地冰凌:“这是怎么回事啊?阿嚏……!”

  “寒气袭体。心寒引发外寒。”太白金星指着我们所在的这个大厅里的各种摆设,那些东西上面都挂着厚厚地冰壳。“阴寒之气不直接产生低温,但是碰到的东西会被侵蚀灵魂而逐渐降低温度。”

  “那石头怎么也结冰啦?石头也有灵魂吗?”

  “要不然你以为石姬那样的妖怪是怎么来的啊?”

  “阿嚏!我算是倒霉了!阿嚏!”阿伟哆嗦着把鹰和左拥右抱的我一起推出了传送台。然后把太白金星也推了出来。“你们先玩着。我还是等金币回来再来吧。你们一个个抱着心灵热水袋不发愁,我孤家寡人可不想变冰棍。”

  一阵黑幕闪过阿伟离开了地府。这里的寒气还真是够厉害的。硬是把阿伟给冻跑了。等黑幕消失,我一转身居然发现太白金星的胡子上也挂上了霜晶。“太白也冷吗?”

  太白金星笑着摸了把胡子:“当然冷。地府地寒气除了十殿阎罗手里的暖心玉和你们这样互相以心灵温暖对方外跟本就没有东西能抵抗。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天庭很少派神仙来地府?那是玉帝知道大家都不想来这里,所以干脆尽量不派人来,有事也是传阎罗去听命,不派人下来。你们动作快着点,我虽然修过心神,可以稍微抵抗一点寒气,但是待久了我也架不住!”

  “哦,那我们尽快把东西介绍一下您就赶紧出去吧!”

  太白金星立刻道:“我可顶不住那么长时间。一会有人和你说,我不过是交接一下,马上就得出去,我老人家也快顶不住了。”

  “那我们尽快。”

  太白金星带着我们离开了这个房间。这外面是一片小广场,左右都有房间。广场对面是一座大殿。我们刚到大殿外面就被突然出现的一白一黑两个家伙吓了一跳。

  “黑白无常见过太白金星。”这两个居然是黑白无常。

  太白金星迅速的把我们推到前面:“这位就是本殿阎罗,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头领。”太白金星又转对我们道:“官印之类的东西已经放到宝库里了,让他们两个带你们去吧。我要先跑了,阿嚏!这鬼地方。再多站会我也要冻硬了!”

  “送太白。”

  太白金星连礼都来不及还就匆匆忙忙的跑回去了,看起来他也冻的够戗。我转身看向黑白无常。这两个家伙地造型比较经典,相信是中国人都不太可能不知道。一黑一白的长袍加上高高的尖顶帽算是标准的职业化装备,不过也头些和记忆中不一样的地方。两位无偿手里都拿着一根两尺多长地骨制细棍,当然颜色也是一白一黑。这棍子我到是知道,好象是叫赶魂鞭,专门用来抽打灵体的。别看现在这鞭子只是跟棍子,其实和我的永恒变成鞭剑时一样。一旦甩开可以从尖端拉出几丈长的鞭子。除了鞭子外,黑白无常地腰上还各有一根铁链子,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锁魂链了。这东西双不住实体,但是能把灵体捆住,算是高级鬼器。

  装备虽然很传统,但是两位无常的长相却和传说不大一样。首先两个无偿的脸并非和他们的衣服一样一黑一白,他们的脸都是苍白的,连黑无常也是如此。以前我一直以为黑无常长的像黑人一样。现在看来还是中国人地样子!另外。两个无常并没有长舌头。中国传说中两个无常应该是各有一条一直垂到胸口的血红长舌头的,可是他们两个都没有。更奇怪的是黑白无常居然是一男一女。白无常是个女的。两个无常长的都很漂亮,形象一级棒,根本和厉鬼不沾边。

  “属下见过阎王殿下。”两个无常一起向我行礼,把我从对他们的评估中拉了回来。

  “你们两个的名字是什么?不是直接叫黑白无常吧?”玫瑰代我问道。

  黑无常看了下玫瑰然后回答道:“阎后殿下。平时大家一般直接叫我黑无常,她自然就是白无常了。十一座阎罗殿都只有一对无常,平时很少有机会见面,这样称呼不会发生误会地。”

  “阎后?”玫瑰愣了一下。虽然大家都能理解阎后肯定就是阎王地老婆,可以前大家都不知道除了阎王之外还有阎后这个职位。

  “阎罗殿下的正妻自然就是阎后了。”白无常看看红月和素美:“这两位是阎妃和阎罗公主殿下吧?”

