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三章 天妖联盟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三章 天妖联盟

  我看向银遥摇了摇头。“理论上说你们猜测的有点道理,但是我自己判断真正的妖王法力可能应该是在天台阁。”

  “为什么?”

  “因为那个最大。”

  “你是说天台阁的那团法力比别的法力要强大很多是吗?”

  我点点头:“妖王怎么说也是你们老大,他的法力不应该比别的妖怪低才对。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应该才是他的法力。”

  “确实有一定道理,那你下次去帮我们把两个地方都跑一下。”

  “这个还是容后再议,天庭也不是随便能进去的地方,我也要有合适的机会才行啊!反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妖王应该也不急于这一天两天吧?”

  水虚小声应承道:“话虽如此,你还是要尽快才好。”

  “知道了知道了。”我打断他的话:“这次虽然没能帮你们把妖王的法力弄回来,但也不白跑。”

  “哦?”水虚神情复杂的看向我。“你做了什么事情吗?”

  我点点头:“我和玉帝商量了半天,基本上得到了两条很重要的承诺。”

  “什么啊?”

  “第一,天庭承诺以后对你们的政策将放宽管制,只要不是必要,一般不会和你们硬干。”

  琼霖质疑道:“天庭怎么会给你这样的承诺的?”

  “因为天庭要和佛宗分家了。”

  银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我:“他们和佛宗分家?他们不是一体的吗?为什么要分家?”

  “你看,连你们这些妖族都不知道,天庭和佛宗其实本来就是两个组织,中间有点联系,却根本算不上有什么正式交往,顶多相当于邻里关系。但是现在大部分外族都认为天庭和佛宗本就一家,而佛宗又借着这个名声到处占仙门的便宜。天庭现在是忍无可忍了。所以要和他们分家。”

  水虚拍着手笑道:“好。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最好,省地我们出手了。”

  “你们还是要出手,而且要积极一点。”我打断了水虚的如意算盘。“为你们争取到相对宽容的空间就是因为你们可以和佛宗对着干。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天庭和佛宗现在反睦成仇,你们恰好是佛宗的敌人,虽然天庭还不至于把你们当朋友,起码短时间内你们存在共同利益了。所谓的敌对关系其实就是因为你们和天庭的利益互相冲突,所以你们一直是敌对地。一旦你们存在共同利益,和睦相处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我看你们和睦的可能性不大。临时做个私下的合作到是可行。”

  “天庭想拿我们当枪使啊?”

  “当枪使就当枪使。”我打断了水虚想要反对的话:“当枪使不一定就是坏事。这支枪只要不是掉头捅自己,不伤害自己的利益,帮着捅捅别人也没什么。再说了,就算天庭不拿着你们这支枪,你们还不是照样要捅佛宗。他们和你们的敌对关系好象比仙门还要紧张吧?”

  琼霖点点头:“佛宗对妖怪的政策确实比仙门要恶毒地多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确定了大方向,水虚赶紧问我关键问题。

  “首先,近期天庭会对佛宗实行一些打压行动,你们可以适当的帮助仙门的人去给佛宗捣捣乱乱搞点小破坏什么的。另外呢。你们这个家也要考虑移动一下了。这也是我刚刚说的第二个重要事情。”

  水虚立刻道:“我正打算和你说呢。这个城市确实不大适合我们这些妖怪居住。这里地灵气太低,根本不适合我们的修炼,而且我们的人口在不断增加,这个地方已经不合适我们居住了。”

  银遥也赞同道:“就是。这里的建筑风格我一点也不喜欢。”

  “哈哈。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我对他们道:“天庭现在因为黑梁山地事情面子有些挂不住了。虽说我和玉帝达成了放宽政策的协议,但是天庭没有借口开展这个行动。现在需要的就是你们配合来场大戏。”

  银遥很感兴趣的问道:“什么戏码要我们这么多妖族一起上啊?”

  “大水冲龙庙。”

  “这唱的哪一出啊?”

  我笑着解释道:“大致剧本是这样的。天庭和佛宗反睦以及放松对你们的控制都是需要借口的。我为了节约时间就帮你们把两件事情合并到一起去了。这出唱好了,两个借口都出来了。”

  “快说说具体内容。”水虚激动地问道。

  “地图有吗?”

