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五章 天兵就是天兵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五章 天兵就是天兵

  烟雨的一句话把我给堵了回去,我的魔宠好象确实是喜欢成群结队的到处跑。“嘿嘿,不谈这个。我们说正事。外面那些兵你想要吗?”

  烟雨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但是他的渴望还是很明显的。想了想他还是先没回答,招呼大家坐下之后才开口问道:“你们从哪里搞到的这么多的士兵?”

  玫瑰微笑着开口:“你先猜猜这是哪里的兵?”

  烟雨看了眼窗户外面的队伍道:“看装备好象是我们国家的风格,应该是本土的某个势力出产的。”

  玫瑰继续道:“知道前几天我们行会有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吗?”

  烟雨立刻点点头:“你们搞那么大动静我到是想不知道,也要有可能啊!听说天庭出兵和你们一起把一座山搞塌了,你们到底是去干什么的啊?”烟雨问完之后突然一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莫非……?”他指着外面的队伍。“这些是天兵?”

  玫瑰微笑着点点头,烟雨立刻惊讶的跑了出去,他的八个主管也跟着跑了出去,不一会烟雨又跑了回来。“你们怎么弄到的啊?真的还可以再买吗?”

  玫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故事一样的把那天围剿黑梁山的事情说了一下。本来那天我们行会的队伍纯粹是去充当现场保安的,不过在玫瑰刻意的误导下所有人都理解成了我们和天庭协同作战。不过这个想法也不完全错,至少我们好歹还帮助他们维持了一下现场秩序呢。把这些消息透露给烟雨他们之后玫瑰继续开口道:“在这之后呢,妖族引爆了灵脉,于是天庭的队伍有大量伤亡,我们行会当然义不容辞的前往救援。就因为这个巨大的功劳,天庭和我们行会的关系度终于增加到了可以购买士兵地地步了。”

  烟雨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我们:“这么说是真的了?外面那些是真的天兵?”

  玫瑰向我笑了笑。我接过话头道:“如你所见,这些就是天庭的全部八十一个兵种。我的行会里的领导层都没见过天兵,而且这些士兵地价格确实比别的教派的士兵要贵的多,所以我们打算用这些兵来研究下怎么搭配购买比例才能用最少的钱去达到最大的作战效能。”

  玫瑰跟着道:“不过我们讨论完之后觉得这种兵虽然价格超贵,但是综合考虑战斗能力之后,这些兵依然是一种性价比很高的优良部队。如果我们国家的主战行会可以多配备一些这样地战士,绝对可以大幅度提高中国行会在即将开始的国战中的优势。因此我们找到了你们,想问问你们要不要。”

  烟雨刚要说话。我赶紧抢先道:“因为时间不多,不管你们要不要都请快点。我们还要去其他几个行会给他们看看。要是你们愿意买我就和你们一起买,天庭说一次性买多一些还有礼品送,听说好象是中国的神兽。”

  “还送神兽?”烟雨身边一个战士型的管理人员激动地问道。

  我点点头:“不过天庭只说了送,没说具体送多少。反正有多少我们两家根据投入资金的比例分就是了。”

  烟雨立刻道:“容我们出去讨论一下,等我们五分钟。”

  我点点头,烟雨立刻带着身边的人跑了出去。不到五分钟他们又跑了回来。烟雨一进门就开始道:“我们已经决定要购买了,关键是这些兵的价钱和战斗力我们并不了解。所以暂时不知道怎么配合兵种购买。你这些样品天兵可以给我们测试一下吗?”

