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章 重合
  ~日期:~09月18日~

  第十章 重合

  水虚被我的话急的原地乱转,想了半天才狠狠心道:“我们这里还有件宝贝,虽然不是专门用来探测能量的,但是对妖王的法力很铭感,可以用它追踪到妖王的法力位置。而且天庭内都是仙气,妖王的法力更加容易寻找。只要天庭尚未完全转化那些法力,你就一定找的到。”

  “什么东西啊?给我看看。先声明,太大可不行。”

  “不大不大。”水虚一边安慰我一边道:“你先等会,我们去帮你拿来。”

  “你一个人去就是了,为什么要一起去?”

  “那东西被锁在镇宝罩里面了,至少需要三位护法同时到场才能打的开。”

  “明白了,那你们快点吧。”

  水虚带着银遥和琼霖一溜烟的跑没影了,当当这个时候才敢说话。跟着我在艾辛格和督灵之间来回跑了两次,外加上和二郎神的交流,这个小丫头终于大致明白一点我的身份达到什么程度了。

  “银月。你是不是一直就在这些大人物之间来回的周旋?”

  我摇摇头。“第一,我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杀怪探险上的;第二,这些还算不上大人物。”

  “他们算不上谁算?那些妖怪我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二郎神可不是什么土地神。”

  “四大护法后面还有两个妖使,至今我连他们的面都见到过。在最上面还有个妖王,不过暂时没有复活,不过我们正在努力做的就是在帮助妖王复活。二郎神表面上看起来职位不低,说穿了也就是一个高级打工崽。他头顶上还有个托塔天王节制所有天庭武将。再说上面还有个玉皇大帝,以及玉帝后面那个洪均教主,这些才是大人物。而且你这样成天练级的玩家可能并不知道。在这所有的大人物上面还有个高位神族,例如女娲和盘古那个级别的。不过那些高位神族我只认识一个大地之母,其他的都是听说容易见面难!在这个权利金字塔中,我不过是仅高你们这些充当基石地玩家一点而已,上面的层次还多的是。《零》这个游戏表面上看和其他游戏最大的区别是效果逼真,又能闻到气味,还能摸到东西,能感觉到疼痛。比那些只有画面的游戏高级一些。实际上《零》真正的高级之处并不在这里,这里最高级的地方是人工智能。系统把所有npc都完全人性化了,这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任何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地定位。在这个游戏中一门心思练级实际上意义不大,就算你是全游戏最厉害的玩家,我一样可以动动嘴皮子就把你整死,这才是《零》最大的突破,他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在这里你可以经商。你可以玩政治,你也可以搞军事,再不是以前那种单纯的杀怪练级,谁级别高谁老大的游戏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这个游戏中不存在超强玩家。这个游戏内有些npc即使你练级练到自己**十岁时也照样打不过他们。游戏开始的时候压根就没考虑过让这些npc死亡,我们根本杀不掉他们。不过很可惜,大多数玩家不大理解这个游戏地真谛,一直在杀怪练级。”

  “你果然是与众不同。”

  “这不是与众不同。只是理解的不同而已。”

  正说着水虚忽然又冒了出来,银遥和琼霖紧跟着出现,银遥手里还拖着个盒子。

  “就是这个?”我看着盒子问水虚。

  水虚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玉镯子。他小心的把镯子拿出来捧在手心。“这个是妖族用来吸收日月精华的妖器,对我们非常珍贵,只要你带上这个东西,就可以看见各种能量的分布。仙地能量是金色的,佛的能量是乳白色的。妖怪地能量是紫色的。天庭内应该基本都是金色的,有时候会有一些佛来串门子,可能有个把白色的混在其中,妖王的那个紫色能量一定很好找。”

  “明白了。颜色还是还很分的。”我伸手就要拿那个东西,水虚却一下子让开了。我看向他:“你干什么?”

