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一章 一群狐狸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一章 一群狐狸

  正好这里就是竞技场,我顺便做了点实验测试了一下,结果非常不错。

  两个号的基本属性依然是**的,虽然表面上**重合了,但并没有互相影响对方的基本属性,各自的属性都和没和体之前是一样的。如果一个身体受到打击另外一个身体不会跟着受伤。

  被动技能方面,两个号出现了些许的互相干涉。最显著的变化是自动防卫属性居然可以叠加出现。紫日这个大号身上带很多防卫属性,比如说强击光环这个报复性魔法。如果有人攻击紫日这个大号,一旦攻击判定为成功,则开始报复性魔法豁免计算,一旦豁免失败,报复性打击会自动出现对打击者实施报复性打击。但是银月这个小号并没有强击光环这个反抗属性,可是在测试时和银月对练的真红却在一次攻击成功后被一个强击光环震退十几步远。

  银月不带强击光环,而且以一个107级的人物,即使发射出强击光环也绝对不可能把真红这种级别的高手震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紫日的强击光环自动生效了,而且这个技能是按照紫日的战斗力发射的。只有800级的紫日这个肉身发射的强击光环才有这么强的威力。

  之后的测试中我们发现不但紫日身上的反击魔法,连紫日脚下的黑魔导光环也在起作用。紫日脚下的这个黑魔导光环会自动攻击所有靠近的敌人,而且这个光环是无法消除的,除非紫日在隐形状态,否则这个光环会始终亮着。换到银月这个小号时光环虽然看不见了,却依然在起作用,而且打击力度完全是紫日这个水平的。

  实际上不光是银月这个小号接受了来自紫日这个大号的反击属性,紫日也接受了银月的反击属性。银月手里地太阳之杖是带有烈火神盾防护能力的。换到紫日这个号时烈火神盾居然还能起作用。只要对手的武器靠近紫日,烈火神盾会自动跳出来进行反击。

  我和真红对练时玫瑰他们还帮我测算了一下各种辅助魔法的效果,结果发现是好的灵坏的不灵。阿伟给银月状态的我加了个虚弱术,这是一种诅咒类魔法,但是当我换到紫日那个号时虚弱效果就没有了。后来影泉还帮忙测试了一下毒素,结果也是一样,毒素只能影响受到直接攻击的那个身体。但是祝福类法术却完全不一样。玫瑰给紫日这个号加了个力量强化,结果银月也跟着强化。

  战斗时我还站着不动让真红把紫日这个号和银月都打成半血。然后我以紫日形态战斗。一段时间过后银月地伤口居然开始愈合了。显然我不管使用哪个号,另外一个号并不是消失,而是处于休眠状态。虽然大家都有自动回血属性,但下线状态回血是无效的。比如一个玩家受伤后下线,哪怕他间隔半年再上线,这个人物依然会保持着受伤下线时的状态,不会因为自动回血而恢复正常。由此判断我的两个号等于是同时在线,因为即使不用的号也在回血。说明他没有离线。

  利用这种自动回血的属性玫瑰还发现了一个好处。当她给我加回复术时,两个身体实际上是一起恢复的,而且效果不减。不过很可惜,吃药回血只管一个身体,另外一个不起作用。

  主动技能方面的测试是互不干扰。两个号地主动技能依然是各自用各自的。

  魔宠和召唤生物的测试考试的时候有点混乱,新召唤出来的生物地另外一个号感觉到很疑惑。他们能感觉到是我,但对我地容貌变化比较奇怪,但是解释了一下就基本正常了。测试结果依然是两个身体各自召唤各自的魔宠。但是如果先用一个肉身召唤完需要的生物后再换到另外一个号,依然可以指挥上一个号召唤的生物。也就是说除了要分开召唤之外,完全等于共用魔宠。这个超级变态地属性让阿伟他们好一阵郁闷,别人的魔宠都是三五只就到顶了,我的紫日那庞大的魔宠携带量已经很吓人了。银月比紫日更恐怖的召唤量现在和紫日这个号一通用,结果就是我的魔宠携带量已经达到一个小型动物园一般的程度了。紫日有19个直接魔宠携带量,这还不算人形宠自带的两个位置。银月拥有妖孽一般地魅力,初始点数就高达25点。加上权天使族追加的1点魅力,银月的基本魅力就是26点。魔宠携带量是基本魅力的一半,虽然银月不象紫日有大量魔宠追加,可是凭借这妖孽一般的魅力,其直接携带量已经高达13只魔宠了。我的两个号的直接魔宠携带量加一块竟然高达32只,阿伟才不过3只携带量,不郁闷才怪呢。