  “有。”琼霖从自己的黑袍子里拿了块红玉出来,他只是轻轻一点,一张立体地图就出来了。看上去好象是督灵附近的地形结构。

  “缩小一点。”

  琼霖手指一动,地图内的结构迅速缩小,能看到的区域就变大了很多。

  我走进地图幻象中开始解释。“这里是督灵,也就是我们这里现在的位置。出了督灵,向这个方向走。”我在幻象中跳了几步到达了一个比较遥远的区域。“这里是苍茫山脉,我身边这一圈山围起来的地区就是山脉地主体部分。”

  水虚插嘴道:“那不是佛宗在华夏大地上地总部吗?”

  “正确。”我指着督灵道:“我会向天庭报告发现妖族的总部位置,然后申请天庭围剿你们。你们事先把老弱病残全都转移到这里。”我又跑到苍茫山脉后面地一个小山脉区域。“这里是万仙山脉,原则上是天庭属地。实际上因为苍茫山脉的关系,这里一直被佛宗占据着。你们先把不适合表演的成员和物资都运到这个万仙山脉的附近藏起来,只要临时藏一下就行了。之后我不是会通知天庭围剿你们这个督灵城吗?你们此时就带着大队人马开始溃退。注意,这里需要把你们的队伍安排好。一定要选择跑地快的灵巧型妖族演这出戏,要不然会出乱子的。”

  银遥立刻道:“放心,我们妖族别的不敢说,只要一下想逃跑。追的上我们的人还真不多。”

  我赶紧补充道:“你们也别跑太快了。适当抵抗一下之后就开始跑。千万别跑没影了,要能让天庭的队伍在后面吊着。能看到你们还追不上。这个速度最合适。你们就这么带着天兵天将向着苍茫山脉跑。到了苍茫山脉之后你们突然加速,从山脉两边迂回到苍茫山脉后面的万仙山脉去。天庭地队伍会因为速度慢无法跟着你们兜圈子,他们会直接穿过苍茫山脉。这个过程中会按照计划和佛宗弄点小摩擦出来,当然,这些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你们可以放心的跑,天庭压根就没打算真围剿你们。在穿越了这个苍茫山脉之后天庭的队伍会到达这个万仙山脉,然后他们会非常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领地居然被佛宗霸占了。”

  水虚接着我的话头继续向下说:“然后天庭会和佛宗开打?”

  “对。实际上天庭早知道这个地方被佛宗霸占着,这次刚好拿来当借口和佛宗开仗。天兵会把这个万仙山脉横扫一遍。驱逐所有的佛宗势力,丢个空山头给你们。然后天兵会返回天庭,这个万仙山脉就成了空地。”

  “那我们就可以在那里安家了?”银遥激动地问道。

  “正确。万仙山脉有三口巨大的天柱灵泉和庞大的地下灵脉网,灵力精纯的让你们无法想象。当初天庭给这里起名万仙山脉就是形容这里灵气强盛可以培育成上万神仙,所以你们进驻之后实力肯定是三级跳一样的往上蹿。自此。全部戏码就算演完了。”

  “那借口呢?”银遥还傻傻地问我。

  “不是都出来了吗?”

  “哪里啊?”

  “真是的,这都看不出来吗?”我只好详细解释给银遥听:“天庭这一仗之后可以名正言顺的宣布一举端掉了妖族老窝,这么面子够大吧?然后天庭可以说妖族被打击之后实力大损,这样自然就不用太重视你们了。于是政策就变的相对宽松了。这是第一个借口。第二个借口是要和佛宗开战,这个借口还要说吗?已经很明显了吧?”

  银遥点点头:“果然还是你狡猾。”

  “注意你地用词。我这叫智谋不是狡猾。反正你们需要灵气强盛的地方才能发展,这次给你们搞个灵脉群,外加一个庞大的山脉空间,刚好是你们需要的。”

  琼霖有些担心的问:“可是佛宗总部就在我们旁边啊!着是不是太危险了啊?把山寨都建到衙门口了,这不大合适吧?”

  “一般来说是不大合适,不过你们要考虑到几个条件。佛宗靠你们确实很近,但你们所处的位置是仙门属地。讲起来是一步之遥。实际上你们等于隔着国境线。国境线这边是一个国家的衙门,国境线那边是另一个国家的土匪山寨,虽然靠地近却根本管不到。仙门既然有意拿你们当枪使就不会让佛宗把你们这杆枪弄断,到时候如果佛宗敢穿越边境进入仙门领地找你们麻烦,天庭必然大兵压境帮你们保卫家园。怎么样?有天庭做靠山的妖族,够牛了吧?”