  水虚很慎重的道:“这个对我们妖族的生存可是非常重要地,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别弄坏了。用完一定要快点还给我们,十万妖魔就指着这个东西活命呢!这次要不是为了妖王的法力我们才不会冒险把这个宝贝请出来呢!你可千万悠着点。”

  “哎呀,放心吧。”我一把夺过玉镯带到了手上。水虚看的心惊肉跳。

  带上这个东西之后果然看什么都不一样了。几乎所有东西外面都带上了一层光晕,但是有的强有的弱。木头桌子上有层绿色的能量。但是只有不到5毫米的厚度,非常的薄。地面地石头带着一种土黄色地能量,淡的几乎看不见了。当当身上有层粉红色地能量,厚度也就两寸左右。水虚他们三个护法身上都是冲天的紫色烈焰,一看就知道是超级强大的存在。有这个东西到是可以轻松的分别敌人的强弱程度,不过看水虚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东西真的很重要,我无论如何也是骗不来的。

  我带上手镯之后对水虚道:“好了,现在问题都克服了,还有一个报酬你打算怎么办?”

  “报酬吗……!”水虚立刻道:“容我们先商量一下。”说完立刻和银遥、琼霖头碰头的一阵嘀咕,不一会水虚又转了回来。“报酬我们已经商量过了,这么高难度的任务,你要价肯定不便宜,但是我们又没钱。”

  “那你打算给什么?”

  “送你一个氏族你觉得怎么样?”

  “氏族?你是说把一种妖怪全都送给我,就像我的行会守护兽一样?”

  上次系统升级时取消的可不止兵员限制,澳门赌博网站:行会守护兽的数量限制也一起取消了。《零》现在真的做到了真实世界一样,不用系统设定去强行约束玩家,一切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行会守护部队你可以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只要你养的起就行。守护兽也一样,现在也不限制数量了,只要你有本事收服,而且能养地起,系统才不管你能带多少守护兽呢。

  水虚似乎看出来我很赶兴趣,立刻道:“对,就是送给你做守护的。”

  我点点头:“理论上我接受这个条件,但你不能给我太垃圾的氏族。妖怪也不是各个都强大。有的妖怪连普通野兽都打不过,根本谈不上战斗力。”

  “这是自然。”水虚道:“让我想想给你什么氏族合适。”

  我赶紧打断他:“你也别想哪个合适了,直接告诉我哪些可选择的氏族,然后我来自己挑选。”

  “这样啊。”水虚略微思考了一下:“好吧。其实你能选的也不多。我们这里的氏族大部分都损失惨重,为了保证将来可以正常的发展,这些太小地种族是不能给你的。我们只能从一支大型种族中抽调一部分成员给你,这样剩下的该种族依然可以正常的繁衍。”

  “那有哪些大型种族可以利用的啊?”

  “第一个是狐妖族。你也知道,这个算是最典型的妖族了。而且繁殖能力超强。”

  “狐妖到是不错的种族,不过你还是先让我知道一下全部后选我再决定。”

  “行。除了狐妖之外还有一个犬妖族、一个猫妖族、一个雀妖族、一个水妖族,对了,还有个树妖族。就这些了,你自己决定吧。”

  “才六个啊?”

  “我有什么办法。大家现在都是虚弱期,要不是这几个族的数量众多高手强悍,估计就没有几个族能完整地离开葫芦里那个水世界了!”

  乾坤葫芦大爆炸之前的那段时间妖族在葫芦里被淹死不少,要不然妖族出来后也不至于和天庭的实力差那么多。对于妖族的损失。我个人虽然在努力帮助他们,但是这个平衡想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水虚提到地六族讲起来的确都算是妖怪中的旺族,也只有这样的种族才有能力从葫芦里那个危险地时刻生存下来,不过毕竟不是所有成员都很强大,各个种族都损失了不少成员。

  水虚让我选,我也觉得很为难。六个族似乎还都不错,我又不知道具体选择哪个好。本来我是打算选择狐妖的,后来考虑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选择了树妖。本行会的强力守护已经不少了。龙族的战斗力毋庸质疑。钢爪的战斗水平仅次于龙族,长枪的空中霸主地位也是不可撼动的。就连看似弱小的凤龙实际上也是用途广泛地超级实用型魔兽。所以这次我打算给行会里弄个偏门守护兽,植物系的树妖应该有很多特殊能力,刚好弥补我们的守护军团正面火力强劲策应不足的缺点。

