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四章 左手买右手卖
  ~日期:~09月18日~

  第十四章 左手买右手卖

  二郎神非常缓慢的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百水晶币?还好,勉强能够接受。”

  二郎神摇摇头:“后面再加一零。”

  “五……五千水晶币?老大,我买的是兵,不是魔导炮,你们是不是把价格搞错啦?光明神殿的神权天使长一个才1千水晶币呢!你这个是不是太夸张啦?”

  二郎神摇摇头:“天庭的兵以前是从不供应凡间的消耗的,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规矩。这次玉帝特批给你许可已经是法外开恩了。这个价格我也知道不便宜,但是价格是天庭规定的,不是我能改的。要不然你考虑考虑换其他兵种怎么样?”

  听了二郎神的话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五千水晶币一个的超级兵种,就算用做排头的领队兵种,起码也要上千人的规模才有使用价值。一千个兵就要五百万水晶币,这个价格实在有些不能接受。

  “神君。我实际上非常喜欢这个兵种,就不能法外开恩给我个便宜点的价格吗?”

  二郎神摇摇头:“天条律令,从来没的商量。”

  我忽然脑筋一转。“二郎真君,那么麻烦你给我推荐一下其他兵种,价钱先放着,我今天只是来看下情况,具体购买还要等两天。”

  “那没问题。”二郎神立刻招了一队旁边的兵种过来。“这是我推荐给你的第二种兵种。”

  这第二个兵种和二郎神推荐的第一兵种在装备上基本差不多。天庭的队伍都是正规军,盔甲虽然按各个兵种有小的修改,但是大体外观区别不大,要不然混合编队出击的时候看上去会非常零乱。这第二兵种和第一种兵种最大地区别就是武器。这些士兵手里拿的是四五米长的勾镰枪,金色枪身上盘着一条神龙的浮雕,显得相当沉重。不过看这些家伙的身体就知道,他们要是把这些东西挥舞起来不会比刚刚那些****手速度慢的。

  “这是什么兵种啊?”

  二郎神立刻介绍道:“天庭的兵种其实大部分是按用途命名的。这个兵种一般就叫破阵队。专门用来冲散敌人地阵形。别看他们装备的武器比较长,实际上他们是真正的单对单的兵种,不过他们作战的速度比较快,你要是以后自己有机会使用这个兵种自然就知道了。”

  “那就是说他们专门用来冲击敌阵搞乱队形的是吧?”

  “团战时大致上就是这么用的。不过城市战时用来当先锋进入城市内进行重点突击也不是不错的。这个兵种单挑群殴都很厉害,属于特种突袭类地部队。”

  “你的意思是说这支是强袭部队?”

  “对。就是强袭部队,而且还带狙杀队特征。”

  “可是他们的兵器这么长,在战斗要是遇到树林或者城市巷战怎么办?”

  二郎神向那边的队伍点点头,也没看到那些士兵做了什么。可是他们手里的武器却突然开始缩短,最后变成了只剩一米长地长柄镰刀了。那些士兵拿着镰刀整齐的玩了一组搏杀动作,然后镰刀柄开始伸长。那些士兵右手握着勾镰下方一尺的位置,左手握着勾镰枪的末端轻轻一抖。那只勾镰枪中间地杆部突然哗啦一声瘫软下来挂在了地上,仔细一看居然变成了一节节的锁链。这下勾镰枪等于变成了镰刀形锁链刀,而且还是可伸缩型的。在二郎神的眼神示意下这些天兵立刻玩了几个漂亮的抛刀技巧,然后又把勾镰飞刀的锁链收短,用力一拉两边。中间的锁链迅速绷直,他们趁着锁链绷直的一瞬间两边手向中间一压,锁链迅速被推挤到一起又合并成了枪杆,然后在他们手里地武器再次变长成为了四五米高的超长勾镰枪。

  二郎神道:“怎么样?别说巷战,就是在房间里贴身短打都没问题。”

  “天兵果然是强。”

  “那是自然。”二郎神笑的很得意。

  “这种要多少钱啊?”