  “行。只要别弄伤了就可以。最好是去训练场测试。不是我小气,主要是太贵了,打伤一个都不得了地钱。”

  “那是自然。”烟雨赶紧带着我们前往专门用来做格斗训练的地方,这里是专门为npc设计的战斗测试场,和玩家的决斗场一样死亡不生效。所以最适合做测试了。

  为了进行实战测试,我们从北方联盟的卫队里挑选了大量标准形式的士兵作为对练的标准,此外烟雨还找了不少玩家来参加测试。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守卫将来总要和玩家交战地,对玩家的战斗能力也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是做价格测试。所以双方先把价钱算好之后才开始测试。第一轮我们这边派出了一名标准天兵战士,这种战士是左盾右刀,很标准的配置。这个战士的实际价格是一千水晶币,但是烟雨暂时还不知道价格,我们推脱说先不告诉他价格,等打完让他知道价格,这样可以给他一个直观的评价,要不然先知道价格会存在偏见。其实我们这么说的原因是我们不知道该定什么价格合适。太便宜了就吃亏了,太贵了烟雨不肯买就更亏了,所以我们打算等看完测试再根据实际效果定价。

  和我们的这个天兵战士对阵地是八名神剑卫士,这种士兵来自光明神殿,每名神剑卫士价值800水晶币,也算相当高级地兵种了。这个兵种只装备一柄双手重剑,注重攻击力不重防御,在战场上也是一种相当恐怖的屠杀机器。我第一局要求北方联盟派八名神剑卫士。自己心里也没底。天兵虽然厉害。但是不知道一对八到底行不行。

  战斗很快开始,结果出乎意料。五分钟结果就出来了。那名天兵以肩膀挨了一道剑伤地代价轻松摆平了八名神剑卫士,北方联盟来参观的人眼镜碎了一地。我和玫瑰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笑的象两个恶作剧成功的小毛孩。

  烟雨很快找到我们俩问道:“这个是最低级的兵,还是高级兵啊?”

  “不算最低,但也不是高级兵种。”

  烟雨想了下道:“那这样。假设天兵中最低级的是零分的兵,最高级地是一百分的,这个能打多少?”

  “二十分。”

  “天啊!”烟雨惊叫着跑开了,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过了一会北方联盟又派了人下场比赛,这次我们这边还是那个兵种。不过换了一个人,毕竟那个刚打过一次,这个场地不计算伤害和死亡,体力消耗却不会给你补回来。

  这次北方联盟派出的是圣殿骑士,算是很出名的高级骑兵。场中一口气下来了二十名骑士,围观的玩家一起倒抽口凉气。圣殿骑士在军队里一直是以千人大队长的身份出现的,今天居然一口气下来二十个,而且还是骑兵对步兵的不公平对抗。更恐怖地是他们还一上来就摆出了阵形拉开距离。明显是打算玩集团冲锋了。

  比赛临开始前烟雨才回到了主席台上。我和玫瑰的座位就在他身边。玫瑰凑过去问道:“烟雨,你们这个阵容是不是夸张了点啊?”

  烟雨看了下场地摇摇头:“天兵战斗力太夸张,不搞极限攻击是没办法看出来实际水平的。”

  “那也不能那骑兵欺负步兵啊!而且还是二十比一,圣殿骑士集团冲锋,你下去也得被踩死,别说就一个士兵了!”

  烟雨还是道:“看看再说吧。反正这里死亡受伤都无所谓,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那好吧!”玫瑰悻悻然的道:“不过我认为这是浪费时间,肯定一个冲锋就结束了。没有人能在这种铁蹄下面活下来的。”

  我拉了拉玫瑰:“看看吧。”

  烟雨把代表开始的旗帜摇了一下。场地内立刻开始了测试。原本空荡荡的斗技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满了人,好多玩家都是临时知道消息跑来地。

  圣殿骑士迅速集结成了冲锋阵形,五排四列的骑兵小方阵对单个士兵的冲锋,绝对的不公平。虽然三百米的冲锋距离未必能发挥出最快冲锋速度,但已经和极限很接近了。圣殿骑士地坐骑只要三百五十米就可以达到最快速度。三百米已经相当有破坏力了。

  看到旗帜落下圣殿骑士们立刻放下头盔面罩带着隆隆的马蹄声开始冲锋,天兵却依然站在原地没反应。当距离接近到只剩一百五十米的时候圣殿骑士把手里的骑枪全部端平,枪尖正对着那个天兵,只要双方一接触立刻就可以把天兵撞成肉泥。

  天兵沉稳地保持着攻击姿势。身体略微下弯,盾牌挡在胸前,右手的剑却插回了剑鞘里。眼看着骑兵机要撞上去了,难道他打算用那只盾牌挡住自己?他拿的只是一面中型塔盾,又不是步兵盾墙,怎么可能挡的住骑兵冲锋呢?