  这些简单项目测试完之后我们冒险测试了一下一个身体死亡会有什么结果,本来我们不想测试这个的。大家都怕万一有一个号死亡两个号就会分开。那就可惜了这么强地属性了。可是求知欲还是让我们测试了下去,人又时候就这样。不知道地时候特别好奇,越是不知道越好奇,心里就像猫抓心一样。还好,测试结果非常让人满意。一个号死亡根本无法分开两个号,不管哪个号挂了都不会回到复活殿,必须两个一起挂掉才可以回复活殿复活。如果只有一个号挂了,另一个号可以携带这个灵魂体去复活殿,然后再换回灵魂体的那个号进行复活。虽然麻烦点,但是不影响使用。况且以我现在地实力,想挂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我自己找死,能杀掉我的东西也就只有那些超级怪兽和各大神权的大老们了。

  竞技场内的测试结束后我又带了野外进行了测试,这次是为了看看经验值是怎么算的。杀了几只怪物结果就出来了,经验值完全是同步增加的,只不过存在比例问题。比如一只怪物经验值100点,直接杀死它的那个号可以得到100点,而没有出现的另外一个号则可以得到50%地提成,也就是50点。最后两个号总共得到了150点经验。比这个怪物原来的数值还要多。这样算起来比组队还过瘾。组对状态也才增加30%额外经验值而已,我自己居然多50%出来。另外我还发现用银月进行最后一击更占便宜。

  银月才107级,紫日已经800级了。一只500级的怪物,标准经验值在20万点左右。如果紫日杀这个怪物,因为玩家等级高于怪物太多,所以最后拿到的经验值被削去了一大半,剩下的大约只有1万到2万点左右,只有正常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如果是银月进行最后一击杀死这个怪物,按照越级杀怪的奖励,银月一次性可以拿到将近100万经验值,而紫日这个号还可以再额外得到50万点经验值。这一正一反占的便宜实在太大了。以后干脆都把敌人全都给弄成残废然后堆成一个圆圈,然后用银月这个号站在中心点用烈日光环一次性来个大屠杀。不但越级杀怪有奖励,如果一招杀死多个怪物一样有加成,而且一次杀地越多加的比例越大。要是我能用几百个七八百级的怪物堆个圈,银月再来个大屠杀。一次弄几百亿经验值升个三五十级应该不成问题。

  玫瑰听了我这个想法后强烈建议干脆再把行会里的玩家一起找来一起升级,反正组队还有额外加成,这么猛的刷经验手段绝对不能浪费。趁着银月等级低,刷起来效果才好,要是银月等级升高了再刷效果就不明显了。

  我们行会的人全都是急性子。一听这个方法全都去准备去了。因为高级怪物不好找,必须提前囤积一些才方便我们刷经验。鹰通知了行会里各个负责人,派队伍出去抓高级怪物,别弄死。重伤之后都集中起来关在一个地方,等我有空了去带全行会一次性刷经验。杀几百怪物就可以达到一次大规模战争的经验值,这么好的事情可不是经常能碰到地。银月的等级低,一旦这样开始刷经验,等级已经会狂飙上扬。等银月这个号超过600级基本就刷不出什么效果来了,也就是现在等级差比较大才能搞点便宜占占。

  行会里的玩家一听有一次狂升几十级的方法全都发疯般的席卷了附近所有能出高级怪物地地区,搞的别的行会还以为我们行会集体发春呢。不过收集怪物是会员的事情,他们忙起来地时候我已经在天庭了。

  二朗神报告的消息让天庭很是震动。我被宣召到天庭问话。

  天庭里这帮混蛋还真是势利的可以,以前我去的时候都是一两个天兵来接引,而且还要自己走。这次居然派了两条神龙和二郎神一起来接我,还给我配了一辆由两只长了翅膀的老虎拉着的车架,待遇明显不一样了。