  水虚得到答案后迅速的把树妖族的长老请了过来。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长老肯定是个满脸枯树皮的老树桩子,就跟欧洲地树人差不多。哪知道最后见到地长老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的年轻人。

  看到我惊讶地眼神,长老自己解释了起来:“我是上古神树,寿命长达一百万年。今年我才十三万七千岁,要是折算成人类寿命比例我还不到14岁。顶多算个少年。”

  都说妖怪寿命长。植物系的妖怪更是吓人。这个长老都十三万七千岁了,居然还属于少年期。

  水虚道:“神木长老是我们妖族中年龄最大的妖怪。妖王也不到他一半的年龄。”

  “那你多大了?”

  水虚摸着胡子道:“我已经九千七百多岁了,算起来老鼠中我最大,不过和植物系的比起来我还属于年轻一辈。树妖的长老院成员基本都在十万年以上,二代成员差不多也都七八万年了。”

  “那树妖中最普及的年龄段是多少啊?”

  树妖长老道:“我们族内就数八千到一万岁的成员最多。”

  晕!果然是超级长寿的种族。“那你们这次打算怎么安排参加我们行会的成员啊?”

  “其实很简单。”树妖长老道:“我们打算给你们一些树妖婴儿,然后你们回去自己培养。”

  “喂喂喂!艾辛格又不是孤儿院,你们这些妖怪动不动就几万岁几千岁地,等他们长到能有所作为的时候我们不是全都死光了吗?”

  树妖长老立刻道:“当然不可能需要那么长时间。要不然不是等于让你们帮忙带孩子了吗?树妖之所以成长缓慢是因为我们吸收能量的关系,光靠日月精华长起来的树妖非常难以得到多大长进。其实树妖的年龄和能力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岁数越大越厉害,实际上是因为我们吸收阳光时间长一些。”

  “那你们要我怎么办?”

  “树妖既然是妖,吸收能量的方式和别的妖区别并不大,直接吞噬敌人地身体和力量就可以了。”

  搞了半天就是多练级就可以了,我还以为要把树妖宝宝埋在土里天天浇水,等个几万年才能出来帮忙呢!“那我是不是直接带着他们出去多吸收些强大的敌人就可以了?”

  “首先需要先把树妖宝宝埋在土里。用力量之泉的泉水浇灌一次,几小时之后树妖宝宝就可以自由活动了。刚开始的时候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之后会越来越强大的。”

  “明白了。那宝宝们呢?”

  “在这里。”树妖长老递给我一个布袋子,我接过一看,好家伙,一袋瓜子。

  “这就是树妖宝宝?”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我赶紧把种子收了起来。

  水虚看到我把种子收下了,立刻笑着道:“这下你可以帮忙把妖王的法力弄出来了吧?”

  “我先声名,我只是尽力帮你们去弄。能不能弄到我可不保证。再说,那法力到底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只要你尽力就行,拿不到不怪你。”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一会回艾辛格等待天庭的传召,然后看有没有可能顺便把能量摸回来。实在不行我就另找个时间再去跑一趟。”

  “那就全都靠你了。”三位护法现在对我是必恭必敬,就差没把我放神位上供起来了。

  我和当当回到艾辛格,刚出传送阵就被素美一把拉住了。“你总算回来了,快点来救命吧!”

  我一边跟着她跑一边问:“到底怎么啦?”

  “你在广场上发飙了。”

  “我?”

  “是你地那个大号。”

  “你是说紫日那个号?”

  素美跑的气喘吁吁的道:“紫日那个大号刚刚从蚕茧里出来了。但是现在已经变怪物了,偏偏还强的要命,上去多少人都不是对手。”

  “你是说我的身体在暴走?”

  “差不多吧。”

  “可是我人在这里,那边地大号怎么会动的呢?难道是幻影在操纵?”

