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一章 鬼军的秘密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一章 鬼军的秘密

  黑色的钢铁撞锤因为和空气的高速摩擦已经开始燃烧,拖着长长的红色尾焰,撞锤十万吨的自重配合速度产生了近千万吨的撞击力,所有敢于阻挡它回归大地的东西在这不可抵抗的力量下被轻易的冲垮。

  就像一辆开着最大油门冲入人群的拖车一样,钢柱和上涌的鬼军接触后毫无停顿里的一路向下,硬把大量涌出的鬼军又给砸回了地底。从我们这边可以看见钢铁撞锤一下就没入了地面,接着一道以撞击点为中心的冲击波立刻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尽管做好了抗冲击准备,我们的人依然被震的人仰马翻。城市里所有在刚刚的攻击中残存下来的建筑终于还是没能逃过这次的浩劫,冲击波所过之处墙倒屋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幸免的东西。

  眼看着翻滚的土浪冲出城市向外扩散了出来,我们这边的本阵先后被冲击波席卷,巨蚊哨站一阵晃动,差点把我从顶上掀下来。松本正贺所在的中间城市也没有幸免,冲击波一路冲到他们那边的城墙边上。虽然距离太远,冲击波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威力了,但是城墙依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不少站在城墙边上的士兵翻掉了下去。松本正贺脚下也是一阵晃动,险些摔倒。

  冲击波结束之后蜘蛛要塞上的扩音器立刻响起巨大的声音:“都快点起来,冲冲冲。”

  士兵们疯狂的爬起来冲向撞击点,蜘蛛要塞和军蚁堡垒也迅速贴了上去,但是除了个别伤兵外他们什么敌人都没看见。撞锤在撞击点附近制造了一个半径100米深达四五百米的巨大撞击坑。坑的最中心有个大洞,像口井一样一直延伸向下。这个大坑是撞锤周围的气压造成的,中间那个井才是撞锤自己造成的。高速旋转地撞锤像台打桩机一样把那台鬼军制造机给打进了深深的地下。

  本来大家都围着地面在往下看,忽然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蜘蛛要塞仗着自己腿比较长直接站到了这个大井的上面向下看了下去,结果他们只看到漆黑的深井下面有团红色的东西。我们在这边的巨蚊哨站也同步看到了这个画面。一个玩家还在傻忽忽的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素美突然跳了起来对着水晶通讯机大喊着:“快闪啊!是岩浆!”

  蜘蛛要塞的扩音器响起了已经变调地警告声,所有士兵一哄而散向着本阵方向跑了过来。大家刚到城市外面,城市中间那个大洞里立刻轰的一声响,一道喷泉一般的红色熔岩飞起三百多米高,差点把正在下降高度的巨蝶都市给打下来。

  鹰看着熔惊讶的直嚷嚷:“我靠?怎么打到岩浆层了?地壳没这么薄吧?”

  我很自然的解释道:“韩国也擦着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这里有好几座火山,有个浅层熔岩河很正常。那个大家伙至少打了一公里深,肯定是钻进熔岩层了。”

  “那怎么现在才喷发啊?”鹰还是不明白。

  “因为撞锤把出口堵住了。”素美解释道:“撞锤在刚刚那段时间被融化了。所以直到现在才开始喷发。看这架势这火山还有的喷,我们这下是彻底省事了。”

  重锤攻击的方式实在是太过于强悍了,虽然成功地摧毁了那个制造机,但是重锤却连城市也间接摧毁了。滚滚熔岩喷发了足有半个小时才结束,大量的熔岩逐渐冷却,城市已经完全不存在,一片带有刺鼻硫磺味的半凝结火山岩取代了城市的位置。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看着这个大火山无言以对,我们也差不多。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干结咱们这次很亏本啊!”玫瑰看着我道。

  “亏本?”

  “那根撞锤地材料和运输费可不便宜,看这样子是没有回收的可能了。哎!十万吨原钢啊!真是可惜了!”

  “没了就没了,反正我们钢材多的是。运回去差不多还要这么多钱,回收也不一定能节约下来。”

  “可还有那边啊!”玫瑰指了下侧面。

  我一巴掌按在自己脑门上:“天啊!怎么把他们给忘了!”