  进入南天门之后可以看到所有看见我的天兵都向我点头问好,明显救治伤员的行为在天庭获得了非常广泛地认可,大部分天兵都受到我们行会的恩惠,对我们自然不一样了。

  到达灵宵宝殿外面时我们改成徒步进入。站岗的天兵虽然不能说话却都在用眼神和表情表示他们的感谢。看来这次的民心工程非常成功。

  进入灵宵宝殿之后才发现今天到场的神仙还真不少,上次来天庭时这里的人只是两边各站一列。今天居然足足一边三排,而且队伍拉的好长。多亏灵宵宝殿够大,再多神仙也站地下。

  虽然下面地神仙多了,不过我却没看到洪均教主、老子以及元始天尊这三个超级大牌,反到是如来和观音都到场了。如来身边居然还站着十八罗汉,估计是准备来打架的。

  “见过玉帝、如来、观音以及众位神仙。”我先向大家打了个招呼,俗话说礼多人不怪吗。行了礼又不会少块肉,还可以获得好感度,多划算啊!

  众神仙和台上地如来、玉帝他们都一起还了个礼,然后由玉帝开口说道:“你叫银月是吧?”

  “是的。”

  “那么你和紫日是什么关系?”

  天庭里高手太多,我这个本身也不算什么秘密,没必要隐瞒。“回玉帝。紫日和银月就是一魂双体。”

  “虽然你的情况很罕见。到也不是没有先例。”玉帝显然并不震惊,这个老滑头见识可不少。反到是二郎神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他也就释然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玉帝再次问道:“首先对于你这次解救了二郎真君的啸天犬对你表示感谢,另外,你在黑梁山爆炸后对天兵的及时救治也是大功一件,天庭会记住你地功劳的。”

  我赶紧诚惶诚恐的回答道:“黑梁山一战,我的情报不够准确导致天庭蒙受如此重大损失已经羞愧难当了。玉帝莫在提及了!”

  上次来天庭就看出来了,玉帝这帮人都是死要面子的主。这次黑梁山一战完全是因为天庭轻敌,忽略了我后来强调的可能是圈套的情报。玉帝对这个丢脸的事情当然是难堪地紧,我突然把战场失利原因变成了情报不准,等于是自己站出来帮玉帝顶锅了,平白给玉帝一个大面子让他下台阶。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事情是怎么回事,即使我站出来顶锅谁也不会真的怪我,反到是玉帝会记住我一个大好处。对我倍加看中。

  还别说,玉帝还真是知恩图报的主,利马来现的。听了我的话后玉帝先是脸一板,然后用微怒的口气道:“对。你不说我都给忘记了。你们行会的含糊情报给天庭造成如此损失,实数大罪一件。”玉帝先来个狠话给他自己争面子。然后又补充道:“然,你后来的补救措施也算将共折罪了。但是,澳门赌博网站:不惩罚你又难以平衡天条律令。现在决定,划拨一支天马族群给你地行会代为照料。以你们的劳动来补偿你们的过失。”

  听听。听听。这叫惩罚吗?把天马给我们养那是借口,实际就是白送我们一群天马作为奖励,天庭以后根本不会调用我们的天马,完全就是送给我们行会的。天马这东西好啊!除了耐力不如亡灵战马外,不但速度比现在用地亡灵战马高出不止一个级别,而且战斗力也超越亡灵战马很多。更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天马是会飞的,空骑兵部队的威力有点脑子地人都清楚的很。长枪飞行速度是够快,可惜是守护兽。除了每个玩家一只之外只有每座城市1000只作为战备力量,想组建空骑军团还是痴人说梦。以后npc军团是可以参加进攻战斗的,光那些长枪哪够用啊?有了天马就不一样了,天马还是属于战备资源范围,不算守护魔兽,想养多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人力和财力了。搞火了我就用纯粹的天马空骑军团玩跳跃式攻击,早上打这个城市中午打那个城市,下午还可以再换一个。反正谁也追不上这支空骑兵。我完全可以带着空骑兵引逗敌人步兵。跑的他们口吐白沫再下手捡便宜,这么爽的事情肯定要经常玩玩。至于传送阵。那就是废话。以前还可以考虑,现在传送阵长价到这个程度,传送一支几百万人的军队非把行会搞破产不可。就算敌人舍得传送,我们完全可以再飞到下一个城市,你们就跟着我传送吧,迟早把钱袋掏空。

  因为这个想法过于劲爆,搞的我忍不住在灵宵宝殿就开始噗嗤噗嗤地傻笑,周围的神仙就看着玉帝一边骂我我一边傻笑。其实谁都知道我为什么笑,只不过大家谁也不点破,心照不宣罢了。

  等玉帝“训斥”的差不多了,太白金星才站出来道:“这件事情也不能太责怪冰霜的情报,玉帝还请息怒。”

  玉帝反正面子够了,当然立刻就结束了“训斥”。“银月。听说这次妖殿的内部已经被洗劫了,啸天犬也是在那时候被抓住的是吗?”