  “不是。你的**是自己在动。那个肉身召唤不了你的魔宠,连背后地那些昆虫也不受他控制,但是你的身体太强了,单他一个已经很要命了。”

  我跟着素美跑到广场上时只看到满地伤员在地上哀号,看到我和素美过来了。小瑶立刻跑了过来。她先看了看我:“这是紫日哥哥?”

  小瑶还没有见过我的小号,所以不大确定。我点点头:“我的那个大号呢?”

  “朝那边跑了。”

  我赶紧跟着素美追了过去。一直跑到艾辛格地面城的最外层城墙边上我们才终于追到了我的大号。

  “天哪!怎么进化成这样了?”

  此时的我正以一种类似大猩猩的姿势站在那里,略微弓着背部,双脚叉开,双臂自然下垂,身体还有些摇晃。整个身体上地魔龙盔甲已经完全变样,刀刃般的倒刺和暗藏地折叠刀都变大了很多,盔甲比以前更恐怖了。最特别的是在头顶上居然还长出了一对山羊角。看起来像大恶魔。更奇怪的是我的遮蔽手镯仿佛失去作用了一般。我全身都燃烧着熊熊的黑色火焰,看上去就像个小火山在喷发。在火焰之中。三只红色的眼睛闪耀着。没错,是三只。我地额头好象多了一只眼睛,和二朗神差不多了。

  我忽然发现紫日这个身体旁边地玩家也都带着火焰,突然想起来是因为手镯地原因才看到黑色地地狱火,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真的冒火了。遮蔽手镯还在那个肉身上带着,不应该会出现邪恶属性的。但是这个肉身上的火焰如此庞大,简直比远处蹲守的巨龙还要吓人。看起来这个肉身已经强化到很高的水平了。不过现在地麻烦是这个强大的肉身不是我在控制,他在自己到处跑。

  四个玩家突然拿着套索扔了出去,四个套分别套住了肉身的两只胳膊。一群玩家上去抓住绳索向后拉想把胳膊控制住,但是肉身突然一转手捏住绳子开始旋转,两边的玩家都被带着跟着转,而且越转越快。最后逐渐离开了地面因为离心力而飞了起来。肉身突然向一个方向一松手,绳子立刻断裂飞了出去,一群玩家摔成了一堆。

  一头钢爪从侧面冲了上来,两只爪子拍了下去,结果我的肉身双手一接居然硬顶住了那对爪子和钢爪玩起力量游戏来了。虽然被强化过。但我地肉身在力量上毕竟不是钢爪的对手,最终还是被一把推了出去。但是这个肉身翻了个跟头又稳当的落地,一抖手,两只刃爪滑了出来。虽然不会使用召唤兽。但是这个肉身会用我的武器。

  肉身一个蹬地飞蹿而出,钢爪地触手立刻围了上去进行拦截,可是我的肉身居然轻盈的几个闪身就绕开了触手到达钢爪的背上了。我忽然发现肉身的刃爪开始发白了,这个该死的手镯影响视觉效果吗!我干脆先把手镯拿了下来,结果发现我的肉身身上的火焰不见了,反到是刃爪上燃烧着白色地生命火焰。那只钢爪的背甲被轻松的切开了,血水四溅。遇到生命之火后血水变的像汽油一样易燃,到处都是飞溅的火星。

  我把手里的太阳之杖往地上一插。双手握住杖身。“太阳火球。”法杖顶上一闪,一枚白色的火球立刻飞了出去。我的肉身毫无防备地被打中了,而且攻击来自背后,他完全没有看见。奇怪地是光球就这么穿了过去,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一样,根本没反应就穿过去了。不过肉身还是发现了我的攻击,回头看了看我。

  肉身从钢爪背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向我然后突然跳离钢爪地背部向我冲了过来。影泉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一甩手扔出一把飞镖。但是全都被打掉了。影泉看飞镖无效干脆抽出****冲了上去。两个身影在空中只碰了一下就分开了。我的肉身倒退了回去,落在了钢爪身边。而影泉直接被打飞了。我的肉身一落地又再次冲了上来。