  水虚傻笑着道:“没想到我们妖怪也能过这种日子,不是我不理解,实在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啊!”

  “嘿嘿。这就叫计谋。你们在葫芦里被关了那么久。人家天庭在外面一个劲发展,势力根本不是你们可以比的。硬碰肯定不行。到时候你们的万仙山有天庭帮着保护,佛宗根本拿你们没办法。不过你们要是时不时的能去佛宗那里抓几个和尚什么的回来修炼,我想天庭肯定会很高兴的。”

  “那万一如来那个老家伙跑过来了怎么办啊?”

  “放心。天庭这边虽然没人单挑能打的过如来,但是天庭又不是和人家比武,谁说打仗要一个个地上了?再说了。天庭是没人打地过如来,可天庭还有外援啊!你们不是还在呢吗?趁天兵和如来缠斗,你们去咬他一口也好啊!拿出你们当年众志成城啃唐僧的劲来,咬口如来肉肯定比唐僧肉补身子。喂,水虚,注意形象。”

  “啊?什么?”

  “你口水下来了!”

  “啊?哦!”水虚这老小子一听能咬口如来肉,哈喇子像瀑布一样往下淌。搞了半天口若悬河这个词是打他这里来地。

  “其实你们也别光想着如来啊。佛宗的老大级人物又不是就一个如来,多啃几个对你们的修为也是有好处的吧?”

  三个妖怪一听立刻把脑袋点的像小鸡吃米一样。

  “你们三个先别忙着流口水。我现在找你们还有点事情请你们帮忙。”

  “要干什么尽管说。”水虚现在也大方起来了。

  “你们有没有办法能让我安全地进入到佛宗的领地内不被发现的?你们是妖怪,这些隐身之类的东西你们应该知道的比较多吧?”

  三个妖怪一起拖着下巴在那里想了半天,琼霖忽然道:“遁术到是可以做到隐蔽行动,不过你现学来不及了。”

  银遥跟着道:“有种法术叫化影,我有个化影珠,不用学,带在身上就能起作用。化影之后可以躲过法力侦测,不过无法在化影状态移动。否则自动显形。”

  水虚跟着从脖子上拿了个项圈一样的巨大脖环出来递给我:“这个虚无之环是我防身的宝贝,看在你这么帮我们妖族的份上送你了。”

  我赶紧接过来看了看。“这东西有什么用啊?”

  “用念力驱动,可以把自己化为云雾状态。在这个状态中可以移动,但是不能攻击。而且云雾状态时是无视物理攻击地。此外还有一些别的属性,你可以慢慢研究。反正你现在不就是需要隐身潜入吗?带上这个就不会被发现了。不过使用雾化之后你是无法说话和拿东西的。所以最后连那个化影珠一起带上。”

  “行。”好东西不拿是笨蛋。我赶紧把银遥的珠子也接了过来小心收好。“既然事情都说完了我还要马上返回艾辛格。天庭要把我那里变成第十一个阎王殿,我还要回去盯着点。你们这边现在就准备准备搬家的事情吧。”

  三大护法把我送出来之后我又赶回了艾辛格,这边地动作还真够快的,居然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在艾辛格地下城的最下层我们单独搞了一个巨大的大厅。天庭地仙人们一个个毫无形象的摞袖子甩膀子的在地上画着阵法图。这个阵法就是传说中的星界管道,和跨国传送阵比起来,这个要高级的多。跨国传送好歹还是在一个世界中,这个确是可以打通异界的通道。

  毕竟是高级阵法,其复杂程度可不是一般阵法能比的。巨大的阵法直径已经超过了200米,复杂地符号和线条全都要靠仙人们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慢慢雕刻。这种阵法的要求太高,使用法力雕刻阵法容易影响之后的装配工作。本世界内的传送阵要是出错了顶多就是把你扔到哪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花点时间也就回来了。要是这个星界通道出错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飞进了什么异空间可就麻烦了。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陆续有神仙揉着腰腿从地上爬了起来,大阵已经趋于完成,不少地方正在做最后的合围,一些阵法符号地对接也很繁杂。一些神仙还拿出了自己地法器当刻刀使用,好不容易才完成了这个阵法。负责监工的是太白金星,看到所有神仙都起来了他才走上阵法把整个图形都仔细地检查核对了一遍。确认无误后他走出阵法向旁边一招手,八个神将合力抬着一口大缸走了进来。