  我回答道:“我到达时妖怪们已经离开了,我进去搜查了一番,发现妖怪们已经袭击了这个地方,于是出来去追那些妖怪想发现他们的老巢,结果半路上被我发现了啸天犬,于是先把他救了回来。毕竟老巢可以再找,高级神兵损失一个就少一个。我也是权衡了很久才决定先救出啸天犬的。”

  “你地想法不错,确实应该以保护神兵地生命为先。”玉帝在这个事情上当然要做的仁慈点,毕竟二郎神也是他外甥,打狗还要看主人地。“你后来追踪的地方和妖族的老巢有联系吗?”

  我慎重的回答道:“实际上把啸天犬送回之后我就派人去追查了,可是妖怪们已经不在那里了。我们只发现了少量残留的妖气。”大殿内的神仙们听到这里不由的一正失望,但是我很快接着说道:“不过根据妖怪们的最后动向我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只要玉帝愿意给我些时间,相信发现老巢也就是时间问题。”

  “哦?”玉帝很激动地道:“你真的发现了线索?”

  “虽然线索断断续续。但是还可以勉强辨认。请相信我的情报收集能力,这点事情还是可以为天庭分忧的。”

  “好。”玉帝乐的哈哈大笑:“只要你能找到妖怪们的老巢,一定重赏。”

  “我一定竭尽所能。”我也回答的当当的,心里却在盘算开了。是不是该找个时间让妖怪们搬个家?等妖怪们搬走之后我就把督灵报告给天庭,只要留点小妖充场面就可以伪装成天庭一举端掉妖族老巢地情况。玉帝有面子,我也能发比小财,妖怪们无非就是搬次家而已,了不起以后多帮帮他们就是了。反正现在督灵已经有点不够住了。要不然妖怪们也不会开辟黑梁山那块分基地了。

  玉帝微笑着点点头,但是话锋一转道:“银月啊。你的组织里以西方的学识为主……!”

  我赶紧打断道:“虽然以西方流派为主,但是中国的东西我也没拉下。前段时间我还在和北极星君商量发扬我华夏道教的事情呢!”

  玉帝摇头道:“你别紧张。我不是责怪你学西方地东西不学我华夏的东西,我是要说你们的流派似乎更接近阎王殿的班底啊!”

  “啊?”说我地力量接近阎王殿?仔细想想好象还真有那么回事。艾辛格的npc75%以上都是亡灵系,确实阴气森森。和阎王殿有一拼。“不知玉帝的意思是……?”

  “我是想给你点奖励。”玉帝乐呵呵的道:“刚才你情报不准的惩罚已经罚过了,我天庭要做到赏罚分明。这次你解救了我们这么多的天兵和仙家,而且还帮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也该给你点奖励。”

  “做这些是应该的。但是玉帝如此厚爱。不受又恐扫了天颜,我就却之不恭了!”嘿嘿!谦虚是必要的,但是奖品也是不能少地。“不知玉帝打算奖励我点什么东西啊?”

  “不是奖励东西,而是政要机构。”

  “恕我愚钝,这个政要机构是什么玩意啊?”

  玉帝被我的话逗笑了,他向太白金星使了个眼色,太白金星立刻站了出来。“其实是这样的。天庭有专门管辖亡者的机构,这个你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就是那个阎王殿吗。死人都要去报道的。”

  “你知道就好办了。”太白金星继续道:“最近这些年战事不断。凡间各类生物死伤无数。我天庭本来设有十殿阎罗,也就是十个阎王殿,但是因为最近死亡人数过多,导致阎王殿处理能力达到极限。现在十殿阎罗联名上书请求加设一殿,改为十一殿阎罗。”

  我赶紧看向玉皇大帝。“玉帝该不是想让我的行会代理第十一殿吧?”