  我现在可是法师,跟自己的战斗型肉身打摆明了就是吹亏的。实在没办法,双手一捏手印。“烈日光环。”这个魔法威力大,而且是闪不掉的。但是这个魔法还有一个属性,那就是自动敌我识别。我的肉身虽然暂时不归我控制,但魔法把他判定为自己人,于是火焰毫无效果的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肉身准确的落在了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右手一抬,对着我的胸口就插了下去。周围的人想帮忙已经来不及了,大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自己的大号用刃爪捅了个对穿。几秒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没死,而且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肉身也发现情况不对头,他用手在我身体里来回划拉了几下,可是那就像在划空气一样,他的手在我的身体里毫无阻碍的来回晃动,根本什么都碰不到。我也伸手摸了一下肉身,结果也是一样。仿佛我们其中之一是鬼魂一样,我们可以互相穿越而不造成任何影响。可是这不可能啊!我刚才还被素美拉了过来,说明我是实体,肉身一分钟之前刚把一头钢爪给干掉,那也不是魔法啊!我们两个都是实体,可是我们却互相攻击不到。

  我很快就想明白了。大号小号都是我,按说不该同时在线,这个情况可能被列为罕见的bug。居然会出现无效攻击。虽然我理解了,肉身似乎没啥理解力。他不断的在我身上挥来划去,用脚踢,有拳头砸,反正什么都用上了。不过很显然,我们两个互相攻击等于没攻击,一点反应都没有。

  周围地玩家本来还想过来把我救下来,但是他们很快发现我似乎对这些攻击完全免疫。于是他们也停了下来。肉身的智力似乎近乎于零,他只有本能在驱动,会自动攻击身边最近的怀疑有危险的东西。他虽然打不到我却完全不停,一直不断的继续攻击。

  玫瑰带着我们行会最能打的精英团赶了过来,他们本来的任务是把这个肉身控制住的。看到我们站在一起玫瑰先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发现我们互相都碰不到对方。玫瑰站在离我十几米地地方对我道:“你没事吧?”

  “我都碰不到他,你说我能有什么事情。”

  素美在我后边道:“反正他一个劲攻击你,快点带着他移动到竞技场,到那边我们再想办法控制住他。”

  素美这个办法确实不错。竞技场死亡没有任何惩罚。完全是给玩家友谊切磋的地方,而且那边的墙壁是会自动恢复的,就算打坏建筑物也不用浪费修理费。

  我向竞技场缓慢移动,肉身就一路边打边移动,反正就是跟着我打,不过显然他是根本对我无意义的。玫瑰他们在周围和我们保持着距离,以免靠的太近导致肉身转移目标。玫瑰说开始的时候也用幻象想引诱肉身移动的,但是我这个肉身地手指上还带着星瞳。可以直接看出来,幻象完全不起作用。只有我这个真实的幻象才能吸引他跟着我走。

  好不容易把肉身引到了竞技场,无关人员被全部清空。玫瑰带着最能打的精英团把我和我的肉身围在了中心,随着一声令下,这些人全都扑了上来,而我就借几向后一闪,到了圈子外面。

  真红是这次的主力,一拳正好打在肉身地盾牌上。千斤拳臂霸道非常。魔龙盾也不是地摊货。一声巨响,两个人一起飞了。真红倒摔出三米远。而我的肉身则直接撞到了围墙上。新收的会员当初的战力排行榜高手刺射和吞烟吐圈一起中了上去,刚开始几分钟打地还像点样子,但是五分钟一过两个人一起被踢飞了出来,真红抄起拳头又冲了上去。

  玫瑰在旁边看的直摇头:“老这么打也不是办法啊!”

  我对玫瑰道:“你等一会,我下线看看重新登陆大号试试。”

  “好的。”

  一分钟后我又用银月在原地出现了。玫瑰看着我问道:“怎么样?”

  “系统提示:异常状态,拒绝接入。”

  “这真是麻烦了。”

  素美站在我另一边道:“多用点时间,制服这个肉身后一棍子打晕他,然后应该就可以登陆了。”

  “那万一还是不行呢?”

  “还不行就向客服申诉吧!”

  金币突然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道:“或许用移魂可以。”

  “移魂?”