  “这个比刚才那个便宜点。”一听二郎神说便宜点我刚想高兴。他接着来了句:“每个四千水晶币。”

  “这也叫便宜?你知道在别的势力中什么叫便宜的兵种吗?”二郎神摇摇头,我接着道:“在别的宗教势力中价格不超过一百水晶币的才叫便宜兵种,高等兵种一般在六百水晶币到一千二之间,你这里到好。一个四千一个五千,一个够买一堆了。”

  二郎神有些不服气的道:“是你说要最好地,我才帮你推荐地高等兵种的。再说了,你地是空骑兵,不是一般垃圾兵种,你要便宜我们也有,那边那个。四阶肉搏天兵,每个500水晶币。够便宜了吧?”

  “那就是最便宜的兵吗?”

  二郎神摇摇头:“那是能骑马的兵种中最便宜的。陆战部队刚刚不是被去掉了吗?那些陆战部队中还有一支简装符文兵,是天庭最低级最便宜的兵种,每个300水晶币。”

  “晕。你知道别的地方最便宜的兵卖多少钱吗?”

  “多少啊?”

  “光明神殿的罪人战士每个只卖15水晶币,黑暗神殿的死尸兵每个10水晶币,从城市里招收的杂兵一般也就8个水晶币一个人。你们到好,最便宜的就是人家中级兵种的价格,常规兵种都和人家精锐一个价格,高级兵种就别说了。快赶上魔导炮了!”

  二郎神立刻辩解道:“你要考虑性价比啊!你花四千水晶币去买四百个死尸兵。我用一个勾镰枪兵五分钟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放倒。”

  “对了,你们以前是不是和光明神殿有过战斗啊?我记得年初的时候有一只光明军团被你们给干掉了。是不是有这事啊?”

  “对,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知道你们的士兵对天使作战时效果怎么样?就那个勾镰枪兵,和天使打效果如何?”

  二郎神想了一下道:“那场战斗中钩镰枪兵没参加。毕竟是强袭部队,我们自己也不敢大量装备。不过那边的长刀手参见了,当时有个长刀手队长一个人砍了三十多个神权天使和好几百白天使,自己只不过轻伤而已。当然了,这个是长刀手队长,实力比较夸张,不过一般的长刀手砍倒十几个神权天使应该不成问题。”

  如果二郎神不是夸大的话,按他说的战斗力。这些天庭地高级兵种在战斗力方面绝对超越其他教派的兵种很多,性价比确实很好。虽然一个长刀手要折合四个神权天使的价格,但是一个长刀手却顶的上至少十个神权天使的战斗力。这样算起来并不是贵,而是便宜。可是我毕竟钱不够,就算知道便宜我也没钱买啊!

  “二郎真君还是再帮我推荐下一个兵种吧!”我打算先把需要的都记录下来,算好价钱回去筹款,实在不行就找北方联盟和其他友好行会借一点。真是的,这么大个行会居然混到这种地步。真是痛苦啊!

  二郎神又招来一队兵介绍开了。“这是你最需要的兵种。”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点点头:“弓箭兵确实是空战最好地兵种。”

  这些士兵的盔甲比前两个兵种都要轻型化一些,而且他们每个人都胯着一张黄金弓,在他们背后背着一个箭箱。和欧洲箭手的箭筒不一样,这些兵的箭箱是个长方形容器,容积起码是箭筒的十倍以上。在这些兵的腰上还挂了一排小盒子。看起来很奇怪。这些小盒子尺寸和铅笔盒差不多,但是略微要厚一点。

  二郎神走到一个士兵前面道:“这是灵箭手,和一般的弓箭手有一定区别。你注意看他们腰上这些盒子。这些是次元存物盒,里面装的全都是写好地符咒。”

  “装符咒干什么?”

  二郎神拍拍那个兵的肩膀:“表演给他看看。”

  那个兵立刻解下黄金弓然后从背后抽了支羽箭出来。但是他没有马上射,而是看向我问道:“你想先看哪种符?”

  二郎神插嘴道:“他都没看过,你一个个的挨排试一下吧。”

  “是。”那个箭手立刻用箭杆在最左边的盒子上轻轻一贴,盒子正面发出了金色的光芒一闪就结束了,而那只箭上却多了张缠绕在箭杆上地黄色符纸。原来这些盒子的作用就是把储存在里面的符纸直接贴到箭杆上。箭手把箭搭上之后向旁边一点头,一个士兵拿了块石头丢向?