  “我是有这个意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那成为第十一座阎罗殿,需要承担什么义务,享受哪些权利呢?还有。我的政治**性还存在吗?”这些可是关键问题。尤其是那个政治**性,一旦这个不能保证再好的条件也不能答应。

  太白金星代替玉帝解释道:“阎罗殿本来是天庭地下属。有隶属关系,当然不存在完全地**性。不过你们不是正规的阎罗殿,只是代理,我们相当于合作关系。完全保证你们地**性。阎罗殿的义务就是对死亡地灵魂进行甄别,然后分别送入各种轮回道。至于权利吗,好象除了可以管理鬼魂没什么特殊权利。”

  “我不大明白。太白金星可否解释清楚点。简单说下好处和辛苦。”

  “辛苦主要就是鬼魂数量多,需要一个庞大的甄别审判机构,为此还要开设判官培训班。以前一个阎罗殿只设四个判官,现在是非常时期,四个肯定不够,其他十殿现在都有四百到一千名判官不等。我看你至少要准备**百备用。而且开设阎罗殿需要很大的空间,要不然那些鬼魂没地方放。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阎罗殿的空间由天庭负责帮助你建立,不用你烦心。至于好处,首先阎罗殿可以拥有一支两万单位编制的殿卫团,这部分殿卫平时可以随意调遣,即使你拉去干私活我们也不管。而且这个殿卫队的资金由天庭支付,你不用费心。如果你想扩编殿卫队。当然也没问题,不过,多出来的队伍全都要你自己掏腰包。此外,天庭会负责派出教导队,你的殿卫训练都由教导队负责。这其中也包括超额部分。不过最告级别地无常鬼我们只帮你训练两个,牛头马面到是无所谓,只要你养的起,搞的万儿八千的我们也不管。哦对了。第十一殿阎罗还可以得到一些兵器。不过只够装备天庭认可的那两万殿卫,多出来的殿卫你自己想办法。”

  仔细想想好处似乎不太多,有那么一点点,但是不明显。至于坏处吗,好象也没什么坏处。玉帝说是奖励看起来还是有些道理的。“既然阎罗殿人手不足,我愿意接受这个工作组建第十一座阎王殿。”

  “那好,等你回去后天庭会把需要的东西交给你。对了,你先安排个地方出来。大约需要一万平米地空间,最好是修在室内,而且顶要高一些。地下建筑最好。”

  “为什么要清理出这么大的地方?不是说不要我担心空地的问题吗?”

  “因为天庭需要帮你先建造一座界灵阵。”

  “什么东西啊?”

  “就是传送阵。不过这个不是用来在地面上传送的,这个是跨界传送阵,直接连接人间和幽冥界。第十一座阎王殿的建设地点就在冥界,建造完成后还要在冥界地第十一座阎王殿和风都城之间建立灵间路。这个灵间路也是一种传送阵,不过仅限灵体通过。风都城就是所有亡魂的调拨中心,死掉的人先到风都城。然后风都城会根据各个阎王殿的繁忙情况选择把新到地鬼魂往哪个阎罗殿送。”

  “我明白了。就是那个分流中心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

  “我的城市里有非常合适的地方可以修建这样的东西,就修在艾辛格下面就可以了。反正艾辛格有地下城。也算是地下建筑群了,而且空间也足够大。”

  玉帝再次开口道:“大概就是这些事情,要是没有别的问题你可以先回去了。”

  “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禀报。”

  “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最近新收留了一支妖族遗脉,想要驯化成行会守护,希望天庭不要见怪。”

  玉帝显然对此有些惊讶。“你要驯化妖怪?”

  我点点头。“大禹治水时就曾经说过,治水的最上策为导水,引洪水入海才是正道。光靠修建堤坝阻挡洪水是不实际的行为。我认为妖族和洪水差不多,虽然天庭打击妖族多年,但历史上妖族从未绝迹过,不过是有时多有时少而已。与其劳民伤财地消灭妖族,不如导其向善归我正道,岂不是更好?”

  “话虽如此,但妖孽总归是妖孽。”如来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开口说话。

  玉帝看向如来道:“佛祖觉得驯养妖孽不妥吗?”