  韩国行会负责进攻的那个城市到现在一定动成果都没有,日本人地鬼军和韩国行会的部队在城墙上展开了拉锯战。一会你抢过来一会我夺过去的,完全是在消耗人员。按照日本鬼军的制造速度,这种消耗战的唯一结果就是韩国玩家彻底崩溃。

  鹰让操作人员把显示镜头转到了那边的战场,看着屏幕上惨烈的战斗真是连我们都觉得心疼。红月忍不住问了下:“韩国人这次买的三十几亿水晶币地天兵还剩多少?”

  玫瑰大致看了下战场道:“不超过三分之一。他们没有我们的战争堡垒压制敌人火力。而且他们又不肯破坏城墙,这种绞杀战最费兵了!该死的日本鬼军,怎么那么多呢?”

  “说到鬼军,我们是不是需要搞清楚一下日本人的这东西是怎么回事啊?”鹰拿着凌原吹从日本发来的消息道:“按照分析这个机器似乎也是要消耗某些东西才可以制造鬼军的,也就是说这不是无偿的制造。日本人为什么会制造如此之大的军队呢?他们难道是用自己地钱去拼我们地钱吗?看起来不象啊!”

  我想了一下忽然有了办法。“你们等会,我去拜托熟人帮忙查一下。”拉着玫瑰:“跟我一起下线。”

  鹰好奇的问道:“你拜托什么熟人啊?这怎么查啊?”

  “等我们回来你就知道了。别着急,有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你先让队伍集结统计下损伤情况。”

  迅速下线拿掉头盔,我直接拉着玫瑰一起跑到了总管理室。玫瑰好奇地问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查帐。”我一边说一边把手按在了身份识别终端上。

  电子音迅速响了起来:“最高级访问许可通过。请问需要为您做些什么?”

  “查询龙缘最近10个小时的资金流动情况,显示所有亚洲地区的资金汇入情况。”

  大屏幕上的数据乱七八糟的显示了一堆,由于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看。我立刻再次缩小范围道:“核对网络游戏《零》地资金流动情况,检索汇入。”

  “搜索到三千七百四十四亿条操作记录。请问是否全部显示?”

  “检索来自日本银行的部分。”

  “剩余12亿条记录。”电子音迅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还是太多了!”我摇着脑袋发愁。

  玫瑰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走到屏幕前代替我说道:“检索,按照交易方识别,筛选交易记录最频繁的五个交易单位。”

  “警告。未许可声纹捕获。使用服务请验证。”资源电脑没有中央主机的智能高,办事比较死板。

  我把玫瑰的手拉了过来按到识别屏幕上同时把自己地一只手也按了上去:“高端授权。”

  “通过。欢迎使用高端资源计算机系统。”

  我向玫瑰比了下继续。玫瑰立刻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计算机立刻回答:“最高频率交易帐户检索到7亿条记录。其中99.99%的操作记录来源于同一交易项目。”

  “这个项目的名称是什么?”

  “鬼军士兵制造费。”

  我和玫瑰面对面笑了起来。像我这么高级别的作弊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办到了,这都被我们查到了。

  玫瑰再次看向屏幕:“随机抽一些条目出来显示在屏幕上,把屏幕填满就可以了,不要滚动屏幕。”

  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几百条记录,一行行的相当清楚。玫瑰拉着我指着屏幕道:“看这里。鬼军交易记录,单位数量是编队。鬼军不是按个数生产的,而是成编队的生产地,怪不然速度这么快。”

  “一个编队的单价才1个水晶币,难怪小日本这么舍得拿兵和我们堆,原来都是这么便宜的兵种。”

  玫瑰也皱着眉头道:“按这个计算,我们动用炮弹袭击他们都是吹亏。一发炮弹炸死的兵还不如炮弹贵,真是亏大了。”

  我点中其中一条显示道:“把这条单独显示出来。要最详细的记录。”

  屏幕一下子把这个显示成了满屏,相关信息写了满满一屏幕。

  玫瑰惊讶地指着屏幕上的数据:“看,一个编队基数是二十个,一个兵才值五个银币!”