  手立刻举箭,可是他瞄准的方向却和那石头差了好多。只见他手一松,箭矢立刻飞出。奇怪地是那箭在空中居然一个大调头向着石头飞了过去。啪嗒一声。石头被穿心而过,箭和石头一起落地,箭杆上穿着那块石头。

  这个箭手立刻开口道:“我刚刚展示的是追踪符,发射前由射手目光锁定目标,然后想着目标放箭,箭飞出去会连续飞行一柱香的时间追踪目标,除非目标能在这段时间不断闪避,超时之后箭就失去动力了。否则这支箭会一直追着目标跑。”

  跟踪导引箭,而且是发射后不用管的那种。

  箭手说完不得我发表意见就接连展示了剩下的几张符。每射一支就解释一下用途。

  第二张符是爆破符,发射后的箭矢简直就是发炮弹,射到目标立刻爆炸,威力还不小。

  第三张是火符,炸到是不会炸,但是会在被射中的目标附近附着燃烧长大十分钟之久。给我演示的时候那张火符硬是把一面盾牌给烧地通红,盾面软的像面条一样,再烧就该融化了。

  第四张符是力量增强符,为了演示什么叫力量增强,这次他们还特地弄了块房子那么大的石头当目标。那一箭飞出二百米后射穿了这块七米厚的石头,接着从石头背后穿出来又接连打穿了五层盾牌才卡在了第六面盾牌中,这箭简直能隔着城墙射人了。

  第五张符比较常见。不过威力却很恐怖。这是一张五雷符,我以前看金币用过天雷符。天雷符贴到什么地方,天上就会降下一道天雷攻击这个位置。这次地五雷符是随箭一起射出去的,命中的还是那块大石头,不过这次箭的贯穿力就很一般了,只插进去了三寸左右。但是箭刚射到石头,天空就毫无预兆地突然一道闪电砸了下来,那块石头被当场崩裂。更让我意外地是这个五雷符和金币的那种天雷符并不一样。雷电落下后居然立刻开花,四面八方电弧乱闪。

  第六张符演示地时候到是没什么效果,但是据说这是张破魔符。带上这个符地箭就变成了破魔箭,任何魔法、道术、妖术、精神力量,反正只要不是物理力量形成的防护一律超破不误。管你什么护体魔法盾,遇到这箭就成破纸一张。这东西简直就是法师克星。

  六张符全都演示完之后我已经决定了,不管多贵都要买这个兵种。简直就是超级兵种吗!

  二郎神听我问价格立刻笑着道:“这个兵种价格也很贵,每个是5000水晶币。”

  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然是好扎手的价格!“为什么这么贵啊?”

  二郎神道:“这些兵本身只是神箭手。除了射的特别准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但是他们身上的那张弓却是很金贵的东西。那张弓的造价就1000水晶币了,所以兵种也相对贵一些。而且这些神箭手还兼职道士,他们的符咒都是自己做地。不过他们只会做这六种符,其他的道术都不会。”

  “符文神箭手。还可以自己制作符咒,难怪这么贵。对了,那弓有什么特别的要值1000水晶币啊?”

  二郎神夸张的道:“那可是黄金弓,自带弹道稳定和火力增程的。刚才为了让你看清楚。所以都是在近距离表演地,其实这些箭手的射程比所有的法师和攻城武器都要远,威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这么强?”

  “不是箭手地问题,全是因为这张弓。给他们一张普通的弓,射程也就比一般箭手远个几十米不得了了,但是黄金弓就可以让任何箭手达到原来十倍的射程,所以这弓才这么贵。对了,这些箭手的箭其实也不是普通箭。他们的箭都有风暴刻印,即使在大风之中也不会因为气流而偏离飞行路线。”

  “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那当然。”

  我看了看其他兵种:“还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吗?”

  二郎神道:“出于朋友的立场我建议你就用这三种兵配合出一支军队,其他兵种你配备了也没用。空骑兵和地面上的部队并不一样,盾牌手之类地重型兵不适合空战,只要这三种突击力量强的兵种就可以了。”

  “那你们有没有适合守城的部队,不用会骑马,能参加城市防御就可以了。”

  二郎神想了一下之后道:“天庭还真的很少打防御战,我们一直都是攻击别人。天庭的防御就是进攻。再说天庭也没有什么可守的东西。”

  “那就算了。”我点点头:“可以带我去见玉帝吗?我想和他说点事情。”

  “当然。不过这些兵……?”