  “导其向善到不是不可能,然银月之行会本性属阴,原本就是亡灵聚集之地。即使要驯化妖族,在这么一个凶戾之地恐怕不大合适吧?”

  你个满头包的大胖子,我们中国的事情你一外国人非要掺和进来插一脚,真是讨厌之极!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剥夺我的守护兽,他认为我不适合养妖怪。无非最后就是把妖怪交给别人,或者干脆杀掉,总之就是我落不到好处了。真是倒霉。早知道应该单独找机会向玉皇大帝说的,这下好了,被他这么一搅和,玉帝估计也不好独断了。

  玉帝果然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始踢皮球,他看向下面的众神仙道:“各位仙家有什么看法?”

  二郎神跟我是穿一条裤子地。立刻就站出来道:“我觉得把妖孽放在银月那里也未尝不可。妖孽虽然属阴,吸收阴气不易驯化,但这些是归顺银月地妖族,自然已经有了向善之心,此时让他们离开,反而容易刺激到他们地心性。况且阴气未必就是不好的,起码妖族会觉得比较适应环境,自然也会变地平和一些。况且我仙门历来讲究太极之象。阴阳皆自然,如天地一般,没有什么需要排斥的东西。”

  太白金星也立刻道:“真君所言在理。天地都是自然,阴阳也是相符相成之所。我天庭自己也设有地府,可见阴和恶并没有必然联系。我看留下此等妖族由银月小友驯养。倘若真的能归于正道,未尝不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创举。施用此法应该可以解决我等多年来多妖孽杀而不绝禁而不止地现状。”

  “我等也同意太白和二郎真君的意见。”一大排神将率先站出来帮我助阵。上次救治的那些天兵都是这些神将的手下,其中免不了还有个别副将什么的也被救治过,这是在找机会还我人情。

  看到这么多神将都同意。那边北极星君也拉了几个和他关系比较好的神仙站了出来。“我等也赞成此举。”

  最后剩下的那些神仙看到大部分人都同意了,于是干脆站出来也附和了一下。玉帝笑着道:“既然众仙家一致同意此举,那就随了大家之意吧。”玉帝这个老滑头,一开始我就看出来他实际上也是同意的。不过如来也算大牌,毕竟要给点面子,不好当面反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玉帝心里在哈哈大笑。他这是顺大家地意思,不是自己的决定。如来拿他没办法。

  观音忽然站出来道:“我看不如这样,为防止妖孽再度发作,伤了银月小友行会的人员以及众云苍生,不如给他们全都加上一道封魔印,方便管束,各位应该不会反对吧?”

  众仙哑然,我只好自己站出来辩解:“观音大士此言有误。既然是导其向善,必然要以诚心感动之。这封魔印就是精神镣铐。表现出来的就是不信任。镣铐加身的妖族怎么可能再向善。他们只会认为我们是在奴役他们。”

  “妖孽既无作恶之心,这枷锁就非枷锁了。如若他们有作恶之心,那就是无法向善,不加这枷锁也是无用。”

  “然之所以然,大士以假设之果否定假设之因,童言戏语也可佐证此等天庭机要,大士不觉得有些肤浅吗?佛宗如此反对此事莫非另有他求?”

  我这一耳光可是够响亮地,观音被我骂了还不好回嘴,而且现在她是越描越黑。最后那个另有所求逼的她不得不保持沉没,只要她一开口就是真的有所求,那就等于自己承认自己是来搅局的。真要那样了,天庭即使给他们面子,他们自己也没脸了。

  我看观音半天不说话,赶紧向玉帝行了个礼。“既然玉帝已经许可,此事我当自行决定,不烦劳玉帝了。如若有所成就,定报之天庭知晓。下界我还有事,恕我先行告退。”

  “送行。”玉帝向神将这边使了眼色。

  我行礼之后被一堆神将和飞虎马车护送回了艾辛格,中间一点缝隙都没有。我本来还打算利用这个空当去偷那个妖王地魔力的,现在看起来完全是废话。这么严密的监视,我要还能下手,那就不是人了。

  其实我知道玉帝是什么意思。他是怕观音和如来使坏。今天我几乎是当面骂了如来个观音一个狗血喷头,两个地位超然的家伙未必就真能咽的下这口气。要是他们半路派人截杀,我还真顶不住这种高手高手高高手。