  “不是不是!”素美赶紧摇头:“他们是阎王和阎后,和我们两个没关系地。”

  “属下记得了。”

  我四下环视了一下问道:“这里是什么位置?”

  黑无常指着我们刚刚出来地地方道:“那边是通往您的地狱的通道。左边的是阎罗殿的文档记录存放处,右边的是仓库,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是后院,前面这个就是阎罗殿了。判官殿和您的阎王主殿都在里面,刑牢就在这阎罗殿地下面,共分十七层,分别执行不同的处罚。第十八层地狱的入口在若水河边,是十一殿阎罗共用的。不过最近黑麒麟撑爆了十八层地狱和十七层地狱的连接点。所以暂时没办法使用了。于帝批示说有重大问题的恶灵暂时先封进黄泉中,以后再想办法处理。”

  “黄泉是什么东西啊?”鹰问道。

  “黄泉是个大洞,上面用镇魂井封住了出口。我们一般称之为恶鬼黄泉,所有穷凶极恶的灵魂都可以丢进去封印起来。不过和十八层地狱不同,黄泉下的恶鬼不会被永远地消失掉,过段时间还可以再弄上来,但是到时候这个灵魂的力量会变的很强大。”

  “那不是更危险?”

  “不危险。”白无常补充道:“从恶鬼黄泉出来的恶鬼会变成完全没有心智的白痴,虽然力量强大却根本什么都不明白。用慑心术可以轻易地操纵他们当成鬼吏使用。以前阎罗殿都是这么干的。不过操纵恶鬼很麻烦,因为他们没有智力,所以只能一对一的控制,所以大部分阎罗殿都不怎么喜欢用这种恶鬼。”

  玫瑰忽然眼睛一亮:“厉鬼进入黄泉之井多长时间变成无脑的恶鬼?”

  “没试过,我们一般都是先丢进去。需要用地时候再抓一个出来。不过那时候一般都是几个月之后了,所以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玫瑰立刻道:“下次搞一披厉鬼实验一下,我想知道如果少放进去几天会不会保留部分智力。”

  鹰看着玫瑰问:“你不是想拿恶鬼当战斗机器用吧?”

  红月立刻道:“这个方法到是有希望。黑无常,恶鬼战斗力怎么样啊?”

  “黄泉恶鬼不会法术。而且他们会变成实体生物,不再是虚幻的灵魂。他们的力气很大,攻击起来也很凶猛,但是基本没有战术,纯粹用身体硬抗。好在他们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很夸张,而且他们没有疼痛和恐惧意识,战斗起来十分凶猛,一般的鬼吏根本打不过它们。这些家伙的爪子对我们这些灵体也有伤害。是很麻烦的东西。要想杀死他们就必须把他们的头砍下来,或者把身体切碎,一般地伤口他们是可以迅速再生出来的。”

  “简直就是野蛮巨兽。”玫瑰道:“这样说我更希望可以控制一些拿来作战了。反正他们不怕死,当肉盾冲在第一排就是了。”

  百灵忽然问道:“这地府里是不是还有个奈何桥啊?”

  白无常立刻回答道:“奈何桥不在阎罗殿这边。那是风都城的入口。新死亡的灵魂会自动汇聚到奈何桥边等待过桥,然后进入风都城。风都城里的鬼吏会按照各个阎罗殿的繁忙程度分配新到的鬼魂到达哪个阎罗殿接受审查。”

  素美好奇的问:“亡魂会自动聚集到风都城,那你们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是干什么地啊?”

  “牛头是内卫,专门负责阎王殿下地鬼身安全。马面是殿卫,负责阎罗殿的安全。我们无常鬼是特派鬼使。专门负责掌管缉拿在逃地亡魂。有些亡魂死后凡心不断。不愿意到风都城去,我们就是专门负责去把这些鬼魂抓回来。当然了。也不是什么鬼都要我们去,一般都是小鬼去抓,我们两个是缉拿队总指挥,除非碰上修炼过的恶鬼,否则我们是不用出动的。”

  “好象还挺复杂!”

  我又问道:“那判官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判官是您的副手,专门审理判决鬼魂的分派问题,决定这些鬼魂是轮回转世还是下地狱受苦。”

  “这些事情不是我来判吗?”

  “您是阎罗王,名义上是您管,可实际上这么多鬼您是忙不过来的,所以全都由判官代劳。当然,如果您想过把瘾随时都可以开堂。另外,有时候有些特别难断的鬼魂判官不好下决定会由您来最后决断。不过这种情况不多,澳门赌博网站:一年也碰不上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