  “我现在没钱。等回去筹集到资金再找你。”

  “那也好。”

  二郎神很快就带着我到了天庭,玉帝现在对我也是格外的客气。听说我求见马上就准了。一般人求见玉帝可不是这么方便的。

  在御花园看到玉帝之后我立刻跑了过去。玉帝招呼我坐下然后让二郎神到外面去等着去了。

  “这次来又有什么事情啊?”玉帝问道。

  “其实我是想和您商量点小交易。”

  “哦?和我谈交易?说来听听。”玉帝显然对此很感兴趣。

  “您不是希望可以把孙悟空和紫竹仙子从佛宗地手里解救出来吗?”

  “那当然。”

  “您上次说如果我可以救他们出来,您可以给我奖赏是吧?”

  “对。只要你能把他们救出来我自然会重赏。”

  我点点头:“我这次就是想问问可不可以由我自己指定奖品?”

  “你想要什么啊?”玉帝看着我道:“天庭有些东西是不能外送地,不是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的。”

  “这个自然。我要地东西其实就是兵。刚刚二郎真君带我去看了天庭的兵营,我非常喜欢那些兵,可就是这价格……!”

  玉帝立刻明白过来了。“你是嫌价格太贵了,希望以奖励条件交换几个兵回去是不是啊?”

  “大致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让您免费送我几个兵。而是想跟您要个优惠的折扣。打仗总要死人地,天兵虽然厉害,也不可能零伤亡,死了需要重新补充,到时候又要钱,我可买不起那么多兵。我是想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永久折扣,以后我买兵都这个价格,这样可以便宜点。我补充兵队时也可以承受的起。”

  “有意思。”玉帝想了下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的要求。不过如果你真能把孙悟空和紫竹仙子解救出来到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如果你把他们两个解救回来的话,以后你买兵我给你8折。”

  我厚着脸皮笑着道:“不瞒您,天兵的价格实在太高,八折我也吃不消啊!”

  “这已经是破例了。”玉帝还是不打算让步。

  我想了下道:“那么马上就要开始的把妖族老巢一锅端这个功劳,和给佛宗找麻烦的事情怎么算呢?我可是已经计划好了一套详细地策略了。”

  “说说看你的策略我听听。”

  “那您要答应,如果您采用我的计划,以后我买天兵全都给我一折优惠。”

  “你也太贪心了。一折和白送有什么区别啊?算上天兵的装备,天庭等于是在倒贴本了!你的计划就算再好。我也顶多给你5折。”

  “既然我们意见不统一,折中一下,三折算了?”

  “折中?你还真会想啊!”

  我考虑了一下道:“那为了显示玉帝的崇高地位,我让步,咱们向你的价格靠拢。但是也不能完全不考虑我的意见是吧?就四折怎么样?再加个买十送一。最近手头有点紧,日子不好混啊!”

  玉帝冥思苦想了半天才同意了我地建议。“四折就四折,但是买十送一改成买百送一。”

  “买百送一?”

  “放心,亏不了你。你买一百个兵我送你一只神兽。”

  “什么级别的神兽啊?拉车的天牛也算神兽。你可别糊弄俺老实人!”

  “人精也就你这样了,居然还自称老实人!”玉帝摇着脑袋道:“除了顶级神兽,其他的随便你挑,这总行了吧?”

  “谢玉帝恩赐。”我立刻道:“其实你也不亏,我的计划非常简单。”我开始把当初告诉水虚他们地那个战略计划全都告诉了玉帝,当然,一些部分需要修改着说,不能让玉帝知道我和妖怪有联系。

  玉帝听完我的计划高兴的不得了。当场答应在原来的奖励上给我加一条。另送我两部玄冥战车。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战车是干什么用地,但是玉帝只送两部,说明这个东西应该还是比较厉害的。

  告辞玉帝之后二朗神先带我去了仓库拿那两部战车,这是我为天庭献计的奖励,现在就可以兑现。在仓库里看到这个玄冥战车时,第一感觉这东西像工艺品多过战争器械。战车的车架是一个带有四个轮子的车体,外形和欧洲的大型马车很接近,不过这个战车雕刻的很多装饰物。而且由于表面全是金色。所以看起来很华贵。战车的轮子就是中国马车地风格,大轮盘不象现在地自行车有钢丝条。这个轮子就是一个整块的实心圆盘。盘面上以浮雕形式描绘了很多东西,但是看不出来到底是画还是文字。因为车体自身很大,所以看起来轮子不但不大反而显得有点小,实际上这四个轮子的直径差不多有一米九,比我的个子还要高了。在车架上面有一个象北京天坛一样的阶梯结构,最上面有个小祭坛,大约有一平方米那么大。这个祭坛中心有块直径半米的巨大血玉,血玉周围围了一圈黄色的秦黄石。

  “这就是玄冥战车?”