  就在骑兵和他接触的一瞬间,枪尖和他的盾牌快要接触的瞬间,天兵突然用盾牌猛的自上而下砸向了骑枪地枪尖。一根两米五长的骑枪。端平之后骑士很难控制的住枪头,因为杠杆原理,只要很小的力气就可以把枪尖导偏。被这么一砸,枪尖立刻向着地面偏了下去,而天兵自己则因为那下下砸的力量跳了起来。

  高速冲击的骑枪被突然砸向地面,枪头一下捅进了地面。撑杆跳大家肯定都见过,目前这个骑士就是这么个动作。枪尖一下卡进了地面,战马的高速度带来的冲击在地面和枪身地作用下变成了一个向上地力量。骑士一下从战马上飞了起来被甩向半空。天兵正好借着刚才的起跳动作到达这个高度,现在又飞来一个骑士。他立刻毫不客气地在骑士背上借了点力。骑士被他一脚踩了下去,他自己的马早就冲过去了,现在他下面的是后排的骑士。这个骑士掉下去正好砸在后面一排的骑士脑袋上,两个骑士一起滚落下马,连带着后排战马撞上了前面的骑士摔的一个个人仰马翻。

  天兵本来一个起跳,现在又在骑士背上借力上蹿,一下飞起七八米高。不知道哪里传来玩家的声音:“靠,这小子会轻功?”

  骑兵一个失去目标全都冲过了头,两边的骑兵迅速调头寻找目标,中间三排的骑兵却全都滚到了地上。刚才那个撞击摔了两匹马,连带着把后面的骑兵也拖下水了。

  骑兵们正在四处找目标。天兵已经拔出了自己地刀从天而降,借着下落的力量把最靠近他的一个骑士连人带马一劈两半。一片白光闪光,那个骑士在场边出现,场地中间是剩十九个骑士了。

  其他骑士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天兵落地就势一滚到了马队中间,长刀一个横扫。一片战马的嘶鸣之声,硕果仅存的几个还在马上的骑士也成了步兵,那些战马全都只剩半截马腿了。

  骑兵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天兵却迅速的贴上去,瞬间又干掉三个。剩余地骑兵迅速爬起来开始反击,天兵毕竟一个人,还是被迫退了出去。战马伤的伤残的残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圣殿骑士全都变成了圣殿步兵冲了上去。好歹现在还是十六个打一个,怎么讲也还有点优势的。

  天兵有些紧张的左右看了看,虽然实力超群,可他毕竟不是无敌的。眼看着十六个圣殿骑士冲了上来。天兵突然一甩手把盾牌当飞镖扔了出去,冲的最快的圣殿骑士用剑身一个横挑就把盾牌挡开了。刚才吃了大亏是因为轻敌,不是圣殿骑士真地垃圾。圣殿骑士也是有等级的,这些头盔顶部竖着一根高高的白色翎毛的属于特级圣殿骑士,每雇佣一个特级圣殿骑士需要1100水晶币。考虑到他们的价格就该知道这些家伙地水平了。

  那个挑飞盾牌的圣殿骑士冲上去一剑斜劈下来,结果却劈了个空。抬头一看那个天兵居然在上方。这家伙利用盾牌遮挡视线的一瞬间跳了起来,等圣殿骑士冲到的时候他刚好在空中。这次他是打算利用下落地冲力再劈倒一个圣殿骑士,可惜盾牌只挡的了一个人的视线。这里一共16个圣殿骑士,盾牌还没那么大。旁边的圣殿骑士一甩手把自己的剑当飞镖扔了出去。天兵如果不改变线路硬劈下面这个圣殿骑士,自己肯定也闪不开这一剑,可是圣殿骑士有16个,他就一个人,所以他绝对不可能和圣殿骑士一个换一个。