  神将们把大缸放到了法阵的边缘。在那个缸的下部还有个伸出的黄金龙头。龙嘴张开着,显然是方便缸里面的东西流出来用地。现在这个龙头正对着雕出来的法阵边缘。法阵整个是在平板上雕出来的。所有纹路都是凹陷进去的,要是这个缸里真的是某种液体,一旦放出来肯定能把这些线条都变成水渠。

  那些神将放好大缸后向太白金星点了点头,太白金星立刻一招手,众神仙赶紧跑了出去,神将也跟着跑了出去。太白金星转身对我道:“我们还是暂时先出去吧?”

  “完成了吗?”

  “不是的。那个大缸里的东西味道不好,暂时出去,等那里面的东西和周围地法阵结合之后我们再回来。”

  “那谁来把缸里的东西倒出来啊?”

  “不用。我们有办法。”

  太白金星拖着我离开了这个地下室,然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我们把大门给关了起来,还用石蜡暂时把门缝和所有边边角角的都给封了起来。看到我们都搞定了之后太白金星又拿了一个黄金龙头出来,这个龙头和刚才那个缸上的一模一样。太白金星把一根手指从张开的龙嘴伸了进去,龙嘴里含着个黄金弹子,被太白金星轻轻一顶,弹子立刻退了开去露出了一个小洞。原来这个弹子就相当于一个封口球,因为内部压力弹子会堵住通道。只有外力按下去才可以把通道重新打开。

  在太白金星按下这个弹子之后地下室里的那个缸下面的龙头口中地弹子居然也同步的退到了一边,一道细细的浑浊液体立刻顺着龙嘴流了出来。这种液体看上去有些像油又有些像水银,液体成银灰色,里面还不断的翻着气泡,每个气泡炸开之后还会从里面露出一张扭曲的人脸一闪既逝。

  液体似乎很粘稠。流淌地速度相当慢。缸口本来覆盖着一张黄色的薄膜,但是随着液体流出,缸内逐渐被抽空,于是薄膜开始向缸内凹陷。不一会伸展度达到了极限。像气球爆炸一样薄膜突然炸掉了,空气立刻涌入缸内平衡了气压,龙口的液体流速明显加快。

  粘稠的液体顺着地面上凹陷地阵法沟渠逐渐把整个阵法填满,房间内的温度也在逐渐下降。我和太白金星以及行会里的高层人员都站在门外等着,红月忽然发现门上有白色的东西,不一会这些白色开始向周围蔓延。鹰走过去试着摸了一下惊讶的回头看着我们。“是霜。”

  我和红月一听立刻跑过去也摸了摸。地下室的石门现在是一片冰凉,白面不断增加的白霜说明了温度依然在持续降低。太白金星闭着眼睛嘴巴里在数着数,根本对我们的行为没有任何反应。他刚才打过招呼说要控制时间。不能打搅他,所以我也不敢问他为什么会结霜。

  温度持续下降中连我们这个房间地脚下都出现了白色的霜雾,脚下一片冰凉。红月在不断的蹦来跳去方便暖和身体。“这个阵法难道是靠热量运转的吗?怎么这么冷啊?”

  鹰也嘴唇发紫的道:“我的盔甲抗寒到零下四十度,这里明显还没那么冷,可我为什么感觉自己像在冰窖里?”

  “因为那是深寒鬼蜮的灵魂坚冰,是可以冻结灵魂的怨气,而不是真地寒气。这里地温度顶多零下十度不得了了。”太白金星突然睁开眼睛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我赶紧凑过去:“结束了吗?”

  太白金星点点头:“我地工作结束了,阵法在之后会自动完善。你们还要等段时间才能使用通道。”

  “大约还要多长时间?”