  “对。”

  “这玩意搞地跟花车一样干什么用地啊?”

  二郎神不答反问:“你会辅助魔法吗?诅咒类的和祝福类地都行。”

  “当然会。”

  “那你给我加几个邪恶诅咒类的。然后给你自己加祝福类的。”

  我疑惑的给二郎神加了个力量削弱和一个魔力萃取,给自己加了一个力量强化,一个伤害反弹。二郎神看我加完了之后他自己爬到了车山,然后自己站到了那个红色的血玉上。只见车上那个天坛一样的阶梯从上向下按顺序亮起了一圈圈地金色火苗,接着火苗开始旋转起来。最下面的一圈是逆时针转,上面一层是顺时针转,所有单数层次都和第一层一样,双数层次都和第二层一样。我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祝福魔法没有了。而二郎神身上的诅咒也不见了。

  车上的火苗很快就停止了转动然后逐层熄灭,澳门赌博网站:二郎神也跳了下来。“怎么样?知道干什么用地了吧?”

  “原来就是魔法驱散。”

  “不是单纯的魔法驱散,是有意识的驱散。坐在顶上的那个人可以用自己地意识控制,驱散敌人身上的正面魔法和自己人身上的负面魔法。对攻击类魔法也有一定的反抗作用,虽然不能抵消。但是可以让敌人的攻击魔法随出现时间增加而迅速衰减。比如魔法飞弹,从脱手开始就会不断缩小,要是距离太远,有可能半路就不见了。还有火眼墙。这个魔法应该在时限之前威力都是稳定的,但是有这个玄冥战车在,火焰墙会越烧越弱,最后自己熄灭。”

  “对道术一样有用吗?”

  “那当然。只要是法力全都有效。而且这个战车的车轮是有飞行能力的,只要启动战车之后车身地重量就等于零,使用两匹天马牵引可以在空中快速移动。”

  “作用半径是多少?”

  “20里。”

  “那就是10公里,还算不错。”

  二郎神介绍完之后派了几个兵帮我把车拉回了艾辛格。这些超级大车虽然个头不小,但是只要启动后就失去重量了。轻轻吹口气它都能向前飘出一小段距离。回到艾辛格之后把二郎神送走,赶紧跑去找玫瑰。

  问了下议会厅的守卫知道了玫瑰在钢城,到了钢城的传送阵赶紧跑向地面。这边现在算是我们行会最忙的地方了,差不多行会里全部的工程人员和非战斗玩家都在这里忙活着,至于npc劳工,那简直和蚂蚁一样多。

  钢城顶部的巨大的施工平台又扩建了一倍的面积,几十座巨大地龙门吊在新建筑区一字排开,无数工人上上下下地忙碌着。地面上大批炼金师用魔法焊接着金属部件。你绝对想象不到十几万人一起蹲在地上玩魔法焊接机的壮观景象。场地上火花四溅仿佛像在放烟火一样。在升降机旁边地仓库里大批重型装载机由魔兽牵引着在仓库里进进出出,负责指挥的玩家拿着个铁皮卷的简易喇叭筒对着那些npc劳工大声喊叫着。

  “紫日你来啦?”沃玛正好从工地过来。看到我站在升降机旁边发呆。

  “沃玛啊!这边好热闹啊!”

  “我到想安静点,要有空才行啊!五百万劳工啊!你看看,这都乱成一锅粥了!光靠那几百个玩家指挥这么多人根本忙不过来。”

  “不是给你们调了一些管理人员吗?”

  “是啊!昨天来了20个管理员,结果又来了70万劳工和10万人的炼金师,管理层缺口更大了!”

  “你多辛苦点吧!我这边已经实在没人可派了。艾辛格开放以后那些玩家都把我们这里当成旅游圣地了。人一多麻烦就多了。光昨天一天艾辛格就发生了三千多批次的玩家恶意pk事件,维达一个劲追着我问他的治安队长都被我弄哪去了。”

  沃玛一听反到笑起来了。“你给我的那些是维达的治安队长啊?”