  我再次道:“变更操作。显示十个连续操作的交易时间。”

  画面再次一变,出来的十条记录是连续地,而且都是这个购买记录。

  玫瑰顺着时间向下数着:“第一条是二十点七分十五秒三三六,下一条是三三七,再下面是三三八,每条交易只间隔了0.001秒,也就是说这个制造机每秒可以制造两万名鬼军士兵,难怪像喷泉一样往外冒。那台机器一分钟就能刷出一百多万部队来。能打的进去才怪呢!”

  “等等等等,看这里。”我指着下面的记录:“这两条的交易号不一样,这不是一台机器。日本人有两台鬼军制造机,所以时间是间隔开的。应该是每秒可以制造一万鬼军而不是两万。”

  “一万也很多了,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东西冒出来啊?一会我们怎么办?韩国人自己肯定是搞不定那个城市了,我们非得出兵的话损失也太大了。要是再造一个重锤地话,价钱是不是太昂贵了?”

  我看着屏幕道:“日本人能搞到这么厉害的东西。我们就不能让它存在。必须要处理掉。幸好这次日本人只是用它来防御,要是他们把士兵放出来漫山遍野的跑。我们的军队想拦都拦不住。”

  玫瑰忽然看着我道:“不对啊!日本人既然有这么强力的军队制造机。他们没道理不把部队派出来扫荡啊?这些鬼军地战斗力很薄弱,与其和我们拼防御战,放出来打运动战不是更占便宜吗?日本人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除非……”

  “他们根本就出不来。”我和玫瑰同时说了出来。

  玫瑰很肯定的道:“游戏内地东西应该都是平衡地,既然有一部如此强力的机器,肯定是有缺点地。这部机器制造的士兵肯定是无法离开机器太远,否则就是有别地限制。”

  我点点头:“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队伍没有进入城市之间鬼军的数量并不多。按说我们这种大兵团作战。日本人早就发现我们了,可他们为什么不提前制造一些鬼军防守,非要等我们攻进去才开始制造呢?”

  “我想不是他们不想造,而是他们不能造。”玫瑰推断道:“这机器有可能只在城市遭受进攻的前提下才可以启动,有可能和我们行会的点兵法阵类似,必须在危急时刻才允许启动。”

  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你记不记得朴银说的他们第一次反击的情况?”

  “你是所第一次反击?”

  “按照朴银的说法,他们刚发动进攻时是没有鬼军参战地。也就是说鬼军不能提前制造。后台他们攻入城市才碰上鬼军,而且越来越多。这说明鬼军和敌人的进攻情况有着直接的关系。你想想,我们后来杀入城市的情况?刚刚进入城市的时候刷新地速度根本就不快,最后还不是被我们一点点的逼到了刷新点附近?可是后来呢?后来那个速度根本就失控了,像井喷一样往外冒兵,根本就是不正常的。”

  玫瑰道:“我们最好还是回去商量。素美可能能分析出点头绪来。这丫头的脑子精明地很啊。”

  “好的。”我转身关闭终端连接回去重新上线。

  我和玫瑰出现在巨蚊哨站内部后把我们的情报和分析的结果和大家说了一下,大家立刻同意了我们的观点。等着素美听完了之后我才问她:“能分析出什么东西吗?”

  素美想了一下道:“首先可以肯定这个机器绝对是跟着进攻者的变化而变化,我们攻击越猛它工作越快。如果我猜的不错,它可能是利用战斗意志在工作。我们越是奋勇。它越是强悍。另外,从你们说的情况还能总结出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

  “这机器有人数上限。”

  “上限?难道生产出来地士兵依然需要能量支撑?”