  金币解释道:“相对于玩家的肉身,你的思想就是灵魂。如果用移魂术把你的魂魄引回到那个身体中,说不定能拿回控制权。”

  “你会移魂吗?”

  “拜托,我是术法道士,不是天命道士,类型不对的!”

  我立刻问道:“我们行会有人学天命的吗?”

  玫瑰敲了我地脑袋一下。“笨啊!影泉就是天命道士啊!”

  “对啊!忘记还有影泉了。快点,叫她过来试试。”

  影泉很快被喊了过来,我们大致讨论了一下情况。影泉对这个方法也认为可行,但是她以前没实验过。不知道具体会有什么效果。况且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也不大好,肉身的战斗力似乎不断的在提高之中,好象是不知道疲倦似地。

  真红带着一帮我们行会最能打的人把我的肉身给逼到了一个拐角,然后他们吸引注意力,我和影泉突然跳了过去。影泉动作迅速的单手按在肉身地脸上。“灵印,封魂。”

  地面下一个巨大地八卦阵突然亮了起来,这个是刚刚画好的阵,肉身傻忽忽地。没有什么智力,很容易就被赶进去了。现在在这个阵里影泉可以暂时把这个肉身封住,方便我们行动。

  肉身果然安静了下来,不再乱动了。不过影泉头上却是大汉淋漓,这种阵法需要操作者支撑才能工作,被封印地东西越强大,封印者受到的压力越大。肉身在那里像打摆子一样一抖一抖的,影泉则必须束缚住他不让他乱动。

  真红和影泉是一个师傅下山的。好歹知道一点,迅速的过来帮忙把剩下的阵法完成。影泉单手按在我的脑门上,另一只手按在肉身的脑门上。“灵归灵,物归物,正元还道。移魂!啊……”

  几乎是在影泉喊完地同时阵法突然暴掉了。影泉口喷鲜血的被震退十几步。阵中的我和肉身先是逐渐变淡,然后在快要看不见的时候开始向一起重合,接着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人影又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我刚刚身体还不能动的。突然一下就恢复正常了,结果搞地我没控制好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玫瑰跑了过来把我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刚才怎么搞的好好的突然爆炸了?”

  影泉被真红搀扶着走了过来道:“可能是因为你的肉身太强大了,两个力量冲突地厉害。诶,你的大号呢?”

  我一听连忙四处看了下。紫日那个肉身连影子都不见了。“怎么消失啦?”

  “那你试试紫日那个号啊!”真红道。

  我刚想换号,突然脚底升起一道黑色的旋风,吓的大家赶紧退开了。接着旋风一下升到了我的头顶变成了一个小龙卷把我整个人都包了进去。黑色的旋风升起之后又从脚底开始向上逐渐收缩。随着旋风收缩,我的下半身逐渐显露了出来。原本穿着法师袍的双腿居然变成了黑色地盔甲。随着旋风整个消失大家惊叫了起来。“紫日?”

  “干什么?”

  “你换回来了吗?”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好象是换到大号了。”

  “可是你没有下线啊!”

  真红激动的道:“你该不会是线上换号吧?那不是爽呆了?一个人冒出两条命来。”

  玫瑰也道:“快试试换回。”

  我又尝试了更换回去。结果还是一样。原地一个小旋风卷起来再消失,等出来后人物就换掉了。更换过程中我的身体无法移动,眼睛也看不到东西。整个更换过程要不到两秒就可以完成,速度相当的快。

  我激动的打开属性看了一下,果然像真红说的一样。两个人物重合到一起去了。我随时可以更换大号和小号,而且和别的玩家不一样,他们地大号和小号是分开地,互不相关。但是我却是联系着的。一般人如果上次小号在艾辛格下线。不管他大号怎么移动,下次换小号时小号依然在艾辛格。我却不一样。不管哪个号移动都会把另一个带着走。我在某个位置下线后下次上线不管用哪个号都会在这个位置出现。这简直是伪装地最佳组合,别人不会知道我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换号,而且他们也不会想到我的两个号能一起移动。