  佛教的地位在亚洲一直比较尴尬。最初地发源地虽然是印度,但是印度人却不拿他当回事。中国和日本以及一些亚洲的小国家到是把佛教抬地比较高,可是这些国家各自都有自己的本土教派。尤其是中国的本土教派势力庞大,佛教在中国一直就是和道教混杂一谈。很多佛教记录中都把道家的人物拉了进去,这样可以产生亲和力,使本地人认为两个教派是不分的,于是没有排斥感。可天庭实际上并不是和佛宗一个部门的,两者也有少量利益冲突。玉帝不想和如来开战。可又不希望看到佛教老这么粘着道教混吃混喝。对我今天地表现,如来和观音肯定是气的吐血,玉帝表面上没说,心里肯定乐开花了。

  到了艾辛格之后二郎神立刻拉着我说要找个密室,于是我把他带到了行会地会议室。二郎神立刻拿出了一幅画展开后挂到了墙壁上,我还没来及问怎么回事就被二郎神拉着向画撞了过去。

  本以为肯定是撞地一头包,可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我被二郎神直接带进了画里面。这幅水墨山水画居然是个可以折叠的空间门。我们从这幅画进去之后到达地地方是个山水秀美的地方。我们就站在一块突出悬崖的岩石上,这里有一个造型很别致地凉亭。亭内石桌石凳应有尽有。悬崖斜侧有道大瀑布。飞流直下气势磅礴。升腾的水雾上一道彩虹飞架悬崖两端,如仙境一般。悬崖对面不远处有座山峰,云海从山尖倾斜而下,和大瀑布相应成趣,真是让我目瞪口呆。

  “真君。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啊?”

  二朗神道:“这是画中仙境。”

  我一想,这个画面的确和刚才那幅山水画一模一样,不过这里是真实的,所有东西都在动。特别的美丽。

  二朗神还没来及说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旁边地空气突然一阵波动,玉帝带着一群神仙和神将从波动的空气中走了出来。

  “玉帝?”

  玉皇大帝笑着走到凉亭边上坐下然后挥了下手,周围的神仙和神将立刻席地而坐,我立刻也跟着坐下。玉帝看向我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让你返回,又把你弄到这里来吧?”

  我点点头:“确实很疑惑。”

  “其实我是想和你谈一下佛宗的事情。”

  “我大致有点准备。”

  “你果然聪慧。”玉帝笑着道:“今天你公然顶撞如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颇为不智,但细想你也并非全然不懂规矩地小儿。你是有恃无恐。”

  “我毕竟是个凡人,比不得如来观音,没有所恃我是不会和他们硬顶的。不过今天这是关系我切身利益的事情,不争就是亏,争尚且有一线生机。况且我知道,天庭必然是我最强的后盾。”

  玉帝故意板着脸道:“我可不会为了你和佛宗翻脸。”

  “这个我清楚。其实我也没指望天庭公然和佛宗开战。但是,华夏大地不是只有天庭和佛宗的。”

  “你是说……?”

  “黑暗光明两座神殿也不是摆设,虽然论实力他们都不是天庭的对手。但是如果三方都和佛宗闹点小摩擦……?”

  玉帝听着听着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你果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我笑着道:“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力量一直被天庭忽略了。”

  “什么力量?”

  “妖族。”

  “妖族?”玉帝疑惑的看着我。

  我解释道:“我开始就说过。妖族好比洪水。如果在疏导洪水地徒中,顺便让洪水冲掉敌人的几座要塞。对您没什么损失吧?”

  “哈哈哈哈!”玉帝笑的好夸张。“有你一人顶我百万天兵啊!”

  “玉帝过奖了!”

  “不过不过。”玉帝开心的道:“我坐蛹百万天兵,众仙云集,神兽过万,却始终不敢和佛宗真干。如今你一句话去我两块心病,说你顶百万天兵不为过。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办起来也不是真的顺风顺水。佛宗和妖孽不和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妖孽也未必就会集中力量盯着佛宗猛打啊?”

  我立刻道:“洪水是没有意志的,哪里低它就往哪流。妖族也差不多,谁挡道它就咬谁。”

  “你的意思是……?”

  “适当放宽对妖族地控制力度,用虚张声势为主,不要真动手,把妖族往佛宗地地盘上赶。一旦他们挤在一起,那事情就好办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