  “怎么啦?”

  “我说这些家伙怎么象管犯人一样看管劳工呢!搞了半天是职业习惯。”

  “维达那家伙差点没把我拉去当城管队,真叫一个乱。还好当初有先见之明只开放了地面艾辛格的外环和中环。要是把内环和天空艾辛格也开放,估计维达会直接把我们都绑去当治安队用。”

  “哈哈,谁叫你给我们突然揽了这么大个工程。”

  我看向制造工地问道:“进度如何?”

  沃玛抬起右手指向我地后方:“那边那个大家伙就是蝶族的巨蝶都市,昨天晚上刚完工的。”她把手一转指向她自己背后:“我后面那个就是张牙舞爪的就是黄蜂族的黄蜂堡垒。”她又把手向她的右边一指:“我右边的那个翼展超大的就是蜓族地蜻蜓城堡,那东西害的我们用掉了三千吨纤维板,玫瑰数钱的时候手都在发抖。”

  “那这边这个半成品是什么啊?”我指着她的左边的那个东西。

  “哦,这个是水蛭族的鼻涕城堡。”

  “什么?鼻涕城堡?”我看向了这个长长的筒状结构,工人们好象正在往上面抹一种咖啡色的东西。

  沃玛道:“水蛭族地鼻涕城堡结构是所有城堡里最简单的。而且这个东西的材料也便宜,所以我们打算先把它造出来。”

  “你们在往那上面抹什么啊?”

  “是泥。”

  “泥?”

  “就是烂泥。把土和水混合之后拿搅拌机打成糊就可以了。这个水蛭族的承包不需要任何贵重物品,只要用软藤条编织出一个大概形状,然后往上面抹烂泥,等烂泥晒到半干之后再抹第二层,再等第二层快干了就抹第三层,反复多搞几次就完事了。这边刚好是沙漠地区,太阳比较强。建造速度相对也可以快一点。”

  “其他几个城堡呢?”

  “蚁族的军蚁堡垒在地下仓库做现代化改造,正在加装魔导炮和武器系统。其他几个族地都还是零件,暂时没那么多人力一起装配,我们的大型起吊设备不足,没办法同时装配这么多城堡。”沃玛忽然道:“你这么着急是不是等要用他们进攻日本啊?”

  “军队养着也是养着。只有让他们去作战才是真的有产出。我想把支点城重新建立起来,必须要有这些大型战争机器辅助才能挡的住日本玩家地反扑,再说新搞到的天马群也不能浪费啊!”

  “明白了,我会让大家加快速度的。”

  我点点头:“这里就都交给你了。”我又四下张望了一下:“守卫说玫瑰在这里。你看见了吗?”

  “她在那边的仓库里点算货物。上次和我们做生意的那个行会卖给我们的东西质量有问题,玫瑰在和他们说退货的事。”

  “好的,那我自己过去,你忙你地去吧。”

  我跑到仓库时刚好看到一队外行会的人正在离开,那些人看起来好象很生气的样子,大概被玫瑰狠宰了一通。我跑进仓库,玫瑰拿着个本子正在和几个本行会的玩家核对数字。

  “老公,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玫瑰好象有感觉一样。居然不自觉的回头看向我这边。

  “找你有点事情。”

  玫瑰把手里的本子交给身边的玩家又嘱咐了几句才走过来挽着我的手向外走。“什么事啊?”

  “我想问下行会里还剩多少可以调动地资金。”

  玫瑰象触电一样跳开。“你又要干什么?”

  “我想增兵。”

  “行会里地部队还不够吗?”

  “保持现状是够了,可是我想把支点城再竖起来,日本人地反抗精神一点不比我们少,现在地部队要是全都填进去,本土防御就成问题了!”

  玫瑰挽着我继续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行会的资金现在已经很紧张了,最近我都是在挖东墙补西墙,再上大项目实在有些吃不消了。除非你想把这十三族堡垒的建造速度放慢下来。”

  “不行。支点城的建设需要这个后盾的支撑。少了十三座移动堡垒再多的部队也挡不这日本玩家地疯狂反扑。”

  玫瑰想了半天道:“要是我硬挤的话勉强也是可以凑出来一些的。问题是你那边到底要多少啊?”

  “天庭现在有三个兵种适合空战,其中两种是五千水晶币一个。另外一种是四千五百水晶币一个。”

  “什么兵这么贵啊?”