  天兵在空中一刀把飞剑挑飞,一扭身在前面这个圣殿骑士面前落地,身体还没起来就挨了一膝盖。整个人被自下向上带飞了起来。不过天兵的战斗素养真不是盖的,他没有硬挡,而是顺着圣殿骑士膝盖冲击的方向向上跳,整个人一个后手翻拉开距离,下巴上仅仅受了一点轻微地冲击,并不严重。旁边的四个圣殿骑士同时靠了上去,天兵突然迎着这些圣殿骑士冲了上去。

  两个圣殿骑士立刻挥剑就砍,他们仗着人多打算一个换一个。可是天兵却就地起跳。双手在这两个圣殿骑士肩膀上一撑翻到了他们背后。两个圣殿骑士赶紧转身。却看到自己背后的一个圣殿骑士捂着喷血的脖子倒了下去。

  外面的观众已经骂开了:“靠,十六对一又被干掉一个!你们不如回家种地算了!”

  圣殿骑士被气的七窍生烟。全体站定。他们忽然把剑举到了面前念起了祷言,接着他们全身都带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白光。骑士们祷告结束立刻又冲了上去,这可是圣殿骑士的特技祈祷术,全面提高所有属性。

  天兵再次被靠近,两边刀剑交锋,一阵叮当乱响之中天兵被震飞了出去,旁边几个圣殿骑士立刻围了上去一通乱砍。天兵左支右挡勉强跑了出来,但是身上多了好几道口子,手里地刀也被打飞了。

  一对十五,而且没有武器,这可真是最不利地状况了。可是天兵仿佛并没有慌乱,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他迅速的摆出了一个奇怪地起手势。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外国玩家:“哦!chinese功夫!”

  烟雨也惊讶的看向我:“天兵会武术?”

  我摇摇头:“我也是刚搞回来,具体有什么能力我都不知道。”

  烟雨摇摇头再次把目光移回了场中。圣殿骑士们都清楚这个天兵不简单,都不敢太大意,干脆群起而攻,仗着数量多硬打。第一个靠近的圣殿骑士一剑斜刺,天兵转掌成刀从剑边擦了过去,然后在圣殿骑士手腕上一抓。接下来的动作快的象闪电一样。我们都没看出来他到底干了什么,就感觉眼前一花,那柄剑到了旁边一个圣殿骑士的心口上插着,而天兵自己又多了两道伤口,可是人已经到了圣殿骑士包围圈外面。

  “哦!上帝啊!又干掉一个!”外面观看测试的玩家已经有点要崩溃了。

  天兵离开包围圈又重新恢复了刚才地起手势,剩余的十四个圣殿骑士互相看了看,突然原地散开变成了一个圆圈阵把那个天兵围到了中间。

  烟雨看着场地中的比赛,我却在盯着他看。他的两只手捏着扶手都快把扶手捏碎了。至于他脑门上的汗珠更证明了他的紧张。看起来这次天兵的表演很到位,最起码我肯定烟雨会花大价钱买的。

  场地外面北方联盟地普通玩家不知道这是一次测试,很多人以为是pk表演,纷纷开始开赌盘了。现在天兵被包围,好多人开始买赌注。大部分人买了天兵被干掉。虽然至今为止天兵表现不凡,但他毕竟受伤了,这说明他不是无敌的,而面对剩下的十四名圣殿骑士。能活到最后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

  包围圈刚一完成圣殿骑士立刻开始向中间冲,天兵突然向着其中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周围的圣殿骑士立刻向这里集中。天兵略微一弯腰,圣殿骑士们以为他又要玩轻功,纷纷抬头举剑。可是他却一猫腰从地下滚到了圣殿骑士脚下,双腿展开一个地轮斩扫倒三个圣殿骑士。翻身双手撑地,两腿向上对着一个圣殿骑士的肚子连续踢了起码二十脚把这个家伙硬给踹的大口吐血。

  旁边地圣殿骑士跟着也是一个扫腿想把天兵扫倒,可是天兵突然一翻身又回到了站立姿势。刚好闪开那个扫腿。反手一把接住了刚才被踢上去的圣殿骑士的剑,对着这个扫腿的圣殿骑士插了下去,剑身从这个圣殿骑士的领口插了进去,当场毙命。后面一个圣殿骑士反手冲上来想帮忙却被掉下来地同伴砸个正着。天兵冲过去一剑穿两个,又是两个完蛋。