  “这要看你们这里的怨气集中程度了。以我的经验有三五个时辰就差不多了。不过你们最好等到10个时辰之后再打开,反正你们也不急在这几个时辰。”

  “那这里这么冷我们以后怎么用啊?”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等阵法完成了温度会满满回升的。顶多就是感觉比较凉,不会太冷的。”

  “那我们知道了。”

  太白金星点点头道:“天庭那边还有事情,我们就不在这里停留了。等这个阵法差不多了我会回来的。”

  天庭的动作还真够快的,太白金星走了不久天上又出现了一大片白色。阵阵马蹄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声传来,搞地艾辛格这边还以为有人入侵呢。等大家看清楚了才发现马蹄声和嘶鸣声居然是来自天空那团白色。等那团白色靠近了大家才看清楚。原来那白色居然是成片的天马。

  天马群在空中悬停了下来,一个神官带着一堆本子跑了下来。那个官在我身边落下然后非常客气的问道:“请问银月在哪里?我们是天庭御马间的官员。”

  “我就是。”

  那个官员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银月因该是个女孩子吧?”

  因为已经能来回更换躯体了,我当然不可能以银月的身份出现在艾辛格。那段时间是因为紫日这个身体没办法使用才临时顶一下的,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没道理继续使用那个身体。为了方便解释,我脚下升起了一团旋风,旋风一闪而过,而风中我已经由紫日变成银月了。

  “我是一魂双体。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吗?”

  天官立刻点点头转身从助手手里接过一堆记录本递了过来:“这是天马的饲养记录,现在正式连天马群一起移交给你。”

  我把本子接过来转手交给身边的npc守卫。“天上那一群就是交给我地天马吧?”

  天官立刻点点头指着天马群道:“这里一共是三百七十二万两千八百一十八匹天马,其中公母刚好一半一半。”

  “这么准啊?”

  “天马全都是双生胎,一出就是公母各一只,所以历来都是成对出现的。而且同胞天马只要死一个另外一个也会立刻死去,双生胎都是灵魂共享,一死双亡。”

  “那不是伤亡会大幅度提高?”没想到天马还有这么个缺点,一死就死一双。还真够倒霉的。

  天官立刻道:“天马有其突出的特点,自然也相应有些缺点。阴阳本就是相生相克,有好自然就有坏。不过你可以不用担心,天马虽然一死死一双,可他毕竟是天马。没那么容易战死的。”

  “那这些天马饲养方面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我这里从来没养过天马,以前都是亡灵马,不用饲养的。”

  天官立刻道:“天马本身很强悍,饲养起来不象人间的凡马那么娇弱。保证草料和饮水正常就差不多了。天马几乎不生病,所以不必太在意。对了,天马平时不睡觉,你们不要奇怪,他们生来就是这样,不是病态。还有,天马需要经常跑动,不能长期圈养。否则体力会退化。你们要是想给天马提高能力,可以在食物中搀杂些能量结晶。”

  “天马还吃能量结晶?”

  “恩。虽然主食是草料,但是他们其实更喜欢吃能量结晶。凡是吃过能量结晶地天马都比一般的天马要强壮,有时候还会出现攻击能力。反正能量吃的越多就越厉害,你要是钱多,完全用能量结晶喂他们也可以。”

  我干笑了两声:“呵呵,我可没那么多钱。照这个养法非把我吃穷了不可。”

  “反正我们在天庭是一年喂一次能量结晶,每次大约一钱左右。”

  一斤就是500克。1钱应该相当于5克。表面上看好象不算很多。不过考虑到天马群庞大的数量,这个比例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三百七十二万多匹天马。每匹5克,那可就是十八吨多。这样算下来,以我们行会地实力,最多也就一个月一次,再频繁就不太可能了。而且这些天马的利用价值是有限的,真投入太多也不一定就有好的效益,必须找到性价比最优地平衡点。

  “好的,我明白了。这个我们会根据自己的条件进行适量控制的。”

  天官立刻道:“那么,麻烦你们派些人清点一下数量然后给我画个押,我好回去复命。”

  “好地好的。”我赶紧转身对着身边的守卫耳语了几句,那个守卫立刻就跑掉了。不一会从城市里飞起了好多大蝙蝠。这些蝙蝠都是我们行会卫队中的鲜血之王和鲜血女王。我刚才让守卫去调集了成编队地卫队上去接收天马。卫队的数量都是编制好的,每个卫队上去一次记个数字。每个人上去只牵两匹马下来,这样到时候上去多少波次的卫队再一乘就把数字清点出来了。