  “神兵。”

  “那也太贵了啊!我们行会的执法骑士才多少钱一个啊?”

  “我跟玉帝商量过了。只要我帮他完成一个任务,他可以给我四折优惠。”

  “四折?那也不便宜啊!”

  “这就不错了。一般人去了一个铜板也别想省下来。不过说真的,天庭的兵种战斗力真是够强的。”

  “很强?”玫瑰看了看我:“和我们现在的军团比怎么样?”

  “这么说吧。我们现在地军队就是一支精锐部队,战斗力绝对是很强。但是天庭的部队更象特种部队,单兵战斗技术和我们的部队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我这次挑选的三个兵种中有一个长刀手,那简直就是绞肉机。用他们组成第一梯队进行冲锋,没有什么敌人还能保持阵形的。还有那些弓箭手,可以利用道符制作爆炸箭,而且他们地黄金弓射程超远。完全就是微型炮兵。”

  “这么说来确实性价比很高。”玫瑰突然绕到我前面抱着我问道:“天庭允不允许转卖啊?”

  “这到没说。”

  玫瑰的双眼立刻精光一闪:“看看,漏洞出来了吧?天庭既然没规定,我们就转卖。哪怕之后天庭补充上这个条款,卖出去的部分他们也不可能再追究了。我们就当是一次性买卖,赚一比再说。”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那我们这就去找买家。”

  “买家不用考虑了。”玫瑰直接点着我的鼻子道:“北方联盟是唯一有这个财力地行会。而且他们和我们的关系还算可以,卖给他们放心一些。”

  “那现在就去吧?”

  玫瑰赶紧拉住我道:“别急。这样,你先去天庭把所有兵种每种买10个回来,然后我们带这个部队去北方联盟展示给他们看。只要天兵的实力确实过硬。北方联盟就不会在乎价钱。”

  “那你打算卖多少啊?”

  玫瑰坏笑着道:“这还不简单。让他们和其他势力的兵作战试试,一个天兵能打败价值多少钱的别的势力的卫队,我们就给天兵定这个价,甚至可以再加一点。兵贵精,不贵多。如果一个天兵可以消灭十个普通士兵,哪怕他比十个普通士兵加一起的价格还高,那都是值得地。因为一个兵集中了十个兵的战斗力,这样部队机动速度和补给难题都要小很多。要是士兵足够强甚至可以使用传送阵运输。反正传送阵是按重量记费,又不是按战斗力算钱。”

  我忍不住抱着玫瑰的脑袋亲了一口。“还是我的家庭参谋厉害。等着,我这就去找天庭买些样品回来。”

  买兵的问题很简单,反正我有许可,只要出钱人家就卖。不过二郎神对我为什么每样买十个觉得有些好奇,不过他没问出来,我自然不会主动告诉他。因为解救孙悟空和紫竹仙子的任务还没完成,所以暂时拿不到4折优惠。反正每样才10个。花不了太多钱。

  返回艾辛格之后我和玫瑰一起带着这81个种类共810人前往北方联盟,这次我要让北方联盟知道什么才叫高级兵种。最好他们头脑一热跟我买个万八千的才好呢。

  北方联盟对于我们行会两大首脑双双出现觉得很惊讶。结果烟雨带着自己行会八大主管人员迅速从各个城市赶回了北方联盟总部。烟雨一进总部大院就看到了整齐排列的810名天兵,当时就感觉眼前一亮。我和玫瑰就站在房间窗口看着大门口,烟雨地表情已经让我知道该怎么报价了。烟雨那充满渴望地眼神就代表是需求,有需求就有价值,这就是时常规律。

  烟雨很快从士兵们身上把眼睛移开,但是他依然是一步三回头的时不时打量一下这些兵。最后他还是带着手下们匆匆跑进了房间。

  “紫日会长啊!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北方联盟来啦?”烟雨客套地走过来和我握手。

  “嘿嘿,这次把我吹来的是抢购风。”

  “抢购风?”烟雨被我搞愣住了。

  我用眼睛瞟了一下窗外。“想要吗?”

  烟雨先是机械的跟着我向外看了下,然后刹那间明白过来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这些是能买到的标准军队?”

  “要不然你以为呢?”

  “我刚才还以为是你的魔宠呢!听说你的魔宠向来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