  剩余的十一个圣殿骑士只不过晚了两秒,这个天兵就一气合成做了三个,简直是杀人机器。不过这个小接触又为天兵加了一道很深的伤口。

  剩余的圣殿骑士根本不给他时间,一口气冲了上去。天兵因为受伤反应速度下降。抬手用抢来地骑士剑挡掉两个圣殿骑士的攻击却被第三个人砍掉了半截胳膊,疼的他立刻载倒在地。

  旁边的圣殿骑士翻身跨到他身上把骑士剑一翻,剑尖朝下双手握柄猛的插了下去。天兵却同时用自己手里的骑士剑从下而上自圣殿骑士两腿之间插了进去。场外的男同胞们都忍不住发出“哦”的一声同时捂住要害。骑士盔甲都是带有裙甲地,但裙甲不是裤头,下方是全开放的。这一剑从两腿之间插进去,贯穿了骨盆直接进入腹腔,以骑士剑的长度绝对是一直捅进了胸腔。天兵几乎是把骑士剑连柄都一起插了进去。不过那个圣殿骑士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疼痛中下插的剑虽然偏离了目标却因为惯性还是插进了天兵的身体。只不过插的位置在小腹上。顶多就是伤了肠子,没碰到重要脏器。

  圣殿骑士完成这一剑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子里卡了柄剑,想弯都弯不了了。后续的圣殿骑士一拥而上,天兵忍着疼爬了起来,可是胸口立刻被背后地一剑贯穿,虽然没伤到心脏却是后进前出危险地要命。天兵毫不停顿的冲向面前地一个骑士,面前的骑士也是一剑刺来,却被天兵夹到了腋下,但是天兵却和这个圣殿骑士来了个大拥抱。

  天兵背上插着柄剑,前面还出来一尺多长一截剑尖,这一拥抱把前面的圣殿骑士也给贯穿了。然后天兵就拿着这个圣殿骑士的剑一转身又把身后已经傻掉的圣殿骑士给干掉了。旁边一把剑从天兵肋间刺了进去,天兵一口血喷了出来,接着大吼一声扑向身边的圣殿骑士。几个圣殿骑士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和他撞成一堆,接着看到这个天兵似乎张嘴念了些什么。

  轰的一声响,一片红雾飞了起来,几支残肢断臂飞了出来。场外呐喊的玩家全都傻眼了。过了好半天才听到一个大嗓门大吼着:“**,自爆!”

  天兵很快随着一道闪光出现在场边,比赛结束,伤口全都自动恢复,死亡也不算数。对面场地边也闪出一排圣殿骑士,一个个脸上表情都不怎么好看。20个打1个,还是最不平衡的骑兵对步兵,居然还打成这个样子,丢脸是肯定的。

  场地中到也不是所有骑士都去复活了,爆炸结束后场地中还躺着三个圣殿骑士,不过伤的实在是太严重了,只有一个勉强能动,另外两个中一个在哼哼,另一个已经休克了。

  烟雨僵在座位前一动不动,刚才爆炸的瞬间他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现在还愣在那发呆呢。过了一会我拉了拉他:“还要看看别的兵种表演吗?”

  “啊?……恩?哦!”烟雨好半天才恢复过来。“你说什么?”

  “我问你要不要再看看其他几个兵种的表演?”

  “看,为什么不看?”

  烟雨要看我当然不反对。接下来我们这边的天兵全都上去试了一次,而北方联盟出场的始终是权杖天使,这是他们行会最高级的守护兵种了。每次他们都会派出数量不等的权杖天使,有时一两个,有时十几个,反正都是这一种兵。天兵的表现依然是那么骁勇,上来先灵活应战,实在不行的时候才会拼命,要是受伤太重到达没有胜算的时候就干脆自爆,临死还拉几个垫背的。

  全都演示完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烟雨和我们先各自下线吃个饭,然后上来开始继续谈价格问题。我跟玫瑰刚好边吃饭边把价钱商量了出来,下午的战斗情况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天兵完全是特种部队级别的正规军,战斗力强悍之极,价格决不能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