  十几分钟我们就清点结束,结果居然还真地少了两匹。我立刻道:“少两匹也没关系,反正不差这点。”为了两匹马得罪天庭的官员可不划算。

  那个天官立刻道:“这个不是缺少了两匹,而是有两匹没送到。那两匹是马群中的马王和马后,暂时还在天庭,过会才能到。”

  “哦。明白了。”我接过天官的本子在上面画了押然后把本子交还给天官。

  天官看起来很忙,向我们告辞之后迅速离开了。我则在头疼这么大群马要放哪里养,不过这种幸福地烦恼再多点也无所谓。想想看我们行会地城市确实不少,不过好象没有哪个城市有草原的啊!难道让我为了这些马再专门修建一座城市?

  最后我还是采用了大家地建议,把这些马给分散处理了。各个城市分别存放,这一点那一点就分掉了。我们行会城市多,大家一分也没多少了。

  有马还要有骑士,光是马没有兵也不行啊!最后还是去找维娜想办法。现在系统不限制城市军队规模。你有钱大可以随便雇佣多少,只要你养地起就可以。订购卫队的事情必须找当地的各种神殿,每个神殿都有自己的武装可以订购。只要你个某个宗教势力的关系度达到一定水平之上就可以向这个宗教订购卫队。

  我和维娜商量了半天,维娜建议我不要找她订购卫队,因为她地卫队并不适合骑着天马作战。按照维娜的意思。既然天马是天庭的东西,应该找天庭订购卫队才是最合适的。

  没办法,我只好利用密室里那幅画又再次联系了天庭。很快二朗神就亲自跑到了艾辛格,不过这次没去天庭。而是直接被带到了一个很特殊空间。这个地方本来是在一座山地山顶上。从外面看那里不过只有一个街区那么大,可是进入这个山里之后空间突然暴涨,四周完全是一望无际。

  “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神奇?”

  二郎神道:“这是天庭练兵的地方,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空间。一般这些地方都空间法术保护,没有人带你是进不来的。别看这里从外面看很小,实际上内部空间很大。就像天庭的南天门一样,外面看就薄薄的一层大门,实际上进去里面却是什么都有。”

  “那就是超空间是吧?”

  “差不多吧。”

  “我要向天庭订购部队。你不带我去天庭把我送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是玉帝的意思。一般来说普通人向天庭订购军队我们是不会接受的。”

  二郎神这到是大实话。中国地行会多的像蚂蚁一样,大型行会也有好几百,每个行会都有自己的卫队,但是这些卫队一般不是黑暗神殿的就是光明神殿的,而且其中以光明神殿的最低级兵种教廷卫队最多。还有一些行会混的更倒板,连一个宗教的关系也不好,于是只好自己在自由npc中招募部队。系统也允许行会这样组建部队,反正现在是政策放宽。只要你有钱。高兴怎么组建军队是你自己地事情。不过自由npc本来就不是战斗兵种,虽然能拼出个队伍来。但是战斗力就没什么保障了。其他各个神殿也一样,你和这个宗教团体地关系越是铁,能雇佣的部队等级就越高。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关系铁只能让对方把压箱底地队伍拿出来给你看,但绝对不存在白送的可能性。高级兵种谁都知道好,中国这些行会的老大也不是白痴,他们也知道高级兵种能打,可是高级兵种要钱啊!买一个高级战天使的钱就可以买一个人类连队了。更高级地兵种价格更夸张。

  天庭的兵种在中国地区的各大团体中算是最强的,但是天庭的关系是最难打通的。据说中国有个中型行会做了个什么任务得到机会买了一支200人的四阶天兵队伍,结果后来他们行会和一个大行会搞行会战。对方一支一千人的弓骑兵队伍加五百圣殿骑士,结果被全歼,而这个行会地200天兵居然还剩一百三十多人。由此就可以知道天兵多么强了。要知道四阶天兵就是天庭的编制中战斗力最低的一种了。