  素美摇摇头:“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这个东西生产士兵是有限制的。它的制造速度虽然会因为我们的战斗意志而变化,但却不能超越数量上限。当士兵的数量达到一个平衡点后,每死一个兵,这个机器才能再制造一个兵,如果没有鬼军死亡,那它就无法继续生产士兵。”

  玫瑰立刻道:“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有办法把所有鬼军都挡在机器外面,并且不杀死这些鬼军,那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破坏这个机器是吗?”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实际上这几乎不可能。把敌人挡在外面不让他们靠近机器到是很简单,但要在这个过程中不对他们造成伤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旦你们杀死一个鬼军士兵,内部的机器会再造一个兵出来,这样包围计划就等于白费了。”素美看看我们又接着道:“另外,你们分析地敌人不能出城地这个推断也是错误的。韩国那边已经有几次鬼军发动反冲击杀出来地情况,所以他们是可以出城的。之所以不使用你们说的那种漫山遍野进攻的策略。是因为这个机器有支撑上限。同时出现的士兵量被限制死了。没有战斗力优势的鬼军如果数量也没有优势的话,出去也是送死。反到是据守城池可以打时间差,刚好获得局部优势。”

  “果然是我们的智多星,这都分析出来了。”

  素美摇着脑袋道:“可惜的是分析出来也没用,不能把敌人挡在机器外面就无法破坏机器,可是挡住这些人又必然会出现伤亡,而一旦有伤亡就等于没挡住。”

  大家一听立刻又陷入沉思,只有我笑了起来。所有人都被我搞糊涂了。玫瑰看着我:“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我有办法了。”

  “快说说。”鹰迫不及待的等着听办法。

  “其实很简单。鬼军不是战斗力很弱吗?”

  “这我们当然知道。”红月不耐烦的道:“一个晚上他们死了十几亿鬼军也只干掉了我们几万天兵而已,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那就很明白了。”我解释道:“让天兵带上绳索,发现敌人后把他们套上捆回来。”

  “你的意思是抓俘虏?”

  “对。活捉的俘虏依然是鬼军的成员,依然要占用那台机器的人口限制。只要我们这样慢慢的抓,总可以把人口限制都抓回来的。到时候那台机器就一个兵也刷不出来,想怎么砸就怎么砸。”

  “对啊!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早想不到呢?”鹰抱怨着。

  素美笑着道:“没有紫日哥哥带回来的情报,我们根本分析不出来那机器的原理,自然是想不到办法的。这么看来这台机器其实很垃圾,这种鬼军战斗力奇烂,很容易抓俘虏,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被抓光,到时候那机器就等于是废铁了。只不过我们一直搞错了战术,所以才这么麻烦。游戏内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平衡的,不会真的出现这么变态的东西。就像我们的战争堡垒,看起来战斗力惊人,但是造价更惊人,而且还不可以批量生产。”

  鹰道:“那剩下的那个城市我们就这么办吧。”

  “先不急,至少要等韩国人打过瘾了才行。”我笑着指指韩国人那边的指挥部:“别忘了我们还有个赌约,不让他们明白过来,我们这次援助他们是不会领情的。”

  确定了作战策略之后我们就开始等着韩国人打完,中间那个松本正贺坐镇的城市暂时我们还不想去碰他。我们的部队也需要休整一下。韩国人的骨气到是够硬,愣是从第一天黄昏打到第二天天亮。我们的军队就在旁边站着,他们却死活不肯认输。我们反正是商量好了,只要他们不求助我们就不伸手。韩国人在城墙上来来回回的杀了几十进几十出,次次都被打了回来,但他们就是不开口求助。

  我们这边干脆让队伍全都就地休息,npc军队也是有疲劳度的。以前是亡灵到无所谓,天兵可是活物,长时间不睡觉会影响战斗力的。一直休息到早上十点多,韩国部队终于后继不足了,陆续有玩家疲劳度到顶被强行踢出游戏,npc军队也被他们折腾的差不多了,那三十几亿水晶币被我们一抬价本来就买不了多少天兵,这一晚上折腾下来剩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快到午饭时间时韩国人的部队终于陆陆续续的撤了下来,那几个开始很牛气的会长全都悄悄的聚集到了一起去开会去了。我和玫瑰就站在他们军营外面看着他们。有本事你们继续打,到头还不是要来求我帮忙?

  可能是不大好意思,那些会长硬是蘑菇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一步三回头的向我的营地这边走了过来。玫瑰笑着回头道:“叫部队起来吃点东西,轮到我们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