  我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找天庭的,本来没指望他们真的会批准给我部队,没想到不但得到许可,而且还是高档货。我现在心里非常忐忑。真不知道行会里的存款够买多少的。最近造那十三个种族碉堡把我地钱也折腾的差不多了。超级海上都市诺亚方舟现在也在最后测试阶段,全都是烧钱的东西。战争打什么?战争打的就是钱,谁有钱谁就是老大。军事科技不行就拿钱砸,出十倍的研究经费,研究速度马上就上去了。队伍质量不行照样拿钱砸,训练武器不心疼,真刀真枪烧就是了,几个月就成精锐部队了。《零》这游戏就是完全仿真。和现实一样,纯粹靠钱砸。但愿天兵别太贵,实在不行就和二郎神商量看能不能赊帐。

  很快我们就在这个巨大地平台式的区域降落了。二郎神和跑过来的几个神将说了几句话然后给他们一面令牌,几个神将立刻又转身跑了回去。二郎神带着我到了这个巨大校场的前方,刚才离开地几个将领带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兵种跑了回来。

  以前我以为天庭的兵种比较单一。除了神将就是一水的天兵,顶多就是再加点神兽,今天算是知道以前想的全都是错的了。这些被神将带出来的队伍在我和二郎神面前按纵队一列列的排开。每个纵队有7名成员,全都来自同一兵种。一个兵种就是一列。等他们全都站好之后居然从校场地左边一直排到了右边。兵种数量至少在80种以上,真是庞杂的吓死人。

  等那些神将向二郎神报告过之后二郎神对我道:“这就是天庭的全部主要兵系了。一共九大类,每没九种,共八十一个兵种。你要我一个个介绍给你听,还是……?”

  “还是你给我推荐几个你认为比较好的吧!等你一个个都介绍完了,开头的我都忘掉了。”

  “那好吧。”二郎神道:“虽说你要我推荐,但是你总要有个大致要求吧?天庭的兵种都是多年战争演变出来的,各有所长很难取舍的。战争时期我们一般是互相配合着作战,战斗效果比单兵要好地多。”

  “可是我不可能配备全部81个兵种啊!那也太多了!”

  “那你是要我帮你挑出一个小分队类型地吗?”

  “最好是那种精锐混编部队,而且要能马战的。你也知道,我不是刚得了些天马吗?”

  “好地,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二郎神对旁边的神将道:“把不能骑战的都撤走。”

  前面的队伍中迅速有几个队伍掉头离开,剩下的队伍向中间靠拢聚集到了一起。天庭的队伍也是以步兵为主,这么一筛就把大半部队都给搞没了。剩下的总共不到20个兵种,看来骑兵在哪里都是比较珍贵的类型。

  我拉着二郎神道:“帮我推荐两到三个兵种就可以了。我希望是最好的类型。”

  “最好的就是这种。”二郎神指了下最中间的兵种。

  这队士兵全身披挂黄金铠甲。属于典型的重骑兵。超长的藤网式裙甲可以保证足够的柔韧性。这样骑马就不会受到装备的限制了。雕金麒麟盔、盘龙金刚甲、飞凤朝炎靴。这些家伙光一身装备就吓死人了。最前面的这个家伙单手抓着一个刀柄,刀背架在肩膀上。几乎是抗着那把刀。这刀的刀背厚度接近一寸,比一般刀要厚很多。刀刃和刀柄连接处的宽度差不多有两寸半,而且越向尖端越细。要是一般的刀有这样的厚度和宽度,到是比较正常,但是在这里它显得很细,因为这柄刀居然有两米五长的刀刃。

  “这是什么刀啊?”我看着那柄比例失调的大刀有点发憷。

  “这是军团长刀,一般冲锋的时候由最前排的前锋佩带。”

  “这刀是不是太长了点啊?”

  “放心,这是星辰钢打的,断不了。”

  “我不是说刀,我是说使用这样的刀不灵活吧?”

  二郎神使了个眼色,周围的兵一起退开老远,这七个兵排了一排。旁边一个神将喊了声冲锋,这些天兵立刻开始挥舞着大刀向前冲锋。两米五的刀被他们玩的像根细竹竿,左右翻飞之间刀影恍惚,时不时还可以打出几道刀气。因为刀刃很长,所以左右开工的情况下周围三米范围根本没人能靠近,澳门赌博网站:以这样的气势杀进敌阵,后果可想而知。

  “这兵真不错。”

  二郎神得意的道:“冲锋状态下除非神将出马,否则没人挡的住他们。一旦这些刀达到一定的挥舞速度,重盾也可以一剖两半。”

  “那这种兵的购买价格是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